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245章 父女谈心

第245章 父女谈心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057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14
    第246章  袁傟博士再醉心研究,不管俗事,他也知道谭果安排的这幢房子价值几何,看着一脸理所当然的袁老爷子,再看着满脸笑容将房子占为己有,甚至打算如何装修房子袁楠楠,袁傟博士有股子说不出来的感觉。  说生气也没有那么生气,说难过也没有难过,他只是不想再和袁家人有什么接触,此时冷声开口:“你们不用说了,这个房子不是我的,就算是我的,我也不会给你们的,你们走吧,我已经和谭小姐这边签约了,包括整个实验室的人都已经签约了,不可能去其他公司工作的。”  之前谭果倒想过让袁傟博士去科技院的研究所工作,在秦豫的新能源公司充当一个顾问就行了,毕竟以袁傟博士在能源领域的研究功底,他完全有资格享受国家的津贴,享受更高的待遇。  但是之前在研究所停车场遇到陶莉和朱海德那一幕,让谭果打消了这个念头,袁傟博士并不擅长这些勾心斗角的算计,将他留在研究所谭果还真不放心。  再加上袁傟博士这批人都是才从M国回来的,之前也都是M国的国籍,现在R5型太阳能板的实验研究失败了,袁傟博士他们回国虽然是谭果力邀的,但是外人不清楚,必定会各种冷嘲热讽,讥笑袁傟博士他们在国外混不下去了,就想回到国内养老。  综合这两种情况考虑,谭果想想还是让袁傟博士他们直接在新能源集团工作,继续从事太阳能的研究,反正秦豫也有钱,而且上面之所以有这个两个亿的专业扶持资金就是为谭果特意拨下来的。  所以朱海德也好,包括收到消息的武家也好,他们都想着如何打通关系,将这笔扶持资金弄到自己公司来,却根本没想过这笔资金就是为了谭果才拨下来的,也是国家为了让袁傟博士他们继续研究拨下来的,如果袁傟博士去了研究所,这笔钱就会拨到研究所。  但是现在谭果将人留在新能源公司,所以这笔专项资金最后也会落到新能源公司的账户上。  “袁傟,你说什么?”袁老爷子刚降下来的火气因为袁傟的拒绝再次蹭一下燃烧起来,一手将桌子拍的咚咚响,板着老脸怒斥着不识好歹的袁傟,“我让你回袁家难道会亏待你吗?还是说你弟弟会亏待你?你身为袁家人,竟然胳膊肘子往外拐,你的良心让狗吃了吗?”  袁老爷子对袁宝国说的能源公司很有兴趣,只要有了袁傟的技术,再加上袁老爷子在帝京的关系和人脉,再有陶莉和朱海德那边的帮忙,要拿下专项扶持资金很容易,结果袁傟竟然还敢拒绝,还要投靠其他人,袁老爷子气的铁青了脸,目光里喷着火,恨不能将人给生撕了。  “爷爷,还有我的房子。”袁楠楠正是爱玩爱显摆的年纪,对于公司不公司的她不管,可是她一想到自己看中的这幢房子拿不到了,袁楠楠立刻冷了脸,气呼呼的瞪着袁傟,“大伯,从小到大你都没有送给我一个礼物,我这个亲侄女找你要一幢房子住一下,大伯你都不舍的!”  “是啊,楠楠说的对,她喊你一声大伯,你难道耳朵聋了吗?这房子给楠楠住,等以后楠楠大学毕业了再还给你!”袁老爷子一锤定音的开口,铁了心的要霸占这幢房子。  “是啊,大伯,你就借给我住四年,我大学毕业之后就回家住了。”袁楠楠紧接着开口,只要房子到手了,至于四年之后归还还是不归还就自己说了算了,到手的好东西袁楠楠可不会再吐出来。  谭果知道看了一眼有些烦躁的袁傟博士,知道他性格好,最多说几句狠话而已,谭果对着一旁雷大鹏和徐教官开口:“袁老爷子该说的都已经说清楚了,袁傟博士现在是龙虎豹的员工,袁老爷子你确定要挖我们龙虎豹的墙角吗?雷大鹏,送客!”  袁老爷子在帝京嚣张霸道了这么多年,不过因为当年他父亲曾经意外救过帝京一位老人家,有了这个份救命恩情在,袁老爷子只要不作死去得罪不能得罪的人,一般人都会看在那位老人家的面子上礼让三分。  这也是袁老爷子到老性格都如此霸道的原因,在袁家他就是说一不二的太上皇,如今被谭果这样顶撞,袁老爷子气的暴跳如雷,可偏偏雷大鹏和徐教官却已经动手了。  一人领着被揍的鼻青脸肿的袁衾,一人抓住袁宝国,袁老爷子和袁楠楠只好忿恨不甘的追了出去,今天这一出闹剧也算是结束了。  袁太太和陶莉这姐妹俩此时都留在了袁家等候消息,袁老夫人也就是袁傟的继母刚刚才回了房间休息,等袁老爷子他们回来了再出来。  “大姐,就老爷子那暴烈的性子能成功吗?”陶莉此时已经恢复了一贯的精致妆容,她可不愿意被这个大姐给比下去了,明明自己年纪更小,可是不化妆的时候看起来反而要老了好几岁。  这让陶莉对袁太太这个大姐总有些怪怪的感觉,说亲近不够亲近,说敌视也没有敌视,只是言行举止里多了一份较劲的酸味。  “入秋燥热多补点维生素。”袁太太温雅一笑,素白的手端起茶壶将泡好的水果茶倒了一杯给陶莉,这才声音轻缓的开口:“你放心吧,原本袁家就打算成立能源公司,如今有了这笔专项扶持资金,袁家更不会错过这一次机会的,不过别指望老爷子能说服袁傟。”  放眼整个袁家,看起来最端庄贤淑的袁太太却是心机最深沉的一个,看问题也看的透彻,袁傟是铁了心的不会回袁家,而且之前袁太太也见过谭果两次,再加上回到帝京之后她特意打听了龙虎豹保全的来历。  尤其是在得知谭果、秦豫在S省的霸道行事风格之后,袁太太明白有了靠山的袁傟博士更不会回到袁家来了,而且谭果和秦豫也不可能放袁傟博士走。  这里虽然是帝京,袁家也算是地头蛇,可是在秦豫面前只怕袁家就是一条无毒的小蛇而已,根本构不成任何的威胁。  “那怎么办?”听到这话,陶莉表情一下子就变得难看起来了,她都已经被研究所给开除了,陶莉可不甘心坐吃山空,而且她当惯了颐指气使、发号施令的领导,现在让她在四十来岁就退休回家养老,即使有钱花,陶莉也接受不了这种生活。  袁太太看了一眼只会焦急却一点脑子都没有的小妹,当年自己给她寻了好几门亲事,有的虽然人没有多少能力,但是胜在性子老实好拿捏,家境也好,小莉嫁过去就是享福的阔太太,只要再生了儿子女儿,她的地位就没有人能撼动。  也有家境差一点的,不过个人能力极强,有了陶家或者袁家的帮忙,日后必定会飞黄腾达,小妹结婚之后最多前面十来年会艰苦一点,但是享福的日子在后头。  想到这里袁太太忍不住叹息一声,可惜自己这个小妹被家里惯得脾气太大,性子也泼辣跋扈,没能力的她瞧不上,嫌对方太平庸,没家境背景的就更看不上了,带出去都丢人,结果转眼就四十多岁了,却成了小三。  袁太太倒也不在意,事已至此多少也是无益,偏偏陶莉性子越来越古怪,脾气越来越大,除了和朱海德勾搭上,其他有本事的男人一个都没有勾搭上,袁太太都已经放弃这个小妹了。  “放心吧,这件事武家会比我们更着急。”袁太太依旧是云淡风轻的平静,喝了一口果茶笑着开口:“我听说陈悦英在陈家可是说一不二,她那无法无天的性子,只要有人稍微怂恿几句,我那个便宜大伯就没办法安生了。”  什么叫做借刀杀人!袁太太可是深谙其中的精髓,袁家无法和龙虎豹抗争,而且袁太太也清楚袁傟博士回来那也是国家的急需的人才,这个时候如果袁家对袁傟三番五次的下手,只怕也会给上面人留有不好的印象,到时候每年两个亿的专项扶持资金也就没希望了。  所以袁太太想得很清楚,借着武家和陈家的手对付龙虎豹,日后袁家坐收渔翁之利,而且不管是名声还是利益都是稳赚不赔,这才是上策。  “对啊,我怎么把这一茬给忘记了,武家可不会善罢甘休的!”陶莉得意洋洋的笑了起来,眼神闪烁着恶毒的精光,在商界,袁家和陶家只能算三流的集团,可是武家绝对是龙头老大,也就韩家可以和武家相抗衡。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了汽车刹车的声音,袁太太立刻放下茶杯迎了过去,她能一手掌控住了袁家,甚至连脾气暴烈的袁老爷子和脾气孤僻的老夫人都很喜欢,袁太太的手段绝对算是厉害。  “老爷子,您回来……这是怎么了?”问好的袁太太表情倏地僵硬住了,不敢相信的看着被司机搀扶下来的袁宝国和袁衾。  在外人面前,袁太太自然在意自己的丈夫和儿子,可是在她内心里真正在意的只有袁衾这个儿子,袁宝国这个丈夫不过是联姻的对象而已。  “妈,你都不知道大伯多可恶!”袁楠楠快步上前,劈里啪啦的将之前的遭遇说了一遍,越说越是气愤,“不就是一所房子吗?爷爷都说让他们搬回袁家来住了,还让他们来家里的公司上班,可是他们不知好歹,还将爸和哥给打成这样了。”  “我让刘医生过来看看。”袁太太心疼的看着连说话力气都没有的儿子,眼中的杀气一闪而过,龙虎豹欺人太甚!  半个小时之后,袁老爷子依旧在客厅里发泄着怒火,之前被谭果给气狠了,偏偏他也不敢拿儿子和孙子的安全来赌,只好忍气吞声的离开了,这会袁老爷子越想越是气愤。  “真是个狼心狗肺的小畜生!”袁老夫人板着刻薄的老脸,如果说袁老爷子面相难看,没有了老年人的慈爱,那么满脸皱纹,垮着脸的老夫人面相就显得更加刻薄阴冷了。  “爸妈,您二老不要生气,保重身体,宝国和小衾都是皮肉伤。”袁太太红着眼眶小声的安抚着,一面给袁老爷子和袁老夫人倒了两杯茶,“刘医生刚刚已经检查过了,休息一些天就好了。”  “这事不能这么算了!”袁老爷夫人阴森着表情,袁傟那个小畜生竟然敢对自己儿子和孙子下狠手,一想到这里袁老夫人就气的胸口都疼了。  当年她将袁傟打压的抬不起头,那是何等的畅快,袁家的一切财产都是她儿子和孙子的,袁老夫人甚至以为袁傟会死在国外了,谁知道二十多年过去了,这个小畜生竟然回来了,而且还将她的儿子和孙子都给打了,这口恶气袁老夫人怎么都吞不下去。  “奶奶,你不要生气了,大伯现在又黑社会撑腰。”袁楠楠一晚上都垮着脸,一想到到手的房子就这么飞了,越想越是不甘心。  袁太太也接着劝道:“爸妈,钱以后再赚就是,宝国和小衾的身体还有您二老的身体最重要,大伯不愿意回来就算了吧,等明天宝国好一点了,我让他打电话和武家说一声。”  听到袁太太这话,一旁生闷气的袁老爷子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说实话,袁老爷子还真的有点忌惮谭果,俗话说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  在袁老爷子的眼中谭果就是那种不要命的黑帮大姐大,一旦惹怒了她,到时候家里人有个三长两短就太不值当了,但是自己怎么忘记了武家。  !分隔线!  武家发起的这个宴会,谭果和袁傟博士都收到帖子倒也不奇怪,只是怎么看这邀请函,谭果都感觉是来者不善。  “你要去?”童瞳瞄了一眼坐在沙发身上拿着邀请函的谭果,糖果这孩子是能懒则懒,除了家里几个长辈的生日,所有其他宴会童瞳就没有看见谭果出席过,果真是谈恋爱了,人都变了,这一瞬间,童瞳莫名的有点心酸的感觉。  “妈,这个宴会我要是不过去,袁博士估计都能被人生吞活剥了。”谭果眯眼一笑的回了一句,亲昵的靠在童瞳的肩膀上,“我估计这一次韩家也会出现。”  “你是说韩子方?”说道这里,童瞳原本看起来温和的表情倏地锐利起来,曾经是国安部最优秀的特情人员,童瞳最痛恨的就是韩子方这种叛国贼。  “妈,你说我老爸当年是不是被你这种反差萌给虏获了?”谭果暧昧一笑的揶揄着,虽然大部分时候老妈看起来都很温和,性子甚至很单纯。  可是像此刻这样凌厉的满含杀机的眼神,让谭果这个当女儿的看得都心动起来了,简直太萌了,这要是放到动漫里那就是蠢萌大眼睛妹子,却扛着一把巨刀满脸杀气的站在城楼之上,这种巨大的反差绝对能勾得人心跳加速,谭果再次肯定她老爸谭骥炎肯定就是这样坠入爱河的。  想到谭骥炎那面瘫冷漠的性格,童瞳瞄了一眼笑的无比暧昧的女儿,“我就算是外星人变得,你爸那面瘫脸都不会变一下。”  “要想看我爸变脸还不容易,妈,我们现在就出门勾搭一个小白脸,我保管我爸立刻就从办公室里杀出来。”谭果格格得笑了起来,小时候每一次大哥和二哥挤到床上和妈一起睡,老爸那眼神就跟大魔王一样。  年幼的谭果甚至还想过,有一天大哥和二哥真的惹怒了老爸,是不是第二天自己起床之后就发现大哥和二哥不见了,自己就成了家里唯一的孩子,为此三岁的谭果都忍不住的看向院子里的垃圾桶,她总想着有一天会在垃圾桶里发现被老大丢掉的大哥和二哥。  童瞳发现谭果性格真的变了很多,以前在家里的时候,这孩子除了懒还是懒,虽然精神状态不错,但是看起来就是懒懒散散的,很少有这样闹腾的时候。  但是此刻看着两眼冒着精光,跃跃欲试的谭果,童瞳不得不承认她家这个懒散的女儿被秦豫给惯的无法无天了。  “你小时候我以为你会安安静静的长大,然后结婚生子。”童瞳忍不住的感慨着,一手摸了摸谭果的头,转眼之间那个白嫩嫩胖嘟嘟的小丫头就长大了,“我甚至担心你以后吃胖了走不动路怎么办。”  “那现在呢?”谭果忍不住的接过话,其实在遇到秦豫之前,谭果也想过自己会不会一直老死在谭家,以后让大哥和二哥的孩子给自己养老送终,谁知道命运就是如此巧合,让她遇到了秦豫。  童瞳深深的看了一眼谭果,“现在我担心你会将家里闹得鸡飞狗跳,也就秦豫受得了你。”  谭果无语的看着打击自己的老妈,“妈,你难道就不感觉生活会太无趣吗?你看我爸身上的官威越来越重了,整天笔挺的西装,坐在哪里都是一副大领导的模样,你看了二十多年了,不会感觉到烦吗?”  “所以呢?”童瞳还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的,若不是谭果说起来,她都没想起来一眨眼和谭骥炎结婚都二十多年了,谭宸都结婚了,糖果这丫头估计也快了。  二十多年来,对童瞳而言好像就像是昨天一样,和谭骥炎在一起时间过的太快,即使他不苟言笑,工作越来越忙,可是对童瞳而言这正是她渴望的宁静生活,有一个家,有几个孩子,没有打打杀杀,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妈,我决定了,今晚上武家这个宴会我们一起过去,不通知我爸和秦豫。”谭果一派胸膛就决定了,“到时候我和韩子方私下里去见面,你帮我看着袁博士。”  武家在商界的地位可不低,所以武家主办的宴会邀请函一散出去之后,瞬间就引起了一阵反响,有精明的人都知道武家这一次绝对是冲着袁傟博士而来的。  虽然说R5型太阳能研究失败了,但是理论上是绝对成功的,缺少的就是制造太阳能板的合适材料而已,武家从事的就是能源的研究,国内能源领域顶尖的专家博士至少被武家网罗了一大半走了。  所有人都知道武家想要挖走袁傟博士,谁知道龙虎豹保全横插了一脚,这让武家不悦,同样也让帝京商界不少家族同样不高兴,不管是为了巴结武家,还是为了排外,秦豫终究是犯了忌讳。  武家的宴会是在七点钟准时开始的,武明光的儿子武广站在门口迎宾,绝对给前来参加宴会的宾客十足的面子。  于磊开车开到一半的时候,他敏锐的察觉到后面有几辆车子飞快的追了过来,于磊表情瞬间紧绷起来。  可就在这时,车前方一百米处,忽然迎头开过来两辆车子,一看到这架势于磊也不敢大意了,快速的将车子靠边停了下来。  如果车上没有谭果、童瞳和袁博士,于磊倒不怕飙个车技,但是后座坐的可都是重要级人物,就算是借给于磊几个胆子他也不敢拿谭果他们的安全来冒险。  “千算万算忘记了家里的车子都装有特定的定位系统。”谭果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好不容易将妈拐出来参加宴会,结果半道就被人给“劫持”了。  前后一共五辆车子缓缓的靠了过来,其中四辆呈现包围的队形将谭果的车子堵在了路边,随后第五辆黑色汽车同样缓缓的停了下来,随着车门的打开,一身黑色西装的谭骥炎率先下了车。  而谭骥炎身后四个方向则站着他的警卫员,密切注意着周边的环境,防止任何危险的发生。  “袁博士,您稍等一下。”谭果说了一句之后,认命的打开车门和童瞳一起下了车,一对上谭骥炎那黑沉沉的面瘫脸,谭果扁了扁嘴,“爸,你速度就不能慢一点吗?”  谭骥炎看都没有看耍宝的谭果一眼,径自的走了过去,大手习惯的握住了童瞳的手,“不要跟她瞎胡闹,武家宴会人多杂乱。”  “爸,什么叫做跟着我瞎胡闹!”谭果不满的瞅着谭骥炎,酸酸的开口:“再说武家宴会人多杂乱,你不放心我妈,你怎么就放心我过去呢?我妈那身手可比我强悍多了,一个照面就能秒杀了我。”  谭骥炎凤眸黑沉沉的看着抱怨的谭果,半晌后低沉的嗓音响起:“你被秦豫惯得倒是脾气大了不少。”至少以前的谭果是能懒则懒,能不开口就不开口,绝对不会出席这种乱七八糟的宴会。  一旁童瞳认同的点了点头,当初她也好奇谭骥炎怎么会接受秦豫和谭果谈恋爱,如今童瞳倒是想明白了,看着谭果身上的变化,童瞳知道只有秦豫才能给谭果百分百的纯粹感情。  “爸,有你这么调侃自己女儿的吗?”饶是谭果厚脸皮,可是被谭骥炎这么一说,谭果也有些尴尬了,“行了行了,你和我妈去过二人世界吧,我去武家那个乱七八糟的宴会。”  “等一会。”谭骥炎沉声丢下一句话,随后打开后座车门让童瞳先坐了进去,“我和糖果说几句话就回来。”  武家的宴会地点选择的是一处环境幽雅的山庄,一面临着湖,虽然不是郊外不过也有些的偏远,所以这路上倒没有什么车辆。  “爸,你要和我说什么?”谭果笑着看着走过来的谭骥炎,亲昵的挽着他的胳膊,老爸虽然不苟言笑,但是身上这股子官威和气势,那绝对是杠杠的,别说秦豫拍马都赶不上,就连大哥都差了许多。  谭骥炎任由谭果这丫头挽着自己胳膊沿着路边的行人道慢慢的走着,身后几辆车子不远不近的缀在后面,几个警卫员也同时隐匿到了暗中。  “你现在在帝京,M国那边不会轻举妄动,但是韩子方一定会出面接触你。”不管工作是多忙,但是对几个孩子的行踪,谭骥炎都是了如指掌。  最开始帮M国负责从华国这边偷渡婴儿过去的人就是韩子方,赵家海运不过是一个渠道而已,韩子方在其中充当的只是中介的作用,外人查起来至多以为韩子方做的是人口买卖的生意。  赵家出事之后,风帆海运这一块是谭果接手的,她也顺利和韩子方接上头了,取得了他的信任,但是再一次谭果在M国暴露了自己和石安全博士失踪的事件有关,M国已经开始怀疑谭果的身份。  一旦M国那边感觉到不妥,必定会废掉风帆海运这一条线路,同样会废掉之前这些年潜伏在华国的谍报人员。  “我知道是我冲动了。”谭果声音低了几分,虽然自己在M国那边的行动像是占据了优势,一箭三雕了!  不单单成功从M国离开了,甚至还撬掉了M国在谈的上百亿的投资生意,让石油大亨将投资的地点选在了华国,最后还成功的将秦家和龙门的仇恨拉到自己身上,间接保护了秦豫。  可是谭果清楚的明白自己身份一旦暴露了,M国很有可能会报废这些年潜伏在华国的这些谍报人员,这对华国而言损失是不可估量的,但是当时为了保护秦豫,谭果不得不走了这一步。  在路边供人休息的长椅上坐了下来,谭骥炎大手宠溺的摸了摸谭果的头,“事情已经发生了,你有什么后续打算?”  “爸,M国那边查不到我的身份,所以他们才会犹豫,才会派韩子方过来接触我,只要我能取信韩子方,还可以挽回现在的局面。”不过谭果也清楚话虽然如此,但是短时间之内,M国不会再次重用之前放到华国的这些谍报人员。  这也是谭果会参加武家宴会的根本原因,她自己做错的事,必须自己挽救回来。  身为谭家人,谭骥炎从没有想过让三个孩子一定要为谭家或者说为华国鞠躬尽瘁,但或许是谭家人骨子里的血脉注定的,不管是谭宸也好谭亦也罢,最后连谭果却也一脚跨进来了。  谭骥炎曾经很喜欢谭果那懒懒散散的性子,他的女儿只要快乐生活就好,余下的事情都有父辈和她的兄长来替她遮挡,当初让谭果工作,谭骥炎挑选的也是特调七局。  “会后悔吗?”谭骥炎侧目看向面容稚嫩的谭果,她看起来还和二十多年前一样,谭骥炎依旧记得婴儿时期的谭果,白白胖胖的小脸,黑润润的大眼睛,笑起来的时候,让谭骥炎感觉自己的心都融化了。  可是一转眼谭果都长大了,眉眼似乎都没有什么变化,但是谭骥炎知道谭果大了,她将有她自己的生活,谭骥炎这个父亲只能看着女儿独自去面对她选择的生活。  谭果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摇摇头,软乎乎的小手握住了谭骥炎的大手,“我是谭家人,不过秦豫可怨愤纠结了,我估计他都想将我拐到无人小岛上去当野人。”  相对于谭家人骨子里的民族大义,对行事一贯不择手段、心狠手辣的秦豫而言,他只想要谭果平平安安、快快乐乐,其他的那些人自然有其他人去烦,谭果不必要担负这些。  听到这里,谭骥炎峻冷的面瘫脸也不由的软化了几分,对秦豫,谭骥炎这个当父亲的同样看不顺眼,而且还是越看越不顺眼。  不过看在谭果的面子上,谭骥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否则他早就将秦豫丢到无人岛上当野人了。  “爸,不是吧?我还以为你基本算是认可秦豫了。”捕捉到谭骥炎眼中一闪而过的厉色,谭果傻眼的愣住了,默默的为她家秦总裁掬了一把同情泪,敢情老爸是深藏不漏而已!这也太奸诈了吧!  “你外公到现在看到我同样不顺眼。”谭骥炎云淡风轻的回了一句,更别提还有容温了,哼哼!想当年还以为童瞳就属于自己一个人的。  呃,好吧!这是全天下当父亲的男人特有的脾气!谭果认可的点了点头,忍不住想如果自己和秦豫以后有女儿了,那会是什么样?  秦豫绝对没有老爸这么不动声色,所以秦豫只会直接武力爆发,杀人放火灭人九族的事情秦豫都能做出来,谭果嘴角忍不住的抽了两下,她已经开始为未来女婿掬泪了,秦豫凶残起来那绝对不是人!  所以还是生儿子吧,生个女儿出来那简直就是生了个定时炸弹,绝对会炸死未来的女婿。  “韩子方的事情你看着处理,不用想太多。”谭骥炎安抚的说了一句,华国的强大需要的是科技是国防军事,而不是间谍,这些终究是小道而已。  结束和谭骥炎短暂的谈话之后,谭果上了车跟着袁傟博士继续去武家的宴会,而谭骥炎则上了车带童瞳回去了。  宴会已经开始了,可没有看到袁傟博士的出现,武明光这个武家当家人脸色显得异常的阴沉,武广这个儿子愤愤的开口:“爸,既然秦豫和谭果这么不识抬举,我们就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到了我们的地盘,是虎也给我蜷着,是龙也给我盘着!”  这话武广说的霸气十足,在帝京商界,武家除了忌惮韩家几分之外,对于其他人还真不放在眼里,至于秦豫,不过是开保全公司的黑帮老大而已,给他几分颜色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  “不要小看了秦豫,他能看中袁傟博士的价值,敢花大价钱拿下新能源的股份,秦豫此人不容小觑。”武明光虽然脸色依旧阴沉,但是能将武家的公司经营到如今的地步,武明光绝对不是没脑子的人。  “那又怎么样?秦豫再精明再有手段,这可是帝京!”武广霸气一笑,他自然有骄傲霸道的资本,“爸,秦豫如果在帝京开保全公司也就罢了,他如果想要开能源公司可没那么容易,即使他买下了新能源集团的股份,但是要在帝京立足,只有钱可行不通,还得有势!”  武明光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但是此刻他沉声开口:“朱海德被研究所开除这件事太诡异了,到现在我都没有查出来是谁下达的这道命令。”  朱海德和陶莉都被研究所开除了,事情的起因自然是因为停车场他们两个得罪了袁傟博士,如今袁傟博士背后的人就是谭果和秦豫,所以一直查不清楚这个命令是谁下达的,武明光心里头总有几分不安。  他最大的猜测就是秦豫和谭果在帝京只怕也有相当硬的关系,否则一般人没有权利直接开除朱海德,但是事情棘手就棘手在查不出来这个人是谁,这让武明光也不敢贸然行动。  就在此时,武广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接起电话,“什么?你是说袁傟和谭果来了?行,我知道了,我马上下来。”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一起下去吧。”武明光站起身来,既然袁傟博士来了,不管如何这事也要尽快解决,拖下去对武家没有任何好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