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268章 真相暴露

第268章 真相暴露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4658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16
    “父亲。”顾岸此时站起身来,恭敬的喊了一声顾凛墨之后,随后正式向着在座的元老和堂主打了招呼,“我是顾岸。”  震惊的众人纷纷站起身来,整齐划一的打着招呼,“少主好。”  “少主?”田老怔楞的低喃,田宝死后,田老也派人调查了,不过监控视频里画面并不清楚,田老也没有仔细的看视频,只让手下去找秦豫几人的下落。  田老从没有想到秦豫三人中竟然有一个是顾家的少主,想到这里田老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的那些手下会背叛听从顾岸的命令,原来他竟然是顾家少主。  “关于田宝的死因,因为我涉及其中,所以就由我来将事情经过说一遍。”顾岸看了一眼震惊的田老,然后大致的将水方阁的冲突说了一遍,这么做也是为了让在场的元老和堂主知道事情的始末。  “我不知道是少主……”田老声音里失去了精气神,他之前不顾一切的报复,不过是因为自己万念俱灰,只想报复秦豫等人之后就一了百了。  但如果牵扯到少主……田老一瞬间像是苍老了很多岁,如今他知道自己是不可能报复了,别说水方阁冲突是田宝咎由自取、死有余辜,就算不是田宝的错,由于顾岸的介入,田老爷只能闷头认了。  在场众人不由同情的看了一眼田老,这事田老只能罢手,而且将事态闹的这么大,家主和少主不追究田老的责任就已经是万幸了。  “家主,少主,我不该生了贪念。”杨天浩依旧跪在地上,此时神色透露着几分惶恐,不过眼神倒依旧坦荡,“我事先就知道了小宝死了,可是我不该有私心,在替小宝报仇的同时也想要吞并龙虎豹的势力……”  “家主,这个逆子竟然如此大逆不道,这是我这个父亲没有教导好。”杨雄恨声开口,眼角发红,看起来是气狠了,“家主,该怎么惩罚就按照规矩来办,我杨雄没有这么冷心冷肺的儿子,竟然利用小宝的死给自己争权夺利,杨天浩,你可知道今天这件事一旦闹大了,回给顾家带来多大的危害!”  田老实疯了,所以才敢在新能源开业典礼上大闹,那炸弹的事情威胁,这也是因为田老生无可恋,说起来也是情有可原,毕竟田宝这个孙子死了,田老真的万念俱灰。  但是杨天浩却不同,他明知道田宝死了,明知道田老要报复秦豫,不但没有通知顾家,还趁机收买了田老的手下,想要借着田老的手来干掉秦豫,然后收拢龙虎豹保全的势力。  看着气的直发抖的杨雄,再看着脸色苍白认错的杨天浩,一旁的元老不由的开口道:“家主,天浩虽然做错了,不过年轻人有野心很正常,只是他不该将野心放在利用自家人身上,家主,还是小惩大诫吧。”  “是啊,家主,相信经过这一次,想必天浩也不敢再这样不顾全大局了,罚是肯定的,不过天浩毕竟也是一时被利益蒙蔽了眼睛,还请家主多开恩。”  和杨雄交好的元老和堂主纷纷开口给杨天浩求情,谁都有野心谁都有私心,杨天浩此举并不算太过,只是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利用田老,顾家最容不得这种利用自己人的叛徒,这是第一点。  杨天浩错的第二点就是他格局太小,考虑不够周全,田老今天如果真的引爆了炸弹,那事态绝对一发不可收拾,田老死了,但是在外人看来田老代表的是顾家,这件事还需要顾家来善后,影响太过于恶劣。  “家主,少主,我知道错了,我接受任何惩罚。”杨天浩低着头认错这,看起来他也意识到了自己一时的私欲会造成多大的后果。  田老叹息一声,此时缓缓的站起身来,“家主,这件事终究是我引起的,就由我一个人来承担,还请家主给天浩一个机会。”  田老知道事情闹的这么大,帝京高层肯定会追究,不管如何都需要有人出来顶罪,田老看着杨天浩,想到田宝对他的尊敬,愿意将一切背到自己身上,也算是保全了杨天浩。  听到众人的话,顾凛墨点了点头:“田老,你先坐下吧,好在小岸提前收到了消息,事情并不算太严重,天浩你也站起来。”  田老事先想要准备的定时炸弹都被顾岸给弄走了,所以今天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好在没有看到炸弹,顾凛墨这边可以打个马虎眼,对外只说田老为了报复秦豫,故意危言耸听的威胁秦豫,并没有炸弹。  杨天浩也站起身来,感激的看向刚刚给自己开口求情的众位长辈,更多红着眼眶对田老道歉,“田爷爷,对不起,是我被猪油蒙了心,我不该……”  杨天浩之前也被狠揍了一顿,这会感情诚挚的道歉,倒是让一旁的田老也释怀了,安抚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你还年轻,会犯错很正常,以后不能再这样了。”  就在此时,一道不和谐的嗤笑声响了起来,众人不由回头一看,却见顾岸坐在椅子上,年轻帅气的脸上写满了嘲讽之色,“杨天浩,你犯了这样大的错误,真以为道个歉就完事了?这犯错的代价也太小了!”  在场的元老和堂主对顾岸这个少主可以说是很陌生,不过多少也知道一点传闻,都知道这个少主脾气很暴烈,此刻一听顾岸这话,众人就肯定了之前的传言,少主和沉稳两个字只怕真的无缘。  “杨天浩。”顾岸再次朗声开口,“田老会不顾一切的报复秦豫,的确是情有可原,可是你呢,明知道这样做会给顾家带来怎么样的危害,但是你为了吞并龙虎豹,为了自己的利益,却隐瞒不过,甚至从中牟利,你不是太年轻做事不沉稳,你是太聪明太有城府,只可惜机关算尽一场空!”  听到顾岸言辞犀利的嘲讽,杨天浩眼底深处滑过一抹愤怒,但是他知道此时必须要忍下来,“少主你骂得对,我不是不知道这一切会对顾家造成的负面危害,我只是考虑到了自己的利益,这是我的野心和私心,任何惩罚我都会接受。”  说到这里,杨天浩抬起头,目光正视着嘲讽自己的顾岸,他脸上原本就被打的青紫红肿,此刻声音带着嘶哑,人都同情弱者,杨天浩在田老等人眼中算是第三代的小辈,而且他也诚恳认错了,此刻顾岸却揪着这件事不放手,倒显得顾岸这个少主太过于小气,胸怀不够宽广。  不过也有一些人认为顾岸此话并没有说错,虽然有些不近人情,但是顾家规矩森严,杨天浩此举的确犯了大忌,必须受到严惩,否则一旦传出去,下面的帮众有一样学一样,各自为政,都想着给自己谋利益,顾家就成了一盘散沙了。  “少主,不管如何,天浩必定是自己人,今天有外人在这里讨论这些不合适。”其中一个堂主故意的说了一句,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谭果,就差没明着说顾岸和秦豫谭果认识,所以就帮着他们。  但是顾岸可是顾家的少主,他代表的是顾家,杨天浩再有错,他也是顾家的人,身为少主,顾岸不帮自己人,却维护外人的利益,少主这样的行事作风可不能服众。  顾岸挤兑杨天浩的时候至多就是冷嘲热讽,但是此刻看到李堂主竟然将脏水往谭果这里泼了,顾岸表情倏地一沉,直接一脚将旁边的椅子给踢飞了出去,砰的一声,椅子撞到了墙壁上,巨大的声响将在场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李堂主何必含沙射影,你直接我说帮着谭果针对杨天浩不就行了”站着的顾岸气场全开,怒火蒸腾的燃烧起来,倏地一下拔出了配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杨天浩的方向,冷声一笑,“就冲着杨天浩的所作所为,我今天执行帮规毙了他,我倒要看看谁有意见!”  尼玛!听传闻都知道顾岸这个少主脾气暴烈,但是谁也没有想到顾岸简直就跟炸弹一样,一点就燃!李堂主这话的确有些不对,可是少主这脾气也够吓人的。  “我之前说田老所作所为情有可原,那是因为田宝死了,田老想要报仇,所以才不顾大局,杨天浩他算个什么东西,利用田宝的死给自己谋利益!”顾岸满脸的嘲讽,根本不屑和杨天浩这样的小人同处一室,“今天杨天浩为了一点利益就敢背叛田老,改天为了利益,他就敢背叛顾家,这种不忠不义的小人,活着不过是浪费空气和粮食!”  “少主,你冷静一点。”另一个元老不得不打着圆场,毕竟从顾岸突然发难开始,顾凛墨这个家主只是作壁上观,根本没有开口,在场的人多少明白顾凛墨这是放手让顾岸来处理这件事。  “行了,行了,事情大家也都清楚了,顾家也不是独裁专制的家族。”顾岸不耐烦的摆摆手,不想浪费时间继续纠缠,“大家举手表决,同意毙掉杨天浩的举手,不同意的人则说出理由。”  说完之后,顾岸直接在谭果身边坐了下来,对上谭果揶揄的笑容,顾岸得瑟的昂着下巴,杨天浩这个小人倒是会打同情牌,可惜啊,也不敢自己这个少主愿不愿意让他表现。  “既然如此,给大家五分钟考虑时间,然后举手表决吧。”顾凛墨声音缓缓的响了起来,众人一听就知道这事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五分钟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众位元老和堂主也都坐了下来,彼此对望一眼,只感觉接了一个烫手山芋,继续接着也不是,丢了也不是,少主简直给大家出了一个大难题。  杨天浩孤零零的站着,低着头,眼中阴云密布,他没有想到顾岸行事如此霸道狠绝,根本将自己往死路上逼,一个少主,一个堂主的儿子,可想而知这些人会选择帮谁。  之前在回来的路上,杨天浩就知道事情不妙了,所以他就想着坦诚自己的错误,到时候一心认错,这样一来,在场的元老和堂主多少会同情自己,毕竟自己在大家印象里很好,而且年轻人犯错了很正常。  可是千算万算,杨天浩没有想到顾岸会这样霸道,根本不给自己悔过的机会,甚至逼迫在场的元老和堂主做出选择。  “时间到了,大家举个手吧,同意毙掉杨天浩的都举手。”顾岸声音如同催命符一般再次响起,然后高举起自己的右手,挑衅的看了一眼脸色难看的杨雄,摆明了就是要弄死杨天浩。  刑罚堂的元老和堂主都二话不说的举起了手,他们主刑罚,平日里行事就说一不二,只讲法不讲情。  还有几个人则是性情暴烈的,再加上和杨雄没有什么交情,甚至有些过节,自然不会帮杨天浩求情,更别说顾岸这个少主希望严惩杨天浩,他们除非脑子进水了,否则干嘛和少主过不去。  余下没有举手的则占了三分之二,不过这样正常,一来事情没有闹太大,虽然杨天浩行事犯了忌讳,可毕竟被顾岸收场了,小惩大诫就行。  二来,他们和杨雄关系不差,而且杨天浩毕竟年轻,总不能因为一点错就弄死他,顾岸这个少主行事太狠绝了。  不过他们虽然没举手,多少有点忌惮顾岸这个少主,担心自己此举引起顾岸的不满,毕竟顾岸这脾气说爆就爆,一言不合就将椅子给踢了,又一言不合就拔枪了,谁知道顾岸这会儿会干出什么更加疯狂的事来。  面对众人的目光,顾岸倒没有发怒,此时目光滴溜溜的扫过没举手的众人,意味深长的一笑,“行了,那就每个人说一条理由吧。”  众人不由松了一口气,好在少主还不算太暴烈,此时众人也纷纷开口了,说的理由大同小异,杨天浩年轻犯错也正常,而且事情没有闹大,也该给杨天浩一个机会,看在杨家对顾家忠心耿耿的份上,杨天浩罪不至死,小惩大诫就行。  而且连田老也原谅了杨天浩,希望给他一个机会,田宝死了,田老不希望杨老爷子白发人送黑发人,这太痛苦了。  听完众人给出的理由,顾岸脸上露出嘲讽的冷笑,“各位元老和堂主,希望一会你们还可以坚持这个观点。”  说完之后,顾岸向着门外走了过去,从亲信的手下接过一份资料,然后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大厅,在众人疑惑不解的目光里,顾岸将资料丢到了桌子上,“大家传阅一下。”  第一个拿到资料的人仔细的翻看起来,脸色渐渐就变了,太过于震惊之下,抓着资料的手都抖了抖,然后表情诡谲的将资料递给了身旁的人。  大厅里一片安静,只有资料被翻阅的声音响起,看过资料的人表情都异常的诡谲,还没看到资料的人都是一头雾水,不明白顾岸到底拿了什么资料过来。  “田老,你等一下再看。”说话的元老将资料递给了下一位,直接跳过了田老,他真担心田老会承受不住,一想到田老还给杨天浩求情,说话的元老只感觉杨天浩的良心被狗啃了。  十来分钟的时间之后,除了田老和杨雄、杨天浩之外,其他元老和堂主都看完了资料,之前还有人认为顾岸这个少主行事太过于狠绝,而且帮着秦豫针对自己家人,此刻他们只感觉自己是眼瞎了,年纪一大把却比不过少主火眼金睛,他们宁可将同情心去喂狗,也不愿意去给杨天浩这个小畜生求情。  田老明显感觉到不对劲了,此时一把抢过资料看了过去,片刻之后,田老表情狰狞起来,猛地抬起头看向杨天浩,愤怒的将资料砸了过去,“杨天浩,你这个小畜生!你不得好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