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240章 一箭三雕

第240章 一箭三雕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642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13
    “南少还是积点阴德吧,冥冥之中自有注定,有些事不是不报,而是时候未到!”谭果冷冷的开口,面对这两个杀人凶手,谭果是真的没有任何的好感。  如果秦煌和南英杰对自己出手,谭果倒不会生气,可惜他们不该拿无辜人的生命当工具,难道他们真的以为可以平安无事吗?害的人太多,早晚会遭报应的。  “哼,我倒要看看谁能拿我怎么样!”南英杰冷笑着开口,挑衅的目光看向谭果,扫过她胳膊上的烫伤,表情愈加的得意,“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遭到报应,但是我去知道有些人就要遭报应了。”  “不必和一条狗浪费口水。”秦豫低沉的声音响起,直接制止了谭果,南英杰这样的货色还不够资格让谭果和他争辩。  秦煌一直站在一旁,这还是他第一次和秦豫正面接触,此时看着出言不逊的秦豫,秦煌玩味的笑了起来,果真是爷爷说的一样,秦豫此人狠辣歹毒,行事不择手段,倒也算是一个枭雄了。  只可惜他注定了是秦家的敌人,否则秦豫这样的人培养成手下,绝对会是自己手中最锋利的一把刀。  “你敢骂我是狗?”南英杰暴怒的吼了起来,之前在墨西哥的时候,南英杰和秦豫赌斗输了名声不说,也输掉了一笔巨款,现在被秦豫这么一骂,南英杰的火气怎么都压不住。  “英杰,冷静一点。”秦煌淡淡的说了一句,正色的看向秦豫,清俊的面容带着惯有的高傲姿态。  只是不同于南英杰那用鼻孔看人的高傲,秦煌的高傲是与身俱来的,他好似天生高人一等,所有的人都该敬畏他臣服于他。  他秦煌就是站在九霄云端的神祇,他俯视着芸芸众生。  南英杰知道现在不是和谭果秦豫冲突的时候,毕竟一会有人要收拾他们,自己何必动怒?想到这两人的身手,南英杰多少有点忌惮,要是真的惹怒了谭果或者秦豫,他们一动手自己也有生命危险。  秦豫同样冷眼打量着秦煌,只是不同于秦煌带着几分漠视的高傲,秦豫的目光里充斥着不屑和鄙视,“原来你就是秦家继承人,龟缩在M国这么多年,秦煌先生果真是个狠角色。”  “秦豫,你有什么资格对煌少评头论足?”听到秦豫这话,南英杰嘲讽的笑了起来,看可怜虫一般看着秦豫,“你不过是秦家养的一条狗而已,煌少才是真正的主人,你这条狗敢和主人狂吠,担心拔掉你一嘴的狗牙。”  “我就是秦煌。”直到此时,秦煌依旧没有轻易动怒,神色平静的和秦豫打招呼。  在真正的强者面前,秦豫的嘲讽也好,冷笑也罢,秦煌根本不会在意,就如同大象懒得和小蚂蚁去计较,因为他们的身份和能力根本不是同一个档次上的。  明显看出秦煌对秦豫的蔑视,那种高高在上的姿态让一旁谭果忍不住扭头笑了起来,从来都是她家秦总裁端着高高在上的架子,一脸的冷傲不逊。  谁惹她家秦总裁不高兴了,一不高兴眼刀子就飞过去了,再不高兴,开启尖酸刻薄的毒舌功能,难得看到有人来蔑视她家秦总裁,这场面太可乐了。  秦豫何尝不是看出来了,此时薄唇勾着嘲讽的冷笑,冰冷的凤眸阴森森的看着如同世家贵公子一般的秦煌。  在某种程度上而言,秦煌的确是一个人物,不管是龙门也好,还是秦家也罢,秦煌身处这样的位置,他有高傲的资本。  只可惜在见过谭宸和谭亦这真正的世家贵胄之后,在秦豫眼里秦煌还真不算什么,世家贵公子身上沉淀的是百年家族的历史底蕴,帝京谭家的名头拿出去,别说华国了,就算是M国的总统也要忌惮三分。  在M国总统不过是竞选上来的,一旦任期满了退位之后,手中的权力就会削减了一大半,有背景有家族或者财团支撑的还好一些,若是靠自己打拼上来的,一旦离职就没有了任何地位。  可是在华国却是完全不同,帝京谭家在建国之前的封建社会那就是贵族世家,建国之后更是成为了顶梁柱。  而如今的谭家那真的是贵不可言,住在柳叶胡同的那些贵少,就算是顾家的两个孩子,在身份上也强过秦煌。  毕竟龙门的势力只是在国外,而且因为是华人的组织,也履行了保护华国商人的义务和责任,所以在很多方面,华国也会不动声色的保护龙门。  可是一旦龙门越过了那一条线,华国必定不会再容忍下去,所以秦豫此时看白痴一样看着端着架子、高高在上的秦煌,就差用落在秦煌脸上的视线写上傻X两个字。  不过秦豫绝对不是被人欺凌了却不还手的性子,此时秦豫冷笑一声,目光直视秦煌,“你信不信我现在将手抬起来,暗中安排好的狙击手绝对将你们两个射成马蜂窝!”  秦煌脸上那种自信又高傲的表情倏地一变,秦豫的疯狂和狠辣他是知道的,墓地对面就是教堂,如果里面真有秦豫布置的狙击手……  南英杰没有秦煌的沉稳,此时身体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随即阴着眼神威胁着秦豫,“你敢让人开枪,那你和谭果也别指望能活着离开M国!”  “无所谓,只要你们死在我前面就行了,至于我会不会死,你是看不到了。”秦豫冷笑一声,浑身迸发出疯狂的杀气。  都说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不是良策,可是对秦豫这种疯子而言,他只要杀敌了,别说自损八百就是九百一千他都不在意。  被秦豫那狠辣又血腥的眼神吓到,南英杰惊恐的吞了吞口水,可是墓地这边很空旷,根本没有躲避的地方,余光扫了一眼不远处停着的车子,南英杰忍不住想即使秦豫要动手,第一个被杀的人肯定是秦煌,或许自己还有机会跑回车子那边。  正在思考着,秦豫放在腿侧的右手突然抬了起来,一瞬间,南英杰瞳孔猛的一缩,身体如同离弦的利箭一般,用最快的速度转身就跑。  而一旁秦煌那冷静自傲的表情也龟裂了,身体下意识的向着袁傟博士方向躲了过去,速度再快那也避不开狙击手的子弹,瞿荷虽然更好控制,但是她身边有方团山,所以秦煌第一时间选择了落单的袁傟博士。  “头发被风吹乱了。”秦豫抬起的手轻柔无比的在谭果的头上抚了两下,随后无比嘲讽的看着秦煌和南英杰,“你们这是惊弓之鸟吗?”  “你耍我?”跑了一半的南英杰猛地回头,愤怒的对着秦豫咆哮起来,整个人气的浑身直发抖。  一旁秦煌表情也显得极其的难堪,他没有想到会被秦豫给吓住。  秦豫勾着嘴角恶劣的笑着,“我没有耍你们,事先约定的暗号是将举起来的手放下来。”  话音落下的同时,秦豫幽深的凤眸里陡然迸发出骇人的寒光,几乎在同时他的右手从谭果的头上拿了下来,做了一个砍刺的手势。  砰的一声枪响!  秦煌和南英杰还没有放下来的心再次悬了起来,突然的枪声将两人吓的一个踉跄,南英杰更是被草皮绊了一下,摔了狗啃泥。  谭果无语的看着放空枪的秦豫,再看着狼狈摔在地上的南英杰,和脸色煞白的秦煌,谭果对着秦豫竖起了大拇指,这就是睚眦必报的典型。  接连被秦豫耍了两次,秦煌此时总算是冷静下来了,狭长的凤眸里迸发出恶毒的寒光,秦豫!  “我还没有和你白头偕老,所以我不会死的。”秦豫直接无视了暴怒的秦煌和南英杰,此时一本正经的对谭果开口。  秦煌背后是秦家和龙门,今天秦豫如果真的干掉了秦煌,龙门和秦家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他们暂时杀不了秦豫,但也会不计一切代价的伤害谭果来报复,所以秦豫不可能为了一时之快将谭果置于危险的境地。  如果说秦豫是一头凶狠的野兽,那么和谭果遇见之后,他的脖子上就多了一个项圈,凶兽也会收起自己的尖牙,他想活着,好好的活着,和谭果一起从青丝到白头,看着他们的孩子平安长大。  被戏耍的秦煌阴冷着表情,就在此时几道急刹车声突兀的响了起来,前后一共五辆黑色汽车刷的一下停在了路边。  随着车门的打开,一群黑色西装的男人快速的下了车,动作迅速的向着谭果和秦豫这边走了过来,原本暴怒的南英杰和阴沉着表情的秦煌此时却都缓了脸色,看来M国这边终于要出手了。  带队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此刻他将墨镜拿了下来,蓝色的眼睛阴狠的看了一眼谭果,随即大步上前,冰冷着表情开口:“谭果女士,你涉嫌谋杀MarieDavis,这是拘捕令。”  姚奶奶因为父母都是在M国出生的,她也是在M国出生的,所以她的国籍就是M国的,不过为了不忘本,不忘记祖辈都是华国人,所以姚奶奶平日里用的都是中文名字。  同样来参加葬礼的芮罡此时走了过来,看了一眼为首的男人,亮出了自己的工作证,“我是驻M国大使芮罡,谭小姐是M国人,你们无权逮捕她。”  “抱歉芮大使,只要在M国的土地上犯罪了,我们就有权抓捕嫌疑犯,而且根据现场的勘查,谭果女士是谋杀案的主要嫌疑人。”早就料到芮罡会出来阻止,可是中年男人安德鲁阴冷的驳斥了回去。  他原本是M国情报科的高级官员,之前负责的就是石安全博士去华国参加科技展的相关事宜,只可惜石安全博士的失踪,让安德鲁被上面狠狠的训斥了一顿不说,也因为这一次的重大失误,直接从情报科调到了地方警署。  所以这一次接到情报,知道谭果和石安全博士的失踪有关,安德鲁原本以为自己的机会来了,只要自己接着查下去,一旦立功了就能离开这该死的警署回到情报科,只可惜他打了几次电话,上面却都将他的请求驳回了。  安德鲁终于明白自己不可能再调回去了,所以他将所有的仇恨都转移到了谭果身上,原本安德鲁以为自己是没办法报仇了,龙虎豹的威名安德鲁也知道,凭他个人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和龙虎豹对抗。  谁知道峰回路转,姚奶奶死亡的案子就落到了安德鲁手里头,按理说这个案子是由下面警员接手的,但是一想到这是自己唯一可以报复谭果的机会,安德鲁亲自接手了这个案子。  原本还以为要多增加一点“证据”来给谭果定罪,谁知道安德鲁一查,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谭果,所以法官签署了逮捕令之后,安德鲁迫不及待的就来抓人了。  当然,为了防止龙虎豹会从中阻扰,安德鲁足足带了一个队的人,而且还有特警队的人待命,一旦谭果反抗,立刻出动更强的武装力量来抓捕谭果。  “秦豫,你不是狂吗?哈哈,你的女人都要被抓起来了,有种你继续狂那!”南英杰嘲讽的大笑着,挑衅的看着秦豫,秦豫不出手也就罢了,一旦他拘捕,相信M国的警方一定会乱枪射死秦豫这个杂种的。  秦煌沉默的站在一旁,刚刚被秦豫戏耍了两次,秦煌很是愤怒,此时他也看了一眼秦豫,冷笑的勾着嘴角,他倒要看看秦豫能怎么办?还是说秦豫打算动用他背后的那些势力了。  “将人带走,如果罪犯敢反抗拘捕!”安德鲁阴森一笑,三角眼里迸发出浓烈的寒光来,他恨不能谭果和秦豫会拘捕,这样一来安德鲁才有机会公报私仇。  在M国的情报部门工作这么多年,安德鲁虽然一开始被可以报复谭果的喜悦冲昏了头脑,但是随着案子的调查,他发现所有证据都对谭果恨不利,安德鲁就知道这些证据都是伪造的,目的就是要摁死谭果。  所以安德鲁敢肯定,谭果和秦豫此时如果会反抗,自己即使让人击毙了他们,不但不会被上面问罪,反而会得到褒奖。  谭果冷笑的看着来者不善的安德鲁,“我想你没有权利逮捕我,我有外交豁免权,所以抱歉了安德鲁副警长,等葬礼结束之后我就要回华国了。”  如果说安德鲁刚刚有多嚣张多得意,此刻他的表情就有多么的难看,外交豁免权?安德鲁阴沉着表情,也是,她既然帮助华国让石安全博士逃走,华国肯定会给予她相关的便利,或许就是外交豁免权。  南英杰脸上的笑容僵硬住了,看着秦豫那高傲的模样,气的大吼起来,“不可能!你不过是个杀手而已,你怎么可能具有外交豁免权?你又不是外交大使!这一定是假的!”  明明可以报复谭果了,但是在最后一刻谭果却能逃脱制裁,南英杰怎么想怎么不甘心,仇恨的目光倏地转向一旁的芮罡,“是你?一定是你从中作梗!芮建青之前杀了梅莎,可是却被转移到了国内审判,一定是你和谭果达成了地下交易,她帮你救了芮建青,你帮她拿到了外交豁免权!”  芮罡板着严肃的脸庞,却是懒得理会又吼又叫的南英杰,自己就算有这个权利,但是从姚老太太出事到今天安葬,前后就三天时间,芮罡本事再大,他也没有能力帮谭果拿到外交豁免权。  而且M国的那些官员也不是傻子,这个案子明显就是M国要给谭果定罪,他们怎么可能通过谭果的外交豁免权。  “英杰!”秦煌厉声一喝,打断了情绪失控的南英杰,他想不到的这些问题,秦煌此时都想到了。  自己之前的猜测并不错,谭果此人果真是高深莫测!秦煌冷眼看着淡定自若的谭果,从一开始她就知道自己会平安无事的脱罪,难怪谭果敢继续留在M国。  安德鲁表情阴狠的骇人,恶狠狠的看了一眼谭果,随即对着一旁的手下冷声开口:“这全都是犯人想要脱罪的谎话!一旦我们离开了,她马上就会乘飞机离开M国!现在立刻执行抓捕,谁敢拒捕就当袭警处置!”  芮罡表情倏地一变,“安德鲁副警长,你这是在公然破坏华国和M国之间的和平合约,你没有权利抓捕谭果小姐!”  在M国,但凡具有外交豁免权的人,代表的就不是个人,而是整个华国,安德鲁此时明知道谭果具有豁免权却依旧要实行抓捕,这就等于蔑视华国的权威,公然挑衅华国的尊严。  “都抓起来!”安德鲁怒声开口,此时已经顾不得其他了,他相信只要将谭果弄死了,M国一定不会追究自己的责任,毕竟石安全博士失踪之后,给M国带来了不可估量的损失,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谭果!  谭果具有豁免权又怎么样?只要她人已经死了,难道华国还能为了一个死人和M国断绝外交关系吗?所以此刻安德鲁铁了心的要对谭果下黑手,如果谭果现在就反抗,那就更好了,直接趁乱可以射杀了谭果。  安德鲁阴冷着一双眼,如果谭果不反抗被抓到车上之后,安德鲁也会将谭果给弄死,到时候就说谭果半途袭击了警员跳车逃走了,哼,他倒要看看华国能怎么办?M国地方这么大,他们能找到谭果的尸体都算他们有本事。  刷的一下,安德鲁带来的这些人将配枪都对准了谭果一行人,一旁的芮罡也被两个M国警员给阻拦下来了。  看到这一幕,南英杰和秦煌快速的退到了安全范围内,两人对望一眼都明白,石安全博士失踪的事情绝对让M国震怒了,所以安德鲁才会明知道谭果有豁免权还敢下杀手,看来这一次谭果真的危险了。  面对黑洞洞的枪口,谭果却笑了起来,联络器里于磊的声音也平淡的传了过来,“任务完成,M国官员此刻已经气的脸都青了。”  就在此时,安德鲁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安德鲁眉头一皱,可是当看到上面显示的号码之后,整个人倏地一下绷直了身体,“参议员先生早上好,我是XX警署安德鲁副警长。”  “你给我闭嘴!”电话另一头传来压抑的低吼声,参议员铁青着脸,“现在立刻马上带着你的人滚回警署!”  说完之后咔嚓一声挂断了电话,此时看着偌大会议室里的各国来访的商业部领导和他们国家的知名企业集团老总,参议员恨不能将安德鲁那蠢货的头给扭下来。  就在刚刚石油大亨带来的价值几百亿投资,M国和华国的领导正在竞争,但是参议员明显认为自己这边占据优势,华国虽然也不错,可是比起M国的科技发展还是差了一个档次。  更何况今天的主场是在M国,可是就在刚刚,华国商业部的领导突然开口说M国的安全已经是全球皆知的重大问题,在M国投资如果不能保证国外商人的安全,那赚钱还有任何意义吗?  所以华国的领导希望石油大国郑重考虑,毕竟华国是绝对安全的。  看着有些意动的石油大亨,参议员冷笑一声,眼刀子咻咻的向着华国人戳了过去,随后笑着开口:“我绝对可以保证外国投资商人在M国的安全,虽然近些年来国际上有不少M国枪击暴力事件的发生,但那都是国外媒体对M国的污蔑。”  就在这时,华国领导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随后原本笑面虎的老领导此刻表情渐渐转为了凝重,挂上电话之后,直接看向参议员,将一旁准备和华国厮杀一番的参议员猛地戒备起来,他总感觉眼前这个华国人要使坏了。  “参议员先生,我刚刚接到我国大使馆的电话。”老领导此时表情严肃的开口,甚至神色还带着几分愤怒,这让在场其他国家的官员和企业老总都有些的诧异。  大家都知道华国是礼仪之邦,除非是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否则华国人绝对不会露出这样生气的表情。  “M国的副警长竟然带着警员要抓捕具有豁免权的大使,而且还是在对方一而再的表明身份的情况下,参议员阁下,我需要M国给我一个明确的解释!”老领导冷冷的将事情说了出来,然后对着身后的秘书使了个眼色。  “不可能,我们M国的警员绝对不会这样做!”参议员提高声音,态度无比的坚决,刚刚华国人就以M国治安不安全,想要将这笔几百亿投资的大生意给抢走,现在竟然又爆出这样的事情,这一定是华国人的阴谋,他们故意抹黑M国的形象。  否则为什么刚好是这个时间段!参议员甚至猜测华国人就是故意的,刚刚已经有些动摇的石油大亨,此时已经完全没有了在M国投资的意向了,商人虽然喜欢赚钱,但是也需要有命去享受。  M国的警员连具有豁免权的大使都敢抓,他们这些投资商人的命就更加不值钱了。  “陈先生,这绝对是误会。”参议员更想说这是华国人的污蔑,是阴谋,但是这样的场合,他必须注意言辞,只能掷地有声的保证,“我可以保证,这绝对是误会,除非陈先生拿出相关的证据来。”  在参议员看来,华国人真是无耻,他们用一个误会,将几百亿的投资抢走了,等合约签署之后,即使查清楚这事误会了,华国人至多给M国赔礼道歉,可是合约却不可能拿回来了。  陈先生冷冷一笑,一旁秘书快速的将携带的笔记本电脑打开,随着画面的跳转,刚好到了谭果对着安德鲁表明自己身份的时候。  可是明知道谭果具有豁免权,甚至连芮罡这个大使都出面给谭果证明了,但是安德鲁却依旧下达命令要抓捕谭果,即使芮罡再次开口,让安德鲁项相关部门求证,可惜安德鲁根本不管不顾,铁了心的要抓捕谭果。  看着墓地现场的画面之后,会议室里的众人都目瞪口呆了,石油大亨直接走回了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M国果真不安全,自己还是去华国投资吧,毕竟谁都知道华国的治安有多好,凌晨两三点出去都不会被人打劫。  参议员气的浑身直发抖,但是在老领导的压力之下,只能先打了电话给安德鲁那边,将人臭骂了一顿,众目睽睽之下,参议员如果不处理好这件事,等在场的这些外国官员回国之后,估计M国的名声就臭大街了。  当然,M国其实也没有多少好名声,可是一旦这些商人都不来M国投资,那损失就大了,所以参议员只能强撑着笑容结束了今天的活动,眼睁睁的看着石油大亨和华国人签署了投资协议。  被骂的狗血喷头的安德鲁只好灰溜溜的带着手下离开了,南英杰和秦煌也趁机跟着一起离开了,难道再留下来被秦豫嘲讽?  一个小时之后,参议员终于知道了事情的始末,听着秘书的汇报,参议员将桌子拍的砰砰响,“这都是华国人的阴谋!这些看起来老实的华国人,实在太可恨了!”  此时参议员才知道安德鲁那边的行动是M国情报部门批准的,但是参议员事先并不知晓,毕竟是不同的部门,一些机密行动他不知道也不奇怪。  可是这件事坏就坏在华国人早就下好了套子,利用这件事不但让谭果成功的脱罪了,最关键的是M国还丢了一大笔的生意,而且名声也坏了,这绝对是一箭三雕。  气愤过后,参议员也冷静下来,只是脸色依旧的难看。  “参议员阁下,情报科那边似乎还不打算罢手。”一旁秘书低声的说了一句。  “那些蠢货,他们都是躲在黑暗里的臭虫,他们不需要走在阳光下见人,但是我们还需要!”参议员刚熄灭的火气蹭一下又燃烧起来了。  谭果这件事已经闹到国际层面上来了,不单单华国知道,其他国家的官员也都亲眼所见,谭果如果在M国境内出事,那事情就严重了。  一想到情报部门的那些人为了报复谭果,将M国的利益都不顾,参议员恨不能过去将那些蠢货敲醒,他们脑子里装的都是水吗?谭果这个时候出事,M国就无法洗清罪名,所以别说对谭果采取抓捕行动,他们还得充当保镖小心翼翼的保护谭果的安全,让她毫发不伤的回到华国。  M国情报部门。  此刻,“什么?放弃对谭果的抓捕行动?”早就部署了一二三套方案的M国情报人员此时都震惊了。  “为什么要放弃?安德鲁那个蠢货虽然失败了,但是我们还有其他方案!”  “是啊,我们还可以私下行动。”  “这里是在M国,不管我们如何行动,华国绝对找不到任何的证据。”  “就算抓到证据又如何?你们难道以为华国敢制裁我们吗?”  放下电话的情报部门副局长安娜皱着眉头,“不用说了,行动取消。”这件事已经闹到国际层面上了,所以只能取消行动。  !分隔线!  安安全全的从墓地回到了别墅,谭果得瑟的看着卧房里正收拾行李的秦豫,得瑟的开口:“我就说会没事的吧,你放心吧,大哥刚刚已经传了消息过来,M国已经取消对我的行动了。”  谭果当初故意在魏耀晖那里暴露了自己和石安全博士的失踪有关系,将M国的仇恨都吸到了自己身上,从而确保了秦豫的安全。  收拾衣服的大手一顿,秦豫一想到之前因为这事还和谭果大吵一架然后冷战,后来自己还被谭果打了一拳,秦豫感觉自己就是蠢到家了。  “我去看看袁博士那边收拾的怎么样了。”谭果嘿嘿一笑,哼着欢快的小调出了卧房,没有三两三,怎敢上梁山!  走廊里,雷大鹏一看到出来的谭果,刷一下绷直了身体,对谭果的敬仰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夫人。”  “你找秦豫?他在房间里收拾东西。”谭果眯眼一笑的回了一句,径自下了楼。  以前自己以为先生不是一般人,雷大鹏感觉自己果真是眼瞎啊!夫人那才是神人!这么一出手,分分钟就解决了所有问题,M国都不敢行动了,而且还将几百亿的生意给抢到手了,啧啧,一想到当时南英杰和秦煌那如同死了爹妈的表情,雷大鹏就感觉遍体舒畅了,那两个小人还以为可以看热闹,最后还不是夹着尾巴灰溜溜的逃走了。  雷大鹏屁颠屁颠的走到主卧门口,忍不住的询问秦豫,“先生,你说夫人是不是早就知道华国商业部的人要来M国进行访问?”  否则时机怎么能把握的那么巧呢!让M国的参议员吃了闷亏,简直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秦豫冷眼看着一脸兴奋又激动的雷大鹏,“原本的商业访问是在三天之后。”  “三天之后?哎,没有想到提前到今天了,刚好给我们解决了大麻烦……”说着说着雷大鹏就停了话,眼睛惊恐的瞪大了,不是吧?他们家夫人竟然又这么大的本事?将三天之后的国事访问提前到了今天!  而且雷大鹏之后看了新闻,今天的访问可不仅仅是华国,前后一个六个国家,一想到谭果竟然有本事让其余六个国家都同意提前三天进行访问,雷大鹏突然感觉谭果的形象高大到耀眼的地步了,这也太可怕了!不明觉厉!  房间里,瞿荷正在看照片,这两张是瞿博士夫妻早些年在房子前拍的照片,还是谭果之前要调查这件事,于磊找来的资料,谭果后来将两张照片都给了瞿荷。  “瞿姐,帝京那边的住所都已经安排好了。”谭果开口转移了话题,一想到瞿荷已经和魏耀晖发生过关系,谭果就忍不住的感慨造化弄人,不过谭果相信方团山是绝对不会在乎这些的,毕竟那也不是瞿荷的本意,是魏耀辉拿袁傟博士的安全威逼瞿荷就范。  “谢谢。”瞿荷诚挚的感谢,不管如何,这一切都亏了谭果的帮忙,瞿荷笑了笑将照片小心翼翼的放到书里夹好,准备带回华国。  就在此时,谭果忽然咦了一声,“瞿姐,等一下,你把这张照片再给我看一下。”  瞿荷将刚放到书里的照片又递给了谭果。  照片上除了瞿博士夫妻外,后面就是他们以前住的私人苗圃,前院里是盛开的玫瑰花,木栅栏上则爬满了各色的蔷薇花。  谭果目光停留在做为背景的木屋,在屋檐下的走廊里摆放着一盆又一盆的绿色盆栽,谭果仔细的盯着照片后面的盆栽看了起来,“瞿姐,照片我拿去用一下。”  说完之后谭果快速的离开了卧房,直接去了秦豫的书房,联络上顾均澈之后直接开口:“均澈,我发一张照片过来,你帮我看一下后面这盆多肉植物下面放的是什么。”  “行,糖果,你将笔记本摄像头对准照片,我直接进行扫描。”难得看到谭果这么严肃的表情,顾均澈也顾不上寒暄了,快速的开始了工作。  照片像素虽然不够清晰,但是在顾均澈用专业软件层层过滤之后,照片就清楚多了,他将多肉植物的花盆不断的放大,然后将放大的图片传给了谭果,“应该就是一些景观用的小石头,铺在花盆表面的,可以减少水分的流失,而且让盆栽看起来也更加美观,应该没什么特别的。”  谭果仔细的盯着笔记本屏幕上的放大照片,在五颜六色的景观石头中间却有几颗黑色的小圆石。  谭果清楚的记得当时在姚奶奶家里的时候,她看到的那应该是秦豫母亲抱着满月秦豫的照片,几乎是过目不忘的超强记忆力,所以谭果回想起当时小秦豫手里头抓着一颗黑色的小石头,和这一张照片上的石头看起来几乎是一模一样。  “均澈没事了,我先挂了。”谭果结束了和顾均澈的联系,目光仔细的盯着这黑色的小圆石,冥冥之中有种感觉,督促着谭果一定要找到这个黑色圆石。  那私人苗圃里说不定能找到!当初瞿博士夫妻死亡之后,龙门为了稳定袁傟这些研究员,表现出了对瞿博士夫妻的无比敬爱之情,所以他们生前居住的房子是原封不动的保留着。  想到这里,谭果啪一下关了电话,还谨慎的将所有的照片都删除了,刚一起身就看到站在门口黑着脸的秦豫。  “你的手受伤了不知道吗?”秦豫气恼的看着关电脑的谭果。  “秦豫,顾不上这些了,你陪我去一趟瞿博士夫妻之前住的苗圃,我要找东西。”谭果也不清楚为什么一定要找到那黑色的圆石,不过她相信自己的直觉。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