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245章 上门闹事

第245章 上门闹事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258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14
    “郭所长,我为之前没有处理好陶主任和袁博士的矛盾道歉。”走进门之后,朱海德一扫之前在停车场的官威,此话说完之后一脸诚恳的向着袁傟博士鞠躬。  “袁博士,之前是我鲁莽了,我只是无法接受国家培养出来的这些顶尖人才为了更好的生活和待遇都去了国外,我情绪不该那么激动,这是我思想偏激狭隘了,我道歉。”  “朱副所长太客气了。”袁傟性子温和,天生不擅长这些勾心斗角,此刻看着身体鞠成九十度的朱海德,倒是有些的不好意思,毕竟自己的确在国外待了二十多年,朱副所长不知道内情误会自己也情有可原。  胡老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润嗓子,对于眼前的一幕不发表任何意见,可是从胡老那包含睿智的目光里却可以看出他对朱海德这个研究所副所长的不屑。这点小心机根本入不了胡老的眼。  郭所长最喜欢处理这些俗务,也不高兴朱海德打断了自己和袁傟之间关于太阳能板的讨论,此刻摆摆手赶人,“行了,行了,道了歉就没事了,小袁不会在意这些的。”  朱海德低着头,听着郭所长赶人的话,眼中快速的闪过一抹狰狞之色,研究所大大小小的事务都是自己在打理,姓郭的不就是资质老而已,他凭什么当这个一把手!自己劳心劳力的却只能当个副手。  可是局势不容人,朱海德抬起头,脸上的不甘褪去的一干二净,此时苦着脸,“所长,你看能不能撤销对我开除的命令,我在研究所也工作了十多年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袁博士也大人不计小人过的原谅我了,所长,你看因为这件事就开除我是不是太严重了?”  “啊?你被开除了?谁开除的?”郭所长干瘦的脸上满意诧异之色,朱海德被开除了,自己怎么不知道。  看来果真是胡老搞的鬼!朱海德面上不显,只是心头却满是怒火,胡老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不过朱海德清楚胡老虽然退休了,但以他在帝京的影响力,要开除自己不过是一句话的事。  “郭所长,您不知道?我也是半个小时前才接到的电话,不单单是我被开除了,陶主任也被开除了。”朱海德垂头丧气的开口,“郭所长,要不您老给我求个情,我真的知道错了,不行的话我亲自摆一桌酒给袁博士赔礼道歉。”  郭所长是真不知道这事,此时点了点头,“行了,你先回去,一会我去问问看是怎么回事。”  朱海德还没有离开办公室,郭所长的注意力又回到了之前讨论的话题上,拉着袁傟博士再次兴致勃勃的谈论起来。  走出门,反手关上门的那一瞬间,看着根本不将自己请求当一回事的郭所长,朱海德气愤的狰狞了脸,现在他不单单痛恨袁傟博士和胡老,连郭所长也给恨上了。  只可惜一连过去了三天时间,朱海德和陶莉被开除的事情是没法子更改的,两人托了不少关系,可惜这事没有人敢接手,接了没办法处理,据说开除的命令是高层下达的。  而且三天时间里,关于朱海德和陶莉在研究所工作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多次触犯法法律法规的证据也都下达到了科技院研究所,这两人如果乖乖回家也就算了,如果还继续闹腾,就要追究他们的法律责任了。  中午时分,高档的咖啡馆里。  陶莉再没有了过去嚣张跋扈的姿态,估计没有睡好,眼下是浓黑的眼圈,也没有化妆,穿着普通的棉质裙子,头发随意的扎了起来,原本就四十多岁的女人了,没有精心打扮之下,乍一看就和农村老大妈没什么区别。  “我不甘心!凭什么开除我们!”陶莉恶狠狠的开口,她在研究所虽然是个人事主任,权力不大,可这是帝京科技院研究所,负责是能源开发,许多公司集团都和研究所有着密切的关系。  尤其在陶莉和朱海德勾搭上了之后,这两人狼狈为奸,利用职务之便,倒也收了不少的好处,出去应酬的时候也是端着高高在上的架子。  可是被开除之后什么都没有了,到了他们这样的年纪,根本不可能去私营企业工作,但是再去找事业单位找工作完全不可能,不说两人是被研究所开除的,就说他们身上背的这些污点,档案上写的清清楚楚,没有哪个公职单位敢接收这两人。  再者只要稍微打听一下就知道朱海德和陶莉被开除是得罪了不能得罪的大人物,是上面亲自下达开除命令的,所以基本断绝了这两人再当公务员的可能性了。  “谁让我们关系不够硬。”朱海德满脸的颓败,语调同样饱含不甘,朱海德的野心更大,他在研究所经营多年,瞄准的就是所长的职位。  外人看研究室所清水衙门,其实这里头的水深得很,研究所做的就是能源开发的,每年国家财政要拨下巨额的实验资金,现如今郭所长是一把手,他对资金的使用很严格,专款专用!  再加上郭所长自己就是能源研究的泰山北斗,谁也别指望用假项目假研究来套取国家资金,朱海德总想着等有一天郭所长退休了,自己这个副职就变成了正职,等他成了研究所的一把手,这些资金都在自己手里头过,自己贪下一些太容易了。  谁知道世事难料,朱海德还没有成为所长就被研究所开除了,陶莉不甘心,朱海德更是悔的肠子都青了,早知道当天就是有小鬼在后面追着,他也不会去停车场给陶莉撑场子。  “行了,陶莉,你也冷静一点,我们再不甘心也没用。”朱海德喝了一杯苦咖啡,满嘴的苦涩让朱海德冷静了不少,目光里闪烁着算计的光芒,“都说解铃还须系铃人,陶莉,袁傟是袁家人,和你们陶家姻亲,我们被开除的事唯一的转机就在袁傟身上。”  “别提了,昨天我特意去了我大姐家。”陶莉恨恨的开口,她也想到了这一点。  可是袁家上上下下除了将袁傟声讨了一遍,咒骂了一遍,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袁傟现在是孤家寡人一个,根本没有弱点。  再加上之前的M国之行,袁家人也明白了袁傟将他们当成了仇人,根本没有亲情可言,所以陶莉拜托的这事,袁家人也是爱莫能助。  “其实软的不行,还有其他办法。”朱海德阴森一笑,压低了声音开口:“袁傟再怎么狠心绝情,可是袁家老爷子也是他的亲生父亲,只要袁老爷子亲自过去,袁傟难道还能看着满头白发的老父死在自己面前。”  陶莉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不过想到袁家人的性子,“无利不起早,袁老爷子脾气可不小,他只怕不愿意去。”  “那我们给出足够的利益。”朱海德眼中闪烁着算计的精光,再次给陶莉支招,“袁家不是想要成立能源公司吗?你就用这个说服袁家,而且我私人也愿意投资两千万,以后能源研究这一块,我也能给袁家提供不少帮助。”  朱海德看着也心动的陶莉,“我之前从个老领导那里知道了一个内幕消息,国家要扶持太阳能开发,这一块会拨出专项资金,袁家如果赶在这个档口上成立了能源公司,再有我们的帮忙,袁家新公司就能申请到这笔巨额扶持资金。”  陶莉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眼中满是贪婪和欲望,激动的一把抓住了朱海德的手,“这个消息准确吗?有多少扶持资金?”  知道陶莉也动心了,朱海德伸出两个手指头比划了一下,“听说一年是两个亿,一项研究至少要五年时间,五年后申报项目失败了,不就是走个程序问题,可是这五年至少是十个亿的扶持资金。”  一时之间,陶莉和朱海德都忍不住的幻想起来,这么多的资金,随便贪下一部分,就够他们挥霍一辈子了,不过前提是:第一申请的公司要具有相关资质,第二就是上面要有人,否则这么多公司竞争,扶持资金就这么多,谁能申请到就看谁的本事大了。  在帝京,武家开的就是能源公司,不管是资质还是实力都很强,袁家的新公司要想和武家竞争扶持资金基本不可能成功。  不过如果有了朱海德和陶莉这两个内部人员的帮忙,到时候袁家的可能性就大了很多,因此朱海德和陶莉都有信心说服袁老爷子。  !分隔线!  新房子入住都有暖房一说,瞿荷这边很满意现在住的房子,她也打算在帝京定居下来了,所以花了三天时间将日常生活用品都准备好了之后,瞿荷今晚上打算请谭果和秦豫过来吃饭,也算是暖房,也算是正式感谢谭果的帮忙。  人多更热闹,所以谭果和秦豫不但来了,雷大鹏和徐教官还有于磊三人也一起过来了,还各自带了礼物。  “人来了就好,不用带礼物的。”方团山招呼着五人进门,黝黑的脸上写满了喜悦之色。  他和瞿荷虽然还没有什么进展,但是同在一个屋檐下,方团山相信总有一天小荷会软化的,而且就算小荷不原谅自己也没关系了,反正大家都住在一起。  后院的桌子上已经摆满了菜肴,瞿荷围着围裙将刚烧好的汤端了出来,方团山一看快步走了过去,“我来,担心烫。”  瞿荷看了一眼来接汤盆的方团山,蓦地想起过去那么多年的生活,虽然方团山不善言辞,也不会浪漫,但是他绝对是一个居家好男人,除了不会做饭之外,家里大大小小的家务都被方团山包了。  当年瞿荷为了报复方团山,去医院开了假证明说自己不孕,这么多年来,方团山也从没有因为孩子的事情抱怨过瞿荷一句,甚至在瞿荷纠结的时候,还会安慰瞿荷。  “瞿姐。”谭果笑着走了过去,暧昧的眨了眨眼,“方大哥还是很体贴的。”  瞿荷怔了一下,对着谭果苦涩一笑,“你和秦总裁先坐一下,还有两个菜。”  方团山看着仓促离开的瞿荷,眼神晦暗了几分,一旁雷大鹏安慰的拍了拍他肩膀,“我说方哥,你都登堂入室了,还怕不能夫妻和好?放心吧,也就是时间的问题,我看我家先生被打成这样,和夫人不也是好好的。”  此时包括从房子里走出来的袁傟博士,众人的目光都诡异的落在秦豫青紫的脸上,之前被玫瑰花划拉出来的血痕才收疤,结果秦豫脸上又揍的青青紫紫的……  众人目光下意识的转向了一旁的谭果,这丫头该不会真有家暴的倾向吧?秦总裁这脸怎么看都像是被人揍出来的。  “和我无关。”谭果无奈的一耸肩膀,晃了晃自己的手,“看到没有,烫伤还没有收疤,我就算要揍秦豫也不可能这个时候动手啊。”  听着谭果的解释,众人嘿嘿一笑,虽然心里头再好奇,可惜对上秦豫那张凶残的老脸,也没有人敢开口询问。  瞿荷炒菜的速度还是很快的,十来分钟之后,一群人就围着圆桌坐了下来,男人们自然喝酒,谭果、瞿荷还有袁博士只吃菜。  就在几人气氛和乐时,外面的门铃声响了起来,瞿荷第一个站了起来,“我去看看是谁来了。”  方团山倒是想要起身,却被一旁喝嗨的雷大鹏按着肩膀将人压坐了下来,“得,我们喝酒,瞿姐就是开个门,方哥,你要学会给瞿姐独立的空间,不是都说距离产生美吗?天天腻歪在一起的两人,早晚要分开……”  说着说着,雷大鹏只感觉一股子毛骨悚然的危险感,余光一扫,赫然对上秦豫凶狠的老脸,雷大鹏倏地坐直了身体,表情僵硬的解释:“先生,我这是说其他人,你和夫人绝对会长长久久一辈子!”  就算借给雷大鹏几个胆子,他也不敢诅咒他家先生和夫人会分开!  “你们来做什么?”打开玻璃门,当看到门口的几人时,瞿荷原本柔和宁静的表情冷了几分,冷淡的看着站在门口的袁家人。  “是你!”袁楠楠一看到瞿荷就想到之前在M国被她打了一巴掌的事,这会看到瞿荷一个人,袁楠楠恶毒一笑,猛地上前抬手就往瞿荷的脸上打了一巴掌。  瞿荷根本没有想到袁楠楠会动手,猝不及防之下,脸上挨了一巴掌,瞿荷冷着脸,“这里不欢迎你们,你们走吧!”  “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你是不是想要霸占我大伯的财产!我呸,看你年纪不大,为了钱竟然陪一个老头睡觉,真是不要脸!”袁楠楠占了上风,此时故意提高声音骂了起来,见左右隔壁在外面纳凉的邻居都看过来了,更是得意起来。  “大家快来看那,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为了霸占我大伯的财产,恬不知耻的爬床,还挑拨离间,不让我大伯回家!”  “你胡说八道!”瞿荷气的骂了一句,可是她生性温柔,根本敌不过牙尖嘴利、满嘴脏话的袁楠楠。  后面院子里的众人一听到这吵闹声就知道出事了,方团山第一个冲了出来,一把推开泼辣的袁楠楠,怒声冷斥,“你再敢骂一句?”  谭果几人也都跟着出来了,当看到瞿荷红肿的脸颊,几人都怒了起来,虽然接触的时间不长,但是大家都知道瞿荷性子温和。  “看来上一次你受的教训还不够!”雷大鹏冷冷的开口,原以为袁家人受过教训了,没有想到他们还敢找上门来。  “我难道说错了吗?”袁楠楠估计也害怕了,快速的后退了几步,不过仗着四周围观看热闹的人多,这里又是帝京,她也不怕雷大鹏敢拿枪,此时又恢复了刚刚的嚣张气焰。  “你们凭什么不让我说,这里可是二环,就凭这个贱人,把她卖了都买不起这个房子,这些都是我大伯的钱,都是我们袁家的钱!”  袁傟博士心疼的看着被打了一巴掌的瞿荷,饶是他性子温和,此时也板着脸怒斥着袁楠楠,“你年纪不大,却满口污言秽语,你的父母就是这么教导你的?不要说这房子不是我的,就算是我的,小荷就是我的干女儿,团山是我的干女婿,我把房子和财产留给他们不行吗?”  四周看热闹的人原本都有些好奇袁傟博士三人的身份,毕竟袁楠楠有句话说的很对,二环这边的房子可是天价,一般人根本买不起。  而且这幢房子一面临街是店铺,二楼可以住家,后面还有一个院子和两间平房,这闹中取静的好地方,就算有钱估计也买不到,左右隔壁的邻居也打过这幢房子的主意,可惜没有一个人成功。  瞿荷性子温和,方团山老实不善言辞,袁博士这三天都去研究所和郭所长、胡老探讨实验去了,所以左右隔壁的邻居虽然好奇也没办法打探,一开始听到袁楠楠的叫骂声,还以为是真的。  但是听到袁博士刚刚的斥责声,再加上袁博士三人给人的感觉,邻居们就知道是袁楠楠在胡说八道,相由心生,不管怎么看袁博士、瞿荷三人都不像是坏人。  “大哥,你认干女儿可以,但是你总不能断了和袁家的血脉亲情,日后你老了,楠楠和小衾总会给你养老送终的。”袁宝国语重心长的劝解着,似乎很无奈袁傟博士的铁石心肠。  而且袁宝国这话里话外的意思都在暗示干女儿和干女婿靠不住,现在孝顺不过是为了图谋袁博士的财产而已,等以后袁博士老了,总是要袁家人来养他的。  “行了,你们不用说了,我和袁家没有关系,你们不用再来了,这里不欢迎你们。”袁傟博士烦躁的开口,不明白自己都将话说的这么清楚明白了,为什么袁家的人却还是纠缠不休。  “没关系!你难道不是我的种吗?你身上流的难道不是袁家的血吗?”就在此时,停在门口的黑色汽车的后车门打开了,一道刻薄的声音满含怒气的响了起来。  “爷爷,你小心一点。”袁衾连忙上前搀扶着下车的袁老爷子。  “好孙子,爷爷知道你孝顺,和那些狼心狗肺的小畜生不同!养他还不如养一条狗,狗还会叫几声讨主人欢心,有些小畜生养大了,翅膀硬了,就敢说自己不是袁家人了!”已经七十岁的袁老爷子身子骨还算硬朗,但是面相却显得极其刻薄,绷着满是皱纹的老脸,眼袋深垂,额头上是深深的法令纹,一看就是不好相与的性格。  从当年离开华国去了M国,这二十多年了,这还是袁傟博士第一次看到袁老爷子,虽然说是父亲,但是从小到大,袁傟博士没有享受过一天父亲的疼爱。  此时看着已经苍老了许多,但还是一模一样嫌恶眼神的袁老爷子,袁傟博士表情恢复了正常,冷淡的开口:“当年我就说过我和袁家没有任何关系。”  在初恋女人被袁家间接害死之后,袁傟博士的心就死了,这么多年来他之所以一直单身,除了醉心研究之外,也是因为无法忘记初恋女友。  那是最纯真的感情,却夭折在最美好的岁月里,从此在袁傟博士再也无法去爱其他人了。  “你说没有关系就没有关系?”袁老爷子将拐杖在地上捣的咚咚响,原本就刻薄的表情在愤怒之下显得更为狰狞,“只要你是袁家人,只要你身上流淌着袁家的血,你就没资格说这句话!”  “爸,我们还是进去再说吧,别让外人看了笑话。”袁宝国之前和袁老爷子商量的是用怀柔的手段,谁知道老爷子脾气硬,一来就对袁傟一顿臭骂。  袁宝国倒是感觉解气了,不过又担心惹怒了袁傟这个大哥,之前陶莉还有朱海德说的事就黄了,此时只好打着圆场,那可是财政上的扶持资金,一年就有两个亿啊,想想袁宝国都感觉大笔的资金向着自己飞过来了,这绝对是千载难逢的机会,错过了这一次就没有下一次了。  关键是袁宝国清楚袁家要开能源公司,就必须具有相关的资质,如果袁傟带着实验室的人来袁家公司工作,再有朱海德和陶莉帮忙,资质这一块肯定能过关,这样一来想要申请财政拨下来的两个亿的专项扶持资金就容易多了。  “袁叔,我们进去说吧。”瞿荷柔声劝了一句,她也不习惯留在外面被人指指点点,更何况袁博士这些年做研究,身体并不是很好,瞿荷担心袁博士一会情绪波动太大,血压会升高。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进了屋子,好在后院地方够大,看到桌子上吃了一半的菜肴,袁老爷子再次嫌恶的哼了哼,开口就骂,“年纪都不小了,回国了都不知道回家里,你当我这个父亲是死的吗?就知道和这些狐朋狗友在一起鬼混,我看你一辈子都不会有出息!”  看着端坐在椅子上,一手拿着拐杖,如同发号施令的太上皇,谭果直接气乐了,“我说老爷子,你年纪虽然一大把了,可这些年却都活到狗身上了,袁博士可是国家特邀回来的顶尖人才,他没有出息,难道你这个二儿子就有出息?有出息你们回家去啊,你们三番五次来袁博士这里做什么?总不能求一个没出息的人帮忙吧?”  “就是,袁博士没出息,那来找袁博士帮忙的人不是更没出息,更是个废物!”雷大鹏哈哈大笑的接过话,袁家人还真是脑子进水了,他们也不打听打听袁博士的靠山的可是龙虎豹保全。  袁老爷子一贯都是说一不二,这会听到谭果忤逆自己的话,顿时气的火冒三丈,拐杖再次将地面捣的咚咚响,“你算什么东西?你敢和我这么说话,一个黑社会的小帮派而已!”  “大鹏,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谭果无视了暴怒咆哮的袁老爷子,看向一旁的雷大鹏,“过去将袁家父子好好的收拾一顿,从明天开始你就可以吃肉了!”  之前雷大鹏被秦豫处罚不准吃肉,只准喝粥,即使今天瞿荷这边请客吃饭,秦豫高抬贵手了,雷大鹏也只能吃素菜,他馋馋得半夜做梦都在啃猪蹄子,这会一听谭果这话,雷大鹏顿时乐起来了。  “好嘞,保证完成任务!”可以吃肉了,别说将袁宝国和袁衾揍一顿,就算是将这父子两人给打残废了,雷大鹏也愿意啊。  袁家几人包括正端着大家长的名头耍威风的袁老爷子都傻眼愣住了,雷大鹏速度极快,袁家家人还没有反应过来,袁宝国和袁衾还没有反应过来,雷大鹏一人给了一拳,速度之快,力度之大,直接将袁家父子揍翻在地了。  “啊!你们要干什么?”袁楠楠惊恐的大叫起来,可是雷大鹏速度多快,眨眼的功夫就将摔在地上的袁家父子两人给揍的鼻青脸肿,连喊痛的力气都没有了。  袁老爷子直接看傻眼了,估计年纪大了,此刻都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到雷大鹏大发雄威将袁家父子当成沙包在打。  “你们!你们……”袁老子猛地站起身来,不敢相信的看着行凶的雷大鹏,“你们这些黑社会,你们这些小流氓!”  “呸,死老头,你信不信我将你都揍一顿!”雷大鹏得瑟一笑,得意洋洋的扬起拳头,“我可是小混混,没有什么尊老爱幼的美德。”  袁老爷子被雷大鹏这匪气给气的脸色铁青,他耀武扬威了一辈子,没有想到临老碰到雷大鹏这样不讲理的。  “爷爷,你快让他们住手!”袁楠楠惊恐的看着地上被揍的进气少、出气多的父亲和大哥,一把拉住了袁老爷子的胳膊,袁楠楠再娇气再霸道,她也只是个十来岁的小姑娘,她绝对不敢去拉如同黑道混混的雷大鹏。  “袁傟!你这个小畜生,你竟然敢害你大哥和侄子,你这个狼心狗肺的小畜生!”袁老爷子同样不敢对雷大鹏怎么样,所以对这一旁的袁傟大吼小叫起来,“你还不让他住手!”  袁傟博士也没有想到谭果会这样粗暴的出手,不过此刻袁傟博士犹豫的看了一眼谭果,一想到瞿荷的脸已经红肿起来,袁傟博士也别过头没有开口。  “袁傟,你耳朵聋了吗?”袁老爷子怒到极点,举起拐杖就要打袁傟。  一旁谭果冷笑一声,“您老敢打一下,你儿子和孙子就要被打十次,我倒要看看谁会被先打死!”  袁老爷子举在半空中的拐杖僵硬住了,看着雷大鹏那一拳头一脚都招呼在袁宝国和袁衾身上,袁老爷子终于面色难看的服输了,“你让他住手,快住手!”  谭果这才开口:“雷大鹏,停手吧。”  恶人自有恶人磨!谭果看着面色铁青,却丝毫不敢再放狠话的袁老爷子,顿时感觉心里头舒坦多了,不出手教训一下,袁家这些人还真以为他们有多了不起,还敢对瞿姐动手!  雷大鹏下手虽然重,不过也有分寸,袁宝国和袁衾跌跌撞撞的爬了起来,一屁股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父子两人粗重的喘息着,惊恐的目光瞄了一眼谭果几人,却再也不敢端着架子耀武扬威了。  “袁老爷子,我这人脾气不好,你也知道我们是黑社会嘛,整日打打杀杀的,就没一个脾气好的。”谭果淡笑着,一脸的云淡风轻,可是这平静的笑容落在袁家几人眼中,却如同恶魔的嗜血冷笑一般。  “但是我这个人最为护短,这就是黑道义气,谁敢动了我的人,就别怪我让他断子绝孙!”谭果说到这里,眼神陡然狠戾下来,黑润的大眼睛里迸发出嗜血的杀气,“我今天把话放在这里了,谁敢对袁博士还有我瞿姐、方大哥动手,那就别怪我不客气,袁老爷子如果不相信的话,你可以找人打听打听,看看每年死在龙虎豹手里的人有多少。”  不管是被揍的袁家父子两人,还是袁老爷子和袁楠楠,此刻他们终于清楚的意识到了谭果的可怕,她是真的敢杀人的,即使是在华国,即使是在帝京!  “行了,我也不是不讲人情的,几位今天过来找袁博士,那就一次性把话说清楚,以后我可不希望袁家的人再找上门来,否则我不介意派几个人去袁家别墅走一趟。”谭果丢下威胁的话,这才退到了秦豫身边,压低声音道:“怎么样?像不像黑帮大姐大?”  秦豫青紫着一张峻脸,看着显摆的谭果,无奈的点了点头,就她这模样,在秦豫眼中再怎么看都像个无害的小天使,对于袁家人,秦豫感觉谭果终究还是太善良了。  若是秦豫出手,直接就让雷大鹏废掉袁衾和一条腿,然后再废掉袁楠楠的一条腿,相信袁家人以后绝对不敢再出现在袁博士面前,被打一顿还是太轻了。  不过秦豫也知道谭果的性格,除非真的犯到了她的底线,或者将谭果惹火了,谭果都是和善的,不会出手太狠辣。  袁老爷子气的直喘气,想要放狠话,却被谭果给吓住了,再看着鼻青脸肿的儿子和孙子,袁老爷子终究还是妥协了,只能恶狠狠的瞪着袁傟说明了今天的来意。  “袁傟,你也是袁家的一份子,这么多年你都在国外逍遥自在,现在既然回国了,也该回袁家帮忙。”袁老爷子想到之前袁宝国说起的财政扶持政策,这会也顾不得生气了,直接进入正题。  “袁傟,我们袁家打算成立一家能源公司,你就回家里来帮忙,技术方面都交给你来负责,你放心,只要你好好做开发,不会少了你的好处。”袁老爷子说着说着又端起了架子,高高在上的施舍袁傟一般,“你是我儿子,我知道你小时候我因为和你母亲的关系,对你有些冷淡,这是我对不起你,不过父子没有隔夜仇,袁傟,你回家来帮忙吧。”  “爷爷,还有我呢。”袁楠楠拉了拉远老爷子的胳膊,此时提醒的说了一句,之前查到袁傟这个大伯在二环这里有房子,袁楠楠就起了心思,她特意找家里做房产开发的同学打听了,就袁傟这幢房子价值至少千万,一般人还买不到。  袁老爷子明白的点了点头,这才打量了一下环境幽雅的小院子,这房子倒真是不错,地段好,闹中取静,而且房子够大。  “袁傟,你就搬回家去住。”袁老爷子再次开口,看了一眼一旁的瞿荷和方团山,虽然不愿意倒也退步了,“你的干女儿和干女婿也搬回袁家住吧,怎么说也算是我们袁家的人了,以后就在家里的公司上班,不会亏待他们的。”  “至于这个房子。”袁老爷子顿了一下,袁楠楠是他最疼爱的孙女,“楠楠就在帝京大学读书,刚好离这里很近,这房子你就给楠楠住,你也是楠楠的大伯,这么多年来你都没有尽到一个长辈的责任,这个房子就当是弥补楠楠了。”  “大伯,谢谢你。”袁楠楠赶忙的开口,脸上笑开了花,“大伯,我们寝室太小,住着都不习惯,在外面租房子也不安全,大伯这个房子刚刚好,我住进来爷爷和我爸妈也不用担心了。”  谭果无语的看着自说自话的袁家人,她再次肯定袁家也就袁傟博士一个是正常的,其他人脑子都有病!上千万的宅子,袁家人嘴巴一张,上下嘴皮子一碰就成他们的了,关键还一副施舍的模样,他们真当这房子是大风刮来的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