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257章 没脸没皮

第257章 没脸没皮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053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15
    新能源集团最后选址定在了五号大厦,虽然很多人都好奇秦豫究竟走了哪一路关系拿到了五号大厦的使用权,不过好奇归好奇,一般人还真不敢随便打探,不过大家倒也知道秦豫这个人绝对不好招惹。  “这是武氏集团发布的招聘,分明就是故意踩着我们!”白圣天气的牙痒痒,好在罗非鱼这个得力助手已经过来帮忙了,否则白圣天绝对能被武氏集团这么无耻的作法给活活气死。  新能源集团的招聘这一块,关于员工的福利待遇是五险一金外加工资和各种奖金福利,武氏偏偏在这原有的基础上多了包吃包住这个选项。  新能源给一些领导层的员工底薪是一万基本工资,武氏就将底薪加到了一万二,就连前台小姐的工资待遇,新能源的要求是年龄二十二到四十二周岁,大专学历即可。  武氏却偏偏将年龄放宽到十八周岁至五十周岁,高中学历就行,也难怪白圣天会气的直咬牙,武氏分明就是故意捣乱,两个招聘碰到一起,一般人都会选择条件更优厚的武氏集团。  更别说武氏集团已经是上市公司了,是国内外知名的大型能源集团公司,可是秦豫的新能源才从M国搬回到帝京,再加上之前R5型太阳能板研究失败的传闻,在公司名声上新能源根本没法和武氏相提并论,说难听一点:一个是上市公司,一个更像是山寨公司。  罗非鱼看着武氏集团的招聘,脸上浮现出冷嘲之色,“武明光是打算通过走阳谋来压制我们,来阴的,武明光绝对不敢,所以他只能通过商界的办法。”  只是武光明虽然说是用阳谋,其实也不过是下三滥的手段而已,认为龙虎豹的资本绝对无法和武氏相比,所以才如此行事。  “现在怎么办?”白圣天虽然气,但是这事还是需要处理,“之前我通过猎头公司找到的五个管理层的人,其中三个已经明确拒绝了来新能源工作,余下两个在犹豫不决,我估计他们来新能源工作的可能性并不大。”  “无妨,新能源集团靠的是太阳能板的研究实验,只要武明光挖不走袁傟博士这些人,新能源公司的管理层人员早一天招还是迟一天招都无碍。”  罗非鱼并不是很担心,武氏集团能挖走多少管理型的人才,十个还是二十个?虽然武氏集团不差钱,但是他高薪招聘了这么多人过去,难道让他们只拿工资不做事吗?  再者帝京的人才那是要多少有多少,这一批被武氏挖走了,那么就等下一批,武氏总不可能为了打压新能源将所有的人才都挖走,武明光还没这么大的本事。  “也只能如此了,我再去找几个猎头公司将招聘发出去。”白圣天点了点头,虽然依旧有些气愤不甘,但是目前也只能这样了,武明光阳谋光明正大的打压新能源,秦豫这边也不能用黑社会的手段去报复,商场也有商场的规矩,在帝京行事最不能犯了规矩。  秦豫和谭果从谭家大宅回来,罗非鱼立刻将武氏集团招聘的事情说了一遍,此时已经是下午五点钟了。  “你看着吧。”这种小事秦豫并不在意,对着罗非鱼说了一声之后,就拿着刚刚从超市买回来的食材去了厨房。  秦豫在帝京也置办了房产,他之前以为谭果会留在谭家大宅,谁知道谭果住了几天之后就回这边来住了,套用谭果的话来说,住家里天天被谭骥炎这个老爸盯着,哪有和秦豫单独出来住舒坦,至少睡到中午起来秦豫不会嫌弃她。  “我说你们就打算让武氏集团爬到你们头上拉屎?”谭果盘膝坐在沙发上,看了看武氏集团的招聘条件,对比了一下自己这边的招聘条件,然后笑眯眯的看着罗非鱼和白圣天,“我怎么不知道你和白叔这么好欺负。”  白圣天和罗非鱼对望一眼,这也是没办法,除非新能源将招聘的条件提高,可是这样一来,武氏那边同样会提高待遇,两边一旦竞争起来,即使新能源招到了人也不划算。  “白叔,你之前看上的五个人将他们的资料拿出来,让大佑在龙虎豹挑几个凶神恶煞的兄弟,然后亲自登门拜访,告诉他们是想要拿高工资还是想要活命,敢去武氏集团工作的,让他们拿自己的小命掂量掂量。”谭果冷哼一声,敢挖墙角,她就让武氏一个人都挖不到。  “罗哥,你先调查一下武氏集团,但凡是优秀的人才,你亲自带人过去,先礼后兵,如果他们跳槽来新能源集团我们欢迎,如果他们敢不来,让他们掂量掂量。”  听到谭果这么霸气十足的话,白圣天和罗非鱼都有些傻眼了,明明眼前的谭果看起来一副温和软糯的模样,偏偏这行事作风堪比女土匪。  “这会不会不太好?”白圣天斟酌的开口,按照谭果说的来做,的确可以招聘到不少人才,甚至也能将武氏集团的人给挖过来,可是这样一来,新能源集团的口碑和名声就不用指望了。  罗非鱼也有些的犹豫,新能源集团做的是正经的生意,武明光额也是正当的商业竞争,谭果这样分明是黑社会的做法,说不定会犯众怒。  看着犹豫不决的两人,谭果扑哧一声笑了起来,“秦豫本来就是做黑白两道生意的,新能源虽然现在在我的名下,但谁都知道背后就是龙虎豹,我们原本就是半黑半白的,这样做才符合我们的身份,武明光倒是想纠结商场其他人一起抵制我们,可就冲着龙虎豹的狠辣作风,绝对没有人敢搀和进来。”  罗非鱼和白圣天都愣住了,此刻两人才恍然大悟,对啊,他们本来就不是什么正经生意人,顾虑那么多做什么,武氏集团之所以不敢下黑手,不就是因为忌惮龙虎豹的实力,他们何必缩手缩脚。  “罗哥你还是留在五号大厦坐镇,去武氏集团挖人的事情就交给我和秦豫来做。”谭果咧嘴一笑,眼中闪烁着算计的凶光,她倒要看看武明光会不会狗急跳墙!  “你该不会是想要正大光明的去武氏集团挖人吧?”罗非鱼嘴角狠狠的抽了两下,他已经不敢想象这幅画面了,什么叫做欺人太甚,谭果即将做的事情就是欺人太甚的平方。  谭果点了点头,吧唧着拖鞋直接向着厨房小跑了过去,欢快的声音里饱含着即将恶作剧的兴奋和激动,“秦豫,秦豫,明天我们带人去武氏集团……”  客厅里,看着已经跑进厨房的谭果,罗非鱼揉了揉眉心,看向一旁同样无语的白圣天,“白叔,武明光没心脏病吧?”  白圣天在帝京招摇了一辈子,他从十几岁就是帝京有名的纨绔,仗着白家的身份没少惹是生非,此时白圣天忍不住的摇摇头,“我果真是老了,长江后浪推前浪,我这个前浪已经拍死在沙滩上了,武明光即使没有心脏病,估计明天也会被气出心脏病来。”  厨房里,秦豫冷声开口:“穿着拖鞋不许跑!”  之前谭果就是如此,穿着拖鞋在家里瞎跑,然后大指头踢到了桌子腿,大脚趾的指甲都淤血了,所以此刻看着不长记性的谭果,秦豫恨不能将她抱起来揍一顿屁股,她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放心放心,我注意着呢。”谭果嘿嘿一笑,一下子扑到了秦豫的后背上,双手抱着他的脖子,双腿缠在他腰间,如同无尾熊一般趴在秦豫的背上,“明天我们去武氏集团。”  谭果虽然能吃,但是体重也就九十斤左右,此刻感觉到后背上那一点点的重量,秦豫一面洗菜,一面应下,“你决定就好。”  “那好,明天我们带二十个手下过去,统一的黑色西装墨镜,都找那种凶神恶煞的,然后我去挖墙角,你去和武明光寒暄,我偏要气死他。”谭果越说越高兴,“我们要将龙虎豹的威名在帝京打响,让他们谈虎色变,以后见到我们都绕道走,谁也不敢刁难我们。”  秦豫峻冷的脸庞上快速的闪过一抹无奈之色,只要谭果报出了谭家的身份,在帝京就绝对能横着走,之前在水方阁聚餐的时候,顾岸他们说起以前的事,十六七岁的时候,顾岸他们也在帝京横行霸道过,那个时候谭果根本不搀和,只感觉太幼稚。  如今谭果年龄大了,倒是越来越幼稚了,这种女土匪的行事作风,秦豫真的是敬谢不敏,他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杀,谭果这样只是瞎闹腾而已。  “干嘛?秦总裁,你这是瞧不起我?”虽然看不到秦豫的表情,但是谭果明显能感觉到秦豫那嫌弃的意味,谭果哼哼着,双手故意用力了勒了勒秦豫的脖子,“是不是嫌弃我幼稚?”  “没有。”低沉的声音随即响起,对于闹腾起来的谭果,秦豫已经知道如何应对了,那就是顺毛撸,否则这丫头闹腾起来绝对能疯几个小时。  “这么敷衍!是不是吃定了我不敢谋杀亲夫啊?”谭果依旧趴在秦豫的后背上,倒真的舍不得用力勒,此时黑润润的大眼睛里快速的闪过一抹奸猾之色……  谭果阴险一笑,故意将脸凑到了秦豫的脖子处,温热的气息喷吐在秦豫敏感的脖子上,瞬间感觉到秦豫的身体僵硬了几分。  谭果愈加得意,伸出舌头,舌尖暧昧缠绵的在秦豫的脖子处和耳垂处舔舐了几下,放软的声音懦懦的勾得人心都软化了,“亲爱的,这样还算幼稚吗?嗯?要不要不再来更成人的,更火辣的?”  说完之后,谭果含住秦豫的耳垂,拿牙齿咬了咬、磨了磨,而背着她的秦豫身体此刻已经完全僵硬住了,惹得谭果发出一连串的得意笑声,和自己斗,哼哼!  “谭果!”秦豫啪一下将土豆丢到水槽里,身体一个侧转将后背上的谭果放坐到流理台上,秦豫转过身,黑眸危险十足的盯着偷腥得逞的谭果。  “干嘛?你想将我就地正法吗?可惜某人有贼心没贼胆!”谭果得瑟的笑着,坐在流离台上晃荡着腿,双手亲密的搂着秦豫的脖子,低头,额头抵在秦豫的额头上,“反正某人技术不行,就不需要再献丑了,等我以后学会了技巧,我再来教你。”  秦豫老脸彻底黑了下来,一手猛地搂住谭果的腰,一手落在她后脑勺上,霸道的吻带着挫败猛烈而疯狂的侵略着谭果柔软的唇瓣,他早晚会给自己正名!让她知道男人绝对不能用不行两个字来形容!  厨房里气氛缠绵而暧昧,罗非鱼和白圣天这两个电灯泡早已经离开了,安静里,只有急促的呼吸声打破了宁静。  谭果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身体疲软无力的靠在秦豫的怀抱里,太过于霸道而狂烈的舌吻,让谭果感觉从人间到了天堂,依旧学不会接吻时换气的技术,所以谭果只能面色酡红的任由秦豫为所欲为。  大手直接将人当小婴儿一般的托抱在怀里,秦豫径直的将人抱到了客厅放在沙发上,看着眼睛里染上春色的谭果,秦豫呼吸也粗重了几分,大手轻柔的抚过谭果的红肿的唇瓣。  “我去做饭!”再被谭果胡闹下去,今晚上就不用吃饭了,更何况秦豫的确有贼心没贼胆!  当初在M国偷尝禁果也就罢了,偏偏被雷大鹏这个蠢货给当场撞见了,饶是秦豫平日里再冷静再沉稳,那种时刻也差一点被吓软了。  所以最后也就草草收场了,偏偏现在谭果有事没事就拿不行两个字来调侃,气的秦豫真想将人直接丢大床上,衣服一扯,让她知道什么叫做一夜七次郎!  可是一想到谭家严厉的家风,想到谭骥炎这个岳父大人的可怕,秦豫为了自己和谭果的未来,他只能忍了,偏偏这丫头三番五次的撩拨一下,秦豫感觉再这样持续下去,早晚有一天他真的会不行了。  趴在沙发上,平复了呼吸的谭果看着恢复理智打算去做饭的秦豫,气恼的一翻白眼,抓起沙发上的靠枕对着秦豫的后背砸了过去,“秦总裁,关键时刻,你竟然只记得去做饭!我们俩到底谁是吃货啊?”  精准的接住了从后面砸过来的枕头,秦豫回头看着沙发上又做妖的谭果,忍了又忍!最终将抱枕丢了回来,好男不和女斗!  谭果对着天花板哀怨的喊了一声,不过想到刚刚秦豫转身时那已经不对劲的黑色西装裤,再想到他刚刚走路时僵硬的姿势,谭果扑哧扑哧的笑了起来,秦豫不敢做,谭果就死命的撩拨。  等哪天真结婚了,就算是借几个胆子,谭果也绝对不敢再去撩拨秦豫,不过此刻,不算是正是开荤的谭果依旧趴在沙发上,对着厨房方向提高嗓音喊着,“秦总裁,你这么自律,是不是以后我们滚床单,也要按步骤来,先脱上衣还是先脱裤子……然后要接吻多长时间……”  “然后再确定是谁在上面谁在下面,对了。”谭果笑的愈加顽劣,“秦总裁,你是不是还要计算一共要活塞运动多少次啊?毕竟你也有轻微强迫症和偏执症,说不定会要求每一次的次数都一样多,每一次的时间也要一样长。”  厨房里,秦豫手一抖,咔嚓一下,土豆直接从砧板上滚到了地上,秦豫深呼吸着,他不能和这个丫头生气,这里是帝京,是谭家的地盘,还没有结婚,岳父大人和大哥、二哥性子都古板又封建,所以必须得忍着,等到洞房花烛夜……  秦豫眼中迸发出骇人的凶光,只可惜谭果此刻在客厅里说的正开心,完全没有看见秦豫已经黑化的可怕脸庞,否则谭果绝对不敢口无遮拦,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而距离还的这一天已经不远了……  !分隔线!  因为昨天谭果的交待,所以罗非鱼一大早就带了二十个手下到公寓这边来报道,按照谭果的要求,大家统一的黑色西装,黑色墨镜,一个一个身材魁梧又健硕,表情凶狠,二十个保镖往这里一站,那股子煞气扑面而来,让人不寒而栗。  “先生?”在罗非鱼看来今天的行动不过秦豫纵着谭果胡闹而已,可是当看到脸色阴沉,浑身冒着寒气的秦豫,罗非鱼微微愣了一下,先生这也太入戏了吧,这阴森骇人的杀气,连罗非鱼都想要退避三舍了。  秦豫板着脸,一想到昨晚上谭果的胡闹,秦豫怎么浑身的寒气更甚了几分。  估计是吃饭前还嫌闹腾的不够,昨晚上睡觉之后,谭果一双手就不安分了,在秦豫的身上这里掐掐,那里揉揉,秦豫就算是个死人都要起反应了,更何况他可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  所以闹腾到最后,那就是两败俱伤的下场!秦豫倒是没有做到最后一步,不过其他该做的步骤秦豫倒是一步没有少。  秦总裁强大而可怕的持久力,让谭果感觉自己掌心都要被磨破皮了,而且明显感觉到秦总裁某一处发育的太好了,再联想到在M国那草草收场的第一次,谭果突然感觉自己和秦豫这样也挺好,至少不痛那!  所以两人就以后的夫妻生活进行了深入的探讨,是手掌心被撸脱皮,还是贡献出自己,谭果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前者,甚至坚定的将责任怪到了秦豫身上,谁让第一次只有痛没有乐。  所以闹腾到下半夜之后,谭果打着小呼噜睡着了,而且身体还习惯的滚到了秦豫的怀抱里,大腿一抬架到了秦豫的腿上,一双手也闲着,睡着了依旧习惯的抱着秦豫。  所以软玉温香在怀的秦豫一整夜没睡着,任凭哪个男人被撩拨到这种程度,还激烈的辩论着滚床单的各种美妙,最后再抱着心爱的女人在怀里,他能睡着估计就真的不行了。  “呦,罗哥,你来的挺早啊。”谭果打着哈欠出了门,对着罗非鱼招呼一声,瞄了一眼一大早黑着脸,起床气严重的秦豫,谭果略带迟疑的瞄了一眼秦豫的腿间。  昨晚上谭果算是见识到了秦豫的能力,那不是不行,而是太行了!持久力太可怕,适得其反,谭果直接退缩了。  而今天一大早醒来,察觉到秦豫又立正敬礼了,谭果眼睛倏地瞪大,一副看禽兽一般的眼神瞅着秦豫,昨晚上都闹腾成那样了,他竟然还这么有精神?  联想到第一次的痛,再想到秦豫这可怕的战斗力,谭果感觉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她应该和秦豫过无欲生活,这样大家才能活的长久!  昨晚上都精神了那么久,立正敬礼了那么长时间,次数也吓人,结果到早上了还这样,谭果感觉如果真结婚了,自己小命绝对得交待在秦豫手里头。  罗非鱼明显感觉到秦豫和谭果之间的氛围异常的诡异,不像是以前冷战时那样,但是看起来又格外不对劲,先生眼神太凶狠,谭果表情太畏惧,这两人昨晚上发生什么事了?  看着走在前面的罗非鱼,谭果眼睛倏地一亮,加快脚步追了上去,“罗哥,问你一个私人问题可以吗?”  落后两步的秦豫眉头倏地一皱,谭果一开口,他就知道她想要问什么了,想到这里,秦豫表情再次扭曲起来,饶是秦豫可以应对各种状况,但是碰到谭果这样的,秦豫终于明白什么叫做无可奈何,莫名的心累。  “什么问题?”罗非鱼隐约的感觉到了不对劲,刚好电梯来了,罗非鱼侧身让谭果和秦豫先进去了,自己这才跟着进了电梯,为什么感觉先生的表情越来越诡异了?似乎在强忍着什么。  “罗哥,你没有女朋友吧?那你每个星期,或者每个月会不会出去那什么?”谭果站在秦豫身边对着罗非鱼挤眉弄眼着,秦豫多少还有自己解解馋,罗非鱼这样的单身该怎么办?  几乎以为自己是听错了,罗非鱼目瞪口呆的看着如此豪放的谭果,这种私人问题,不应该是她和先生关起门来讨论吗?为什么要询问自己?  “好吧,我随后一问,你可以不用回答。”谭果也是脑子一抽才开口的,这会想想也有些的尴尬,想到这里,谭果瞪了一眼秦豫,都是被他吓得,自己都脑子不正常了。  逃过一劫的罗非鱼长长的松了一口气,随着电梯到达,门一开,罗飞鱼就跟后面有小鬼追着一般快速的逃离了电梯,这种问题再来两次,罗非鱼感觉自己一定会被先生给宰杀了。  送走了谭果和秦豫还有二十个手下,罗非鱼开车向着五号大厦方向疾驰了过去,一想到刚刚谭果那脑抽的问题,罗非鱼表情狠狠的扭曲了一下,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这段时间自己还是不要和谭果见面了。  平日里谭果很正常,先生也很正常,但是这两人碰到一起之后绝对会发生剧烈的化学反应,然后变得都不正常了!  武氏集团!  自从水方阁打架事件之后,单二少还在医院躺着,武广也伤的不轻,不过他留在了家里调养,公司毕竟有武明光这个一把手坐镇,即使武广不来工作影响也不大。  “秦总裁和谭小姐,这是要干什么?”此刻,公司一楼,接到消息的武明光第一时间从办公室赶下来了,看到来者不善的秦豫和谭果,再看着他们身后二十个凶神恶煞的手下,武明光表情格外的难看,他们这是来踢场子吗?  因为这会正是上班时分,谭果和秦豫来的时候动静闹的很大,十多辆豪车停在了武氏集团的门口不说,还从车上下来了统一黑色西装的二十个保镖。  这场面让武氏集团的员工也都被惊动了,此刻所有人都有些的害怕不安,这场面怎么看都像是黑社会来找事的。  “武总不用害怕,这些都是龙虎豹的人,是我和秦总裁的保镖而已。”谭果笑嘻嘻的开口,一副武明光少见多怪的表情,“我们毕竟是从S省来的,听说帝京龙蛇混杂,所以害怕不安全,担心出了什么意外,所以带了一些保镖防身用的。”  武明光强忍着怒火,谭果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能说什么?总不能说谭果和秦豫出行不必带这么多保镖,这明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两位有何贵干?”武明光切入到了正题,他倒不担心秦豫敢来砸场子,帝京可不是国外那些混乱地区,别的不说治安绝对没问题,如果真有人敢在帝京闹事,只要报警了,警方一定会处理。  不过武明光倒不认为秦豫会这么没脑子,敢带这么多手下来武氏集团闹事,这等于是将现成的把柄送到他手上。  “听说武氏集团可燃冰项目做的很好,所以有些问题想要和武总探讨一下。”秦豫言简意赅的开口,“武总有时间吗?”  秦豫到底想干什么?武明光眉头皱了皱,想不透他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秦总的新能源集团听说已经公开招聘员工要开业了,既然如此,秦总里面请。”  “我对这些生意经没兴趣,你们慢慢聊,我就随便转转。”谭果对着秦豫和武明光摆摆手,“麻烦武总派个人给我当向导,我也好了解了解大公司的运作。”  “荣经理,你陪同谭小姐四处看看。”武明光实在是一头雾水,不过他知道秦豫和谭果绝对是来者不善,但是此刻猜不透他们的用意,武明光也只能交待人盯着谭果。  武氏集团能成为帝京商界的双霸之一,其规模自然非同一般,即使魏耀辉当初将新能源集团经营的最红火的时候,规模也比不上武氏集团的十分之一。  秦豫跟着武明光进了总裁办公室,谭果跟着荣经理去参观了,二十个保镖整齐划一的跟在谭果身后,这让荣经理嘴角都抽了抽,“谭小姐,武氏集团很安全,这些人能不能暂时留在这边?”  谭果摇着头,“这可不行,他们都是我们家秦总裁派来保护我安全的,你也知道我们家秦总裁对我多用心,就担心我会出事,这些都是我的保镖,没有这些人跟着,我连大门都不能出,荣经理,你多担待一下,我保证他们不会打扰到武氏集团员工工作的。”  有必要在这里秀恩爱吗?荣经理无语的看着炫耀的谭果,只好点了点头,任由这些保镖跟着,不过被二十个凶神恶煞的保镖跟着,荣经理都感觉后背毛毛的。  “这是销售部?”谭果率先走了进去,估计各个部门都已经知道谭果和秦豫的到访,此刻荣经理带着谭果一出来,销售部的经理立刻迎接了过来。  “赵经理在武氏集团的工资应该不低吧?”谭果笑眯眯的开口,看向销售部的赵经理,如同盯上了兔子的大野狼一般,眼睛里都冒着绿光了。  “还行还行。”赵经理心里头咯噔了一下,总感觉有点不对劲,偷偷瞄了一眼荣经理,偏偏荣经理也不知道谭果想要干什么,赵经理只好严阵以待。  谭果点了点头,突然开口:“赵经理有没有兴趣来我们新能源工作,薪资待遇绝对不会被武氏差,而且我们新能源背后可是龙虎豹保全,以后在帝京,如果谁惹上了赵经理,你只要一个电话,我身后这些专业保镖随便你用。”  公开挖墙角?荣经理傻眼了,赵经理也傻眼了。  不过能做到他们这位职位,赵经理立刻反应过来,此时笑呵呵的打着马虎眼,“多谢谭小姐厚爱,不过我目前没有跳槽的打算,我在武氏集团工作十多年了,对这里很有感情了。”  谭果脸上的笑容倏地一变,连声音都冰冷下来了,“这么说赵经理是要拒绝我了?哼,我谭果这些年还从没有被人拒绝过!”  这边谭果话音一落,二十个保镖身上的杀气同时爆发出来,一双双目光锐利的盯着赵经理,似乎只要谭果一声令下,他们立刻就能冲上来将赵经理给宰了。  “赵经理你好好考虑考虑,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否则我不高兴了,我家秦总裁就会更不高兴,他一不高兴,天知道会做出什么血腥的事情来,当然了,倒不至于出人命,不过一不小心弄个残废出来倒很有可能!”  谭果冷冷的丢出威胁的话,也不等赵经理反应,径自向着下一个部门走了过去,半个小时的时间,武氏集团上上下下十多个部门经理都被谭果言语威胁了一遍。  如果说只有谭果一个人,她的威胁一般人也不会在意,可是她背后却跟着二十个满身杀气的保镖,再加上龙虎豹的威名,武氏集团这些经理级别的人多少都知道一点,一时之间,整个武氏集团都有些人心躁动。  而此刻,接到电话的武明光气的铁青了脸,他真的没有想到谭果和秦豫会这么狂,竟然公开到武氏集团来挖墙角,而且还是威逼利用同时上。  “荣经理,你也可以考虑一下。”谭果笑嘻嘻的开口,一扫之前那凶悍霸气的女土匪模样,“留在武氏集团毕竟不安全,天灾人祸的谁知道什么时候就遇上了。”  荣经理没有想到谭果连自己的主意都打上了,可是看着笑靥如花的谭果,荣经理蓦地感觉到一股可怕的寒气从脚底蔓延到了全身,他突然发现谭果并不是在开玩笑,她是来真的。  “行了,逛的差不多了,多谢荣经理的招待。”谭果丢出一句话来,转身向着电梯走了过去,二十个保镖也随之跟了上去。  谭果一走,秦豫肯定不会再和武明光浪费口水了,而武明光这会也没有精力去送客,直接让荣经理召开高层会议,必须要将人心稳定下来,见过无耻的,却没有见过秦豫这么无耻的!  不得不说谭果的手段很有效,尤其是她身后跟着的二十个保镖,震慑力太直观,让被谭果挖墙脚的十多个经理坐到会议室里都感觉心里头毛毛的,总担心哪天出门一不小心就被天灾人祸了。  “武总,效果不大,他们虽然不会走辞职,但是心都不定。”会议草草的结束了,荣经理低声和武明光说着,其实荣经理自己都感觉有点害怕,谁知道谭果和秦豫这两人疯起来会做出什么事来,他们连武广都敢打,何况是他们这些人。  “你留心一下,注意安抚大家的情绪,这件事我会处理。”武明光阴沉着脸,又和荣经理交待了几句之后,武明光快步走进了办公室,拨通了杨天浩父亲的电话。  电话另一头杨铎听完武明光的话之后,沉声开口:“你是说谭果和秦豫带着人来武氏集团挖墙角?”  “是,看来他们是不甘心我们武氏集团的招聘压了他们一头。”武明光气的够呛,偏偏龙虎豹保全势力太强,武明光也只能拜托杨铎,利用顾家的势力来压制龙虎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