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276章 卧房诡异

第276章 卧房诡异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5601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17
    秦豫很悲催的被三个无良的长辈给灌醉了,他酒量极好,但是也架不住啤酒红酒和白酒轮番着灌,原本醉了睡一觉也就没事了,谁知道秦豫比较悲催,当天晚上就有些胃痛,虽然吃了药,但是也折腾了一晚上。  “真没事啊?不用去医院?”谭果还是有点不放心,她见惯了独当一面的秦豫,这会看着他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嘴唇也泛白,额头更是阵阵的冷汗,谭果也不安了,拿着温热的毛巾给秦豫擦着额头上的冷汗。  “没事,睡一觉就好了。”清楚的感觉到谭果的不安,秦豫不在意的一笑,满是冷汗的大手握了握谭果的手,“你回去睡觉,都凌晨两点多了。”  这边谭果还没有答话,客房的门再次被推开,谭骥炎和童瞳都穿着睡衣过来了,此刻谭骥炎沉声开口:“已经让家庭医生过来了。”  这几天谭亦太忙,根本不着家,否则也不用叫医生过来。  童瞳狠狠的瞪了一眼谭骥炎,都是他们胡闹,将秦豫这孩子给灌醉了,这才弄成这样。  谭果打了个哈欠,“你们去睡吧,我照顾秦豫就行,我爸明天还上班。”  “谭叔,我真没事,就是老毛病。”秦豫也跟着附和一声,他也没有想到会胃痛,原本秦豫打算忍一晚上就没事了。  谁知道谭果半夜睡不着,以前和秦豫也不分床睡,这会儿回谭家大宅了,两人也不敢闹腾,老老实实的分床睡,谁知道谭果不习惯,半夜爬秦豫的床,结果摸到一手的冷汗,这才知道秦豫胃痛的厉害。  “不能喝,下次直接说。”谭骥炎这边话刚一出口,腰侧就被童瞳狠狠的拧了一把,不过身为岳父大人,即使被媳妇拧的再痛,这会儿依旧要端着架子,“行了,你休息吧,以后别逞强。”  “我知道了。”秦豫老实的接了一句。  这边童瞳和谭骥炎刚出卧房,童瞳就气恼的等着谭骥炎,穿着拖鞋的脚在他的大脚上跺了一脚,“你还说小豫,要不是你们红酒白酒啤酒轮着灌,小豫会胃痛吗?谭骥炎,你都年纪一大把了,竟然越来越没分寸了,今天你去书房睡!”  说完之后,童瞳吧唧着拖鞋直奔卧房而去,平日里谭骥炎说的怪好听,不会刁难秦豫,结果呢?三个大男人竟然欺负秦豫一个小辈,还把人灌酒灌到胃痛,简直太过分了。  “小瞳!”眼瞅着卧房的门要被关上了,谭骥炎也顾不得端架子了,迅速的伸手抓住了门框,童瞳要是再关门,谭骥炎的手绝对会夹伤。  “哼。”童瞳虽然恼火,却也舍不得让谭骥炎受伤,只能气嘟嘟的走回床边,拿起谭骥炎的枕头直接塞他怀里,“你去书房睡!”  “小瞳,秦豫还在家里住着,我可是糖果的父亲,我要是被赶出去睡了,以后还怎么见人那。”谭骥炎沉声开口,一副深刻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此时将枕头一丢,长臂搂过童瞳的腰,“你看你这么凶悍,秦豫说不定以为糖果那丫头和你一样凶,这不是将秦豫给吓走了。”  “我哪里凶了?还有糖果哪里凶了?”童瞳不满的瞪着谭骥炎,话题成功被带偏了,让谭骥炎去书房睡的确不好,总得给他留点面子。  一看童瞳态度软化了,谭骥炎冷肃威严的老脸上快速的闪过一抹浅笑,都是老夫老妻了,小瞳又最是心软。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你打地铺!”可惜谭骥炎脸上的笑容还没有持续到三秒钟,童瞳已经做了最后的判决,咚咚咚从柜子里搬出一床被子丢给了谭骥炎,“不许上床睡!”  五分钟之后,谭骥炎这个在外面威震八方,出入都有警卫员和秘书跟随的大领导,此刻躺在地铺上,将秦豫那臭小子又狠狠的咒骂了两边,看起来气势倒不错,谁知道是个银样镴枪头,身为男人几杯酒就被灌醉了。  童瞳还是有点担心秦豫的,不过谭果留在那里,童瞳也不好过去,平日里她知道都是秦豫照顾谭果的,这一次秦豫不舒服,也该让谭果多照顾照顾秦豫。  而躺在地铺上的谭骥炎忽然开口,低沉的声音打破了安静的空间,“小瞳,凛墨和关曜家里或许备了胃药,要不你打电话过去问问。”  谭家这边因为有谭亦在,谁如果有个头疼脑热的,谭亦都是熬中药的,所以家里没有西药。  童瞳一听这话也对,连忙爬起身来,打开灯拿出手机拨通了秦清和白子瑶的手机,因为几家人都很规律,所以都没有胃药。  童瞳顾虑着谭骥炎的面子,所以只让他打地铺了,顾凛墨和关曜就没这么好运气了,知道秦豫被灌的胃痛之后,顾凛墨和关曜就被踢下了床,然后直接赶出了卧房外,一个星期禁止回房间睡,喜欢喝酒去书房慢慢喝,被祸害家里头的小辈,有本事他们三个男人对饮,欺负秦豫算什么。  第二天一大早,因为大半夜的被赶去书房睡不着也就罢了,一大早还被自家媳妇拎到谭家来探望秦豫那臭小子。  秦豫痛了大半夜,医生过来之后开了一点药,吃完之后,早上才睡的,谭果也跟着折腾了一夜,这会躺在秦豫身边呼呼大睡着。  “没事了,医生说了胃病得养着,秦豫以前自己一个人不注意,以后有糖果盯着。”童瞳动作轻缓的关上门,一旁的秦清和白子瑶也跟着松了一口气,胃病太折腾人了,偏偏还是被谭骥炎他们三个大男人灌酒给灌出来的。  而此刻,大门口,被赶出去上班的谭骥炎三人对望一眼,顾凛墨毫不客气的一拳头打在谭骥炎的肩膀上,“哼,问问我家有没有胃药,骥炎,你还能再无耻一点吗?”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谭骥炎身侧后退了两步,避开了顾凛墨的拳头,自己都被赶去打地铺了,他们两个还指望逃过一劫?门都没有!  关曜眼神凉飕飕的看了一眼厚颜无耻的谭骥炎,分明就是骥炎被童瞳赶下床了,所以还将自己和凛墨拖下水。  “其实我也没去书房睡。”谭骥炎低沉的声音带着炫耀得瑟的响了起来,拉了拉笔挺的西装,得意的看向一旁的关曜和顾凛墨,“小瞳毕竟舍不得赶我走,所以气归气,还是让我在床边打地铺了。”  “谭骥炎,你还要不要脸?”顾凛墨直接气乐了,火大的瞪着西装革履的谭骥炎,“你这分明是五十步笑一百步!”  “你这纯粹是嫉妒!”谭骥炎得瑟的反驳回去,将公事包递给院子外的警卫员,回头看向顾凛墨,“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估计你至少得在客房睡一个星期,我今晚上说不定就能上床抱着小瞳睡。”  顾凛墨气的牙痒痒,恨不能一拳头打掉谭骥炎脸上那炫耀的表情。  “小瞳比较好忽悠。”关曜也醋味十足的刺了一句,如果秦清也这么好忽悠,自己说不定昨晚上就回床上睡了。  “对,姓谭的,你也就忽悠忽悠小瞳!鄙视你!”顾凛墨丢下一句话,随后向着自己的座驾大步走了过去,再留下来,他估计真得和谭骥炎干一架,到时候子瑶一生气,说不定害得睡一个月客房。  子瑶可不比小瞳好欺负,顾凛墨为了自己的性福着想,此刻他忍了,身为男人就该能屈能伸,谭骥炎这种无耻的只会欺负小瞳。  关曜也径自的向着自己的车子走了过去,温和的俊脸上表情危险的闪烁了几下,今晚上让他们来自家请客,然后让小瞳她们三个一起睡,看谭骥炎还怎么打地铺!  秦豫吃了药还在睡,谭果却发现自己竟然睡不着了,此刻,谭果坐在卧房的椅子上,呆愣愣的看着天花板发呆,对于一个一天能睡二十四小时的懒散宅而言,大早上八点钟不到竟然就自动清醒,而且一晚上都没有睡到四个小时,谭果感觉实在是太诡异了。  洗漱完了之后,谭果摸了摸秦豫的脑袋,体温正常,没有像昨晚上那样都是冷汗,谭果思绪有点飘忽的出了卧房。  “这么早起来了?”刚送秦清和白子瑶离开的童瞳一进门就看到谭果竟然起来了,着实愣了一下,在童瞳的记忆力,谭果这个女儿除非第二天早上有事,否则绝对是睡到中午才起来。  昨晚上睡得那么晚,童瞳都将早饭收起来了,在她看来谭果肯定要睡到中午,谁知道这才八点钟不到,谭果竟然起来了。  “妈,我竟然睡不着了。”谭果哀怨着说了一句,一把抱住童瞳撒娇着,“妈,谈恋爱太可怕了,我都变得不像自己了。”  童瞳哭笑不得的怀抱着谭果,一手轻抚着她的头,“都多大的人了,还不长大啊,以后你和秦豫有了孩子,难道还指望孩子来照顾你这个当妈的。”  谭果目光心虚的左右躲闪着,她才不会傻了吧唧的承认自己就有这样的想法。  “你真是被秦豫惯的越来越幼稚了。”知女莫若母,童瞳没好气的看了一眼撒娇卖乖的谭果,“快去坐好,我把早饭端出来。”  吃过早饭之后,谭果估计还是有点不适应自己为了谈了一场恋爱,竟然连懒觉都睡不着了,吃过饭之后,又看了一眼睡熟的秦豫,和童瞳打了一声招呼就溜出去了。  “于哥,袁楠楠那边情况怎么样了?找到人了吗?”谭果此刻坐在车子后座上,这才问起了正事。  袁楠楠失踪的确很诡异,谭果也想不出幕后凶手到底是谁,但是她总感觉这事是故意冲着自己来的。  于磊一边开车一边汇报着最新的调查情况,“我已经安排人报警处理了,昨天去了袁家别墅,袁楠楠的房间里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而袁家人也完全不知道袁楠楠的下落,到今天为止手机也是关机状态,警察今天应该回去询问袁楠楠朋友和同学,看看他们是不是知道什么消息。”  “于队,你安排一下,我亲自过去袁家一趟。”谭果斟酌了一下,还是决定亲自去袁楠楠的房间里看一看情况。  在帝京这地界上,即使有些事不合规矩,但也是什么人什么事,简称特事特办,于磊这边一个电话打出去之后,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一切都安排妥当了。  于磊将车子直接开向了袁家别墅,而此时,袁家众人都被集中在大厅这边,于磊在半途换了一辆车子,这是帝京刑侦大队的车子,这样一来也不会引起袁家人的注意。  汽车直接开到了袁家别墅的后门处,谭果和于磊快步下了车之后,直奔楼上袁楠楠的卧房,此时袁家大厅这边除了袁家人之外,还有两个刑警在这边。  毕竟袁楠楠是失踪,按照袁家的家世,不排除被歹徒绑架的可能性,所以留下两个刑警也是为了确保歹徒会不会打电话过来勒索钱财。  谭果一推开门就被眼前皇宫般的装潢给晃晕了眼,实打实的富丽堂皇,处处都流露出一股奢华的味道。  于磊也怔了一下,他去过谭果在南川的古民居,虽然房子里摆放的都是老物件,每一件都是价值不菲,但是看起来却是古朴雅致。  至于谭家大宅,于磊算是沾了谭果的光,谭家大宅的布置更显得简约雅致,处处透露出温馨的家的感觉。  在于磊看来谭果的身价绝对将袁楠楠甩了十八条街,两人卧室一对比,此刻于磊只感觉一股浓郁的暴发户的气息扑面而来。  “墙上这些照片都是和当红影星的签名照。”谭果看了看公主床对面的墙壁,挂了不少的照片。  梳妆台上,除了首饰盒之外,就是一套一套的化妆品,连美妆的都要好几套,看起来真不像是十几岁小姑娘的梳妆台。  “衣帽间和浴室也很正常,没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于磊此刻正从衣帽间里走了出来,除了一件件的名牌衣服和鞋子、包之外,其他地方都挺正常。  “于队,你先拍照片。”谭果点了点头,袁楠楠的卧室看起来的确没有什么不同,要说唯一不对劲的地方,那就是这扑面而来的土豪风和袁夫人的风格完全不同。  袁家并不是暴发户,虽然在帝京商界只能算是三流的家族,但是毕竟也是有些底蕴的,袁楠楠这个年纪喜欢显摆也正常,但是袁夫人却是个端庄雍容的贵夫人,按理说她应该不会让袁楠楠用这么暴发户的风格装修自己的卧房,到时候袁楠楠的小闺蜜来家里玩,那就丢脸了。  “应该是才装修没多久的,时间不会超过一个月。”于磊一边拍照片,一边回答,屋子里虽然没有了装修的气息,但是于磊仔细观察了一下墙纸,发现这是近期才装修出来的,“有可能是从帝京大学退学之后,袁楠楠借着装修来发泄一下自己的情绪。”  就袁楠楠那脑子,谭果还真不敢用正常人的思维去推理,“一会让刑侦队那边问一下吧。”  谭果此时打开了袁楠楠的梳妆盒,里面都是珠宝首饰,虽然不算顶级的,不过价值也都是不菲,而且看起来品味也不错,这才像是袁夫人的选择。  “咦?”谭果诧异的一愣,打开一个精致的首饰盒,原本以为是手镯手链或者项链什么的,没有想到一打开盒子,里面竟然是一串木制的手串,看起来很是普通。  于磊也注意到了,此时拿着相机走过来,先拍了照片,然后同样不解的拿起手串仔细的看了看,“这个看起来很廉价。”  听到这话谭果不由笑了起来,“这是凤眼手串,藏传佛教极为推崇的佛珠之一,圆珠上有像是眼睛的形状故而得名,象征祥瑞,也是佛教七宝之一。”  “一般凤眼手串很便宜,小到几百几千,不过这一串尺寸是06的,价值不菲,而且看成色,虽然是新凤眼,但是估计每个十万也买不到。”谭果将手串放在了盒子里,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好吧,有钱人家的千金小姐,随便玩个手串都是价值数十万,于磊一个大老爷们实在看不出这一个手串能价值这么多钱。  “06的尺寸市场上很稀少,一般都在饕餮玩家手里头,不过这一串是新手串,按理说袁楠楠不应该能接触到这一类文玩。”这才是谭果疑惑的地方,如果是珍贵的珠宝类,谭果倒不奇怪。  但是文玩这种东西,以袁楠楠的年纪和性格,她绝对不会接触,而且就算接触了,赶时尚买了手串,最多也就是显摆一下,然后丢到角落里发霉,不会放在这么精致的首饰盒里放着。  “我派人再仔细查一下。”于磊明白的点了点头,这凤眼手串的确有些奇怪。  卧房里的确没什么太大的问题,除了这个凤眼手串之外,就是卧房才装修不到一个月,而且装修风格处处透露着不差钱的暴发户风格。  从袁家别墅离开之后,谭果和于磊开车离开了,目的地正是一间茶楼,而此刻,谭果如果提早过来,势必会认出此刻在包厢里正翻看卷宗的男人如此熟悉。  “小佘啊,你才调到我们部门来,有些情况你不了解,帝京的环境比起你们南川可要复杂许多,有时候处理案件的时候需要综合多方面因素考虑。”坐在佘政旁边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微微挺着啤酒肚,头顶也有些的微秃,不过看起来笑呵呵的,目光里不时的闪烁着高傲的光芒。  “陈副局,你说的我明白。”佘政放下手头正翻看的卷宗,他之所以会调到帝京来工作,倒是托了关煦桡的福,而且关煦桡等处理好了手头的工作,将交接手续办完之后,也会回到帝京来工作。  佘政和关煦桡绝对是惺惺相惜,他们都热爱刑侦工作,所以佘政也就过来了,再加上他以前的杰出成绩,破获了不少刑侦大案,再有关煦桡暗中的援手,佘政调到帝京工作,一开始职位就是负责一支队伍的大队长。  不过因为他也算是新人,队里那些老人根本不服气,再加上佘政年纪也轻,所以他这支队伍算是能力最弱的一支,不过佘政也没有多在意,手下不会积极主动的去调查案情,佘政自然会履行自己大队长的责任强制他们去工作。  可是佘政没有想到的,身为自己的顶头上司陈副,局,竟然让外人干涉到案件里来,还是正在调查的案件,原本佘政还想着陈副,局此人虽然有些的沽名钓誉,有些的虚伪,但是和自己关系也不大,如今看来自己的心是放的太早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