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254章 大打出手

第254章 大打出手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047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15
    第254章  “单少,有什么吩咐您说。”此刻包厢外的走廊里,跟着单少来的两个跟班此刻谄媚的开口,虽然他们还不够资格和武少他们一起吃饭,但是能出现在这里也算是一种荣耀了。  “记得在大门口碰到的那一男一女吗?”单少此时压低了声音,目光诡谲而复杂,“把那个女人弄到包厢里来,这件事做好了,日后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若是其他人,两个跟班还真不敢夸下海口,毕竟能来水方阁吃饭的基本都是有些身份地位的,欺男霸女那也是要讲究对象的。  但是在门口碰到的不过是两个没见识的土包子,他们连水方阁都不知道,只怕是外地来的,这样一来两个跟班还真没什么顾虑了。  “行,单少你放心,我们马上就去办。”一个跟班将胸膛拍的咚咚响,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外地来的土包子到了帝京这块地,是虎也得蜷着,是龙也得盘着,更何况人还是单少点名要的,让她进包厢陪酒,那是给她天大的面子。  单少摆摆手这次转身向着包厢方向走了回去,两个跟班也离开了,去找大堂经理了。  “两位,这实在不好办,我们不能泄露客人的情况。”大堂经理面带为难之色,虽然他也有些看不起之前的两个土包子,但店里有店里的规矩。  出入这样高档场合的客人身份都非同一般,来这里消费也是因为隐秘性极好,如果店里随意的透露出客人的情况,一旦传出去了,日后水方阁也别指望在帝京立足了。  “行了,你的为难我知道,你将包厢的服务员叫过来,到时候即使追究起来也和你无关。”其中一个纨绔懒得浪费时间,打狗还要看主人,一个大堂经理不算什么,可是水方阁背景不小,他们也不愿意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另一个纨绔看大堂经理还有些犹豫,脸色倏地一沉,满脸戾气的冷笑,“怎么?这点小忙都不帮,你这是看不起我们哥几个,还是说看不起单少和武少他们?”  “不敢不敢。”连忙赔了几个不是,大堂经理终究还是退让了,毕竟得罪了这些纨绔少爷,最后倒霉的还是自己,更何况那也是两个土包子,真出什么事了,也有单少他们担着。  想到这里大堂经理也不犹豫了,“两位稍等一下,我马上让服务员过来。”  知道经理找自己,马兰忙不迭的小跑过来,她在水方阁能耀武扬威,不过是勾搭上了一个主管而已,在经理面前,小主管算个屁啊。  “经理,你找我。”马兰踩着高跟鞋走了过来,职业套装包裹着她前凸后翘的丰满身躯,此刻马兰脸上路出妖媚的笑容,眼神勾勾缠的看向一旁的经理。  “是这两位客人有事问你,你好好回答。”大堂经理不愿意搀和进来,此时交待了马兰几句之后就离开了,这样即使日后老板查起来,自己也可以推的一干二净。  原本兴冲冲来勾搭大堂经理的马兰此时才注意到一旁站着的两个年轻人,比起已经是中年大叔的经理,眼前这两人不但衣着光亮,而且神色高傲,一看就是世家子弟,这让马兰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两位客人有什么吩咐?”  十分钟之后。  马兰端着鲜榨的果汁向着包厢走了过去,敲响门之后,这才柔声开口:“几位客人,这是本店今晚上赠送的鲜果汁。”  进了包厢,马兰这才发现包厢里的几个男人却是如此的英俊不凡,震惊之下,她甚至忘记了来包厢的目的。  “果汁放下吧。”顾岸冷声开口赶人,这样的私人聚会他不喜欢有外人介入,所以即使需要什么也都是自己来做。  “是。”对上顾岸那冷傲的眼神,马兰吓得一哆嗦。  “你最喜欢喝橙汁。”面对马兰冷着脸,可是对待谭果时顾岸却是一脸热情的笑容,将鲜橙汁放到了谭果的面前,虽然说谭果比他们早一年出生,但是这些年顾岸他们都习惯照顾谭果,或许也是因为柳叶胡同里就谭果一个女孩子。  小时候的谭果那可是个萌娃子,黑黑的大眼睛,水润润的,看着你,再冷硬的心都软了,更别提谭果一口软懦懦的童音,“小岸。”这声音一喊出来,顾岸心都化了。  当初不到五岁顾岸脾气会那么火爆,就是因为幼稚园那些熊孩子整天想和谭果玩,顾岸是来一个揍一个,来两个揍一双。  几年下来,顾岸脾气是越来越暴烈,所以有时候顾岸忍不住想自己这暴脾气就是源于保护谭果,如今顾岸想想感觉当年的自己真是眼瞎啊,谭果哪里需要自己保护,这丫头揍起人来比谁都生猛。  马兰此刻看着对谭果无比殷勤的顾岸,一股嫉妒莫名的涌了出来,女人有时候就是如此的奇怪,她和谭果明明没有任何的交集,也没有任何的矛盾。  但是之前看到谭果能来水方阁吃饭,而自己却只能当个服务员,马兰心里就不平衡了,此时看到顾岸这样明烈如火的英俊男人围着谭果转,马兰心里头的嫉妒瞬间到达了顶峰。  此时想起来之前的用意,马兰眼神阴狠了一下,脸上却露出更加热情的笑容,“这是鲜榨的蜂蜜柠檬汁,这位小姐可以尝尝,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马兰连声道歉着,刚刚她手一抖,一杯蜂蜜柠檬汁就这么泼到了谭果的腿上。  谭果接过顾岸递过来的纸巾擦了一下被泼湿的裤子,因为是和这群发小聚会,谭果心境是前所未有的放松,刚刚又侧过头和身边秦豫说话,所以谭果还真没注意到马兰的小动作。  不过此刻看马兰那躲闪的眼神,谭果都有些诧异了,这个服务员没事故意泼自己一身柠檬汁做什么?  “你干什么?”脾气最暴的顾岸倏地站起身来,之前大家都没有注意这个女服务员,毕竟今天的聚会大家心情都极好,也很放松。  但是在场这些人都是接受过谭宸的魔鬼训练,如果连马兰这诡异的眼神都发现不了,他们也不用再混了,绝对会谭宸丢回部队里回炉重造。  就连性子最宅的顾均澈也敏锐的发现马兰对谭果的敌意,一旁秦豫冰冷的凤眸倏地看向马兰,神色阴沉:“谁让你……”  谭果笑着打断了秦豫的话,“行了,没事了,你出去吧。”  “对不起,客人,是我的错,要不你和我去休息厅整理一下吧。”马兰低着头道歉着,却依旧不忘劝谭果,想要将她引出去。  这一下连关煦桡都有几分好奇了,谭果回来没几天,而且她的身份也没有暴露出来,但是有秦豫这尊大杀神镇场子,一般人还真不敢惹谭果,更别说让一个女服务员用这么低劣的手段。  “丫头,你出去整理一下吧,冰糖蜂蜜水黏糊糊的,不处理一下也难受。”沐谭妖孽一笑的站起身来,一手亲密的揽着谭果的肩膀,“我和你一起去。”  “我带这位小姐过去就行……”马兰还想要再开口,可是对上沐沐那笑意诡谲的眼神,余下的话卡在了喉咙里,这一刻,马兰突然感觉自己像是被恶魔给盯上了,比起脾气暴烈的顾岸,一脸妖孽笑容的沐沐才是真正可怕的大魔王。  水方阁有专门的休息厅供客人休息,毕竟朋友聚餐喝多了也正常,正好可以在这边休息一下,谭果和沐沐进了休息厅,两人对望一眼,目光里闪烁着顽劣的光芒。  “现在我算是相信秦豫对你不错了。”沐沐勾着薄唇玩味的笑着,柳叶胡同这批发小里,沐沐最喜欢和谭果一起折腾,可以说这两人最蔫坏的两个,同样的也是看起来最会装无辜的两个。  只可惜谭果越大越懒了,别说使坏了,连出门都懒得去,沐沐为此还难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最好的使坏二人组因为谭果的懒而解体了。  不过此时看着谭果熠熠着光芒的眼睛,沐沐似乎又看到了当年的小糖果,那个一肚子坏水,可是脸上却装无辜的小姑娘。  “你说还有个男人?”两个纨绔眉头一皱,不满的看着办事不利的马兰。  “对不起,那位男客人坚持要陪同。”马兰低头道歉着,这些纨绔少爷她根本惹不起。  “行了行了,快滚吧。”一个纨绔嫌恶的摆摆手,似乎和马兰这样的小人物说话都贬低了自己的身价。  咔嚓一声,休息厅的门被推开了,谭果正在洗手间里擦拭裤腿上的柠檬汁,而此刻客厅里,沐沐翘着二郎腿坐在单人沙发上,眯着凤眼看着走进来的两个纨绔,面生的很,看来不是什么大鱼。  “你是谁?”两个纨绔诧异的开口,他们当然知道马兰说还有一个男人陪同谭果进来了,但是此刻两人都忘记这话了,实在是沐沐的长相太过于妖孽,就这么慵懒的坐着,勾着薄唇笑着,让人似乎看到了修行千年的老狐狸,魅惑、风雅却又神秘。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俩今晚上得留在这里了。”沐沐站起身来,虽然是男生女相,可是却丝毫不显女气,英俊逼人的眉宇里反而透露出凌厉的寒气。  沐沐冷笑一声,直接越过两人关上门,然后咔嚓一声上了锁,“说吧,是谁让你们过来的,胆子还真不小啊,在水方阁里也敢闹事。”  帝京这地界上,有背景有靠山的人太多,有时候你别看大街上这人穿的很朴素,说不定人家背景大着呢,你别看路边一个小摊子,说不定这摊主家的亲戚职位高的你只能仰望。  所以在帝京一般人都得小心翼翼的行事,摸清楚了背景和人脉,到时候该动手的自然就敢动手了,能来水方阁吃饭的人都知道水方阁背后的老板和顾家关系密切,除非脑子进水了,否则没有人敢在这里闹事。  沐沐此刻染笑的眼神看死人一般看着两个不着调的纨绔,薄唇倏地一抿,毫不客气的就出手了。  砰砰两声!两个纨绔根本来不及反应,此刻人已经倒在地上了,眼前一阵一阵的黑暗,晕眩的感觉让两人痛苦的呻吟着。  “说,谁让你们过来的?”沐沐清朗的笑声显得格外的阴森,一脚踩在其中一个纨绔的胸膛上,“想好了再说,否则小爷一不高兴就踩断你脖子,那就不好玩了。”  “你!你!”另一个纨绔粗重的喘息着,不敢相信的看着行凶的沐沐,眼中闪烁着愤怒而仇恨的光芒,“你知道我们是谁吗?我们可是和单少一起来的!”  单家?沐沐目光闪烁了两下,想了半天这才想起来单家,论起来在帝京也就是三流的小家族而已,不过单家这辈几个人工作却是兢兢业业,听二哥说起来倒是可以重要。  所以不可能是单家大儿子单致远,那就是单家的小儿子,至于这个单二少,沐沐倒真不知道,毕竟单致远因为工作能力强,入了谭亦的眼,所以沐沐才意外知道他的名字。  “我们是和单二少一起来的,单二少看上里面这女人了,识相的就将人交出来,否则单少一定会让你吃不完兜着走!”被踩中胸口的纨绔愤恨的开口,偏偏使不上力气,只能像是乌龟一般挣扎着。  “哼,废话真多。”沐沐阴森一笑,猛地一脚踩了下去,刚刚还叫嚣的纨绔此刻痛苦的闷哼一声,脸色苍白,却是连呼吸都困难了。  另一个纨绔目瞪口呆的看着行凶的沐沐,不敢相信他们都报出了单少的名字,这人还敢下狠手。  沐沐优雅的笑着,此刻灯光照射一下,一张俊美非凡的脸显得愈加的妖孽,这让一旁的纨绔眼瞳猛地收缩,心惊胆战的看着如同恶魔一般的沐沐。  受惊的纨绔身体下意识的想要避开,可是在沐沐那可怕的眼神威慑之下,纨绔发现全身的力气像是被抽空了一般,竟然无法挪动一点点。  就在此时,沐沐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熟悉的旋律之下,沐沐原本阴森诡谲的表情倏地一变,瞬间从恶魔转为了天使。  “哥,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不是说在忙吗?”沐沐声音听起来无比的喜悦。  “今晚收工比较早。”电话另一头的谭谭刚回了一句,耳尖的发现了从弟弟手机里传来的痛苦呻吟声,原本看起来木然的表情瞬间转为了严肃,“你在哪里?出什么事了?”  沐沐收回踩在纨绔胸口上的脚,无比嫌恶的扯了扯嘴角,哥的耳朵是越来越灵了,“我当然是和糖果在聚餐那,煦桡也回来了,就差哥一个了。”  “沐沐,你将手机转为视频通讯。”电话另一头的谭谭表情严肃的开口,从小到大他最宝贝的就是这个弟弟,然后才到谭果。  毕竟在谭沐眼中谭果还有谭宸和谭亦这两个兄长,还有顾岸这些发小,可是沐沐就只有他这个哥哥,而且小时候的沐沐一看就是那种纯良无害又单纯的小男孩,谭沐总担心太过于单纯的弟弟会被人给欺负了。  “哥,我就是不想让你担心,不过是两个不长眼的纨绔。”沐沐将通话转为了视频电话,手机对准了躺在地上的两个纨绔,“放心吧,顾岸和煦桡他们都在这里呢,谁能欺负到我。”  即使是透过镜头,可是地上两个纨绔明显感觉到电话另一头这个男人凶狠锐利的眼神,一瞬间,两人感觉自己像是被死神给盯上了一般。  “哥,没事的,他们就是喝多了,精虫上脑,将我当成姑娘了。”沐沐云淡风轻的解释着,可是他不说还好,一说电话另一头的谭沐脸色刷的一下黑到底。  沐沐果真还是太单纯了!谭沐阴沉着眼神盯着地上的两个纨绔,如果不是距离相隔千里,他绝对会亲手收拾这两个渣滓!  沐沐就算长的再好,但是也没有人会将他当成女孩子,撇开身高不说,沐沐的脸虽然俊美,但依旧是属于男人的英挺五官。  在谭沐看来这两个人渣分明是被沐沐制服了,此刻才找借口说误会了,将沐沐当成了女孩子,也就沐沐太单纯相信他们的借口,这两个人渣分明是对沐沐动了不该有的邪恶心思,该死!  谭沐不愿意让这种事污了自己弟弟的耳朵,此刻转移了话题,“既然是误会,你就别管了,将这俩人交给顾岸处理。”  “行,哥,我就挂了,我让顾岸来处理。”沐沐乖巧的点了点头,漂亮的丹凤眼里全都是对谭沐这个兄长的信任和依赖。  这让电话另一头的谭沐心也跟着软了下来,恨不能好好揉揉这个弟弟的脑袋,“我最多三天就回来了,你晚上别一个人出去,如果真无聊了,就找煦桡和谭果一起出去走走。”  “嗯,我知道了,哥,你注意安全。”沐沐应下话,其实他真不喜欢出去,几个发小都不在,出去玩也没意思。  这边沐沐挂断了电话,随后毫不客气的又是两脚踢了过去,地上的两个纨绔只感觉太阳穴剧烈一痛,眼前一黑就昏过去了。  “真该把这一幕拍下来让谭谭看看,这哪里是单纯小白兔啊,分明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大野狼。”靠在门口的谭果笑着摇摇头,实在不明白精明能干的谭沐,怎么就认为沐沐是个软萌白呢。  “别以为我不知道,从小到大这事你和顾岸没少干。”沐沐显摆一笑,得瑟的看着谭果,可惜他们再挑拨离间也没用,亲兄弟之间的感情可不是他们可以挑拨得了的。  “天地良心,这事都是顾岸干的。”谭果举着白嫩的爪子发誓。  从小到大,这群人里就顾岸脾气最暴烈,最喜欢惹事,再加上沐沐这个一肚子坏水的狗头军师,所以上房揭瓦的事他们还真没少干。  不过每一次东窗事发之后,谭果无辜着一张白嫩的娃娃脸,再加上她是唯一的小姑娘,别说谭骥炎这个当爹的舍不得,谭景豫这个小叔,包括关曜和顾凛墨他们这些当长辈的都舍不得。  至于顾均澈这个电脑宅就更别说了,他要是出去闯祸,估计大家都要双手赞成,这孩子比起谭果还要宅还要呆。  沐沐每一次都怯生生的拉着谭沐的胳膊,躲到他身后,一副害怕不已的模样,就冲着他这样酷似沐放的脸,谭景御也舍不得责骂他半句。  至于关煦桡性格温和,谭沐虽然严肃,但是这两人都不是主动惹事的人,所以背黑锅的永远都是脾气暴烈的顾岸,小时候屁股被揍肿了,顾岸终于狠下心来要揭穿沐沐和谭果这对损友。  只可惜二十多年如一日,除了每次把自己给坑掉了,顾岸发现自己都在做无用功,他也懒得折腾了。  “这两人怎么处理?”沐沐踢了踢地上昏厥的两个纨绔,看向走过来的谭果,“没听说你和单家结仇啊。”  “我怀疑是在大门口的时候碰到的。”谭果之前也听到这两个纨绔搬出了单家的名头,这让她不由想起在大门口一脸高傲的那个纨绔,估计就是单家的人,不过盯上自己倒是有些奇怪。  包厢里,酒过三巡,单二少眉头皱了一下,手机能打通却没有人接听,这让单二少不由站起身来,“表哥,你们先喝着,我出去一下。”  这边单二少一出包厢。此刻马兰急匆匆的跑了过来,“这位客人,刚刚您的手下在休息厅……”  “你说什么?”单二少倏地一下沉了脸,表情阴狠的骇人,他派两个跟班去将谭果弄过来陪酒,没想到对方竟然不识抬举,还将他的手下给打了。  “单少,出什么事了?”武广之前就感觉有点不对劲,这会儿听到门口单二少愤怒的骂声,立刻起身走了出来。  杨天浩和董东阳也跟着出来了,一旁马兰一看到这些贵气逼人的少爷,立刻添油加醋的将事情给说了一遍,“之前我去休息厅收拾整理的时候才知道两位客人都倒在地上昏过去了,经理已经叫医生过去了。”  “嗬,还真够张狂的,在帝京还敢这么狂,单少,我们过去看看是谁这么狂。”武广狞笑一声,冷眼看着一旁表情得意的马兰,“他们在哪个包厢,带我们过去。”  谭果和沐沐回了包厢,不过他们也知道这事还没完,被打晕的两个纨绔不过是单二少的跟班而已。  “你们吃,我去门口守着。”顾岸放下筷子,眼中闪烁着热烈的火焰,好久都没有动手了,今天既然有不长眼的敢送上来,纯粹是找揍。  “你给我坐着,我可不想谭谭回来了,第一件事就是和我练手。”一看沐沐也要出去,顾岸嫌恶的将人摁回了椅子上。  关煦桡站起身来,“行了,你们先吃,我陪顾岸去外面。”  “那你们去吧,我们继续吃,还真别说这新鲜的羊肉味道真不错。”谭果不厚道的摆摆手,将烫好的羊肉捞起来放到了秦豫碗里头。  “我的呢,糖果,你可别见色忘友,想当初你都是和我一起行动的。”沐沐揶揄的打趣着,故意将碗送到了谭果面前。  “均澈,把你面前那一碟子羊肉都丢锅里,烫熟了给沐沐多吃一点。”谭果笑着回了一句。  一旁顾均澈老实的将一碟子羊肉端了起来,一块放到辣汤里,一块放到清汤里,然后重复着相同的动作,直到将一碟子羊肉都放进去了。  “均澈,以后这两人的事你别搀和。”顾岸无语的看着老实巴交的弟弟,早晚有一天均澈被这两人给卖了,还给他们数钱。  关煦桡见状也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安慰的拍了拍顾岸的肩膀。  “我严重怀疑均澈在医院婴儿房被护士抱错了。”顾岸这个当哥的摇摇头,若不是两人面容九成九的相似,顾岸真的去医院查了,怎么性子相差那么多。  可此顾岸和关煦桡刚走出来,就看见单二少一行人来势汹汹的走过来了,带头的正是马兰这个服务员,大堂经理也跟着过来了,一看就是来者不善。  “怎么?这是看哥几个今天点的菜多了,所以主动来买单了。”顾岸眉梢一挑,挑衅的看着阴沉着脸的单二少,目光从他身边的几人扫了过去,唯独看到杨天浩感觉微微有点熟悉的感觉。  顾岸虽然是顾家少主,但是在顾家依旧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杨天浩的爷爷见过顾岸,他父亲也就见过顾岸几次,还是远远的见过,杨天浩根本不认识顾岸,否则今晚上这事绝对闹不起来,给他几个胆子杨天浩也不敢。  “小子,你够狂,打了我们的人还敢留在这里,行,你够种。”武广心情很不好,几次算计秦豫和谭果都失败了,而且武氏还丢了大脸。  偏偏今晚上武广依旧要陪着笑脸和单二少、董东阳打好关系,此时看着气焰嚣张的顾岸,武广火气蹭一下涌了出来,刚攥着拳头想要冲上去,却被一旁的杨天浩给拦住了。  “哥几个贵姓,如果是什么误会说清楚了就没事了。”比起嚣张跋扈的武广,杨天浩行事谨慎小心多了。  一开始他听单二少的话,是几个土包子不长眼惹了他,单二少派了手下过去打算让其中一个女的过来陪酒道歉,这原本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对方却敢将单二少的手下给打晕了,甚至还有恃无恐的站在包厢门口,这说明对方来头只怕也不小,否则绝对没这个胆量。  “你们还不够资格知道我姓什么。”顾岸倨傲冷笑一声,一手哥俩好的搭在关煦桡的肩膀上,“我发小从S省南川市过来帝京出差,晚上聚餐而已,几个不长眼的竟然敢惹事,被打晕了是他们活该,不服气的划下道来,小爷接着!”  关煦桡瞄了一眼故意挑事的顾岸,他分明是故意的,说自己是从南川过来,地方上的人不管身份如何,到了帝京,那绝对得收敛一身的傲气。  杨天浩听到顾岸这话,不由笑了起来,难道单少说他们是土包子,看来是从地方上过来的,难怪不知道水方阁,估计是第一次过来的,想到这里,杨天浩也没有什么顾虑了。  “妈的,一群地方来的土包子,还敢在帝京横,老子今天就代替你爹妈教教你们怎么做人!”单二少也不是傻得,此刻也听出了顾岸话里透露出来的意思。  若是其他人见到关煦桡这么年轻,却已经在南川市里工作,一般人估计都要忌惮三分,但是对帝京这些贵少而言,关煦桡这样年轻有为的算个屁啊,即使家里头有背景,但是到了帝京这点背景屁都不算一个。  “替我爹妈?哼,你他妈的还没这个资格!”顾岸眼神倏地一沉,看着冲过来的单二少直接就迎了过去。  一旁关煦桡并没有动作,杨天浩也没有动,武广则直接加入了战局,毕竟他也看出来顾岸打架太过于凶猛,一看就是个狠人,武广这个时候可顾不得什么道义不道义,总不能让单二少被人给揍了。  “来得好,多来几个,老子怕一不小心将你们打死了。”顾岸狂傲的大笑着,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火焰,不过他依旧控制着力度,否则三两下将人打晕过去了,那就没得玩了。  跟着单少过来的几个跟班虽然被沐沐打晕了两个,这里还有三个在,一看这局面不对,三个跟班也抡着拳头冲了上去,该表现的时候一定要表现。  看着看着,杨天浩和董东阳的眼神就冷下来了,他们此刻明显发现顾岸将单二少几人当猴子耍,明明能直接取胜,可是他故意拖延时间,短短五分钟不到的时间,单二少和武广都已经挨了不少拳头,脸上都挂彩了。  “够了!”董东阳厉声一喝,他已经三十五岁了,在工作岗位上历练了好几年,此刻倒是有几分的威严。  只可惜顾岸小时候天天混迹在柳叶胡同,不管是谭宸这个大哥,还是谭骥炎这个长辈,两人身上的气场,顾岸都习惯了,董东阳这点气势顾岸还真不放在眼里。  “你说够了就够了,哼,你们找上门来的时候怎么不说够了!你算个什么东西!”身为顾家少主,顾岸比谁都要狂傲,此刻看着命令自己的董东阳,却故意一脚将武广给踹飞了出去,回身一拳头揍在了单二少的脸上。  “这里是顾家的地盘,两位还是不要太狂妄!”杨天浩也冷声开口,身影一闪加入了战局,一拳头伸了过去想要裆下顾岸的拳头。  砰的一声!拳头撞击着拳头,顾岸没什么感觉,杨天浩却感觉手骨剧烈一痛,身体连连后退了好几步这才站稳了,此刻杨天浩忌惮的看着笑容张狂的顾岸,没有想到此人年纪轻轻,身手如此了得!  身为顾家的一份子,杨天浩的身手不算顶尖,但是也绝对是个高手,杨天浩原本以为自己出手就能阻挡下顾岸,却没有想到刚刚一个照面自己就落了下风。  大堂经理此刻也反应过来了,连忙走上前来,“几位客人,水方阁禁止打斗,如果有什么冲突,还请去外面解决。”  顾岸收了手,冷眼看着说话的大堂经理,“刚刚他们过来找事的时候,你怎么不阻止?现在看我占据上风了,竟然说禁止打斗?”  “你算什么东西!”武广从地上爬了起来,阴森森的目光恨恨的盯着顾岸,若不是身手不行,武广绝对不会让顾岸好手好脚的站在这里,但是此刻,从武广那仇恨的眼神里也能看得出来他的不甘和报复。  大堂经理脸色一沉,恼怒的看着不给自己台阶下的顾岸,想到杨天浩之前说的话,再想到老板特意打了电话交待说今晚上有贵客过来,让自己好好招待,大堂经理也挺直了腰杆。  “这位客人,你这是在强词夺理,最开始可是你们的人在休息厅里将两位客人打晕过去了,这几位客人过来不过是想要了解情况,你们竟然却再次出手,这是不将我们水方阁放在眼里,不将顾家放在眼里!”  顾岸简直被气乐了,双手环胸的退到关煦桡身边站好,“行,我不和你打嘴仗,反正这几个垃圾也不经打,再打下去也要出人命了,你们滚吧,今晚上算你们走运,我给顾家一个面子,不过没有下次了,否则小爷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关煦桡无语的看着放狠话的顾岸,他还能再无耻一点吗?什么叫给顾家面子?顾岸这样一说,这几人只怕以为顾岸是怕了,估计还得闹起来。  “打了我们还想善了?”单二少呸一声吐掉了嘴巴里的血水,阴狠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顾岸,“今天你们一个都走不了!”  “怎么?还想讨打?”顾岸冷笑一声,抬了抬下巴,“你们想怎么着,小爷都接着,放马过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