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252章 咄咄逼人

第252章 咄咄逼人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124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14
    帝京商界这几天最大的新闻就是新能源集团和武氏集团之间的明争暗斗,不过到了这种层面上,再争斗也不会发生丁秘书那种不入流的算计。  “听说新能源集团租赁的办公楼层被武氏给搅黄了。”此时,一幢辉煌的办公大厦里,总裁办公室内,一个老总和见面的两个朋友正说起这事。  “你也听说了,不过武明光这手段还真不怎么样。”坐在沙发上的中年男人笑着回了一句,他们不是从事能源开发的,所以这场龙虎斗权当看热闹了。  “之前谭果直接派了人将武明光的儿子从会议室里给绑架走了,武明光连个屁都没敢放,龙虎豹保全的势力的确不容小觑。”  男人八卦起来丝毫不弱于女人,更何况这事说起来是八卦新闻,但是大家从中也能判断出新能源集团的实力,同样也能知晓秦豫和谭果的行事作风。  另一个高瘦的男人看起来年纪更大,都快六十岁了,此时他沉吟一番后开口:“根据我的判断,武明光此人睚眦必报、心狠手辣,他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杀。不过武明光这一次的确是踢到铁板了,龙虎豹保全那都是手里头见过血的亡命之徒,武明光的报复手段不敢太激烈,只能迂回着来。”  三个男人再次笑谈起来,目前看起来是一场激烈的龙虎斗,但是他们也得留个心,如果龙虎豹能占据上风,在恰当的时候雪中送炭帮一把手,那就等于交到了一个武力值强大的盟友。  “今天下午就有环保局的例行会议,到时候我们静观其变。”其中一个男人笑着说了一句,他们不少人都没见过秦豫,今天下午的会议倒可以见见庐山真面目。  经济的发展不能以牺牲环境为代价,所以这几年帝京在环保这一块抓的格外严格,但凡不合格的企业全都要整顿整改,再不合格就只能停产了,什么时候环保达标了再说。  新能源集团从事的是太阳能的开发,其中太阳能板的生产就涉及到了化工污染,虽然新能源集团还没有正式开业,但是已经在相关部门登记备案了,所以每年两次的环保会议新能源集团也接到了通知。  中午一点十五分,环保局门口。  “说你们呢?这里可不是公园,你还想闯进去啊?”门口的保安粗声粗气的吆喝起来,一脸怀疑的瞅着走过来的秦豫和谭果,“你们是干什么的?没事别瞎闯,要是来办事的,等两点钟上班了再过来。”  一般召开会议除非是特别紧急的,基本都会定在上班时间段之后,这样一来也不会占用工作人员的休息时间,更不会占用领导的休息时间。  谭果原本还没多想,此时玩味一笑,这个时间定的还真是有趣啊,看来武氏集团的手伸的够长的,难怪几个保安敢这样叫嚣。  “让开!”秦豫眉头一皱,冷眼看着态度异常嚣张的两个保安,从办公大厦到门口保安,武明光的手段倒是越来越不入流了。  “我们是来参加一点半的环保会议的。”谭果抢先一步开口,看着态度半点没有软化的保安,嘴角笑容更深了几分。  “原来是参加会议的。”带头的保安眼神诡异的看着西装革履的秦豫和跟在他身边的谭果,“对不起了,那是我不对,还请两位多包涵,询问清楚也是我们保安的职责。”  谭果瞄了一眼保安室方向,一个探头正对着大门口这边,这要是真的有什么肢体接触,这可就是铁证如山那,谭果推测这个保安身上绝对有录音笔,否则他刚刚就不会道歉。  “两位是参加会议的话,那还请将会议证拿出来,我们这边需要登记、核实。”保安再次开口,音量有些大,似乎担心在室外,录音笔无法将说话声清晰的记录下来。  谭果和秦豫接到通知来开会,但是并没有相关的证件,毕竟新能源集团只是在相关部门备案了,公司办公地点都还没有确定,两人自然没有拿到与会的证件。  “没有证件,你们该不会是骗子吧?趁着中午办公室里没有人想来偷东西吧?”保安声音倏地严厉起来,戒备的盯着谭果和秦豫,再次粗声粗气的赶人走,“没有证件你们不能进去,赶快离开,否则我要报警了。”  就在此时,又有几人将车子停在停车场这边然后一同走了过来,这几人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堵在大门口的谭果和秦豫。  “他们也没带证件吧?”知道这几人想要看热闹,谭果不厚道的将战火蔓延了过去。  能在这些重要单位当保安的,都是托了关系才进来的,认人的本事自然是一流的,后来的几个老总和秘书两个保安自然都认识,证件不证件不过是刁难秦豫和谭果的手段而已。  听到谭果的话,两个故意找茬的保安额头青筋一蹦而起,其中一个胖子反应极快快速的开口道:“这几位都是帝京商界优秀企业家,经常来我们环保局开会,我们自然认识,倒是你们两个,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对,穿的倒是人模狗样的,是不是想趁这中午午休时间混进办公室道歉,哼,什么新能源集团我怎么没听说过,帝京有这家公司吗?”另一个黑瘦保安附和着开口,得意洋洋的骂了几句之后,随后点头哈腰的向着几个老总问好。  新能源集团?在场几个老总对望一眼,面上精光闪烁都明白了眼前这一出戏是因为什么了,想来这是武氏集团故意搞的鬼,想要借着保安的口羞辱秦豫和谭果。  再想到今天下午的会议是在一点半召开的,几人就更明白其中的猫腻了,平常会议基本都是早上开的,偶尔也会有下午的会议,但都是过了下午上班的时间点。  “武明光还真是够恶毒的。”其中一个老总低声和同伴开口,两个保安只怕是收了好处,只想着巴结武氏集团,却根本不知道眼前的秦豫和谭果那可不是善茬,武广他们都敢绑架,更别说两个保安了,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但是对武光明而言,两个保安就算是被秦豫给整死了,和他有什么关系呢?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羞辱了秦豫这个新能源集团的总裁不说,关键秦豫如果依靠武力闯进去或者打了保安,到时候事情就闹大了。  如果警察过来将秦豫和谭果抓走了,到时候了解事情经过再录口供取证,一套程序走下来,至少要几个小时,今天下午的会议秦豫铁定要缺席。  这就是武明光真正的目的,牺牲两个小保安就让秦豫在相关领导面前留下了坏印象。  而且现在不是上班时间点,所以环保局里大大小小的工作人员都还没有来上班,即使保安将事情闹大了,也不会有人出来制止。  “武明光虽然歹毒,不过这步棋倒是精妙。”另一个老总同样低声回了一句,此刻他们也不急着进去了,倒想要看看秦豫如何化解这场危机。  至于一旁谭果,被几个男老总习惯的当成了秦豫的附庸。  “你们没事就快滚,别杵在这里碍事。”胖保安言辞愈加的挑衅,冷哼一声,赶狗一样驱赶着秦豫,“再不走我就要报警了!”  秦豫冷眼看着叫嚣的保安,表情陡然一狠,毫不客气的一脚就踹了过去,砰的一声,胖保安都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被踹的倒飞了出去,一头撞到后面的铁门上,头一耷拉就晕过去了。  嗬!谁也没有想到秦豫一言不合就敢大打出手,旁边的黑瘦保安都傻眼了,几个围观的老总也愣住了。  “打人了!”黑瘦保安反应过来之后,终于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而早猜到秦豫不是善茬的武明光事先就派人安排好了,这边黑瘦保安一喊打人了,呼啦一下,原本在不远处大楼里休息的保安齐刷刷的冲了出来,一个一个手里头挥舞着电棍,摆明了就在等这一刻。  “年轻人果真是太冲动了。”一个老总惋惜一声的开口,如此一来,秦豫就一脚踩进武明光设计的陷阱里去了。  这里可是帝京,不是国外更不是那些小地方,依靠武力横行霸道那肯定是不行的,秦豫此举一出,他在那些大领导的印象里只会留下一个暴怒冲动、不知分寸的印象,以后秦豫想要在帝京办什么事就难了。  “老钱你这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另一个老总冷嗤一声,冷眼嘲讽的看着和保安直接动手的秦豫,“说是保全公司,哼,不过就是找一些亡命之徒组成的小黑帮而已,一个毛头小子想在帝京商界立足,姿态却摆的那么高,真以为自己是龙太子不成?”  秦豫这边动手之后,按照之前的计划,保安就要打电话报警了,可惜秦豫出手太狠,十几个保安经不住他的一拳一脚,直接都昏了过去,所以此刻也就没有保安还清醒着。  至于四周围观的几个老总,他们不过是看热闹而已,自然不会拿手机出来报警,秦豫此人行事如此张狂,他们要是多管闲事的报了警,到时候被秦豫给记恨上了,那绝对是飞来横祸。  “都晕过去了,秦总,没有看门狗挡路了,我们进去吧。”谭果踢了踢摔在自己脚边的黑瘦保安,对着秦豫比了个威武的手势,随后看向一旁的几个老总,“几位也一起进去吧,大家都没有带证件,刚好趁机会进去,太阳也怪晒人的。”  几个老总嘴角狠狠的抽了一下,目瞪口呆的看着笑眯眯的谭果,生平第一次真切的明白了什么叫做:夫唱附和!  这两人还真是奇葩!打晕了这么多保安,他们难道以为就没事了?再说他们虽然没有带什么所谓的证件,可是就凭他们这张脸,完全可以进去,偏偏谭果说的他们好像是共犯一样。  秦豫和谭果一起向着门内走了进去,三两步之后,谭果突然回头,“几位老总,这些个保安不过是天太热中暑了,所以才晕过去的,几位老总不会想告密吧?”  而此时,秦豫配合的转过头来,冰冷的凤眸阴测测的看了看几人,似乎要将他们的面容给记住一般,如果有谁敢告密,那绝对是和龙虎豹为敌!  “他们夫妻俩是威胁我们?”一个老总哭笑不得的开口,他都五十多岁了,儿子女儿都和秦豫、谭果差不多的年纪,之前还感觉这两人太过于冲动,此时这位老总反而被刚刚发生的一幕给逗笑了。  要说他那个纨绔儿子会这么冲动,这位老总还是很相信的,那小子就是被他妈惯的无法无天了,但是秦豫能将龙虎豹的势力在国外建立起来,甚至声名远播,这绝对不是个善茬,也不是个蠢的。  所以此时看着已经走远了的谭果和秦豫,这位老总顿时明白过来,这两人绝对是有恃无恐,所以才敢大打出手,只是不知道这两人的靠山是什么。  “走吧,走吧,我们也进去,这大太阳的确很晒人。”另一个老总也跟着迈开了步子,这事倒是越来越有趣了,不知道武明光知道后会怎么处理。  一点二十分左右,会议室里已经进来了不少人,大家都是熟面孔,不管平日里是敌对还是朋友,这样的场合都是逢人三分笑,此时众人的议论的焦点自然都在秦豫身上,谁都知道几分钟前大门口发生的一幕。  “年轻人果真是太冲动了,他难道以为打了人就没事了。”一个老总嘲讽的笑了起来,摆明了不看好秦豫,“等着吧,武明光的后手马上就要出现了。”  而也有人持不同的态度,其中一个中年男人看起来话并不多,扫了一眼坐在角落里的谭果和秦豫,“就冲着这份沉稳的态度,秦豫就绝对不是冲动的人。”  此话一出,不少人一怔,这才明白过来,他们此时看猴子一样看秦豫,还评头论足的,可是从头到尾秦豫都端坐在原位上,神色冷淡、沉稳淡定,这样的人会干出纨绔才能干出的蠢事吗?  武广这边早就打点好了一切,他知道秦豫性格暴戾易怒,所以才安排了保安刁难的一幕,为的就是激怒秦豫让他动手,到时候保安一旦报警,出手打人的秦豫肯定要被带走接受调查,武广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可是他没想到秦豫出手那么狠辣,保安都被他给打晕了过去,到现在一个人都没有醒,虽然医院那边说没什么大事,只是暴力导致的昏迷,最多三个小时就醒了,但是保安不醒就没有人能报警。  “爸,怎么办?”汽车后座上,武广恼火的开口:“要不我们找个人打匿名电话报警?”  “不行。”武明光直接否定了武广的提议。  任何事只要做了就会留下痕迹,武明光知道秦豫有些冲动,但他也不是蠢的,一旦有了匿名电话,警方追查下去,那肯定会查到这个人。  虽然可以谎称事发时间段刚好出现在这边,看到秦豫行凶的一幕,所以才报警了,但是一旦追查起来,打匿名电话的人根本不在现场,秦豫一旦揪着这一点不放反而会坏事。  “那怎么办?医院那边说保安都还在昏迷着,而且现场的监控都不见了,录音笔也不见了。”武广想想就恼火,原本保安昏着也就昏着,只要一查监控视频,自然就能找到秦豫这个凶手,警方也就可以依照这个证据将秦豫抓捕归案了。  可是监控视频被人删除了,武广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干这事的人肯定是秦豫,而且录音笔也肯定是被秦豫给拿走了,所以他们手头其他物证都没有,只能等几个保安醒过来。  “我们先过去开会,不行的话让医院那边强行用药物将保安弄醒。”武明光看了一眼时间,随即推开后座车门下了车,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秦豫难道还能逃得了吗?  一点三十分,会议准时召开。  “各位都是我们帝京最杰出的企业家,而且一直都在积极配合我们环保部门保护帝京的环境,在此我先代表我们环保部门感谢各位老总对我们工作的支持和配合。”说话的男人正是环保局的殷局,这一次的会议也是由他主持的,现场也有不少记者和媒体在拍摄。  会议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各位领导发言之后,在场的几个老总也发了言,毕竟今天出席会议的企业都涉及到了废水废气这一块,而记者媒体在拍摄完了上半场之后也救离开了。  随着记者媒体的离开,会议室的气氛也显得融洽了许多,此时正好是中场休息的时间,殷局笑着看了看下面,“不知道哪位是新能源集团的秦总?”  休息的众人对眼一眼,得,重头戏来了!  不过殷海安此人一看就是个老狐狸,逢人三分笑,根本看不出他的真正意图,但是殷海安工作能力非常强,环保局在他的带领指挥下,近几年取得了不少的成绩,一些想要滥竽充数的企业都进行了整改,环境保护这一块殷海安一直在严格执行。  “殷局,你好,我是秦豫。”秦豫走了过来,简短的介绍之后伸出手和殷海安握了握手,依旧是一副冷淡的姿态。  “果真是年轻有为啊。”殷海安笑呵呵的点了点头,半点不介意秦豫的冷漠一般,还拍了拍他的肩膀,这让在场的人就更弄不懂殷海安的意思了,他到底是在做戏,还是真的欣赏秦豫?  不说今天开会的时间定在一点半就很奇怪,之前在大门口秦豫打晕了十来个保安的事情,在场这些人不相信殷海安这个一把手会不清楚。  这个老狐狸看起来好相处,其实精明的很,家门口发生的事情如果殷海安都不清楚,那他也可以卷铺盖回家喝西北风了。  “殷局过奖了。”秦豫自谦的回了一句,只可惜配上他那冷傲的表情,怎么看都不像是在谦虚,更像是在得瑟一般。  “听说秦总的公司就要开业了,不知道公司地址在哪里?等到时候我们也好带着花篮过去捧个场啊。”此时,人群里响起一道戏谑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在和秦豫示好,打算在新能源集团开业的时候过去凑个热闹。  但是在场的人都知道新能源集团快装修好的两层楼被房东突然毁约了,这肯定是武明光动的手脚,而说这话的人就是武氏集团的一条忠心走狗,他分明是来揭秦豫老底的。  现场所有人的目光刷一下转向了秦豫这边,武光明老神在在的坐在原位上,一旁武广脸上甚至流露出得意的冷笑,就等着看秦豫出丑,这么短的时间,他去哪里租赁写字楼?  再说了就算秦豫租到了又怎么样?武广也有办法让房东毁约,到时候他就逼着秦豫在帝京无法立足,开公司?哼,真是个笑话,连个像样的办公地点都没有,难道开皮包公司吗?  至于买?帝京房价高,房源紧俏,一时半会的秦豫还真找不到写字楼,更何况秦豫能买,难道武家不能再插一脚吗?武广已经托了关系,只要秦豫去办理购房手续,武广这边就会从程序上卡死秦豫。  当然,武广也清楚这个办法也只能暂时的刁难住秦豫,毕竟秦豫完全可以用自己手下的名字去买写字楼,武广本事再大,他也不可能只手遮天。  但是只要半个月内,新能源集团不能按照预期的开业,武广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此时几个和武明光关系好的老总也跟着开口:“是啊,秦总什么时候开业,一定要给我们散帖子,我也带家里的孩子去见见世面。”  “哈哈,老唐,不是我说你,你那儿子被你惯成了纨绔,和秦总是不能比的,你看秦总年纪比我们小了一大截,自己都开公司了,和我们平起平坐了,哎,我们老了,以后的帝京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  殷海安听着几人含沙射影的谈笑声,此时也缓缓开口:“既然大家都愿意过去,那秦总也要给我送一张帖子过来,剪彩那天我也过去捧个场。”  这到底是几个意思?难道殷海安也站在武明光这边,打算让秦豫下不了台,否则他明知道秦豫租赁的写字楼两天前才被房东毁约了,听说都快装修好了,短短两天的时间,秦豫就算是一身的本事,他也没办法弄出一个像模像样的办公楼来。  秦豫转过身,冰冷的目光盯着几个不怀好意的老总,此时薄唇轻启冷笑出声,“新能源集团会如期开业,可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有资格登门的,难道说有些人想要死皮赖脸的过来沾点喜气?”  见过狂的!就没见过这么狂的!原本故意开口揭秦豫底子的几个老总脸刷的一下黑成了锅底,他们的公司和武氏集团完全没有可比性,至多就算是三流的企业集团,否则他们也不会巴结武明光来嘲讽秦豫。  但是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张脸!秦豫此刻却将他们的脸皮扒下来踩,将几个老总气的浑身直发抖。  其中一个脾气冲的更是直接站起身来,冷笑开口:“秦总裁好大的口气,看来秦总家大业大,是瞧不起我们这些开小公司的,哼,既然如此,我也没必要讨这个没趣,不过希望新能源能顺风顺水的开业,而不是在哪个旮旯里!”  秦豫却是一脸高傲的无视了对方,径自向着谭果这边走了过去,然后坐在谭果身边,直接将人当成了空气!  还真别说,秦豫虽然狂,却无声无息的化解了这一次的尴尬!  有脑子转的快的人会心一笑,武明光想要看秦豫当众出丑,偏偏被秦豫打脸了,巴结武明光的几个老总被秦豫讥讽成了阿猫阿狗。  殷海安端起茶杯喝着茶,让人看不出他此刻真实的表情,但是有不少人都怀疑殷海安是站在武明光那边的。  武广气愤的攥紧了拳头,此刻倏地站起身来,提高嗓音开口:“既然他们不够资格,那不知道我们武氏集团有没有资格在新能源开业那一天去沾点喜气啊,听说是打算在九月十八号开业,我这边也可以提前在花篮上写好祝词。”  武明光并没有制止武广对秦豫的逼问,秦豫想要无声无息的化解尴尬可没那么容易。  在场众人的焦点再次落到了谭果和秦豫身上,之前几个被秦豫嘲讽的老总此时更是直接撕破脸的嘲笑起来。  “以秦总的财大气粗,说不定会花大价钱在二环之内租个高档写字楼,地段好,到时候招聘员工也方便。”  “说不定秦总裁懒得去租写字楼,大笔一挥就买下一幢价值过亿的写字楼也可能那。”  “是啊,我们这些混口饭吃的小老板是甭指望了,帝京房价太高,我们一年的盈利也不够买一幢写字楼的。”  武广更是得意洋洋的笑了起来,挑衅的看着装缩头乌龟的秦豫,有种他倒是接话啊,“几位叔叔也太妄自菲薄了吧,秦总虽然家大业大,可是几位叔叔是商场的老辈,资本更是雄厚,秦总你倒是说句话啊,新能源集团的办公楼选在哪里,大家还都等着呢。”  就在所有人以为秦豫只能哑巴吃黄连,忍下这个闷亏时,谭果突然笑了起来,“没有想到大家这么关心我们新能源集团开业的事,连我们订在十八号开业都知道。”  谭果不过是隐喻,一旁秦豫毫不客气的就开战,“一群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的。”  刷一下,包括武广在内的几人脸再次黑成了锅底,要不是知道秦豫身手太强悍,龙虎豹保全就是个黑社会帮派,他们绝对不会放过秦豫,敢骂他们是狗!  “得,你说话注意点呗。”谭果无语的看着面色清冷的秦豫,无奈的拉了拉他的胳膊,声音虽然压得低,但是该听到的人也都听到了,“瞎说什么大实话,你也不瞧瞧这几人年纪都不小了,你要是将人给气成了脑出血或者心脏病发作,你看你怎么办。”  武广年纪轻轻的,所以这话听起来倒没什么感觉,几个年纪都不小的老总气的涨红了脸,嘴唇哆嗦着,乍一看,还真像是心脏病要发作了。  谭果眨了眨眼,一副你看我说对了的得意模样,秦豫也认同的点了点头,“听你的,省的闹出人命来了,让殷局也为难。”  被无辜拉进战局的殷海安差一点将嘴巴里的茶水给喷了出来,这个老狐狸第一次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这都什么事啊。  “难道秦总裁就会打嘴仗吗?”武明光终于按耐不住的开了金口,阴冷的目光看着不远处的秦豫和谭果,“还是说秦总和谭小姐是故意在转移话题?”  虽然说在商场说话得注意策略和技巧,但是碰到秦豫和谭果这种不按牌理出牌的,武明光知道耍嘴皮子绝对是赢不了,所以他才会釜底抽薪,直接撕破脸的质问秦豫。  秦豫冷冷一笑,毫不示弱的对上武明光逼问的眼神,“既然武总这么想知道,那我就满足你的好奇心吧,省的武总心里头挂了桩事,回去吃不好睡不好,年纪大了,一不小心就去了,倒成了我的罪孽。”  “愿闻其详!”从牙缝里挤出话来,武明光死死的盯着秦豫,他倒要看看秦豫能说出什么地方来。  在场所有人的好奇心也都被吊起来了,秦豫清寒的声音冷淡的响起,“新能源的选址就在五号大厦,到时候收到帖子的各位还请抽空光临。”  “不可能!”武广第一个开口反驳,看白痴一样看着秦豫,“秦豫,你就算要撒谎也选个像样的理由,五号大厦,你还真敢想!”  五号大厦在帝京的确小有名头,尤其是对那些做房地产开发生意的企业来说,五号大厦那就是一块大肥肉啊,谁都想啃上一口。  说起来五号大厦倒属于历史遗留问题,最开始的时候这个地方是一个文物保护单位,所以市区开发都避开了这块地方。  随着地皮越来越值钱,这块地那价格说出来都能吓死人,多少人奋斗一百辈子估计都买不起这地方,也有人动了心思,想找关系将这块地皮给买下来。  但因为是文物单位,性质不同,所以谁也没成功,哪曾想有一年夏天打雷,一道雷将院子里的百年古树给劈倒了,枝繁叶茂的大树倒下来的时候将房子也给压塌下来了,再加上当天晚上大暴雨。  等第二天天亮的时候,人们才发现这房子彻底坏了,根本没办法维修,只好将里面的老物件都给搬出来送去了博物馆,这地皮终于能开发了,一下子就成了所有人口中的香饽饽。  这块地皮大家都盯着紧,局面就僵持住了,谁也不愿意便宜了别人,大家都死盯着。  刚好E国有个科研团队要过来,和华国合作一项新项目的研究开发,所以最后这块地谁也没抢到,被国家直接开发建设成了五号大厦。  直到前年,E国和华国的合作项目圆满成功,科研团队也离开了,五号大厦也就空下来了,不少人有盯上了,但是这地段实在是太好了,说是寸土寸金都不为过,给了谁都容易得罪其他人,所以五号大厦又闲置下来了。  偶尔有些展览会在这边举行,也有不死心的人还想要拿下五号大厦,谁知道再托了关系一打听,嗬,五号大厦听说已经易主了,至于神秘买主是谁,根本打听不到,也没有人敢打听。  五号大厦虽然成了私人产业,但是还是闲置着没有开发,有展览的时候依旧借给主办方当展厅用,这一下大家算是看明白了,这个神秘买主绝对不差钱,所以这样黄金地段的房子就这么闲置着,若是到了他们手里头,那绝对是日进斗金都不为过。  所以此刻听到秦豫说出五号大厦的名字,武广才会反应这么激烈,这块地方武广当初也花了心思,虽然五号大厦占地不够大,楼高也就八层,但是地段真的太好了,谁不眼红那。  要不是后来武明光言辞犀利的警告武广,武广还真的想要拿下这大厦,但是武明光说的很明白,能买下五号大厦的神秘买主背景绝对非同一般,那绝对是帝京排的上号的一等世家。  和武氏这种商界豪门不同,那可是真正的勋贵世家、簪缨世族,武广要是不懂规矩,到时候整个武氏集团都能搭进去。  面对众人怀疑的目光,秦豫依旧是冷傲着一张脸,“是或者不是,等开业那天有请帖的人过来看了就知道了,当然,至于那些阿猫阿狗最好不要来丢人现眼了,我秦豫不欢迎!”  武明光和武广气的面色铁青,五号大厦啊!虽然他们不愿意相信,可是却也明白秦豫不可能撒这种一戳就破的谎言!  但是在场的人都知道五号大厦的神秘买主非同小可,他们也猜测过对方的身份,绝对是世家勋贵,秦豫怎么和这样的大人物搭上关系了,相比关系还非常铁,否则对方怎么可能将五号大厦借给秦豫开公司。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