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256章 打探消息

第256章 打探消息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033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15
    医院里,单父和单致远因为还要工作,再加上医生那里也明说了只是皮肉伤,没有伤到内脏器官,但是因为对方出手很重,所以单二少估计要在床上躺上个把月了,调养好了才能正常活动。  因此单家父子两人也就放心的离开了医院,而此时病房里,单二房表情阴沉的骇人,砰砰砰的将床头柜上的茶杯和花瓶都给砸了出去,发泄着心头的怒火。  “秦豫!”从牙缝里挤出话来,躺在病床上的单二少表情格外的狠辣凶残,仇恨覆满了双眼。  董东阳陪着小姑董佳推门进来时,差一点被单二少砸过来的手机伤到,看着地上破碎的瓷片,董东阳走了过去将地上的手机也捡了起来放到了桌子上,“小毅,身体没事吧。”  “妈,表哥,你们来了。”不同于面对单父和单致远这个大哥的抵触和冷漠,单二少此刻表情舒缓了不少,想到自己被打了,依旧心有不甘,带着对谭果和秦豫的怨恨,“没什么大事,不过医生说要住院一段时间。”  “到底是怎么回事?昨晚上你们还瞒着我!”董佳其实看起来并不显老,但是她板着脸,嘴唇紧抿着,显露出一副刻薄的面容。  也正因为董佳这个长辈性格孤僻又固执,而且易怒,所以昨晚上出事之后,董东阳都没有敢通知她,而是直接告知了单父和单致远,毕竟单毅也没什么大事,只是皮肉伤,还是打架斗殴导致的。  “小姑,这事真不怪表弟,实在是秦豫太张狂了,昨晚上……”董东阳快速的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只是过错都被推到了秦豫和谭果身上,是他们挑衅在先,单二少这边不过是正当防卫。  听完董东阳的叙说之后,董佳阴着脸,眼神显得愈加的刻薄尖锐,“一个外地来的竟然敢在帝京打了我儿子!你爸是死人吗?”  “哼,他倒是来医院了,不过是将我骂了一顿,让我不要整天出去惹是生非,省的被人打死。”单毅阴阳怪气的回了一句,对单父和单致远的怨恨早已经累计到了快要爆发的顶点。  “好啊,他们单家不管你的死活,我们董家来管!”董佳气的声音都尖锐的刺耳,她性子再冷漠孤僻,也心疼单毅这个儿子。  更何况结婚这么多年,除了最开始几年,董佳还一直处于被失恋情人放弃的怨天尤人情绪里,甚至不愿意搭理比自己年纪大了十岁,而且大儿子都十多岁的单父。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董佳对初恋男友的感情渐渐的淡泊了,而单父沉稳能干,身上总流露出一股忧郁的气息,这让董佳渐渐被这个男人所折服,心也一点一点的波动起来。  更何况两人原本就是夫妻,董佳原本以为自己只要多献殷勤,势必能让单父爱上自己,但是事实却是单父的心和他所有的感情都给了单致远的母亲,他已经去世的前妻,如同单父结婚之前就和董佳说过的一样。  他可以给她身为妻子的尊重和地位,但是无法给她一个丈夫应有的感情,那个时候董佳只想找个人结婚,摆脱被初恋男友抛弃的境地,单父这话正合了她的意思。  只是如今董佳的感情变了,偏偏单父依旧无法给予她任何回应,这也让董佳的性格越来越偏激,越来越诡异。  好在单致远比单毅足足大了八岁,董佳动了一些不该有的坏心思时,单致远都已经羽翼丰满了,更何况还有单父的保驾护航。  董佳得不到想要的爱情,自己儿子不成器,死去情敌的儿子却极其出色,这让董家原本就不平衡的心再度扭曲起来,如今听到单父如此忽略单毅这个儿子,董佳更是气的表情都扭曲了。  “小姑,你冷静一点,我已经着手在处理这件事了。”董东阳看着表情扭曲,有些歇斯底里的董佳,也难怪姑父会远着小姑,这副怨妇模样的小姑,估计一般男人都受不了,更何况姑父的心思都扑在了工作上。  “表哥,就刁难了一下关煦桡根本不够!”单毅忿恨的开口,昨晚上在医院董东阳就查清楚了,关煦桡的确是南川过来帝京申报项目资金的。  所以董东阳利用董家的关系将消息放了出去,这才有了关煦桡一大早碰壁被女秘书言语刁难的事,但是仅仅如此,单毅可不甘心,他要让这些人悔不当初。  “小毅,你好好养伤,这事妈会给你一个交待的。”董佳表情依旧阴森,甚至带着一股子疯狂,既然姓单的不管小毅的死活,那自己来管,就算闹得天翻地覆又怎么样?  就在此时,病房的门被推开,原本董东阳还以为是其他人来探望单毅,可是转身回头看到进门的谭果之后,董东阳的表情倏地一变,瞳孔瞬间紧缩,是她!  “你来做什么?”看到谭果这个罪魁祸首,单二少愤怒的吼了起来,眼神里爆发出凶狠而仇恨的光芒。  董佳原本并不认识谭果,即使之前听董东阳说了昨晚上的事情经过,她也只是知道谭果和秦豫的名字,但是这会听到董东阳开口,董佳站起身来,浑身都是阴冷的气息。  “是你害得小毅受伤?”神色极其的高傲,董佳阴沉着眼神盯着谭果,“现在来道歉太迟了,昨晚上动手的三个人,将他们的右手都废了,否则这件事不能善了!”  昨晚上谭果这边也就顾岸、沐沐和秦豫三人动手哦了,董佳此刻带着几分高傲的施舍姿态,若不是知道单家家风严格,董佳绝对不会轻易罢休,不将事情做绝,也是不想单父认为自己行事歹毒阴狠。  董东阳目光依旧诡异的落在谭果身上,不过此时倒已经从最开始的诧异里冷静下来了,听到董佳的话,董东阳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小姑这些年在单家养尊处优,早就和外界隔绝了,根本不清楚龙虎豹保全的强大。  如果秦豫和谭果会轻易屈服,他们就不会杠上武氏集团,甚至在水方阁动手,不过董东阳看的明白,小姑虽然也姓董,但她却是单家的人,将单家牵扯进来就等于多了一股助力,因此董东阳并没有开口阻拦董佳。  谭果目光在病房里三人身上转了一圈,单二少这个纨绔就不用说了,那眼神都像是淬了刀子,至于眼神阴沉的董佳,看起来就像是个女神经病,所以谭果最后看向病房里唯一算是正常人的董东阳。  “董少这泼脏水的速度够快,昨晚上的事,今天一早煦桡过去就碰壁了。”谭果淡淡的开口,目光看向神色冷漠的董东阳,“董少这是准备和我们正式开战吗?”  “谭小姐多心了,以秦总在帝京的本事,这点小事不过分分钟就能解决。”董东阳听着谭果那软懦懦的声音,只感觉心都加快跳动了,一抹疯狂之色从眼底一闪而过。  “对我家秦总裁而言这的确是小事,我只不过是来确定一下。”谭果与有荣焉的回了一句,清润如水的大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对秦豫的崇拜之色。  这让一旁的董东阳原本冷漠的表情倏地阴沉了几分,这一闪而过的表情变化,让特意留心的谭果满脑子的不解,这个董东阳看自己的眼神也实在是太诡异了。  昨晚上在水方阁,单二少派了两个跟班找谭果去陪酒,谭果当时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事后于磊的调查也说明了这一点,单二少这些年没少玩女人,换女人的速度堪比换衣服。  但是单二少喜欢的都是那种网红脸,尖细的下巴,双眼皮、高鼻梁,谭果这样的长相绝对入不了单二少的眼,所以他特意派手底下的跟班找谭果,让她来包厢陪酒就显得很奇怪。  此时谭果看了一眼董东阳,再结合他那诡异的眼神,谭果可以肯定单二少之前找自己也是为了董东阳,可是自己和他不过第一次见面,董东阳为什么会对自己上心?  “你算个什么东西!”一旁董佳尖利着声音叫喊起来,她最痛恨被人无视,这些年不管她怎么努力都被单父无视了,现在谭果一个外地来的也敢无视自己,尤其是谭果还害得单毅受伤住院,董佳表情狰狞的骇人。  “你告诉你,你现在就留在医院里伺候小毅,如果我儿子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董佳阴森森的丢出威胁的话来,看向一旁的董东阳。  “东阳,你给我派人去将昨晚上打伤小毅的三个凶手都给抓起来,给我断了他们的手脚,敢对我儿子动手,我让他们不得好死!”  病房里的谭果和董东阳,包括单毅都有些目瞪口呆的看向发号施令的董佳,单二少虽然纨绔,但是他也不蠢,此刻看着自以为是的母亲,单二少只感觉丢脸丢大发了,龙虎豹若是那么好对付,自己就不会躺在医院里了。  “妈,这事你让表哥处理。”单二少烦恼的喊了一声。  谭果再次无视了叫嚣的董佳,看向一旁董东阳,“既然董少已经决定了,那就好自为之,我就先告辞了,还要去一趟纪察办公室。”  董东阳和单二少脸色倏地一变,愤怒又戒备的盯着谭果,单父就在纪察工作,谭果特意说要过去一趟,那肯定是去找单父。  “让她去,让她去,我倒要看看姓单的会站在哪一边!”董家愤怒的叫喊起来,阴狠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谭果。  谭果离开了病房,董东阳越想越感觉到有些不安,董家这些年虽然发展的也很好,但是和单家相比还是差了不少,姑父行事刚正不阿,董东阳可以肯定如果谭果真的过去了,关煦桡的事情肯定会被解决。  “东阳,你留在这里,我出去一趟。”董佳站起身来,阴沉着表情,她要亲眼看看姓单的是不是会帮着外人,帮着一个害了自己儿子的凶手!  虽然董佳和单二少都认为单父并不关心他们,其实他们却不知道回到办公室的单父已经听了秘书的汇报。  “你是说昨晚上在水方阁是小毅先派人去找事的?”单父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昨晚上从董东阳那里知道单毅受伤住院的事情,单父并没有相信董东阳的一面之词。  所以单父这才让自己的秘书去了水方阁那边了解情况,而事实果真如同单父猜测的一样,主动挑事的人是单毅。  论起来秦豫那几人不过是正当防卫,毕竟秦豫他们从头到尾也就三人出手了,可是单毅和武广却叫了一批人过来,虽然最后还是输了。  “副长,昨晚上水方阁的聚餐是武广发起的。”秘书低声说了一句,从之前的调查他也知道武氏和龙虎豹之间的争斗,这个节骨眼上发生了打架斗殴的事情。  虽然消息已经被董东阳压下来了,但是在秘书看来这事透露着蹊跷,很有可能是武广设的局,目的就是将单家拖下水,毕竟就目前的局面看,武氏集团根本压不下龙虎豹。  单父明白的点了点头,“这件事你交待下去,只是小辈之间的冲突。”  单父这话就已经表明了立场,单二少和秦豫之间的打斗不过是年轻人的意气用事,单家不会介入,武氏想要拖单家下水就没那么容易了。  秘书退出办公室之后,单父已经开始了下午的工作,只是看着手头的这份资料之后,单父脸色微微的沉了几分,犹豫了好几分钟,终究还是将资料重新合上了。  沉思里,当内线电话响了起来,单父停止了思考接起电话,“特调局?行,我知道了,我通知秘书让人上来。”  五分钟之后。  当看到谭果时,单父并没有丝毫的诧异,作为特殊部门的工作人员,他们的工作性质和其他部门不一样,并不是以年龄作为衡量的标准,更多的还是个人的工作能力,一些奇才怪才很多都被特招进了这些部门工作。  “单副长,您好,我是谭果,相信单副长已经知道我的名字。”办公室里,谭果微笑着向着单父伸过手。  听到谭果自报家门,单父不由怔了一下,他之前接到内线电话,知道是特调局的同志有事找自己,可是他没有想到谭果竟然还有这重身份,不过单父清楚谭果绝对不会是为了单毅的事情过来的。  秘书此刻泡了茶送过来,当看到单父竟然离开了办公桌而选择坐在沙发这边和谭果平起平坐后,秘书着实愣住了。  一般人来见领导,都会毕恭毕敬的站着,而领导自然是坐在办公桌后面听下面的人汇报情况,能让领导起身离开座位,那这个客人的身份必定很重要。  可是在秘书看来谭果实在是太年轻了,而且身上也没有体制内女领导那股凌厉高傲的气场,看起来更像是单家的小辈。  但是秘书也跟了单父好几年了,单家的小辈他基本都认识,而且单父行事谨慎,家里的小辈绝对不会来办公室。  “罗秘书,麻烦将门关起来,今天下午我不接见任何人。”单父沉声开口,他虽然还不清楚谭果来的目的,但是既然是特殊部门的人,那势必要郑重对待。  “是。”罗秘书放下了茶杯,然后转身离开了办公室,再次肯定这位访客绝对非同一般。  “单副长,今天冒昧过来,是有个事想要询问您。”谭果从背包里拿出一份文件,递给了一旁的单父,“我在调查的这个人叫刘琉,是一个摄影师,早些年经常出国,后来失踪了,在调查过程中我发现刘琉还有特殊的身份。”  单父翻开文件仔细的看了起来,许久之后,单父缓缓开口:“这件事涉及到机密,谭小姐你应该没有权限调查这件事。”  “这是我的工作证。”谭果将自己的证件递了过去,如果只是普通的特调局工作人员,的确不够资格询问单父。  单父打开谭果的工作证一看,饶是他一贯镇定此刻也是愣住了,几乎怀疑自己看错了,但是单父知道谭果不可能在这件事情上作假,她竟然是特调七局的一把手?  关键是谭果太年轻了,目测不会超过二十五岁,单父想想自己的年纪,再想着谭果的职位,这些年自己算是白活了。  “我打电话确认一下。”单父将工作证还给了谭果,神色多了一抹郑重,如今的谭果在他眼里已经不是一个小辈,而是和自己身份相当的人。  单父拨通了一个电话,在确定了谭果的身份之后,他也没有隐瞒什么了,“这个案子涉及到了巨大的文物走私案件,涉案金额已经是不可估量,最关键的是走私的文物都是国宝级别的,我当初是调查组的成员之一。”  不过单父他们当初调查这起文物走私巨案,基本是大海捞针,线索太少,相关人物不是失踪就是死亡。  单父那个时候得不到顶头上司的重用,但是领导也不能将他们怎么样,单家也是不容小觑的,所以才将这个文物案子交给了单父这个调查小组。  整个小组的成员都是平日里坐冷板凳的,不被重用的,套用当时那些人的话,能凑齐这个一个小组还真不容易。  不过虽然困难重重,单父他们还是从最开始的地方一点一点的筛查,“刘琉早些年是当过兵,后来退役了,他热爱摄影,经常去国外,而且他交友广阔,在国外关系很广。”  单父他们调查小组里有一个人是刘琉的同学,两人关系很铁,于是在小组会议通过之后,就拜托刘琉在国外的时候帮忙多留意一下,毕竟很多文物都是从黑暗渠道流到国外的。  而且一般人买回来之后也不会拿出来示众,都是秘密收藏起来的,刘家是书香门第,虽然不够显贵,但也算得上是清贵家族,刘琉的二爷爷早年就是做文物鉴定的,刘琉倒也学了几手绝活。  最重要的是,刘琉二爷爷当年经常出国交流,刘琉就拿着相机跟出去拍照,所以刘琉和国外那些喜欢收藏华国文物的富商们多少有一些的关系,刘琉帮忙打探消息的确要便捷一些。  “刘琉失踪之前,曾经打过电话回来,他只说找到了一个关键人物,对方知道建国初期丢失的一批古经书的下落。”说到这里,单父神色也显得沉重许多。  只可惜刘琉后来失踪了,再加上所有的线索都在国外,单父这边的调查小组能力有限,别说找到那个知道古经书的关键人物,他们连失踪的刘琉都找不到。  最后这个调查小组就慢慢解散了,单父后来机缘巧合之后被调到了现在的部门,再加上被察长的重用,所以仕途也越来越顺。  谭果听到这里,忽然开口道:“那当初刘琉在国内的公寓失火并不是意外?”  从刘飞口中得到的消息是刘琉的父亲逼着刘琉回来相亲,甚至拿他的照片作威胁,谁知道意外之下导致刘琉的公寓失火了,所有的照片和私人物品都付诸一炬。  而得知这一消息的刘琉当时正在国外,一怒之下和一支探险队伍进入山脉探险,之后失踪,到如今依旧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单父赞赏的看了一眼谭果,她虽然年轻,但是感觉却是如此的敏锐,“那火灾并不是意外而是人为,应该是有人想要消除某些线索才放的火,只可惜火势太大,等我们得到消息赶过去时,已经什么都调查不出来了,后来我们更改了火警记录,将失火原因改成了意外,这也是为了保护刘家人的安全。”  “那个时候刘琉失踪了吗?”谭果再次开口,难怪之前自己调查的时候,看记录也的确是意外失火,再加上刘飞最开始的话,谭果还真没有想到会是人为放火的。  幕后人既然要放火消除线索,很有可能刘琉当时已经失踪了,或者是遇害了或者是刘琉察觉到危险事先躲起来了,幕后人才会放火来消除一些线索。  单父点了点头,她不单单敏锐而且思维如此缜密,难道能成为特调局的一把手,“是的,当时刘琉已经和我们失联了,为了安抚刘家人,我们才编造了这么一个理由。”  单父这边虽然给出了一些关于刘琉的情况,但是对谭果而言并没有太大的作用,毕竟她调查刘琉是因为黑色小圆石。  当初瞿博士夫妻的照片,还有秦豫满月时的照片都是刘琉拍摄的,照片上都留有他的L记号。  可是单父这边给出的却是和一起文物调查案件有关,谭果一时半会还真想不透这两者之间的联系,不过刘琉的确是所有事件中的核心人物。  没有什么可以问的了,谭果这才说起了和单毅打架的事,“昨晚上水方阁的事情实在很抱歉,秦豫他们出手有些重。”  “谭小姐客气了,这件事我已经了解清楚了,是单毅他们太过于嚣张跋扈,是我管教无方。”单父行事一贯刚正不阿,这件事原本就是单毅找碴在先,而且谭果身份如此特殊,能不结仇就是万幸了,谭果的道歉单父真的担当不起。  谭果不在意一笑,单二少那性格绝对不可能是单副长养出来的,那肯定是他妈有关,想到医院里表情阴沉的董佳,谭果感觉单二少再纨绔一些都正常。  就在此时,办公室外突然传来了吵闹声,伴随的还有东西被摔碎的声音,单父眉头一皱,那尖利的嗓音他已经听出来人是谁了。  “你给我让开,我倒要看看姓单的要接见什么大人物,连我这个妻子都要回避!”董佳尖利着声音,一手嚣张跋扈的指着挡在她面前的罗秘书,“你给我滚开!”  此时叫嚷之后,董佳表情倏地一变,“姓单的在办公室里是不是藏了女人?你给我让开,否则我今天就将你开除了,滚开!”  此时已经被嫉妒蒙蔽了的董佳早就忘记自己过来是因为谭果先过来的,但是在董佳看来如果是谭果,没有约见她都可能见不到单父。  更何况就算谭果能见到人,罗秘书也不会因为一个小人物阻挡她,甚至连来人身份都保密不说。这让求爱不成而有些疑神疑鬼的董佳更怀疑单父婚内出轨了,而办公室里正藏着狐狸精,所以罗秘书才不准她进去,甚至连客人的身份都不说。  “你闹够了没有?”办公室的门打开了,单父皱着眉头看着地上被摔碎的茶杯,冷眼看着抓着罗秘书一副撒泼的董佳,单父表情愈加的难看。  就如同罗秘书之前想的一样,单家家风严,小辈们有事有不能来办公室找单父,可是此刻董佳这个妻子却在这里大吵大闹,还好单父的办公室是单独的楼层,这番吵闹撒泼并没有引起纪察部其他人的注意。  “姓单的,你让开,我要看看办公室里藏了哪个不要脸的狐狸精!”见到正主出现了,董佳一把推开碍事的罗秘书,尖声怒骂的同时就要向着办公室冲过去,“捉贼捉赃,捉奸捉双,姓单的,你要是敢背着我找女人,我……”  话还没有骂完,当看到谭果从办公室里走出来了,有些歇斯底里的董佳不由一愣,谭果和单父的年纪相差实在太多,单致远比谭果都要大,所以董佳倒不至于怀疑谭果和单父有什么奸情。  “单副长,那我先走了。”谭果微微一笑,之前故意在医院里说这那么一通话,其实就是为了迷惑外人的,让人以为谭果来单父这里是为了解决关煦桡的事情,刘琉的事情就被隐瞒下来了。  单父点了点头,他也清楚谭果的身份需要保密,否则她来见自己不会是高层通过内线打来的电话让自己放行的。  一看到单父和谭果之间和洽的气氛,董佳总算从抓奸的情绪里走了出来,此时一把挡住要离开的谭果,“你不准走!”  “董佳,你闹够了没有?”单父皱着眉头厉声斥了一句,不说谭果的职位比自己还要高一个级别,就事论事而言,那也是单毅自己活该被打。  而且单父明白谭果这边真的是留手了,否则就凭着单毅这些纨绔的身手,被活活打死都有可能。  “你对我吼?你还敢对我吼?”单父的疾言厉色像是捅了马蜂窝一般,董佳尖声叫了起来,一下子向着单父扑了过来,揪着他的西装,一手指着谭果骂了起来,“这个外来的下贱货色打伤了你儿子,你不但不给儿子出气,不找凶手算账,你还对我吼?姓单的,你的良心是不是被狗吃了!”  谭果尴尬的站在一旁,一旁罗秘书赶紧的上前想要将撒泼的董佳给拉开,毕竟从之前办公室里单父的座位,罗秘书就知道谭果身份非同一般,董佳这样撒泼的大吼大叫实在太不应该了。  别看董佳年纪都四十多岁了,但是力气还真不小,指甲更是直接往罗秘书的脸上招呼起来,要将他给赶走。  谭果摸了摸鼻子,无比歉意的看了一眼单父,直接迈开步子先走了。  董东阳一直希望可以将单家拉下水,而武明光在得知了昨晚水方阁的事情之后,打的也是相同的主意。  杨家和武氏关系密切,可以说双方是一条船上的人,但是要对付秦豫和谭果,仅仅有杨天浩帮忙也不行,能让董家和单家一起下水才是上上策。  所以武明光也一直关注着单家这边的动静,只可惜得到的消息却是董佳在单父办公室里撒泼大闹,估计是闹得太过分了,最后被激怒的单父打了董佳一巴掌,董佳气恼的冲到了单父顶头上司的办公室里闹了起来。  最后整个纪察部都知道了这件事,也知道了龙虎豹总裁秦豫将单父的小儿子单毅给打了,而且打的还很严重,在医院里躺着。  但是单父也明确表示了这件事是单毅自作自受,秦豫那边是正当防卫,如果董佳再这样无理取闹下去,单父会亲自报警,让警方来处理这起打架斗殴的事情。  “爸,单家竟然会选择偏袒秦豫!”武广躺在床上,一说话身上也是到处都痛,单二少被揍的很惨,武广何尝不是。  可是武广没有想到自己忍受了一顿毒打,将单二少拖下水了,可是最终得到的却是这样的结果,单父竟然公开表明态度不会追究秦豫的责任,而且还禁止董佳对秦豫出手。  “单良玉这个人刚正不阿,而且董佳在纪察部这样大吵大闹,不管是出于本意还是为了名声着想,单良玉都不会追究秦豫的责任。”武明光揉了揉眉心,总感觉遇到谭果和秦豫之后,武氏是处处不顺心,处处碰壁。  明明大好的机会可以将单家拉下水一起对付秦豫,偏偏董佳如同泼妇一般将事情闹得不可收拾,外人都知道水方阁打架斗殴的事情了,单家不可能再出面对付秦豫,否则单家的名声就不用要了。  “单家不指望了,还有董家,只可惜单毅有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母亲!”武广忿恨的开口,如果董佳今天不大吵大闹的,即使单父不出手对付秦豫也无关紧要。  董佳这个单夫人,还有单毅这个单家二少依旧可以借用单家的力量出手对付秦豫,但是事情被闹开了,单父公开说明此事是单毅不对在先。  单家其他人也好,依附单家的那些势力也罢,都不可能出手对付秦豫了,否则就是不将单父放在眼里,公开质疑他的决定。  “天浩那里安排的怎么样了?”武明光询问着床上的武广,单家靠不住了,杨家才是他们最大的盟友,而且武明光多少察觉出了杨天浩想要借机吞并龙虎豹的野心。  “爸,你放心吧,天浩哥说已经安排好了,估计也就这两天的事情,谁能想到普通的打架斗殴会引发人命,而且死的人还是顾家元老唯一的孙子。”  武广阴森森的一笑,这边刚说完扯动嘴角,痛的武广嘶了一声,不过一想到到时候顾家会对付龙虎豹,武氏可以坐收渔翁之利,武广的心情变得好了很多,再痛也值得了。  武明光很相信杨天浩的办事能力,此刻也点了点头,神色舒缓了许多,“顾家出手那是顾家的事,商场终究是商场,这一块还需要我们来运作处理。”  “爸,我已经交代下去了,即使新能源公司有了五号大厦这个办公地点,但是如果一个员工都招不到,我看新能源集团怎么开下去!”武广眼中迸发出得意的算计光芒,秦豫终究是个外来户,在帝京这地界上,尤其是在商界,秦豫想要和武氏斗,他还太嫩了一点!  “嗯,这几天你好好休息,把身体养好,事情交给其他人去处理。”武明光倒是很满意武广的办事手段,狠不怕,只要有用就行,就让秦豫成为小广的磨刀石,日后武氏还是要交给小广来接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