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216章 赌场冲突

第216章 赌场冲突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204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10
    龙虎豹保全和罗斯查尔财团的外围赌局原本是莫雷斯成最大的赌场开设的,一般就赌局而言坐庄的庄家才是最大的赢家,因为他们操控着赌局的赔率,基本是立于不败之势。  “父亲,这一次不管是谁胜了,我们都能大赚一把了,虽然不敢和南德斯家族相提并论,可至少有相抗衡的力量了。”奢华的房间里,站在办公桌前说话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看得出他是真的很兴奋,甚至没有了往常的稳重。  办公桌后面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头发已经花白了,不过年纪的苍老并没有削弱他周身的煞气,反而多了一股更让人震骇的凌厉寒芒。  “吉尔,这一次你做的很好,抢占了先机,三天之后,我们开设赌局所赚的资金至少超过三年里整个家族的收益。”老迈克缓缓开口,眼中迸发出狂野的欲望,不过比起长子吉尔,老迈克还是冷静多了。  “吉尔,你要随时注意赌局的赔率,如果过多倾向哪一边一定要随时调整赔率。”老迈克再次叮嘱着,他们拥有墨西哥最大规模和最多数量的赌场。  但是在墨西哥这样龙蛇混杂的黑帮城市,墨西哥的赌城和美国的拉斯维加斯,位于地中海之滨的蒙地卡罗,和华国的澳门是无法相提并论的。  尤其是墨西哥的黑帮猖獗,导致赌场的利润流失了不少,这一次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只要赚取了雄厚的资金,老迈克甚至打算在墨西哥海滨胜地坎昆城建立整个墨西哥最大的赌城。  可是这一切都需要资金,需要绝对的武装力量确保赌城的安全,这个念头从年轻的时候就存在了老迈克的心头,可是如今他都六十多岁了,原本以为一辈子都无法实现这个梦想了,却不曾想竟然出现了这么一个绝佳的机会。  一时之间,父子两人都无比期待着三天后的暴富机会,而此时楼下的赌场同样是热火朝天的忙碌着,吉尔在所有斯利姆家族的赌场都开设了赌局,起价一千万美金,一个亿封顶,赌的就是心跳,赌的就是疯狂。  谭果这张东方面孔一出现在这龙蛇混杂的赌场里,瞬间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所有人下意识的停下手头的动作,齐刷刷的将目光看了过来,整个赌场诡异的出现了针落地都能听见声音的安静局面。  墨西哥这样黑帮分子、毒犯杀人犯泛滥的地方,很少能看到年轻的东方女孩子,而且还都单身一人出现在危险的赌场,那是分分钟被人跟踪然后强暴甚至伤害的噩运。  “呦,哪里来的东方小妞?”就在此时,一个魁梧大汉淫邪的笑了起来,他左右两边胳膊包括脖子上都纹了纹身,双手环在胸口,粗壮的大胳膊至少有谭果的大腿粗。  三两步,魁梧壮汉就走到了谭果面前,瞬间两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个肤色黝黑,一个白皙水嫩;一个高大凶猛,一个娇小清瘦。  赌场所有人都好奇的睁大了眼睛,变态的期待着接下来会出现的一幕,不得不说面对谭果这样娇俏干净的东方姑娘,这些常年混迹黑帮的人,莫名的有种虐杀凌辱的渴望。  “让开。”可惜让人失望的,谭果没有害怕没有求饶,声音平稳的让人明白她是真的没有将面前这个挡路的魁梧大汉当成一回事。  魁梧大汉眉头一皱,原以为可以听到这个东方小姑娘哆嗦求饶的声音,却没有想到她竟然敢无视自己。  而此时,四周的起哄声紧接着响起,“哈哈,大力士罗非,看来这个漂亮的东方小姑娘知道你只是块头大而已,而你的小兄弟却无比的娇小。”  此话一出引来四周男人的爆笑声,有几个男人更是猥琐的拍了拍自己的腿间,显示自己小兄弟的雄伟壮观。  “其实这不能怪罗非,谁让他上一次受了伤,现在才过于两个月,还没有调养好。”另一个男人一本正经的解释着,暧昧的挺了挺胯部,“罗非,你还是回来吧,这个小妞让给我吧,等你小兄弟痊愈了,我给你找个火辣性感的小妞,保管能榨干你。”  “都给老子闭嘴!”被嘲笑的魁梧大汉罗非怒吼一声,气的铁青了脸,恨不能撕了这些混蛋,但是他也知道单打独斗自己比这些人强很多,可是在场不少人都是好几个人一起来的,面对几个敌人,罗非也只能认怂。  火气发不出来之后,罗非怒瞪着一双喷火的目光看向谭果,狰狞一笑,“小妞,你惹怒我了,今天我就要在这里证明我罗非的强大,你求饶都已经晚了!”  “上上上!”起哄声伴随着口哨声再次响起,对于刀口舔血的这些帮派分子,他们奉行的是及时行乐,平日里不是去赌场疯狂就是去找女人发泄。  而这一次斯利姆赌场的赌局,更是让整个墨西哥都疯狂了,只要赌赢了,说不定就可以带着大把的钱,找个安静的小镇,找个女儿过正常人的生活。  谭果无语的看着罗非,身体忽然一动,速度之快,赌场众人只看到一道清瘦的身影一掠而过,而几乎在同时,谭果继续向前方走动着,她身后罗非已经痛苦的捂住了腿间,魁梧健硕的身躯扑通一声的跪在了地上。  赌场再次出现了诡异般的安静,所有男人目瞪口呆的看着痛苦跪地的罗非,估计是痛到了极点,罗非已经以头抵地,整个人后背躬成了一道弧线。  断续的闷哼声再加上他因为痛而颤抖的身躯,都让人知道那短暂的一瞬间,罗非被攻击了,而且伤的不轻。  “可怕的华国武术!”一片安静里,一个男人忽然惊恐万分的低喃着,听到这话的所有人猛地明白过来,再次看向谭果的眼神充满了敬畏和害怕。  在地球的东方,那里有一个神秘的国度,对外国人而言华国强大的不是经济不是军事力量,而是那可怕的华国武术,据说不但隔空杀人,华国人还可以飞檐走壁,甚至在你的身上戳一下,你就像是被冻住了一般。  看到谭果径自走向了吧台处,四周人齐刷刷的让出了一条路来,明明谭果身上半点杀气都没有,反而让在场的人都不敢大声呼吸。  看到谭果走远了,有好奇的人扶起地上痛的话都说不出来的罗非,想要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受伤的,毕竟谭果的速度太快,他们根本没有看到谭果出手而罗非已经痛的跪地了。  “都给老子滚开!”罗非吃痛的骂了一句,双手紧紧的捂住腿间,对着四周几人的眼神,压低声音道:“那个小……”  妞字又被罗非吞回去了,罗非声音哆嗦着,才压低声音开口:“那位小姐出手太快,我挨了一拳一腿!”  一拳打中了罗非的腹部,剧痛袭来,罗非只感觉五脏六腑像是被巨大的力度震的移位了,而一腿自然是谭果的膝盖顶住了罗非身为男人最柔软的地方,这种痛苦但凡是个男人都知道。  而罗非没有说的是,在擦身而过的一瞬间,罗非感觉到了脖子处微微一痛,像是被凌厉的刀锋划过一般。  而此刻,罗非低头看着指尖的殷红的血迹,他知道自己的猜测没有错,刚刚的确有一把锋利的匕首从自己颈部动脉处扫过,如果对方下杀手,自己现在就是一具尸体了。  “尊贵的小姐,请问你要赌谁赢?下注多少?”吧台旁边的女孩热情的开口,今天一早上两个小时她已经接待了几十位客人,而且都是一掷千金的豪赌,最低金额都是一千万美金,整个斯利姆赌场的工作人员都在加班。  “龙虎豹保全,最高赌注。”谭果说话的同时将银行卡递了过去。  女孩微微一愣,没有想到谭果这么有钱,虽然她早上已经接待了几十个客人,但是最高的赌注也不过五千万美金。  毕竟双方赔率持平,谁也无法判断最后谁会胜利,虽然很多有钱人是真的不差钱,可是一次豪赌一个亿美金也是可怕的数额。  等了片刻,拿到斯利姆赌场的下注凭证后,谭果刚一转身,忽然看到一个兔女郎正妖娆的从楼梯上下来,而且直奔谭果而来。  “这位尊贵的小姐,我家少爷请小姐上楼喝杯酒。”兔女郎妖艳的笑着,穿着凉爽的三点式,露出大片麦色的肌肤,而且胸口处和腰侧都有一些暧昧的淤青痕迹,看得出不久前她在楼上的包厢里疯狂过。  “没兴趣。”冷声开口拒绝了,谭果越过兔女郎直接向着门口方向走了过去。  有了谭果之前的震慑,赌场里的其他人是绝对不敢阻拦谭果这一尊凶神的,但是对斯利姆家族的二少爷朱利安而言,谭果再强也不足为惧。  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两个赌场的彪形大汉,再看着四周好几个蠢蠢欲动的大汉,谭果眉头一皱,“让开。”  此刻赌场二楼的包厢里,看着楼下的一切,朱利安&斯利姆端着酒杯笑着,果真是够火辣的东方美妞,征服这样的女人才有意思。  看来这些人是得到命令了,谭果冷笑一声,毫不客气的就动手了。  不管是挡在谭果前面的两个大汉,还是旁边几个大汉,几乎在瞬间都向谭果扑了过来,有了罗非之前的遭遇,没有人会小看谭果这个无害的东方姑娘。  按理说华国人和外国人动手,在身形上会很吃亏,不单单力度比不过对方,而且身高要矮不少,手脚都没有对方长,打斗时候肯定是处于劣势。  可是同样的,因为身形上的弱势,在动作上就占据了优势,面对七八个人的围攻,谭果速度极快,一快破万法!  更何况谭果天生神力,此刻一拳一腿扫出去之后,被谭果正面击中的大汉只感觉像是被万斤重的大铁锤砸重一般,身体噗嗤一下就倒飞了出去,不是到底吐血就是暂时失去了行动能力。  近距离看到这一幕,赌场里的人都震惊万分的看着打斗圈里的谭果,最开始谭果放倒大力士罗非后,大家都认为这是谭果的速度极快,所以罗非无法防守才会受伤的。  但是七八个人同时围攻谭果,她的速度再快也会败下阵来,但是谁也没有想到谭果那粉白的肉嘟嘟的小拳头竟然能爆发出这么可怕的力量。  只见一个被谭果击中下巴,足足有两百斤重的大汉就像是棉花絮一般直接被打飞出去四五米了,只怕是重量级的拳王也没有这么可怕的力度吧?  啪啪啪!拍巴掌声从楼梯上传来,朱利安完全不在乎被打倒的手下,此刻一手端着红酒,一手轻佻的搂着兔女郎的腰上,大手甚至不时在她的挺翘的臀部揉捏几下。  “没有想到这位尊贵的小姐身手如此厉害。”朱利安轻笑着,好像真的是很佩服谭果的身手一样,只是他话锋却突然一转,“只是不知道是小姐的身手快还是我的子弹快?”  随着朱利安话音的落下,赌场几个持枪的大汉快速的将枪口对准了谭果,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都有敌人,而且在空旷的赌场中间,谭果连个躲避的障碍物都找不到。  “其实我只是想要请尊贵的小姐你喝一杯,不如我们去楼上?”朱利安很满意此刻的画面,身手再强也强不过子弹。  “这就是你们斯利姆赌场的规矩?”谭果冷冷的开口,难道真的要和她家秦总裁一样,整天绷着一张神鬼都不敢靠近的冷脸,才能震慑住这些人?  “请!”朱利安倨傲的再次发出邀请,如果是不能得罪的强大势力,朱利安自然不敢这样张狂,但是一个东方女人而已,身手再强朱利安也不会在意。  因为外围赌局的开设,从今天早上开始,不单单是墨西哥本国的势力,不少国外势力也纷纷派了人到斯利姆赌场参加赌局。  在朱利安看来谭果就是这种来捞金的外国势力,而且看谭果的身手,朱利安猜测她有可能是某个佣兵团的一员,毕竟比起危险重重九死一生的佣兵任务,一次豪赌就能赚一倍的资金,来的太容易了。  面对枪口谭果似乎放弃抵抗了,转身向着楼梯走了过去,站在楼梯上搂着兔女郎的朱利安得意一笑,直接推开身边俗不可耐的兔女郎,然后咸猪手向着谭果的脸摸了过去。  比起麦色肌肤的兔女郎,谭果这种白嫩的肌肤更勾起了朱利安的兴趣,他感觉只有小婴儿才有这么娇嫩的肌肤,掐揉起来一定很舒服。  就在赌场所有人认为又一个漂亮女人落入到了朱利安的魔爪之下时,谁也没有想到谭果会突然出手攻击朱利安。  身为斯利姆赌场的二少爷,朱利安身手也很不错,可是这种不错只是相对赌场里这些黑帮分子和保镖而言的,面对谭果这样的练家子,朱利安的身手完全不够看。  此刻谭果站在朱利安身后的台阶上,一手持枪抵在了他的后脑勺上,“有种你们可以开枪啊,看看是你们的子弹快还是我的子弹快。”  赌场的保镖忌惮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他们人多势众,但是朱利安这个人质被谭果挟持了,以谭果的身手她的枪法应该会更准,这样一来,在场的保镖就没有一个人敢出手了,弄死了二少爷,他们也活不了了。  “很好,很好!”朱利安气的面色铁青,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被一个女人给挟持了,怒到极点朱利安忽然狞声开口:“开枪!”  他倒要看看这个东方女人敢不敢赌命!四周的保镖听到命令后,倏地一下抬起了手腕,枪口再次对准了谭果,如果她敢开枪射杀朱利安,同样的自己也必死无疑。  顶楼的包厢里,吉尔正和父亲老迈克在谈论着这一次外围赌局的事,此时接到手下打来的电话后,吉尔眉头一皱,“父亲,我下去一趟,朱利安在下面和人起了冲突。”  “去吧,让朱利安收敛一点,至少这三天不要惹事。”老迈克点了点头,他看重吉尔这个长子,聪明能干稳重,而朱利安这个次子也很精明,但是却欠缺了稳重。  老迈克明白一旦将斯利姆赌场交给了朱利安,早晚一天会出事,但是也正因为这样,朱利安性格变得更加偏激更加冲动,但凡有不如意不顺心的地方,都会不管不顾的出手,也给斯利姆赌场惹来不少的麻烦。  好在老迈克这个父亲和吉尔这个大哥对朱利安都有些的愧疚,所以他惹出来的麻烦,吉尔都会给朱利安善后。  随着电梯门的打开,走出来的吉尔一眼就看到了楼梯上朱利安被挟持的一幕,表情微微沉了几分。  等候在一旁的经理立刻将事情说了一遍,吉尔明白的点了点头向着楼梯走了过去,打量了一眼谭果之后,冷声开口:“放了朱利安,我可以不计较你的错误。”  “哥,我要这个女人!”朱利安阴森一笑,虽然被谭果挟持了,可是他并不害怕,除非这个东方女人真的不怕死,否则她绝对不敢杀自己,这样一来,朱利安就立于不败之地,以斯利姆赌场的势力,抓住谭果随自己折磨不过是早晚的事。  吉尔无奈的看了一眼表情狰狞又偏执的朱利安,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妥协了,“你现在收手,然后陪朱利安一个月,一切我就当没有发生过,否则不单单是你,还有你的家人你的朋友和你的同伴都会因为你而遭受到血腥的报复!”  吉尔有资本说出这样可怕的威胁,这也是斯利姆赌场的底蕴,至于谭果这样的外国佣兵,吉尔根本不放在眼里,佣兵虽然强大,可是比不过地方势力,这也是为什么秦豫和南英杰之间的赌局,押南英杰胜利的更多。  毕竟龙虎豹保全公司完全无法和几百年底蕴的罗斯查尔财团相提并论,这个M国本土成立已经超过一百年的古老家族无法相提并论的,据传闻罗斯查尔财团的累积资金至少超过了三十万亿美金。  至于定下一个月的期限,也是吉尔的考虑,如果没有自由的希望了,这个东方女人说不定一怒之下真的会对朱利安开枪,但是有了活的希望,她肯定不愿意死。  二来一个月之后,吉尔相信以朱利安的性子,他也玩够味了,放这个东方女人离开也正常。  “我拒绝!”软糯的声音掷地有声的响起,谭果右手的枪毫不客气的在朱利安的后颈处砸了一下,力度不大,不至于让人昏厥过去,可却也痛着朱利安变了脸。  吉尔一贯冷静沉稳的表情倏地变了,阴狠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楼梯上的谭果,却没有想到遇到了一个硬茬,“你想怎么样?”  “等我同伴来接我回去。”谭果耸肩一笑,随即抓着朱利安的后衣领直接将人拖上了楼。  按理说男人抓着女人的衣领将女人拖走很容易,可是反过来而言就极其困难了,朱利安也是个身材健硕的男人,一百七八十斤的体重,更别说是拖上楼了。  可是谭果就跟拎小鸡仔一般,右手持枪,左手托着朱利安上了楼,然后砰的一声关上了包厢的门,人质在手,即使是在斯利姆赌场里,吉尔也不敢轻举妄动。  “找几个人过去门外守着。”吉尔阴沉着表情开口,暂时拿这个女人没办法,可是等她的同伴出现后,挟持了她的同伴,到时候就能逼迫这个女人放了朱利安。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不时还有人来赌场下注,不过大部分赌的都是南英杰会赢,而前来下注的人知道了朱利安被挟持之后,一个个都没有立刻离开,而是选择留在赌场里,等待着接下来会发生的一幕。  大约十五分钟左右,赌场门口停了一辆车,当秦豫这副东方面孔刚一下车之后,埋伏在外的一种保镖没有丝毫犹豫的就冲上起来。  齐刷刷的,一把把手枪都对准了秦豫的方向,按照吉尔的判断,谭果是东方人,那么她的同伴很有可能也是东方人,所以秦豫一出现,保镖就先发制人的行动了。  后一步下车的哈维尔傻眼愣住了,呆愣愣的看着被七八把手枪包围的秦豫,有那么一瞬间,哈维尔感觉自己一定是没有睡醒!  在莫雷斯城,南德斯家族的地盘上,南英杰敢挑衅秦豫是因为他有那个资本,可是什么时候斯利姆赌场的人也敢这么狂妄了?难道他们早已经投靠了南英杰?  “你们干什么?”呆愣了片刻,哈维尔随即推开车门走下车,愤怒的看着几个持枪的保镖,“这就是你们斯利姆赌场的规矩吗?让吉尔出来见我!”  保镖不认识秦豫,但是在莫雷斯城就没有人不认识哈维尔的,几人傻眼的怔住了,然后一个保镖咚咚的向着赌场跑了过去。  吉尔一直在赌场里面等着,看到跑过来的保镖只当是自己要等的人已经送上门来了,谁知道刚走两步听到保镖的话,吉尔脸色倏地遽变,快步向着门外跑了过去。  因为忌惮哈维尔的原因,所以几个保镖都将手枪收了起来,不过依旧站在一旁,戒备的盯着秦豫,防止他逃走了,毕竟朱利安还在楼上包厢里被挟持着。  “哈维尔,你……”看到哈维尔,再看到他身边的秦豫时,吉尔一愣,瞬间想到了谭果的身份,这一刹那,吉尔表情难看到了极点。  “我们来接秦夫人回去的。”哈维尔快速的开口,眉头紧皱着,他已经预感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否则以吉尔的沉稳,不可能发生门口的一幕。  谭果之前是单独出来下注的,她被困在赌场之后,一直在外面保护的于磊立刻通知了秦豫,秦豫并没有说谭果被困住了,只说去赌场接人,哈维尔立刻陪同秦豫一起过来了。  吉尔根本没有想到谭果竟然会是外围赌局其中之一,龙虎豹秦总裁的夫人,看着表情不对的哈维尔,只好硬着头皮开口:“人在里面,不过发生了一点误会。”  只可惜吉尔的话还没有说完,秦豫已经大步走进了赌场,一直等候在赌场里的众人看到秦豫的东方面孔之后,只感觉好戏要上演了。  可是转念一想不对啊,赌场不是已经派人在外面埋伏了吗?怎么这个东方男人径自走进来了,难道赌场的埋伏在外面的保镖都被干掉了?  可这也不对啊,刚刚吉尔少爷也已经出去了,这个东方男人总不可能连吉尔都干掉吧?就在众人诧异时,却见吉尔陪同哈维尔也已经快步走进来了,赌场里几十号人面面相觑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二楼包厢里,通过赌场外的于磊,谭果知道秦豫已经来了,毫不客气的拖着早就被打晕的朱利安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  刷的一下,赌场里的保镖一个一个都严阵以待的看向谭果,枪口也齐刷刷的对准的了她,只等着吉尔的命令。  “呦,来了。”站在楼梯上的谭果对着秦豫眯眼一笑,手一松,被拖着的朱利安咚咚咚的滚下楼梯,听着朱利安头砸在台阶上的闷沉声,在场的人听的都感觉头痛了。  之前在包厢被打晕的朱利安在滚下最后一个台阶之后直接被砸醒了,一手捂着后脑勺,整个人还有些云里雾里的。  不过当看到走楼梯上走下来的谭果时,朱利安终于想起昏迷前的一幕了,也顾不得脑袋上的痛,直接吼了起来,“你们还傻愣着做什么,还不开枪,打死这个贱人!”  四周的保镖刷的一下再次将枪口对准了谭果,一旁刚和哈维尔解释了发生了什么事的吉尔,看到苏醒的朱利安,恼火的一把冲了过去,毫不客气一脚将踉跄爬起来的朱利安踹倒在地,“你给我闭嘴!还有你们把枪都收起来!”  赌场里的几十号人在看到哈维尔出现之后,就知道这一次朱利安是踢到铁板了,有脑子转的快的人已经猜到了谭果的身份,看着如此彪悍的谭果,已经忍不住想三天后的赌局,说不定会是龙虎豹胜利。  十分钟之后。  送财神一般将谭果和秦豫送走之后,吉尔松了一口气,龙虎豹的威名吉尔是知道的,幸好今天秦夫人没有出事,否则整个斯利姆家族估计都会被龙虎豹给抹杀掉。  想到这里,吉尔恼怒的看了一眼朱利安,看来这个弟弟需要好好管教了。  汽车直奔南德斯庄园而去,副驾驶位置的哈维尔瞄了一眼坐后面的谭果,他是真的震惊了,没有想到秦夫人身手如此可怕,哈维尔甚至可以肯定即使今天自己不过来,谭果也绝对能全身而退。  !分隔线!  斯利姆赌场发生的事情,如同长了翅膀一样传遍了莫雷斯城,谭果一个人都敢挑了斯利姆赌场,这让不少人也对秦豫多了几分信心,说不定他真的能赢过南英杰呢?  莫雷斯城一幢奢华的别墅,此刻,佣人和保镖都退出了别墅外,客厅里,南英杰亲自给对面的客人倒着咖啡,“看来有不少人看好秦豫,我的赔率倒是提高了不少。”  “这样也好,你的赔率高,我们还可以多赚一些。”秦煌优雅的笑着,神色里带着高人一等的倨傲之色,这是属于上位者才有的气势。  “不过煌你之前倒是说的很对,这个谭果果真不容小觑。”将咖啡递给了秦煌,南英杰眯着眼,目光里闪烁着诡谲而疯狂光芒,变态十足的舔舐了一下嘴角。  “这样一个出色的女人,也难怪秦豫会动心,不知道秦豫眼睁睁的看着谭果被虐杀,会是什么反应?”  秦煌睨了一眼南英杰,对他那疯狂的性子早已经了解,“你不要小看了龙虎豹,秦豫背后还有人。”  从秦老爷子口中,秦煌已经知道秦豫背后还有人,对方这数百年来虽然一直龟缩在暗处,但是毕竟默默发展了上百年,这股力量绝对不小,当然,罗斯查尔财团或许不会惧怕,可是南英杰只是罗斯查尔家族里的一员而已,他还没有和秦豫抗衡的资本。  “行了,听你的,谁让你是老大呢。”南英杰阴森一笑,端起咖啡喝了一口,那就让谭果和秦豫再多活一段时间,敌人留下来默默折磨才有意思。  秦煌眯着眼,希望这一次的赌斗可以引出秦豫背后的人,不过只要南英杰这边放出风声,想必暗中的人只要想要保下秦豫的,那么他们肯定要现身,蛰伏了上百年,不就是因为这可笑的血统吗?  果真因为谭果在斯利姆赌场的一幕,导致了秦豫这边胜率的上升,而当天晚上南英杰这边参加赌斗的三个人名就被曝了出来,再次导致南英杰这边的赢率直线上升。  “秦先生,这个汤姆我知道,他曾经是臭名昭著的佣兵组织断头里的一员,加入断头之后,汤姆因为强悍的身手一举成为了副团长。”哈维尔尽职的向秦豫传递着刚刚收到的情报。  佣兵组织过的就是刀口舔血的日子,断头更是承接其他组织不愿意接的各种杀人或者战争的生意,曾经最残忍的一桩案子就是,断头为了一个任务,制造了一起公海血案,因为杀死了游轮上的船长和所有船员,导致这一艘载有两百多旅客的游轮最终被大海吞没。  估计是因为断头接了太多灭绝人性的任务,在六年前,这个佣兵团突然在佣兵界消失了,有人说断头是被更强大的组织团灭了,也有人说是被某国的特工队伍灭掉的。  随着断头的解体,汤姆这个臭名昭著的佣兵也随之消失了,直到南英杰这边放出消息,人们才知道他竟然成了罗斯查尔家族的一员。  “至于余下的两个人,威廉是罗斯查尔家族护卫队的副队长,不过外界关于他的传闻并不多。”但是哈维尔很清楚威廉能成为护卫队的副队长,足可以知道他身手的强大和可怕。  有人就曾经说过罗斯查尔家族的护卫队精英丝毫不比全球最强的十大特种部队的大兵弱,而威廉能成为护卫队的副队长,他的身手可想而知。  “至于第三个人,是一个华国人,根据外面的消息,只知道对方叫做李,其余消息也都没有。”哈维尔说起第三人时,看了一眼秦豫,都是华国人,或许他会知道一点。  对上哈维尔的目光,秦豫倒也没有隐瞒,毕竟赌斗这件事上,南德斯家族一直是站在自己这边的,只是为了不得罪南英杰,才没有去赌场下注。  “李是华国一个古老武术世家,几十年前战乱的时候逃到国外去了,对方身手比起汤姆和威廉应该会更强。”秦豫已经可以肯定这个李应该是秦家的人,更确切来说是秦家真正继承人的手下。  “原来如此,秦先生,一切请小心。”哈维尔自从知道了谭果的身手之后,他再也不敢小觑任何华国人了,尤其这个李还是武术世家的传人,身手只怕会更可怕更强悍。  ------题外话------  推荐一个读者的现代文,作者嘉霓《雍少撩妻盛婚来袭》一句话简介:他对她倾尽所能撩身宠心,“我体力好很能干!”她绵软无力的窝在他身下“求放过!”  写文不易,大家多支持啊。  其实哪一行都不容易,亲爱们,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