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214章 情敌出现

第214章 情敌出现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056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10
    门口是一字排开的墨西哥警察,足足有八人,带队的黑瘦男人阴狠着眼神,一看到秦豫这张东方脸孔,表情顿时凶狠了几分,“小子,我们接到报警,你的车子在来酒店的路上撞死人了,跟我们走一趟,还有你的同谋一并带回去。”  听到黑瘦男人的话,他身侧两个手下阴狠一笑,随即要进门去抓谭果,可惜秦豫反手将半开的门猛的关了回去。  刚要进门的男人被门砰的一声撞了回去,捂着鼻子痛苦的叫了起来,殷红的鲜血顺着指缝流淌出来,看得出这一撞真的不轻。  “你敢拒捕?”黑瘦男人看着受伤的手下,不但没有生气,反而阴狠的笑了起来,“犯人拒捕,大家一起出手!”  秦豫冷笑一声,迈步走了出来,反手将门给关上了,而几乎在同时,黑瘦男人的手下一拥而上的扑了过来。  腿长手长的优势就是敌人的攻击还没有到眼前,秦豫的拳头就已经挥过去将人打晕了,大长腿一脚踢过去,被踢中的敌人直接倒飞了出去。  眨眼的功夫,包括黑瘦男人在内都已经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了,秦豫冷冷的收回目光,转身要进门的瞬间,倒在地上的黑瘦男人狰狞的表情,这个东方男人找死!  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黑瘦男人狞声笑着,在墨西哥这地方,别说死上几个生意人,就算是死几个国外的名人都正常。  背后像是长了眼睛一般,秦豫突然的转身,手中赫然已经握着手枪,子弹从枪膛里高速射了过去,黑瘦男人啊的一声惨叫,刚拔出的手枪哐当一声掉在地上,右手手腕被子弹贯穿,鲜血立刻飞溅出来。  秦豫冷漠的收回目光,打开房门走了进去,莫雷斯的警察能这么快找来,应该是顺着车牌号找过来的,不过秦豫倒不担心,如果在其他国家,秦豫或许还顾忌几分。  但是在墨西哥这个全球最混乱的地方,黑帮的势力甚至高于墨西哥政府,不说龙虎豹的身份,就凭着秦豫是南德斯家族的贵客,莫雷斯城的警察也不敢将秦豫怎么样。  走廊里,黑瘦男人恨不能持枪破门而入将秦豫这个东方男人给抓起来,可是手腕上的剧痛提醒着他这是一个狠角色,自己这几个人根本抓不住对方。  “收队,回去!”阴狠的眼神恶毒的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黑瘦男人踉跄的爬起身,带着手下先离开了。  不过在离开酒店时,黑瘦男人让四个手下留在这里盯梢,自己先回医院包扎伤口,然后再带人来包围酒店。  埃尔家族在莫雷斯城也算小有实力,埃尔家族的人大部分都在警局工作,不过莫雷斯城的一些酒吧、赌场和酒店,每个月都会定期给埃尔家族送一些红利,也算是花钱消灾。  不过这也仅限于一些很小的酒吧赌场,背后没有大势力支撑,像南德斯家族的产业,埃尔家族不但不敢收钱,很多时候还给予各种方便,这就是家族势力的强大。  医院里,猥琐男人正坐在病床上嗷嗷的叫着,被保镖打断的右腿已经被打上了石膏,现在麻醉剂已经失效了,猥琐男人痛的脸上满是冷汗。  站在床边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穿着警服,但是他有一百七八十斤,身高却不到一米六,整个人看起来就是包在警服下的一堆肥肉,  看着受伤的猥琐男人,看得出他很生气,而隔壁病床上躺着的正是猥琐男人的妻子,同样右腿上也打了石膏。  “埃尔堂哥,那些人太过分了,我都说了埃尔堂哥你是警局的副警长,可是他们却说埃尔家族算个屁,说埃尔你这个副警长是跪求黑帮势力才得来的。”猥琐男人一边添油加醋的说着,一边小心翼翼的瞄了一眼埃尔副警长,见他表情更加愤怒了,于是再次开口:“而且他们还说如果埃尔堂哥你去了,也要将你的腿打断!”  “哼,放心吧,我已经派德利带人过去了,这个时候应该将人抓回警局了。”埃尔冷冷的开口,他这个副警长是靠家族的力量升上来的。  但是在警局里,很多人都不服埃尔的管教,毕竟就他这个体型也知道,埃尔的枪法和格斗有多差,每一次出任务,埃尔都是留在车子里,等事情解决了才出现。  但是这些政绩都算到了埃尔的身上,警觉不少人无比痛恨埃尔,却又无可奈何,也正是因为这样,埃尔就养成了说一不二的习惯,他的命令任何人都必须不折不扣的执行,否则埃尔绝对不会放过对方。  听到埃尔这么说,猥琐男人随即松了一口气,想到对方的豪车,心里头火热热的,那些人一看就有钱,到时候至少要让他们赔偿自己五十万美金,不,太少了,至少赔偿一百万美金。  就在此时,病房外黑瘦男人快步的走了进来,右手已经包扎好了,因为是近距离射击,子弹贯穿了手腕,所以并不算多严重的外伤。  “出什么事了?你怎么会受伤?”埃尔副警长眉头一皱的看向黑瘦男人,这是他在警局的亲信,猥琐男人的事情,埃尔就是让德利带人去处理的。  “副警长,那是个硬茬,带着枪。”黑瘦男人德利迅速的将事情说了一遍。  一个东方男人在墨西哥莫雷斯城这么嚣张,还敢打伤警察,埃尔肥胖的脸上堆满了怒火,“你立刻和我回警局,以恐怖分子的罪名将他抓捕!”  酒店这边,哈维尔离开之前特意留下了自己的座驾还有司机和保镖,这样一来秦豫如果想要去哪里也会方便一点。  所以在黑瘦男人带着七个警察去房间找秦豫麻烦,还发生了冲突后,保镖立刻将电话打到了哈维尔那边,这可是他们家少爷亲自去机场接回来的贵客,如果在莫雷斯城发生任何意外,那事情就大条了。  南德斯庄园,当看到一辆辆汽车回到庄园时,一直在焦急等待的莎尔玛按耐不住的小跑了出去,棕褐色的眼睛里闪烁着兴奋又激动的光芒,时隔五年,自己终于又见到秦先生了。  “哥,怎么只有你一个?秦先生呢?”可是当看到下车的只有哈维尔之后,莎尔玛娇俏的脸上写满了失落。  “太阳这么晒,你怎么在外面站着,跟我进去。”哈维尔无奈的看着面容俏丽的莎尔玛,她可是莫雷斯城最漂亮的小公主,却偏偏将心遗留在一个冷血无情的男人身上,而如今这个男人身边已经有了另一个女人。  嘟着嘴,莎尔玛满脸失落的跟着哈维尔一起走回了客厅,看到只有儿子独自回来,老德莫也没有多诧异,“见到秦先生了?”  “是的,父亲。”哈维尔端过杯子喝了一口水,这才坐下来继续开口:“秦先生先去酒店了,已经答应晚上来家里吃饭,不过……”  哈维尔话音停顿下来,看了一眼身边又一脸期待的妹妹,“秦先生这一次不是一个人过来的,他带了妻子一起来的。”  “什么?”还在期待晚上见面的莎尔玛一下子站起身来,波浪般的小卷头发下,娇俏可人的脸庞上写满了震惊之色,随即转为了痛苦,泪珠子啪嗒啪嗒掉落下来,“我不相信!秦先生不会结婚的!”  说完之后,莎尔玛捂着脸,咚咚咚的向着楼上跑了去,似乎根本不接受这个事实。  一旁老德莫倒是很冷静,虽然也很诧异这个消息,“不要管莎尔玛,她哭过之后就没事了,这样也好,罗斯查尔财团的小少爷一直很喜欢莎尔玛,经过这一次事情之后,说不定我们南德斯财团就可以和罗斯查尔联姻。”  父子俩说了一会话之后,老德莫就回去书房工作了,哈维尔则安排晚上的宴会,因为秦豫的性格,哈维尔只打算宴请南德斯家族的人物,再宴请一些和南德斯家族交好的官员、富豪前来,尤其是罗斯查尔财团的少爷南英杰,哈维尔思虑了一番之后,还是决定邀请南英杰。  如果莎尔玛能嫁给秦豫最好,但是目前看起来是不可能了,南英杰虽然母亲是华国人,但也是罗斯查尔财团位于墨西哥的负责人。  等对管家安排好了一切,哈维尔刚打算离开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听着电话另一头保镖的汇报,哈维尔脸色越来越难看,“我知道了,保护好秦先生,我马上就过来!”  埃尔家族真是无法无天了!哈维尔没有想到埃尔家族竟然敢跟踪自己的车牌号去了酒店,然后派警察去酒店抓捕秦豫,竟然还动了枪。  恼火的哈维尔随即拨打了埃尔副警长的手机,却传来关机的提示音,哈维尔眉头一皱的挂断了电话,重新拨通了警局一把手的手机,“什么?埃尔副警长带着警察去抓恐怖分子了?”  咔的一声挂断了电话,哈维尔大步向着外面走了过去,对着保镖队长开口:“让所有人带上家伙跟我走!”  按照墨西哥警局防恐的规定,一旦执行任务时,所有的人都必须关闭手机,警用无线电联络,防止有人给恐怖分子透风报信,埃尔身为这一次计划的总负责人自然也关了手机。  “你们几个负责酒店前门,你们几个负责酒店后门,不要让人逃走了,剩下的人跟我冲进去!”埃尔恶狠狠的开口,因为生气,脸上堆积的肥肉更是抖动着,其他人都是动作迅速的冲向电梯,埃尔因为一百七八十斤的体重,像是移动的肥球挪到了电梯里。  二三十个警察先后从电梯里出来,布控在走廊里,等最后一班电梯到达时,看到出来的埃尔副警长,黑瘦男人脸色有些难看的走了过来,“埃尔副警长,他们两个说里面是南德斯家族的尊贵的客人。”  守在房门口的两人正式哈维尔留下来的司机和保镖,虽然面对几十个荷枪实弹的警察,但是两人并不害怕,他们已经通知了哈维尔少爷,而且只要搬出了南德斯家族,相信埃尔也不敢胡作非为。  “什么?”埃尔错愕一愣,不到一米六的身体僵硬在原地,猛地抬起头,愤怒的踮起脚,一巴掌扇在黑瘦男人德利的脸颊上,“你不是告诉我这是两个来莫雷斯城做生意的东方人,怎么成了南德斯家族的尊贵客人?”  整个墨西哥和美国长达三千多公里的边境线上,一共有六个强大的黑帮,南德斯家族正是莫雷斯城的霸主,埃尔家族在莫雷斯城虽然小有势力,但是和南德斯家族比起来,不亚于蚂蚁和大象的差距。  黑瘦男人挨了一巴掌,也只能忍着怒气,谁让自己是埃尔的狗腿子,而且也是埃尔没有调查清楚,听了医院那对碰瓷夫妻的话,才让自己来酒店抓人的,谁知道会踢到铁板。  埃尔副警长气得浑身直发抖,抹去额头上的汗滴,端起笑脸刚打算过去和守在门口的保镖说一切都是误会,就在此时,警用的无线电联络器突然响了起来。  “妈的,你最好是有重要的事!”在埃尔连续挂断了三次,对方依旧打过来之后,埃尔恼火的吼了起来,如果耽搁了自己去道歉,引起南德斯家族对自己的仇恨,他一定亲自宰了这些混蛋蠢货。  “埃尔副警长好大的威风。”此时通过联络器传来的却是一道年轻的声音,音色偏尖细,听起来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危险感。  埃尔着实愣了一下,随后那挤在肉堆下的小眼睛猛地瞪大了,抓着无线电,埃尔咚咚咚的迈开步子向着走廊尽头走了过去,脸上满是谄媚的笑容,“原来是南先生,非常抱歉,我还以为是我的手下,南先生您有什么指示。”  在莫雷斯城不能得罪的霸主是南德斯家族,可是在整个墨西哥,谁都知道最不能得罪的就罗斯查尔财团的小少爷南英杰,整个血统看起来像是华人的男人,掌控着罗斯查尔财团在墨西哥的所有银行,是真正的财神爷。  “我听说埃尔副警长正在布控一次抓捕恐怖分子的行动。”电话另一头南英杰声音阴测测的响了起来,笑的让人汗毛直树,“我这段时间正好就留在莫雷斯城,我的安全就交给埃尔副警长了,如果有恐怖分子在,我也不敢继续留在这里了。”  埃尔着实愣住了,绿豆大的眼珠子闪烁着,将南英杰的话在脑海里过了好几遍,还是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南先生,您放心,之前是警局这边的信息错误,并没有什么恐怖分子,对方是南德斯家族的贵客。”  人蠢真是没办法!坐在豪车里,一手端着酒杯的南英杰表情猛地一沉,狭长的眼睛如同蛇眼一般上挑着,“埃尔副警长,你没有长脑子吗?恐怖分子说是南德斯家族的贵客,难道你就相信了?如果真是贵客,为什么没有入住到南德斯庄园去?”  “是,我明白了。”直到挂断了电话,埃尔那满是肥肉的脸上还是一脸懵懂的迷惘,南先生是说这两个东方人就是恐怖分子?不是南德斯家族的客人?  可是不管对方是不是,在权衡了罗斯查尔财团和南德斯家族的重量后,埃尔副警长没有丝毫迟疑的选择了前者。  “立刻抓捕恐怖分子!”埃尔迈着粗壮的满是肥肉的大腿,对着一旁的手下直接下达命令,“如果有人反抗!就地枪毙!”  门口的保镖和司机错愕一愣,没有想到他们已经搬出了南德斯家族的名头,埃尔副警长竟然还敢下必杀令!  所有的警察咔嚓一下举起了手枪,齐刷刷的枪口之下,司机和保镖来不及反抗就已经被扭住胳膊拷上手铐了。  一旁警察拿过房卡,可是房门从里面被反锁了,开门的警察抬起脚砰砰的向着房门踢了过去,一连踹了十多次。  客房里,秦豫黑着老脸,原本吃早饭时被黑瘦男人带着警察搅和了,秦豫已经很恼火了,将人打走之后,秦豫想哈维尔很快就会知道刚刚发生的事情,自然会解决这事。  所以早饭之后,秦豫和谭果都打算睡一觉补眠,结果这边谭果刚闭上眼进入到睡梦里,外面就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  “好吵!”谭果一头扎进秦豫的怀抱里,烦躁的一把拉过被子盖住头,可是砰的一声踹门声响起,谭果一把掀开被子,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黑润润的大眼睛里直冒火,“我倒要看看是谁!”  砰的一声,房门终于被踹开了,二三十个警察你推我挤的冲进了房间,秦豫毫不客气的一脚将第一个冲进来的男人踹飞了出去,力度之大,他后面的几个人都被撞倒在地了。  谭果站在一旁将头发盘了起来,随即将脚上拖鞋一蹬就加入到了战局,虽然入住的是酒店总统套房,客厅空间面积毕竟还是小,近距离格斗之下,冲进来的警察根本没办法开枪,只好靠肉搏,瞬间就沦为秦豫和谭果的人肉沙包。  秦豫出手狠辣,谭果因为天生神力,再加上被吵到睡觉,出手同样毫不留情,看起来几十个警察,可是不过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都被打晕了过去,最后叠沙包一样的堆在了客厅里。  一直留在走廊里的是埃尔副警长和右手腕中枪的黑瘦男人德利,此刻听到屋子里传来的打斗声,埃尔此刻是一脸得意,自己这一次可是带了三十多个人,要抓两个东方人绝对手到擒来!  而且南先生也说了这些是恐怖分子,为了确保南先生的安全,自己也是听令行事,即使南德斯家族想要怪罪自己,他们也不敢得罪南先生!  随着打斗声停歇下来,埃尔副警长拉了拉身上的警服,迈开步子向着门口走了去,可是当看见走出来的秦豫时,埃尔副警长震惊的瞪大了眼,“你是谁?”  秦豫冷眼一扫,毫不客气的一脚踢了过去,原本是要踢胸口的,却没想到埃尔警长个子不到一米六,结果被秦豫一脚踢到了头上,整个人如同一坨一般倒飞了出去,砰的一下撞到站在他身后的黑瘦男人,两人重重的摔在地上。  黑瘦男人被压的连早饭都要吐出来了,埃尔副警长如同一坨铁球般砸下来,可是在面对被砸死和黑面杀神秦豫的揍的选择下,黑瘦男人白眼一翻装晕了。  此刻停在酒店花园的豪车里,南英杰眉头一皱,埃尔果真是个废物,带了这么多人竟然都抓不住两个人!  就在此时,十来辆车子风驰电掣般的开了过来,呼啦一下,紧急的停在酒店门前,是接到消息赶过来的哈维尔,带着身后的保镖,哈维尔脸色阴沉的骇人,一行人直奔电梯而去。  “开车。”看到哈维尔来了,南英杰也知道留下来没有意思了,命令司机开车之后,汽车离开了酒店。  看着被丢在走廊里的几十个警察,哈维尔脸色一沉,他们竟然还敢动手!不过哈维尔也松了一口气,虽然没有带龙虎豹的手下,但是以秦先生的身手,埃尔这些人根本不足为惧。  “秦先生,非常抱歉,外面终究太乱,不如回我们庄园入住。”哈维尔道歉之后再次开口邀请秦豫和谭果去庄园住。  秦豫看向一旁的谭果,他知道谭果随性惯了,住在南德斯庄园终究被约束了。  哈维尔将秦豫的表情收入眼底,看来秦先生是真的很在意秦夫人的看法,想到这里,哈维尔决定回去之后一定要郑重的和莎尔玛谈一下,否则以她的公主脾气,一旦得罪了秦夫人,那就等于是得罪了秦先生。  “那就过去住吧。”在拘束和安全的情况下,谭果感觉还是入住南德斯庄园吧,外面的保镖和司机都被警察给扣押了,这么说来是有人要针对秦豫,虽然不担心秦豫的安全,不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我在门外等两位收拾行李。”哈维尔温和一笑,绅士十足的退到门外。  等门关上之后,哈维尔脸上的笑容退了下去,一旁已经被解开手铐的保镖快步的走了过来,“少爷,我们已经表明了身份……”  “接了一个电话?”哈维尔眉头一皱的看向还昏厥在地上,脸已经红肿起来的埃尔,是谁给了埃尔胆子敢对南德斯家族的贵客出手。  不过现在不是追究的时候,暂时先安顿好秦先生夫妇再说,哈维尔对着一旁的管家开口:“这里交给你处理,务必查清楚是谁在背后捣乱!”  十分钟之后,一行人离开了酒店直奔南德斯庄园而去。  “莎尔玛,听父亲的话,秦先生已经有妻子了,身为一个淑女,你必须注意自己的言行。”老德莫叮嘱的看向坐在沙发上的莎尔玛。  “父亲,我知道的,我只是想要看看那个女孩凭什么赢得了秦先生的感情。”莎尔玛不甘心的回了一句。  等到二十分钟之后,当看到秦豫和谭果一起走进来时,身为家主的老德莫立刻热情的迎了过去,跟在他身后的莎尔玛痴迷的看了一眼秦豫,随后将目光看向一旁的谭果。  这就是秦先生选择的妻子吗?莎尔玛设想过各种可能性,这也许是一个可爱甜美的姑娘,也许是一个高贵迷人的东方女孩,或者是那种温柔如水的妻子。  可是莎尔玛没有想到谭果看起来如此的普通,并不是谭果不漂亮,而是和莎尔玛的设想差距太大了,谭果随意扎着马尾辫,穿着浅绿色雪纺上衣,七分白蓝色牛仔裤,踩着一双平底凉鞋。  看起来就和在海边度假的小姑娘一样,唯一吸引人的或许就是那一双黑色的大眼睛和奶白色的肌肤,可是在莎尔玛看来谭果还是太普通了,至少配不上身份尊贵的秦豫。  明显察觉到南德斯家族这个小姑娘那诡异的眼神瞅着自己,而且还带着几分敌意,谭果瞄了一眼身旁的秦豫,龙虎豹的势力遍布在国外,该不会自己和秦豫去哪个国家,就都能碰到一个情敌吧?  “父亲,晚上再叙旧吧,让秦先生和夫人先去休息,他们坐了一夜的飞机。”看着哈欠连天的谭果,哈维尔体贴的开口,一路上他算是见到了秦先生铁汉柔情的一面。  二十多分钟的回程,秦先生竟然直接充当秦夫人的枕头,让她枕在自己的大腿上睡觉,而且为了防止汽车颠簸,秦先生的胳膊是一直搂着对方的肩膀。  因为秦豫的身高,他要搂住谭果,身体就不得不微微躬下来,即使这个姿势有些的难受,可是秦豫二十多分钟却连动都没有动一下,这让哈维尔清楚的知道谭果在秦豫心里头绝对是相伴一生的妻子,而不是随时会更换的女伴。  还打哈欠!真的一点都不淑女!莎尔玛原本就有些的瞧不上谭果,此刻更感觉她太过随意,这样一个大街上都能碰到的女孩,凭什么嫁给秦先生!  “失陪了。”即使哈维尔不说,秦豫也要开口了,毕竟谭果是真的困了。  南德斯家族的招待还是很周到体贴的,全新的传单被套很干净,谭果爬到床上,搂着秦豫的胳膊,将脸埋在他的胸膛上,对于认床的谭果而言,秦豫的气息是她所熟悉的。  书房里,哈维尔无奈的看着赖在书房不走的莎尔玛,只好继续开口道:“父亲,事情是这样的,埃尔接到了一个电话……”  “哼,不管对方是谁,秦先生终究是我们南德斯家族的贵客,埃尔带人袭击秦先生,那就是不将我们南德斯家族放在眼里,哈维尔,这件事一定要查清楚,我们南德斯家族的尊严不容冒犯!”  老德莫声音冰冷下来,一股子戾气从眼中迸发而出,即使对方是秦先生的敌人,但是这是在莫雷斯城,得罪秦先生就等于是得罪南德斯家族。  “父亲,我知道,只是埃尔被打晕了,到现在还没有清醒,等人一醒过来就知道是谁给了埃尔底气敢和我们南德斯家族作对!”哈维尔明白的开口,他已经派了人守在酒店那边,只要埃尔醒过来,一切都清楚了。  入夜,南德斯庄园灯火辉煌,悠扬的钢琴声飘荡在大厅里,衣着得体的男男女女或是交谈或是随着乐曲起舞着。  “你不用管我,你去吧。”谭果摆摆手,对于这种宴会,谭果虽然适应不过并不喜欢,好在宴会上的食物精美,对于吃货而言,每一次参加宴会都是奔着美食来的。  “不许吃太多。”秦豫点了点头,今晚上的宴会虽然是南德斯家族举办的,可本质是欢迎秦豫,所以秦豫必须得出席应酬。  “嗯嗯,放心吧。”谭果点着头,一脸陈恳的保证,等秦豫转身一走,清瘦的身影咻一下窜到了食物区,准备大快朵颐。  身为一个优雅的淑女,莎尔玛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不能吃太多,尤其是在公众场合,这样不但会影响身材,而且会显得低俗,只有平民才会在宴会上大吃特吃。  所以对莎尔玛这些世家小姐而言,宴会是她们交谈的地方,是跳舞的地方,但绝对不是吃饭的地方,可是当看到谭果端着一大叠食物,莎尔玛吃惊的瞪大了眼睛,这绝对是自己一天的分量!  谭果将碟子上的热食放到了桌子上,随后又咚咚的回到了食物区,继续当美食的搬运工,五分钟不到的时间,桌子上已经是三大碟的食物。  正餐是一大碟,然后各种水果是一碟子,还有各种小糕点,因为欢迎秦豫和谭果的到来,不但有西式糕点,甚至还有华国的糕点,除了三碟子食物外,桌子上还摆放着两杯饮料。  “哦,天哪,那个女孩是没有吃过东西吗?”站在莎尔玛身边的女孩子格格的笑了起来,她的话听起来像是同情,可是任谁都能感觉出她话语里的嘲讽意味。  “或许她是招待朋友呢,不是摆了两杯饮料。”另一个红色晚礼服的女孩微微一笑着,毕竟在她看来一个人是没有办法吃下那么多食物的,而且谭果身材娇小清瘦,如果她是个胖姑娘倒还有可能。  就在莎尔玛等人的注视下,谭果像是没有察觉一般,抬头对着三人眯眼一笑,随后开始吃了起来。  不得不说谭果用餐的动作还是非常优雅的,但是这得抛开她进食的速度,莎尔玛三个人慢慢的瞪大了眼睛,谭果就像是个食物消灭机器人一般,随着她的动作,碟子里的食物在不断的减少再减少……  “我的上帝,她一个人竟然吃了这么多?”第一个说话的女孩再次开口,此刻话语里是毫不掩饰的嘲讽之色,“这个东方女孩难道是猪吗?她怎么可能吃下这么多?她多久没有吃饭了。”  红色晚礼服的女孩也不再说话了,高傲的昂着下巴,这样的女孩子不够资格成为她们的朋友,甚至和她同处一室都是一种耻辱。  莎尔玛更是气恼的瞪大了眼睛,她这样怎么配得上秦先生!太丢脸了!  “莎尔玛,那个东方姑娘就是你的情敌?”就在此时,一道嘲讽的声音响了起来,却是一个高个的女孩,穿着黑色抹胸长裙,挑衅的看着莎尔玛,“你为了一个东方男人拒绝了南先生,莎尔玛,你或许是该看眼科医生了!”  “梅拉,这和你无关!”性格还算和善,只是有点高傲的莎尔玛此刻冷下表情。  梅拉同样是南德斯家族的人,算起来算是莎尔玛的表姐,之前莎尔玛拒绝了南英杰的追求,而梅拉则恨不能代替莎尔玛嫁给南英杰,这个罗斯查尔财团的少爷。  因为是表姐妹的关系,梅拉同样知道莎尔玛对秦豫一见钟情,但是听说秦豫这一次来南德斯家族是带了妻子的,他的妻子同样是个东方女孩,此刻梅拉一看谭果这陌生的面孔,就知道她是秦豫的妻子。  此时看着低俗大吃的谭果,梅拉感觉丢脸的同样是莎尔玛,能有这样的妻子,秦豫这个男人只怕也和那些暴发户一般,哪里能和南先生相提并论!莎尔玛的眼睛真是瞎了。  “你就算爱上一个乞丐,那也和我无关的。”梅拉骄纵一笑,高昂着头端着酒杯向着谭果方向走了过去,“既然是南德斯家族的贵客,我这个主人也该热情招待对方。”  “梅拉,你要干什么?”莎尔玛着急的喊了一句,随即也追了过来。  莎尔玛虽然看不上谭果,认为她配不上秦豫,但是莎尔玛却知道父亲对秦豫的看重,而且下午哈维尔特意叮嘱了她,让莎尔玛不能得罪谭果,所以此刻一看梅拉的表情,莎尔玛就知道她要去欺负人了。  “东方来的尊贵客人,你好。”梅拉站在桌子边居高临下的看着谭果,脸上端着虚伪的笑容,手腕一松,啪嗒一下,手腕上的宝石手链掉在了地上,“小姐,可以帮我捡起来吗?我穿着长裙不方便蹲下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