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237章 一张照片

第237章 一张照片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067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12
    第237章  谭果将车子停在一幢幽静的小院前,这里距离之前秦豫的别墅足足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不过远在郊外的这个小院看起来格外的幽静,屋子四周就是茂密的树林,不远处有一个湖泊。  而全木制的屋子前面是个花园,后面则开辟出了一些菜地,看得出华国人不管在哪个国家,只要有土地总喜欢种上一点蔬菜。  “我当年在医院醒来之后就是姚奶奶在照顾我,一直到后来我去了华国。”副驾驶位置上,瞿荷静静的看着不远处的屋子。  如果说M国真正让她惦记的只有两个人,一个就是瞿傟博士,这个代替了她父母的长辈,还有一个就是小时候照顾瞿荷生活起居的姚奶奶。  瞿荷上高中的时候才去了华国,然后考上大学,魏耀晖利用龙门的关系将方团山弄进了大学校园成了那一届的军训教官。  之后又制造了一系列的偶遇巧合,瞿荷最终和方团山从相识到相爱,走上了复仇之路,当年瞿荷会趁着方团山出任务的时候,偷偷回到M国来探望袁傟博士。  醉心太阳能研究的袁傟虽然很关心瞿荷的生活,但是他毕竟心思不够细腻,丝毫察觉不到瞿荷去华国的真正目的不是为了去瞿博士夫妻生活的地方,而是为了找方团山报仇。  可是照顾了瞿荷好些年的瞿奶奶却敏锐的察觉到了不对劲,她也劝过瞿荷,只可惜年幼的瞿荷心里头就被灌输了要报仇的念头,所以并没有听从姚奶奶的劝告,一条道走到黑,如今和方团山再也回不去了。  谭果看了一眼感伤的瞿荷,“下车吧,如果老人家不愿意跟着我们回去,今天也好做个告别。”  “嗯。”瞿荷点了点头,打开车门走下车。  当听到门铃声时,正在后院摘黄瓜的姚奶奶高声回了一句,“稍等片刻。”  声音中气十足,听得出姚奶奶的身体很好,一分钟不到的时间,一个头发花白,身体有些佝偻的老太太从屋子后面走了出来,穿着蓝色碎花的旗袍,手里头拎着藤编的小篮子,里面有刚摘下来的新鲜蔬菜。  “小荷?”当认出瞿荷后,姚奶奶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了慈爱的笑容,激动的迎了过来,“小荷,真的是你回来了。”  方团山因伤从部队退役之后,就回归到了平常人的生活,所以外出的几率就少了很多,瞿荷已经好几年都没有回来了,此刻看到她也难怪姚奶奶会如此的高兴。  “奶奶,是我回来了。”瞿荷脚步上前,一把扶住姚奶奶的胳膊。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姚奶奶连声笑着,然后看了一眼谭果,“这姑娘长的好,一看就是有福气的,外面太阳大,都进来家里坐。”  客厅并不大,但是布置的很是温馨,布艺的沙发,墙壁上挂着不少照片,姚奶奶端茶茶壶和茶杯从厨房里走了出来,“这是我煮的酸梅汤,你们喝点解渴,厨房里我还烤了小饼干,等等我就过去拿。”  随后不等谭果和瞿荷拒绝,姚奶奶又迈着兴奋的步伐回到了厨房,不一会儿端着水果和小饼干出来了。  简单的交谈之后,瞿荷说明了今天的来意,“奶奶,你和我一起回华国吧,这样我就能照顾你和袁叔了。”  “傻孩子,我虽然是花国人,可却是在M国长大的,而且我的丈夫和孩子都埋葬在这边,我老了,也没有几年可活的,我就留在这里,等以后死了,埋在他们身边,这辈子就值得了。”  姚奶奶笑着摇摇头,满是皱纹的脸上是岁月沉淀的豁达和慈和,姚奶奶算是命运比较悲苦的,早些年姚奶奶的祖辈来M国打工,然后就定居在这边。  可惜毕竟是靠卖苦力,在M国也仅仅是生活温饱而已,后来姚奶奶出生之后,家里的情况才逐渐好转,谁知道天不遂人愿,姚奶奶父母先后得了癌症,家里头的积蓄也就花光了。  父母死后,姚奶奶给人家当保姆,又兼职去华人餐馆里打工,后来认识了同样在这里长大的华国男人,两人结婚之后生下一个可爱的孩子。  只可惜好景不长,一次意外车祸父子两人都去世了,姚奶奶坚强的挺了下来,利用这笔死亡赔偿金在墓区不远的这边买了土地盖了这所木屋。  “小荷,你年纪也不小了,回去之后好好和你的丈夫相处,生个孩子,有了孩子你就会明白,没有什么坎是过不去的,好好活着才是最重要的。”看得出姚奶奶并没有接受多少高等教育,骨子里甚至还有华国人结婚生子的思想,但是看得出这个满脸热情笑容的老太太是真的关心瞿荷。  瞿荷怔了一下,她当年是为了报复方团山才和他走到一起的,所以这些年她根本不可能和方团山生孩子,早在结婚的第三年瞿荷就利用魏耀晖的关系去医院做了检查之后,弄了一个假的不孕的证明。  方团山虽然有些失望,却没有因为孩子的事情抱怨,甚至还多次安慰瞿荷没有孩子也没有关系,如果她真的喜欢孩子,他们可以去孤儿院领养一个回来。  如今听到姚奶奶劝说的话,痛苦之色从瞿荷眼中一闪而过,自己和方团山已经回不去了!如果没有和魏耀晖发生过关系,瞿荷或许认为还有一丝希望,但是如今,她真的无法再回头了。  “奶奶,你是照顾瞿姐长大的,有没有瞿姐小时候的照片那。”一看瞿荷的神色不对,谭果体贴的转移了话题,客厅的墙壁上挂了许多照片,有些是风景照,有些是姚奶奶和M国老太太一起外出游玩的照片。  “有,怎么会没有呢?我这里就照片最多。”姚奶奶脆生笑了起来,起身回了房间,过了一会儿捧出好几本相册来,“这些可都是老照片了。”  谭果翻开相册看了起来,看得出这些照片都被精心保管着,照片下面还附了小纸条,写明了照片是在什么时候拍下来的。  看着看着,谭果表情一怔,目光停留在相册最后一页的照片上,上面是一个年轻的女人,看起来非常的漂亮,五官很是立体,浓黑的长发被挽成了发髻,穿着彩色的复古长裙,目光温柔的注视着襁褓里的孩子。  估计这是满月照,襁褓里的孩子虽然还很小,但是看得出长大后绝对会是个帅气的男人,看着这小婴儿,谭果有种熟悉的感觉,只是这个想法如同火花一般在脑海里一闪而过,快的让谭果来不及捕捉。  当看到谭果的目光停留在最后一张照片上时,姚奶奶表情突兀的一变,下意识的抢过谭果手中的相册。  “这个看完了,看下一本吧,下一本都是小荷的。”或许也是察觉到自己失礼了,姚奶奶干干的说了一句,却还是将相册合起来了放在自己手里拿着,看的出最后这张照片绝对是姚奶奶的忌讳。  “好的。”谭果笑着点了点头,如同没有发现姚奶奶的失态,拿起瞿荷的相册也翻看起来,或许是因为父母的惨死,所以瞿荷所有的照片表情都是沉寂的,像是个被抛弃的孤单小女孩,目光里没有孩子的快乐和无忧。  而瞿荷也从思绪里走了出来,又和姚奶奶说起了体己话,两个多小时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瞿荷没有发现,可是一旁的谭果却明显发现姚奶奶明显的有些心绪不宁,这一切似乎都因为之前谭果看见的那一张照片而引发的。  “奶奶,你真的不和我回华国吗?”窗户外已经是夕阳西下,瞿荷再次开口,看得出她是真的想要将姚奶奶带回华国,然后照顾她给她养老送终。  姚奶奶笑着摇摇头,粗糙而干瘦的手亲昵的摸了摸瞿荷的头发,如同在抚摸自己最爱的孙女儿一般,“我老了,你放心吧,我这里看起来偏,不过环境好,经常都有人来这边徒步度假,所以我不会孤单的,小荷,你要好好的,好好的生活。”  知道姚奶奶是不会跟自己走了,瞿荷点了点头,眼角有些的发红,用力的抱了抱姚奶奶瘦小却精干的身躯,“那好爸爸,不过以后如果有什么事,你一定要打电话给我。”  “好好,你放心,我不会忘记的。”姚奶奶慈爱一笑,如果自己真的到了死亡的那一天,她会让小荷来M国见自己最后一面的,这个孩子也是个苦命的。  告别之后,谭果和瞿荷又开了一个多小时的车子回到了别墅,瞿荷心情有些的失落,她自幼父母离世,姚奶奶和袁傟博士就是她仅有的亲人,如今却要舍弃八十多岁的姚奶奶独自回国,瞿荷心存不舍,而且也有些的担心姚奶奶的身体。  估计是下午的时候袁博士和方团山推心置腹的交谈了一番,所以方团山此刻看到进门的瞿荷后,终于不再如同影子一般沉默的跟在她的身后,而是主动的开口:“小荷,你回来了,刚好可以吃饭了。”  瞿荷没有开口,径自的向着袁博士走了过去,“袁叔叔,姚奶奶不愿意跟我们回华国。”  “这也可以理解,以后你多回来看看。”袁傟安抚的拍了拍瞿荷的肩膀,姚婶子和自己不同,她是在M国长大的,丈夫和孩子又都葬在这里,比起华国,M国更像是她的家。  谭果冷眼看着脸颊还有些青紫红肿的秦豫,之前那一拳她打的很重,否则也不至于一拳头将秦豫给打倒在地,当时谭果的确是气狠了。  此时看着秦豫右脸颊处的淤青痕迹,谭果心里头已经有些懊悔心疼了,可是脸上却依旧端着冷淡的态度,哼,秦豫要是擦药,估计淤青早就好了,真以为拿出苦肉计,自己就会上当心软了!  看着径自上楼的谭果,秦豫抓着文件的手蓦地收紧了几分,绷着峻脸,浑身冷气直冒,之前谭果擅自暴露和方团山的关系,让秦豫差一点没被活活气死。  所以才有了当天夜里,他一怒之下也拿自己的生命来开玩笑气谭果,所以两人都在生闷气再次冷战起来。  只是这一次谭果态度却强势了很多,直接将秦豫当成了空气,执行不听不看不说的三不政策,看着冷战的谭果,秦豫也憋着气,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秦豫是在求和了,否则他要看文件怎么不去楼上书房,而是选择留在大厅里。  已经盛好满满一碗饭的雷大鹏呆愣愣的看着拿着文件也直接上楼的秦豫,看了看桌子上丰盛的菜肴,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先生和夫人不吃的话,我们就可以多吃一点了!”  雷大鹏算是见识到了谭果的吃货本事,虽然说饿死鬼投胎太不贴切了,毕竟谭果以风卷残云速度消灭饭菜的时候,举止依旧是无比优雅的,但是再优雅的动作也遮掩不了她吃货的本质!  谭果的食量绝对能超过雷大鹏这个大老爷们,能吃不说,谭果还挑嘴,每次都拣好的吃,下手不但快还狠,偏偏还有秦豫这个帮忙的,一记冷眼扫过来,雷大鹏乖乖的将筷子挪开。  所以这会看到谭果不吃饭了,雷大鹏顿时乐起来了,桌子上的鸡翅今晚上都归自己了!  “闭嘴!”徐教官没好气的将手里头的书直接拍在了雷大鹏的后脑勺上,这个二货就不能长点脑子吗?  先生和夫人明显在冷战,谁也不搭理谁,这个时候他就顾着吃!徐教官可以肯定,雷大鹏如果这个蠢货将所有的饭菜都消灭了,当谭果下楼找不到吃的,谭果倒无所谓,可是秦豫绝对能弄死雷大鹏。  袁傟博士虽然不知道谭果和秦豫是怎么了,但是他们身为客人怎么好意思在主人不在的情况下吃饭,所以此时不由的开口:“要不我们再等等。”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半个小时之后。  雷大鹏坐在餐桌边,眼珠子都要黏到鸡翅里了,看一眼鸡翅,吞一口口水,然后看一眼楼上,再看一眼鸡翅,再吞口水,然后看楼上,不断重复着这动作。  谭果和秦豫不下来,瞿荷这边还真不好意思先吃饭,虽然大家肚子都饿了,徐教官一看也感觉不是事,此时站起身来,“我去楼上叫叫。”  雷大鹏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忙不迭的直点头。  徐教官刚打算上楼,却见谭果此刻已经洗了澡穿着睡衣下来了,“抱歉啊,大家都饿了吧,我们赶快吃饭。”  “嗯,肚子都咕咕叫了。”雷大鹏从没有感觉谭果如此亲切过,至于还没有出现的秦豫,直接被雷大鹏给无视了。  徐教官看着落座的谭果,低声的问了一句,“先生?”  “秦豫在工作,先留点饭菜放冰箱里。”谭果冷淡淡的回了一句,随后又笑嘻嘻的招呼着瞿荷三人一起吃饭。  楼上书房的房门并没有关上,所以秦豫可以清晰的听见此刻楼下的声音,烦躁的将文件直接丢在了办公桌上,却完全没有下楼去吃晚饭的打算。  谭果和雷大鹏一边吃一边说着话,比起往日里明显话多了许多,情绪也高涨了许多,可是如此反常的谭果,倒是让在座的几人松了一口气,如果谭果什么反应都没有和平常一样,那才有问题。  “等你到了帝京,我请你去吃最正宗的烤鸭。”谭果啃了一口鸡翅膀,看着兴奋的雷大鹏,“别看那只是一家小店,我告诉你做烤鸭的大师可是御厨级别的,配方也是祖传下来的,国宴上的烤鸭都是他家做的,别说外面普通人了,在帝京你没点身份地位绝对吃不到,根本不对外出售,只接受预定。”  说着说着,谭果也馋了,一想到那烤鸭的香酥味道,口水都要留下来了。  袁傟此时诧异的看了一眼谭果,没有来帝京之前,袁傟跟着瞿博士曾经接了中科院的一个机密试验,在实验成功的当天,上面下来了一个大领导给大家庆功。  虽然当天这个庆功宴就在食堂里吃的,不过那两只烤鸭却让人回味无穷,当时就有参加实验的科研人员问了一句烤鸭在哪里买的?味道太正宗了,打算买回去给家里人尝尝。  结果大领导神秘一笑的摇摇头,袁傟等人才知道这个店里的烤鸭不对外出售,大领导这样的身份才能去预定,所以其他人就甭指望了,那可是上国宴的烤鸭,据说制造烤鸭的腌料就足足有一百多种,其中还有不少是中药材。  此时听到谭果说起这家店的烤鸭,袁博士明白谭果的身份绝对不简单,凭着秦豫的身份绝对预订不了这个烤鸭。  但是听谭果的话,她早些年在帝京的时候就经常吃,那个时候她和秦豫还不认识。  “那好啊,过两天我们就回帝京去吃烤鸭。”雷大鹏兴奋无比的接过话,刚打算招呼徐教官一起去吃,这才想起来徐教官去楼上书房给秦豫送饭去了。  秦豫没有下来吃晚饭,谭果虽然说了给秦豫留下饭菜放冰箱里,可是徐教官想想还是感觉不妥,所以将将饭菜弄好之后就送到楼上去了。  “他不吃?”谭果看着原封不动又被徐教官捧回来的饭菜,冷哼一声,苦肉计有什么了不起的,有种秦豫绝食天天不吃饿死自己啊!“那就放冰箱里呗,反正饿了他也会下来吃。”  徐教官也只好如此做,想到自家先生那执拗的脾气,之前两人有什么小矛盾,不是秦豫妥协,就是谭果妥协,可是这一次谭果铁了心的和秦豫拗到底,徐教官这个外人也没办法。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空荡荡的卧房里,谭果在大床上翻滚着,却是一点睡意都没有,辗转了一个多小时之后,谭果终于安静下来,仔细聆听着外面的动静,到现在都没有听到下楼声。  “哼,饿死秦豫算了!”谭果恨恨的嘀咕着,回想起之前和谭亦通话,自家二哥可是说了,“小糖果,男人就是那么一回事,一定得将他的臭脾气给摁下去,否则以后肯定经常这样。”  谭亦语重心长的给自家妹子支招,“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小糖果,你以后和秦豫的日子还长着呢,就秦豫那臭脾气,你不压下去,难道以后每吵一次架,你都去哄着秦豫?再者以后有了孩子怎么办?小孩的教育可是大问题,按照秦豫那偏执狠辣的性格,他教导出来的孩子你想都不敢想!”  谭果此时躺在床上,回想着谭亦的话,越想越对,以后孩子要被秦豫教导的一言不合就干架,而且还往死里打,谭果想都不敢想那种场面,估计自己这个当妈的天天得去幼儿园给被打的孩子家长赔礼道歉了。  黑暗里,谭果眯着眼,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秦豫的脸庞,想着想着,脑海里亮光一闪而过,谭果猛地坐起身来,不是吧?  可是想到瞿荷就是被龙门暗中控制的,那么照顾瞿荷的姚奶奶肯定也是龙门找来的,而龙门背后真正的主使者就是秦家!  那么就绝对有可能了!想到这里,谭果也顾不得现在是凌晨一点多了,直接跳下床,拖鞋也不穿了,咚咚咚的向着秦豫的卧房跑了过去。  走廊里有着微弱的光亮,看着紧闭的客房门,原本急切的谭果突然停下了脚步,犹豫了那么一瞬间,然后动作轻缓的打开房门,黑暗一片里,能清楚的听到床上秦豫发出的沉稳呼吸声。  哼,还能睡得着!谭果不满的嘟着嘴,自己在床上翻滚了几个小时,结果秦豫倒是睡的挺好,男人果真没一个好东西!  想到这里,谭果蹑手蹑脚的走进客房,然后在床边站定,虽然卧房里没有灯,但是谭果夜视能力极好,此刻依旧能看清楚秦豫那轮廓分明的峻脸。  还真是有点像!不过谭果也不敢肯定,毕竟年龄相差太大,想到这里,谭果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然后轻手轻脚的拿起秦豫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  成功摸到手机之后,谭果直接盘膝坐在了地毯上,将手机解锁之后,谭果开始翻越着秦豫的手机相册,眼睛猛地瞪大!  该找的照片没有找到,可是不该找的照片却找到了几百张!  秦豫的手机里都是谭果的相片,对于一个不喜欢照相,一对着相机镜头表情就僵硬的谭果而言,她从来不知道秦豫竟然偷拍了自己这么多照片。  有的是谭果和藏藏在一起玩闹的照片,有些是谭果盘膝坐在沙发上吃零食的照片,也有她认真看资料文件的,当然,谭果睡着之后的照片是最多。  “变态狂!偷拍狂!”看着看着,谭果哼哼一声,瞄了一眼床上还在睡的秦豫,自己都来这么久了,秦豫竟然一点都没有发现,就他这个警觉度,如果龙门真对秦豫下手,那绝对是一杀一个准!  所以秦豫根本就不该责怪自己擅作主张!谭果不满的皱了皱鼻子,现在自己将仇恨拉到自己身上来了,秦豫自然就安全了。  至于M国这边的报复行动,谭果还真是一点都不怕,他们敢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看着手机里上百张的照片,谭果目光贼溜溜的一转,将照片一张一张点了发送,然后都传到了自己手机上,又坏心眼的将秦豫手机上的照片都删除了,当然也不忘记将发送记录什么的都删除了。  秦豫还不醒?谭果做完这一切之后,将手机返回到了床头柜上,看着还在沉睡的秦豫,谭果眉头皱了一下,又偷偷摸摸的将秦豫的笔记本拿了过来。  将自己的生日数字顺利的输入到了开机密码栏里,打开秦豫的笔记本电脑之后,谭果直接进入了秦豫隐藏的系统盘开始查找。  当再次看到那上百张的偷拍照片时,谭果一愣之后,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了幸福的笑容,看不出秦豫还挺闷骚的,手机里存了还担心不稳当,还在笔记本硬盘里也存了。  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自己想要找的线索,谭果合上笔记本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秦豫,从小到大他难道就没有照照片吗?还是说秦老爷子将秦豫当成了工具,所以秦豫不乐意照相,秦老爷子也不会上心懒得给秦豫照。  想着想着,看着还在沉睡的秦豫,谭果危险的眯了眯眼,她知道秦豫之前是一天一夜都没有睡,但是也不至于这样疲惫?难道是因为太熟悉自己的气息,所以秦豫才丧失了惯有的警觉性?  想到这里,谭果阴险的笑了起来,目光找了一圈,精准的摸出了秦豫方匕首的地方,然后拿起匕首,银亮的匕首割破了黑暗,谭果动作轻缓的将匕首架到了秦豫的脖子处,准备摸出手机来拍照。  等这张照片一出来,她倒要看看秦豫还怎么狡辩!匕首都抵到脖子上了,秦豫都没有醒,就这种警觉性,他还怎么抵抗龙门的报复。  雷大鹏此刻摸了摸咕咕叫的肚子,晚上吃太撑了,雷大鹏没办法只好去外面跑了几圈,消化消化胃部的食物,谁知道运动量太大,睡到半夜的时候又被饿醒了。  雷大鹏原本是不打算起来了,可是突然想到秦豫晚上没有吃,饭菜都放在冰箱里保存着,雷大鹏吞了吞口水,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跃了起来,打算下楼去觅食。  走到秦豫睡觉的客房前,当看到没有关上的房门,雷大鹏脚步一顿,忽然坏笑起来,平日里看先生都是西装革履的严谨冷漠,不知道睡着的先生会是什么模样?会不会打呼?会不会半夜抠鼻子抠脚趾头?  抱着这种不可告人的小心思,雷大鹏将手偷偷的伸了过去握住了门锁,他甚至都想好了,如果被先生发现了,自己就说看到房门没有关上,身为尽职又忠心的下属,自己肯定要给先生关好房门。  可是当雷大鹏将脑袋探进了卧房,然后他就看见一道黑影站在秦豫的床边,而闯入者的手里握着一把银亮的匕首,匕首锋利的刀口正逼向秦豫的脖子。  这一瞬间,雷大鹏的肢体反应速度快过了思维,因为是打算下楼偷吃的,没有带枪,雷大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脚上的拖鞋猛地向着床边的黑影砸了过去,同时大喝一声的冲了过去,“什么人?”  黑暗之中,原本徐教官这些练家子睡的就浅,而且外面还有龙虎豹的人在巡逻,此刻听到雷大鹏的怒喝声,众人就知道出事了,所有人在第一时间就向着楼上冲了过来。  谭果身体迅速的一个避让,砸过来的鞋子砰一声掉在地板上,而雷大鹏的攻击也同时到达了眼前,估计是防止“凶手”会逃走,进门的那一瞬间,雷大鹏反手将房门给踢上了,准备来一个瓮中捉鳖。  客房里,谭果和雷大鹏迅速的交手,而此刻谭果也警觉到了不对劲,这样大的动静秦豫竟然也没有醒?这一下谭果也急起来了,偏偏雷大鹏那二货夜视能力太差,根本没有发现入侵者就是谭果。  说时迟那时快!徐教官第一个冲到了客房里,而楼下的龙虎豹的人也冲了上来,啪的一声,客房的灯被打开了,大打出手的几人同时停下了动作,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谭果和雷大鹏。  “夫人?”雷大鹏傻眼了,呆愣愣的看着谭果,又看着她左手握着的匕首,雷大鹏眼神陡然阴狠下来,一股子凶光迸发而出,“你要杀先生?”  徐教官也感觉脑子有点不够用,但是当看着床上依旧没有醒的秦豫,徐教官表情也是一变,快速的上前检查。  这才发现秦豫只是陷入到了昏睡之中,应该是服用了安眠一类的药物,能让先生无声无息中招的,那肯定是先生不会防备的人,此刻徐教官眼神也戒备的看向谭果,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徐教官也不得不相信眼前的事实。  “这只是一个误会。”谭果摸了摸鼻子,无奈的一耸肩膀,什么叫做无巧不成书,谭果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龙虎豹的其他人都沉默的站在一旁,但是明显看得出他们不相信谭果,不过因为有雷大鹏和徐教官在这里,他们倒没有第一时间发动攻击。  “什么误会?你先是给先生下了药,然后半夜三更拿着匕首摸到先生房间里,刚刚如果不是我突然出现,你的匕首就要割破先生的颈部动脉!”雷大鹏一字一字冰冷的开口,脸色阴翳的骇人,他不敢想象如果刚刚不是自己肚子饿了,如果不是他偷偷的想看先生睡着的模样,那谭果就得手了。  “夫人,不管如何等先生醒过来再说。”徐教官打断了雷大鹏愤怒的质问声,不管夫人是被冤枉的还是真的要谋害先生,这一切都得等先生醒过来做决定,他们这些手下无权来处决谭果。  谭果明白的点了点头,就雷大鹏那怒红着双眼,随时要找自己拼命的模样,谭果知道自己不管怎么解释都没用,只能等秦豫醒过来了。  看了一眼床上的秦豫,谭果危险的眯了眯眼,他竟然敢服用安眠药!还瞒着自己,谭果咬牙切齿的收回目光,任由雷大鹏几人将自己关进了卧房。  而此刻,谭果倒回了大床上,她是真的不知道秦豫竟然有吃安眠药的习惯,他难道无法入睡?还是说经常失眠?  正想着,手机突然叮铃铃的响了起来,谭果拿过手机一看,当看到是姚奶奶的电话时,谭果表情倏地一变。  手机里传来断断续续的痛苦呻吟声,谭果急切的喊了起来,可惜对方似乎陷入到了痛苦之中,根本无法开口说出一个字来。  出事了!谭果挂上手机,动作迅速的打开柜子穿好衣服,将手枪别在了身后,一把打开门,守在房门外的两个龙虎豹的手下倏地戒备起来。  “出事了,我要马上出去!”谭果快速的开口,一手将凌乱的头发扎了起来。  “不行!”守在客房等待医生过来的雷大鹏听到声音后连忙开口,快速的冲了上来,戒备的看着谭果,“先生没有醒,你哪里都不能去!”  谭果无奈的一看戒备森严的几人,叹息一声,突然动手了,动作极其迅速,逼退眼前的两人之后,谭果一手抓住了栏杆,身体一个腾跃直接从二楼跳了下去。  “不好,拦住她!”雷大鹏大声喊了起来,知道谭果身手精湛,但是没有想到突然爆发的谭果如此可怕,自己这边根本拦不住。  黑暗之中,谭果用最快的速度冲向门口,一枪将天花板上的灯给打灭了,趁着黑暗,谭果直接跳出了窗户。  因为所有人都在屋子里守着谭果,所以谭果迅速的脱身之后,发动汽车,汽车呼啸着冲出了夜色,而后一步赶过来的雷大鹏和徐教官表情变得更加的难看,如果说之前他们还在想是不是误会,但是谭果逃走之后,这就等于是落实了她谋害秦豫的罪名。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