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253章 发小聚会

第253章 发小聚会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098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14
    接下来的会议就显得有点寡淡无味了,原本这种会议就是老生常谈而已,不过是为了走个形式,在场众多企业集团的老总会亲自过来,大多数人的目的是为了一睹秦豫的庐山真面目。  在见到了秦豫和武光明之间的交锋之后,众人对秦豫也有了一个大概的判断,行事狠辣、略带冲动,但绝对不是那种没脑子的年轻人。  更重要的是秦豫背后还有强大的靠山在支持着,就算不结交秦豫,但是也绝对不能与之为敌,所以对于秦豫和武氏之间的龙虎斗,在场所有人基本都保持中立的态度,不支援武明光,同样也不会对秦豫施以援手,这两人都不是善茬。  “爸,医院那边的保安已经醒了两个了,他们报警了。”武广此时阴森森的开口,眼中闪烁着恶毒的光芒,今天必须要让秦豫名声扫地,否则武氏集团如何在商界立足。  “嗯。”武明光点了点头,比起情绪波动的武广,武明光明显沉稳多了。  和秦豫交锋即使暂时落于下风,武明光也不会有明显的情绪变化,秦豫再强在武明光看来终究只是个挡路石而已,虽然是一块要稍微花点力气才能将之踢开的挡路石。  发言台上,作为环保局的一把手殷海安做最后总结性的发言,“帝京经济的发展还要依靠各位,但是在发展经济的同时,还请大家时刻铭记保护环境的重要性……”  雷鸣般的掌声里会议结束,众人也纷纷起身和殷海安告辞,而就在一行人刚走出会议室大门口时,却发现走廊里站着四个民警。  “殷局。”环保局的刘主任此时快速的走了过来,对着殷海安低声开口道:“这几位民警同志是过来调查情况的,二十分钟之前两个保安报警……不过会议正在进行,所以就一直等到现在。”  殷海安明白的点了点头,余光扫了一眼站在人群末尾的秦豫和谭果,“小刘就配合一下警方了解情况。”  这边得到了刘主任的肯定答复,四个民警随即大步向着秦豫走了过来,“秦豫先生你好,根据我们接到的举报,你涉嫌一起打架斗殴案件……”  原本打算离开的众位老总纷纷停下了脚步,武明光和武广父子两人更是嘴角噙着冷笑,他们倒要看看秦豫如何收场。  “年轻人那,就是脾气太大,以为自己有几个钱了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哼,古话说的好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钱可不是万能的。”之前在会议室里被秦豫给弄了没脸的老总阴阳怪气的开口,摆明了是落井下石。  “说不定是误会呢。”另一个老总冷笑一声,眼神阴狠的盯着秦豫,“秦总也不用太担心,去派出所一趟和民警同时将案子说清楚就没事了,身正不怕影子歪嘛。”  秦豫冷哼一声,随后看向一旁的负责调查案件的民警,沉声开口:“是不是弄错了?我来开会之前,门口几个保安是因为高温中暑才昏厥的。”  嗬!在场所有人嘴角狠狠的抽了几下,尤其是目睹事发经过的几个老总更是无语的瞅着面不改色的秦豫,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那些个保安分明是他左脚一个右脚一个给踢晕过去的。  一听到这话,讥讽秦豫的老总立刻反驳了回去,“秦总裁,俗话说敢作敢当,你将人打晕过去了,竟然不敢承认了?”  蠢货!秦豫冷眼看了过来,薄唇勾起嘲讽的冷意,“我打的?看来黄总是目击者了?黄总还是跟我一起去派出所一趟吧。”  “我可没看见!”黄总下意识的开口,话一说出来他脸色就变了,上当了。  秦豫冷笑一声再次开口:“既然黄总没有看见事发经过,那又怎么如此肯定人是我打晕过去的?之前黄总一直在会议室里开会,就连民警同志也只是说打架斗殴事件而已,黄总未卜先知知道这些保安都晕过去了。”  黄总老脸涨的通红,恨不能找块地缝钻进去。  “还是说这件事是黄总你安排的。”秦豫丝毫不给黄总喘息的时间,冷冷的逼问,“在环保局门口弄了这么一出,黄总的手伸的够长的,你这是不将殷局放在眼里了。”  “你不要血口喷人!”黄总气的声音都哆嗦了,这个大帽子盖下来,他就算是跳到也洗不清了。  谭果拉了拉咄咄逼人的秦豫,他还真想将黄总给气的心脏病发作啊,随后看向一旁的民警,“要不几位民警同志再询问一下受害者吧,说不定是误会呢。”  谭果笑了笑继续道:“中午要开会的时候,秦总是看到几个保安大夏天的还如此尽职的坚守在岗位上,虽然都已经热昏了好几个,但是其他人都没有请假,还是秦总打了医院的急救电话将人送医院救治的。”  走廊里的众人嘴角再次狠狠的抽搐着,果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秦豫无耻,谭果也不遑多让!还打了急救电话,这两人还能不能再不要脸一点!  “可以。”看着谭果带队的民警思虑了一下同意了,毕竟这个事的确有些的蹊跷。  在环保局看门的保安按理来说不可能和秦豫起冲突的,而且怎么看秦豫也不是那种不着调的二世祖,但凡有点脑子的人就不会将十多个保安都打晕过去了。  不过他们身为警察既然接到了报警,自然要秉公处理,所以民警拿起手机拨通了去医院了解案情民警的电话“小王,你还在医院吗?关于这个案子还需要再确定一下……什么?你说……行,我知道了。”  在场的人明显看出民警表情有些的不对劲,此时众人心里头咯噔了一下,难道又出了什么变故?  尤其是了解武明光为人的几个老总,神色微微凝重了几分,武明光不会为了陷害秦豫,将被打晕的保安给弄死了吧?  虽然说是秦豫将人打晕了,但也只是晕过去而已,没什么大碍,最多属于民事纠纷而已,私下和解了就没事了,但是如果出了人命,那案件的性质就不同了,这可是刑事案件。  武明光也有些的诧异,快速的看了一眼身旁的武广,之前武广的确想过将事情闹大,闹成人命案子,让秦豫无法脱身,可是最后还是被武明光制止了。  和秦豫斗,是用阳谋的话,谁也不能说什么,商场如战场,各凭各的本事,但是如果用阴谋的话,还闹出人命来了,虽然秦豫的确有些难脱身,但是对武明光的影响也很大。  一个草菅人命的集团老总,绝对会成为商界的公敌,而且武明光身上还有不少荣誉,所以除非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武明光不会用这么低劣的手段,更何况他也忌惮龙虎豹保全的势力,将事情做过火了,说不定会两败俱伤,倒是便宜了商界其他人。  “抱歉,秦先生,刚刚得到最新的消息,报案的两个受害者已经销案了。”民警将刚刚得到的消息告知了秦豫,既然受害者已经撤销案子了,秦豫自然就没事了。  “不可能!”黄总还等着看秦豫出丑,此刻气恼的喊了起来,“十多个保安都中暑晕倒了?这话去骗幼儿园的小孩子吧!”  其他人倒没有开口说什么,不过都意味深长的看了看秦豫和武明光,没有想到秦豫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强,隐藏的够深那!  武广脸色也是阴沉的骇人,保安这边是他派人去打点的,可是现在保安反口了,这说明秦豫也派人过去收买了这些保安,想到这里,武广脸更黑了,这间接的说明了秦豫在帝京的本事大于武氏。  面对黄总质疑的眼神,民警也不生气,反正今天这事处处透露着蹊跷,真相如何不调查也弄不清楚,但是现在受害者撤案了,再者原本也不是什么大案子。  因为保安的销案,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不管如何,秦豫今天绝对是大获全胜,也让帝京商界的这些巨头们知道了秦豫的实力。  入夜,帝京呈现出不同于白日的灯火璀璨,秋风习习吹起街头美女的裙摆,让夜色更多了一份旖旎的风光。  “来这里吃火锅?”秦豫将车钥匙丢给了泊车小弟,看了看眼前古色古香的建筑,高高挂起的灯笼,一阵阵动听的古琴声随风飘了出来。  这地方是茶楼秦豫相信,是古董店秦豫也相信,可是他真不知道这地竟然是火锅店,哪家的火锅店会起这么文雅的名字——水方阁,旁边还有两块木制的竖立牌匾,龙飞凤舞的写着两句话: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哪里来的土包子。”谭果还没有开口,两人背后传来一道嘲讽的声音。  却见三五个年轻男人此刻将豪车钥匙随手丢给了泊车小弟,说话的男人看起来不过二十五六岁,此时嘴巴里叼着烟,斜睨着秦豫,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好狗不挡道,没事滚一边去。”  “单少的话你他妈的没听见吗?”看秦豫依旧杵在大门口不动,其中一个青年直接走上前来,面容带着几分暴虐,“滚远点,否则老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大晚上的穿一身黑西装,你当自己是黑无常呢,看着就来火。”  白色T恤的青年看起来是随意骂了几句,可是他目光却不动声色的瞄了一眼单少,见单少神色舒缓了一点,青年就知道自己赌对了。  他们都是跟在单少后面的,自然知道单家的情况,同父异母的两兄弟,自然是有争斗,单少的大哥比他足足大了八岁,所以对方已经开始进入体制内工作了,单少还没有上大学,两人相差的太多。  而且单大少虽然母亲早逝,可是他母亲却是单父的真爱,所以对这个儿子单父是无比的器重和疼爱,基本上所有的父亲都倾泻到了单大少身上。  要不是后来单老爷子发了话让单父必须再婚,估计他这辈子都不会再娶了,单父毕竟身份非同一般,没有一个女眷在背后的确有些不方便。  单父工作能力强,生活作风也好,对死去的前妻如此深情,让不少人家都打算将女儿嫁给单父,这才有了他的二婚。  不过结婚之前单父也和妻子说的清楚明白,他可以给她妻子的尊重和地位,但是却无法给她一个男人的爱情。  单少的母亲董佳性子高傲,一心追求爱情,只可惜爱情敌不过现实,在董家找了董佳的男友开出两个选择:一是他主动提出分手离开董佳,董家会给他一百万的精神损失费,甚至  让他通过考试进入家乡市里的公务员招聘。  第二种选择就是:他可以不提出分手,但是董家会断绝所有对董佳的帮助,甚至还会迁怒到俩人身上。  贫贱夫妻百事哀!男人也不是傻的,如果他傻就不会让董佳爱自己爱的死去活来,甚至闹到要和家里脱离关系,所以他没有丝毫迟疑的选择了分手。  从头到尾在另一边包厢里旁观这一切的董佳除了感觉愤怒之外,更多的还是伤心和痛苦,只是她性子高傲,丝毫不曾表现出来。  之后董佳选择嫁给了单父,在第二年生下了儿子,夫妻两人相敬如冰的生活,单父的大部分精力都扑在工作上,余下的精力都放在培养大儿子身上。  单少除了有个心高气傲、性格冰冷的母亲外,也就偶尔能得到单父的一点关心,单少原本就存了和大哥争夺的心思,奈何能力的确不够,再加上年龄相差太多,又得不到父亲的培养,因此性格变得愈加的暴虐,最痛恨的就是和单大少一种类型的男人。  而眼前的秦豫看起来和单大少极其相似,整天黑色的笔挺西装,不苟言笑,只是秦豫身上多了一股冷傲和阴狠,单大少性格更为的内敛,心机城府更深。  “行了,进去吧,和一个土包子废话什么,掉价!”单少倨傲的丢下一句话,虽然他今天心情不怎么好,但是一想到今天饭局是武广发起的,而且杨天浩也在,单少的表哥董东阳也会过来,他也就懒得和一个土包子浪费时间。  秦豫其实也懒得和几个纨绔计较,可是事情往往偏偏就是那么巧,单少带着几个人从谭果身边经过时,当看到谭果的脸时,单少眼神倏地一变。  刚刚谭果站在秦豫身后,因为被挡住了,单少只看到秦豫身边带着一个女伴,但是并没有看见谭果的脸。  此时他才发现谭果肤色白嫩的像是剥了壳的鸡蛋,灯光照射下,莹莹的散发出洁白而柔和的光芒,更别提谭果的一双黑润润的大眼睛,配上婴儿肥的脸颊,让单少眼神愈加的阴沉诡谲。  “水方阁的老板是个怪人。”小插曲过了也就过了,谭果也没有多在意,和秦豫一边往店里走一边解释着水方阁的来历,“看到门匾上的字了,这都是老板亲自写的,绝对算是书法大家,不过他重口腹之欲,尤其喜欢吃火锅,所以就开了这家店。”  说不伦不类都不为过,水方阁处处透露着古风雅韵的味道,偏偏就是个吃饭的地方,还是个火锅店。  “店老板是顾叔的朋友,今晚上我们有口服了,这火锅对食材最讲究了,走吧,顾岸和均澈估计都等急了。”谭果笑着拉着秦豫的手向着店走了进去。  此刻大堂经理亲自送单少一行人去包厢了,刚刚门口两方人马的冲突,酒店里的人也看见了,好在没闹起来。  不过此刻看到谭果和秦豫,店里的服务员态度就显得冷淡多了,毕竟从单少一行人口中听到门口这一男一女不过是土包子而已,连水方阁都没有来过,估计就听过店名字,所以慕名而来的,都不知道这里是吃火锅的。  “两位这边走。”女服务员冷淡的招呼着,就要带谭果和秦豫去大堂里空闲的桌子边坐下来。  “不用,我们约了人。”谭果同样冷淡的回了一句,带着秦豫径自向着楼梯口走了过去。  “呦,还约了人?哼,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土包子。”女服务员不满的冷嗤一声,明显不高兴谭果竟然敢不搭理自己。  “行了,你少说几句吧,能来这里吃饭的都是有钱人。”另一个女服务员低声劝了一句,她知道马兰因为长的漂亮,不甘心当一个服务员,在水方阁上班,也就是为了找机会能钓一个金龟婿。  可是帝京这些纨绔少爷什么样的美女没见过,给她们陪酒的美女都是研究生毕业的,她们这些当服务员的,虽然五官不算丑,但是气质就差多了,更别说谈吐和学识了,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  所以马兰在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之后,只好委身和店里的一个主管好上了,平日里没少欺负其他服务员,对那些来店里吃饭的女客人更是各种羡慕嫉妒恨。  “我需要你来教我做事吗?”马兰瞪了一眼女服务员,不过还是迈步追了过去,就算她有点靠山也不敢坏了店里的规矩,每一位来店里消费的客人都有专属的服务员,所以马兰也只能跟过去招呼谭果和秦豫,即使他们是土包子。  “均澈,难得你来这么早。”看到坐在包厢里拿着七寸的笔记本电脑咔嚓咔嚓敲击着键盘,一排一排的数据在屏幕上飞逝着,看得出顾均澈百分百是个宅男,比谭果还要宅。  “糖果。”听到熟悉的声音,顾均澈倏地抬起头,镜片后的目光里流露出惊喜之色。  秦豫打量着顾均澈,他看起来和顾岸差距太大,顾岸身上流露出一股凌厉火爆的气息,眼神里带着锐利的锋芒,整个人如同随时都会爆发的火球。  而顾均澈却带着眼镜,刘海有点长,遮挡住了整个额头,肤色带着几分苍白,应该是常年对着电脑,不怎么出来照射太阳,而且性格过于朴实温和,百分百的书呆子型。  “你喜欢这种类型的?”顾均澈再次瞄了一眼秦豫,只感觉秦豫身上的气息太凌厉,具有攻击性,顾均澈虽然之前就知道秦豫的存在,但这还是第一次见面。  “放心吧,我家秦总裁对护短了,你是我弟弟,也是我家秦总裁的弟弟,以后谁欺负你,你就放秦总裁出来。”谭果笑着拍了拍顾均澈的肩膀,他不喜欢和人相处,偏偏秦豫性格一看就是难相处的。  “以后有什么事麻烦事都可以找我。”秦豫沉声开口,虽然看起来依旧是那么冷傲阴沉,不过对人感觉格外敏锐的顾均澈能感觉到秦豫此刻的好意。  “谢谢,我叫顾均澈,糖果就麻烦你照顾了。”顾均澈伸出手和秦豫礼貌的握了一下,虽然依旧有些奇怪谭果的喜好,但是对顾均澈而言只要糖果喜欢就好,不管这个男人是谁,他都会将他当成一家人的。  “我手底下有两个黑客高手,我想你或许听过他们的名字……”这边秦豫刚说出两人的代号,原本说话都显得慢吞吞的顾均澈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  然后谭果就发现自己被发小给抛弃了,顾均澈一说起编程那叫眉飞色舞,而秦豫估计事先也做了准备工作,和顾均澈说了一番之后,甚至还给出了两个手下的联系方式。  顾均澈双手快速的敲击在肩膀上,通过深网联系上了两人,一时之间他都顾不得和谭果这么久没见面了,和两个志同道合的新朋友兴致勃勃的交谈起来。  “秦总裁,看不出你还这么用心。”谭果揶揄的看向秦豫,手肘撞了撞他的腰侧,原本谭果还以为自己需要夹在中间活络一下气氛,否则这两人肯定会冷场,谁知道秦豫早就准备好了。  大手握住了谭果的手,秦豫没有开口多说什么,谭果的发小就是他的发小,秦豫知道谭果对他们的重视,他即使性子冷淡,但是也会拿出他的诚意和热情。  顾岸之所以会来吃了,是因为他去机场接关煦桡这个死党了,当初关煦桡去了S省南川市工作,也算是历练,这会刚好要来帝京出差,谭果又在这边,柳叶胡同几个发小正好相聚。  水方阁的大堂经理其实是接到了老板的暗示,知道今晚上店里有几位尊贵的客人要出现,让大堂经理用心招呼着,别出了乱子,至于老板自己此刻还在一处古镇欣赏几百年前文人墨客的崖刻。  “几位慢用,我去看菜好了没有。”大堂经理殷勤的笑着,务必要将眼前这些帝京贵少们招呼好,难怪连老板都特意打了电话交待自己,这几位身份可非同一般。  “行了,你下去吧。”武广摆摆手,示意大堂经理离开,这才主动的起身给单少、杨天浩还有董东阳倒了茶水。  至于单少的几个跟班此刻在另一间包厢里,他们的身份还不够资格和武广一起吃饭,若是平日里倒也无所谓,人多也热闹,但是今天不同,武广约了这个饭局是来谈正事的,自然不能让那些人进来搀和。  “武少,事情我也听说了,看不出S省过来的人这么狂那。”单少不屑的冷笑起来,“秦豫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S省秦家人而已,竟然还敢到帝京来横,真当帝京没人了吗?”  杨天浩从身份上来说完全比不上在场这些人,可是他是顾家的人,他爷爷是顾家的元老,他父亲现在是顾家堂口的堂主,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而言杨天浩虽然出身差了一些,但是依旧有资格和武广、单少他们平起平坐。  “我这边收到消息秦豫和秦家之前就撕破脸了,据说将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送进了牢里,秦家现在是秦老爷子出山亲自在打理。”杨天浩利用顾家的身份要调查起来也容易,消息也算是灵通。  “秦豫在帝京也有人脉关系,他能拿下五号大厦就非同一般。”董东阳冷冷的说了一句,他话极少,面色也显得阴狠,在帝京几乎不和其他同龄人交往,今天若不是单少这个表弟亲自开口,董东阳或许不会过来。  毕竟武广是武氏集团的继承人,董东阳和他有接触也就罢了,毕竟他家是商界顶尖豪门,但是杨天浩身份太特殊,董东阳市体制内的人员,他不方便和黑道分子有密切的接触和交往。  即使有交际,那也是私底下进行的,该注意的地方也是要注意的,更何况董东阳天生性格孤僻阴狠,不过背后有董家撑着,董东阳都已经三十五了,工作能力也强,在四人之中他的地位算是最高的。  “先摸清楚秦豫的背景再说,否则这事不好处理。”董东阳一开口就切中了要害,不知道秦豫背后的靠山,武广这边就不能随意出手,若是得罪了不能得罪的大人物,武氏集团估计都要搭进去。  “董少,这事还要麻烦你。”武广诚挚的开口,当然,他拜托的不仅仅是董东阳,更是他背后的董家。  董家在组织部工作,对于人脉是最为了解,若是有谁能查出秦豫背后的靠山,那一定非董家莫属。  董东阳并没有接过话,虽然武广话没有说完,但是谁都知道只要董东阳出面帮忙了,武氏集团一定会给予丰厚的报酬。  但是到了董东阳这样的位置和身份,武氏集团给的那点好处,他并不放在眼里,位置越高,行事就越需要谨慎,为了一点利益,却给自己树立一个强敌,这并不划算。  “武少你放心,这事我和表哥都会留意的。”单少笑着接过话打了个圆场,却也只说自己和董东阳本人会帮忙,而不是说单家和董家,这也等于留了个心眼,能帮,或许会帮,如果不能帮,那绝对不可能帮忙。  武广也不傻,单少能开这个口也算是给了他面子,于是也笑着感激起来,一时之间包厢里的气氛显得很是融洽。  顾岸和关煦桡过来之后,谭果这边的气氛同样也热烈起来,顾岸和秦豫性格倒是合拍,两人不由的说起了龙门,关煦桡笑着和顾均澈说了两句。  “秦豫本事可不小,连均澈都给收买了。”关煦桡调侃着身旁的谭果,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秦豫对谭果的用心。  “羡慕不来的。”谭果得瑟一笑,已经习惯了众人调侃自己和秦豫之间的相亲相爱,最开始的时候谭果的确有点的尴尬,有些放不开,现在脸皮是愈加厚了。  沐谭是最后一个到达的,早些年他在娱乐圈工作,后来性子太野,什么洞穴探险、什么沉船打捞,但凡是充满了刺激性的工作他都做过。  此刻,随着包厢门的推开,沐谭戴着黑色的墨镜,一张妖娆的脸完全遗传了他父亲沐放,肤色白皙,五官精致到极点。  “糖果。”沐谭挑起的眉梢,微微狭长的凤眸下是高挺的鼻翼,一张薄唇勾着浅笑,优雅而妖孽,直接向着谭果伸出热情的双手,“小丫头,想死我了。”  “姑娘我比你早出生一年。”谭果笑着回了一句,同样抱住了沐谭,“怎么舍得回来了?不出去继续游荡了。”  “我家宝贝都被野男人拐走了,我这个王子当然要回来和黑暗魔王决一死战!”沐谭妖孽一笑,狭长的凤眸挑衅的看了一眼坐在顾岸身边的秦豫,然后勾着薄唇,吧唧一口亲在了谭果的左脸上。  亲完了左脸还不够,沐谭一手依旧亲密的揽着谭果的肩膀,吧唧一口再次亲在她的右脸上,“宝贝儿,你确定要抛弃我这么英俊优雅的王子吗?至于这个大魔王,长得倒也不错,我不介意让他当二房。”  “担心沐叔活撕了你。”顾岸没好气的骂了一句,抓起桌子上橘子就向着沐谭砸了过去。  从小到大二十多年,顾岸早就知道这妖孽的尿性,也就谭谭那个弟控,总认为沐沐单纯如白纸,似乎出门都能被怪叔叔给拐走,真该让谭谭过来看看此刻的沐沐。  精准的接住顾岸砸过来的橘子,沐沐优雅一笑,颀长的身躯懒懒的依靠在椅背上,微微挑着尖细的下颌,“我说小岸,你是不是嫉妒我没有让你当二房,行了,我和你什么关系,二房让你当,秦豫就当三房吧,以后我们哥三个一起努力伺候好我们家小公主。”  “闭嘴吧!”顾岸和谭果忍不住的吼了起来,为什么每一次看到沐沐这么妖孽的脸庞,他们没有惊艳的感觉,反而会感觉手痒痒想要将人给揍一顿。  “煦桡,你看见了吧,现在糖果有了男人就不要我了,果真是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沐沐一耸肩膀哀怨的感慨着,眼带春水的凤眸此刻染上了无限哀愁,那忧虑小王子的模样,让关煦桡都有些招架不住。  “你就不能消停一点。”性格温和的关煦桡无奈的摇摇头,对着一旁的秦豫笑着开口:“别介意,沐沐就是这性格,今天谭谭不在这里,否则他绝对和小白兔一样乖。”  “你们一个一个都叛变了。”沐沐不满的哼哼着,明显看得出秦豫已经得到了关煦桡他们的认可了,想到这里,沐沐心里头蓦地有点酸酸的。  这么多年来,柳叶胡同这群发小相亲相爱,那就是一个整体,可是如今谭果突然谈恋爱了,看起来性子最野的沐沐却是最难接受的一个,他看起来不着调,但是却最重感情。  沐沐对秦豫的出现有种本能的排斥,这种排斥或许是源于秦豫有一天会将谭果给带走,日后谭果就属于秦豫了,而不是他们这群发小,这种改变,让沐沐脸上笑容更深,但是眼中却带着几分疏离的冷意。  唯一没有出息的谭谭还在国外出任务,所以此刻众人也围坐在一起,吃到一半的时候,沐沐站起身来,“今晚上的羊肉卷的确不错,我再去要两份。”  说完之后,不等几人开口,沐沐站起身来直接出了门,顾岸和关煦桡几人对望一眼,明显感觉到了不对劲。  “我出去看看吧。”谭果也跟着站起身来,对着秦豫说了一声也跟着出去了。  走廊里,沐沐此刻站在窗口,一手夹着烟,并没有点燃,目光冷然的看着窗户外的夜色,整个人身上流露出一股寂寥的气息。  “谭谭在的时候怎么看不见你身上带着烟。”谭果笑着走了过来,直接拿过他手指间的香烟,精准的丢到不远处的垃圾桶里,一手拍了拍沐沐的肩膀,“怎么了?想要让我一辈子嫁不出去?”  “秦豫也就那样。”沐沐酸唧唧的哼哼着,他和谭果不单单是家人,也是朋友,突然的变故,让沐沐不适应,更多的还是不舍。  “他对我很好。”谭果轻声回了一句,那种好和家人和朋友之间是不同的,家人是血缘亲情,和朋友是长时间的相处才有的感情。  可是秦豫之间却是那么的奇妙,明明时间那么短,可是一切像是老天注定了一般,就这么认定了彼此,然后不顾一切。  ------题外话------  月底最后一天,月票都飞过来吧,么么哒……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