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227章 情到浓时

第227章 情到浓时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094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11
    第227章  入夜,高级西餐厅。  谭果秦豫和芮罡的见面并没有避开人,反而是光明正大的。  外人都以为双方是在和谈,毕竟芮建青也算是得罪了谭果,以秦豫和谭果的行事风格,如果不和谈,芮建青估计就要惨了,没见黑盗帮二三十人还躺在医院里,而且还是断子绝孙的伤势。  包括一直密切注意事态发展的秦煌这边也是如此认为,他们只当芮罡担心芮建青出事,不得不约见谭果,谁也没有想到谭果和芮罡在私下里已经联手合作了。  “建青之前已经和我说了,多谢两位高抬贵手。”即使是下班场合,芮罡依旧穿着笔挺的西装,板着脸显得很是严肃。  看着面前这两个出色的年轻人,再想到自家的熊孩子,饶是芮罡一直冷静沉稳,也生出了将芮建青回炉再造的冲动,同样是人,这差距也太大了。  “芮先生客气了,我们本就是合作关系。”秦豫冷硬的开口,并不接受芮罡的道谢,南英杰、魏耀晖和一直没有出现的秦家准继承人来者不善,秦豫才会选择和芮罡合作。  毕竟在纽约这边,没有人会芮罡更了解这些人,既然是合作伙伴,芮建青那纨绔的事,秦豫自然不会追究,芮罡也无需道歉。  或许事先已经到打探过了,知道秦豫冷硬的性格,芮罡并没有生气,反而很喜欢他这种直来直往的个性,“之前你们要打探的事,我这边已经有些眉目了,此人叫秦煌,是龙门欧阳老先生收的义子。”  龙门原本就很神秘,外界只知道现如今龙门还是欧阳老先生当家,他虽然已经过了古稀之年,据说因为学过古武术,所以精神依旧矍铄,身子骨也很好,不过也在考虑退位的事情了。  芮罡再次开口,告知秦豫和谭果他这边掌握的消息,“秦煌据说是欧阳老先生的义子,是他亲自抚养长大的。”  “欧阳老先生三个儿子中最大的已经五十多岁了,最小的也四十多了,秦煌这个义子和他们年纪相差太多,因此在龙门也就徒有一个尊贵的身份,实权并没有掌握多少。”  芮罡对龙门了解的还算比较多,和欧阳老先生包括他的三个儿子一个女儿也都见过面,因此知道一些内幕也不奇怪。  被欧阳家收养时秦煌十来岁时,欧阳家的三个儿子都已经三十来岁,早已经开始掌权,秦煌那时还是个孩子。  等秦煌大学毕业之后,可以进入龙门了,欧阳家的三个儿子已经在龙门经营了十来年,早就打下了牢固的根基,所以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秦煌都不可能越过他们三人夺权。  因此欧阳家的三人也没有将这个年纪可以当他们儿子的义弟当成了竞争对手,既然欧阳老先生喜欢他,三人也不介意给秦煌相应的地位和尊敬,也等于讨好了欧阳老先生。  再加上秦煌这些年并没有任何谋夺龙门的心思,因此和欧阳家三人一直都是相安无事,甚至可以说相处的比较融洽。  “义子这个身份着实妙哉。”听到这里后,谭果不由抚掌笑了起来。  龙门真正当家作主的人只怕就是秦煌,但是为了保护他的安全,所以才用了义子这个身份,而且还是欧阳老先生的义子,辈分高,龙门上上下下除了欧阳家的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其他人对秦煌都要无比尊敬。  但是对外而言秦煌又没有掌握实权,这样一来,不管龙门内部有什么争权夺势的事情发生,都不会波及到秦煌,甚至博取欧阳老先生的好感,还会拉拢秦煌,也难怪谭果说着身份妙哉。  芮罡微微一愣,有些不明白谭果这话里的深意,不过倒也没有多在意,和谭果这边合作,最主要的就是保护芮建青,二来则是为了摆脱魏耀辉对自己的算计,至于谭果和他们之间的争斗,芮罡并不想过多介入。  “芮先生,新能源集团这边究竟是怎么回事?”这才是谭果最关心的事。  方团山和袁荷的事情不过是附带的,包括龙门也是,不过R5型太阳能板如果研究成功了,这将是划时代的变革,这一项技术必定不能让M国拿到。  对上芮罡冷硬严肃的表情,谭果也不在意接着开口:“二十年前瞿博士夫妻是太阳能板研究的先驱者,只可惜那个时候国内相关技术太落后,瞿博士夫妻不得不在M国这边成立了实验室和但是M国另一家公司合作。”  任何一项研究在没有出成果之前,那绝对是烧钱的行当,没有巨额资金的支持,这些研究项目根本就做不下去。  所以但凡是大项目的研究一般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国家投资的,只要研究方向没有问题,定时向上面汇报研究进程,基本都能拿到国家拨下来的研究资金。  还有一种就是那些大型企业集团自身的研究实验室,一般做实业的公司都有自己的独立研发室,新产品的研究和开发都是依靠自家实验室完成的。  瞿博士夫妻当年研究课题就是太阳能这一块,只可惜在石油这个主要的能源影响下,瞿博士夫妻在国内没有申请到研究资金,而且国内那些做能源的集团也根本不看好瞿博士夫妻的研究。  有这样大笔的资金投入到一项还不知道还不会成功的项目里,还不如去国外买下油田的开发石油,绝对是稳赚不赔。  所以二十多年前,瞿博士夫妇只好来到了M国,和一家做能源研究的公司签署了合作协议,只可惜在大量资金投入下去之后,太阳能板的研究一直没有实质性的进展,和瞿博士夫妻合作的公司甚至因为债务问题都破产了。  对于谭果的话,芮罡并没有多诧异,毕竟只要调查了新能源集团就能知道瞿博士夫妻过去的情况,这也不算什么机密,可是谭果接下来的话却让芮罡震惊了。  “二十年前,瞿博士夫妻在太阳能板上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可惜消息被泄露了出去,M国这边派人窃取研究成果失败之后,将目标对准了瞿博士夫妻,最后虽然我们华国也派出了特工营救,可惜还是导致瞿博士夫妻的死亡。”  说到这里,谭果也感觉有些的心疼,“那是一对值得人敬佩的研究者,可惜最后却命陨在国外,到如今位置M国在太阳能电板这一块也没有实质性的成果,这说明当年瞿博士夫妻的研究并没有被他们得到。”  而现在新能源实验室里的骨干成员都是当年瞿博士夫妻的手下,足足过了二十年才有了R5型太阳能板的消息。  至于前期四个型号虽然也算不错,可惜终究无法取代石油能源,现在看魏耀晖这架势,谭果初步估计R5型太阳能板或许真的研究成功了。  “你到底是谁?”芮罡正色的开口,戒备的看着知晓华国一级机密的谭果。  关于瞿博士夫妻的死因,芮罡也是在R5型太阳能板研究快成功的风声传出来之后,才被提高了权限,因此知道了这个隐瞒了二十年的机密,对外而言瞿博士夫妻是死于车祸。  上级部门透露这个消息给芮罡,也是为了让他跟踪调查R5型太阳能板的事,他没有想到谭果竟然连这个都知道了。  谭果笑着将黑色的证件从包里拿出来推到了芮罡面前。  拿过谭果的证件打开,当看到内页所写的职务时,饶是芮罡从事了二十多年的外交工作,早就练成了泰山崩顶而面不改色的本事,此时也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特调七局的局长!芮罡收敛了震惊之色,抬头看了看笑靥如花的谭果,虽然年轻,但是就冲着她这个保密工作,芮罡也相信了谭果的真正身份。  秦豫和谭果出现在了M国之后,调查他们的人不少,尤其是之前在墨西哥的那场赌斗,谭果能打败罗斯查尔家族护卫队的威廉队长,这身手可是非常惊人。  但是不管是外界的调查,还是芮罡这边的调查,谭果的身份一直都是已经退出杀手组织的杀手,而且是零失败记录。  芮罡真的没有想到谭果竟然是特殊部门的人,而且年纪轻轻职位竟然这么高,特调局外界或许并不清楚,以芮罡的职位其实他也没有权限知道。  但是因为他从事的是外交工作,因为工作的特殊性,芮罡也经常和华国的特殊部门会有合作,所以他才知道特调局的存在。  这种特殊只能的部门,虽然更注重的是个人的能力,但是年龄也是一个考量,谭果年纪轻轻就坐到这个位置,芮罡不得不承认他就是将芮建青回炉重造也绝对不可能有谭果目前的成就。  “R5型太阳能板魏耀辉保密工作做的极好,目前还无法判断具体的成果,不过应该有了突破性的进展了,否则魏耀晖不会这么紧张。”将工作证还给了谭果之后,芮罡也认真说起新能源的研究。  “芮先生,如果魏耀辉那边借着芮建青的事情要求合作,你就顺势而为,尽可能查出R5型太阳能板的研究情况。”谭果郑重的将此事拜托给了芮罡,毕竟在M国,谭果这边只能采取迂回的手段。  否则以魏耀辉这些人唯利是图的性格,为了利益,他们根本不在乎这项成果最终还不会落到M国手里,只要有足够的利益,他们绝对会将研究成果卖给M国。  芮罡正色的点了点头,即使谭果不说,芮罡也会这样做,这也是他目前最主要的工作,一旦确定了研究成果是真的,华国这边必定会尽一切可能将这项研究拿到手。  但是如果魏耀辉那边的成果是虚假的,一旦华国这边进行了部署,甚至会提前暴露很多人和势力,最后拿到的是假研究,那就得不偿失了,所以此时必须得谨慎再谨慎,只有确定了研究成果之后才能采取相应的行动。  两个小时之后,双方离开了餐厅,芮罡这边谭果也派了人过去,保护他的安全,谁知道分开不到五分钟,联络器里就传来了于磊的声音。  “有人跟踪芮大使,我们的人已经追过去了,目前嫌疑犯向着东侧逃窜过来,对方开的是黑色奥迪汽车,车牌号是XXX。”  回头向着车后面看了过去,嫌疑犯逃窜的正是自己这边,谭果示意雷大鹏将车子速度放缓之后,两分钟不到的时间,果真看见一辆黑色奥迪车高速的开了过来。  “先生,夫人坐稳了!”雷大鹏提醒一声之后,猛地将方便盘一打,汽车突然调转了方向,直奔开过来的奥迪车冲了过去,要和后面追踪的人形成前后夹击的攻势,将奥迪车阻挡下来。  奥迪车里的嫌疑犯眉头一皱,看着呼啸开过来的豪车,快速的看了一眼四周,猛地油门一踩竟然不顾一切的对着雷大鹏的车子迎头撞了过去。  黑暗里,两辆车子如同咆哮的野兽一般,以疯狂的速度面对面的冲撞过来,一百米……五十米……三十米……  雷大鹏一直以为自己是个疯狂分子,虽然他有点二,但是他没有想到奥迪车里的嫌疑犯比自己更加疯狂,虽然说还有二十多米,可是以汽车超过一百码的速度,瞬间两辆车就要迎头撞上了,而且速度如此快,绝对是车祸人亡。  “靠!”雷大鹏愤怒的吼了一声,在最危险的一瞬间猛打方向盘,汽车车身在急刹车之下猛地横了过来。  而丝毫不曾减速直接冲过来的奥迪车,车头狠狠的撞到了雷大鹏的车尾上,然后呼啸的融入到了车流之中,最后消失在了夜色之下。  雷大鹏的车子因为急刹已经有些失控了,车尾又被狠撞了一下之后,车子失控的一头撞到了马路边的护栏上,因为撞击力度太大,在撞翻护栏之后汽车一头撞到了绿化树上。  巨大的撞击力度下,车内的安全气囊全部弹了出来,在察觉到危险之后,秦豫一把将后座的谭果揽到了自己这边,整个人伏在她的背上,双手牢牢将人护在自己身下,然后就是接连的撞击声响起。  “先生,你们没事吧?”雷大鹏艰难的打开车门,然后跑到后座上将车门拉开。  虽然车尾被撞了一下,不过雷大鹏知道撞击的位置是在后备箱,不会伤到后座的秦豫和谭果,但终究出了车祸,雷大鹏依旧有些的担心,此刻眼巴巴的看着后座的两人。  “我没事。”谭果低声回了一句,从撞车到现在一分钟时间都不到,谭果脑子里有点嗡嗡的,整个人怔愣的看着将自己从后座拉出来的秦豫。  刚刚那种情况,除非是要同归于尽,否则的话最后肯定有一辆车会打方向盘,比的就是谁比谁更加疯狂,谁比谁更不怕死。  雷大鹏若是一个人在车上,估计他也敢迎头撞上去,但是车后面坐着谭果和秦豫,雷大鹏就算吃了雄心豹子胆他也不敢拿这两人的命来赌,所以最后一刻他打方向盘了。  谭果一开始以为雷大鹏会选择盯梢奥迪车,没想到雷大鹏这么二,竟然差一点撞上了,在警觉到危险的那一瞬间,谭果是无比的冷静,她想都没有想的要护住秦豫。  只不过秦豫的速度却更快,抢先一步将谭果护在了身下,用他的身躯牢牢的压住谭果的身体,如果真的发生严重的车祸,秦豫即使重伤了,他也能护住被压在身下的谭果。  此时,看着黑着一张脸的秦豫,谭果怔怔的站在马路上,她知道自己喜欢秦豫,是真的喜欢,她也想过如果秦豫有危险,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去救他。  直到刚刚被秦豫护在身下的那一刻,这个念头是那么清晰的浮现在了脑海里,如果刚刚秦豫的速度慢一点,那么他和谭果的位置就会调换过来,绝对是谭果将秦豫护在身下。  原来在灾难来临的那一刻,我真的可以为了秦豫去挡下一切的危险,即使是用自己的身体用自己的生命!  谭果低头看着秦豫紧握着自己的大手,嘴角不由自主的勾了起来,或许这就是爱情吧!为了对方不顾一切,将生死置之度外,以前这对谭果而言只是一个概念,而今晚上她真切的看到了自己的内心。  雷大鹏表情纠结的看着从车祸到现在一直沉默的谭果,只感觉秦豫的眼刀子已经要把自己千刀万剐了!  夫人不是杀手吗?不也杀过人吗?为什么一个小小的,连油皮都没有蹭破的车祸,会让夫人被吓傻了,一句话都不说!  “谭小姐,你没事吧?”于磊一直在暗中保护谭果,不过他的车子至少隔了四五十米,所以当雷大鹏范二的时候,于磊这边根本来不及阻止,前后不过一分钟的时间。  “我没事,先回去吧。”谭果终于回过神来,看了一眼四周,已经有路过的车子停下来了,司机开始拨打报警电话了。  谭果不愿意成为焦点,就拉着秦豫的手直接向着于磊的车子走了过去,看得出她依旧有些的心不在焉,像是被车祸给吓到了一般。  秦豫冰冷的目光向着雷大鹏看了过去,然后关上车门,任谁都知道秦豫此刻绝对是生气了,那周身的冷气都能冻死人。  对上雷大鹏那求助的目光,于磊冷冷的丢过一记目光,直接上车离开了。  被丢在车祸现场,雷大鹏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的看着离开的众人,莫名的有种自己会死的很惨的预感。  回到别墅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  “我去洗澡。”谭果说了一声之后,直接就向着楼上走了过去,可是她的思绪依旧在神游,上楼的时候差一点被台阶给绊倒了。  客厅里,徐教官放下手里头的书,诧异的看了一眼上楼的谭果和站在楼梯处面色冷峻的秦豫,难道先生和夫人吵架了?  虽然接触的时间不长,但是徐教官也看出来了,谭果平日里性格真的很温和,很喜欢笑,也没有任何架子,除了和先生在一起的时候会闹腾一点外,和自己和雷大鹏在一起时,就像是朋友一般。  此时看到神不守舍就上楼的谭果,徐教官真担心她和秦豫吵架了,而且秦豫表情真的很难看,面容紧绷,磅礴的怒火从凤眸里迸发而出,让人有些的不寒而栗。  秦豫在客房的浴室里冲了个澡,推门走进卧房就看到谭果也洗漱好了,此刻人就站在主卧的阳台处,背影被黑暗所吞没,看起来似乎随时都能远去一般。  “怎么了?”秦豫是真的不知道谭果为什么会这样沉默,如果说她被车祸吓住了,秦豫是绝对不相信。  谭果飙起车来速度比雷大鹏猛多了,也绝对比今晚上的情况危险多了,就刚刚那小车祸,谭果绝对不可能被吓到。  谭果此刻并没有开口,依旧保持着沉默,目光静静的凝望着暗黑的夜空,从和秦豫在一起,都是秦豫主动居多,谭果似乎是被动接受了这段感情。  可是此时,如此真切的知道自己是那么在乎秦豫,谭果一下子有点没法适应,原来她真的会爱一个人逾过自己的生命。  站在谭果身后,秦豫伸出手,长臂从背后揽住了谭果的腰,秦豫亲密的将人往后一带让她靠在自己的怀抱里,低头,轻柔的吻宠溺的落在谭果的头顶,低沉的声音带着外人从不知晓的宠溺和缱绻,“到底怎么了?”  谭果低头看着秦豫交错覆盖在小腹上的大手,手刚落在他的手背上,瞬间就被秦豫的大手给握在了掌心里。  “我就是有点蒙圈而已。”谭果笑了起来,依赖的靠在秦豫的怀抱里,这样直白的诉说自己的感情,谭果还是感觉有点的羞涩,不过还是开口了:“刚刚车祸发生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我那么爱你。”  所以在大难来临的时候,根本不会考虑自己的安全,只想着要不顾一切的保护秦豫,这种认知让谭果的确有点蒙。  秦豫一愣,刚刚冲澡的时候,他猜测过各种情况,却没有想到谭果竟然会这么说,一瞬间,秦豫抱着谭果的双臂不由自主的收紧,峻冷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那是我的荣幸!”  如果说这一段感情,秦豫最害怕的就是谭果的放手,因为他爱的义无反顾,可是谭果似乎总有所保留,秦豫知道以自己那偏执又变态的性子,他是绝对不会接受谭果抽身离开的,最后的结果就是两败俱伤,或者说双双死亡。  此刻,亲耳听到谭果的表白,秦豫突然感觉一切都值得了!  谭果转过身,看着秦豫俊脸上的笑容,也不由一愣,随即也跟着笑了起来,小手捧住了他的脸,一字一字认真而专注的开口:“秦豫,我爱你。”胜过我的生命。  “我知道。”秦豫此刻却无比得瑟的回了三个字,然后不等谭果抗议,霸道而热烈的吻已经落了下来,秦豫几乎是有些迫不及待的吻住了谭果的染笑的红唇,这一刻,他什么都不顾了,秦豫只想着完完全全的占有谭果,让她成为自己的身体和灵魂的一部分,谁也不能将他们分开……  雷大鹏足足迟了一个小时才回到别墅,此刻耷拉着脑袋,整个人有气无力的看了一眼楼上,“先生肯定是生气了。”  “不过这也不能怪我啊!”雷大鹏嘀咕一声给自己辩解着,“谁知道那个嫌疑犯那么疯狂,简直是不要命了,如果不是先生和夫人在后座坐着,今晚上我一定陪他疯到底!”  徐教官看白痴一样看着唧唧歪歪的雷大鹏,没好气的开口:“所以你想说的是如果不是为了保护先生和夫人的安全,你一定不怕死的去撞车。”  “当然!”雷大鹏将胸膛拍的咚咚响!不就是撞个车嘛,以前龙虎豹的任务里,比这个危险多的是,他眉头都不会皱一下,今晚上真是阴沟里翻船了。  “你这个蠢货!”徐教官终于忍不住的吼了起来,一脚将雷大鹏给踹倒在地,看着他那傻了吧唧的熊样,徐教官简直要被气死了,毫不客气的又补了一脚,“你脑子进水了吗?先生和夫人都在车上,你竟然还敢这么蠢的去撞车?你想死别连累先生和夫人!”  躺在地上的雷大鹏此时傻愣愣的瞪大眼看着暴怒的徐教官,“所以先生不是因为我没有拦住嫌疑犯生气,是因为我差一点让夫人和先生遇险了才生气。”  徐教官都懒得开口了,在先生眼里夫人的安全是最重要的,别说一个跟踪芮罡的嫌疑犯了,就算是更重要的人和事,在先生心里也是将夫人的安全放在第一位,就雷大鹏这个蠢货敢开车车子去撞车,幸好只是小车祸,否则宰了这个蠢货也无济于事。  “那夫人为什么从头到尾都不说话呢?”雷大鹏抓了抓头,从地上爬了起来,小腹和腰上的痛,让雷大鹏忌惮的看了一眼徐教官,果真是女恶魔,下脚这么狠,自己身上肯定又淤青两块了。  “你问我,我问谁去。”徐教官没好气的回了一句,反正她知道先生生气肯定是因为雷大鹏这个二货,至于夫人,徐教官还真不清楚。  “你自求多福吧!”徐教官哼哼着,转身向着沙发走了回去,这个蠢货犯了这样大的错误,就等着被先生丢到撒哈拉大沙漠去种树吧!  雷大鹏傻愣愣的站在原地,这会才后知后觉的感觉到害怕了,一想到秦豫那非人的折磨手段,雷大鹏浑身一抖,感觉自己离死不远了!  想到此,雷大鹏抬头看了一眼楼上,随后咚咚咚的跑了上去,他是不指望先生能原谅自己了,但是有夫人在,只要夫人给自己求情,那惩罚至少能轻不少。  太着急之下,雷大鹏浑然没有察觉到卧房的门并没有被关上,更没有听到房间里那暧昧又缠绵的声音。  砰的一声,卧房的门被雷大鹏直接撞开了,他魁梧的身体直接冲了进去,“夫人,我……”  秦豫和谭果的速度都是极快,只可惜空间就这么大,再加上小夜灯的光芒还是很亮的,再加上此刻谭果和秦豫那叠加在一起不可言说的姿势,所以谭果是顺利的滚回被子里了,秦豫却春光外露。  “先生……”声音结巴着,雷大鹏不敢相信的看着床上那修长的身躯,他见过秦豫凶残的模样,也见过秦豫西装革履的精英风采,可是他真的没见过没穿衣服的先生,第一次雷大鹏有种想死的感觉。  “滚!”怒吼声如同奔雷一般猛烈的响了起来,秦豫第一次很想杀人,泛红的眼角迸发出骇人的怒意。  “我马上滚!”雷大鹏此刻终于反应过来了,嗷了一嗓子,随即动作迅速的转身直奔房门口而去,尼玛,自己竟然撞见先生和夫人滚床单了……  卧房里再次安静下来,只有彼此的喘息声缠绵的交融在一起,谭果从被子里探出头来,脸上有染着春色,气息微微有些急促。  秦豫绷着老脸,别说他原本脾气就不好,就算是个好脾气的男人,在这种关键时刻被手下踹开房门,目睹OOXX的过程,估计圣人也要暴怒。  “你先出去!”谭果一开口才发现自己声音嘶哑的厉害,脑海里浮现出之前的一幕幕,谭果的脸刷的一下红透了,好吧,偷尝禁果了!  可是关键是,除了感觉到痛和无比的尴尬羞涩之外,谭果真的一点没有其他的感觉,至于电影和小说里那种露骨的描述,和各种欲死欲死的感觉,谭果统统没有。  “我……”秦豫刚想要再说什么,谭果已经拉过被子直接蒙住了头,一瞬间,秦豫再次想要宰了雷大鹏,而且还是千刀万剐的那种!  看着快要闷死自己的谭果,秦豫不得不将被子拉了下来,看着闭着眼,怎么都不愿意看自己的谭果,秦豫也知道她这是尴尬了。  “去洗澡吧。”秦豫也没有了继续下去的念头,本来这种事就该气氛正好的时候再进行,之前谭果突然表白,秦豫也是一下子被爱冲昏了头脑,直接忘记了谭家的家规,此刻秦豫想想也有些的后怕,但是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已经做了。  最关键的是谭果根本没有享受到,然后就被雷大鹏那二货突然撞开了门,秦豫也被吓的够呛,所以归根到底,谭果也不是没有感觉,痛的感觉还是有的。  “你去客房。”谭果身上也有些黏糊的汗,但是这会她真的没办法面对秦豫,一看到秦豫,谭果就忍不住想到刚刚雷大鹏进门的那一幕,实在是太囧了,谭果都感觉没办法见人了。  看着坚持的谭果,秦豫只好妥协,大手亲昵的抚着她的脸,“那行,我先去客房,你去洗澡。”  半晌后,听到卧房的门被关上了,谭果这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身体一动,疼痛蔓延开来,谭果红着脸看着白色的天花板,秦豫的技术是不是不行那?怎么除了痛就还是痛呢?  还没有来得及表现的秦豫此刻估计得哭死在客房的浴室里,再次坚定了要将雷大鹏千刀万剐的念头!  他好不容易脑子一抽和谭果滚了床单,结果呢!刚有了开头,然后就结束了!一想到谭果说不定以后都有心理阴影了,秦豫只想将雷大鹏拖出去弄死,然后救活之后再弄死,如此才能消除心头之恨!  而此刻,主卧室里,谭果发了十几分钟的呆,然后才去了浴室重新洗了澡,换上睡衣之后,一看到凌乱的床铺,谭果脸一红,别看她平日里和秦豫闹腾,脸皮厚得很,有颜色的玩笑也敢说,但是这会倒真的尴尬了。  三两下将被单拽了下来,拖到浴室后,谭果嘿嘿的搓了起来,可惜几分钟之后,被单上还有淡淡的痕迹,谭果懊恼的将被单丢到了洗衣篮里,然后从柜子里拿出新的铺好,自己一溜烟的爬到床上躺下了。  脑子里乱哄哄的,谭果闭着眼,却是一点睡意都没有,直到片刻之后卧房的门被打开了,轻微的脚步声下,谭果身体下意识的绷紧,第一次,对于秦豫的到来,谭果有种不安和紧张。  黑暗一片里,五感更加的敏锐,谭果清晰的感觉到了秦豫的呼吸声,然后他在床外侧躺了下来,长臂伸过来,谭果身体僵硬的被秦豫抱到了怀抱里。  这一刻,闻着秦豫身上熟悉的气息,谭果原本僵硬的身体也慢慢的放松下来,两人没有再开口说什么,就这么偎依在一起,但是谭果躁动的心却慢慢的平静下来。  “睡吧。”秦豫沉声开口,大手抱紧了怀抱里的谭果,倾过身在谭果的红唇上落下温柔的一吻。  “嗯。”黑暗里,谭果低声应了一个字,身体动弹了几下,在秦豫怀抱里寻了个最舒服的位置。  以前都是这样相拥而眠,可是这一次,谭果却感觉有什么不一样了,似乎和秦豫的感情更深了,无形之中似乎有什么将他们牢牢的栓在了一起,再也不会分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