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220章 被训被骂

第220章 被训被骂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092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10
    第220章  “啧啧,看不出夫人厨艺这么好。”看着摆在桌子上的味俱全的菜肴,雷教官嘿嘿的笑着,虽然他才吃了午饭,可是这会感觉肚子又咕咕叫了。  “不怕死你就偷吃。”徐教官鄙视的看着蠢蠢欲动的雷教官,就先生那霸道的性子,小雷子除非是想死了!  徐教官瞄了一眼桌子上色香味俱全的菜肴,夫人给先生亲手做的爱心午餐他也敢偷吃,哼,小雷子真是雄心豹子胆,徐教官想到这里,忍不住怀疑小雷子这种蠢货竟然也是她的同伴,真的太丢脸了。  想到秦豫那可怕的折磨人的手段,雷教官惊恐万分的将伸出去的手快速的收了回来,“我不吃,我就闻点香味,再说了三个菜,先生和夫人说不定吃不完,浪费是可耻的,我就是想要帮忙善后一下。”  自圆其说的说完之后,雷教官越想越感觉有道理,自己真的是太聪明了!于是雷教官打算守在这里,等两人吃不完了,余下的菜自己就包圆。  看着这一大锅子的土豆焖牛肉,雷教官笑的格外蠢,反正先生和夫人两个人肯定吃不完这一锅,除非是猪投胎。  因为去了厨房做菜,染了一身的油烟味,所以有洁癖的秦豫回到房间就冲了个澡换了身衣服,这才带着谭果来客厅吃饭。  “先生。”徐教官和雷教官同时站起身,不管背后怎么嘀咕,两人对秦豫依旧有着发自灵魂的敬畏和尊重。  白圣天因为身体不适没有站起来,笑着招呼一声后打趣道:“这地道的土豆焖牛肉,秦总裁,不知道我有没有兴趣尝尝?”  从被绑架到墨西哥到昨天被救回来,白圣天感觉自己嘴巴都淡出鸟来了,被绑架的时候天天就两块硬邦邦的面包和瓶装水。  好不容易被救回来了,人是安全了,不过因为身上的伤,白圣天需要忌口,只能吃清淡的饭菜。  现在闻着色香味俱全的肉菜,再加上雷教官在一旁一直嘀嘀咕咕说这牛肉焖的多地道,味道多香,有多么好吃,也难怪白圣天也馋了。  听到白圣天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话,秦豫一记冷眼危险的扫了过来,“想都别想!”  秦豫可没有尊老爱幼的习惯,直接将一大锅子土豆焖牛肉端到了自己这边,以白圣天那二世祖的性子,他虽然四十多岁了,但绝对能干出抢吃的事来。  雷教官刚刚升起的一丝希望啪一声破灭了,偷偷的瞄了一眼表情凶狠而危险的秦豫,看来是不指望了,白先生都不行,自己这个当手下的就甭指望可以分到一杯羹了。  世界上最悲惨的事莫过于看着别人大快朵颐的吃着美食,而自己只能眼巴巴的坐在一旁看着,关键是就算是吃不完喂狗了,却也不给自己吃,简直太灭绝人性了!  谭果的确喜欢吃秦豫烧的菜,即使他烧的菜口味比不上外面那些五星级的大厨,但是吃惯了这种口味后,谭果感觉外面的菜再好吃也不会想念,可是一段时间不吃秦豫做的菜,那叫一个牵肠挂肚。  “吃慢点,别噎着。”看着全身上下估计也就脸上有点肉的谭果,秦豫真不明白她吃的东西都跑哪里去了,按照谭果这种吃饭程度,秦豫怀疑一年不到绝对就能吃出个一百五十斤的胖妹来。  “嗯嗯,你也吃。”谭果含混不清的应了一句,给秦豫夹了一块牛肉,他一个大男人吃的比自己还少,这感觉真的很诡异啊。  说完之后,谭果再次埋头吃了起来,这牛肉好吃的不要不要的,焖的酥烂,牛肉的香味全都渗透到了肉里,而且还是牛身上很嫩的牛腩部分,再加上土豆块吸收了牛肉的油脂,咸辣口感正合适,谭果就差没有将自己舌头都给吞掉了。  不是吧?夫人这么能吃!看着锅里的牛肉块不断的减少再减少……一旁还抱有最后一丢丢念想,希望可以分到一点残羹冷炙的雷教官目瞪口呆的看着风卷残云的谭果。  虽然他承认夫人用餐的动作很优雅,看起来善心悦目,可是她伸筷子的速度是不是太快了一点?而且从头至尾,夫人就没有吃饭,她就吃菜!一筷子接着一筷子,雷教官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  虽然在照顾谭果吃饭,可是秦豫危险的目光却向着一旁的雷教官看了过去,他那什么眼神?自己都不嫌弃谭果吃的多,他还敢嫌弃?  可怕的危险感觉顿时将雷教官从吃货的怨念里拉了回来,一抬头对上秦豫危险至极的凤眸,雷教官心里头咯噔了一下,不过脑子却是转的飞快,“先生,我只是担心夫人吃太多会撑着,而且也容易发胖。”  所以为了保持好身材可以吸引住先生的眼光,夫人一定要节制啊!就算牛肉没有了,至少也留点土豆块给自己吃啊,实在不行留点汤,也让自己尝尝味。  “你很关心谭果的身材?”秦豫一字一字的开口,眼光意味不明的看着一旁的雷教官,十二星座是龙虎豹最精锐的十二支队伍。  而徐教官和雷教官即是这十二支队伍的队长也是他们的教官,十二人里身手最强的就是这两人,雷教官此人虽然性子二了一点,不过身手的确很不错。  但是到目前为止,十二星座的十二个教官还都是单身,平日里雷教官就喜欢嘴巴花花,秦豫没有想到他竟然还关心起谭果的身材来,难道他还有什么企图不成?  想到这里,秦豫看向雷教官的眼神咻一下危险至极。  先生的眼神好可怕,好像要将自己拉出去酱紫酱紫折磨一番后再那样那样继续折磨!关键时刻,雷教官也不敢犯二了,此时他拿出前所未有的认真态度来表明心迹,“先生,您误会了,我只是担心夫人吃太多对身体不好,我绝对没有其他不该有的想法!”  别说雷教官天生喜欢前凸后翘的妖艳大美女,对谭果这种乖巧邻家小妹妹不来电,就算他有这个贼心,他也没有这个贼胆,关键他没有这个贼命!敢和他们家先生抢老婆,雷教官感觉自己一只脚已经跨进鬼门关了!  “嗯。”估计也知道雷教官没这个胆,秦豫终于收回了他那可怕的目光,随后继续照顾着谭果吃饭。  半个小时之后。  “剩下的土豆和牛肉,我晚上下面条吃。”谭果心满意足的放下筷子,她虽然还想继续吃,可是有秦豫看着,谭果最多也就吃个十分饱,想要吃撑是绝对不可能了。  “嗯。”秦豫自然不会拒绝,看来晚上自己要提前弄个手擀面出来。  “可是牛肉都没有几块了。”谭果意犹未尽的看着锅里残余的几块牛肉,眼睛忽然一亮,谄媚的对着秦豫开口:“要不你晚上再炒个青椒牛柳吧?这个也好吃。”  秦豫点了点头,不过厨房里的食材毕竟有限,“等回到S之后,烧你最喜欢吃的茭白牛肉丝。”  笑容从嘴角绽放开,谭果乐不可支的猛点头,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去了,比起青椒牛柳,茭白切成细丝然后和牛肉丝爆炒出来,那味道绝对能让人吃下三大碗饭。  吃饱了谭果就想去床上躺着,人生最大的幸福就是吃吃喝喝!  可惜有秦豫这种生活饮食都规律的男人看着,谭果最后却被秦豫拉出去散步了,即使她万般不情愿,想要赖在沙发上不走,可是在秦豫美食的威胁下,谭果认命的迈开了腿。  而此时客厅里,雷教官三人目瞪口呆的对望着,几乎以为自己是幻听了。  刚刚他们听到了什么?竟然是谭果点菜,他们家尊贵无比、冷傲不可一世,嘴巴毒舌、性子尖酸刻薄的秦总裁竟然亲自下厨?雷教官瞬间感觉是自己还没睡醒在做梦。  !分隔线!  下午时分,秦豫这边已经和哈维尔告别了,来墨西哥的主要目的就是救白圣天,现在人已经救回来了,秦豫也打算回国了。  趁着秦豫离开的时间段,雷教官瞅准机会溜进了秦豫和谭果的客房。  看着坐在阳台处吃水果的谭果,雷教官瞄了一眼卧房,马上就要走了,夫人不用收拾行李吗?  “有什么事?”谭果好奇的看着一脸欲言又止,活像是野猴子一般的雷教官,实在想不到他竟然是龙虎豹十二星座教官之一,而且还是第二强的。  “夫人,平日里都是先生给你做饭?”雷教官终于还是问出口了,不弄明白雷教官感觉自己心里头像是被猫抓了一样,各种难受纠结啊。  谭果点了点头,看着如同见鬼般的雷教官,谭果忍不住笑了起来,揶揄的开口:“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头摇地和拨浪鼓一样,雷教官再次看着宜室宜家的谭果,好吧,自己已经可以肯定了,原来先生才是宜室宜家的那一个。  环视了一眼整齐的还没有收拾的卧房,雷教官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的再次询问:“那平常家务也是先生做的?像是收拾行李?”  谭果已经明白雷教官这一脸受惊的表情是因为什么了,不由笑着点了点头,“是啊,洗衣做饭打扫卫生,外加上班工作赚钱都是秦豫的事!”  在龙虎豹这些手下的心目中,秦豫那就是绝世大魔王!要多冷酷就有多冷酷,要多凶残就有多凶残!可是今天知道秦豫还有次人性化的一面,也难怪雷教官一脸被雷劈中了的模样。  雷教官脚步虚浮的飘出了卧房,一瞬间,他只感觉他们家高高住在云端的先生咻一下掉入人间了,还变得这么接地气。  可是脑海来一浮现秦豫那凶残的峻脸,雷教官还是无法想象这一幕,估计龙虎豹没有人能想象出他们家先生站在水池边打肥皂搓衣服的情景。  下午四点,机场。  坐在VIP候机厅里,雷教官不时偷瞄了一眼秦豫,先生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即使夏天依旧是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而且是高级手工定制,价格不菲。  不过钱贵自然也有贵的道理,这一身装扮将秦豫冷漠傲然的一面体现的淋漓尽致,一看就是个不好相处的狠角色。  雷教官将目光偷偷上移,秦豫正低头看着手机,轮廓分明的峻脸,薄唇微抿,周身透露出惯有的肃杀寒气,先生竟然还会做饭?还会洗衣服?雷教官苦着脸,难道就是因为这样,所以先生有媳妇了,而自己还是单身狗吗?  “你是不是很闲?”秦豫已经忍受够了,从中午吃饭开始,雷大鹏就一直用这种诡异的眼神偷瞄自己,还自以为是的以为伪装的很好,没有被人发现。  若是平常秦豫也懒得过问,雷大鹏此人本身就是个二货,除了出任务的时候会比较正常之外,其余时候,谁和他认真谁就输了。  可是此刻候机厅里,除了秦豫几人外,暗中一直保护谭果的于磊和另一个人也在候机厅里,其余的人则伪装成普通旅客在外面的候机大厅里,秦豫实在不想于磊将雷大鹏的蠢样如实的汇报给谭宸这个大舅哥!  自己的手下蠢得不可救药,那自己这个当老板的想必也怎么样,所以秦豫才不得不开口,警告的看向持续发蠢的雷大鹏。  “没有,先生,我只是在想等回去之后是不是也该去考个厨师证。”雷教官一本正经的回答,他也不想打一辈子的老光棍,先生这样神经不太正常的都能找到媳妇,没道理自己这个五好青年一直是单身狗。  所以比来比去之后,雷教官发现自己和秦豫之间唯一的区别就是一个会做饭,一个会煮方便面。  厨师证?秦豫老脸刷的一下黑了。  徐教官已经不忍直视的扭过头了,而坐在一旁的白圣天噗嗤一声笑了起来,鼓励的拍了拍雷教官的肩膀,看了一眼秦豫意味深长的开口:“的确,这年头男人要不贤惠,甭指望能找到老婆,你看我不就是个老光棍。”  “无比贤惠”的秦豫恶狠狠的看了一眼敢嘲笑自己的白圣天,自己就该将这个老二世祖丢在墨西哥,任由他自生自灭。  “白叔,你也这样认为的吧?”雷大鹏像是找到了组织一般,激动不已的看着都四十多岁还打光棍的白圣天。  啧啧,看白叔这风流倜傥的模样,还是京城白家的人,虽然白家现在不咋地,但是比起普通人都好多了,结果不会做饭所以一直是单身狗。  想到这里,雷大鹏敬佩的看着秦豫,真没有看出来他们家先生竟然这么有心机,看起来跟黑面阎罗王一样,谁知道宜家宜室,洗衣做饭样样都行,难怪先生是老板,自己就是手下。  不时被雷大鹏那雷达一般的目光扫描着,秦豫放在身侧的拳头微微动了一下,他已经有种将这种蠢手下一拳打死毁尸灭迹的冲动了。  于磊原本和同伴装作陌生人坐在一旁的,只是暗自注意着雷教官和徐教官的一举一动,龙虎豹十二星座里最强的两个教官,于磊自然也知道一点。  只是此时看着犯傻的雷教官,于磊一个没忍住笑了起来,就算秦总裁真的很贤惠,衣食住行的照顾着他们家谭小姐,但是身为男人都好点面子和尊严,秦总裁还是个大男人,被当众说贤惠,没弄死犯蠢的雷教官已经是宽宏大量了。  一听到于磊的低笑声,再看浑然不知道踩到雷区,激动的说的口沫横飞的雷大鹏,秦豫脸黑的如同锅底一般,自己在谭宸大哥心目中的印象说不定一降到底了!  早知道雷大鹏会这么蠢,对于这场三局两胜赌斗,自己就该让谭果出场,然后从龙虎豹随便找个人过来凑数。  雷大鹏这个蠢蛋就该去亚马逊原始森林和当地土著人打交道,刚好龙虎豹不久前接了一个探险的任务,负责保护出行的几个科学家、探险家、历史学家还有一个僧侣。  “哥们,你是不是也感觉英雄所见略同?”雷大鹏嘿嘿一笑,好奇的打量着坐在角落的于磊两人,原本只是随意的一瞥,可是莫名的,雷大鹏警觉到了不对劲。  这两人坐在这里,但是自己竟然完全没有察觉到?雷大鹏目光瞬间锐利起来,只是脸上依旧挂着那种蠢到极点的憨笑。  对雷大鹏这样在刀口舔血的人而言,他无时无刻都要注意着周边的环境,注意来往的人群,因为危险随时都会发生,麻痹大意的结果就是死亡。  可是候机厅里这两个人,雷大鹏发现自己竟然一点印象都没有,就好像角落里根本没有坐人一般,想到这里,雷大鹏被惊吓的浑身都冒冷汗,这只有两种可能。  一种是这两个人太平凡太太普通,所以被自己忽视了,就跟擦肩而过的路人一般,可是雷大鹏明白从始至终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这两人的存在,所以只可能是第二种情况。  这两个人收敛了周身的气息,让失去了警觉的自己根本没有注意到那边角落里还坐着两个人,这就好比于磊像是一盆景观花,或者一把椅子一张桌子,他和周边环境完完全全的融为了一体,所以雷大鹏才没有发现,直到他说的正高兴,于磊一个没忍住笑出声来。  雷大鹏这样,一旁的徐教官也同样如此,两人倏地一下戒备起来,似乎只要于磊这边有异常,两人必定会用最快时间将敌人击毙。  “哼,如果这两个是敌人,你们早已经死几百次了。”见到这一幕的秦豫声音冷冷的响起。  虽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不是雷教官和徐教官大意,而是因为于磊太会伪装,否则他也不会被谭宸派来保护谭果的安全。  可是对秦豫而言,龙虎豹不需要任何借口和理由,今天是雷教官和徐教官两人先丧失了警惕性,否则即使于磊伪装的再好,他们两个也会察觉到,毕竟候机厅也就几十个平米大小。  “先生,是我们大意了!”雷教官和徐教官同时站起身来,两人脸色都很难看,今天他们粗心大意,改天就会丢掉性命。  “是不是认为我和谭果的身手比你们两个还要好,所以你们完全不需要担心我们的安全,所以才会这么放松疏忽?”冷冷的嘲讽声响起,秦豫没有严厉的表情,可是这样的讥讽更让人难受,“还是说你们俩打算让我和谭果来保护你们,否则在树立了南英杰的敌人,你们都敢这样疏忽懈怠!”  秦豫训斥的声音并不大,只是带着浓浓的讥讽和奚落,再加上他冷血无情的峻脸,让被训斥的两人头都抬不起来了。  “我们不敢!”雷教官和徐教官同时开口,脸色煞白。  先生有一点说的没错,或许是因为知道先生和夫人的身手比他们还强悍,所以自己就自然而然的放松了警惕,总感觉没有人能伤害到先生他们,无时无刻都不能放松警惕,这是龙虎豹的铁一般的规则。  可是身为教官,两人却犯了最低级的错误,雷教官和徐教官身体站的笔直,幸好这一次对方是友非敌,否则一旦出了什么意外,他们万死难辞其咎!  “回去之后,自己去接受刑罚!”看着意识到错误的两人,秦豫声音依旧冷漠无情的响了起来,“再有下一次,你们自己离开十二星座!”  “是。”雷教官和徐教官两人根本不敢有任何质疑。  在龙虎豹秦豫的命令就是铁规,任何人违反了都会被赶出十二星座,今天的错误,秦豫只是让他们俩去接受刑罚,已经是无比的宽容大度。  秦豫抿着薄唇没有再开口,已经有了这么蠢的手下了,所以自己这个当老板的怎么也该表现的大度一点宽容一点,说不定能在谭宸大哥那里挽回点印象。  从谭果口中,秦豫对谭家人也有一些了解,比起谭亦的多智近妖,谭宸因为一直在部队工作,身上具有军人刚正凛然的性格,而秦豫从工作到性格到为人处世,都是谭宸最为不喜欢的那种。  结果偏偏雷大鹏这个蠢货还不断抹黑秦豫的形象,也难怪秦豫恨不能将雷大鹏发配到亚马逊原始丛林里去。  因为秦豫的这番训斥,候机厅里气氛顿时显得紧绷起来,之前有雷大鹏这个二货不是的挑动气氛,再加上白圣天插科打诨,气氛才活跃,可是现在秦豫板着脸,谁也不敢开口了。  看着这一幕,一旁于磊倒是无比的抱歉,这两人受罚都是由于自己引起的,不过于磊也知道秦豫如此严厉是为了两人好。  生命只有一条,一旦丢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所以不管是在任务里还是平日生活里,他们都不能放松警惕,否则就是致命的危险,现在被训总比丢了性命好。  谭果之前就去了卫生间,结果十分钟了都没有出来,看了一眼时间,秦豫起身向着右侧的卫生间走了去,随着他的离开,候机厅里那让人窒息的氛围这才松缓下来。  “雷兄弟,对不起了,这事都是我不好。”于磊率先开口道歉,之前没有说,是因为这是龙虎豹的内务事,于磊这个外人不方便开口说什么。  从秦豫之前的训斥,雷大鹏也知道于磊两人肯定是自己人,所以此时垂头丧气的摆摆手,“不用不用,是我太得意忘形了。”  今天如果谭果只是个普通人,雷大鹏和徐教官绝对不敢如此大意,毕竟南英杰失败了,天知道他会干出什么疯狂的事来,就南英杰那疯狂又扭曲的性格,他完全可能对谭果出手。  可是正因为知道谭果身手的强悍,徐教官和雷大鹏都疏忽大意了,下意识的就放松了警惕,这对他们而言的确是致命的危险。  白圣天也笑着打圆场,“大家都是一家人,没必要特意道歉。”虽然没有问,但是白圣天已经猜到于磊两人应该是谭家派来保护谭果安全的。  雷大鹏和徐教官两人正色的看向于磊和他同伴,这两人绝对是可怕的高手,甚至自己都不是对方的对手,这个认知让雷大鹏和徐教官神色一凛。  以前身为龙虎豹十二星座的教官,而且还是最强的两个,不管是徐教官还是雷大鹏都有些的骄傲自满,只是这种自满的情绪他们自己都没有发现。  但是今天这一次赌斗的事情,两人却突然明白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不说南英杰那边的威廉和李,就说谭果或者面前的于磊两人,都是可怕的高手。  “所以先生完全不必要叫我们过来。”雷大鹏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的开口,有这么多高手在,自己和徐教官不过来,先生这边也肯定是赢的。  那为什么先生要将自己和徐教官叫过来?雷大鹏想明白了,脸上也不由露出尴尬和愧疚,对于坐井观天的青蛙而言,说再多理都是没用的,只有将青蛙带出井底,他就知道外面有多大。  秦豫也是这种打算,十二星座的教官很强,这一点秦豫承认,可是强中自有强中手,不让他们亲眼见识一下,他们就无法深刻的意识到自己的浅薄,而这种自大自满很有可能会导致他们在任务里丧命。  “秦总裁是个好老板。”于磊认同的开口,虽然很多时候秦豫看起来嘴巴是那么恶毒,性子也冷血无情,但通过这件事看得出秦豫很在乎龙虎豹的手下,否则他没有必要绕这么大弯来做这件事。  “那是,我们家先生绝对是人中之龙!”雷大鹏此刻得瑟一笑,看了一眼于磊,骄傲无比的开口:“我们家先生会做饭,而且厨艺媲美星级厨师。”  “谭小姐不会做饭。”同样身为手下的于磊弱弱的回了一句,他们家的谭小姐比较会吃,至于做就甭指望了,那可是宁愿饿死,也不愿意洗手作羹汤的懒人,家里还养了一条一模一样的懒狗。  所以在保护谭果的这段时间里,于磊真不担心谭果会碰到什么致命危险,因为从某种程度上而言,谭果的身手也好,警觉性也罢,丝毫不比于磊这些专业人士差。  所以于磊一度认为谭长官派自己过来,不是担心谭小姐会遇到危险,而是担心谭小姐有一天会因为懒而饿死自己,包括饿死藏藏那条吃货狗。  “我们家先生还会洗衣服!”一看于磊气势弱了,雷大鹏顿时将声音提高几分,又开始得瑟起来了。  于磊怔了一下,然后开口:“谭小姐会将衣服放进洗衣机。”反正都是洗衣服,机洗和手洗都是一样的。  “我们家先生还会赚钱!”雷大鹏更得瑟了,一幅与有荣焉的兴奋感,老板厉害,当手下的也有面子啊。  若是说其他的,于磊也只能认输了,但是说到赚钱,于磊一下子激动起来了,老子终于可以扳回一局了,“谭小姐虽然不怎么赚钱,但是她对手下好。”  雷大鹏得瑟的表情彻底蔫了,他纵然再厚脸皮,也没办法说出他们家秦总裁是个关爱员工的好老板,因为但凡犯到秦豫手里头人,基本都会被酱紫酱紫的折磨,保管有了这一次教训之后,再也不会犯第二次。  “这一次和南英杰赌局,谭小姐借了我们七千万,所以我们凑了一个亿去赌,最后翻了一点五倍。”说到这里,饶是于磊镇静此时也得瑟起来了,一夜暴富啊!  借了七千万,但是最后赢了两亿五千万,除掉本钱一个亿,还赚了一点五个亿,于磊十个人分一下,一个人也能拿到一千五百万,这辈子是足够花了。  “什么?你们竟然自己也去下注了?”雷大鹏嗷的一嗓子喊了起来,羡慕嫉妒恨的盯着无比得意的于磊,这也太无耻了,眨眼就赚了这么多,这辈子都不用工作了,可以好好的享受生活了。  “你们为什么不下注?难道你们认为秦总裁会输?”于磊倒是很诧异,怎么看秦豫这边肯定会赢得,谭小姐都通长官的弟弟谭衣少爷来一起下注了,这种赚钱发财的大好机会,他们竟然会错过?  被于磊盯的老脸一红,雷教官这才弱弱的开口:“我钱都被花光了,手里连十万块都没有了。”所以对于最低一千万的外围赌局,他们是甭指望了,差的太多。  “你没想到会借钱吗?”于磊看着悔的肠子都青了的雷大鹏,龙虎豹的人也多啊,而且就龙虎豹发展的大好势头,这么赚钱的行当里,雷大鹏他们一年赚个上千万绝对轻而易举。  “他们比我还穷!”雷大鹏挺直了胸膛,老子至少还剩下十万,那些蠢货估计穷的都快吃土了,幸好龙虎豹有食堂可以吃饭,否则龙虎豹的那些大汉们,保管不是死在危险的任务里,而是因为没钱吃饭而饿死。  呃,好吧!的确会出现这种情况,于磊明白的点了点头,只是依旧有些同情的看着雷大鹏,千载难逢的暴富机会,雷大鹏竟然就这么错过了。  不过龙虎豹的人过的都是刀口舔血的生活,因为常年处于危险之中,所以一旦结束了一次任务,人的精神都会松懈下来,需要各种发泄,因为别看很多佣兵一次任务能拿到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可是他们花费起来更吓人。  看着耷拉着脑袋,一点力气都没有的雷大鹏,一旁白圣天忍不住的开口:“你怎么没有想到问秦豫借?”  看于磊这边就凑到了三千万,为了多赚一点,他们第一时间就找谭果借了,现在多好,借的七千万全部还了不说,自己还赚了一大笔。  雷大鹏猛地抬起头,无比怨念的看向站着说话不腰痛的白圣天,“就我们家先生那可怕的模样,找先生借钱那就是找死!”  不但借不到一毛钱不说,而且因为太穷,先生一定会无比“体贴”的给你整年都安排任务,多出去工作钱不就有了?  而且为了多赚钱,先生还会“体贴”的将任务都调整成最危险的五星级,保管你以后就算穷的给同伴洗内裤和臭袜子了,也绝对不敢找他们家借钱。  “徐魔头,虽然我们没有赚到钱,但这是昧着良心的黑心钱,南英杰已经输的惨了,我们没有下注就当是做善事了。”雷大鹏看向一旁的沉默的徐教官,不管如何还有女魔头陪着自己,至少没有那么难受了,那可是钱啊!白花花的票子啊!  雷大鹏看着对面的于磊,恨不能扑过去撕了这显摆得瑟的小妖精,尼玛,不是说该闷头赚大钱嘛,他赚了就也赚了,还拿出来说个屁啊!在自己的心头上扎刀子,太欺负人了。  徐教官抬起头面无表情的看着寻求安慰的雷大鹏,“我也下注了,只不过只下注了四千万。”  徐教官还是比较理智的,她的存款也不是很多,好在龙虎豹这边也有不少女成员,几个人凑了一下,徐教官拿着四千万去下注恶劣,最后虽然没有于磊赚的多,但是也算不错了。  “所以从头至尾就我这个蠢货错过了发财的机会?”雷大鹏喃喃的开口,一脸的不可置信,这也太过分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