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235章 夫妻打架

第235章 夫妻打架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571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12
    对魏耀晖而言丢人事小,关键是一旦暴露了R5型太阳能板的研究真相,那才是真正的大麻烦!之前他和秦煌的谋算就是高价出售新能源集团的股份,在一年之间之内将股价巨额套现之后,然后再将新能源的烂摊子丢给秦豫这些大股东。  毕竟一年时间一到,就算R5型太阳能板被曝光有问题了,可是魏耀辉已经不是股东了,公司股东和法人都变成了那些替罪羔羊,这事就和他们没关系了。  “你也太没用了,竟然让谭果那个女人将瞿荷给掳走了!”南英杰暴怒的开口,烦躁的一脚将椅子踹飞了出去,迁怒的瞪着脸色同样阴沉的魏耀辉。  也难怪南英杰会如此恼火,当年是他一力主张从罗斯查尔财团调动了资金投入到了新能源集团,虽然说投入的资金并不多,而且也只占据了百分之十八的股份。  而且之前R5型太阳能被魏耀晖炒的火热,R5型太阳能板被大肆鼓吹成了能源界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改革,罗斯查尔财团这边也有意向追加投资,甚至打算成为新能源集团的控股方。  因为这个原因,南英杰这段时间可是春风得意,罗斯查尔家族对他进行了褒奖不说,还将家族一个大型的风投公司交到南英杰手中,由他来掌管。  可是如今一旦秦豫通过瞿荷那边知道了R5型太阳能板的研究真相,并且曝光出来之后,南英杰第一个会被家族问罪,甚至会怀疑他伙魏耀晖利用失败的研究,来套取家族的巨额投资,  “好了,都少说两句,目前为止责怪任何人都无济于事,善后才是最重要的。”秦煌声音冷淡的响了起来,一记目光扫了过来,不管是阴沉着表情的魏耀晖,还是暴怒的南英杰,此时都冷静下来了。  安静的客厅里,秦煌将整件事都在脑海里过了一遍,此时幽深的凤眸看向魏耀晖,“你是说谭果和方团山有联系?”  “是,煌少,瞿荷虽然是瞿博士夫妻当年的遗孤,可是这件事属于机密,连华国那边都不知道,谭果就算要调查我,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查到瞿荷的身份,更通过她查到了袁傟博士。”魏耀晖愤恨不甘的开口。  若是早知道这一点,魏耀晖肯定就防备着了,怎么会让谭果轻而易举的将瞿荷给掳走了,连同袁傟博士也失踪了。  “方团山的事件和瞿荷的事件,按理说是完全不相干的两件事。”秦煌一手有节奏的叩击着桌面,清脆的敲击声里,秦煌表情渐渐明朗过来。  “所以只有一种可能,谭果之所以会注意到瞿荷,并不是因为你,而是因为方团山,她是通过调查方团山才会顺藤摸瓜的找到瞿荷,从而发现了她真实身份,也顺势带走了袁傟博士。”  魏耀晖其实也想过这种可能性,“瞿荷报复方团山完全是私人仇恨,而且因为证据确凿,方团山早已经被华国军方通缉了,他和谭果有联系只有两种可能性。”  一种就是方团山走投无路之下,花了大价钱找到龙虎豹,雇佣龙虎豹来保护他的安全,但是魏耀辉感觉这种可能性极低,方团山并没有多少钱,而且以他的性格,被通缉之后,他绝对不敢私自暴露行踪,即使龙虎豹是国际性质的佣兵势力,但是方团山只怕也不敢轻易相信对方。  那只有第二种可能性,谭果和方团山认识,不管是以前就认识,还是因为石安全博士的事件认识,谭果的身份就值得推敲了,以前认识,那谭果势必和华国的军方有来往。  如果是现在认识的话,石安全博士事件绝对是高度机密,谭果能参与其中,谭果的身份就不可能是一个杀手那么简单了,至于谭果可能是什么身份,魏耀晖这边也不清楚,但是这绝对是一个大秘密。  “谭果和方团山以前不可能认识,否则瞿荷绝对知道。”秦煌平静的开口,所以谭果身份不一般?不,或者是秦豫的身份不一般,爷爷之前就说了,那一族的人蛰伏了上百年,势力只怕已经庞大到可怕的地步。  那一族的人渗透到军方的高层也有可能,所以相对而言,秦煌更愿意相信是秦豫那边的人认识了方团山,然后通过方团山找到瞿荷,顺藤摸瓜的查清楚了这一切,从而破坏了自己的大计。  南英杰此时已经完全不生气了,幸灾乐祸的开口:“石安全博士的事件导致M国高层暴怒,一旦他们知道谭果和秦豫是罪魁祸首,只怕这两人就要倒大霉了!”  当初石安全博士就是在华国S省南川被劫持走的,而且科研会上,谭果名下的新锐科技也参加了展览,谭果和秦豫参与其中的可能性很高,南英杰一想到这种可能性,整个人就兴奋起来,这绝对是借刀杀人的最好计划。  “英杰,你把秦豫参与到石安全事件的消息通过罗斯查尔家族告知给M国高层,这样一来,你也可以将功赎罪,不会被R5型太阳能板的事件波及到。”秦煌缓缓的开口,南英杰毕竟是自己的盟友,卖个好给他,巩固他在罗斯查尔家族的地位是非常有必要的。  南英杰眼中一喜,立下这个大功,之前的担忧全都没有了,“煌少,多谢了。”  解决了南英杰的事,秦煌看向有些忐忑的魏耀晖,“耀晖,你这边我已经和龙门商量好了,你暂时进入龙门比一下风头,等事情过去之后再做安排。”  南英杰最多是被罗斯查尔家族责备,可是魏耀晖就不同了,R5型太阳能研究真相一曝光出来,魏耀辉绝对就是过街老鼠,甚至涉嫌诈骗罪,所以只能暂时躲进龙门。  不过魏耀晖也是个经商的人才,秦煌不会一直将他雪藏起来的,实在不行,日后去整个容,换个身份,依旧可以给自己效力。  “不过这都是最坏的打算,耀晖,我从龙门那边借了人手过来,瞿荷和方团山就在秦豫的别墅,你带人过去,如果能将他们掳回来,我们还有翻盘的余地。”秦煌虽然知道秦豫敢将人放在别墅里,绝对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所以才有恃无恐,但是不管如何,秦煌也要去试一下。  不管如何,秦煌终究有些不甘心就这样失败了,而且这一次的交锋,自己一直是处于下风,这让心高气傲的秦煌不能接受,比起秦豫,秦煌一直认为自己才是主导者,秦豫不过是自己棋盘上的一个棋子,如今被棋子耍弄了,秦煌无法接受,所以他还想要最后尝试一下。  “好的,煌少,我马上去安排,新能源和实验室那边还有不少保镖,我将他们都带过去,趁着夜色也方便行动。”魏耀晖点了点头,其实他也不甘心就这样失败了,那可是数百亿的损失。  秦豫和谭果这么一折腾,就等于将新能源集团的股价从之前的天价直接折腾到了一文不值,就这一点而言,秦煌这边至少要损失三百亿以上。  更别说一旦将R5型太阳能板投入生产,这一年的利润就更客观了,之前已经有南非和肯尼亚的代表电话联系了魏耀晖,想要将R5型太阳能板大规模的应用到他们的国家,虽然只是拿出一个城市做试点,但是一旦合约谈下下,那就是上百亿。  可是如今一切都被秦豫和谭果给破坏了,秦煌在南英杰和魏耀晖离开之后,脸上的伪装终于都褪去了,英俊的脸上盛满了怒火。  凌晨四点钟,天明前最黑暗的时刻,月亮不知道何时被厚实的云翳遮挡住了,一丝光亮都不透,漆黑一片里,不远处的别墅完全笼罩在黑暗之中。  但是通过粗略的侦查,让人明白这幢看似安静的别墅内外的安防有多么的可怕,真的可以说一只苍蝇都别指望飞进来。  魏耀晖从秦煌那边离开之后,直接就来这边部署了,此时他坐在车里,远远的看着属于秦豫的那幢别墅,脸色阴沉的骇人,“都查清楚了吗?”  “是,魏先生。”说话的是个中年男人,看起来四十多岁,穿着黑色T恤,太阳穴高高鼓起,目光锐利如鹰,这绝对是个练家子,而且身手非同一般。  “根据我们的初步判断,秦豫的别墅里至少不少了五十人,而且都是训练有素的精英,武器装备很强,除非是猛攻,否则我们绝对无法攻入别墅。”  这是在M国,很多富商都拥有自己的武装力量,而且保镖都配备了枪支,但是魏耀晖也明白除非在半个小时之内攻下秦豫的别墅,否则M国的警方肯定要介入,这样大规模的火拼影响太恶劣。  这也幸好是在M国,如果是在华国,想都别想,华国治安严,帮派械斗火拼都是被严令禁止的,更别说拿着武器对轰了。  “半个小时可以吗?”魏耀晖看向中年男人,他是龙门这一次派过来的负责人,带了足足有五十人,再加上魏耀辉这边的保镖,人数至少超过百人。  新能源集团的保镖只是普通货色,可是实验室那边的保镖可是魏耀晖高新聘请回来的,只要这一百人的精英能冲开别墅的防线,将瞿荷抓回来,魏耀晖就能力挽狂澜,将劣势扳回来。  毕竟瞿荷在自己手里头,袁傟博士绝对不敢说R5型的研究是失败的,这样一来,不管秦豫如何造谣生事,他没有证据,魏耀晖就不怕。  中年男人眉头皱了皱,“可能性不到百分之三十。”龙门虽然也很强大,但是龙虎豹毕竟是国际佣兵组织,防守别墅的这些也都是精英,甚至可能是十二星座里的队伍。  而且整幢别墅易守难攻,半个小时之内攻进去的可能性不足百分之三十,但是中年男人也知道这一次事关重大,所以决定权还在魏耀晖手里头。  魏耀晖眉头紧蹙着,如果成功了,不但能挽回自己的名声,不用躲在龙门避风头,而且还能挽回数百亿的经济损失,虽然秦煌要拿走一大部分,但是自己就算能留下百分之一,那也是上亿的巨款。  想到这里,魏耀晖眼神一沉,“趁着时间还早,立刻部署下去,不惜一切代价要将瞿荷抓回来,一定要在天亮之前成功。”  而此刻,别墅里还有微弱的灯光亮着,秦豫站在楼上书房的窗口眺望着院方,黑暗一片里,虽然看不清什么景物,但秦豫依旧能清楚的感觉到空气中浓烈的火药味,大战似乎一触即发。  “先生,根据我们的侦查,魏耀晖这一次带了一百人过来,其中至少有一大半是龙门的精英。”徐教官一身黑色的劲装,此时快速的向着秦豫汇报着情况,“先生,我们选择防守还是进攻?”  一夜未睡,秦豫的脸色阴翳的有些骇人,原本的怒火已经压抑下来,但也只是压抑而不是消散,这让秦豫原本幽深的凤眸看起来更加的可怕,那种不怒而威的气场,让汇报的徐教官都有种胆战心惊的感觉。  “留下十人保护瞿荷,余下的人和我杀出去!”一字一字,声音冰冷刺骨,秦豫心头的那把怒火无法消散,既然魏耀晖送上门来了,秦豫脸上露出狰狞的冷笑,既然如此,那就用鲜血来平复自己的怒火!  徐教官微微一愣,她以为秦豫会选择防守,毕竟有了芮罡大使那边的关系,即使魏耀晖有备而来,只要自己这边防守住了,芮大使那边必定会给M国警方施压,瓦解这一次的危机,可是徐教官没有想到秦豫会露出这样嗜血的笑容。  或许是不想打草惊蛇,不想让M国的警方提前介入,所以魏耀晖这边原本打算用偷袭的方式,看看能不能潜入到别墅之中,可是就在一切准备继续的情况,别墅的院门突然打开了。  一道一道的黑色的身影如同夜色下的鬼魅一般,分成四个方向,飞快的掠入到了夜色之中,尔后,黑暗之中立刻响起激烈的打斗声。  杀!  不知道是谁先喊了起来,魏耀晖埋伏在外的人手和秦豫这边冲出来的人正面激斗起来,估计都不想惊动M国的警方,所以双方都选择的是纯武力的战斗。  “抓住他!”当看到夜色下走出来的秦豫时,魏耀晖在怔愣片刻之后,立刻喊了起来,抓瞿荷是他今晚的目的,但是如果能抓到秦豫,那就更好了!  魏耀晖身边的中年男人脚步一个上前,锐利的目光盯着一步一步走过来的秦豫,黑暗之中,中年男人莫名的感觉到一股可怕的压力,这是从秦豫身上传递过来的威压,秦豫绝对是一个可怕的男人。  中年男人打了个手势,刷的一下,从暗中又快速的掠出两道人影来,这原本也是保护魏耀晖的,此刻三人呈三面围攻的阵型一步一步向着秦豫逼近着。  战!  一瞬间,中年男人三人同时出手攻击,他们都是龙门的精英,而且平日里配合默契,三人同时从三个方向出手,却像是一个人一般,速度、力度、精准度都提升到了最佳状态。  秦豫站定在包围圈之中,凤眸陡然阴沉下来,薄唇处勾起狠辣的冷笑,随后直接向着正前方的中年男人攻了过去。  秦豫攻击的角度极其的刁钻,出手之狠辣,让中年男人神色凝重了几分,不得不放弃攻击改为防守。  拳风猎猎!秦豫的脸上自始至终都带着让人惊悚的冷笑,他根本不管其余两人的围攻,只盯着中年男人下杀手,甚至不在乎自己会不会受伤。  疯子!腹部挨了一拳的中年男人连连后退,目光惊恐的看了一眼疯狂攻击的秦豫,这绝对是一个疯子!他宁可自己受伤,也要先杀了自己!  在龙虎豹没有一个手下愿意和秦豫过招,因为秦豫出手狠辣不说,攻击角度太过于刁钻,让人无法防备,而且秦豫的打法太过于可怕,如同被毒蛇盯上了一般,不将人活活打死绝不会罢休,那种感觉简直太憋屈了。  后背挨了一脚,秦豫却根本不在意,身体趁势往前飞掠而去,左拳狠辣的击向中年男人的头部,在对方躲避的一瞬间,秦豫阴冷一笑,右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砍向了中年男人的脖子。  不好!中年男人眼睛猛地瞪大,可是秦豫速度太快,来不及躲避之下,男人只感觉脖子处剧烈一痛,眼前蓦地一黑。  而这一瞬间的失误就是必死的危机!秦豫身体如同毒蛇一般迅速的缠绕到了中年男人身后,双手抓住他的头,咔嚓一声,脖子被扭断的声音响起,中年男人如同一滩烂肉一般的倒在了地上。  余下两个男人表情剧烈一变,他们没有想到三人联手攻击之下,竟然还被秦豫杀了一人,而且还是三人中最强的一个。  “轮到你们了。”秦豫一字一字的开口,抬手擦去嘴角的血迹,刚刚他根本不防守,用以伤换伤的手法弄死了一个,只剩下两个人了。  “杀!”余下两人对望一眼,一左一右的犄角攻势同时向着秦豫猛攻,这两人也被秦豫弄的红了眼,不顾一切的要斩杀秦豫。  汽车里,魏耀晖此刻已经坐到了驾驶位上,战斗发生之后,魏耀晖担心有变就从后座转移到了驾驶位,这样一来,情况如果不对,他可以立刻发动汽车逃离现场。  而此时,看着激烈打斗在一起的三条身影,魏耀辉瞳孔紧张的收缩着,他明显看出秦豫的身手要强了很多,占据了上风。  果真三分钟不到的时间,一个男人发出不甘的嘶吼声,却已经死不瞑目的倒在了地上,只余下一个人了,此刻看着如同凶神一般的秦豫,男人忽然感觉到害怕了。  汽车里,魏耀晖神色紧绷着,一抹疯狂之色从眼中一闪而过,魏耀晖将油门一踩,黑暗中,发动的汽车如同嘶吼的野兽一般直接向着秦豫以高速冲撞了过去。  和秦豫动手的男人神色一变,迅速的向着左侧飞奔而去,而此时,近距离之下,秦豫冷眼看着开车冲撞过来的魏耀晖,右手却已经掏出了手枪。  看起来几十米的距离,却不过是短短几秒的事情,砰的一声巨响!汽车里魏耀晖眼睛猛地瞪大,高速飞射的子弹击穿了挡风玻璃,然后贯穿了他的眉心。  只是魏耀辉虽然被秦豫一枪击毙了,可是汽车依旧惯性的向着秦豫冲撞了过来,而秦豫此时身体猛地腾空跃起,顺着汽车的前盖快速的一个翻滚,然后摔在了地上。  而此时,抢先一步躲避开的男人眼中杀机一闪而过,动作迅速的掏出随身佩戴的手枪,之前双方为了不惊动M国的警方,所以都是武力拼斗。  但是此刻,却是暗杀秦豫的最好机会,这也是他们跟着魏耀晖出来之前,秦煌那边的命令,如果有机会,不杀秦豫,但是一定要重伤他,能将人擒住就更好。  就在这危险的一瞬间,刚从地上跃起的秦豫冷眼看着出手要射杀自己的男人,峻冷的脸上依旧是狠辣的冷笑,却是连躲都不躲一下。  “你这个疯子!”一直躲避在暗中的谭果气恼的骂了一句,身体如同离弦的利箭一般直接冲了出来。  要对秦豫下手的男人根本不知道暗中还有一个人的存在,猝不及防之下,被谭果一脚从后背心踹飞了出去。  谭果天生神力,此刻又在暴怒的情况之下,巨大的力度将男人直接踹飞了出去,砰的一声撞到了一旁的树杆上,整个人眼前一黑的昏厥了过去。  “你疯了吗?”怒吼着,谭果冲过来一把抓住秦豫的衬衫领口,失态的吼了起来,“魏耀辉开车过来你也不躲!你以为你是神枪手啊!如果那是防弹玻璃你要怎么办?”  谭果气到极点,第一次歇斯底里的吼叫起来,此刻已经完全的失去了理智,刚刚有多么危险,谭果只要回想起来,心脏都被吓得骤停了。  魏耀辉距离秦豫不到二十米的距离,这种情况,他开车冲撞过来,最安全的方式就是该避开,可是秦豫却反其道而行,直接开枪射杀魏耀晖。  距离太短,秦豫即使成功了,也有可能被车撞伤,而且如果这是防弹玻璃,那秦豫就是拿命在赌。  “不就是一条命嘛。”看着失控咆哮的谭果,秦豫勾着嘴角冷笑着,满脸的嘲讽之色,“你之前不是故意暴露自己和方团山的关系,让M国盯上你吗?你都不怕,我怕什么?难道一个魏耀辉会比整个M国还要强?”  听到这话,谭果错愕一愣,呆愣愣的看着秦豫,半晌之后,谭果喃喃的开口:“你这是在报复我?报复我没有事先和你商量,所以你拿自己的安全来报复我?”  看着谭果那受伤的表情,看着她苍白一片的小脸,没有了往日的从容温雅,如同普通的女人一般,因为生气不顾形态利益的大吼大叫,秦豫知道谭果是担心自己。  可是一想到谭果之前的作法,秦豫冷冷一笑,“是又如何?你连自己的命都不在乎,何必在乎我的,再说我既然做了,自然有把握。”  谭果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原本清润的黑眸里此刻疯狂的燃烧着怒火,看着夜色下,秦豫嘴角那嘲讽的冷笑,怒到极点之下,谭果猛地一拳头砸了过去。  砰的一声!谭果出手太重,而秦豫也没有防备,整个人直接被谭果一拳头打翻在地。  黑暗里,徐教官和雷大鹏都傻眼了,之前听到这边有枪声,两人立刻就冲了过来,然后就看到谭果和秦豫争执之后,他们家冷漠威严的先生就被谭果一拳头打倒在地了。  估计还是不解恨,看着摔在地上的秦豫,谭果直接坐到了他的小腹上,一手揪起秦豫的衣领,右手直接攥紧成拳头,“你生我气,你有种就打我啊!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秦豫你还算不算男人!”  躺在地上的秦豫冷眼看着坐在自己身上叫嚣的谭果,一手揽着谭果的腰,身体猛地一个发力,两人位置瞬间调转过来。  可是就在谭果倒地的那一瞬间,秦豫左手却快速的垫在了谭果的后脑勺下,担心她摔在地上时会磕到头。  此刻,谭果在下,秦豫在上,只不过和刚刚不同,秦豫一手撑在地上,身体悬空在谭果的上方,峻冷的脸逼近谭果暴怒的小脸,她还敢生气?  谭果也是气狠了,一手指着自己的脸,叫嚣的对着秦豫挑衅着,“你生气,你揍我啊?今晚上我要是喊一声痛,我他妈的就跟你姓!”  秦豫粗喘着,黑眸死死的盯着叫嚷的谭果,明明她看起来那么温和乖巧,可是每每却能将自己气到失去理智。  “怎么不敢打了?”谭果冷冷一笑,昂着下巴,一脸桀骜不驯的姿态,“所以你就是孬种,你只敢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有种你拿我的命开玩笑啊。”  越想越气,谭果喉咙哽咽了两下,可是依旧恶狠狠的挑衅,“我谭果长这么大就没怕谁,你今天不打我,我们俩就没完!秦豫,不要以为就你会自残,我告诉你,我疯起来,我爸妈都拦不住,你敢拿自己的安全开玩笑,行,我陪你,我们比比看,看谁更疯狂,看谁更不怕死!”  “闭嘴!”秦豫怒斥一声,挫败又愤怒的瞪着叫嚣的谭果,火气蹭的一下也爆发了出来,“我不过是要被车撞一下,你就敢这么生气,那你想过我没有?”  秦豫低吼着,如同要发疯的野兽,“R5型太阳能真相曝光之后,秦家也好,龙门也罢,他们要报复冲着我来,我秦豫接着,我不需要我的女人站出来给我挡灾,我秦豫也没有你想的这么没种!”  听到秦豫的吼声,谭果气的一抹眼角的泪水,“是,你有种,你不怕死!你不怕龙门报复,可是我怕啊,我怕你这个混蛋死了丢下我一个人怎么办?你以为你是打不死的小强!”  说完之后,谭果愤怒的瞪着身体上方的秦豫,毫不客气的一曲腿直接将人撞了下去,清瘦的身体一跃而起,然后狠狠的瞪着同样爬起来的秦豫,谭果冷冷一笑,“我不和你吵,我是谭家大小姐,我和你这个神经病计较个屁啊,白白浪费口水!我明天一早就滚回帝京去,我看看谁能动我一根汗毛!”  说完之后,谭果直接转身离开,恶狠狠的瞪着一旁的徐教官和雷大鹏,“让开!”  嗬!夫人暴怒起来,那绝对比先生更可怕!活脱脱就是头母暴龙!雷大鹏和徐教官迅速的退让到两旁,唯恐挡了谭果的路会被她狠狠的收拾一顿。  看着离开的谭果,秦豫已经懊悔了,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谭果这么生气,其实秦豫心里头也知道谭果会这样做,不过是为了保护自己而已。  但是秦豫也拉不下脸去叫谭果,此时不由迁怒的看向雷大鹏和徐教官,“让你们让开你们就让开,我怎么不知道我的手下这么听话?”  被骂的雷大鹏和徐教官都傻眼了,他们这是招谁惹谁了。  “还傻愣在这里做什么,战斗结束了?还是说你们吃饱了撑着没事做,在这里看风景赏月亮?”秦豫冷冷的丢下话,径自向着谭果离开的方向大步追了过去,“让开,没事挡路做什么!要滚就滚远点,别在这里碍事!”  看着先后离开的谭果和秦豫,雷大鹏和徐教官对望一眼,这绝对是无妄之灾!  “我以前以为先生碰到夫人,那是百炼钢化为绕指柔,英雄难过美人关。”雷大鹏喃喃低语着,此时感慨万分的摇摇头,“现在我才知道我有多么眼瞎,夫人暴怒起来连先生都敢揍,这简直是以暴制暴!”  以前虽然知道谭果身手精湛,但是在雷大鹏看来谭果还是漂漂亮亮的软妹子,虽然懒散了一点,也没有追求,就喜欢吃吃喝喝睡睡,但绝对是个温柔和善的好姑娘。  今日一见,得,雷大鹏感觉自己就是个睁眼瞎,一个温柔的姑娘能拿住他们家先生?就先生那变态狠辣的性子,估计也就谭果这种女暴龙能制服得了。  那一拳头揍得可真带劲,先生嘴角都打出血了,脸也肿起来了,幸好先生牙齿好,否则谭果那一拳头下去,估计先生还得崩掉几颗牙!  谭果气鼓鼓的回到别墅,身上散发的寒气让原本守在别墅里的手下都下意识的退避三舍。  “放心吧,瞿荷留在这里很安全。”看着站在客房门口担心的方团山,谭果僵硬的扯着嘴角说了一句。  “谢谢!”方团山陈恳的道谢着,不管自己和小荷会如何,但是小荷的命是谭果救回来的。  谭果不在意的摇摇头,听到背后脚步声,表情再次冷了下来,直接迈步上了楼,然后砰的一身关上了房门,声音之大,将楼下龙虎豹的人都吓了一跳。  而后一步进门的秦豫同样听到了那巨大的关门声,看了一眼楼上,秦豫冷着老脸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脸颊上的肿痛让秦豫嘶了一声,谭果下手还真够狠的。  黎明很快就到来了,龙门这边虽然安排了不少人过来,但是秦煌依旧小看了龙虎豹的强大,一个小时之后,战斗就结束了。  清晨的光芒洒落下来,别墅似乎又恢复了平静,只是四周依旧有着淡淡的血腥味弥漫着,收到消息的M国警方此刻在别墅外巡逻着。  “没有什么多余的痕迹。”一个警官皱着眉头开口,他们也是收到了消息,知道凌晨时分这边发生了大规模的血拼。  不过因为是华国人的内部争斗,再加上他们收到消息时已经天亮了,所以此刻不过是来看看,但是警官没有想到这些华国人动作这么迅速,战斗结束了不说,现场也被清理了,一点多余的痕迹都没有,要不是还有血腥味,他们都以为自己是来错地方了。  而此时,同样一夜没有睡的秦煌站在窗口,秋日明亮的阳光却笑容不了他脸上的寒意,“魏耀晖被杀了,龙门派出去的精英死伤惨重,秦豫的龙虎豹比自己预估的要强大很多。”  “煌少,不好了,你快看新闻!”南英杰的声音从门外急匆匆的响了起来,也顾不得其它了,直接冲进客厅打开了电视机。  袁傟博士正在接受记者的采访,而他公布出来的正是R5型太阳能研究的真相,“这项研究从理论上而言是成功的,可以将太阳能的转化率提高百分之三十,但是我们这二十年来一直在寻找合适的材料,只可惜结果却是失败的。”  秦煌转过身静静的看着新能源集团召开的新闻发布会,有了袁傟博士的这番话,就注定了新能源集团的破产。  “魏耀晖人呢?他带了那么多人过去,都没有将瞿荷抓回来吗?”南英杰气恼的开口,虽然他已经将谭果涉及到石安全博士的事件里的消息通过家族告知了M国高层,但这也仅仅是将功抵过而已。  而且石安全博士的事件属于高度机密的事件,不能对外公开,所以南英杰的这个功劳也不能公开,但是罗斯查尔财团投资新能源的事情却是人尽皆知,如今新能源要破产了,这过错就是南英杰造成的。  因此在明面上,罗斯查尔财团依旧要处罚南英杰,虽然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处罚,但是南英杰在家族里的名声却会跌落,这也是南英杰气愤不甘的原因。  秦煌看了一眼愤恨不甘的南英杰,“耀晖已经死了。”  南英杰一愣,有些呆滞的看着秦煌,这些年,他虽然看不上魏耀晖,毕竟在身份上,魏耀晖差了很多,可是南英杰也没有想过魏耀晖会死。  “是秦豫下的手?”南英杰低声开口,秦豫也太狠了,不单单弄垮了新能源集团,害得他们如此被动,甚至还弄死了魏耀晖。  秦煌点了点头,安抚的拍了拍南英杰的肩膀,“这件事到此为止,好在耀晖已经死了,所有的罪名由他来背负,罗斯查尔家族那边,我会将R国的那个项目交给你来处理。”  南英杰感激的看了一眼秦煌,左右由魏耀晖来背负这个罪名和骂名,自己这边也是将功赎罪了,再拿下R国这个项目,倒是可以弥补经济上的损失。  ------题外话------  哈哈,谭果今晚上发飙了,亲爱的们,月票走起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