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219章 扮猪吃虎

第219章 扮猪吃虎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041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10
    第二场赌斗已经结束,目前秦豫和南英杰这边是输赢各一局,双方算是平手了,那么决定最终胜利的将是第三局的比赛,也就是罗斯查尔家族护卫队副队长威廉和龙虎豹十二星座徐教官之间的最终角逐。  而此刻,通过大屏幕的实况转播,斯利姆赌场的一众赌徒们都已经伸长了脖子,连呼吸都放轻了,是暴富还是沦为乞丐就看第三场的战斗了。  “哈哈,老皮埃,你肯定输了!”赌场里,一个壮汉得意洋洋的大笑着,指着屏幕上的徐教官,满脸的轻蔑之色,“她再强也是个女人,你认为一个女人能赢过罗斯查尔家族的护卫队副队长吗?”  “呸,还没有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最终结果!”回答的老皮埃梗着脖子吼了回去,可是任谁都看出他此刻的虚张声势。  罗斯查尔家族的护卫队,那可是堪比美国三角洲特种大队的实力,威廉既然是护卫队的队长,就足以说明他的身手有多么强悍、多么的可怕。  至于徐教官,外界对她的了解并不多,因为龙虎豹的十二星座很少出现在外面,一直保持着高度的机密性,但是因为性别是女,赌场至少有八成的人认为南英杰最后会赢,而所有下注他会赢的人都会跟着大赚一把。  “说不定这个华国女人很强呢!”见没有人支持自己的话,老皮埃不甘心的又吼了一句,可是脸色已经完全灰败了。  南德斯家族庄园。  “小少爷,我上去了。”威廉平静的和南英杰说了一声之后,径自的向着格斗场走了过去,对于自己今天的对手,威廉知道自己想要胜利并不容易,但是最终胜利的还会是自己,威廉有绝对的信心。  “先生,我也上去了。”徐教官同样对着秦豫说了一声,此刻,她周身的气势也变了,目光里迸发出浓烈的战意。  即使是女人,徐教官也是十二星座教官之中最强的一个,而所有轻视女人的男人都将败在她的手下。  按理说是第三场也是最后一场赌斗了,老德莫完全不需要将纸条打开再让哈维尔宣读,不过这一次的赌斗在外围有赌局,而现场来当见证人的宾客不过寥寥十来个。  所以为了确保外围赌局的公平公正性,在威廉和徐教官正式动手之前,老德莫还是打开了最后的两个纸团,不过这一次却是他直接宣布赌斗名单:“第三局,威廉先生对战……”  咔嚓一下,老德莫像是被人勒住了脖子,眼睛猛地瞪大,眼珠子似乎都被挤爆出来了,太过于震惊了,老德莫呆愣愣的看着手中的第二张纸条。  不管是现场的宾客还是守在直播屏幕前的其他下注的人,此刻都错愕的看着表情诡异,像是见鬼了的老德莫,所有人心里头都浮现出一个念头:难道发生了意外?否则老德莫怎么会出现这种表情?  “怎么回事?”南英杰不悦的看向傻愣住的老德莫,他不开口,第三场赌斗就没办法进行。  而一旁秦豫倏地一下警觉到了不对劲,眉头紧锁着,瞬间锐利的目光危险又恼火的看向坐在自己身旁,一脸无辜,可是眼睛却左右躲闪的谭果,秦豫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足足愣了一分钟,在南英杰的催促之下,老德莫这才回过神来,眼神诡异的看着谭果,然后继续开口:“第三场局,威廉先生对战秦夫人!”  此言一出,现场一片死一般的安静,已经走到威廉对面,只等着老德莫宣布第三局开始的徐教官都以为自己幻听了,第三局不应该是自己的名字吗?怎么成了夫人的?  南英杰这边也傻眼了,虽然龙虎豹在国际上势力很强大也很神秘,但是秦煌那边还是查到了一些消息,所以南英杰知道十二星座的教官中,最强的是一个女人。  但是再多的消息就查不到了,此时看到徐教官时,南英杰就知道秦煌情报里说的就是这个女人,不过南英杰对威廉有着绝对的信心,相信他一定能赢第三局的赌斗。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离奇的变故,第三局赌斗的人变成了谭果,徐教官眉头一皱,锐利的目光仇视的看了一眼南英杰,随即快步向着老德莫走了过去,“把名单递给我,之前我写的分明是我自己的名字!”  接过老德莫手头的纸条,徐教官表情一变,最后一张纸条上写的的确是谭果的名字,而写有徐教官名字的字条却不翼而飞了。  “卑鄙!”徐教官冷声一笑,认为这是南英杰做了手脚,故意将第三局的比试换成了谭果,可是众目睽睽之下,徐教官并不知道南英杰是如何换掉名单的。  徐教官压着怒火,挑衅的看向还站在格斗场上的威廉,“你敢和我打吗?”  “哈哈,为什么要和你打?”此时南英杰已经反应过来了,虽然他也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是南英杰知道换成谭果,那么威廉绝对是百分百的胜利。  而且这样还能打击到秦豫,何乐而不为呢?之前秦豫可是将断头汤姆打废了,南英杰狰狞一笑,舌头舔了舔嘴角,向着脸色阴沉的秦豫开口道:“秦总裁,你说一会威廉将谭果打成残废怎么样?之前秦总裁出手可真的狠辣啊,没有想到现世报来的这么快,啧啧,这么一个漂亮的姑娘四肢都被打断了,想想这个画面就让人兴奋。”  秦豫凤眸依旧冰冷,聚集着怒火,只是这份怒火不是因为南英杰的疯狂挑衅,而是被身边的谭果给气的。  秦豫真的没有想到谭果还有这偷天换日的本事!之前就是担心谭果会插手,所以秦豫从始至终都盯着谭果看,三场赌斗的名字都是让徐教官写的,谁知道最后谭果竟然还是成功将自己的名字换上去了,这丫头手够快的。  场上的徐教官和场下的雷教官两人眼神异常的凝重,虽然他们也从罗非鱼口中得知谭果杀手的身份,但是他们却明白即使全球排行第一的杀手也不可能是威廉的对手。  杀手做的是暗杀的任务,需要枪法好、会伪装,当然,身手肯定也精湛,但是一个杀手绝对不可能在正面对战里赢过罗斯查尔护卫队的副队长。  如果是暗杀,夫人或许会赢,但是大庭广众之下,面对面的战斗,夫人一旦输了,后果不堪设想!  而南英杰此刻愈加的兴奋了,原本有些苍白的脸上露出变态的笑容,提高嗓音继续挑衅:“秦总裁,如果你不想谭果当着你的面被虐杀,你现在就下跪来求我啊,只要你给我磕头,说不定我一高兴就饶了谭果一条狗命了。”  如果可能,南英杰自然希望第二场赌斗的时候,让李将雷教官也给打废掉,可惜武术世家的传人恪守着一个武者的原则和底线,而且李是秦煌的人,只是暂时借用一下,南英杰无法命令李去杀掉雷教官。  但是威廉不同了,他虽然是护卫队的副队长,在罗斯查尔家族权力也不小,可是南英杰终究是罗斯查尔的小少爷,他完全有权利命令威廉在场上折磨死谭果。  看着嚣张不可一世的南英杰,老德莫和哈维尔表情都有些的沉重,不过他们也知道这根本不是他们有资格过问的事,所以只能留在原位静观其变。  而此刻,实况转播的大屏幕外,在知道谭果将是第三场赌斗要上场的人时,下注赌南英杰获胜的人此刻已经开始举起酒瓶子狂欢了,他们是最终的赢家,他们赌对了!  为了贪图胜率高而下注秦豫赢的人,此刻一个一个如丧考妣一般,多少人将半辈子的积蓄都拿出来了,就希望这一场豪赌能改变他们的命运,可惜他们却赌输了,什么都没有了。  而赌斗现场的气氛就更加让人窒息了,充满了浓烈的火药味,南英杰更是嚣张至极的挑拨秦豫的神经,“秦总裁,既然你不下跪求饶,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威廉,一会不用留手,秦总裁是怎么对待汤姆的,你就十倍的在秦夫人身上还回去。”  “是,小少爷。”威廉神色依旧很平静,即使是徐教官他都有信心赢,更别说换成了谭果。  “这是你们耍了手段,该出场的人是我!”徐教官恨声开口,但是她也清楚规矩就是规矩,没有人会在乎过程。  有的时候黑暗世界的规矩比起法律还要严格,如果谁破坏了规矩,那么就会成为公敌,而名单已经宣布了,如果谭果不上场,这一局就是秦豫输了。  至于判定这一场赌斗无效,那是根本不可能的,能换掉名单,那是因为秦豫没本事被人算计了,他只能认栽。  “你下来。”面对咄咄逼人,无比张狂的南英杰,秦豫终于开口了,不过却是让场中间的徐教官下来。  “先生?”徐教官犹豫了一瞬间,不过还是听从命令的走了下来,看着谭果关切的开口:“夫人,这一场不用比了,算我们输了。”  否则威廉绝对会执行南英杰的话将夫人凌虐致死。  见到秦豫命令徐教官下来了,在场的人并不认为秦豫不在乎谭果让她上来送死,而是认为秦豫已经决定放弃第三场赌局了,三局赌斗败了两场而已,最终不过是赔一个亿给南英杰。  至于今天这个场子,秦豫以后有的是办法找回来,以龙虎豹的强势,秦豫虽然不能拿罗斯查尔财团怎么样,但是要教训一下南英杰是肯定行的。  “哼,看来秦总裁是认输了。”南英杰嗤笑着,不屑的目光嘲讽的看着秦豫,阴阳怪气的问道:“我听说秦夫人过去做过杀手,身手也精湛,秦总裁怎么就认输了呢?”  “不过一个亿而已。”秦豫沉声开口,表情冷漠,反正龙虎豹不差钱。  原本已经胜利的南英杰看着秦豫那满不在乎的模样,眼神倏地一沉,是啊,不过是一个亿而已,就算是十个亿,以龙虎豹赚钱的速度,秦豫根本不在乎,这十个亿估计也就是相当于普通人家的十万块而已。  而且即使南英杰今天赢了秦豫赢了赌斗,可是因为第三场名单的变故,对外界而言,并不会影响到秦豫的名声,所以这让南英杰原本的喜悦瞬间降低到了零点之下。  他想要折磨秦豫,想要看着他痛苦绝望的模样,可是如今什么都看不到,秦豫不过损失一个亿而已,九牛一毛!  看着似乎要站起身离开现场的秦豫,气愤不平的南英杰忽然开口:“既然秦总裁不差钱,不如将第三局的金额赌到五个亿如何?如果我们输了,我五倍赔偿,如果秦夫人输了,还是原来的价码一个亿赔偿。”  秦豫讥讽的看着纠缠不休的南英杰,嘲讽的话脱口而出,“你怎么不说十倍赔偿呢?”  唯恐秦豫会反悔,南英杰连忙开口将秦豫要拒绝的话都堵死了,“好,十倍就十倍,不过是钱而已,罗斯查尔财团最不差的就是钱,既然秦总裁都舍得夫人下场了,我又何必在乎一点钱呢!”  谭果敬佩又崇拜的看着秦豫一本正经的忽悠南英杰,就冲着她家秦总裁这张冷漠的俊脸,估计南英杰根本想不到自己就是个钱很多的大傻子。  “秦豫,那就让我试试看吧。”谭果笑着站起身来。  赌斗虽然在南德斯家族举行,但同样也是现场直播出去的画面,所以只要南英杰开口报出了十倍的赔偿,即使没有白纸黑字的写合约,谭果也不用的担心南英杰会反悔,罗斯查尔财团丢不起这个脸。  今天的外围赌局参加的不仅仅是墨西哥国的世家和富商,其他国家的很多人都搀和进来了,只不过有些也就随便投注了几千万而已,小赌怡情,左右不会损失什么。  看到谭果起身,站起身来作势欲走的秦豫又坐了下来,似乎默认了让谭果上场面对威廉这个可怕的强敌。  这一瞬间,看转播的很多人都在心里头感慨秦豫的狠辣无情,为了十倍赌金竟然舍得将自己的妻子拿出来送死,因为没有人会认为谭果会赢过威廉。  如同是徐教官商场,也几乎没有人会认为徐教官会赢,更别说换成谭果了,一看谭果那软萌萌的包子脸,再看着她那黑润水亮的大眼睛,不少人都不忍心的别过头,一会只怕就是威廉血手摧花的一幕了,真的太可惜了。  坐在南英杰身后李眉头忽然皱了一下,视线专注而怀疑的盯着走上场的谭果,也不知道为什么,李忽然有种感觉,眼前的谭果似乎藏的很深很深,让李这个一代宗师都看不透了。  “没有想到你真的敢上来。”威廉神色平静的看着一步一步走上来的谭果,并没有因为她是个女人,甚至是个柔弱的女人而同情,“可是你注定了会输,而且会输的很惨!”  因为南英杰已经下达了命令,而威廉只会不折不扣的执行命令,不管上来的人是谭果还是徐教官,她们会比断头汤姆更惨。  “出手吧。”谭果了然一笑,随后摆出了格斗的架势。  威廉看了一眼谭果,突然出手了,虽然他只要了八成的力量,但是速度却依旧快到只余下一道残影,而威廉的拳头已经向着谭果的胸口攻了过去。  面对这么快的一拳,谭果像是被吓住了,睁大一双黝黑的大眼睛,呆愣愣的站在原地,这让现场的人和场外看实况转播的人都不忍心的唏嘘起来。  “威廉也太狠了,对付一个女人而已,用得着这么狠辣无情吗?他难道就没有发现谭果都已经被吓傻了!”  “天哪,可惜了这么漂亮的女人,原本能嫁给秦总裁是一辈子的幸福,谁知道将自己的小命却搭行了。”  当拳头距离自己只有十厘米的时候,谭果似乎才回过神来,身体猛地往后退了两步想要拉开距离。  可是威廉却已经料到了谭果的防守工作,他同时脚步上前,拳头再次攻击向谭果,而此时威廉的速度更快,谭果根本没有躲避的可能。  既然无法避让,那只能选择正面迎敌,谭果猛地伸出嫩白的包子手,软软的、白白的、肥嘟嘟的,看起来和小婴儿的手没什么两样。  刷一下!就在众人以为会看到无比血腥凶残的画面时,谭果的包子手却精准的抓住了威廉的拳头,然后……  “切!怎么就停住了。”  “妈的,老子还以为能看到辣手摧花,原来威廉副队长也只是架势十足,最后还是停手了。”  “你少说两句吧,要你也舍不得对一个小姑娘下狠手。”  威廉的拳头被谭果的小爪子给抓住后,时间就这么静止了一般,看起来像是威廉被谭果抓到拳头的那一瞬间就停止了之前凶猛的攻击,所以才有眼前这一幕的发生。  南英杰眉头一皱,威廉竟然还有怜香惜玉的念头?既然秦豫不愿意低头,威廉就该狠狠的下手,虐死谭果。  想到这里,南英杰冷声开口:“威廉,你还在迟疑什么?动手!”  听到南英杰不悦的命令声,格斗场上的威廉面色愈加凝重,所有人都以为威廉是不忍心对谭果下狠手,只有威廉自己知道抓住自己拳头的手力度有多么的可怕!  谭果的手像是一个铁钳,不管威廉如何用力,可是却依旧无法将拳头抽走。  谭果对着面色沉重的威廉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小白牙,看起来像是个乖巧的小姑娘,可是右手猛地发力,抓着威廉拳头的小手如同游移的小蛇一般,快速的滑到了威廉的手腕上,然后用力的抓住往自己面前一拉。  众人就看见威廉被谭果拉的一个踉跄,往前踉跄了两步,而谭果抬起膝盖猛地撞向威廉的腹部,身体侧转的同时抓着威廉的手腕用力的一个过肩摔。  砰的一声,现场众人就看到威廉被重重的摔在地上,这无比戏剧化的一幕让人以为是自己眼花了,他们就看见威廉对着谭果凶狠的挥过去一拳头,然后威廉整个人就被谭果摔趴在地上了。  一击得手之后谭果优雅一笑的后退了几步,看着迅速起身的威廉,脆生开口:“再来!”  威廉面色沉重了几分,刚刚的照面或许是因为轻敌了,才导致威廉被摔在地上,但是威廉心里头更清楚谭果绝对不是善茬,至少她的力气就大的可怕,自己竟然都无法挣脱开。  看着再次交手的威廉和谭果,激烈打斗在一起的身影如同凶猛的野兽,那是力气对力气的对碰,没有丝毫的技巧可言,可正是这种猛烈的正面冲击,才更加让人感觉到谭果的可怕。  南英杰脸色一瞬间阴沉的骇人,原本以为第三局是必胜,可是此刻威廉看起来和谭果奇虎相当,但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每一次拳头的对撞,谭果都站在原地没有移动,但是威廉却会后退好几步。  “李先生,威廉会赢吗?”不安之下,南英杰阴鹜着表情,为什么谭果会这么强?  从谭果出手开始,李就一直在观察着战斗中的两个人,此刻听到南英杰的询问,李面色也带着几分凝重,“南先生,你仔细看威廉的手。”  南英杰抬头看了过去,盯着威廉的左手定睛看了一秒,猛地瞪大了眼,威廉的左手在不停的颤抖。  “谭果的力气非常的大,这样正面对撞,威廉不是谭果的对手,再持续十分钟左右,威廉的左右手只怕都要废掉了。”李从没有想到看起来温和无害的谭果竟然是个高手,不过他也看出来了,谭果应该是天生的神力。  “那威廉为什么还要正面对撞,他就应该用格斗技巧和战斗经验打败谭果!”南英杰阴狠的开口,对战斗的威廉也多了几分迁怒。  李并没有开口说什么,不过他心里明白对于威廉这样的高手而言,他有他的尊严和骄傲,一个男人和女人正面格斗,竟然在力量上输给了对方,只怕每个男人都无法坦然的接受。  虽然这是很可笑的男人尊严和骄傲,但是身为男人如果连这一点骄傲都没有了,那么他也无法成为真正的高手。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才是让人热血沸腾的战斗画面,拳来脚往之间没有任何的技巧,都是正面的最激烈的对撞和攻击,当然如果抛开谭果那明显无害的小模样,再加上嘴角的笑容就更好了。  砰!拳头狠狠的撞在一起,威廉被反作用力撞击的后退了三步,右手也已经痉挛般的抽搐起来,他忌惮的看着如同无事人一样的谭果。  威廉知道不能继续下去了,否则自己不但会输掉这一场比赛,他的双手只怕也因为无法承受一次又一次巨大的撞击力而重伤,日后即使治疗好了,也会影响以后的战斗。  当谭果的拳头再次攻击过来时,威廉放弃了正面对撞,而是利用敏捷的动作避开了谭果的这一次攻击。  看到这一幕的南英杰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对他而言只要结果,至于过程是什么都不重要,明知道谭果天生神力,威廉还和谭果正面对撞,比拼力量,那不是男人的勇气和尊严,而是蠢,愚不可及的蠢!  谭果接连攻击了三招,却都被威廉避开了,谭果很可惜的叹息一声,她还是最喜欢正面的战斗,那样才过瘾。  此刻斯利姆赌场,看到威廉终于扳回劣势了,赌南英杰胜的众人终于发出了兴奋的欢呼声,“就是该这样?利用战斗技巧和经验弄死这个女人!”  “哈哈,得了吧,威廉一开始就输了,他就注定会输!”也有赌秦豫赢的人激动的大叫着,原本看到谭果出场,还以为输定了,谁也没有想到谭果会这么生猛,对方可是罗斯查尔  家族护卫队的副队长,竟然被一个女人压着打,简直太过瘾了  战斗还在继续,威廉的表情越来越凝重,原本以为谭果只是天生神力,可是战斗之后,威廉才知道谭果的战斗经验甚至超过了自己,她精准的看透了自己的每一次攻击线路。  十分钟之后。  “威廉这个没用的东西!”眼瞅着威廉已经无法扳回劣势了,南英杰愤怒的诅咒着,狰狞的眼神凶残而疯狂的盯着场上的谭果,这个贱人害自己数了十几个亿,而且还输掉了罗斯查尔财团的名声!  砰的一拳!谭果冷眼看着被打飞出去的威廉,他的右手已经暂时失去了战斗力,而且此时已经战斗了二十多分钟,威廉已经没有丝毫的胜算了。  从地上爬了起来,威廉抬起左手擦去嘴角的血迹,从加入罗斯查尔家族的护卫队到如今,威廉也失败过,但是他从没有这么狼狈过,而且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继续!”可是即使已经伤痕累累,但是威廉依旧没有放弃,他的眼中燃烧着战斗的火焰,身体再次向着谭果冲了过去。  砰!谭果并没有留手,既然威廉不认输,谭果出手依旧狠辣无情,飞起的一脚重重的踢向了威廉的胸口处。  明知道谭果这一脚的力度有多大,但是威廉还是抬起左右手格挡过去,咔嚓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威廉痛苦的闷哼一声,没有了双手,他还有腿,不到最后一刻,他绝对不会认输!  一次又一次,威廉站起来又被打趴下去了,他已经像是个血人了,双臂骨头被踢断,左脚踝也受伤了,唯一不变的是威廉的战斗精神。  “没用的蠢货,连一个女人都打不过,还输的这么惨!”南英杰阴冷着表情,直接站起身来,甚至不在乎现在威廉还没有认输,所以这一局赌斗还没有结束,南英杰就率先离开了。  当再一次被谭果击倒在地,威廉粗重的喘息着,血腥味在口腔里蔓延,模糊的视线里看着起身直接离开的南英杰,威廉自嘲一笑,眼前一黑终于支撑不住的陷入到了昏迷中。  “第三局谭果小姐胜。”老德莫缓缓开口,之前在他看来谭果只是秦豫的附庸,尊重谭果也是因为秦豫的关系。  但是此刻,老德莫才真正的发自内心对谭果产生了敬畏,能完全压制罗斯查尔护卫队的副队长,谭果绝对不容小觑!  而一看观看着实况转播斯利姆赌场的人终于发生了兴奋的嚎叫声,他们赢了!当初的确是看秦豫这边的胜率更高,所以才会选择下注秦豫,没有想到最后真的赢了!  这一次最大的赢家绝对是秦豫!  “小雷子,没有想到南英杰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此刻,小厅里,徐教官高兴的开口,最开始看到名单被换掉了,徐教官是真的担心,却又无可奈何。  谁曾想谭果最后竟然赢了,而在徐教官看来南英杰真的很不是东西,威廉虽然输了,可是也输的很光彩,但是南英杰竟然没有等到比赛结束就立场了,根本不管威廉的死活,这种人实在太没品了。  “是啊,先生是不是早就知道夫人一定会赢?”雷教官得意的开口,满脸的敬佩之情,他们家先生还真的很会伪装啊,将南英杰那人渣忽悠的云里雾里的,完全找不到北了,。  最后一场的赌额提高了十倍,一想到南英杰离开时那气急败坏的表情,雷教官就感觉无比的痛快。  坐在沙发上的白圣天看着高兴的徐教官和雷教官,“有秦豫在,你们认为南英杰有本事将在他眼皮子底下换掉名单?”  徐教官和雷教官一愣,是啊,他们家先生可不是善茬,南英杰也算是个人物,可是和他们家先生相比就是天上地下了,否则也不会被坑掉了十倍的赌注。  “你是说这是先生换的名单?”雷教官有点蒙圈了,不过想到谭果那可怕的身手,雷教官相信完全有这种可能性。  听到这话,白圣天哈哈一笑,牵动了身上的伤口,不由痛的嘶了一声,“就冲着秦豫对谭果的在乎,他绝对不可能为了高额赌注让谭果去冒险的,所以……”  看着目瞪口呆的徐教官和雷教官,白圣天肯定的开口:“所以你们想的是对的,这个名单只可能是谭果自己换的,啧啧,这丫头还有这么一手,以后失业了去街上走一圈,估计一个月的钱就回来了。”  徐教官和雷教官对望一眼,他们记得写名单的时候,谭果虽然是在两人身边拿着纸笔,不过谭果当时是在画猪头,再加上他们也没有想到谭果会换名单,也没有多留心。  谭果能在徐教官的眼皮子底下将她写的名单换掉了,足可以知道谭果当时的速度有多快,当小偷绝对是一偷一个准。  而此时被认定为神偷的谭果此时正在庄园的厨房里,秦豫身上腰间围着围裙,一手拿着菜刀咚咚咚的切着菜,土豆被切成了大小均匀的块状,而锅里闷着的牛肉已经冒出浓郁的肉香味。  站在厨房门口的大厨目瞪口呆的看着在里面忙碌了已经半个多小时秦豫,转身对着身后的人低声询问:“这真的没问题吗?少爷。”  “没事,你就留在这里,秦先生如果缺什么就提供什么。”哈维尔嘴角狠狠的抽了两下菜回答。  之前秦豫和谭果来厨房,厨师只当是他们吃不惯自己做的菜想要换一下口味,所以大厨也没有多诧异,将厨房里的食材都拿出来了,调味料也都有,然后让人回禀给了哈维尔。  之前为了招待秦豫和谭果,所以哈维尔这边特意请了厨师做华国菜招待两人,不过在国外的华国厨师做菜口味也没有那么地道,秦豫和谭果打算自己做点菜也正常,这或许是夫妻两人的夫妻情趣。  而且哈维尔也有华国的朋友,也去对方家里做客过,哈维尔朋友的妻子更是做了一手色香味俱全的佳肴,即使吃过很多高级菜,但是哈维尔也不得不承认地道的华国菜真的很好吃。  可是当谭果进了厨房,指着保鲜柜里的菜,开始说要吃什么什么菜,而秦豫这个看起来面色冷峻漠然的男人却尽职的将食材都拿出来之后,哈维尔傻眼了。  十五分钟之后,当看到秦豫系着围裙开始切菜时,哈维尔终于可以肯定做菜的人不是谭果,而是完全不像是厨师的秦豫。  而足足在厨房门口站了十多分钟,闻着厨房里传出来的香味,再看着架势十足的秦豫,哈维尔不得不承认拿枪的秦豫也能拿菜刀,也非常的帅。  而看起来宜家宜室的谭果,连洗个菜都不行,切菜还差一点切到手,最后被秦豫赶到一旁站着,不准她帮倒忙,谭果也乐的清闲,只是不时会给秦豫捣乱,或许这才是他们两人之间的情趣。  差不多又过了半个多小时,三菜一汤已经完成了,有谭果最爱吃的土豆焖牛肉,而佣人也帮忙将菜送到了两人房间那边的小客厅。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