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248章 算计报复

第248章 算计报复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079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14
    “怎么回事?吵什么?”武广正在办公室里,今天的董事会议非常重要,将要决定如何拿下新能源集团,毕竟袁傟博士已经明确拒绝了武氏集团递出来的橄榄枝了。  所以武氏只能换一种办法,既然袁傟博士不愿意投靠他们,那么只要摧毁了还没有成立的新能源集团,这样一来靠山倒了,袁傟博士只能选择回武氏工作。  “副总,这位小姐强行闯了进来。”丁秘书快速的开口,板着老脸阴森的看了一眼谭果。  之前丁秘书对谭果那叫一个颐指气使,态度十分恶劣,但是此刻武广一出来,丁秘书一扫之前刻薄的一面,端着公事公办的态度,像是最合格的女职员一般。  “是你?”武广倒是有几分诧异,没有想到会是谭果。  谭果点了点头,淡笑的开口:“武副总是否有时间去办公室里聊一下?”  “这边请。”武广猜不透谭果来的用意,所以倒也干脆,侧过身做了个请的手势,看得出他对谭果的态度倒是很不错,在武氏公司,武广还真不怕谭果。  丁秘书错愕一愣,不敢相信的看着一起进入办公室的谭果和武广,以前不是没有女人来公司纠缠武广,丁秘书就打发走了许多女人。  这其中有些女人不过是武广419的对象,不少都是在夜店钓金龟婿的夜店女郎,一夜欢好之后,在知道了武广的身份之后,这些女人想要再续前缘,所以才会来公司,想尽办法勾引武广。  对于这些没身份没地位的女人,丁秘书极尽可能的羞辱,吃准了她们不敢告状,而且即使告状也不过是惹了一身腥被武广嫌弃,毕竟419的便宜女人可没有丁秘书这个得力助手来的重要。  而对于那些有些身份的女人,她们也算是千金小姐,家世因为不如武氏,所以想借着联姻攀上武氏的高枝,这些女人丁秘书也不敢轻易得罪,但是她却可以用迂回的办法挑拨离间,最终让她们都铩羽而归。  所以此刻阴森森的盯着谭果的背影,丁秘书转身走向了茶水间,泡好了两杯咖啡,其中一杯是温热的,刚好入口,另一杯却是滚烫的开水现冲泡的。  副总办公室里,武广坐在真皮椅子上,挑着眉梢看向谭果,“无事不登三宝殿,不知道谭小姐今天前来是为了什么?”  武广还真没有将谭果和秦豫放在眼里,一个龙虎豹保全公司而已,在武广眼里根本算不得什么,如果不是有些担心龙虎豹的猛烈报复,武广早就对龙虎豹下手了,估计这就是硬的怕不要命的。  武家了解了谭果和秦豫在S省的行事风格之后,多少有点投鼠忌器,这两个人疯起来简直不要命,宁可自损八百,也要伤敌一千。  “新能源集团一旦成立,和武氏就等于是仇敌,不过我希望武氏秉承商场的竞争规则,祸不及家人。”谭果淡淡的开口,说明了今天之行的来意。  听到这话,武广得意的笑了起来,他还以为谭果有多硬气,原来她也是怂了,“谭小姐这话时什么意思?担心我对袁博士的干女儿和干女婿动手?”  谭果和秦豫绝对是两个硬茬,而且身手了得,所以武广明白谭果口中的祸不及家人指的是袁傟博士这边,武氏想要挖墙角,那肯定不会动袁傟博士,只有剩下的瞿荷和方团山了。  “谭小姐,大可放心,这点风度我还是有的,不过帝京人多杂乱,再说了人有旦夕祸福,这要是出了什么意外,谭小姐可要理智一点,不要将这个莫须有的罪名加到我的身上。”  说到这里,武广表情格外的得意,带着几分挑衅之色,谭果越怕什么,他越要做什么,龙虎豹保全虽然厉害,可是难道能够二十四小时的保护瞿荷夫妻两人,就算是全天候的保护,只要有一点疏漏,就是武广这边下手的机会。  就在此时办公室的们被轻轻的敲响了,丁秘书端着两杯咖啡走了进来,“副总。”  将温咖啡放到了武广的面前,看着面带笑容表情很是愉悦的武广,丁秘书低下头隐匿住眼中的嫉恨之色。  身为武广的得力助手,丁秘书知道武广好女色,所以即使被女人找到公司了,他也不会生气,但是武广还算是公私分明,可是丁秘书第一次看到武广露出这样高兴的笑容,明显是眼前这个女人哄得副总很高兴。  “小姐,请喝咖啡。”丁秘书板着脸收敛了所有不甘的情绪,眼中恶毒之色一闪而过,端起滚热的咖啡状似要递给谭果。  她自认为表情掩饰的极好,但是对谭果而言,丁秘书流露出来的敌意,和她此刻眼中一闪而过的恶毒表情并没有逃过谭果的双眼。  “谢谢,麻烦放茶几上。”谭果说了一声,并没有伸手去接咖啡。  丁秘书眉头一皱,她以前用过这样的招数,趁对方接咖啡的时候,自己手一松,这滚烫咖啡绝对会泼对方一手的,只可惜现在是初秋,谭果穿的是九分牛仔裤,如果是短裤或者短裙就更好了,不单单手会被烫伤,估计腿也会被烫伤。  这样一来,至少要休养十天半个月,而且被烫伤了,根本不可能再勾引副总上床,等十来天一过,副总身边早就有其他床伴了。  以前那些女人都巴结着武广,想要在他面前表现出温柔可人的一面,自然会装的十分有礼貌,丁秘书没有想到谭果架子这么大,竟然都不接咖啡,真将她这个机要秘书当成了送咖啡的佣人。  原本丁秘书就十分的嫉妒恼火,再看着谭果这高高在上的模样,丁秘书眼神一狠,身体微微侧了一下挡住了后面武广的视线,状似要将咖啡放在茶几上,可是却极其恶毒的将滚烫的咖啡泼向了谭果的双手。  嘴角噙着笑,丁秘书甚至已经幻想谭果被烫的大叫的一幕,心里头感觉到无比的畅快,可是就在丁秘书使坏的那一瞬间,谭果拿起茶几上的商业杂志,快速的挡了下来。  “啊!”一声凄厉的叫声响起,丁秘书痛的连忙甩手。  她泼谭果咖啡的一瞬间,杯子刚倾斜却被杂志给挡了回来,滚烫的至少有八九十度的咖啡直接泼到了丁秘书自己的手上。  “看来武副总要换秘书了,连端一杯咖啡都能泼到自己。”谭果站起身来,避免被飞溅的咖啡弄脏了衣服。  “怎么回事?”武广眉头一皱的站起身来。  一旁丁秘书痛的眼角都红了,之前这杯咖啡是她特意烧了开水,等水沸腾之后才冲泡的,所以温度可想而知,丁秘书一双手都已经被烫红了,严重的地方已经被烫的脱皮了。  抬起头来,丁秘书愤恨的盯着云淡风轻站在一旁的谭果,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谭果此刻都已经千疮百孔了。  “行了,你出去吧。”武广不高兴的赶人,这样的事并不是第一次发生,以前武广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那些女人也就是玩玩而已,有丁秘书出面将人打发走,武广也落个清闲。  但是谭果是什么身份,丁秘书敢在谭果面前卖弄她那点小伎俩,而且还失败了,丢的就是武广的脸,别说是丁秘书了,今天就算是个杀手偷袭估计也伤不到谭果分毫。  “副总,我……”丁秘书错愕一愣,不敢相信的看着板着脸赶自己走的武广,一时之间,心里头痛的像是被刀子给扎了一样。  但是她不敢去怨恨武广,所以此刻,丁秘书猛地回头死死的瞪着谭果,眼中是毫不掩饰的愤怒和仇恨,都是这个贱人!以前副总从来不会对自己这样冷漠无情的。  谭果站在一旁勾着嘴角笑着,到了他们这边层面,不出手则已,一出手那就是必杀,制敌于死地!丁秘书这种小手段使出来不过是丢人现眼而已。  对上谭果那似笑非笑的眼神,武广的脸色彻底阴沉下来,猛地抬起手,啪的一巴掌扇在了丁秘书的脸上,冷声怒斥,“我让你滚出去,你没有长耳朵吗?”  丁秘书脸被打的偏向了一边,泪水滚落而下,捂着脸直接跑出了办公室。  “手下人不会做事,让谭小姐见笑了。”阴森森的开口,武广没有了之前的好涵养,“谭小姐如果没事就请离开吧,我马上要参加董事会了!”  “看来武副总是不愿意答应我了。”谭果脸上的笑容愈加明朗,可是就在这一瞬间,谭果眼中突然迸发出骇人的杀机。  武广身为武家的独子,他也接受过训练,虽然身手不算很强,但是面对一两个普通男人还是可以的,察觉到谭果眼中的杀气,武广表情一变,快速的后退。  可惜在谭果面前,武广就和稚嫩的小婴儿一般,一瞬间,谭果动作快到只余下一道残影,砰的一声,武广根本来不及逃走,人却已经被谭果打翻在地。  “武副总,你确定不答应我的条件?”谭果笑着开口,右腿膝盖抵在武广的后背心处,而他此刻是趴在地上,右手被谭果反扭住了无法动弹,后背又被摁住了。  而真正让武广不敢挣扎的是因为此刻他的脖子处抵着一把锋利的匕首,武广有种感觉自己只要稍微一动,那刀刃就会割破自己的脖子,而一旦划破了颈部动脉,就算大罗神仙在这里也救不回他的命了。  “谭果!”武广从牙缝里挤出话来,他根本没有想到谭果的动作会那么快,同样也没有想到按果会这么狠,直接就对自己动手,甚至还拿匕首威胁自己。  “武副总,我的条件很简单,武氏和新能源竞争也好,血拼也罢,祸不及家人,如果武氏敢对不相干的人动手,我就拿武副总你的命来抵。”谭果声音很轻柔,带着软糯糯的味道,可是听在人耳中却有股毛骨悚然的可怕。  武广这辈子都没有这般狼狈过,此刻他脸趴在冰冷的地板上,屈辱和愤怒在脸上交错变化着,可是武广再跋扈再嚣张他也此时也不敢胡来。  “好,我答应你了,祸不及家人!”最终,武广只能选择妥协,因为他就算弄死了瞿荷,对谭果而言也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甚至会让袁傟博士彻底仇恨上武氏。  但是瞿荷一死,如果谭果真的发疯的要弄死自己,那就得不偿失了!武广明白自己虽然是武家的独子,但是以父亲的年纪再加上现在的医学手段,再弄出一个儿子也是可以的,命只有一条,武广不敢赌他也赌不起。  “这不就结了,武副总如果一开始答应多好,偏要让我用点非常手段伤了大家的和气。”谭果脆生一笑的站起身来,也收回了抵在武广脖子处的匕首,“既然我们达成协议了,那我就先告辞了,不耽搁武副总召开董事会了。”  随着谭果脚步声的远离,武广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手摸着脖子,想到刚刚被谭果压在地上的屈辱,武广脸色狰狞的害人,直接拿起一旁的电话,“将谭果给我拦住,只要不弄死了就行!”  她不是说祸不及家人嘛!既然如此,自己就不动瞿荷,但是对付谭果可没有违背刚刚的协议!武广说完之后啪一声挂断了电话。  于磊早已经打发了保安,此刻守在办公室外面,看到谭果出来之后,两人径自的向着电梯走了过去。  叮的一声,当电梯抵达一楼大厅时,看到突然冲过来的一群黑衣保镖,谭果莞尔一笑,看来武广脾气不小,这报复立刻就来了。  于磊身体倏地向前,牢牢的将谭果护在了自己背后,然后抬脚就将第一个冲过来的保镖给踹飞了出去。  武广还是很注重自己的生命安全的,所以他身边有四个贴身保镖,都是从部队里退下来的特种大兵,是武光明高薪聘回来保护武广的安全。  而武明光自己身边也有八个贴身保镖,因为今天要召开董事会议,武明光也在公司,所以他的保镖和武广的保镖也都在公司,接到电话之后,十二个人是一起过来围堵谭果和于磊的。  至于武氏集团的保安,此刻拿着警棍远远的围观着,保安都知道这十二个保镖是保护武家父子两的,身手极好,他们这些小保安都不够别人一指头的,所以这种级别的战斗,保安根本不敢介入。  面对十二个特种大兵,但是于磊丝毫不惧,而且这十二人若是一直在部队里,估计还能给于磊造成一点的障碍。  但是成了武家父子的保镖之后,他们的身手多少都退步了,太过于安逸的保镖生活,即使他们每天都坚持训练也坚持对打,但是长时间的远离血腥而危险的战场,他们的战斗意识减弱了许多。  短短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十二个保镖都被于磊干翻了,同时也失去了行动能力,不远处围观的保安们对望一眼,目瞪口呆的看着出手的于磊。  就在半个小时之前,谭果和于磊强行进了电梯,保安就过来阻止,可惜却都被于磊打倒了,此时保安看着眼前的一幕,突然感觉自己是捡回了一条命。  武广和武明光阴冷着眼神看着径自离开的谭果和于磊,父子两人表情都异常的凝重,尤其是武广眼神更为的阴狠骇人。  “小广,就按照谭果说的办,祸不及家人!”武明光沉声开口,他知道谭果身手好,可是他没有想到谭果身手可怕到这种程度。  这十二个保镖是武明光高薪聘请回来的,那绝对都是以一敌十的好手,这几年也成功的化解了好几次致命的危险,武明光很信赖这十二人,甚至可以说是将他们父子两的生命安全交给了这十二个人。  但是刚刚一面倒的一幕,却让武明光明白了一个道理,龙虎豹保全比他想象的还要可怕,如果武氏真的敢乱来,即使他们成功的暗杀了谭果或者秦豫,他们父子两人的性命只怕也是不保了。  “爸,我知道了。”武广明白的点了点头,没有什么比自己的生命最重要,谭果再一次让武广知道了龙虎豹保全的强势。  坐在汽车的后座上,谭果相信武广除非是不怕死,否则他绝对不敢用下三滥的手段去对对付瞿荷,“瞿姐,店里怎么样?袁楠楠走了吗?”  “嗯,和她的同学拍完照之后就已经走了。”瞿荷的声音听起来很高兴,看得出能有属于自己的事业,让瞿荷充满了干劲。  至于袁楠楠虽然今天来的很突兀,不过瞿荷已经明白了她过来不过是为了在同学面前显摆而已,毕竟袁楠楠喊袁傟大伯,所以她喊瞿荷一声姐姐,瞿荷也不好说什么。  这个花店看起来只是一个不大的小店铺,但是能在二环开花店,而且房子还是瞿荷自己的,这足以成为袁楠楠在同龄人面前炫耀的资本。  所以她才会让刘飞过来拍照,然后发表在校刊和帝京大学的论坛上,这样一来学校里的其他人都会知道袁楠楠的姐姐开个花店都是在二环价值千万的店铺,彻底满足她炫耀显摆的心理。  “没出什么是就好,不过有方大哥在,相信也不会有事的。”谭果笑着回了一句,虽然瞿姐和方大哥还是显得很疏离,可是同在一个屋檐下,之前又同居生活了十来年,谭果相信他们早晚会走到一起的。  谭果带了一个人去了武氏集团,然后打败了武家父子十多个保镖的事情不知道怎么就传出来了,一时之间,商界的人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对于龙虎豹保全的强势和可怕,帝京的这些富商们也有了一个清楚的认识,龙虎豹连武氏都不放在眼里,看来以后他们面对龙虎豹保全也要斟酌着来了。  丁秘书简直要气疯了,不敢相信的看着人事部的经理,顾不得双手上的烫伤,“你说什么?你要开除我?鲁经理,你有什么资格开除我,我可是副总的机要秘书!你没有资格这么做!”  之前想要用滚烫的咖啡去泼谭果,结果害得自己双手被烫伤了,丁秘书去了医院,因为双手烫伤严重,所以她下午来公司是请假的,谁知道却被面前的鲁经理通知自己被开除了,也难怪丁秘书气的失去了理智。  “哼,丁秘书,你不用在我这里大吼大叫的。”若是平日里,鲁经理还要忌惮几分,毕竟丁秘书也是副总的人,说句难听的打狗还要看主人呢。  可是现在不同了,丁秘书已经被开除了,而且命令还是副总亲自下的,鲁经理现在根本不将丁秘书当回事,“你也别叫了,这个月的工资都给你,已经是副总的恩惠了。”  “我不相信!”丁秘书怎么都不敢相信这个事实,但是她也清楚能开除自己的人肯定是武广。  说完之后,丁秘书转身向着办公室外走了去,她要找副总问清楚,为什么要开除自己?自己做错了什么?这些年自己对副总可是尽心尽力!  电梯刚到门口,一旁的丁秘书的死对头却踩着高跟鞋走了过来,“呦,这不是我们的丁大秘书吗?啧啧,这双手烫的可真严重,还是副总温柔体贴啊,知道丁大秘书的手受伤了,所以给你放假休息,好好保养自己的手,只是个假期有点长,丁秘书这辈子只怕都不能回来工作了。”  “陈思思,你给我闭嘴,我要见副总!”丁秘书厉声怒斥着,她天生就是一副古板刻薄的老脸,这会厉声呵斥着对方,还真有几分威严。  只可惜陈思思却半点不害怕,面前的丁秘书不过是拔了毒牙的小蛇而已,一点杀伤力都没有了,“行了,姓丁的,别在我面前要耍威风了,你还以为自己是丁大秘书吗?我呸,你已经被副总开除了,你的东西我已经让人收拾好丢保安室那里了,快点滚吧,害得副总丢了那么大的脸面,你还敢回来见副总,快滚,否则我让保安将你丢出去!”  早上公司发生的事情,陈思思可是都知道了,丁秘书这个老女人总是用些不入流的手段对付那些纠缠副总的人,但是今天她明显就是弄错对象了。  来公司的谭小姐是副总的仇敌,姓丁的老女人想要泼对方咖啡,估计将人惹怒了,否则也不会将副总的那么多保镖都给打翻在地,听说有几个后来还送去医院了。  十多个保镖在自家公司大厅被一个人给干翻了,副总丢了这么大的脸,源头就在姓丁的老女人身上,她不惹怒了谭小姐,说不定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被开除那是肯定的,她还敢闹,真当自己是个人物呢。  丁秘书铁青着脸,不过她也知道再留下来不过是自取其辱,真被保安丢出去就太出丑了,虽然不甘心,丁秘书只好转身离开,不过她相信自己一定还会再回来的。  陈思思不过长的漂亮一点而已,一个花瓶!等时间一久了,副总就知道自己的重要性了,刚好趁着这段时间养好双手。  一个星期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丁秘书的手已经没什么大事了,但是她的表情却愈加的狰狞,在她离开公司的第二天,丁秘书通过公司的眼线就知道武广这边又调了一个秘书过来。  而这个秘书以前是跟着武明光这个老总的,工作能力比起丁秘书还要强多了,现在对方和陈思思两个人一起工作,丁秘书知道自己不可能再回来武氏集团上班了。  但是她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去重新找工作,但是却处处碰壁,丁秘书也算是职场老人了,她知道自己被人针对了,所以丁秘书通过人脉关系打听了一下,就知道了真相。  “这个贱人,贱人!”茶吧里,丁秘书低声的咒骂着,表情狰狞的骇人,刚刚她已经通过一个老同学问出来了,这个男同学以前追求过丁秘书,对她一直还有感情,现在也在一家大公司上班,而且已经做到了副经理的位置。  刚好他们公司要招人,丁秘书工作能力还是很强的,以前跟在武广身后,在职场里也算建立了一些人脉,再加上有男同学的这份关系在,应聘工作应该是铁板钉钉的事。  只可惜她的简历刚发出去,不到半个小时就收到对方拒绝录用自己的邮件,通过男同学,丁秘书才知道有人在商界放了话出来,要封杀丁秘书,所以才没有一家公司敢聘用她。  而据男同学透露的消息,放出话要封杀丁秘书的人姓谭,所以男同学也爱莫能助,只能劝丁秘书暂时不要找工作了,等风头过去了或许就没事了。  “你是丁秘书?”就在此时,一道声音突然的响起。  丁秘书错愕的抬头看着眼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却是完全陌生的面孔,“你是?”  “丁秘书你好,敝姓黄,在一元集团工作,以前在宴会上见过。”黄姓男人微微一笑的自我介绍,“刚刚听丁秘书在电话找工作,刚好我们陈总需要招聘一个女秘书,不知道丁秘书有没有兴趣?”  一元集团!在商界的人都知道帝京商界最强的两个家族史韩家和武氏,一元集团论起来只能排前十,这些年虽然没落了不少,但是没有人敢小觑一元集团,听说一元集团背景很硬,估计是红色的。  “能来一元集团工作是我的荣幸。”丁秘书没有想到会峰回路转,原本刻薄的老脸也不由露出喜悦的笑容。  黄姓男人笑着点了点头,“刚好我们陈总就在包厢里喝茶,丁秘书跟我过来一趟吧,能不能被录取就看丁秘书你的本事了。”  同样是女人,还是没有结婚的女人,陈总年纪不小了,已经快五十岁了,但是她保养的还算不错,珠光宝气的华贵,看起来比起丁秘书还要年轻。  听完丁秘书的话,陈总眯着眼,染着大红豆蔻的手端着茶杯,此时恶劣一笑,“小黄,你以后记得,我们一元集团虽然不惧怕龙虎豹,但是也没有必要为了一条丧家之犬多一个敌人。”  丁秘书傻眼的愣住了,她没有想到陈总说话如此的刻薄,甚至用丧家之犬来羞辱自己。  “行了,快滚吧,不要影响了我喝茶的兴趣,你这样的丧家之犬有什么资格留在帝京,还是滚回农村老家那,那里才是你该待的地方。”陈总愈加的恶毒,一旁黄姓男人也一扫之前的温和,粗暴的抓着丁秘书的手直接将人给推出了包厢,力度之大,丁秘书啪一声摔在了地上。  如果说找不到工作只是开头的吧,接下来的几天里,丁秘书才知道什么叫做灾难!她买的单身公寓竟然着火了,所有的现金和衣服首饰都被烧掉了。  丁秘书去银行补办银行卡,却被告知她公寓是人为着火,已经被公安机关立案调查了,丁秘书涉嫌危害公共安全罪,所以她账户的钱都暂时被冻结了,除非确定她无罪了,才能解冻。  丁秘书恼火的厉害,祸不单行!在去派出所了解案情的路上,却又被两个抢劫的小混混给盯上了,差一点被拖到巷子里被欺辱了,幸好有收破烂的人路过,才让丁秘书逃过一劫。  接二连三的灾难,让丁秘书知道自己是被人针对了,而出手的人就是谭果!走投无路之下,身无分文的丁秘书甚至不敢去报警了,只好求助之前的男同学,这才有了暂时栖身的地方。  一天之后。  “这是你要的资料。”一个鸭嘴帽男人将文件袋交给了丁秘书之后,看了看四周,快速的逃走了。  丁秘书窝在宾馆里翻看着资料,这是她为了报仇找人去调查的关于谭果的资料,看着看着,丁秘书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撼动谭果,而她要弄死自己却易如反掌。  就在此时,丁秘书看着最后几张资料,她之前是武广的机要秘书,自然也知道武氏想要让袁傟博士来公司工作的事情。  瞿荷!丁秘书目光落在瞿荷的照片上,她知道对付谭果是不可能的,所以她将仇恨的目光放到了谭果身边的人身上,而瞿荷正是丁秘书要报复的目标。  直接过去肯定不行!丁秘书看着资料上花店的照片,自己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而瞿荷一直留在花店里,丁秘书也担心谭果会派人在暗中保护瞿荷。  “这是?”丁秘书看着袁楠楠的照片,瞿荷的妹妹?单纯的大学生?  丁秘书阴森的冷笑起来,既然谭果对自己赶尽杀绝,甚至还找混混想要强暴自己,那么自己要不惜一切代价让谭果后悔她对自己的所作所为!  !分隔线!  瞿荷接到刘飞的电话有些诧异,“花店的照片?不用了,那些照片不用给我了。”  之前袁楠楠带着几个同学来花店,也拍了不少照片,不过瞿荷并不在意,她并不想和袁楠楠有什么交集。  “瞿姐,你还是过来一趟,我还偷拍了你几张照片。”电话另一头,刘飞道歉着,不经过主人同意就拍照片的确有些不道德,“而且楠楠好像要拿你的照片做一些不好的事情,我正在稳住楠楠,瞿姐,你还是来一趟吧。”  “你什么意思?”瞿荷眉头一皱,放下手里头的剪刀,将玫瑰花也放在了桌子上,“拿我的照片?”  刘飞话语里满是歉意,甚至压低了声音:“瞿姐,之前我就是偷拍了你的照片而已,原本打算冲洗了就送给你,可是楠楠不知道怎么知道了,她想要将我电脑上的照片给复制走,我偷听到她和一个计算机的学长打电话,好像是打算用瞿姐你的照片PS后,然后放到那些黄色的网站上。”  瞿荷的脸刷的一下就沉了下来,她以为自己和袁家人是井水不犯河水,可是她没有想到袁楠楠这么恶毒,竟然想要拿自己的照片去做这样龌龊的事情,“我马上过来。”  方团山虽然在花店里帮忙,但是一直在偷听瞿荷打电话,此时也跟着站起身来,“你去哪里,我陪着你过去。”  瞿荷原本是想要拒绝的,但是一想到之前谭果的叮嘱,再加上瞿荷也知道袁楠楠的恶毒,也担心自己一个人过去会出事,到时候亲者痛仇者快,此时也顾不得和方团山之间的疏离,点了点头,“你陪我去刘飞那里一趟,他上次来花店的时候偷拍了我的一些照片,我去拿回来。”  方团山眉头一皱,他倒是记得刘飞,那个性格热情爽朗的男大学生,拿着单反喜欢拍照,不过方团山还真不知道上次他竟然偷拍了瞿荷。  刘飞在外面租住了房子,距离帝京大学不远,方团山开车过去也二十多分钟的车程,此时两人直奔楼上刘飞的住所而去。  “小心!”当公寓的门被打开的一瞬间,方团山立刻警觉到了危险,“打电话给谭果!”  说话的同时,方团山猛地将门用力的往后一撞,一声痛呼声响起,躲在门后的想要偷袭的男人被门重重的砸到了头,痛苦的蹲在了地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