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232章 一错到底

第232章 一错到底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102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12
    第232章  M国纽约,一幢隐秘的山间别墅。  客厅里灯火明亮着,落地玻璃门外就是露天泳池,此刻,一道清瘦的身影站在夜色之下,目光有些失神的看着眼前水波粼粼的泳池,直到身后脚步声传来,女人原本落寞的表情瞬间转为了冷漠和清寒。  “小荷。”魏耀晖清朗的声音热情洋溢的响了起来,将手中的鲜花向着面前的瞿荷递了过去,“实在是抱歉,这段时间工作太忙了,一直没有时间回来陪你。”  瞿荷脚步一个后退,虽然接过了鲜花,但是也借着鲜花阻拦了魏耀晖的拥抱动作,“我在这里很好,很清净。”  察觉到瞿荷过于冷淡的态度,魏耀晖面上不显,可是一抹不悦的寒光还是从眼底一闪而过,此时他笑着继续道:“我知道你喜欢园艺,有这些花花草草陪着你,我这个正牌男朋友都要退居二线了。”  瞿荷没有再开口,更确切来说她并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能说什么,虽然她之前唯一的目的就是要给惨死的父母报仇,可是等报仇之后,瞿荷却感觉心里头空落落的,整个人的灵魂都像是被抽空了一般,是活着还是死去,瞿荷都无所谓了。  “小荷,昨天我收到了消息。”魏耀晖看了一眼瞿荷,脱口而出的话却如同尖刀一般狠狠的刺到了瞿荷的心里头,“方团山之前一直在潜逃,他似乎逃到M国来了,人应该就在纽约市。”  瞿荷抓着玫瑰花束的手猛地收紧,太过于用力之下,尖锐的花刺扎到了指尖上,疼痛让瞿荷终于冷静下来,原本清冷的表情此时转为了刻骨的仇恨,“既然如此,就不需要依靠华国法律的制裁了。”  魏耀晖笑着走近瞿荷身边,一手揽着她的肩膀将人带进了屋子,“我也是这样想的,方团山以前是狙击手,最擅长的就是伪装和逃亡,既然他人到这里来了,是生是死都是小荷你的一句话。”  瞿荷看着肩膀上的这只手,心里头无比的厌恶,可是她心里头却清楚新能源虽然说是在自己的名下,可是她不过占据着实验室的股份而已,公司早就被魏耀晖把持了,所以不管她想要如何行动,都必须依仗魏耀晖才行。  “小荷,我们年纪都不小了,也该生个孩子了。”魏耀晖低头在瞿荷的脸颊上落下一吻,感觉到她虽然抗拒却也不得不忍受这一切,魏耀晖忽然无比感谢方团山的出现,否则他还真没办法拿下瞿荷。  外人并不清楚,可是魏耀晖身为新能源的副董,他却无比清楚新能团集团和实验室其实是分开的,当年瞿博士夫妻死亡之后,实验室一度处于倒闭的状态,实验室的研究员也纷纷有跳槽离开的打算。  后来是秦家利用龙门的关系将实验室稳定下来,但是那些研究者不少都是华国人,他们当初是跟着瞿博士夫妻来M国的,如今发生这样大的变故,这些人也想回国了。  龙门利用了瞿荷的关系,才将实验室里几个核心人才拉拢过来,而且透露出了一些瞿博士夫妻死亡的真相,这才让几人不敢轻举妄动。  再加上后来龙门将实验室的股份都转给了瞿荷,这才让几个对瞿博士死心塌地的核心人才彻底安下心来做研究。  这些年龙门不是不想吞并这个实验室,可是整个实验室的研究都是基于瞿博士夫妻当初的研究理论和实验数据,一旦实验室不属于瞿荷,里面几个老顽固根本不会同意继续做实验做研究。  因为这是窃取瞿博士夫妻的研究成果,身为一名研究者,他们的人格和尊严决定了他们做不出这样无耻的事情来,好在实验室属于瞿荷,几个核心人才这才心安理得的留了下来,他们虽然研究的是瞿博士夫妻的成果,但受益的也是瞿荷。  魏耀晖迫切的想要和瞿荷发生关系,然后登记结婚,这样一来,瞿荷一旦死亡,她在实验室的股份都会归魏耀晖这个丈夫所有,他后续的计划才能继续进行下去。  否则一旦将新能源的股份都以天价卖出去之后,秦豫这些新股东必定会发现实验室并不是属于新能源集团,这样一来会造成很多麻烦,魏耀晖想卷走巨款脱身就不容易了。  半个小时之后,欧式风格的卧房里,瞿荷坐在床上,浴室里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瞿荷闭着眼,放在膝盖上的双手猛地攥紧,她知道魏耀晖的打算,他一直想要拿到实验室的股权。  瞿荷其实真的不在乎实验室的归属,可那是她父母唯一留下的东西,而且袁叔叔他们都是因为自己才留在实验室里,这些年都没有回华国和家人团聚。  “小荷。”随着浴室门的推开,魏耀晖裹着浴巾走了出来,眼中闪烁着野心,不过瞬间就被欲望所取代了。  这些年瞿荷为了报仇,早早的就去了华国潜伏到了方团山身边,其实魏耀晖也清楚秦煌走这一步棋,根本不是为了让瞿荷报仇,而且为了通过瞿荷去盯梢方团山,想要知道当年瞿博士夫妻的研究,华国那边有没有得到什么。  当初不单单是瞿博士夫妻死了,他们的核心研究成果也跟着毁了,实验室这些年只能根据那些残留下来的实验数据和瞿博士夫妻的理论在研究太能能的应用,秦煌一直怀疑华国拿到了核心研究成果。  但是这些年过去了,华国的太阳能研究技术一直很落后,秦煌这才渐渐打消了这个念头,不过为了拿到实验室的所有权,这才任由瞿荷去报复方团山。  卧房的灯被灭了,黑暗里,瞿荷躺平在床上,当感觉到被魏耀晖进入的那一瞬间,瞿荷闭上了眼睛,泪水从眼角滚落下来,这些年虽然是为了报仇,可是和方团山成为夫妻的那十来年的时间里,瞿荷即使恨却也在爱着,否则她有千万种的办法可以杀死方团山。  一遍一遍的欺骗自己,一次又一次的退让,瞿荷一直在告诉自己,她要用最痛苦的方式去报复方团山,所以她潜伏了十多年,终于利用石安全博士的事情制造了最完美的陷阱。  方团山从一个退役英雄变为了杀人凶手,被华国通缉,甚至如同丧家之犬一般的逃到M国来,瞿荷知道自己成功了,所以她离开了,但是这一刻,为什么会感觉那么的痛。  黑暗里,住在秦豫别墅客房的方团山猛地睁开眼,看着暗黑一片的卧房,方团山只感觉头痛欲裂,他从来不知道自己和袁荷之间竟然存在着这样的仇恨,她过去所有的温柔所有的体贴,都是为了报仇!  可是方团山在知道事情的真相之后,却一点都恨不起来,他明白如果袁荷真的要杀自己,从相恋到结婚这十多年来,她有无数次的机会,可是她都没有对自己下手,这说明她的心里依旧是爱着自己,这也让方团山生出一股期待来。  这几天纽约商业圈里人人挂在口中的都是新能源集团开发出来的R5型号太阳能板的消息,而且新能源集团的股价也是一天数变,价格高到离谱不说,关键股市里的散股都已经被人给收购了。  所以再想要入主新能源集团,只能从现有的股东手里头拿下股份,这难于上青天!  新能源目前最大的股东有三人:一个就是魏耀晖这个副董事长,他占据了新能源百分之四十五的股份。  还有一个就是南英杰背后的罗斯查尔财团,早些年也是罗斯查尔财团投资了新能源,不过因为并不看好这个公司,所以罗斯查尔财团这边只有百分之十八的股份。  而第三个新股东就是秦豫,一次性投资了五十个亿拿下了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而且前提条件是秦豫只拿分红,不干涉公司的任何决定。  余下的百分之七的股份,有百分之三在公司那些高层手里头,余下的百分之四是散股,不过众人估计这百分之四的散股也被有心人给收购了。  而今天纽约各大家族都收到了魏耀晖派人送来的请帖,这个商界最受关注的天之骄子在三天后举行订婚典礼,欢迎所有朋友莅临现场。  谭果翻看着手里头的请帖,虽然新娘的名字是凯瑟琳&沃尔斯,但是谭果有种感觉这个和魏耀晖订婚的女人应该就是袁荷,或者说是瞿荷。  “夫人,我回来了,热死我了!”雷大鹏的声音急吼吼的从门外响了起来,他大步走了进来,一把端起茶几上的杯子,也顾不得这是谁喝的,直接仰头咕噜咕噜的灌着水,这才感觉冒烟的喉咙终于降温了。  “声音小点,方团山还不知道订婚的事。”谭果提醒了一声。  这几天方团山整个人就跟幽魂一般,估计是袁荷的事情打击太大,让他提不起任何的精神,或许也是因为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袁荷,所以方团山除了一日三餐出来外,整天都窝在客房里。  雷大鹏瞅了一眼楼上,随后用力的点了点头,这才在谭果身边坐了下来,将声音压的很低,硕大的脑袋几乎要凑到谭果脸上了,“这个凯瑟琳&沃尔斯很神秘,能查到的消息并不多,不过因为她和魏耀辉订婚,所以龙门那边也放出了一点消息。”  凯瑟琳是美籍华人,据说祖上早年是来M国经商的,可惜后来生意破产了,因为无力抚养孩子,就将凯瑟琳送去了龙门的一个堂口。  “后来这对无良夫妻就失踪了,按照龙门那边的说法,估计早就死了,毕竟早些年华国人在M国的地位很低,不少外国流浪汉,尤其是黑人就最喜欢打劫华国人,而凯瑟琳的父母破产之后就沦落为了乞丐,估计就这样被无声无息的给杀害了。”  雷大鹏说着刚刚才调查到的消息,脸上写满了嘲讽和不屑,“他们还真是敢忽悠,当我们都是傻子,凯瑟琳在龙门长大之后,被龙门一个堂主收为了干女儿,和魏耀晖相爱之后,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这不订婚了。”  “瞿博士夫妻出事的时候,瞿荷不过是个小学生,而且一直在华国生活,按理说她身上没有任何利用价值,魏耀晖如今的身份要什么女人没有,他为什么盯着瞿荷呢?”雷大鹏可不傻,感情什么的在很多强者眼里不过是调剂品而已,有权有势了,年年都能找到十八岁的女朋友。  说到这里,雷大鹏瞅了一眼谭果,当然这事也有例外,他们家先生就爱夫人如命,别说是十八岁的水灵小姑娘了,就算再来几个妖艳美女,他们家先生也绝对不会动心,啧啧,身为单身狗的雷大鹏突然感觉到一股浓浓的寂寞感,自己什么时候也能找个媳妇啊?  “不管如何,我们现在是猜不到了,我之前去实验室的时候偷偷给袁博士留了联系方式,或许通过袁博士就能找到瞿荷,一切疑团也就迎刃而解了。”说道这里谭果站起身来,打算亲自出去一趟。  当然,她去找袁博士也不仅仅是为了方团山的事,二哥那边说了,袁博士如今是太阳能研究界的泰山北斗,即使是二哥那边胡博士那些老一辈都要甘拜下风,谭果也要试试看能不能让袁博士回国,这样的人才不能留在国外。  “夫人,我跟你一起过去。”雷大鹏端起茶杯又喝了一口水,忙不迭的追了过去,他最近不受秦豫待见,与其留在别墅里面对方团山那个闷葫芦,雷大鹏宁愿跟着谭果出去跑,“夫人,我给你当司机!”  汽车离开别墅之后直奔胡博士如今的住所而去,虽然他是国际上知名的太阳能界的博士,但是胡傟年纪并不大,他也不过五十岁,当初是以瞿博士夫妻助手的名义离开华国的。  “咦,不是说瞿博士夫妻去世之后,因为没有继承人,所有遗产包括实验室都给了胡傟这个助手吗?他怎么住在这么破旧的地方?”将车子在路边停了下来,雷大鹏错愕的看着眼前破旧的街区,这里差不多是纽约的穷人区,到处充斥着阴暗、腐烂的气息。  因为房子四周都堆满了杂物,汽车只能停在街头,都没办法开进去,而且估计是看到陌生车流,那些在街道上闲逛的混混们都将疑惑的目光看了过来,有几个人眼中甚至冒出贪婪的光芒,看得出似乎想要打劫。  谭果推开车门走下车,看了一眼四周,“那只是对外的说法,袁傟博士最开始或许是接收了这些遗产,但是最后肯定都给了瞿荷,而且对他们这些专家学者而言,不会讲究这些身外物。”  所以住什么地方并不重要,生活条件也不重要,袁傟博士估计大部分的时间都扑在了太阳能的研究上,他比瞿博士小不了几岁,但是一生未婚,这样品格高尚、钻研科学研究的学者值得每个人尊重。  就在谭果和雷大鹏刚打算步行去找袁傟博士时,忽然两辆车嘎吱一声在他们身后停了下来,谭果回头一看,却是两辆价值不菲的豪车。  “啊,这么破烂的地方,我才不要过来呢。”随着车门的打开,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娇滴滴的开口,一脸嫌恶的打量着有些肮脏破烂的街区,绷着脸又坐回了车上,“我才不要下去,这可是我最喜欢的裙子,要是弄脏了怎么办。”  “妈,我们真的要来这里吗?”同时下车的还有一个年轻男人,看起来二十四五岁的年纪,虽然不像刚刚小姑娘那么嫌恶,可是明显也能感觉出他脸上的不屑和鄙夷。  面对四周那些人打量的目光,年轻男人高昂着头,戴着墨镜,一副世家公子哥的高傲模样,似乎他是来巡视地盘的国王,而面前这些都是最低贱的臣民。  随着后面一辆车车门的打开,走下来一对中年夫妻,男人看起来大概五十岁左右,西装革履,一副高傲的精英派头,只可惜气势有些不足。  男人身旁保养极好的中年贵妇看起来更加年轻一点,手上挎着名牌的小包,脖子上是闪闪发亮的首饰,头发整齐的盘在了脑后,看起来雍容华贵,只是眉宇里同样带着嫌恶之色。  “尼玛,这哪里来的蠢货,还一来一窝,这不是摆明了给人打劫?”雷大鹏站在路边的树下,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家四口。  来之前雷大鹏就知道袁傟博士住的是平民区,他下车时那么震惊,不过是因为没有想到这里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破烂还要贫穷,和袁傟博士的身份完全不符合。  如果说一开始有几个混混盯上了谭果,那么此时出现了这金光闪闪的一家四口,几个混混的目光刷的一下就转到了他们头上。  中年男人眉头皱了下来,也有些不满这里的破旧贫穷,似乎这和自己的身份完全不符,但是想到今天前来的目的,中年男人还是忍住了,一想到他那个大哥如今过的如此落魄,中年男人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原本嫌恶的表情也消失了。  中年男人也端着大家长的威严,“好了,我们不过是来一趟而已,等事情谈好了,最迟后天就回国去了,你们两个将就一点。”  坐在车上的女孩虽然不乐意,最终还是嘟着嘴下了车,可看她那踮脚的姿势,似乎踩到这地面就玷污了她的美丽一般。  跟在一家四口后面的则是两个保镖,手里头都拎着从后备箱里拿出来的礼物,一行六人浩浩荡荡的沿着街道向前走了去。  “啊,你看什么看,你这个臭丫头!”见到路边一个脏兮兮的小姑娘眼巴巴的看着自己身上雪白的裙子,女孩突然尖叫一声,嫌恶的瞪着被吓了一跳的小姑娘,“哼,我告诉你,你就算是将眼珠子看出来了,你一辈子也穿不上这么昂贵的裙子!”  正在小姑娘身边不远处玩弹珠的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同样晒的黝黑,身上也有些的脏污,此时听到女孩的怒骂声,小男孩忽然抓起一旁塑料桶里的沙子,身体快速的冲了过来,然后将沾了水的沙子直接抹到了女孩的裙摆上。  原本洁白的裙子上一下子多了两个乌黑的手印,女孩刚刚被突然冲出来的小男孩给吓了一跳,此时反应过来后,立刻哇哇的大叫起来,“我的裙子!啊!你这个该死的小杂种,我要打死你!”  站在女孩身边的青年眉头一皱,抬脚就向着使坏的小男孩踹了过去,不过小男孩看起来瘦不拉几的,可是却动作敏捷的避开了青年踹过来的一脚,三两步蹿回到门前,站在自己妹妹身边的得瑟看着尖叫的女孩。  “算了,和这些下贱的小杂种计较什么。”中年男人也有些的不高兴,但是想到此行的目的,还是阻止了身旁的儿子和女儿。  “不行,我的裙子都毁了,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买到的裙子!”女孩骄纵的叫嚷起来,估计平日里被宠坏了,此时根本顾不得其它,愤怒的瞪着不远处的小男孩和小女孩,眼睛里迸发出凶狠的光芒,“我一定要好好教训这两个杂种,否则我就不走了!”  “爸,你担心什么,这又不是在国内,哼,你也知道妹妹的性子,她不解气了,我们谁也别指望安生。”青年也帮腔的说了一句,在国内,到处都是吃瓜群众,一旦被人抓到把柄放到网上,那就是大麻烦。  可是现在是在M国,在这里教训两个小杂种怕个屁啊!而且住在这里的肯定都是些没钱的贫民,就更不用担心了。  一旁贵妇似乎更宠爱自己的小女儿,此时也帮着开口道:“也不怪楠楠生气,你看楠楠的裙子就这么毁了,这可是私人定制,一条裙子就六七万呢,让楠楠出口恶气也是应该的。”  贵妇斜着眼看着一旁的小男孩和小女孩,鄙视的目光自眼中一闪而过,不过嘴上却依旧说的好听,“而且这两个孩子今天不得到教训,说不定明天他们仗着年纪小更无法无天,我们今天教训他们,也是让他们长点记性,是为了他们好,否则他们以后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只怕就不是挨一顿打了,丢了命都可能。”  “那行,快一点,别耽误了事。”中年男人点了点头,他只想尽快将事情解决了,然后回酒店,这种肮脏又—贫穷的地方,他也不想多待一分钟。  拎着礼物的保镖将手里的东西塞给了同伴,随后在女孩的命令之下快步向着小男孩走了过去,而胆子更小的小女孩此刻已经吓的哭了起来。  “妹妹不怕!”小男孩也有些的不安,却还是勇敢的站到了小女孩的前面,抬着头,瞪大乌黑的大眼睛盯着一步一步走过来的保镖,黝黑的小脸上写满了倔强。  这个街区原本就很混乱,而黄皮肤的华国人在这里更是受到欺负,若不是因为袁傟博士定期捐助街区尽头的救助站,街区的混混早就将这里的华国人都赶走了。  因为袁傟博士的原因,他们虽然不怎么欺负住在这里的华国人,不过也仅限于此,所以此刻看到小男孩和小女孩受欺负了,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几个黑人混混甚至好整以暇的站在一旁,双手环在胸口看笑话。  “妈的,你们几个大老爷们欺负两个小孩子算什么本事!”雷大鹏火大的吼了起来,三两步冲了过来,一把挡在了小男孩面前。  虽然都是干保镖的,但是雷大鹏此时不屑的看着穿着黑色西装,带着墨镜,看起来人五人六的保镖甲,“有种你冲着老子来,欺负孩子,哼,你他妈的真够孬的!”  中年男人没有想到会有碍事的人冲出来,眉头皱了起来,“行了,办正事要紧。”  “我不干,今天不教训这个小杂种,我就哪里都不去了!”女孩娇声的嚷了起来,愤怒的板着画着淡妆的脸,做了美甲的手指着被雷大鹏挡在后面的兄妹两人,“你们不给我出这口恶气,我现在就回酒店去!”  一听到这话,中年男人表情一变,一旁贵妇也跟着焦急起来,他们来之前可是打算好了,既然大哥袁傟一直没结婚,没孩子,他们就打算将这个女儿过继给对方,到时候袁傟的一切还不都是他们家的了。  但是关键时刻女儿袁楠楠撂担子不干了,那可不行!而且一想到袁楠楠的大小姐脾气,中年男人也知道此时只能将人哄好了,否则肯定坏事。  但是抬眼一看,中年男人就发现雷大鹏绝对不是个善茬,那种气势一看就知道是个狠角色,中年男人目光一转忽然就想到办法了。  “小子,这里有一百美金,你只要跪下来给我女儿道歉,这一百美金就是你们的了。”中年男人从钱包里拿出钱来,向着小男孩方便晃了晃。  小男孩和小女孩似乎都没有想到会看到这么多钱,两人都有些的蒙住了,小女孩更是拉了拉小男孩的手,怯生生的开口:“哥哥。”  “我们不要。”小男孩也有是十岁了,而且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比起普通十岁孩子更为董事,此时他握着妹妹的小手坚定的拒绝了。  一旁雷大鹏不由笑了起来,赞赏的拍了拍小男孩的脑袋,“不错,够种。”  中年男人冷着脸,又拿出了好几张钱,“这里有五百美金,你确定不要吗?你爸妈工作半个月工资了。”  小男孩依旧板着小脸拒绝了,虽然诱惑很大,可是小男孩知道自己收下这些钱了,肯定马上就会被那些黑人给抢走的,而且经受过母亲教育过的小男孩也知道什么叫做男儿膝下有黄金。  所以在街区上,虽然经常被其他孩子欺负,但是小男孩每一次都凶狠的反击回去,即使自己会伤得更重,但是长此以往之后,其他孩子倒不怎么敢欺负他们兄妹了,虽然不知道什么叫做骨气,但是小男孩清楚自己绝对不会为了五百美金下跪的。  “和他们啰嗦什么,王华,你直接动手!”袁楠楠气的叫嚷起来,一看到自己脏掉的裙子,就更加愤怒的叫喊着,“快点动手,否则我就解雇你!”  保镖甲王华一听到这话,随即抱歉的看了一眼雷大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然向雷大鹏出手偷袭,他知道面前的雷大鹏是个狠角色,所以他只能选择偷袭来抢占先机。  可惜在真正的强者面前,即使是偷袭也无法成功,雷大鹏动作精准的抓住了保镖甲的胳膊,然后用力的一个反扭,骨头错位嘎吱声响起,让一旁的一家四口都惊恐万分的后退了好几步。  连娇滴滴叫嚷的袁楠楠也不敢再喊叫了,她清楚的知道保镖甲的实力,那是面对六七个大男人都是游刃有余的,可是却被眼前这人一招就制服了,这绝对是个高手。  “滚吧。”雷大鹏将保镖甲往旁边一推,倒也没有下狠手,随后心虚的向着一旁的谭果走了过去,幸好是跟着夫人出来的,要是跟先生出来的,自己这样多管闲事,铁定会被先生狠狠的教训一顿。  一旁的青年诧异的看着身手精湛的雷大鹏,随后笑了起来,骄傲的走上前来,“你的身手不错,你一个月工资多少,我给你双倍的,你来当我的保镖!”  有了这样一个能打的保镖,青年一想到回到帝京之后,那些纨绔谁再敢瞧不起自己,让自己的保镖出面将他们狠揍一顿,这太有面子了。  “哈哈,双倍?”雷大鹏看白痴一样看着拿钱砸人的青年,得瑟一笑,将右手伸出来摆了摆,“我基本工资一个月五十万。”  这还是雷大鹏往少的方面说,身为十二星座的教官,但凡他接了任务,每个月的收入绝对往百万上跑,一年赚个几千万都不在话下,当然,赚的钱多也注定了任务会很危险。  “行了,不要和他们浪费时间,正事要紧!”中年男人恼火的说了一句,这个男人明显是在忽悠人,还一个月五十万,他怎么不去抢呢,一个破保镖而已!  青年也有些的恼怒,但是忌惮雷大鹏的身手,此时只能恶狠狠的瞪了雷大鹏和谭果一眼,随后跟着中年男人继续往前走了去。  贵妇则拉着还是不甘心的袁楠楠,不停的劝说着,直到答应回国之后补偿她一百万,随便她买衣服,袁楠楠这才高兴的笑了起来。  屋子里,袁傟此时坐在凳子上,面色有些的沉重,他已经好几天没有去实验室了,他这些年都扑在太阳能的研究上,R5型太阳能的确取得了突破性的成功,但这只是理论上的,除非找到合适的材料,否则R5型太阳能板就无法大规模的运用到实际生活和生产中。  可是直到一个星期前,袁傟从口袋里发现了一张名片,拨通了上面的号码,他才知道魏耀晖已经决定将R5型太阳能板大规模生产,然后投入到市场上去使用。  这让袁傟很是反感,可惜还不等他去找魏耀辉,魏耀晖却已经派了姚助理过来了,如果袁傟博士敢泄露任何R5型太阳能板的情况,那么他就等着给瞿荷收尸吧。  投鼠忌器之下,袁傟很是恼火,却又无可奈何,这几天他都留在了家里,当年他被袁家打压到走投无路,再加上初恋女友的意外死亡,袁傟知道如果不是被学长瞿博士收留,后来带出国,他这辈子或许就完了。  瞿博士夫妻可以说是袁傟的恩人,更是他的家人,瞿博士夫妻死亡之后,去袁傟原本打算收拾行李回到华国去照顾瞿荷,可是谁知道接到的却是瞿荷也去世的消息,直到后来知道瞿荷还活着,袁傟才一心投入到了研究里,打算完成瞿博士夫妻没有完成的研究。  咚咚的敲门声,将陷入沉思里的袁傟惊醒了,他起身向着大门口走了过去,他很少在家里住,但是每个月的工资基本都拿出来送到了救助站,帮助街区上那些人。  所以这几天袁傟住在家里头,街区上的那些人会经常过来,不是送点饼干就是送些水果,可是此刻,袁傟打开门,当看到门口富贵的一家四口时,袁傟着实愣了一下。  “大哥,我终于找到你了。”中年男人激动无比的开口,随后侧开身急切的开口:“小衾、楠楠快过来,这就是你们的大伯,爸常和你们说起的大伯。”  贵妇此时更是抹了抹眼角,“大哥,你怎么一走就二十年了,我们都很想你。”  青年袁衾和袁楠楠此时也走上前来,乖巧的喊了一声大伯,可是两人眼中都有着不屑和鄙夷之色一闪而过,他们可是听爷爷奶奶说起过很多次了,这个大伯就是他们袁家的灾星,当年差一点害了袁家。  关键是大伯为了一个孤儿院长大的女朋友,竟然要抛弃家里介绍的门当户对的豪门千金,真是蠢到家了,因为这事惹怒了对方家里头,差一点害了袁家。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