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238章 失眠原因

第238章 失眠原因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222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13
    谭果的车速飚到了极点,如果之前谭果只是猜测而已,但是刚刚那一通电话,让谭果明白自己的猜测肯定是对的,龙门或者说秦家不安了,所以才想要杀人灭口。  白天过来时足足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可是现在不过用了四十分钟就赶到了,远远看去黑暗里是浓烈的火光,浓烟滚滚,但因为这里算是郊外,四周又是茂盛的树林,若不是谭果过来了,只怕到了明天早上这里已经烧成灰了。  下车之后,谭果直接抓起后座上的毯子,往自己头上一罩,随后直奔火场而去,浓烟滚滚里,谭果呛咳着,佝偻着身体快速的搜寻着姚奶奶的身影。  燃烧的火焰带来的高温灼烧着人的皮肤,哐当一下,木制的房梁突然倒塌下来,好在谭果动作迅速的避开了。  这么晚了,姚奶奶应该是在卧房休息!谭果看了看被浓烟和火焰包裹的四周,迅速的向着屋子最后面的卧房走了过去,好在火势是从厨房蔓延开来的,卧房这边虽然也着火了,不过火势要小了很多。  砰的一脚将房门踹开了,谭果一眼就看到了摔倒在地上的姚奶奶,不远处正是她的手机,谭果快速的扑了过去,抬手探向姚奶奶的脖子处,轻微的脉搏跳动让谭果眉头紧皱着,此刻也顾不得其他了,背起姚奶奶再次向着卧室外冲了过去。  “小姐,这边!”于磊大声吼了一嗓子,一口浓烟呛进了喉咙里,于磊猛烈的咳嗽起来,带着三个手下迅速的向着出卧房的谭果冲了过去,“咳咳……小姐,快出来……屋子要塌了……”  当谭果背着昏迷不醒的姚奶奶和于磊等人冲出了火海,还不等几人喘口气,身后传来砰的一声,原本木制的房屋此时彻底坍塌了,若是谭果他们再迟两分钟出来,估计就危险了。  “先将人送去医院。”谭果粗重的喘息着,喉咙干哑的难受,虽然盖了毯子,但是脸颊和额头都被火苗烫伤了,手更是被火焰给燎伤了,原本白皙的胳膊上多了好几个鹌鹑蛋大小的水泡,有几个水泡都已经破了皮,火辣辣的痛着。  谭果看了一眼自己惨不忍睹的胳膊,接过于磊递过来的矿泉水漱口之后又接连灌了好几口水,谭果这才感觉舒坦了一点,“将人送去医院之后,留两个人保护着。”  于磊明白的点了点头,安排了两个手下将昏迷的姚奶奶先送去医院抢救,又仔细交代了两句,“注意一下安全,我让二队的人再去两个到医院,剩下两个过来接应我们。”  “是,于队。”两个手下一人上了驾驶位,一人去了后座照顾姚奶奶,汽车呼啸的离开了火灾现场。  于磊这才大步向着谭果走了过去,看了一眼燃烧的屋子,想到之前在别墅里发生的一幕,于磊忍不住的开口:“小姐,之前是怎么回事?”  因为谭果暴露了方团山有关系,于磊也担心M国那边会对谭果不利,所以晚上的时候,于磊这边两支队伍都是休息的,有龙虎豹的人在巡逻,于磊也放心,他们晚上休息好了,白天才更有精力和体力保护谭果。  想到之前那乌龙的一幕,谭果嘴角狠狠的抽了两下,“我说我和秦豫开个玩笑,你相信吗?”  于磊无语的看着谭果,什么玩笑能闹到那种地步?  因为特调一局的特殊身份,于磊他们并没有住在秦豫的别墅,而是在隔壁另一幢空下来的别墅住着。  龙虎豹的那些手下并不知道于磊这些人的存在,也只有徐教官和雷大鹏几个核心的人才知道,这样大大减低了于磊他们身份泄露的可能性。  所以当于磊这边察觉到不对劲时,就看到谭果开着车子直接冲出了别墅,于磊这边想也没有想的就驱车追了上来。  “其实就是看秦豫睡的沉了,我拿了把匕首在他的脖子处比划了两下,谁知道雷大鹏刚好进来了。”谭果心虚的摸了摸鼻子,无巧不成书啊!  不过一想到秦豫竟然会服用安眠药,谭果表情也沉了沉,哼,秦豫还真是好本事,这种事都敢瞒着自己!  想到雷大鹏那二货的性子,于磊也懒得多说什么了,看了一眼熊熊燃烧的屋子,“小姐,这边是怎么回事?”  “这事一时半会的说不清楚,有些东西还没有确定。”谭果没有正面回答,胳膊微微一动,痛的谭果嘶了一声,一看自己这胳膊,谭果垮了脸,烫伤真他妈的痛那!  于磊此时也注意到了谭果的胳膊,眉头不由一皱,“烫的这么严重?小姐,我们也去医院。”  “行,先去医院上药。”谭果点了点头,对上于磊内疚的表情,顿时笑了起来,“于哥你别担心,我皮肤嫩,稍微碰一下都青紫了,所以才会烫出水泡,没什么大事。”  谭果这皮肤的确娇嫩,秦豫有时候都得注意着,手稍微重一点就是青紫的痕迹,即使这样,大夏天的谭果身上不是这里青的就是那里紫了,谭果自己都不知道是在哪里碰伤了。  汽车后座上,谭果闭着眼思考着整件事,她可以肯定是秦家人察觉到了自己和姚奶奶有了接触,防止姚奶奶会泄露关于秦豫和他母亲的秘密,所以才会杀人灭口。  好在动手的人以为姚奶奶年纪大了,将人打晕过去之后,没有直接直接下杀手,而是选择了在厨房放火,打算来一个毁尸灭迹。  谁知道姚奶奶平日里体质好,中途苏醒了,意识模糊的拨通了谭果的电话,只是人年纪毕竟大了,姚奶奶只是痛苦的呻吟了两声后又昏迷过去了。  好在谭果来的及时,因为凶手没用助燃剂,所以火势蔓延的不快,又是从厨房开始烧起来的,谭果这才在千钧一发的时刻救下了姚奶奶,否则再迟一分半秒的估计人就会坍塌的屋子压死了。  别墅。  因为谭果离开时闹的动静太大,所以住在客房的瞿荷和方团山三人也都被惊醒了,此时方团山听到龙虎豹手下那边的话,着实愣住了。  “三位,现在有些乱,还请先回房间休息。”一个手下低声说了一句,带着几分强势将方团山三人送回了客房。  连谭果都能对秦豫下“杀手”,所以不管方团山三人看起来多么无辜,龙虎豹的人也不敢掉以轻心。  客房里,方团山眉头紧锁着,透过窗户看了一眼楼下,龙虎豹的人明显是高度戒备起来了,可是谭果会害秦豫?方团山怎么想都感觉没有这种可能性。  “或许是个误会,等秦总裁醒过来就清楚了。”袁傟博士虽然情商不高,但是旁观者清,谭果身份绝对非同一般,她绝对不可能伤害秦总裁。  瞿荷看了一眼方团山,想到自己和方团山的情况,虽然也是误会,但是却依旧无法回头了。  雷大鹏再次看向给秦豫检查的医生,“你确定只是安眠药?没有其他药物成分?”  被强行抓过来的医生,有些惊恐的看了一眼黑着脸雷大鹏,强忍着惧意开口:“根据初步的判断是这样的,病人虽然陷入了昏迷之中,但这只是安眠药的药效发作了,而且病人的生命体征都很正常,当然,最精确的结果要抽血化验之后才能确定。”  其实按照医生的想法,直接检查一下房间,看看能不能找到剩下的安眠药,可惜就算是借给雷大鹏几个胆子,他也不敢随意的翻秦豫的私人物品。  “谢谢医生。”徐教官制止了还要开口的雷大鹏,让手下带着医生先去客厅休息,毕竟秦豫没有醒,徐教官也不敢让医生离开。  此时,看着床上还在昏睡的秦豫,徐教官转头看向一旁的雷大鹏,“你确定你没有弄错?”  “我怎么可能看错!当时如果不是我冲出来制止,先生就被割断颈部动脉了!”雷大鹏不满的回了一句,心里头咯噔了一下,这要是弄错了?  不会的!绝对不会弄错的!雷大鹏梗着脖子,可惜双腿却忍不住的有点软,他要是弄错了,先生一定会宰了自己的!  雷大鹏不由的给自己壮胆,“如果我真的误会了,那你说夫人为什么要逃走?”这或许也是雷大鹏最后的依仗了。  之前谭果被暂时关到卧房里,雷大鹏还担心自己是不是弄错了,可是后来谭果强行冲了出去开车逃走了,雷大鹏就感觉自己没有弄错,只是这心依旧七上八下的不定。  “如果夫人要谋害先生,有的是机会,再者先生不可能一点都没有察觉。”徐教官冷静下来之后,越想越感觉到不对劲,而且夫人如果真的要害先生,何必下安眠药,直接下毒不是更快?  “先生或许是被美色迷花了眼,脑子不灵光了。”雷大鹏越说声音越低。  秦豫绝对不是那种色令智昏的色鬼,再者以秦豫的性格,如果谭果真的包藏祸心,秦豫绝对不会对谭果掏心掏肺,那种为了爱情不顾一切的男人不会是秦豫。  对于谭果之后为什么会逃走,徐教官也想不明白,而且刚刚她的手下也来汇报了情况,于磊这些暗中保护谭果的人也都不见了,叹息一声,徐教官明白一切都只能等到秦豫醒过来之后再说。  “要不我们打电话给罗助理?”雷大鹏忽然的开口,按照之前那医生的说法,先生至少要三个小时之后才能被叫醒。  徐教官一怔,怎么把这一茬给忘记了。  凌晨三点,S省南川市古民居。  罗非鱼的手机是二十四小时不关机,不过大半夜的很少会有人打电话来骚扰他,此刻听到手机声,罗非鱼睡眼惺忪的坐起身来,“喂……什么?”  花了五分钟的时间,罗非鱼听完了雷大鹏的话,又听了徐教官更为客观的说法,此刻罗非鱼完全清醒了,不过却是被雷大鹏那个蠢货给吓醒的。  “你现在、马上、立刻派人出去找到夫人!雷大鹏你这个二货,我告诉你,如果今晚上夫人出了一点意外,你就等着被活剐吧!”罗非鱼气急败坏的咆哮起来,他要被雷大鹏这个蠢货给活活气死了!  秦豫之前一天一夜没有睡,而且他一直有吃安眠药的习惯,只是这一次服用的药量重了一下,不过这事他一直瞒着谭果而已,只有罗非鱼知道。  今晚上这乌龙事,罗非鱼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肯定是谭果看先生睡得沉,所以拿刀子恶作剧,偏偏雷大鹏这个二货误会了。  不过这要是误会也就算了,罗非鱼担心的是谭果后来强行突围冲出了别墅,那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偏偏雷大鹏派人阻拦谭果离开,想到这里,罗非鱼不由在此担心谭果的安全。  天微微亮的时候秦豫就醒了过来,因为服了安眠药,所以睡的极好,之前的疲惫感也都消失了,此刻一睁开眼看到站在房间里的雷大鹏和徐教官时,秦豫眉头一皱,沉默了一瞬忽然开口:“出什么事了?谭果呢?”  秦豫坐起身来,峻朗的脸庞此刻显得极其危险,尤其是察觉到雷大鹏那瑟缩了身体,秦豫声音陡然狠戾下来,“说话!”  “先生。”徐教官走上前两步,随后将晚上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复述了一遍,“夫人是突然离开的,手机落在房间里,所以一直联系不到夫人,于磊他们也都没有回来。”  秦豫之所以和谭果闹僵了冷战,不就是因为担心谭果的安全,担心M国会因为石安全博士的事情报复谭果,结果他的手下竟然将谭果给逼走了!  不过想到于磊一行人都跟过去了,秦豫倒是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只是神色依旧阴冷的骇人,直接翻身下床,“立刻发动所有关系寻找谭果的下落,至于你就留在这里!”  被训的雷大鹏偷偷的瞄了一眼秦豫,虽然没有被秦豫训斥,但是从罗非鱼那里知道秦豫有服用安眠药的习惯后,雷大鹏就知道自己闯大祸了,此时被留下来,雷大鹏也并不敢有丝毫的怨言。  用最快的速度洗漱之后,秦豫接过徐教官递过来的手机,昨天半夜和罗非鱼通过电话之后,两人就知道误会了谭果,徐教官和雷大鹏也不敢轻易破译谭果的手机密码。  解锁之后,秦豫快速的将手机通讯录调了出来,一看上面的通话时间,正是谭果离开的时间,这一通电话就是关键。  可惜回拨过去之后,却是关机的声音,秦豫冷眼看着手机上显示的姚奶奶三个字,半点不清楚这是谁?  之前谭果的手机自己看过,她的通讯簿里的人很简单,这个姚奶奶绝对是新添上的电话,而之前谭果都是和自己在一起的,也就这两天闹起来了,她是单独行动的,有什么事也没有告诉自己。  想到这里,秦豫看向徐教官,“让瞿荷出来一趟。”秦豫知道昨天下午谭果是和瞿荷一起出去的。  “姚奶奶?”瞿荷愣了一下,不明白为什么半夜三更的姚奶奶会给谭果打电话,不过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立刻解释道:“那是小时候照顾我的奶奶,昨天下午我和谭果去和姚奶奶告别的,当时也留了号码。”  姚奶奶年纪大了,喜欢热闹,瞿荷将自己在国内的手机号码报给了姚奶奶,出于礼貌谭果当时也报出了自己的手机号码,让姚奶奶以后有事都可以打电话。  “把地址给我。”秦豫沉声开口,已经可以确定谭果肯定是接到姚奶奶的紧急电话才出去的,但是现在还没有回来,秦豫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目前只能过去一趟才知道。  同样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在秦豫这边也差不多就是四五十分钟,可是当看到已经燃烧成灰烬的屋子,秦豫脸色阴沉的骇人。  徐教官检查了一下还在冒着青烟的废墟,此时心里头也有了不好的预感,瞿荷和龙门、秦家有关系,当年姚奶奶是照顾她的人,这么说来姚奶奶也是龙门的人。  此时屋子被烧毁了,谭果半夜三更的过来这边,肯定是出事了,但是徐教官也无法判断是出了什么事。  “先生,废墟里没有发现人的尸体,而且根据院子外的车轮印记来看,一共来了两辆车,一辆是夫人的,另一辆车应该是于磊的,现场也没有打斗的痕迹。”徐教官说到这里,悬着的心这才稍微的放了下来。  徐教官清楚谭果的身手,也知道于磊这些人的能力,现场没有打斗的痕迹,那就说明夫人是安全的,没有谁能无声无息的将夫人挟持走。  “去距离这里最近的医院。”秦豫又看了一眼被烧的废墟,转身上了车,不管如何,这一切肯定和秦家和龙门脱不了关系,秦豫唯一担心的是龙门利用姚奶奶的求助电话将谭果骗走,然后设下陷害对付谭果。  可是秦豫知道谭果的性子,她看起来随和,但是极其敏锐和警觉,这样危险的时期,谭果绝对不会因为一个陌生老太太的求助电话就去冒险,一定有什么紧要的情况是自己所不知道的。  和秦家、龙门有关系?一个老太太身上能有什么秘密?就在此时,秦豫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一看上面的号码,秦豫蓦地松了一口气,“你在哪里?”  电话另一头,谭果看着自己惨不忍睹的胳膊,再想到自己还和秦豫在冷战,谭果将于磊的手机又还给了于磊,对他使了个眼色。  “秦总裁。”于磊只好接过手机开口,“小姐目前很安全,因为某些原因暂时不能出现,秦总裁不用担心。”  秦豫没有想到是于磊接的电话,可是不管如何谭果肯定是安全的,想到这里,秦豫沉声开口:“让谭果接电话,她以为自己烫伤了就能瞒过去?伤疤没有几个月都消除不掉,她能躲到什么时候。”  于磊一怔,不得不佩服秦豫的敏锐,看着苦着脸的谭果,爱莫能助的将手机又递还给了谭果。  “你没事这么聪明干什么?”谭果不满的嘀咕着,看了看自己的胳膊,“还有秦豫,你竟然吃安眠药,你连这么大的事都瞒着我!”  “你要秋后算账也得回来,你在哪个酒店?”秦豫看了一眼车窗外的街景,谭果不喜欢去医院,所以处理了伤口之后肯定就会就近找个酒店住下来。  再加上谭果不差钱,秦豫对着开车的徐教官开口:“查一下医院附近最好的酒店。”  电话另一头听到秦语的话,谭果扁了扁嘴,知道是躲不过去了,“不用查了,你直接来奥尔顿酒店,我马上就下楼了。”  半个小时之后。  当看到谭果那一双惨不忍睹的胳膊,秦豫脸色阴沉的骇人,黑眸之中阴云密布,谭果肤色白嫩,此时有了伤口就显得特别的触目惊心,两条胳膊上看起来就没有一块好肉。  看到秦豫那心疼的表情,谭果不由得开口:“不用板着阎王脸了,其实不严重,就是被火苗燎了一下气了水泡,主要是我皮肤嫩,你看于磊他们也冲进火场了,他们皮糙肉厚的都没事。”  秦豫没有开口,大手心疼的抚上谭果的脸颊,比起惨不忍睹的手臂,谭果脸上和额头上虽然也有烫伤,不过伤势轻了很多,涂抹了白色的烫伤膏,过个一星期应该就没事了。  只是谭果天生娃娃脸,这会一受伤就特别招人疼,尤其是她睁大一双乌黑水润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忽闪着,配上羊脂白玉的圆润脸蛋,再加上额头和脸颊上的烫伤,活脱脱像是受伤的洋娃娃,秦豫手指微微颤了两下,轻轻的抚摸着谭果脸上完好的肌肤,“先回去。”  别墅里,雷大鹏眼巴巴的看着窗户外,他现在就跟热锅上的蚂蚁一般,一方面期待着谭果赶快回来,一方面又害怕谭果回来,毕竟先生之前没收拾自己,等找到夫人了,肯定会秋后算账的。  在雷大鹏的目光里,几辆汽车依次开进了别墅的院子,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雷大鹏一副慷慨就义的英雄模样走到了大门口,可惜一对上秦豫那凶悍的眼神,雷大鹏那一点勇气咻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先生,我真的不知道夫人在和你开玩笑啊!”雷大鹏苦着脸给自己陈诉冤情,深更半夜的谁会拿刀子出来玩啊?关键是那刀子还架到了先生的脖子上,雷大鹏感觉自己比起窦娥还要冤!  听到声音,一直等在房间里的瞿荷也连忙走了出来,早上秦豫要了姚奶奶的地址,瞿荷的心就提了起来,此时急忙的出了房间,一看到谭果那满是烫伤的胳膊,瞿荷一下子惊住了。  “瞿姐,我没事,这些烫伤就看起来严重。”谭果笑着招呼一声,也知道瞿和担心姚奶奶的安全,“姚奶奶没什么大事,这会在医院观察。”  谭果避重就轻的说了一下情况,只说姚奶奶昨晚上睡觉的时候忘记将炉火熄灭,倒是了火灾的发生,她意识不清的拨了电话给谭果求救。  好在谭果去的及时,虽然房子烧毁了,但是人没事,瞿荷半点没有察觉到谭果是在骗自己,“我现在就去医院。”  “别,姚奶奶吸了不少一氧化碳,虽然情况不是很危险,可还在重症监护室里观察,家属去了也不给看,我留了人在医院那边,瞿姐你现在不方便随便出门。”谭果拿着瞿荷的安全当借口。  毕竟R5型太阳能板的真相被袁傟博士曝光出来之后,龙门和秦家绝对会报复瞿荷和袁傟博士,如果他们随便出门,一旦被抓住了,那就危险了。  “小荷,你冷静一点。”袁傟博士安慰的拍了拍瞿荷的肩膀,“你现在出去绝对会给小谭和秦先生添麻烦。”  “我去医院一趟。”一旁的方团山忽然开口,他性子虽然憨厚老实,但是毕竟曾经是军中最精锐的狙击手,方团山敏锐的察觉到不对劲,但是他不放心瞿荷出去,所以就决定代替袁荷去医院一趟。  谭果眼睛一亮,笑着点了点头,“那行,就让方大哥过去医院一趟,这样一来瞿姐也能放心一点。”  瞿荷知道自己目前的危险处境,看了一眼方团山,即使真的发生了危险,他也应该能逃脱,想到这里瞿荷点了点头,终于干巴巴的说了一句,“注意安全。”  听到瞿荷这关心的话,方团山憨厚的脸上不由露出喜悦的笑容,“我知道,我会注意的。”  这边秦豫也派了个人送方团山去医院,等一会回来,相信方团山知道该怎么说。  客厅里,不相干的人都退下去了,包括忐忑不安的雷大鹏也没有敢多留,生怕碍了秦豫的眼。  一时之间,谭果和秦豫大眼瞪着小眼,一想到秦豫竟然会瞒着自己吃安眠药,谭果不由气鼓鼓着小脸,头一扭决定来一个眼不见不烦。  不曾想这么一扭头,扯到了胳膊,谭果痛的嘶了一声,小脸都扭曲了,烫伤是真的很痛,谭果宁可在胳膊上来一刀。  “你就不能小心一点吗?”秦豫恼火的吼了一嗓子,看着谭果惨不忍睹的胳膊,脸显的更为阴沉。  “你还吼我?”谭果气恼的一瞪眼,火大的看着秦豫,气不打一处来,“你为什么会吃安眠药?还一直瞒着我!”  自己就是猪!整天和秦豫在一起,同床共枕的,竟然都没有发现,谭果感觉如果有一天秦豫把自己卖了,自己肯定还傻了吧唧的给他数钱。  若是以前,看着谭果这气鼓鼓的模样,秦豫必定会将人拉回到怀里安抚一番,可是这会怕碰到谭果胳膊上的伤口,秦豫只好按捺下抱人的冲动,大手亲密的揉了揉谭果的头,这才解释道:“遇到你的半年多,我一直都没有再吃了。”  失眠是秦豫这些年来的老毛病,他一直睡的不好,一入睡就会被噩梦侵袭,自小就是如此,以前秦老爷子还给秦豫找过心理医生,看过一段时间之后,医生也没办法。  最后就给秦豫开了安眠药,那个时候秦豫不过是十岁,他再成熟也还是个小学生,只知道吃了安眠药之后,他终于可以一觉睡到天亮,再也不会被无法形容的噩梦拉到黑暗的深渊里。  “我吃了好多年的安眠药,离开秦家之后接手龙虎豹的这些年情况有些好转。”秦豫自嘲的冷笑着,以前他只当秦老爷子是真的帮自己,现在想想那个时候真是蠢到家了。  哪有爷爷会给孙子吃安眠药,而且还是从十岁就开始吃,遇到谭果之后,或许是心境上的转变,秦豫的睡眠也极好。  但是之前因为谭果曝光了他和方团山的事,秦豫担心M国会报复谭果,精神压力一大,秦豫老毛病再次犯了,之前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合眼,秦豫也知道目前是关键时期,谭果随时都可能发生危险。  所以为了确保自己有最佳的精神状态,秦豫这才服用了安眠药,而且剂量偏大,只想着好好睡一觉,养足了精神,从而面对任何状况,谁知道会发生这么乌龙的事。  谭果眉头直皱,担心的看着秦豫,“没有找过心理专家诊断过吗?”  成年人失眠很正常,但是当年秦豫才十岁,一个十岁的孩子,虽然早年丧母,秦翰兆这个父亲也是个人渣,可是秦老爷当年对秦豫还是很不错,即使这种不错是假惺惺的。  而且秦豫的性子也不是那种悲春惜秋的软绵,十岁的秦豫绝对不会因为母亲的早逝,父亲的冷漠而精神压力过大导致失眠。  所以谭果此时担心秦老爷子当年是不是对年幼的秦豫做了什么,否则他怎么会失眠,而且还那么严重,安眠药吃了这么多年,副作用也够吓人的。  “看过心理专家,不过没有准确的结论。”秦豫十岁的时候虽然不算太成熟,可是到了十三四岁的时候,秦豫就感觉到不对劲了。  当年秦豫就偷偷的见过心理医生,可惜没有查出什么来,秦豫后来也没有继续调查下去,不过为了减少吃安眠药的剂量,他开始疯狂的锻炼体能,身体到达疲倦状态之后,自然而然的睡眠也就好了。  “是什么噩梦?”谭果看向秦豫,依旧很不放心,难怪秦豫的皮肤偏苍白,难怪他每天都比自己晚睡早起,谭果有些的懊恼,自己竟然一直都没有发现。  秦豫摇摇头,“无法形容的梦境,大片大片的血红色,能听到很多人死亡的惨叫声,断掉的胳膊和手脚到处都是,整个梦境就像是一个万丈深渊,或者来说是血色地狱,而且有时候也能听到野兽嘶吼声。”  从小就被这样的噩梦纠缠着,只可惜梦境太过于虚幻,大片的血色,太多人痛苦的惨叫声,要不就是一张张看不清楚的模糊脸庞,地狱不过如此。  听到这里,谭果已经打算这一次回到华国之后,第一时间就带秦豫回谭家,帝京有不少专家,二哥也精通医术,或许能让二哥给秦豫看看,谭果其实怀疑是秦老爷子早年给秦豫做了深度催眠,利用这种血腥可怕的噩梦来折磨秦豫。  “那个姚老太太有什么不对劲?”秦豫此时正色的看向谭果,他的失眠是多年的老毛病了,虽然梦境依旧那么可怕,而且有种越来越真实的感觉,但是秦豫被折磨多年都已经习惯了。  谭果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秦豫,犹豫了一下这才开口解释道:“之前我是陪瞿姐去姚奶奶那里告别的,翻看相册的时候,在相册最下面看到一张照片……”  沉默蔓延开来,秦豫失神的愣住了,早些年他也查过自己母亲的情况,可惜那个时候秦老爷子说所有的照片都被秦翰兆给毁了,当年秦家在国外的房子因为秦豫母亲的死亡也卖了,那些旧物也都没有了。  秦豫虽然有些的失望,不过那个时候他一直将秦老爷子当成了唯一的家人,尊敬的长辈,再加上对母亲没有一点印象,所以照片和旧物没有了,秦豫也接受了。  “你确定那是我母亲和我?”片刻的失神后,秦豫又恢复了冷静,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秦豫的确是个冷心绝情的人。  谭果看到那张照片都如此在意,可是秦豫也不过短短两三分钟的失神,此时神色已经恢复了正常,像是和谭果在谈论今天的天气一般。  谭果点了点头,“当时看到照片的那一瞬间,我只是感觉照片上的小婴儿五官有种熟悉的感觉,不过姚奶奶后来的失态让我察觉到了不对劲。”  谭果也没有看过秦豫母亲的照片,照片上的秦豫也不过是满月大小,好在秦豫的五官自小就定型了,所以谭果才有那么一瞬间的感觉。  “姚奶奶差一点被灭口,屋子被焚烧了,所有的照片都没有了,秦家也好,龙门也罢,只怕是在遮掩。”谭果肯定的开口,瞿荷也说过姚奶奶年轻的时候给人当过保姆,她是龙门的人,那么很有可能当年姚奶奶照顾的就是秦豫的母亲,所以才会保留那一张照片。  秦家的人应该不知道照片的事情,他们估计是看到自己出现在姚奶奶的那里,担心姚奶奶会泄露当年的什么情况,所以才会杀人灭口。  ------题外话------  亲爱的们,快月底了啊,哈哈,月票过期作废啊,统统飞过来吧,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