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233章 见到瞿荷

第233章 见到瞿荷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172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12
    “你们来做什么?”袁傟声音冷淡的开口,即使面前“乖巧”称呼他大伯的两个孩子,神色依旧没有任何的软化。  “大哥,你看这大热天的,我们进屋子里说吧。”中年男人正是袁傟的弟弟袁宝国,此时脸上挂着激动的笑容,眼角都有些的发红,似乎真的很高兴找到这个离家多年的大哥。  “大伯,我是楠楠,我真的好想你啊,这些年经常听我爸妈说起大伯,说你从小就品学兼优,是我们袁家的骄傲。”袁楠楠微微仰着头,年轻而白皙的脸上写满了敬佩之色,再加上软糯糯的嗓音,足可以打动任何一个长辈。  袁傟博士和袁家的隔阂终究是上一辈的事情,此时看着乖巧喊着自己大伯的袁楠楠,袁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原本清冷肃穆的表情终于柔软了一点,“你们进来吧。”  就在袁傟侧开身让袁宝国一家四口进门时,他也看见了站在屋子外的谭果和雷大鹏,袁傟震惊的一愣,此时也认出谭果就是当天在魏耀辉的陪同下进入实验室的人,而且也是将名片神不知鬼不觉塞进自己口袋的那个人。  “袁傟博士,打扰了。”谭果笑着走上前来,看了一眼已经进门的一家四口,“今天方便吗?如果不方便的话,我明天再过来拜访。”  如果不是之前和谭果联络,袁傟甚至不知道魏耀辉已经将R5型太阳能板炒的火热,甚至已经要大规模生产了,因为急于知道外面的消息,再加上他和袁家的人真的没什么好说的,此时袁傟不由的开口:“不用,进来等吧,他们一会就走。”  屋子里,看到不速之客的谭果和雷大鹏,袁宝国眉头不由的一皱,难道这也是得到消息想要来挖墙脚的?想到这里,袁宝国脸色有些的难看了,不过又仔细看了一眼谭果,太年轻,笑容温婉,眼中也没有商界精英的锐气和算计。  难道是自己猜错了?至于雷大鹏直接被袁宝国忽略了,这种身手精湛的大块头一看就是保镖,不过袁傟对谭果的态度明显好过自己这个二十年没有见的弟弟,袁宝国依旧没有放下戒备。  “袁博士,您自便。”进屋之后,谭果干脆的说了一句之后,直接带着雷大鹏在客厅角落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摆明了让袁傟先处理家事。  贵妇对着一旁表情明显嫌弃的儿子和女儿使了个眼色,别看这客厅里很简陋,没什么贵重的东西,可是来之前他们就已经打听好了,袁傟现在可是太阳能界研究的翘楚,是国际知名的专家,说白了这就是个聚宝盆,只要袁傟回国,那绝对是中科院院士的待遇,享受国家津贴的。  当然,对经商的袁家而言,他们家虽然不从事能源开发,可是武家已经说了,只要能将袁傟请回去签约武家的公司,武家就拿出百分之五的股份给袁家,别小看这百分之五,就算分红一年都有几千万,更别说股份本身的价值了。  比起娇滴滴的袁楠,袁衾已经在家里的公司上班了,可依旧不成熟,此时直截了当的开口:“大伯,爷爷奶奶年纪都大了,而且落叶归根,大伯你无儿无女的常年留在国外也不是一回事,不如就和我们回去吧,再说你在国外过的这么清贫,爷爷奶奶也好,我爸妈也好,看着也心疼。”  “是啊,大哥,你难道真的忍心丢下爸妈不管?当年那件事爸妈真的很懊悔,这些年一想起你就抹眼泪。”袁宝国按捺住心头的急躁,先打起了感情牌,这才将话题转移到了正题上,“而且国内现在太阳能技术也很先进,大哥你喜欢做研究,不如回国内,我来之前武家就说了,只要大哥你回来,条件随便你开。”  袁傟说起来算是个不通人情世故的书呆子,性子也有些的执拗古板,但是他能有今天的成就,智商绝对不低,只是情商不咋地。  一开始还没有猜到袁宝国漂洋过海找到自己的目的,此时他一说,袁傟就都明白了,刚刚软化的表情再次的冷硬下来,毫不客气的开口赶人,“你不用说了,当年我离开的时候就说明白了,我和袁家再无任何关系,而且我也不会回国,就算回去也不会回袁家!”  听到袁傟这话,在场的一家四口的表情都变了,袁楠楠第一个炸了起来,“哼,你以为是我们想要求你回去啊?要不是你有点本事,谁要你回去啊,爷爷奶奶都说了,你就是我们袁家的罪人,当年你差点害了袁家破产,现在让你回去是赎罪的,你还蹬鼻子上脸了!”  “好了,楠楠,这是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要管。”袁宝国状似在斥责女儿,但是这不轻不重的语调,任谁都能听出他话里的深意,分明是认可了袁楠楠对袁傟这个大伯的说法。  “哼,没有袁家的培养,大伯你也没有今天的成就,人可不能忘本那!”袁衾这个侄子也冷着脸说了一句,若不是还想着利用袁傟这个大伯给家里谋福利,估计袁衾都打算说出狼心狗肺这四个字。  至于一旁的贵妇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她纵容两个晚辈如此诋毁袁傟这个大伯,就看得出她也是认同的,没开口不过是因为袁傟身上还有利用价值。  看着这原形毕露的一家四口,袁傟这个心情温和的男人此刻也不由的怒起来,直接走过去将大门打开,“我和你们没什么好说的,你们都给我出去!”  “哼,走就走,谁稀罕来这个平民窟!”袁楠楠气恼的嚷了一句,踩着高跟鞋转身就向门外走了去,这破地方自己一分钟都不想多待了。  贵妇表情一变连忙追了出去,这可是贫民区,外面都是些身份低贱的人,楠楠这要是出去被人欺负了可怎么办?她的女儿日后可是要嫁给那些豪门贵少的。  一看母亲和妹妹都走了,袁衾原本就眼高于顶,此时也跟着转身就离开了,既然好话都说尽了,大伯还这么不知好歹,到时候就按照武家说的办,直接将人绑回国不就行了,省的浪费口水。  袁宝国铁青着脸愤怒的看着赶自己出门的袁傟,不过想到他身上的利用价值,此刻绷着脸丢下话,“大哥,你好好想想吧,你无儿无女的,难道真的要老死在国外?而且我已经和爸妈求情了,他们准许你回家了,你自己看着办吧,这几天我都在M国,这是的我名片,你想通了就打我电话。”  将一张名片放到桌子上,袁宝国也大步向着门外走了去。  门关上了,一转身看着坐在角落里的谭果,袁傟尴尬的笑了笑,“抱歉,让小谭你看笑话了。”  “袁博士您太客气了,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更何况当年袁博士您也是被逼无奈,袁家如何和您无关。”谭果笑着说了一句,袁傟博士的事情谭果之前也了解了,说实话袁家当年真的过分到了极点。  袁傟虽然是袁家的长子,但是俗话说有了后妈就有了后爹,袁博士的母亲当年是商业联姻,夫妻双方并没有丝毫感情,不过商界这样的婚姻也很多。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就在袁傟出生的那一年,袁傟母亲的家族因为一笔巨大的投资失败,最终破产了,袁家原本就是一个自私自利、唯利是图的家族。  亲家破产了,再加上袁傟父亲当初正和卫家的女儿打的火热,所以袁傟的母亲就成了一个他再婚的阻碍,袁父更为恶劣的将出轨的卫家女儿公然带回家,两人成双入对,而且对方甚至还大着肚子。  更让袁傟母亲气愤的是,丈夫婚内出轨,公然和情人打情骂俏还让对方登堂入室不说,可是公婆不但不阻止,反而将卫家女儿当成了儿媳妇,将她肚子里的袁宝国当成了宝贝金孙。  袁傟母亲一气之下就病倒了,在袁宝国出生的当天就断气了,为此,袁家上上下下很是气愤,只感觉人死的太不是时候了,袁家添孙子的大喜之日竟然死人了,简直晦气到了极点!  还在襁褓之中的袁傟根本不知道这一切,等他懵懵懂懂长大之后,把卫家女儿这个后妈当成了亲妈。  再加上袁傟母亲死后,家族最后的一点财产都归到了袁傟头上,有律师在打理,直到他十八岁之后就可以继承,卫后妈估计也贪图这一笔钱,所以袁家上下从没有人说她是后妈,小袁傟自然也不清楚。  只是随着年纪的增加隐约能感觉到母亲对自己的淡漠,虽然没有短了吃喝用度,可惜却没有一点的亲情可言。  但是比起卫后妈的冷淡,袁父和袁傟的爷爷奶奶对袁傟就更差了,袁父动辄斥责打骂,爷爷奶奶将他当成了瘟神,他们二老出现的地方根本不准袁傟出现,从小到大大部分的时间,袁傟都被佣人限定在阁楼的小房间里不准出来。  袁傟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性格愈加的沉闷呆板,不讨家里头的长辈喜欢,而袁宝国却完全不同,嘴巴甜又讨喜,长的白白胖胖的,成了家里的宝贝。  原本袁家是想要取名国宝的,后来感觉这名字太张扬了,所以就改成了宝国。  十八岁之后,一心沉浸在书本知识里的袁傟直接被后妈忽悠着在财产赠予合约上签了名字,名下所有的财产都没有了,这才从律师的口中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当然,此时的袁傟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如今不过是证实了而已。  钱财不过身外物,袁傟也不在意,收拾着行李就去上大学了,他也是在大学里遇到了瞿博士夫妻,虽然情商不怎么样,但是袁傟专业知识过硬,所以即使袁家自动忽视了这个大儿子,甚至连学费生活费都不给,袁傟依靠着在实验室里打工也养活了自己。  袁傟大二的时候认识了他的初恋,对方虽然是孤儿院长大的,脚甚至有点瘸,可是却不怨天尤人,在大学外开了个快餐店,袁傟去吃饭的次数多了,两人就熟识了,最后恋爱了。  袁家早就将没有任何价值的袁傟给忘到脑后了,直到袁傟研究生毕业的那一年,袁家这才想起袁傟来。  当时商界比起袁家资本还有雄厚的陈家有个长女,虽然只有三十五岁,却已经离过三次婚了,关键是肚子里还揣着一个父不详的孩子,陈家长女风评太差,同一个圈子里根本找不到结婚对象。  至于普通凤凰男,陈家倒无所谓,可是陈家长女看不上,她脾气差又好男色,仗着陈家的钱在夫家为所欲为、横行霸道,否则也不会离婚三次。  因为名声在圈子里差了,陈家长女又憋着一口恶气,不愿意让那些小姐妹看自己的笑话,再说凤凰男也不是那么好找的,有能力的优秀男人靠着自己完全可以打拼出一片天地来。  至于没能力的男人,倒是不介意陈家长女的风评,只想着抱上陈家的大腿,但是这种男人拿出去绝对是丢脸,陈家长女性子暴烈,根本不愿意让自己成为笑柄。  可是眼瞅着她肚子越来越大了,再找不到男人接手,陈家的脸真的丢尽了,就在这个时候,卫后妈想到了袁傟,袁家上下一想立刻就同意了,这可是百利而无一害的好婚约。  和陈家联姻了,袁家的生意路子就更广了,而且这一次袁家牺牲了袁傟这个长子,给足了陈家面子,毕竟袁傟虽然不经商,但也是一表人才的高知分子,而且出身也算好,拿出去陈家也有面子。  至于袁家也是赚足了好处,谁也不管袁傟同意不同意,他都研究生了有没有谈女朋友,这一桩婚事就在袁傟都不知情的情况下就订下来了。  接下来就是悲剧的发生,因为陈家长女肚子已经大了,所以也就没有什么订婚典礼了,直接就是结婚,袁傟被骗回家之后才知道自己第二天就要当新郎了。  袁傟虽然没什么势力,可是他在高知圈子里也认识了不少同学和导师,袁家一直看不起书呆子一样的袁傟,所以没有想到他还能找到人帮忙。  袁傟在婚礼当天逃走了,陈家丢了大面子,陈家长女虽然怀孕了,可是这段时间依旧在吃喝玩乐,婚礼当天被这么一气,直接动了胎气,偏偏她还拼命的发火。  最终被送去医院的陈家长女不但流产了,而且因为情况太危险,虽然保住了大人的性命,可是子宫被拿掉了,又因为在婚礼当天被新郎袁傟逃婚了,陈家长女和陈家疯狂的报复袁家。  袁家也气的够呛,他们拿不讲理的陈家没办法,就将火撒到了逃婚的袁傟身上,可是袁傟当时一直在实验室里工作,那是中科院的一个重要试验,一般人根本不可能进入,所以袁家也无法对袁傟出气。  最后袁家将矛头对准了袁傟的女朋友,袁家经商有的是钱,要教训一个孤儿院长大的女孩子实在太容易了,各种不入流的手段将人折磨的神经差一点崩溃,但是为了保护袁傟,女孩一直独自承受着这一切。  谁知道袁家最后将人逼到大病一场,高烧了一天一夜,可是门锁却被袁家从外面用铁链子给锁住了,手机也不见了,女孩喊得嗓子都哑了,这才让楼下的邻居注意到了,报警之后将人救了出来。  可是就在女孩去小区外诊所看病的路上,一不小心失足掉到了河里淹死了,等尸体被发现已经是三天之后了。  袁傟知道这个噩耗之后,整个人都傻了,他第一次痛恨袁家的存在,袁傟情绪激烈的去了派出所报案,想要将袁家绳之于法。  可是根据调查,女孩的确是因为高烧自己十足落水淹死的,这一点和袁家无关,至于锁门抢了手机和钱包这事,警方也找不到证据,最后案子不了了之。  刚好这个时候瞿博士夫妻要远去M国继续太阳能研究,袁傟就以他们助手的身份直接离开了华国,这一走就是二十年,没有想到袁家人通过R5型太能能板的消息知道了袁傟的存在,还想和当年一样从他身上榨取利润。  从回忆里拉回思绪的袁傟倒了两杯水放在桌子上,对于谭果知道自己的过往也没有多在意,“小谭,你找我有什么事?”  面对直接的袁傟,谭果也没什么遮掩的,同样开门见山的问道:“袁博士,我知道你留在新能源实验室,更多的是为了瞿荷,你有她的联系方式吗?”  对于瞿博士夫妻,袁傟是发自内心的尊敬,将他们当成了家人,在袁家从没有感觉到的亲情,在瞿博士夫妻身上感受到了,所以在他们夫妻惨死之后,袁傟将瞿荷当成了自己的责任。  想到之前魏耀晖的威胁,袁傟表情也沉重了几分,“我没有小荷的联系方式,魏耀晖将小荷看的很紧,定期会让姚助理过来说起小荷的近况,也会拿一些照片过来,小荷偶尔也会过来,不过都是由魏耀晖陪同的。”  当年袁傟留在实验室里,是因为这个实验室,这项研究是属于瞿博士夫妻的,袁傟想要完成他们未完成的研究事业,同样给小瞿荷一个生活的保障。  过去二十年里,瞿荷也陆陆续续的来看过袁傟,直到最近R5型太阳能板被魏耀晖公布于众,甚至要大规模生产,袁傟和魏耀晖才闹僵了,而魏耀辉也拿瞿荷来威胁袁傟不能说出R5型太阳能板的真相,否则瞿荷性命堪忧。  “袁博士,如果我能保证你和瞿荷的安全,你愿意回国吗?”谭果说明了今天的来意,打听瞿荷的消息只是次要的,真正的目的还是想要将袁傟博士带回华国。  “我知道您在纠结当年瞿博士夫妻的死亡真相。”看到表情为难的袁傟,谭果表情严肃的站起身来,对着袁傟深深的鞠躬,“我代表国家给您道歉,是我们亏欠了瞿博士夫妻,对不起。”  袁傟怔愣了片刻,眼眶一下子就红了起来,他情商再低,可是他也是个华国人,当年瞿博士夫妻也好,袁傟和实验室里的其他人也好,他们虽然远渡重洋,可是他们的心依旧向着华国的,他们的第一手研究成果也都是无偿的赠予了华国。  可是袁傟真的无法接受华国为了R5型太阳能板的研究成果,竟然暗杀了瞿博士夫妻,就因为这一点,袁傟这么多年来从没有想过回国,二十年了,华国这边也派人接触过袁傟博士。  但是因为心里头这个结,也因为R5型的研究一直没有出成果,所以袁傟都拒绝了,如今魏耀晖撕破了伪装,袁傟担心瞿荷的安全,也有了想要回国的念头。  看着情绪有些波动的袁傟博士,谭果重新坐了下来,此时正色的开口道:“我不知道魏耀晖当年是如何对您说的,但是事实真相远不是那样。”  “当年瞿博士夫妻通过驻M国大使联系到了国家,想要带着R5型研究成果回国,可是消息却被M国知道了,而被大使拜托保护瞿博士夫妻的龙门,却因为自身的利益背叛了,龙门不但没有保护瞿博士夫妻,而且还派人到了国内制造了瞿荷车祸重伤入院的消息,甚至将消息透露给了瞿博士夫妻。”  后面的事谭果不需要说,袁傟也能想明白了,知道唯一的女儿命在旦夕,瞿博士夫妻不顾一切的离开了安全屋,这让华国这边来不及准备,而M国这边却通过龙门早一步知道消息部署了掳走瞿博士夫妻和他们研究成果的行动。  “最终不得已的情况下,只能射杀瞿博士夫妻将研究成果摧毁。”谭果语调带着几分沉重,当年龙门的背叛,导致华国这边猝不及防,根本来不及准备,没有选择之下只能牺牲了瞿博士夫妻。  袁傟沉默的看着墙壁上的相框,相框里是当初他们来到M国组建实验室成功后拍下的照片,魏耀晖告知袁傟的真相和谭果这般相差不多,只不过魏耀晖将核心的一些消息隐瞒了,将华国塑造成了想要抢夺瞿博士夫妻研究成果,失败之后丧心病狂狂的迫害了两人。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谭果并没有催促,半个多小时之后,袁傟抬头看向谭果,他已经五十多岁了,头发也有些花白了,脸上有着岁月留下的皱纹,而且R5型太阳能板的研究已经结束了,除非找到适合的材料。  袁傟可以说已经没有了其他念头,瞿荷或许是他目前唯一在乎的晚辈,“如果你可以保证小荷的安全,我答应回国。”  “好,袁博士您放心,当年我们对不起瞿博士夫妻,这一次我们绝对不会重蹈覆辙,瞿荷的安全交给我。”谭果郑重的许下了承诺,“为了您的安全,这段时间,我会派人在四周保护您,等瞿荷这边安全之后,我会安排你们一起回国。”  “好,我相信你。”袁傟点了点头,能和瞿荷一起回国,袁傟就真的没什么好担心。  这边谭果又询问了袁博士关于R5型太阳能板的一些专业问题,这让袁傟都有些震惊,当日谭果只来了实验室一个小时,而且核心的一些资料也被魏耀辉事先隐藏了,袁傟没有想到就一个小时的时间,谭果竟然能记住那么多庞大的数据,甚至还能问到核心问题上。  等谭果和雷大鹏离开袁傟博士这里,已经是日落西山了,谭果表情带着几分沉重,瞿博士夫妻的遭遇,终究是华国亏欠了他们,甚至因为当年没有调查清楚,害了瞿荷一生。  “夫人,订婚晚宴上一定会见到瞿荷,到时候知道真相的她说不定就会愿意回到方团山身边。”雷大鹏小声的说了一句,第一次发现清冷着表情的谭果看起来那么的有威严。  他一直认为谭果就是个懒散的姑娘,就爱宅在家里头吃吃喝喝睡睡,可是通过方团山的事,通过袁博士的事,雷大鹏才知道谭果身上有着谭家人的正义凛然,她将这个国家放在了自己的肩上。  “希望吧。”谭果淡淡的回了一句,有些事发生了就已经发生了,时间无法倒转回去,所以很是事也无法再回头了。  三天的时间一晃而过,魏耀晖的订婚典礼绝对算是一桩盛事,在M国有身份有地位的华国人基本都出席了,而且因为R5型太阳能板的研究成功,不少对这个项目有兴趣的M国本土商人也纷纷出席了订婚典礼,甚至连M国一些官员也来了。  魏耀晖站在酒店门口迎宾,笔挺的西装,温和的笑容,人生四喜小登科,今晚上的魏耀晖看起来更加的耀眼。  “秦总、秦夫人,欢迎欢迎!”看到下车走过来的两人,魏耀晖眼睛一亮,随即热情的迎了过去,毕竟如今的秦豫也是新能源的股东。  而且在魏耀晖和秦煌的谋算里,还要利用秦豫哄抬新能源的股价,到时候他们才能卷款离开,将这个烂摊子丢给秦豫他们,所以此刻的秦豫就是魏耀晖眼中的财神爷,日后接手烂摊子、背黑锅的替罪羔羊,魏耀晖当然会拿出一百二十分的热情。  “恭喜魏副董。”秦豫冷淡淡的道了一声喜。  一旁谭果却笑着开口:“看到新郎了,今天的新娘呢?我听说这可是一位真正的大家闺秀,平日里很少露面,我家秦总裁就嫌弃我太过于淘气,魏副董将新娘喊出来,也让我学学如何当一个淑女。”  谭果的话听起来在调侃,但是魏耀晖绝对不会再相信笑靥如花的谭果了,这个女人看起来和善无害,可是却能将罗斯查尔护卫队的副队长都打败,而且还是杀手界的零失败记录,所以谭果在魏耀辉眼里不但危险,而且是不亚于秦豫这种程度的危险分子。  “秦夫人说笑了,凯瑟琳还在楼上休息室,这两天忙着订婚典礼,她有些累了,等典礼开始的时候凯瑟琳就会出来了。”魏耀晖搪塞了两句,铁了心的不会让瞿荷现在出现,谁知道谭果会干出什么事来,若是将新娘给弄跑了,魏耀晖的脸就丢大发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再等一会吧。”谭果意味深长的笑着,危险的目光看了看戒备的魏耀辉,随后挽着秦豫的胳膊直接进了酒店。  秦豫和谭果一出现,立刻就吸引了不少打量的目光,毕竟R5型太阳能板虽然被新能源集团吹的风风火火,但是毕竟还没有实际投产,大家都想要吃下这一块肥肉,可是又有些的不放心。  而秦豫却在这个时候一掷五十个亿拿下了新能源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这份胆量也让现场不少人敬佩,都在感慨秦豫的财大气粗,他们虽然也有钱,甚至比秦豫更有钱,但是公司不是自己一个人的。  有些是家族企业,有些事股份制企业,入主新能源集团,这绝对需要董事会同意,否则一下子绝对拿不出这么多的资金,偏偏秦豫就可以,这多少让人有些羡慕嫉妒恨。  毕竟如今魏耀晖已经放出话来了,新能源的股价已经翻倍的涨了,所以他们还想要拿下股份,就要付出几倍的资金,这么一看,秦豫倒是捡了个大便宜。  “你去寒暄应酬,我去楼上。”谭果低声和秦豫说了一句,然后光明正大的向着楼梯走了过去。  二楼走廊尽头就有保镖把守着,看到谭果上楼之后,立刻就有人通知了魏耀晖,而把守在二楼的保镖立刻上前阻挡谭果。  “这位小姐,这里禁止进入,小姐有什么事的话可以询问楼下的侍应生。”一个保镖语调陈恳的开口,似乎想要将谭果劝下去。  看着挡住自己的两个保镖,再看着走廊尽头房门门口站着的两个保镖,谭果估计房间里还会有人,看来魏耀晖这是防守森严那,只是不知道他防的是谁?  “新娘就在里面,我和新娘是旧友,我难道不能进去吗?”谭果笑着反问着,看起来态度很和善,“如果你们不放心,担心我拐跑了新娘,你们可以跟着我一起进去看着我和新娘叙旧的。”  “抱歉,小姐,这里禁止进入。”保镖再次重申了一句,依旧挡在谭果面前。  可是就在这时,笑容和善的谭果突然就动手了,毫不客气的将挡在面前的两个保镖放倒了,看着冲上来的四个保镖,谭果手腕一动,掌心里多了一把手枪,“让开,否则我不介意在你们身上开几个洞。”  如果事先不知道谭果的身份,几个保镖还真不害怕,谭果的外表太具有欺骗性,这就跟三岁的孩子拿着刀子威胁大人,大人基本会当成一个乐子。  可是知道谭果是一个杀手,而且还是零记录的杀手,在场几个保镖的表情刷的一下就变了,谭果真的敢开枪,而且这是在M国,说不定死都白死了。  “这样多好,你们直接让我进去,也省的动手伤了和气。”谭果无奈的摇摇头直接打开房门进去了,然后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房间里的确还有两个保镖,其中一个是女保镖,充当今晚上的伴娘,看到谭果进来之后,两人瞬间发起了进攻。  短短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再次放倒了两人,谭果反手锁了门,这才看向坐在梳妆台前一脸冷漠的瞿荷。  “你当初和方团山说自己姓袁,是不是因为袁傟博士的原因,在瞿博士夫妻去世之后,袁傟博士就是你的父亲。”谭果平静的开口,一句话就让瞿荷原本冷静的表情龟裂了。  瞿荷转过身看着面前的谭果,神色冷淡而疏离,甚至眼中还带着几分抵触和仇视,“我听魏耀晖说起过你,可是我不明白你和方团山是什么关系。”  迄今为止,不管是魏耀晖还是秦煌,他们都没有将方团山和谭果联系起来,在他们看来方团山是单枪匹马的孤狼,他来M国不过是因为XM型的狙击枪所以才盯上了龙门,之后为了行动方便,才想过威胁芮罡,只可惜失败了。  谭果和秦豫那绝对是一伙的,这两个人势力不小,但一切都是为了R5型太阳能板而来,或者说是为了钱而来,谭果和方团山是八竿子都打不到一起的两个不相干的人。  “魏耀辉马上就要上来了,我就和你长话短说。”谭果瞄了一眼被反锁的门,“方团山当年虽然是杀害瞿博士夫妻的凶手,但是他也是听命行事,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是无辜的。”  看着满脸仇恨的瞿荷,谭果继续开口道:“而华国方面之所以会有这个命令下来,完全是因为龙门的关系,确切来说是因为龙门的背叛才导致你父母的死亡,而他们在临死之前其实和华国这边通了电话,为了确保R5型研究不落入到M国手中,他们选择了赴死。”  二十年前,负责营救瞿博士夫妻的最高指挥官其实也很为难,这是不得已的选择,而瞿博士夫妻在知道这个情况之后,他们没有任何犹豫的就选择了死亡,因为他们清楚,一旦自己落到了M国手里头,他们肯定会将研究成果招供出来,所以他们宁可死亡,也不愿意将自己的研究成果给了敌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