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250章 照片始末

第250章 照片始末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131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14
    刘飞正在收拾乱糟糟的公寓,毕竟之前丁秘书带着三个暴徒过来,刘飞一开始也反抗了,所以家里头就被弄的有点乱。  之后方团山和瞿荷过来了,一番打斗之下,公寓就更乱了,不过好在没出什么大事,刘飞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至于袁楠楠?刘飞将倒下的椅子扶正,瞄了一眼坐在沙发上失神的袁楠楠,两人原本是同学,刘飞性格又开朗,所以袁楠楠即使有些千金大小姐的骄纵跋扈,刘飞身为男人倒也懒得计较。  可是刘飞知道这一次袁楠楠绝对是闯大祸了,虽然表面上看起来秦豫和谭果并没有对袁楠楠怎么样,但是一想到秦豫那狠辣阴冷的眼神,刘飞知道秦豫肯定不会就这样轻飘飘的放过袁楠楠的。  就在此时,门外突然传来了脚步声,没有锁上的门突然被砰的一声推开,客厅里的刘飞吓了一跳,“你来做……”  话还没有问完,谭果却已经直奔卧房而去了,比起乱糟糟的客厅,卧房基本是整齐的,谭果目光径自的盯着墙壁上悬挂的一排一排的照片。  “这是我……”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刘飞看着谭果盯着这些照片看,刚想要解释,一旁秦豫冰冷的眸光扫了过来,刘飞倏地一下停住话了,好吧,他不说不问行了吧。  果真是出自同一个人之手!谭果看了半晌后,这才转头看向一旁噤若寒蝉的刘飞,“这张照片是谁拍的?”  “咦?谭小姐你也懂摄影?”刘飞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兴奋的看向一旁的谭果,墙壁上足足有五十多种照片,黑白的彩色的都有,可是谭果手指的却是角落里看起来不起眼的一张老房子的照片。  照片是黑白的基调,一间废弃的木制老房子,房子右侧是一棵枯败的大树,背景是屋子后连绵起伏的山,整张照片看起来给人一种萧索、寂寥的感觉。  但是只有真正的摄影大师才能看到,这张照片是清晨拍摄的,太阳从屋前升起,一抹光照在老屋子的窗户玻璃上,上面可以模糊的看到一轮圆日。  处理照片的摄影大师将照片弄成了黑白调,如果是彩色的话,那么这阳光会显得更加明显,可是摄影大师却偏偏选择了黑色基调,让一般人看到这照片只想到了冬日的清冷孤寒,却忽略了旭日东升带来的生机和光芒。  “停!”听着刘飞叽叽喳喳的说起了照片的构图角度和光线问题,谭果不得不叫停,“你是说这照片是你小叔拍的?”  说的正起劲的刘飞还想继续谈论这张照片拍摄的角度,可惜一旁秦豫眼刀子再次的丢了过来,刘飞突然自己如果再废话连篇,眼前这个男人一定会凶残的宰了自己。  “是我小叔拍的,不过其他照片都是我拍的,小叔以前拍的照片在一场大火里都被烧掉了,这唯一的一张还是我以前偷过来的。”刘飞如实的回答。  刘飞不是帝京人,不过刘家也算是书香门第,家里的长辈不是在大学教书,就是做学术研究的,唯一例外的就是刘飞的小叔,他从小就喜欢画画,后来喜欢摄影,然后就背着相机天南海北的走。  “能联系到你小叔吗?”谭果正色的开口,指了指照片右下角的一个不显眼的位置,“这里有个L,是你小叔的标志吗?”  这一次刘飞都震惊了,呆愣愣的看着谭果,小叔名字叫刘琉,所以他的画也好,摄影照片也好,都会在右下角的拐角处留有一个L的标记。  以前刘飞都不知道,后来还是有一次看小叔绘画的时候才发现的,绘画作品上要藏有一个L的标志很容易,用色彩勾勒一下,让L融入到画作背景之中就可以了。  但是照片上要留有标志就麻烦多了,不过刘飞的小叔的确是个有头脑的,他在冲洗照片的时候,用了一种特殊的方法,将L的标志留在了照片的右下角,除非仔细看,否则不会发现,有时候即使发现了,也会感觉是个好巧,或许只是光线的问题造成的,刘飞真的没有想到谭果竟然会发现这个。  “能联系到你小叔吗?”谭果不由想起之前看到的两张照片,一张就是瞿博士夫妻在M国住所前的那张照片,谭果就是根据那张照片才找到了黑色圆石。  还有一张就是秦豫满月的时候被秦豫母亲抱着的照片,当时小婴儿的秦豫手里头就攥着一颗黑色圆石,最关键的是这两张照片的右下角都有这个L标志,这说明这三张照片都是出自同一个摄影师之手拍摄的,而这个人正是刘飞的小叔刘琉。  “小叔早些年就下落不明了。”提到自家小叔,刘飞的情绪也黯淡下来,“家里虽然不反对小叔从事摄影,但是小叔一直没结婚,爷爷奶奶都有些的着急了,小叔往外面跑的就更多了。”  人年纪大了,就想看到儿女都成家立业,这样即使他们老一辈要离开人世了,他们也没有遗憾了,但是刘飞小叔年纪一大把了,刘家逼婚的时候他都四十多岁了,也难怪刘家人会着急。  甚至还逼迫刘琉再不回来相亲就砸掉他留在家里头的相机,还烧掉他所有的照片,其实刘家人也只是吓吓刘琉而已,谁知道这一句戏言也不知道怎么就成真了,刘琉的公寓因为电路老化发生了火灾。  这么多年来的所有照片都付诸一炬,最要命的是刘琉虽然把很多照片都存在电脑上了,但是他的电脑和硬盘也都在公寓里,这一把火把所有东西都给烧掉了。  “小叔当时在国外,原本是打算回国的,可是因为公寓着火的事情一下子就暴怒了,小叔关了手机就失踪了,后来家里头打听才知道小叔跟着一支探险队伍去狼亚丽山脉探险去了。”  刘飞也没有想到这一次小叔离开竟然就成了永别,刘家之后再也没有打听到刘琉的消息,而因为掌握的情报太少,甚至找不到刘琉是跟着哪一支探险队离开的,真的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谭果明白的点了点头,和秦豫一起转身离开了刘飞的公寓,刘家找不到刘琉的下落,那是因为刘家能力有限,而且刘琉是在国外失踪的,刘家查起来困难重重,但是谭果这边要调查就容易多了。  回谭家大宅的路上,听完谭果的解释之后,秦豫冷峻的表情微微的有点失神,他也没有想到刘飞这里的一张照片竟然就牵扯到了自己的母亲。  “放心吧,不管真相如何,都会调查出来的。”谭果也知道言语的力量是苍白的,此时不由握住了秦豫的手。  “顺其自然。”虽然秦豫也想调查清楚这件事,但对于母亲他的确没有任何的记忆,想要查清楚或许只是源于一个孩子对母亲的尊重,如果真是秦家动的手,秦豫必定会必须一切代价报复秦家,讨回这个公道。  瞿荷的事情不过虚惊一场,不过丁秘书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她虽然是犯罪未遂,但终究是触犯了法律,她和三个暴徒最终也会接受法律的制裁。  袁楠楠担惊受怕了两天,唯恐被谭果和秦豫报复,毕竟这两人看起来是在太凶残,谁知道相安无事的过了两天,袁楠楠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了。  谁知道当天晚上帝京大学就被一条大新闻给刷爆了,当晚帝京大学的网络被黑客给入侵了,而后所有人的手机电脑画面自动跳转到了一个网址上。  如同袁楠楠当时要陷害瞿荷的手段一模一样,她的照片被人PS了出现在了黄色网站的小视频里。  能考进帝京大学的学生智商肯定不会低,而且网络被黑客入侵了,现在看到袁楠楠这种果体的不堪入目的小视频,那肯定是被人陷害了。  可不管如何袁楠楠的名声算是彻底臭了,即使她不断的解释这是被PS出来的,视频上的人脸是她的,其他部位都不是,但是这种事都是越解释越黑。  不过袁楠楠家境毕竟不错,有计算机专业的学长打算还原这段视频,从而给袁楠楠正名,谁知道计算机系的学长分析到最后只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个视频是正的,没有任何被改过的迹象。  这一下袁楠楠是真的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哭着连夜回了袁家,第二天袁家人就给袁楠楠请了假,毕竟出了这样的事情,袁楠楠也没有脸回去上学了。  “欺人太甚,简直欺人太甚!”袁宝国看着哭肿了一双眼睛的女儿,心疼的跟什么似的,这可是他的女儿,好不容易进了帝京大学,以后再出国深造两年,要学识有学识,有颜值有颜值,必定可以嫁个金龟婿,这样一来袁家也能跟着水涨船高。  谁知道袁楠楠身上出了这样的丑闻,而且还在帝京大学传开了,虽然只是一个晚上的时间,第二天一早网络就正常了,但是袁楠楠的名声也彻底毁了,别说高攀帝京某个世家了,就算是门当户对的家族也不会娶袁楠楠。  估计一些小家族的,如果男人有能力一点都不会同意,袁楠楠注定了只能低嫁,而且还只能选择那种没本事的男人,毕竟没有哪个优秀的男人能接受自己未来的老婆拍了黄色小视频,而且还闹得人人皆知。  “我怎么和你说的?让你不要管你大伯的事,好好上学就行,你为什么要去招惹他们?”袁夫人此刻声音嘶哑着,一夜没睡,袁夫人整个人看起来异常的疲惫,当然真正让她在意的还是袁楠楠的名声。  男人结婚前也好,结婚后也罢,在外面闹出点桃色新闻,至多被人说一句风流好色而已,可是女人却不同,婚后真有什么也就罢了,这婚前闹出这样的丑闻来,那就甭指望能嫁得好了。  “你们都骂我,我不就是想要威胁一下瞿荷,让大伯投鼠忌器,只能回家里来工作吗?”袁楠楠尖利着声音哭喊着,哇的一声大哭起来,一把抱住袁夫人嚎啕大哭。  原本袁宝国也好,袁衾也罢,包括袁老爷子和老太太对袁楠楠闹出这样的事来还是有些不高兴的,再喜欢这个孙女儿,可她以后终究是要嫁人的,是别人家的人,这个丑闻闹出来之后,别说嫁人了,还给袁家丢了大脸。  所以袁老爷子和老太太在心疼袁楠楠的同时也有些的生气的,但是这会听到她委屈的哭喊声,两人心里头的怨气倒是散了不少,毕竟她也是为了袁家才去招惹瞿荷。  “爷爷奶奶、爸妈,你们都不要骂楠楠了,她心里头也难受,要怪就怪秦豫和谭果,都是他们害得楠楠变成这样的!”袁衾身为哥哥还是很心疼袁楠楠这个妹妹的,在他看来袁楠楠要算计瞿荷,那也是应该的,谁让大伯他们不知好歹。  更别提袁楠楠这样做都是为了家里头,说白了也是为了袁衾,毕竟如果袁傟回到袁家来工作了,日后壮大了袁家,最大的受益人还是袁衾。  “那个该死的小畜生!”袁老爷子恨恨的开口,将桌子拍的咚咚响,可是一想到秦豫和谭果行事的狠辣,袁老爷子也就敢在家里头咒骂几句,绝对不敢找上门了。  “难道就这样算了?”老太太板着刻薄而孤僻的来脸,对于这个前妻生的小杂种,袁老太太早就将袁傟当成了眼中钉、肉中刺,更别说袁傟如今害了她的孙女,想想就是一肚子的火。  若是其他人敢这样对袁楠楠,袁宝国和脾气暴烈的袁老爷子早就杀上门去了,但是一想到秦豫,别说他们两个老的了,连嚣张跋扈惯了的袁衾都偃旗息鼓了,有证据的话,他们还敢报警。  关键是现在一点证据都没有,报警了,警方那边也不会对秦豫怎么样,而且还会将事情进一步的闹大,所以此刻袁家几个男人对望一眼,只能憋屈的吞下这口恶气。  “爸妈,我先送楠楠上去休息,她哭了一夜没睡。”袁夫人像是半点没有察觉到袁家男人的怂一般,依旧是柔声细语的说话。  “行了,你好好安慰安慰楠楠。”袁宝国忙不迭的点头同意,出了这样的事,他这个当爹的连屁都不敢放一个,袁宝国也大感丢脸,生怕袁楠楠会口不择言的乱说,现在袁夫人要将袁楠楠送上楼,袁宝国是求之不得。  楼上卧房,袁楠楠抹去脸上的泪水,恨恨的开口:“妈,你说的一点都不错,爷爷他们根本不敢去找秦豫!”  “好孩子,别想了,这事交给妈来处理,你快点睡。”袁夫人拍了拍袁楠楠的头,将人哄着睡着了之后,袁夫人表情彻底阴冷下来。  之前袁楠楠的那番话也都是她事先教导的,就是担心袁家男人不但不会给袁楠楠讨回公道,甚至会迁怒到袁楠楠身上,还好现在袁家人至多是怂包了,而不是迁怒袁楠楠。  刘飞小叔刘琉失踪毕竟是多年前的事情了,而且还是在国外,即使谭果这边要调查也没有那么快能得到消息。  秦豫这几天都在忙着新能源集团重新开业的事情,好在帝京是谭家的地盘,有谭亦的帮忙,秦豫招聘人手这一块容易很多,而且之前龙虎豹也打算在帝京成立分公司,原本是让白圣天负责的。  但是现在既然打算弄新能源公司,所以白圣天那边召集到的人手刚好全部转移到了新公司来,所以秦豫这边进展的还算是顺利。  “干嘛约在这里见面?”谭果一进门就看到笑得无比猥琐的史胖子,虽然已经入秋,但是太阳依旧晒人的很,谭果实在不愿意出门,偏偏史前故意卖关子,非得让谭果出来一趟。  “这不是想要人赃并获吗?”一段时间不见,史前似乎变得更加猥琐而下流了,对着谭果眨了眨眼,然后指着隔壁的包厢,“还有五分钟正主就要出现了。”  史前既然查清楚了,自然准备工作都已经做好了,此刻桌子上除了蛋糕之外,还有史前的笔记本,上面的画面正是隔壁的包厢,只是客人还没有过来。  五分钟之后,两道身影同时出现在了包厢里,袁夫人招呼一声坐了下来,“陈姐,请坐。”  身为陈家长女,后来又掌握了陈家公司的大权,陈悦英看起来比起年轻的时候多了一份威仪,保养的也很好,只是眼角上挑,抿着唇,看得出她的脾气并不是很好。  “你约我出来做什么?我可不是你这种阔太太,整天无所事事!”陈悦英冷嘲的开口,明显是不待见袁家的人。  想来也是,当年陈悦英差一点和袁傟结婚了,谁知道婚礼当天袁傟逃了,陈悦英大发雷霆动了胎气,差一点将自己的小命都给折腾进去了。  那一次之后虽然她是活下来了,肚子里父不详的婴儿却流产了,而且因为大出血严重,陈悦英甚至被拿掉了子宫,从此之后断绝了做母亲的可能性。  所以此刻看到袁家人,即使袁夫人只能算是半个袁家人,但是陈悦英依旧很不高兴,这些年袁家公司不太景气,除了袁宝国能力有限之外,也因为陈悦英对袁家的打击报复。  好在陈悦英后来虽然抢到了陈家董事长的位置,但是也将陈家弄的乌烟瘴气的,公司实力大大缩小,到后来甚至没办法打击袁家了,否则就是两败俱伤,陈悦英这才罢了手。  “陈姐你不高兴我知道,可是冤有头债有主,陈姐你要恨就该恨罪魁祸首,而且我大伯已经回国了。”袁夫人压着怒火,如果不是陈悦英在背后动手脚,丁秘书怎么会对瞿荷下手,最后却害了楠楠!  袁夫人低头喝着咖啡,隐匿住了眼中仇恨的光芒,她恨谭果和秦豫,但是袁夫人也知道自己没法和这两人抗衡,所以她只能来这里见陈悦英。  “如果你和我来说这些的话,那就不用了。”陈悦英倏地站起身来,袁傟回国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陈悦英怎么可能不知道。  不过她也只敢暗中出手,丁秘书不过是一颗被利用的棋子而已,也是陈悦英探路的手段,谁知道武家都不敢对龙虎豹直接出手,而且陈悦英也知道当天谭果直接派人将武广从公司会议室里给绑架走了。  即使这样,武家依旧没有出手,连武家都不敢动手,陈悦英就算再想报复袁傟,她也只能暂时罢手,年轻的时候她性子张狂,那是背后有陈家撑腰,现在自己成了陈家的当家人,陈悦英反而不敢乱来了,因为她知道陈家的斤两。  也许龙虎豹是斗不过武氏集团,但是龙虎豹要对付陈家绝对是易如反掌,这样的强敌,陈悦英哪里还敢出手。  “那陈姐就不担心我将丁秘书的事情告诉秦豫吗?”看着打开门要离开的陈悦英,袁夫人终于忍不住了。  袁楠楠的事情在帝京大学时传开了,但是商界知道的并不算多,不过陈悦英一直关注着袁傟的事情,自然也就留心了袁家的消息,也知道了这事。  此刻陈悦英回头看着满脸冷怒的元夫人,算是明白过来了,浑身的怒气倏地一下爆发了出来,“你这是威胁我?”  “陈姐说笑了,我一个家庭主妇怎么敢威胁陈姐你。”袁夫人表情再次恢复了正常,“不过我家楠楠遭受了无妄之灾,陈姐难道以为自己可以置身事外吗?”  “你想怎么样?”陈悦英冷着脸,她没有想到袁夫人竟然还有这本事,她竟然能查到自己身上,“如果你是想要利用我报复秦豫,那就不用说了,我没有这个本事!”  如果能报复,以陈悦英霸道的性子,她早就对袁傟出手了,她一直将自己不能生育的罪名算到了袁傟头上。  最开始袁夫人的确有这个打算,但是此时她已经冷静下来了,想了片刻,袁夫人开口:“我知道陈姐你的顾虑,但是楠楠饱受了这么大的痛苦,帝京大学是不可能去了上了,我打算送楠楠去国外避风头,这个费用……”  “你要多少钱?”陈悦英打断袁夫人的话,说白了不就是勒索自己,果真是会咬人的狗不叫!  陈悦英在不少宴会上也碰到过袁夫人,那可是人人口中称赞的贤妻良母,现在陈悦英才知道袁夫人才是真正的心机婊。  “一千万。”袁夫人也没有狮子大开口,说多了,陈悦英拿不出来,而且袁夫人也清楚自己能查到她头上,以龙虎豹的手段肯定也会查到,她现在要一千万,不过是利用陈悦英的蠢而已,一旦她反应过来了,一分钱都拿不到了。  “袁宝国缺你吃缺你穿了,让你出来讹诈人?”陈悦英只能花钱封口,但是依旧恶毒的刺了袁夫人几句,从包里拿出支票本,刷刷的写下了一千万。  “这件事你最好烂到肚子里去,否则我一定替你女儿多宣传宣传!”陈悦英恶毒的开口,将写好的支票直接丢到了地上,然后扬长而去。  对袁夫人而言,钱是最实在的,袁家男人靠不住,只有钱才是最大的保证,这些年她也偷偷的存了不少私房钱,但是袁家公司效益实在不怎么样,袁夫人能存的私房钱也有限,现在多了一千万,虽然不算多,不过也不错了。  包厢里,看着袁夫人将一千万从地上捡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收好了,史前一脸感慨的摇摇头,“最毒妇人心,果真是一点不错,女人要是狠起来啊,那比谁都要歹毒。”  “没想到会是陈悦英动的手。”谭果无语的开口,难怪丁秘书布局的手段那么粗糙,甚至连方大哥是退役的狙击手都不知道,看来陈悦英打探的消息有限,如同武氏集团,到如今都没有出手,这才是值得注意的敌手,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杀。  “谭果,那可是一千万那,有没有兴趣?”史前不愧是掉钱眼里去了,此时对着谭果眨了眨小眼睛,肥嘟嘟的右手灵活的在半空转了转。  “你自己去偷吧,我没兴趣。”谭果哭笑不得的摇摇头,陈家也好,武家也罢,不过是小角色而已,谭果目前的精力都放在了寻找刘琉上面,还有一个就是黑色小圆石的研究。  袁夫人离开了咖啡厅之后,在去停车场拿车子的时候被人撞了一下,袁夫人也没有多想,上了车之后就直奔银行而去,打算将一千万的支票提现之后,把钱都转移到自己的一个秘密账户上。  谁知道到了银行之后,进了VIP室,结果袁夫人在包里翻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之前放在包里的一千万的支票,偏偏这件事还不能报警,否则袁家人知道了,袁夫人根本没办法解释,最后只能哑巴吃黄连。  !分隔线!  和史前这边分开之后,谭果直接去了新能源集团租赁的大厦,看到谭果过来了,正在弄装修的白圣天脸上不由露出了笑容。  “白叔,辛苦你了。”谭果走了过去,因为是新公司,租赁的是大厦的两层,再加上有白圣天这个帝京的老纨绔帮忙,大厦装修的事情弄得很快,最多还有半个月就可以使用了。  “和我客气什么,我可是拿工资的,你现在是老板娘了。”白圣天笑着调侃着,他身上虽然还有那股子纨绔气息,但是因为有了正事,再加上白家的仇都已经报了,白圣天看起来精神状态好了许多,整个人身上流露出一股勃勃的生机。  就在这时,楼道外忽然传来了吵闹声,白圣天脸上笑容一僵,他刚和谭果说这些事自己能处理好,结果现在就有人打脸来了。  砰的一声,地上存放乳胶漆的塑料桶被人一脚给踹翻了,两个装修的工人刚打算来阻止,却被直接打倒在地。  “叫你们的老板出来,在我们的地盘上弄装修,竟然不知道拜拜码头,哼,外来户果真是外来户,一点帝京的规矩都不懂。”说话的混混看起来三十来岁,嘴巴里叼着烟,一脚直接踩在刚刚粉刷的墙壁上,白色的墙壁上立刻多了一道黑色的脚印。  “我就是负责人,兄弟几个是哪条道上混的?”白圣天笑眯眯的走了出来,但是任谁都看得出他的眼神里迸发出了愤怒的火光,只是压着火气而已,毕竟事情还没有问清楚。  谭果也跟着走了出来,看了一眼站在走廊里的十来个混混,看起来都是二三十岁的模样,有的纹了纹身,不过从精气神来看,倒不像是那些不入流的小混混,应该有点来头。  带头的男人斜着眼目光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白圣天,然后咧嘴一笑,“看来你倒懂点规矩,行了,明人不说暗话,这边都是属于我铁丰管辖的地盘,你想要安安生生的开公司,自然要拜拜码头。”  “行,规矩我知道,只是不知道铁丰哥你这个码头是怎么拜法?”白圣天只感觉这些混混真是活腻味了,秦豫那就是个凶残的混混头子,这些人还敢来龙虎豹收保护费,真是脑子进水了。  铁丰眼神微微一变,不过瞬间又恢复过来,一旁白圣天并没有将这些人放在眼里,所以也没有注意到铁丰眼神的变化。  “如果兄弟你手头宽裕的话,一次给十万块,保管你五年里顺风顺水,公司连个小偷都不会有,停车场里的车子也都是安安全全的,招聘回来的女员工即使熬夜加班,回去的时候也不会碰到色狼。”  铁丰这话听起来像是在报价格,何尝不是在威胁,如果不交保护费,只怕他说的这些事情都会接二连三的发生,一般公司为了图个安稳,如果有背景还好一点,没黑道关系的,估计也只能认栽了,否则公司三天两天失窃,女员工被欺负,公司根本无法正常经营下去。  白圣天点了点头,“行,那第二种办法呢?”  “第二种也简单,每个月三千的保护费,同样保你平平安安的。”铁丰这看起来还真不是狮子大开口,一个月三千,一年四万。  一般新公司而言,尤其是外地人来开的公司,有了这一年的时间,估计已经和帝京的不少势力接触过了,说不定和黑道上的一些人就交上朋友了,到时候拜托对方帮个忙,这些混混自然不敢再上门来敲诈勒索。  “行,价格还算合适,不过我只是个打工的,这事我会告诉老板的,哥几个明天这个时候再过来。”白圣天听到这里彻底放下心来了,看起来只是单纯收保护费的,如果真的是来找茬的,估计这个价格就不是三五万了,而是三五十万了。  铁丰看起来倒也干脆,“既然兄弟你这么上道,那我明天再跑一趟,大家和气生财。”  看着一群混混离开了,白圣天回头看向一旁的谭果,“倒是让你看笑话了,我估计这些人只知道这里要开一家新公司,却不知道背后是龙虎豹保全的公司。”  租赁大厦的时候自然要提供一些公司的资料,因为是新能源集团的临时工作地点,所以在白圣天看来这些混混就是根据这个消息才过来的,一个能源公司而已,而且只租赁了大厦的两层,最多就是个几十号人的小公司而已。  如果真是那种大型的公司集团,这些混混绝对不敢上门来勒索,能在帝京投资开公司的,谁背后没有一点关系,这些混混之所以敢勒索,不过是知道一点分寸而已,绝对不敢去得罪不能得罪的狠角色。  “白叔,你注意一点,我怀疑这些人不是冲着钱来的。”谭果没有错过铁丰当时的眼神变化,白叔这么配合他们敲诈勒索,那个铁丰看起来很失望,所以从这点上看,谭果就知道对方绝对不是冲着钱来的。  难道是顾虑龙虎豹的势力,所以不敢将闹事直接闹大?谭果想了想感觉也不对,铁丰既然敢上门来收保护费了,这说明他背后的人知道龙虎豹保全,对方既然敢出手,又为什么要缩手缩脚的?对方到底在忌惮什么?  谭果没有离开,和白圣天说了一句之后,直接拿出手机走到安静的角落里打了电话给顾岸,黑道上的这些事,顾岸绝对知道的最清楚。  五分钟之后。  “你说什么?那是顾家堂口的人?”饶是谭果聪明,这会儿也有些无语了,这都算什么事啊!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识自家人了!  不过谭果总算是知道铁丰为什么没有将事情直接闹大了,因为他是顾家的堂口的人,顾家帮规森严,铁丰一旦将事情闹大了,顾家彻查下来,知道带头闹事的人是铁丰的话,他绝对会吃不了兜着走。  所以铁丰只希望白圣天会拒绝,甚至大打出手,这样一来铁丰就是被动防守了,到时候真的闹出什么事来,顾家查下去,铁丰这边也是受害者。  别看顾岸脾气大,但绝对是个护短的,被人欺负到自家头上了,而且还是在帝京,顾家肯定要出手,这样一来龙虎豹和顾家绝对会杠上,如果有心人在幕后再挑唆一下,将事态闹的不可开交,幕后人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