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261章 请去验尸

第261章 请去验尸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699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15
    第261章  “骥炎,有问题。”顾凛墨瞄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童瞳三人,英俊的老脸看起来无比的郁闷,秦豫送的鲜花,子瑶那么喜欢,自己送的却是看一眼,丢一旁空位上,顾凛墨想想就憋屈。  关曜附和的点了点头,看起温和的俊脸上却有凶光一闪而过,“她们都在说秦豫。”而且说的那么高兴,眉飞色舞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在谈论自己的心上人。  “秦豫厨艺不错,茶几上的饼干和蛋糕是秦豫亲手做的。”说到亲手两个字的时候,谭骥炎面色不变,可是任谁都能感觉到他周身肃杀的寒气。  “所以送花没用了?我们要亲手做饼干和蛋糕?”顾凛墨声音猛地提高了几分,被谭骥炎冷眼一扫,关曜眼疾手快的一把捂住了顾凛墨的嘴巴,这才让他的声音压了下来。  三个男人刷的一下看向童瞳这边,以她们三人的耳力,顾凛墨刚刚的声音绝对后被听见,可是此刻童瞳三人依旧在笑谈着什么,不时的拿一块饼干吃,根本没有注意到谭骥炎三人。  在庆幸的同时,谭骥炎三人表情更加的难看,这说明童瞳她们的心思完全在秦豫身上,根本没有注意到她们老公下班回来了,还专门去花店给她们买了鲜花。  谭骥炎和顾凛墨、关曜互看了一眼,随后三个男人径自的向着沙发方向走了过去,顾凛墨坐下来之后率先拿了一块小饼干丢进嘴巴里,状似无意的开口:“这饼干哪里买的?味道不怎么样,烤的时间太长了,都硬了,而且糖放的太多,太甜了,关曜,你吃吃看。”  关曜拿起一块尝了尝,非常中肯的发表意见,看起来一副温和又实诚的模样,“我不爱吃甜食,天气热,吃的发腻。”  “谭骥炎,你也不爱吃甜的,那就不要吃了吧。”童瞳原本打算将碟子里的巧克力蛋糕递给谭骥炎吃,但是一听到顾凛墨和关曜的话,想到谭骥炎更不爱吃甜的,童瞳就放弃这打算了。  白子瑶秦清对望一眼,这三个男人搞什么鬼,她们难道不知道吗?结婚这么多年了,熟悉对方就跟熟悉自己一样。  不过难得能看到自家男人吃醋的模样,白子瑶她们也懒得点破,不过倒是认可了谭果之前的歪理,没事的确该闹腾闹腾,这样生活才有意思。  此时白子瑶笑着接过童瞳的话,“对啊,你们都不爱吃甜的,饼干和蛋糕就不要吃了,省的牛嚼牡丹浪费了,秦清,改明儿我们去秦豫那里住住,也好好尝尝他的厨艺,顺便学学怎么烤蛋糕。”  表情显得清寒的秦清点了点头,“可以,事务所最近没什么生意,闲着也是闲着,听糖果那丫头说秦豫厨艺是真的很好。”  什么叫做自作孽不可活!谭骥炎和顾凛墨、关曜表情刷的一下沉了,送花送饼干也就罢了,秦豫那臭小子竟然还想将他们媳妇给勾搭去外面住?是可忍孰不可忍!  但是在白子瑶和秦清似笑非笑的目光里,顾凛墨和关曜的阴谋诡计也只能憋回了肚子里,两人齐刷刷的看向谭骥炎,秦豫那臭小子可是骥炎的女婿,该怎么揍还不是谭骥炎一句话的事。  对上两个死党求助的目光,谭骥炎直接无视了,关曜也跟着凛墨学坏了,秦豫那小子虽然可恨,但也是谭家的女婿,谭骥炎此人极其护短!  当然,谭骥炎心里头明白自己要真去收拾秦豫了,谭果那丫头也就罢了,童瞳肯定会不高兴,所以损人却不利已的事谭骥炎不会做。  俗话说术业有专攻!  虽然说暂时不能收拾秦豫,谭骥炎还是安排了五星级的糕点师做了不少的糕点送去了柳叶胡同,让童瞳可以大饱口福。  密切关注的关曜和顾凛墨也打了电话过来,让送了相同分量的糕点去了自己家里,可谁知道秦豫第三天改送衣服了,一件一件私人设计服装,从颜色到款型都是童瞳她们喜欢的。  晚上下班回来,谭骥炎看着餐桌上都没有动一口的糕点,眉头不由皱了皱,看向一旁的童瞳,“不喜欢吃吗?”  “什么?”童瞳回了一句,看到糕点这才想了起来,“今天只记得试衣服,就没有吃了,而且子瑶和秦清都说她们长胖了,所以不能吃了会长胖,谭骥炎,你要是饿了就吃吧。”  谭骥炎第一次有种想要将秦豫给揍一顿的冲动,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平日里都在书房处理文件,今天谭骥炎却选择留在了客厅里。  晚上九点半,和顾岸、沐沐他们厮混了一天的谭果刚一进门就看见坐在客厅沙发上的谭骥炎,幽深的凤眸看了过来,让晚归的谭果心里头咯噔了一下。  “爸,你这是专门在等我?”谭果咚咚咚的小跑了过来,眼睛心虚的躲闪着,难道是因为之前的鲜花事件来秋后算账了?  想到这里,谭果站在谭骥炎背后,无比乖巧的给他揉捏着肩膀,“爸,你也要注意身体啊,你看都这么晚了,你不去睡觉,我妈肯定孤枕难眠。”  谭骥炎依旧峻冷着脸庞沉默着,直到将最后一份文件看完了,这才拍了拍肩膀上谭果的小手,示意她坐下来。  “爸,我怎么发现你越来越帅了,啧啧,这要是我早出生二十多年,哪里还有秦豫的事,我一定死缠烂打的倒追你。”谭果亲密的挽着谭骥炎的胳膊,肥嘟嘟的婴儿脸上满是谄媚的笑容。  “你打算一直赖在家里头?”低沉的声音响起,谭骥炎不为所动的看向身侧的谭果,“既然决定和秦豫在一起,你也该懂事一点,秦豫工作忙,就不要瞎折腾。”  今天送花,明天送糕点,后天送衣服,谭骥炎估计接下来秦豫都要送珠宝首饰了,偏偏谭骥炎他们送的,童瞳和秦清、白子瑶她们不稀罕,偏偏喜欢秦豫送的礼物。  饶是谭骥炎够镇定,也满肚子的酸水,更别提顾凛墨那臭脾气,就差杀上新能源集团找秦豫算账了。  谭果眨了眨眼睛,傻愣愣的看着开口的谭骥炎,半晌之后,笑容从脸上褪去,谭果瞬间耷拉下脑袋,“爸,你竟然赶我走?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这还没结婚,就成了家里的客人了吗?”  “这话留着去骗你妈妈。”谭骥炎不为所动,没好气的敲了一下谭果的脑门,“好好说话,不许闹腾,秦豫倒是将你惯的越来越娇气了。”  摸着被敲的脑门,谭果抬起头不满的瞅着谭骥炎,哼哼唧唧着抗议,“爸,你这分明是迁怒,看到我妈被秦豫送的礼物吸引住了,所以你吃醋了,竟然拿自己女儿撒气,我今晚要和我妈睡,我要去告状!”  “当然,如果爸你不高兴了,你也可以去和秦豫睡,我不在意的。”说到这里,谭果扑哧一声闷笑起来,实在不敢想象这幅画面。  谭骥炎表情一僵,无奈又宠溺的看着倒在自己怀里笑的不能自已的谭果,大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没大没小。”  谭果笑的说不话来,双手抱着谭骥炎的腰,还和小时候一样的撒娇,“爸,我才不要结婚,我要一辈子留在家里,一辈子粘着你,都说世界上最爱我的那个男人一定是自己的父亲,让秦豫靠边站去吧。”  谭骥炎沉声一笑,目光里闪烁着一抹算计的精光,又和谭果说了一会话,父女两人这才各自回房休息了。  将文件放到书房里,谭骥炎拿起电话,对着另一头的警卫员开口:“视频都编辑好了吗?”  “已经都弄好了。”警卫员立刻回答,虽然不明白谭骥炎为什么要在家里头弄个监控探头,而且拍摄的画面就是谭果刚刚和谭骥炎腻歪的画面,看起来就是一副父女温馨夜谈的情景。  “给秦豫发过去。”谭骥炎沉声开口,他倒要看看秦豫那臭小子会不会吃醋,哼。  躺在床上的谭果完全没有想到谭骥炎会这么腹黑,竟然连亲生女儿都算计,所以说姜还是老的辣。  !分隔线!  史前和古青桐都住在特调七局的宿舍楼,这两天谭果的公寓让人过来打扫的事,史前和古青铜也知道,不过想到秦豫那霸道的占有欲,两人可以肯定这房子即使打扫通风了,估计谭果也不会回来。  “下周新能源集团开业,把时间空出来,我们也过去捧个场。”史前一边走一边和一旁的古青桐开口说着,“经过之前新闻发布会的事,我估计武明光不会再轻举妄动了。”  “小打小闹估计不会。”古青桐回了一句,脚步忽然一顿,和史前两人同时停下了步伐,而此刻两辆黑色汽车咻一下开了过来,然后紧贴着两人停了下来。  随着车门的打开,从车上下来四个黑色劲装的大汉,周身那股凌厉的煞气,让史前和古青桐都明白这四人绝对不是善茬。  “古法医。”为首的大汉直接忽略了史前,目光看向一旁的古青桐,神色略带恭敬之色,“我家老爷子想请古法医帮个忙。”  身为帝京最优秀的法医之一,一般人找上古青桐帮忙那都是为了验尸,特调七局以前很穷,史前经常将古青桐外借出去验尸,从而收取费用。  “你们是?我们家青桐验尸的价格可不便宜。”史前嘿嘿一笑,眼睛里冒出贪婪的光芒,一手更是亲密揽着古青桐的肩膀,好似两人就是情侣一般,“我们根据尸体的情况进行收费的。”  估计来之前已经打听好了一切,所以为首的大汉并没有因为史前的话生气,直接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支票递了过去。  嗬!十万!史前倏地瞪大了眼睛,随后不动声色的喝古青桐对望一眼,看这架势这钱可不好拿,只怕会牵扯到不少麻烦,但是身为特调七局的工作人员,史前和古青桐还真不怕麻烦,实在搞不定了还有谭果这个一把手顶着。  “这位兄弟真是爽快,这个单子我们接了。”史前笑眯眯的开口,将支票收了起来,“青桐,我们就过去一趟。”  一个黑衣大汉将后座车门打开,古青桐刚坐了进去,一旁史前还没有来得及,大汉却突然伸出胳膊挡下了史前。  “史先生请回,等结束之后我们会将古法医送回来。”为首的大汉冰冷的开口,摆明了不让史前跟过去。  史前眉头一皱,“这可不行,青桐一个女孩子出去我可不放心,支票还给你们,这个单子我们不接了。”  为首大汉有些恼火的看着纠缠不休的史前,但是想到来之前老爷子的交待,大汉眉头皱了一下,拿出手机走到一旁打电话去了。  简短的两分钟的通话之后,为首大汉再次走了回来,“史先生可以一起过去,但是不该问的不要问,不该看的不要看!”  当眼睛被黑色布条蒙上之后,两辆汽车载着史前和古青桐扬长而去,半个小时之后,到达了一处隐秘的别墅,汽车缓缓停了下来,史前和古青桐一起下了车。  进入了院子里,两人头上的黑色布条才被拿了下来,看了一眼四周,明显能感觉到别墅内外气氛的紧绷。  不过转念一想也对,能找上古青桐那肯定是死人了,既然家里头死了人,气氛肯定会很低迷,而且能一次支付十万块的验尸费用,别墅的主人肯定不差钱,当然了,能在帝京拥有一套别墅,想来也不会是普通人。  “两位里边请。”为首大汉带领着史前和古青桐走进了客厅,客厅里同样站着几个黑色劲装的大汉,面色都很凝重,看来死掉的这个人地位势必非同一般。  “史先生请坐。”大汉招呼史前坐了下来,随后直接领着古青桐继续往别墅后面的房间走了过去。  当门推开的一刹那,一股子寒气涌了出来,在寒气里还有一股子尸体腐烂的味道,古青桐明白这是将冷气打到了最低,尸体应该就在屋子里。  果真,屋子被改成了最简易的验尸房,验尸需要的各种器械也都整齐的摆放在一旁,在房间最角落里摆放着几台大冰柜,丝丝的冒着冷气。  而房间中间则是一个不锈钢的台子,上面躺着一具尸体,尸体上盖着白布,大汉将门关了起来,然后毕恭毕敬的站在门口,并不打扰古青桐的验尸。  戴上了手套,古青桐掀开了盖尸体的白布,死者是一名年轻人,目测年纪也就在二十三四岁模样,脸色已经发青,尸体上出现了尸斑,死者已经死亡好几天了。  而且死者胸口有Y型的缝合伤口,应该是死亡之后就接受了尸检,但是死者家属因为其他原因请了古青桐进行二次验尸。  “第一次尸检报告在哪里?”古青桐大致的观察了一下尸体之后,转身向着身后的大汉询问着。  “稍等。”大汉说了一声之后,打开门对着守在门外的手下开口:“去老爷子那里将第一次尸检报告拿过来,古法医想要看。”  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尸检报告就拿回来了,古青桐仔细的翻看着,根据初步尸检,死者是因为内脏器官出血导致的死亡。  死者在三个月之前曾经做过肠道手术,而这一次外力导致腹部受伤,肠道上没有完全愈合的伤口再次裂开,导致了大出血。  但是死者受伤之后虽然被送去医院了,但是因为脸部的外伤和满身的酒气,让值班医生误以为他的昏迷是喝多了,这才耽搁了最佳救治时间,毕竟喝酒闹事最后上医院的事例太多。  死者陷入昏迷状态,肠道大出血,腹腔里全部都是血液,等发现之后已经太迟了,最后送去手术室进行了抢救,但是依旧没有挽回死者的生命。  古青桐拿着第一次尸检的照片对着死者的尸体一一比对着,从照片上死者腹部乌青了一大块,这是外力导致肠道破裂最后大出血的直接证据。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验尸原本就是一个漫长又细致的过程,不过好在死者的死因并不复杂,初步尸检的时候也已经进行了其他化验,所以古青桐只需要重新将尸体再检查一遍。  而此刻,她目光落在尸体的腹部处,初步尸检的时候,这里只是一大块的淤青痕迹,有可能是被拳头打的,也有可能是脚踢打的,当然,也可能是棍棒一类打伤导致的。  但是此刻看尸斑的形状,古青桐眉头皱了下,看起来应该是皮鞋的后跟踩伤导致的,关键是尸体腹部一共两块淤青,一块淤青下面呈微微的圆弧状,另一块淤青是上面呈微微的圆弧状。  根据古青桐这么多年验尸的经验,她推断是死者倒地之后,凶手抬脚用力的跺在了他的腹部,第一次凶手脚尖朝上,第二次则是脚尖朝下,这才留下一大块的淤青,等尸斑显现之后,形状才是大致相同,但是方向相反的两个痕迹。  这是谋杀!古青桐已经可以肯定,只可惜初步尸检报告上只有尸体检验的情况,并没有死者死因等推断,估计要去刑侦大队才能看到。  史前等了足足三个多小时,甚至在别墅里吃了晚饭,但是别墅主人一直没有出现,史前也不着急,虽然手机信号全无,来的时候还被蒙了眼,但是此刻史前已经通过卫星联络器联络上了特调七局的人,估计这会人已经在别墅外了。  如果别墅主人要杀人灭口什么的,史前和古青桐也不担心孤立无援,对方如果放他们离开,他们也可以查出这幢别墅的主人到底是谁。  等古青桐结束最后的尸检已经是凌晨了,“古法医这边坐,已经给你准备好了晚饭。”大汉恭敬的开口,他同样也没有吃晚饭,但是一想到刚刚的尸检画面,饶是大汉手里头见过血,此刻也没有任何食欲。  “不用麻烦。”声音冷淡的响起,古青桐连续工作了五六个小时,此刻也有些的疲倦,她只当这是一次银货两讫的交易,并不想和这些人有过多的纠缠。  “那请古法医稍微等一下,我去请老爷子下来。”大汉也没有强求,才进行了尸检,除非是重口味的人,估计一般人都吃不下去饭。  古青桐在史前身边坐了下来,对上他的目光,古青桐明白特调局的人已经过来了,不管如如何他们都是安全的。  等了大约十分钟,楼梯上传来了脚步声,古青桐和史前站起身来,却见一个老者正从楼梯上走下来,看得出老人精神并不好,大汉毕恭毕敬的跟在老者身后。  “古法医请坐。”老者声音带着嘶哑,眼角发红,看得出精神很不好,流露出浓浓的疲惫之色。  古青桐和史前再次坐了下来,想来死去的那个年轻人,或许正是这个老者的孙子。  “古法医,我孙子死因是什么?”老者缓缓开口,说到死这个字的时候,眼中倏地迸发出凌厉的寒光,阴冷的骇人,看得出这个老者只怕不是一般人。  “根据我的检测,初步尸检并没有任何疏漏的地方,死者是因为外力导致的肠道出血,因为耽误了最佳治疗时间,最终导致的死亡。”古青桐将自己尸检的情况详细的说了一遍,虽然比起初步尸检的法医检验的更加仔细,但是大致情况是所差无几。  静静的听着古青桐说完,老者神色不变,沉默了许久之后这才缓缓的点了点头,“如此就麻烦古法医了,今天之事还请两位保密,刚子,送古法医他们回去。”  古青桐和史前再次被蒙上了眼睛送上了车子,汽车在城区估计绕路了,半个多小时之后,两人回到了特调七局的宿舍楼前。  等汽车离开之后,古青桐和史前向着宿舍楼走了进去,远远的就看到谭果和秦豫等在大门口等着。  “没事吧?”谭果快步上前,之前接到手下的电话,知道史前和古青桐被人带走了,谭果立刻派了人过去,但依旧有些不放心,好在两人平安无事的回来了。  “查到是什么人了吗?”史前好奇的询问着,毕竟那个老者看起来不简单,身边那些手下都带着一股子杀戮之气,应该是黑道中的势力。  四人进了史前的公寓,坐下来之后,谭果这才开口解释道:“这事说起来还和我们有关系。”  “不是吧?难道那个死者是被你们俩个打死的?”史前诧异的瞪大了眼睛,目光停留在秦豫的身上,这位可不是善茬,绝对称得上杀人不眨眼。  “前几天在水方阁我和煦桡他们聚餐,后来和武广、单二少他们发生了冲突,当时杨天浩叫来了顾家堂口的人,今天你和青桐去的的是田老的一幢闲置的别墅。”  谭果之前就是派人去查了一下,谁知道查到最后这别墅竟然是田老的,此人是顾家元老之一,在顾家拥有相当大的势力,而且田老的儿子和媳妇都因为顾家的生意死亡了,就留下田宝一个独苗。  或许是因为儿子和媳妇的死亡,田老对田宝这个孙子很是娇惯,也不打算让他进入顾家,只想田宝当个普通人,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  所以田老手下的堂口迟早要交给下面人继承,顾家内部也有些的动弹,不少人都虎视眈眈的想要瓜分田老手下的势力,谁知道关键时期田宝竟然意外死亡了。  听到这里,史前也大致明白了事情的经过,“田宝死了,根据尸检的结果,估计田老会将你们认定为凶手,他都七十多岁了,唯一的孙子意外惨死,田老看起来很平静,但这绝对是暴风雨的前奏。”  谭果看向古青桐,“具体死因到底是什么?当天秦豫他们出手都有分寸,田宝会死只怕是其他人借刀杀人。”  当天和谭果他们起冲突的人有四个:武广、杨天浩、单二少还有他表哥董东阳。田宝死了,凶手必定是这四人中的一个。  “单毅和董东阳可以排除嫌疑。”秦豫沉声开口,虽然当天的冲突是单二少要让谭果去陪酒引起来的,但他们之前和秦豫并没有冲突,所以不可能事先设下这个局来谋杀田宝嫁祸给秦豫几人。  “武广和杨天浩最有嫌疑,而且两家人关系密切,田宝又是顾家的人,布局的应该就是杨天浩。”谭果也是这样推测的,目光就缺少最后的证据。  谭果不由看向一旁的古青桐,要不是她今天去验尸了,谭果都不知道田宝死了,杀人犯的罪名都落到了秦豫几人身上,武广和杨天浩这一招还真是狠毒,利用顾家来对付龙虎豹,他们坐收渔翁之利。  “死因的确是外伤导致的。”古青桐平静的开口,将之前没有告诉田老的地方详细的告诉了谭果几人,“腹部被人重重的踩了两脚,导致之前肠道手术的伤口破裂,导致了大出血,又因为抢救不及时,最终导致了田宝的死亡。”  听到这里,谭果将事情在脑海里快速的过了一遍,“田宝三个月前动过手术,杨天浩肯定知道,田老快要退位了,为了田老手下的势力,顾家其他人肯定都会巴结着田老,田宝做手术,这些人肯定都会去医院探望。”  “如果抢救及时,即使腹腔大出血也不会死人。”古青桐补充了一句,田宝真正的死因可以说是被耽搁了,“他腹部大出血之后人陷入了昏迷,因为一直没有人救治,这才导致死亡的。”  “这事我和顾岸说一声。”谭果站起身来,牵扯到顾家,而且田老也是顾家的元老之一,不管如何这件事必须和顾岸通个气,该怎么处理还需要顾岸这边决定。  !分隔线!  自从古青桐给田宝尸检之后,一直都是风平浪静的,转眼就到了新能源集团开业的日子,之前陈悦英虽然花了大力气去调查,但是依旧没有查出来是谁给帝京媒体界的巨头施压,压下所有关于新能源集团的负面报道。  敌暗我明的情况,武明光也暂缓了一切行动,唯恐招惹了不能招惹的角色,不过这并不代表武明光放弃对新能源的打压,他只是蛰伏起来,等待最佳的机会,然后如同凶猛的野兽一般将秦豫撕碎。  “白老哥,没有想到啊,你如今竟然成了新能源集团的副总,以后大家都在商场上,一定要多关照关照老弟我。”  此刻,大门口,一个中年男人热络和白圣天打着招呼,好似两人之间感情多么浓厚一般。  “是啊,老白,虽然我们不是做能源开发的,但是秦总裁的实力可不小,以后有什么麻烦事,还请老白你帮帮忙。”另一个走过来的男人也笑着调侃了一句,看得出他和白圣天关系还算不错,言语里带着熟络和随意。  谁也没有想到帝京老纨绔白圣天竟然也有咸鱼翻身的那一天,而且还上了龙虎豹的大船,过去和白圣天关系还算不错的,自然要来凑个热闹。  以前仗着家世比白圣天强,没少诋毁排斥他的人更要上门来修复关系,秦豫的神秘莫测让帝京商界的人都已经知道了,连武明光暂时都要避其锋芒,面对如此强大的秦豫,没有人愿意和他交恶。  “好说,几位里边请。”白圣天脸上依旧挂着吊儿郎当的笑容,看起来有些的轻浮,但是却没有人再敢小看他。  和熟悉的几人打了招呼之后,白圣天陪着几人向着大厅走了几步之后,这才重新回到大门口迎接前来的客人。  “原来是武总,里边请。”白圣天看到来人之后,脸上依旧挂着笑迎了过去。  白圣天的这份淡定,倒是让不少客人看在眼里,对白圣天也高看了几眼,面对武氏集团这样的强敌,白圣天都能如此镇定自若,这再一次说明了秦豫根基的牢固。  其实秦豫根本不打算给武明光邀请函的,毕竟谁都知道两人是撕破脸的死敌,秦豫也懒得做表面工作。  谁曾想武明光竟然工商部门的一个老领导的关系,对方给秦豫施压,“小秦那,大家都是做能源开发的,虽然也有竞争,但也该是良性竞争,有什么不愉快的地方,小秦你大人大量不要计较了,这一次新能源集团开业,我让明光陪我一起过来给小秦你捧场。”  对方是长辈,又是管辖部门,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了,秦豫也不好抹了对方的面子,这才给武明光递了邀请函。  不过秦豫明白武明光来者不善,只怕是想着田老那边迟迟没有动手报复,应该会选择在开业这一天,所以武明光才会想过来看秦豫的笑话。  此刻,大厅里宾客都已经来了差不多了,大家端着酒杯品着酒笑谈着,当然说的最多的还是秦豫和新能源集团。  “看到没有,坐在那边的是科技院能源研究所的郭所长,郭所长可是能源界的泰山北斗,能请到他过来,秦豫的面子可真不小。”人群里,有人眼尖的认出了郭所长来。  “岂止是郭所长,我听说胡博士也过来了,也能怪武明光会将新能源视为仇敌,这背景可深厚着呢。”众人低声议论起来。  今天商界有头有脸的人几乎都过来了,这足可以说明秦豫的面子有多大,而且能源研究界的这些专家博士也纷纷过来捧场了。  这些高知分子平日里醉心研究,根本不会出席这些商业活动,但是今天他们都过来了,再次证明了秦豫的人脉关系广。  “快看,那些大领导也过来了,啧啧,今天新能源的开业典礼可真是风光到了极点。”如果说郭所长等人的出现,至多让大家诧异一下,也不会多在意。  毕竟除非是做能源研究的,否则郭所长这些人和他们的关系并不大,但是此刻看到帝京商业部门的一些大领导竟然也出现了,众人眼睛刷一下亮了起来,立刻整理了自己的仪容,准备过去向领导问好,同时也有些嫉妒秦豫的本事,竟然能将这些人请过来。  想当初他们有时候想要办点什么事,那是求爷爷告奶奶的,这些大人物根本不买账,但是新能源集团开业,这些平日里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人物纷纷出现了,这场面绝对够火爆。  此刻,大厦五楼会议室。  谭果看向一旁的顾岸,“查的怎么样了?”  “放心,都已经安排妥当了,不过今天肯定要闹起来。”顾岸说道这里,眼中迸发出浓烈的火光来,他知道杨家人野心不小,但是他没有想到杨家为了利益竟然丧心病狂到这样的地步,竟然对田宝下杀手。  “闹就闹吧,反正秦豫也不怕有人来捣乱。”谭果倒不担心这一点,如果田老不是顾家的人,对顾家又忠心耿耿,谭果也不会将事情交给顾岸处理,一个田老而已,龙虎豹完全能应付。  “时间差不多了,我先下楼。”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谭果和顾岸说了一声之后,这才起身向着门外走了过去。  开业时间是定在十点十八分,图个吉利,此刻才九点半,还有不少时间,谭果走到二楼就看到楼下是高朋满座。  “谭小姐,又见面了。”董东阳端着酒杯向着谭果走了过来,目光里依旧带着几分诡异的光芒,让谭果莫名的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原来是董少。”谭果冷淡的招呼一声,田宝的事情顾岸已经查清楚了,的确和董东阳和单二少无关,再加上单父为人廉政公明,所以除非是迫不得已,谭果并不想和单家、董家为敌。  之前水方阁的冲突,单二少被狠揍了一顿,到如今都躺在床上爬不起来,也算是受了教训,这事在谭果看来也算是翻篇了,当然前提是董东阳或者单二少不要再作死。  “恭喜谭小姐了。”董东阳嘴角扬起浅笑,估计他很少微笑,此刻笑容看起来很是别扭。  也不等谭果开口,董东阳率先喝了一口酒,只是喝酒时,他的目光依旧死死的盯着谭果,好像谭果是最美味的下酒菜一般。  谭果冷淡淡的看了一眼董东阳,转身向着楼下走了过去,看到在场这么多的宾客,谭果庆幸之前田老实请古青桐去验尸的,否则这一个疏忽,今天田老要是来个鱼死网破,那问题就大了,在场这些宾客别说死亡了,就算是受伤了,谭果和秦豫也不好对上面交差。  想到这里,谭果也对杨天浩等人更加的厌恶,为了利益可以草菅人命,这种人死不足惜!当然,谭果也不会私下动手,等事情结束之后,等待他们的必定是法律的制裁。  ------题外话------  亲爱的们,月票和打赏都飘过来吧,O(∩_∩)O  九寨沟地震了,套用网上的话来说:谁也不清楚意外和明天哪个先来。所以大家要保重身体,该吃的吃,该喝的喝,快快乐乐最重要。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