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255章 事后报复

第255章 事后报复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038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15
    第255章  董东阳和杨天浩是四人里年长的两个,而且性子也沉稳许多,对董东阳而言他的表弟单二少被打了,还是当着他的面。  对杨天浩而言,武广是他的干弟弟,而且武氏和杨家关系密切,武广被人欺辱了,还是在顾家的地盘,杨天浩不找回这个场子,黑道上的人会怎么看杨天浩?  “你怎么想怎么办?”关煦桡温声开口,比起性子暴烈,如同战斗狂人一般的顾岸,温文尔雅的关煦桡看起来更好说话,也更符合他的身份,在体制内工作的人,遇事都要冷静很多。  “怎么办?很简单,让这个杂种给老子磕头道歉!”单二少恶狠狠的开口,实在是因为战斗力不行,否则他就不是放狠话了,而是直接上拳头干了。  而一旁武广同样阴沉着脸,对着旁边一个单二少的跟班使了个眼色,挨了几拳头的跟班此刻无声无息的退出了人群,然后拿起手机就打电话找人去了。  顾岸狞声一笑,挑衅的看着被揍的单二少,“磕头道歉?我担心折了你的寿,煦桡和他们废什么话,让他们放马过来,今晚上谁他妈的的先怂了就滚着出水方阁。”  “好,老子倒要看看你们有多狂!”武广也气的够呛,斗不过秦豫和谭果也就罢了,现在不知道从哪个旮旯里钻出来的孙子也敢对自己大呼小叫着,妈的,他武广在帝京还没有怕过谁!  “你们几个还不够小爷一指头的,我就在包厢里等着,你尽管去叫你。”顾岸豪气冲天的放出话来,直接和关煦桡打开包厢的门进去了。  见状,杨天浩和董东阳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外地人来帝京还敢这么嚣张,那肯定是有背景的,而且背景只怕还不弱,否则这两人只怕早就趁机溜走了,而不是留在包厢里等着。  “去把监控录像调出来,我看看包厢里是些什么人。”杨天浩看向一旁的大堂经理,听服务员说包厢里有六个人,五男一女,对方既然这么嚣张,这六人里肯定有帝京的人。  只是杨天浩不知道是帝京哪方面的势力,不过杨天浩这边三道都占了,他自己代表的是顾家,武氏可是帝京商界的双霸之一,至于董东阳和单二少,两家人都是从政的。  所以拼背景的话,杨天浩还真不怕,不过没必要为了意气之争而结下死仇,杨天浩这才打算先了解清楚包厢里六人的来头。  按照水方阁的规矩,店内的监控录像是不能随便给外人看的,这也是保护客人的隐私,但是杨天浩身份非同一般,再加上老板之前特意电话交待了,大堂经理在权衡了一下之后,义无反顾的选择帮杨天浩,难道他要偏袒几个外地来的土包子,对方还是第一次来水方阁消费。  武广和单二少直接去就外援了,杨天浩为了以防万一,也打了电话回去,让铁丰带着堂口的兄弟先过来,到时候看情况再说。  随着监控画面的调转,当看到秦豫和谭果出现在大门口时,武广直接怒了起来,“又是这两个杂种!”  新仇旧恨刷的一下就涌了上来,武广气的声音都变调了,“我说怎么这么狂,原来背后是龙虎豹,哼,也对,都是从S省过来的一丘之貉!”  之前从顾岸的口中,武广知道关煦桡在S省南川市工作,这一次来帝京不过是出公差而已。  董东阳目光停留在视频画面中的谭果身上,虽然像素不够清晰,但是看到谭果那张脸,董东阳不动神色的看了一眼单二少,明白他为什么要让谭果过来陪酒的原因了。  “浩哥,今天这事没完,不将场子找回来,我武广以后没脸在圈子里混了。”武广狰狞着表情,眼中满是仇恨和怒火,原本他还真不敢和秦豫谭果对着干,这两人太生猛,行事太过于狠辣,他们是真的敢杀人的狠角色。  可是这一次却不同了,秦豫和谭果不单单得罪了自己,更得罪了单二少和董东阳,天浩哥代表的又是顾家,龙虎豹再张狂,和顾家一比屁都不是!  杨天浩点了点头,不管如何也该让秦豫长点记性,龙虎豹再狂,也狂不到帝京,在帝京,黑道圈子里是顾家当家作主,秦豫的龙虎豹也得靠边站。  “放心吧,只要不闹出人命来,今晚上这事我抗下了。”一旁董东阳刚挂了电话,一旦事情闹大了,肯定要收场,他刚刚打电话出去就是交待这件事。  媒体也好,相关部门也罢,董东阳都已经打了招呼,不会让事态闹的一发不可收拾。  有了董东阳的话,杨天浩就更放心了,现在就等人过来了。  而包厢里,沐沐抬头看着走进来的顾岸,“痛快了?我就不懂了和几个纨绔动手有什么可高兴的。”  “比起你阴人,我更喜欢用拳头。”顾岸得瑟的回了一句,只可惜几个纨绔身手实在太差,揍起来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你让他们去找人了?”谭果问了一句,她虽然死宅,但是帝京纨绔嚣张跋扈的习性谭果也是知道的,丢了面子那肯定要是找回来的。  顾岸嘿嘿一笑,夹起一颗肉丸丢在嘴巴里,含混不清的回道:“权当饭后运动,反正大家都吃撑了,活动一下手脚。”  十五分钟不到的时间,双方直接到了水方阁的停车场,秦豫看着跃跃欲试的顾岸,实在很难想象这是顾家的少主,而且已经开始逐步接手顾家了。  “习惯就好,听二哥说顾岸路都走不稳的时候就知道抡着拳头打架了。”谭果站在秦豫身边笑着解释着,顾岸这火爆脾气,谭果早就习以为常了。  “呦,人挺多啊。”看着武广和单二少背后齐刷刷的人,顾岸挑衅一笑,“划下道来吧,是一个一个上,还是直接群殴。”  武广仔细的看了一眼,见只有秦豫和谭果,武广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之前于磊太能打,一个人放倒了武广身边的十二个保镖,而且这都是退役的特重大兵,今晚上如果有于磊在,武广也不敢打了。  “哼,单挑浪费时间,谁今天全手全脚的离开水方阁就算谁有本事。”单二少阴冷一笑,自己这边三十多号人,而且杨天浩也通知了顾家堂口的人,这样大的优势之下,单二少怎么可能和顾岸单挑。  秦豫看了一眼已经按捺不住的顾岸,将西装脱了下来递给了一旁谭果,然后慢条斯理的卷着衬衫袖子,“煦桡,你就别动手了。”  关煦桡不同,他毕竟在体制内工作,而且到目前为止身上都是保密的,所以他不适合出手,省的后续有麻烦。  “行,你们注意安全。”关煦桡原本就不是好斗的人,再者就眼前这些不入流的角色,别说顾岸和秦豫两个了,就算是一个也能全部放倒。  谭果歪着头笑睨着身侧准备战斗的秦豫,调侃的开口:“难得秦总裁亲自动手啊。”  “你说呢?”秦豫勾着薄唇反问着。  就秦豫的性子,这种打斗他根本不屑出手,谭果明白他之所以会亲自出手,不过是因为自己的关系,因为顾岸他们是自己的发小。  “行了行了,保证不会让你家秦豫受伤的。”沐沐受不了的看着你侬我侬的谭果和秦豫,只感觉全身鸡皮疙瘩都掉下来了。  以前自己怎么就没发现谭果也有这么肉麻兮兮的一面,不就是几个小混混而已,分分钟就被干掉的节奏。  “怎么?不服气啊,有本事你找个女朋友啊。”谭果得瑟一下,一手抓着秦豫的西装,一手抓住他胳膊,将秦豫身体往下拉了拉,谭果吧唧一下亲在秦豫的脸颊上,“秦总裁,加油,干翻他们!”  这一下不但沐沐受不了了,一旁顾岸也是嘴皮子直抽,谭果耍宝也就罢了,关键是秦豫那一副骄傲又得瑟的模样,好似全天下就他一个人有媳妇一样,实在让顾岸受不了。  秦豫一个凶狠冷傲的大男人,偏偏谭果一撒娇,秦豫立刻从百炼钢化为了绕指柔,难道谈恋爱真的能让人换个性格?想到谭叔,再想到谭宸这个大哥,顾岸忽然感觉即使有一天自己谈恋爱了,也绝对不会这么肉麻兮兮的,身为男人一定要振雄风!  一瞬间,顾岸带头,秦豫和沐沐紧随其后,三个男人直接冲到了战圈里,而武广和单二少也振臂一会,带着三十多个手下直接抡着铁棍和钢管迎了过去。  “我怀疑秦豫早晚有一天会被顾岸和沐沐给带坏的。”看着这混战的局面,谭果忍不住的感慨,以前她家秦总裁那叫一个高傲,基本都是用眼神蔑视所有人,这会竟然能卷着袖子和一群纨绔干仗。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一旁戴着眼镜的顾均澈无比认真的回了一句,即使有顾岸这个火爆的好战大哥当榜样,顾均澈发现自己依旧不喜欢打打杀杀,真正的王者就该隐匿在电脑之后,通过程序决胜千里之外。  关煦桡和谭果对望一眼不由笑了起来,的确,从小到大他们闯祸都会带着均澈一起去的,但是这么多年了,均澈还是这死宅的性子。  杨天浩之所以没有加入战局,不过是因为他需要看看秦豫这边的战斗力,从而安排顾家堂口的人过去帮忙,而此刻,杨天浩表情沉重了几分,“董少,秦豫这边战斗力太强。”  董东阳也看出来了,虽然秦豫和顾岸、沐沐三人被武广这些人给团团围住了,但是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秦豫三人完全占据了上风。  “铁丰,你带人过来帮忙。”杨天浩拨通了铁丰的电话,一抹算计之色从眼底一闪而过,想要对付秦豫,必须要将顾家拉进来。  说白了就是借刀杀人而已,借顾家的人对付秦豫,而杨天浩也有自己的打算,龙虎豹在国际上的势力,杨天浩早就觊觎了,以前是没有任何交集,杨天浩也只能想想,现在却不同了,只要运作的好,吞下龙虎豹也不是难事,毕竟自己背后可是顾家。  铁丰带着人冲杀过来,不同于武广和单二少叫过来的那些混混,铁丰虽然只带了十多个人过来,但是这些人身手明显强悍了许多,而且配合无比默契。  “没意思透了,实在不经打。”顾岸收了手,地上已经横七竖八的躺了一片,就连铁丰带过来的十来个人,虽然配合默契,战斗力飙升了几倍,但是在顾岸眼里依旧太弱了,不过是顾家的人,顾岸倒是留了手,只将人揍晕了过去丧失了行动能力。  沐沐一手搭上顾岸的肩膀,毫不客气的揶揄,“刚刚你可是拿出拼命十三郎的架势来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大战三百回合,现在说没意思了?”  “你说这些人这么不经打,他们怎么就敢那么横呢?”顾岸踢了踢地上的武广,这一个一个嚣张起来,好似帝京就是他们家似的,谁知道一动手就怂了,顾岸都担心自己若是力气大一点会不会将人给打死。  秦豫依旧面无表情的回到谭果身边,套用顾岸的话,这些人实在不经打,稍微力气大一点,都担心将人给弄死了。  “行了,既然没事就回去吧,煦桡明天还要工作呢。”谭果招呼了一声,顾岸和沐沐也随即跟了上来,一行人扬长而去。  半个小时之后。  “天浩少爷,都已经安排好了。”离开了水方阁在回去的路上,铁丰挂了电话低声向着后座的杨天浩汇报这情况。  “将手脚做干净一点,不要让田老头察觉到了不对劲。”杨天浩又交待了两句,今天这事虽然是铤而走险,但只要运作成功了,对杨家对自己可是大大的有利。  “天浩少爷你放心,都已经安排妥当了,之前是我亲自对田宝动的手。”铁丰也知道此事非同小可,一旦暴露出来,自己的命得赔进去不说,就算是杨老爷子也保不住天浩少爷。  柳叶胡同,谭果挽着秦豫的胳膊慢慢的走着,顾岸一行人都各回各家去了,此时夜色下路灯发出乳白色的光芒。  想到今晚上的一出,谭果忽然开口道:“你说最开始单家二少派人找我做什么?按理说他们要找人陪酒,一个电话过去,绝对有一个加强连的美女等着他们选。”  “他欠揍。”秦豫冷声回了一句,所以今晚上对其他人,秦豫都是留了手的,但是对单二少,秦豫出手狠辣了许多,哪里痛往哪里招呼,估计没一个月,单二少甭指望可以下床活动。  看着冷硬着老脸的秦豫,谭果扑哧一声笑了起来,站定在原地,双手抱着秦豫的腰,“我怎么闻到酸酸的醋味,秦总裁,你要是这么幼稚,估计得被自己给酸死了,小时候我和顾岸他们可是睡一张床的。”  “谭果!”秦豫老脸彻底黑了,这个世界上难道有比发小更烦人的存在吗?  就好比今晚上聚餐,秦豫知道谭果喜欢吃清汤羊肉,刚给谭果夹了一些,沐沐那妖孽故意阴阳怪气的开口:“我记得均澈和顾岸八岁过生日的时候,谭果当时……”  巴拉巴拉一大段,然后除了秦豫之外,在座其他人你一句我一句,大家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有说有笑的怀念童年的生活,偏偏秦豫一个人被隔绝在外。  这边谭果刚提起一个话题,然后一个一个的发小立刻兴致勃勃的接过话,大家从小到大的死党,穿过一条裤子,睡过一张床,然后巴拉巴拉一大段,秦豫依旧被隔绝在外。  所以此刻听到谭果这话,秦豫直接跳进醋缸里去了,连呼出来的二氧化碳都是酸的,顾岸那样不拘小节的更是一会捏谭果脸,一会儿搂谭果肩膀。  关煦桡倒注意细节,偏偏他性子太过于温和,和谭果之间无比的默契,其乐融融的比一家人还像是一家人。  沐沐那一肚子坏水的就更不用说了,时不时的对秦豫炫耀两句,说起小时候和谭果一起使坏的事来,关键有些事连顾岸和关煦桡他们都不知道。  所以此刻沐沐一爆料,场面可想而知,顾岸就差没撸起袖子干了,谭果闷声坏笑着,这两人小时候好的就跟一个人似的,沐沐想什么,谭果瞄一眼就知道,谭果这边脑子一转,即使脸上丝毫不显,可是沐沐却猜的精准。  秦豫想想都感觉酸,他和谭果感情再好,但是依旧少了这份默契,时光沉淀出来的默契,谭果和顾岸这些发小感情实在太好了,早已经自然而然成了一家人。  “好了,以前我有他们陪着,可是我的后半生只有你相依相伴。”谭果仰起头,目光柔和的看着黑着老脸吃醋的秦豫,她的前半生给了家人,她的后半生会留给秦豫。  秦豫眼神微微一滞,大手情不自禁的抚上谭果光滑如玉的脸颊,情意浓浓之下,秦豫低下头,可惜他的薄唇还没有碰到谭果,倏地一下被谭果给推开了。  “说话就行,你可别亲,我告诉你,今晚上你要是亲一下,保管明天一早整个柳叶胡同的人都知道。”谭果压着笑解释着。  柳叶胡同在夜色下看起来静谧祥和,实际上暗中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这里的防卫是一等一的森严,谭果可不想明天顾岸这些发小拿着自己和秦豫亲吻的照片来嘲笑自己。  好吧,秦豫明白的点了点头,他也没这种被人围观的习惯,两人再次手牵着手向家的方向走了过去,几分钟之后背后传来汽车的灯光。  谭果和秦豫回头一看,当看到那熟悉的车牌,两人倏地一下靠边站直了身体,握在一起的手也自然而然的分开了。  汽车缓缓的停了下来,随着警卫员打开后座的车门,谭骥炎走下车,冷峻严肃的面瘫脸上带着微微的疲惫。  “爸,你下班了。”谭果三两步蹦跶了过去,亲密的挽着谭骥炎的胳膊。  “谭叔。”秦豫也老老实实的喊人,突然无比庆幸刚刚和谭果没有亲上,否则一定会给谭叔抓个正着。  饶是秦豫天不怕地不怕,但是在谭骥炎威严的审视目光里,秦豫依旧有这毛头小子面对岳父大人的紧张和不安。  谭骥炎点了点头,随后看向身侧巧笑嫣然的谭果,“一回来就带着顾岸他们去胡闹,还打群架了。”  “爸,你消息要不要这么灵通!”谭果无语的瞅着自家老爹,有一个太强大的老爸,那就是甭指望有什么隐私,虽然他不说,但是他什么都知道,这种感觉想想就揪心啊。  “再说也是单家那个二少先动手的,顾岸那脾气你还不知道,没事就想找人练练手,单二少刚好撞枪口上了。”谭果嘿嘿一笑,挽着谭骥炎的胳膊向着家走了过去,一边继续叽叽喳喳,“还有爸你都不知道沐沐那熊孩子绝对是吃醋了,一晚上都在挑衅秦豫,我都不知道沐沐那么喜欢我,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暗恋我来着。”  “少胡说八道!”谭骥炎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谭果,沐沐虽然在血缘上和谭果没关系,但是在伦理上他还是谭果的堂弟,这丫头被秦豫一惯,什么话都敢拿出来说。  被无辜迁怒上的秦豫身体倏地绷直,好吧,发小太揪心,他还能对谭果抱怨两句,但是面对谭叔这个长辈,秦豫知道自己只能低头认了。  被骂的谭果摸了摸鼻子,讨好谭骥炎,“你看看我回来没几天你就骂我,我还打算回去给你做份宵夜呢。”  谭骥炎凤眸瞅了一眼谭果,她脸皮还能再厚一点吗?这丫头平日里是宁愿饿,都不愿意学做饭,就她做的宵夜?谭骥炎真担心自己吃了之后还得吃胃药。  “爸,你这是瞧不起我吗?”谭果不满的哼哼着,打算今晚上好好的发挥一下做女儿的孝心给谭骥炎弄一份像模像样的宵夜出来。  “谭叔,宵夜我来做。”秦豫赶忙开口,拜托的看了一眼跃跃欲试的谭果,她拿刀杀人很干净利落,但是拿刀做菜,秦豫斗怀疑那菜里都会有谭果的血和肉。  谭骥炎点了点头,赞赏的看向一旁的秦豫,“谭果被我惯坏了,平日里你多包涵一下。”  秦豫受宠若惊的接过话,“谭叔言重了,谭果很好,她只是不会做饭而已,以后我来做就行。”  “何止不会做饭,哼,连衣服也不会洗不会叠,家务什么都不会做。”这边谭骥炎沉着脸,责备的看着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谭果。  “我工作不忙,这些我都可以做。”秦豫接过话,平日里这些事也都是他做的,谭果倒是想要帮忙,但是每一次都是越帮越忙。  尤其是秦豫还有轻微的洁癖和控制欲,就谭果那粗糙的家务,秦豫绝对要进行第二遍,而且谭果洗的衣服,秦豫还真不敢穿,她能将一袋子洗衣粉都倒进洗衣机里去,衣服晒干了都是洗衣粉的味道。  与其麻烦的来善后,秦豫宁可自己来做这些,更何况他和谭果在一起也没多少家务事要做,更何况他甘之如饴,这种平淡而温馨的家庭生活对秦豫而言并不是负担,否则他直接请保姆来做就行了。  十分钟之后,秦豫站在厨房里,一旁谭果哼哧哼哧的笑着。  “你就乐吧。”秦豫没好气的看了一眼谭果,此时才反应过来自己被谭叔给带沟里来了。  “谁让你傻啊,我爸从小到大就宠我了,他都舍不得说我一句不好。”谭果得瑟的显摆着,谭果这么懒散,绝对是被谭骥炎给惯出来的,他怎么会在秦豫面前责备谭果,说她不会做家务,不过是让秦豫自动掉沟里承包下所有的家务。  “知道谭叔惯着你,不过以后我会更惯你。”秦豫霸气十足的回了一句,然后拿起菜刀哐当哐当的切着肉丝。  比起顾岸那群发小,秦豫算是明白了,谭叔这个大魔王绝对是最难搞定的,所以革命尚未成功,自己还是得多表现,争取早一天将谭果娶走。  不过想到谭宸这个面瘫脸的大哥,还有精明如狐的二哥谭亦,秦豫忽然感觉肩膀上的压力很重,什么叫做任重而道远?  秦豫已经有了深刻的了解,有个女儿控的父亲,还有妹控的两个兄长,更别提那一溜串的发小……  !分隔线!  水方阁昨晚上的事在小范围里传开了,不过众人的焦点依旧集中在秦豫和武广身上,只当是武氏集团和龙虎豹又一次的交锋,不过这一次却将单二少也给牵扯进来了。  至于顾岸等人都被误以为是秦豫的朋友,毕竟面生的很,所以并没有将他们当成了什么有背景的人物,在帝京有头有脸的年轻人,单二少和董东阳绝对都认识。  关煦桡发现顾岸他们打架,最后遭殃的却是自己,身为地方上过来到帝京办事的工作人员,关煦桡还没有见到正主就被秘书给赶到一旁了。  “你这个人怎么回事?不知道规矩吗?领导工作有多忙,哪有时间见你,哼,今天你过来,明天他过来,我们都不用工作了,就来接见你们这些人就行了。”  女秘书牙尖嘴利的怒骂起来,一脸高傲不可一世的模样,明显是看不起一旁的关煦桡,“长得倒是不丑,哼,只怕是陪女上司睡觉睡上来的吧?”  关煦桡无语的看着喋喋不休的女秘书,如果说之前关煦桡只当对方是个性使然,但是此刻关煦桡知道自己是被针对了,而罪魁祸首不用说就是昨晚上大家的顾岸几人。  “我之前就已经约好了,而且这个项目投资已经通过审批了,只需要最后的审核确定。”关煦桡耐着性子回了一句,来之前是听说地方上的工作人员到帝京来办事是困难重重。  只有真正面对了,关煦桡才知道这话说的太轻了,一个年轻的女秘书而已,却敢对自己大呼小叫,冷嘲热讽的,看来自己的身份和职位在这个女秘书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约好了?你和谁约好的你找谁去,我反正不清楚这件事,你赶快走,再赖在这里,我叫保安过来了。”女秘书讥讽的嘲笑着,领导可是特意交待了自己,一定不能让S省过来的这个姓关的好过。  关煦桡这边离开了单位,刚坐上车,手机就响了起来,一看上面的号码显示,关煦桡不由笑了起来,“二哥。”  “怎么?碰壁了吧,我刚刚收到消息你报上来的这个项目被人挑刺了,据说涉及到违规操作,估计很快就会被驳回的。”谭亦声音清朗的传了过来,“这件事煦桡你自己处理。”  “二哥,我知道了。”关煦桡也没打算利用关家的身份来办这件事。  虽然有人从中捣鬼,但是身正不怕影子歪,自己申报的项目没有任何违规的黑幕操作,别人既然要泼自己脏水,关煦桡就会用自己的本事反击回去,如果处处依靠家里头,也就失去了历练的意义。  “好好处理,秦豫和谭果将新能源公司开在帝京,你最多下半年就会被调回帝京来,还有小半年的时间好好干。”谭亦笑着又勉励了几句,关煦桡什么都好,就是性子太过于温和,该凌厉的时候就需要凌厉,煦桡要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  谭果窝在家里啃着水果,沐沐和顾岸都在,顾均澈依旧捧着笔记本电脑在敲击,看到关煦桡出现时,客厅里几人都诧异的看了过去。  “前后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煦桡,你被人给挤兑回来了。”沐沐眼珠子一转就知道发生什么事了,此时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  “呦,单家和董家本事不小啊。”顾岸倏地站起身来,眼睛里熠熠的闪烁着战斗的光芒,“煦桡,你放心,他们敢在工作上刁难你,我就去将他们给揍趴下。”  关煦桡无语的看着沐沐和顾岸,“你们少添乱,这事我自己处理。”  “别啊,煦桡,就你这软趴趴的性子,他们才不将你当回事,你看谭果这丫头,她直接将武广从公司会议室里给绑架走了,武明光还不是怪乖乖认了,所以人善被人欺。”顾岸兄弟好的勾着关煦桡的肩膀,“这破事就是我们惹出来的,我们给你善后,你明天再去,保管没有人敢刁难你。”  “你少来吧,昨晚上在水方阁,最后出来的可都是顾家的人。”沐沐毫不客气的拆台。  “行了,你们俩少说两句。”谭果瞪了一眼两个发小,看向一旁的关煦桡,“别听他们俩胡扯,该怎么做煦桡你自己处理,实在不行,我替你送个警告信上去,龙虎豹的名头绝对好用,不用白不用。”  扑哧一声,顾岸和沐沐不厚道的笑了起来,谭果说到最后还不是和他们一样用武力来解决。  “煦桡,我可以帮你黑掉他们的电脑。”一旁顾均澈弱弱的开口,比起武力,顾均澈感觉自己黑掉相关人员的电脑,找出他们的隐私,还怕他们刁难煦桡吗?保管要一个亿,绝对会批出两个亿来。  “你们都消停吧,这事我自己处理,谁敢捣乱二哥会收拾你们。”关煦桡揉了揉眉心,碰到一群无所事事的发小,他想干点正事真不容易。  谭果将苹果核丢到了垃圾桶里,拿过纸巾擦了擦嘴巴,“行了,既然单二少已经出手了,我也该去医院探望一下单二少,否则不显得我太好欺负了。”  昨晚上秦豫可没有留手,所以单二少这会人还在医院里躺着,套用秦豫的话没一个月甭指望可以下床,既然他们针对关煦桡了,谭果知道自己也得回报一下,就比比看谁更狠。  顾岸和沐沐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这种痛打落水狗的事情他们最喜欢做了。  “你们留在这里,我一个人过去。”谭果直接制止了跃跃欲试的顾岸和沐沐,“韩子方那边还在怀疑我,你们没事少在我身边出现吧。”  顾岸和沐沐几人都知道韩子方的事,所以此刻几人也没有跟着瞎起哄了,毕竟这事非同小可,好在昨晚上杨天浩那边主动删除了所有的监控录像,所以谭果这边也不用担心顾岸他们的身份会曝光出来。  医院。  “爸,你竟然骂我?我都被人打成了这样,你还骂我?”躺在病床上,单二少表情阴沉的骇人,虽然都是皮肉伤,但是伤的也不轻,单二少此刻连说话都感觉到全身的骨头和内脏器官都在痛。  单父冷着眼神看着叫嚣的小儿子,他真的不明白同样是自己的儿子,为什么单致远从小都不需要自己多操心,而这个小儿子却处处惹事,如今更是敢和龙虎豹这样的势力大打出手。  “爸,算了。”一旁单致远安抚的拍了拍父亲的后背,对于这个弟弟,单致远也曾经关心过,只可惜因为同父异母,所以两人注定了无法成为真正的兄弟。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