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260章 送花风波

第260章 送花风波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10598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15
    第二天一大早,武明光早早的就起来了,坐在客厅里喝着茶,等着今天早上的报纸,就连躺在床上调养的武广也起来了,毕竟能看到秦豫倒霉,就算身体再痛武广也有动力爬起来。  “爸,怎么网上一点动静都没有?”武广坐在椅子上,身上的瘀伤还没有好,虽然不算大问题,但着实让武广吃了不少苦头,不过一想到秦豫没法子翻身了,武广感觉痛也值得。  “新京报这些媒体巨头的新闻报道没有出来,陈悦英估计也在等,到时候纸质媒体和网络媒体再加上电视新闻同时报道,这样才有效果。”武光明笑着回了一句。  新能源的新闻发布会上出现了这么多媒体巨头,其他的小媒体肯定不敢抢先报道,这也是媒体界的规矩。  但是只要媒体巨头一旦报道了,后续的报道就会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新能源集团名声坏了,再想要翻身就难了,为了这事武明光也花了一些代价打点好了。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武广有些的迫不及待,武明光倒依旧老神在在的喝着茶,直到佣人将今天的报纸都送过来。  十几份报纸都是武明光特意交待下去的,可以说除了党报之外,其他具有代表性的报纸武明光都让佣人去买了。  武家父子两人迫不及待的翻开报纸,头版头条没有出现新能源集团的报道并不奇怪,毕竟新能源还没这个资格上头版,继续往下面找。  正面没有找到,再找背面,还是没有?或许新京报这种大巨头不屑报道这种小事,换一份报纸,可是随着十多份报纸都被仔细的翻找了一遍,新能源三个字眼都没有看见。  “这不可能!”武广愤怒的开口,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此时他喷火的目光迁怒的瞪着一旁的佣人,“你们是不是没有将报纸买齐全,现在立刻过去将所有的报纸都买回来,快去!”  “是,少爷。”佣人被吼的一愣,忙不迭的转身向着门外跑了去。  武明光脸色阴沉的将最后一份报纸丢在桌子上,眼神阴鹜的骇人,昨天出席发布会的媒体很多,媒体巨头也都出现了,他们之所以会过去,还是武明光和陈悦英共同使力的结果,就是让秦豫无法翻身。  但是今天所有的报纸却没有一篇新能源的负面报道,这只说明了一个问题,秦豫将这件事压下去了,而且秦豫背后的关系强大到帝京所有媒体巨头都不敢随意报道。  “爸,怎么会这样?”发过火的武广也冷静下来了,此时不甘心的抹了一把脸,他一大早忍着身上的疼痛爬起来,就是想要看看秦豫如何倒霉的,可是结果却是这样,武广面容狰狞着,越想越是不甘心。  “秦豫比我们想象的背景还要深。”武明光此时才明白自己小看了秦豫,敌人的强大让武明光表情愈加的阴沉,缓缓开口:“小广,是我们轻敌了,能拿下五号大厦的人又怎么可能简单。”  武广虽然不愿意相信这一点,但也不得不承认父亲说得对,当年帝京多少人托了关系想要拿下五号大厦,武广曾经也动了心思,而且圈子里不少世家贵少也想买下五号大厦。  帝京的房价高的离谱,好地段的房子动辄千万,五号大厦占地虽然不算多大,但是地理位置极好,又是公家的产业,只要找的关系硬,绝对可以用最小的代价买下五号大厦,这就等于买下了一只金鸡,日后天天可以生金蛋。  “我先打个电话给陈悦英,陈家虽然没落了,不过在媒体界依旧有相当的关系。”武明光再震惊之后很快就冷静下来了,目前要做的是善后工作,秦豫背景如此强大,谁知道他会不会突然反攻报复回来?  武氏已经和秦豫的敌人,陈悦英先后两次对秦豫出手,同样也是秦豫的敌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武明光拨通了陈悦英的电话。  电话另一头,同样在等待消息的陈悦英也发现了不对劲,所有媒体巨头都没有报道,这就释放出一个信号:秦豫绝对是不能招惹的人物。  “撤下陈氏旗下所有关于新能源集团的新闻。”陈悦英面色沉重的开口。  她原本打算等媒体巨头带头报道了之后,陈氏下面所有的网站同时开启狂轰乱炸模式,大肆宣扬新能源的负面报道,而明天所有小报纸和小杂志也会刊登相关的新闻。  但是没有,一篇报道都没有,陈悦英面前的桌子上也摆放了足足有二十多份的报纸,陈家立足媒体界多年,陈悦英已经快五十岁了,她就算年轻的时候再放荡跋扈,如今她也成熟了,知道这个现象代表着什么。  “是,陈总,我马上就撤销所有关于新能源集团的报道新闻。”一旁秘书神色同样凝重,这些媒体巨头没有一家报道新能源的负面消息,这说明秦豫背后的势力太强大,以至于这些媒体巨头都要给几分薄面,陈总只怕招惹上了一个可怕的强敌。  秘书刚离开,手机响了起来,陈悦英板着脸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虽然有不想再搀和进来,但是陈家式微,陈悦英绝对不敢得罪武明光,所以她依旧接了电话,“武总,早上好。”  “陈总,想必你也知道了吧,秦豫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可怕,而且秦豫此人行事狠辣,他一旦报复,陈总你和我只怕都逃脱不了。”武明光声音听起来平淡无波,没有任何的起伏,所以给人一种阴森蚀骨的感觉。  陈悦英眉头一皱,她第一次利用丁秘书动手,不过是因为想要报复袁傟而已,这个男人害得自己成了帝京的笑柄,害得自己失去了唯一的孩子,害得她一辈子都无法生育。  而这一次陈悦英之所以出手,利用陈家在媒体界的力量报道新能源的负面消息,不过是因为陈家式微,在武明光抛出橄榄枝之后,陈悦英想要攀上武氏集团的高枝,从而挽救陈家败落的趋势。  新能源集团的新闻发布会能请来那么多媒体巨头,陈悦英是动用了陈家一些老关系,武明光同样也出了不少力,但是结果却变成这样,陈悦英已经想要打退堂鼓了。  武明光正是看出了这一点,所以才出口威胁,陈悦英想收手,那也要看秦豫会不会放过她,更何况陈悦英怕得罪秦豫,难道她就不怕得罪武氏吗?  “武总,你想我做什么?”陈悦英压抑着怒火,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但是以陈家的势力根本无法和武明光相抗衡。  “陈总不必担心,我只想陈总利用陈家的人脉关系打探一下是谁压下新能源集团的负面报道。”武明光沉声一笑,言语里透露出高傲和强势,暂时拿秦豫没办法,但是一个陈悦英,武明光还不放在眼里。  陈悦英稍微松了一口气,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倒也不太麻烦,“我会尽最大可能去打探消息的。”  挂了电话之后,陈悦英思虑着,将和陈家有关系的帝京老一辈仔细的在脑海里过了一遍,而武明光也暂停了所有的动作,他在等陈悦英的消息,只要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不查出秦豫背后的势力,武明光不敢轻举妄动。  公寓。  一大早过来的罗非鱼和顾大佑恨不能将时间倒转回去,他们为什么要在这个时间点出现在这里!而且这两人又闹什么幺蛾子!  卧房里,谭果将衣服刷刷的放到了行李箱里,可惜没有弄平整,拉链怎么都拉不上。  “一个破箱子还和我较上劲了?”谭果不满的哼哼着,膝盖抵在行李箱的盖子上,然后用力的抓住拉链,猛地一个使劲……  “这破箱子也太没用了吧?”谭果挫败的看着手中的拉链头,直接和行李箱分离了。  正郁闷着,却听到低笑声响起,谭果猛地抬起头,火大的瞪着一旁的秦豫,“有什么好笑的!我就不相信我今天还整不过一个破行李箱!”  “你特调七局的公寓也要放几天通通风,不用这么急。”秦豫敛去嘴角的笑意,谭果绝对是天生的神力,箱子拉链都能被她给拽下来,这力气真不是一般的大。  “我知道,我今天先回家里,等那边好了再搬过去。”铁了心要让秦豫追求自己一次,谭果再次用力的摁了摁不服帖的箱子,目光滴溜溜的一转,“拉链不能用,我绑个绳子总行了吧。”  “行了,我来吧。”秦豫实在无法想象行李箱被粗麻绳绑住的画面,不得不蹲下身来帮忙。  谭果见状得意一笑,手一松,行李箱的盖子啪一下弹了起来,秦豫无语的看着里面乱糟糟的衣服。  “你就不会叠一下?”秦豫瞄了一眼谭果,将一团一团的衣服拿了出来放到了床上,十来件衣服而已,而且也只是初秋的衣裳,很薄,偌大的行李箱连个人都能装进去,秦豫真弄不明白谭果怎么就有办法将行李箱弄的拉不上拉链。  “叠了多麻烦,回家之后还是要拿到衣柜里挂着。”谭果理直气壮的哼哼着,坚决不承认自己懒,更不承认自己手残,叠衣服什么的叠到最后绝对还是揪成了一团。  秦豫将衣服平摊在床上,大手抹平褶皱之后,有条不紊的叠了起来,上衣裤子一共也就十来件不到,被整齐划一的叠成了两个方块,然后被放到了行李箱里,大号行李箱足足空出了至少三分之二的空间。  谭果手里头的拉链也被秦豫修好了,呼啦一声,拉链被顺利拉上的声音响起,秦豫看了一眼满脸敬佩的谭果,“我送你回去。”  秦豫多少威风凛凛的表现,谭果都无所谓,叠一下衣服收拾行李箱,倒是让这丫头面带崇拜之色,秦豫有些无语的摇摇头,谭果的思维果真和常人不一样。  “行。”谭果点了点头。  三两步之后,突然的,看着提着箱子的秦豫,谭果不由的开口:“你就这么痛快的将送回娘家?竟然一点不挽留?秦豫,你是不是巴不得我走啊?”  “那你不走留下来。”秦豫沉声回了一句,大手依旧提着箱子没松开,女人心,海底针!秦豫今天总算是明白了。  “不要,我回家住!”谭果立刻就否定了,雄赳赳气昂昂的向着卧房外走了过去,看到罗非鱼和顾大佑还心情极好的打了招呼。  二十分钟之后。  柳叶胡同,谭家大宅。  “妈,我胡汉三又回来了。”谭果兴奋的吆喝一声,咚咚咚的往屋子里跑了瞿,早上起来的太迟,收拾行李又折腾了半个小时,这会都十点多了,谭骥炎和谭亦八点不到就出门上班了。  童瞳诧异的看着拎着箱子进来的谭果,“你和小豫吵架了?”  “没有。”将箱子往地上一放,谭果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亲昵的抱着童瞳的胳膊,“我和秦豫暂时分开住,享受一下被追求的过程,我总不能连恋爱不谈就结婚吧。”  “你人都没见就登记结婚了。”童瞳毫不客气的神补刀一句。  谭果脸上得瑟的笑容一僵,不满瞅着童瞳,“妈,有你这么揭自己女儿老底的吗?”  话刚说完,谭果又兴冲冲的对着童瞳开口:“妈,我记得我爸也没有追求过你啊,要不我们一起搬出去住,让你也享受一回被追求的滋味,反正我特调局的公寓已经找人收拾了,我们去那边住。”  “我无所谓,不过如果你不怕你爸生气的话。”看着不着调的谭果,童瞳笑了起来,如果她不怕谭骥炎秋后算账的话,出去住也无所谓。  当然女儿都这么大了,童瞳也不年轻了,追求也好,浪漫也罢,对童瞳而言都是虚的。  以前在国安工作的时候,童瞳只想过平常人的普通生活,安稳、宁静、自由,原本童瞳以为这是自己的一辈子的奢望,可是在遇到谭骥炎之后梦想成真。  对于现在的生活,童瞳很喜欢,谭骥炎工作很忙,虽然看起来面瘫又寡言,但是只有童瞳知道这个男人在铁血冷傲背后的温柔缱绻,至于浪漫什么的,童瞳宠溺的看着笑靥如花的谭果,这是属于他们小年轻的闹腾。  “好吧,当我没说。”想到谭骥炎那凶残的表情,谭果心虚一笑,自己要是真敢拐走老妈,老爸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收拾不了自己,老爸绝对会去收拾秦豫,为了秦豫的安全着想,谭果还是打消了这不靠谱的念头。  下午五点半,谭骥炎下班回来,远远的就闻到浓郁的花香味,谭骥炎眉头微微皱,只见院子里已经被花束摆满了,只余下一条可以让人通过的小道。  “谭叔。”将最后一束花放了下来,秦豫恭敬的向着谭骥炎问好。  “你这是做什么?”谭骥炎沉声开口,关于秦豫的性格,谭骥炎有过详细的调查,自然知道他不是那种追求浪漫,会小意温柔的男人,可是眼前这花海?  “谭果今天早上搬回来住几天,我正在追求谭果。”秦豫解释了一下这花海的原因,实在不知道谭果喜欢什么花,秦豫就让瞿荷和方团山每种都送一束过来,也不知道哪个环节出错了,所以就成了一片花海。  闹幺蛾子的是自己的女儿,谭骥炎因为无话可说,“一起进去?”  “不了,我明天再过来。”秦豫虽然很想进去,但是想到谭果那闹腾的性子,秦豫决定要冷谭果几天,让她感觉到自己不在她身边的各种不适应,这样谭果以后就不会闹着要搬出来住了,彻底杜绝她离家出走的心思。  谭骥炎点了点头迈开步子进去了,秦豫的这点小算计谭骥炎自然明白,不过两个孩子之间的闹腾,他们愿意,谭骥炎也懒得过问。  当天晚上,花实在太多,谭果充当了送花小童子,柳叶胡同所有女性都收到了好几束鲜花,从某种方面来说秦豫其实还是很懂浪漫,也很有心计的,他搞不定谭果,但是只要搞定童瞳这些长辈,谭果这丫头自然就有人来约束。  顾家四合院。  “看不出秦豫还挺浪漫的,之前听小瞳说起过,我还以为秦豫和谭骥炎是一个性子,没想到啊,不但会送花给谭果,连我们这些长辈也都人人有份。”  白子瑶笑着开口,拿着剪刀慢慢修剪着花枝,然后将一支一支的鲜花插到了花瓶里,灯光下,嘴角柔和的笑意和盛开的鲜花相得益彰,美的让人舍不得打破这画面。  客厅沙发上坐着的顾岸鄙视的看了一眼顾凛墨,“身为男人,你竟然让自己媳妇去收别的男人送的花,老爸,你果真是老了。”  “现在网上有鲜花预定。”捧着平板电脑的顾均澈认真的开口建议,所以爸如果担心自己会忘记的话,完全可以在网上预定,每天定时会将鲜花送回家。  被两个儿子嘲笑,顾凛墨冷哼一声,“谭果都有男朋友了,你们两个呢,打算打一辈子光棍!”说完还嫌不解气,顾凛墨没好气的瞪着顾岸和顾均澈,“当初谭宸结婚的时候,你们怎么对我说的,哼,谭宸大哥年纪到了自然就结婚了,你们还小不着急,现在呢?”  就顾岸这破性子,三句话一说就能炸起来,抡着拳头就要打架,顾凛墨真怀疑有哪个姑娘能受得了他的火爆性子。  至于顾均澈这个小儿子,性子倒是温和,可惜就是太老实了,哪天听到均澈说要和他的电脑结婚,顾凛墨这个当爹的都不会感觉奇怪。  “老爸,你这明显就是迁怒,有本事你去收拾秦豫啊,你对我和均澈发火有什么用。”顾岸鄙视的哼哼着,直接起身霸道的揽住白子瑶的肩膀,挑拨离间的开口:“妈,你当初怎么就看上我爸了,一个黑社会头头而已,要是我当年在,保管没我爸什么事了。”  “滚!”顾凛墨毫不客气的一脚踹了过去,而顾岸动作迅速的躲开了。  白子瑶微笑的看着耍宝的父子三人,倒是完全不担心两个儿子找不到女朋友,毕竟谭宸都能找到书意这么好的媳妇,儿孙自有儿孙福,小岸和均澈肯定也能找到另一半的。  “均澈,我们回去吧,省的某个老男人今晚上会被赶去书房睡,被我们看见太丢脸了。”欣赏够了顾凛墨恼羞成怒的养子,顾岸得瑟大笑着,一把拉起顾均澈这个弟弟远离战火区域。  等两个电灯泡走了,顾凛墨走到白子瑶身边,亲密的揽着她的肩膀,小岸这个臭小子,整天对子瑶动手动脚的,有本事他自己找个媳妇去抱。  白子瑶将最后一支鲜花放到花瓶里,回头看向身后的顾凛墨,“怎么样?漂亮吧,这瓶就放到卧房里,这一束百合一会插起来放在客厅里,剩下的这些就放到玄关吧。”  顾凛墨冷眼看着桌子上一大堆的鲜花,眉头皱了皱,红的俗气,白的惨淡,黄的颜色还真不正,不就是鲜花而已,谁不会买啊!秦豫那臭小子肯定是财大气粗一下子买多了,所以才会送给子瑶。  关家。  秦清性子冷,或许是因为过去是杀手的原因,不过在生了关煦桡这个儿子之后,秦清性格其实已经温婉柔和了许多,只是平日里依旧会带着几分清冷的气息。  关曜下班一进门就看到秦清和关煦桡坐在沙发上,母子两人正一起摆弄着茶几上的一大堆鲜花,“煦桡,你竟然还会买花回来?”  “这可不是我买的,是秦豫送给妈的。”关煦桡调侃的开口,“妈很喜欢了,已经插了一瓶放到书房里了,还说要将掉下来的花瓣做成干花。”  不同于顾家的火爆气氛,秦清性子偏冷,关煦桡性格温雅,所以关家绝对不会出现鸡飞狗跳的画面。  关曜诧异一笑,虽然已经人到中年,但是看起来依旧是那个英俊温雅的男人,只是比起年轻的时候多了成熟和威严,“是我疏忽了。”  道歉的同时,关曜对着关煦桡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这个电灯泡可以走了,而自己则坐在秦清身边,将茶几上的花递了一支给她修剪,“喜欢的话,明天在院子里可以多种一些。”  “不用这么麻烦,只是花很多,不想浪费了所以打算做成干花。”秦清声音略显得清寒,但是看她仔细修剪花枝的动作就可以看得出她挺喜欢这些鲜花的,估计任何女人都无法抗拒鲜花的诱惑,这是女人对美丽事物的欣赏和喜爱。  “怎么会麻烦,明天我下班的时候买一些回来。”关曜笑着接过话,虽然是秦豫送的,但是看着依旧有些碍眼,正好明天自己将花买回来,这些就可以送去垃圾桶了。  秦清看了一眼笑容和煦的关曜,也没有拒绝他的好意。  而同一时间,谭家大宅。  客厅里看到花谭骥炎并不奇怪,他家院子都已经被鲜花占满了,在书房里也看到了一束插好的鲜花,谭骥炎也没有多在意。  但是当厨房里、浴室里,甚至连卧室的床头都有鲜花,谭骥炎终于不满了,尤其童瞳还在摆弄着,谭骥炎沉声开口:“如果花太多直接放院子里。”  “那怎么行,这是小豫送给我的。”童瞳完全没有察觉到此刻谭骥炎凶残的眼神,笑着开口道:“谭果那丫头还抱怨说秦豫不知道浪漫,你看他给谭果送花也就罢了,还记得给我送了这么多,连子瑶和秦清那里也都收到了。”  原本看这些花就不顺眼,此刻知道是秦豫特意送给童瞳的之后,谭骥炎就更加不顺眼了,那个臭小子,哼,追求谭果竟然还想走歪门邪道!  入夜,柳叶胡同一片安静。  此刻已经是凌晨两点多。  黑暗一片里,几道身影躲在墙壁后,好在这只是秋天,晚上的气温也不算低,否则躲在这里绝对是一大煎熬。  “我们还不回去睡觉吗?”顾均澈打了个哈欠,实在不明白躲在这里有什么意思,这都一个多小时了。  “均澈,你这就不懂了,以我对大伯的了解,他铁定会将秦豫送的鲜花连夜送出来丢掉。”沐沐妖孽一笑,漂亮的眉宇里写满了自信,“谭果,你说呢?”  谭果穿着睡衣,揉了揉眼睛,每天都被秦豫押着早睡早起,现在熬夜还真有点受不住,此刻含混不清的开口:“别说我爸,看着吧,顾叔和关叔肯定也会将这些话毁尸灭迹,除了小叔会浪漫之外,其他人,哼哼。”  浪漫不懂,醋劲却是不小。  “嘘,小声点,有人来了。”顾岸回头警告了一声。  唰一下,包括关煦桡在内的所有熊孩子此刻都瞪大了眼睛。  黑暗里,脚步声显得格外的明显,谭骥炎手里头抱着一大束的鲜花,黑着老脸直奔一旁的垃圾桶而去,哐当哐当,别说鲜花了,连碍眼的花瓶都丢了,“秦豫这个臭小子!”  这边谭骥炎刚转身准备回去,黑暗里,一道人影渐渐的走了过来,谭骥炎眯着凤眸,定睛一看,却见顾凛墨同样抱着一大束的鲜花,穿着睡衣,吧唧着拖鞋,当看到谭骥炎之后,两个男人对望一眼,大家心照不宣。  “呦,你连花瓶都丢了?”看到垃圾桶里的花瓶,顾凛墨鄙视的瞅了一眼谭骥炎,就没见过这么吃醋的男人,“你就不担心买不到一模一样的花瓶?”  听到死党的调侃声,谭骥炎倨傲的冷哼一声,“小瞳从来不在意这些细节。”  别看童瞳曾经是国安行动组里最优秀的一员,那是在工作上,至于生活上的其他小事和细节,童瞳迷糊的很,再加上谭骥炎多精明,即使被发现了,他稍微找个理由忽悠一下就蒙骗过关了。  “骥炎,我发现你脸皮倒是越来越厚了。”顾凛墨嗤笑一声,其实他难道不想将花瓶丢掉?可惜啊,子瑶比小瞳精明多了,自己动了花瓶肯定会被发现。  “一会关曜肯定更要出来。”谭骥炎看了一眼不远处关曜的房子,和顾凛墨站在一旁等着,果真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关曜出现了。  看着垃圾桶里已经快被鲜花堆满了,关曜不急不缓的将手里头的鲜花也跟着丢了进去,大度什么的是给秦清看的,吃醋小气什么的当然要在暗中进行。  “行了,回去睡吧。”关曜可没兴趣和两个发小大晚上站在巷子里聊天,还是回去抱着老婆睡觉最舒服,谭骥炎和顾凛墨点了点头,三个男人径自的回了家,毕竟这糗事大家都有干,也不好意思嘲笑别人。  等了片刻之后,围墙后面传来大笑声,顾岸更是受不了的抱着沐沐狂笑着,“我爸还装的一脸无所谓的模样,竟然大半夜的出来毁尸灭迹。”  关煦桡也忍不住的笑了起来,晚上的时候看关曜一副不在意的模样,关煦桡还真以为他爸不在意,谁知道都是装的,这醋味够大的。  “均澈,拍下来了没有?”谭果笑的肚子都痛了,看向一旁的顾均澈,他们守了一个多小时就是为了人赃并获。  “放心吧,用了最高像素的探头,而且刚好在路灯下,画面很清楚。”顾均澈回给几人一个放心的表情。  谭果笑着揉了揉腰,看向沐沐几人,“我可以肯定明天一早我爸他们肯定会让人买同样的鲜花回来。”  既然敢深更半夜的毁尸灭迹,那肯定要做到万无一失,所以谭果敢肯定明天一早谭骥炎的手下会将鲜花送回来,来一个狸猫换太子。  “明天早上我们早起锻炼,然后顺便打劫一下!”沐沐阴险一笑的看向谭果几人,这样一来,他倒要看看顾叔他们怎么交差。  “好嘞。”顾岸第一个附和,几个熊孩子啪啪啪的击掌之后,一个一个滚回去睡觉了。  “谭果,早上不准睡懒觉!”几乎在同时,顾岸和沐沐几人异口同声的开口,谁都知道谭果这丫头有多懒散,早上肯定喊不起来。  被发小鄙视了,谭果不满的挥挥拳头,“放心吧,我家秦总裁早上会定时发红包叫我起床的,为了以防万一,明天早上我们五点半起来打伏击战!”  第二天一早,五点钟,天微微亮,空气透露出秋日的清寒。  看到谭果出现在预定地点,顾岸等人不得不感慨爱情力量的强大,竟然能让谭果按时起床,这真不容易。  “话说小糖果,秦豫发给你多少红包了?”沐沐对着谭果暧昧的笑着,这红包得有多大,才能让谭果准时爬起来。  虽然准时起床了,可是昨晚睡的太迟,而且回家之后,谭果兴冲冲的打了电话给秦豫分享了一下谭骥炎这些长辈们的糗事,谭果估计就睡了三个小时不到,这会一副哈欠连天的模样。  “羡慕不来的,谁让你长的这么妖孽,估计女孩看了都要自备。”谭果毫不客气的回了一句,“走吧,我们过去,我估计时间差不多了。”  谭果一行人直奔巷子口而已,等了大约十分钟之后,一辆车子开了过来,看到熟悉的车牌号,谭果一行人突然跳了出来,汽车嘎吱一声停了下来,开车的警卫员差一点没被吓死。  “小姐,你们这是要干什么?”看着挡在汽车前面整齐划一的谭果几人,下车的警卫员蓦地有股不祥的感觉。  谭果笑眯眯的走了过去,一旁沐沐立刻向着汽车靠近,几乎在同时,两人突然出手。  能成为谭骥炎倚重的警卫员,甚至将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他,足可以知道此人的身手。  谭果这边一出手,警卫员立刻就警觉起来,只可惜面对的不是敌人,警卫员出手自然束手束脚的,总不能真的伤到谭果这些小祖宗。  所以战斗结束的很快,三分钟不到的时间,谭果就将人制服了,沐沐迅速的出手将人拷了起来,然后搜出了手机丢给了顾均澈,“均澈,记得合成一下声音,估计一会大伯就要打电话过来询问了。”  被制服的警卫员无语的看着这群熊孩子,尤其是看到顾岸从汽车后座拿出自己买回来的鲜花,警卫员顿时垮了脸,一副生无可恋的挫败模样,他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些熊孩子打算干什么事了。  谭骥炎虽然昨晚上将花丢垃圾桶里去了,但是在丢之前,他还是小心谨慎的拿出手机拍照了,一大早将照片发给了自己的警卫员,让他按照几张照片去买相同的花束回来,然后趁着谭果还没有起来,谭骥炎将花放回去,谁知道碰到谭果这些专门搞破坏的熊孩子。  解决了一个之后,几人快速的隐藏起来,等待接下来的人,十分钟之后,谭果一行人用一模一样的手法将关曜派去买花的人和顾凛墨派出去的手下都给制服了。  三个男人哭笑不得的坐在围墙后,对望一眼之后,得,被老板责备也没有办法了,谁能想到一大早会被伏击,而且谭果几人的身手有多强悍,所以被制服也是情有可原。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谭骥炎的电话拨出去之后,顾均澈通过软件合成,将警卫员的声音播放了出来,“先生,刚刚来的路上蹭到了早起锻炼的老人,还有五分钟我就能回来。”  同样的场景还发生在顾凛墨和关曜这边,接到同样的电话,两人也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可是当秦清等人都起床之后,关曜他们才知道出事了,可惜此刻说什么都已经太迟了。  “花呢?”一大早醒来,看着空荡荡的卧房,没有见到自己昨晚上插的鲜花,秦清诧异的开口,揉了揉眼睛,果真看不见了。  童瞳虽然迷糊了一点,所以她是洗漱之后,人清醒了,这才发现自己插的花不见了,“谭骥炎,你把花瓶拿出去了吗?”  白子瑶似笑非笑的空荡荡的桌面,难怪昨晚上这个男人就跟吃了小药丸一样,精力十足,原来是故意要将自己累晕过去,然后好毁尸灭迹。  谭骥炎三个男人正想着如何找借口忽悠过去,童瞳等人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当打开手机看到上面的视频。  童瞳目瞪口呆的瞪大了眼睛,“谭骥炎,我竟然没有发现你半夜出去了?”  黑着老脸,谭骥炎看着手机上的画面,再想到警卫员到现在还没有出现,谭骥炎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谭果这个熊孩子!  好在从某种程度上而言,童瞳的确很迷糊,关注的焦点一直不对,谭骥炎一本正经的开口:“昨晚上睡着的时候感觉花的味道太大,所以就拿出去丢了,估计有点花粉过敏。”  “过敏?”童瞳诧异的一愣,快速的打量着谭骥炎峻朗的脸庞,“有没有起疹子?”  “没事,只是后背有点痒而已,花拿出去了就没事了。”感觉到童瞳关切的目光,谭骥炎沉声一笑,亲密的抱住童瞳,“要是累了就再睡一会,我先去上班。”  而另一边,关曜就没有这么顺利通关了,只好选择坦白,关曜将手机往沙发上一丢,一把抱住了秦清,亲密的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我就是吃醋了,秦豫那臭小子,追求谭果也就罢了,还将花送到我们家来了,你喜欢什么,我都给你买。”  秦清无语的看着关曜,想到刚刚看到的手机视频,“我如果不发现,你是不是打算李代桃僵?”  关曜但笑不语着,有些事大家心知肚明就好,没必要点出来说。  顾家四合院。  被揭穿了糗事的顾凛墨此刻冷哼一声,霸气十足的开口:“就是我丢的,哼,秦豫那个臭小子,心术不正,估计知道自己追求不到谭果,就想到这些办法,想要买通你们来博取同情心。”  这男人年纪越大,脸皮倒是越厚了!白子瑶笑着摇摇头,吃醋也就吃醋,还非得将罪名推倒秦豫这个小辈头上。  白子瑶忽然庆幸自己生的是两个儿子,如果生了个女儿,估计是嫁不出去了,有这样一个不讲理的父亲,估计没哪个小青年敢上门提亲。  在谭果几个熊孩子的折腾之下,秦豫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谭骥炎这些长辈的印象里已经跌到了最低点,几乎成了柳叶胡同老一辈男人的公敌,恨不能将他揍之而后快。  而当天下午,提前下班回来的谭骥炎三人手里头都买了一束鲜花,既然被抓包了,那就光明正大的送花,浪漫什么的他们不会吗?哼,只不过身为男人,更注重的应该是实际,而不是这些浮夸的东西,秦豫果真太年轻了!  顾凛墨回到家里,却没有找到白子瑶,一旁佣人立刻开口:“夫人去了谭家。”  关曜直接打了秦清的电话,这才知道她也去了谭家,顾凛墨和关曜几乎同时出现在了谭家大门口,下车的谭骥炎打开车门,一手拎着公事包,一手同样拿着鲜花。  三个男人对望一眼,随后心照不宣的迈步走了进去,客厅里,传来一阵一阵的笑声,看得出童瞳几人的心情极好。  随着开门声响起,当看到谭骥炎三人时,尤其是看到他们手里头的鲜花时,童瞳几人错愕一愣,随即笑了起来。  花是送过去了,可是包括童瞳在内,三个女人只是接过花说了一声谢谢,然后神色平淡的将鲜花放到了一旁的空位上,完全没有昨天收到鲜花时那喜悦和爱不释手的表情。  ------题外话------  抱歉,昨天断更了,今天这一章帮助大家重温一下老一辈子的爱情,哈哈,谭骥炎他们一定会揍死秦豫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