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283章 幕后之人

第283章 幕后之人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4586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18
    古青桐仔细的分析图谱看了看,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这并不奇怪,就好比我们华国的白药,国外用高科技分析了那么多年,依旧无法完整的还原出配方,袁楠楠的死因更像是某种邪恶的宗教仪式,或许他们掌握了一些原始的古老防腐配方。”  华国这些年出土的一些尸体,有些就是没有腐烂的干尸,至于古人是如何保证尸体不腐烂的,迄今也是一个谜,这些古老的配方可能流传下来了,被某些邪教掌握了。  听到古青桐这话,赵法医总算感觉安慰了一点,毕竟无法从尸体上找到有用的线索,并不是自己无能,而是袁楠楠的尸体被处理的太过于完美,凶手什么有用的线索都没有留下。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古青桐一直忙碌到了深夜,赵法医之前几天也熬夜加班了,身体实在有些顶不住了,所以今晚上也就先回去了,留下古青桐一个人继续在进行更详细的尸检。  “初步判断死者的死亡时间是在三天之前的凌晨12点到2点钟……”等古青桐这边做完了尸检,外面天色已经大亮。  胡光民一大早就兴冲冲的赶到了法医室,之前赵法医时间了几天都没有查出什么有用的线索来,现在请了更厉害的法医过来了,胡光民就想着大展身手,否则这几天他的面子都要丢光了。  毕竟这个案子最开始是佘政接手的,虽然有些人也不服气佘政年纪轻轻就成了队长,但是佘政过去的成绩摆在这里,大家心里头不服气,不过是羡慕嫉妒而已。  胡光民从佘政手里头抢走了这个案子,当时他可是放出狠话的,甚至当众嘲笑佘政嘴巴没毛、办事不牢,可是现在好几天过去了,案子屁进展都没有,胡光民都感觉队里人看向自己的眼神都充满了幸灾乐祸的嘲笑。  “古法医,受害者的死因和死亡时间确定了吗?”胡光民兴冲冲的开口,目光期待的看向古青桐。  一晚上没睡,古青桐也有些的疲惫,她来之前已经从史前那里知道胡光民一直想要将杀人的罪名往谭果上扣。  不过身为法医,古青桐依旧无比敬业的态度,“死亡原因暂时还查不出来,需要更详细的检验,不过死亡时间已经确定了。”  十分钟之后,胡光明回到办公室里,整个人都兴奋起来了,有了死亡原因就可以去找谭果了,他倒要看看袁楠楠被杀的时间段里,谭果和秦豫在什么地方,有没有目击证人,一旦他们说不清楚这一点,胡光民就可以依法逮捕两人。  公寓,谭果依旧死赖在床上不想起来,双手倒是搂着秦豫的腰,“我们再睡一会儿,不是十点钟才过去吗?现在八点不到。”  西装革履的秦豫无奈的看着软趴趴赖在床上的谭果,原本清冷的凤眸里也染上宠溺的笑意,“早上我过去就行,你再睡一会儿。”  “不要,我们一起过去,我听二哥说了赖庆实这个人脾气很古怪,而且最不喜欢黑社会分子,更喜欢打压年轻人。”谭果含混不清的嘀咕着,睡眼朦胧的瞅了一眼一眼,“两样你都沾上了,姓赖的肯定会刁难你。”  看着谭果那护犊子的模样,秦豫薄唇不由勾了起来,“那你起来吧。”  “嗯,我还想睡。”谭果抗议的在床上滚了两圈,可是又不想秦豫一会去受人鸟气,所以最终还是一骨碌的爬了起来,“行了行了,我起来了。”  “快去洗漱,我去把早饭端出来。”看着孩子气十足的谭果,秦豫忍不住的抬手在她挺翘的臀部拍了一巴掌。  “秦豫!”瞬间,谭果从娇憨姿态转为了怒目金刚,羞恼的瞪着打自己屁股的秦豫,这个男人真是越来越无耻了!色胚子!  秦豫笑着转身离开了卧房,否则再闹下去谭果肯定会炸毛,现如今两人OOXX很是和谐,在滚床单的时候,谭果也放得开,那妖艳的小模样,让秦豫感觉早晚有一天自己会被谭果给榨干的。  但是白天的时候,谭果闹腾归闹腾,却又异常的害羞,两人连最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了,秦豫拍一下谭果屁股,她都能羞恼的面红耳赤,这么矛盾的谭果让秦豫简直爱不释手,恨不能将她带在身边时不时的就撩拨几下,秦豫也总算明白以前谭果为什么总更喜欢闹腾撩拨自己,这种感觉的确很不错。  谭果早饭还没有吃好,罗非鱼就带着顾大佑上门了,今天秦豫要去递交国家对能源开发研究的扶助资料。  这个项目足足有两个亿,第一期的资金扶持是两个亿,第二期会根据第一期的研究成果再进行资金定额,其实这个扶持项目也是谭亦暗中弄出来的名目,目的就是为了帮扶新能源集团。  但是有些事情是不能拿到台面上去说的,所以相关的程序还是要走一遍的,为了这个扶持资金,华国不少做能源开发的公司也都是虎视眈眈的,武氏集团就是其中一个。  但是谁也不知道这个扶持资金其实是给秦豫量身打造的,说白了秦豫就是内定的人选之人,别看武氏集团风头正盛,但是这个项目资金他是甭指望了。  “这么早谁来了?”谭果吃的正欢,听到门铃声诧异的放下筷子,她和秦豫住的地方也算是保密,外人基本不知道,而且罗非鱼和顾大佑都在家里了,谭果真不知道还有谁会登门拜访。  “我去开门。”罗非鱼刚刚将需要汇报的相关资料和秦豫复述了一遍,此刻将手中的资料放在茶几上向着门口走了过去,一打开门,看着门外的胡光民,罗非鱼眉头一皱,“原来是胡队长,不知道大驾光临有何贵干?”  “谭果和秦豫呢?袁楠楠被杀案件有些问题需要询问两人。”胡光民最讨厌罗非鱼这种耍嘴皮子的律师,一不小心就会被他给弄进语言陷阱里去了,所以胡光民也不和罗非鱼废话,直接走了进来,身后的两个手下也跟着进来了。  秦豫坐在沙发上,眼神冰冷的看着不请自来的胡光民,低沉的声音冰冷的掉着冰渣子,“有什么事?说!”  嗬!胡光民此刻才看到沙发上的秦豫,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的阴暗诡谲,冰冷的峻脸,狭长的凤眸里阴冷的释放着杀气,这宛如黑面阎罗王一般的男人着实让胆子不大的胡光民吓的一个哆嗦。  两个手下同样如此,他们也见过一些狠角色,但是那些人的凶狠不过是仗着有几分身手,仗着自己不怕死,所以才有一股子凶悍的霸气。  可是秦豫却完全不同,被他那如同看死人一样的眼神扫过,只感觉遍体生寒,连空气似乎都变得稀薄起来,这个男人是真正的狠角色,那种杀人如麻的凶徒。  “有什么要问的,说啊?”谭果催促一声的开口。  吃饭前十分钟,古青桐的电话就打到了谭果这里,说了一下尸检的情况,也说了袁楠楠的死亡时间还有胡光民当时兴奋的模样,古青桐估计他是要找谭果晦气的,没有想到胡光民真的是半点时间都不等,急匆匆的就过来了。  “好好吃饭”秦豫沉声开口,严厉的目光看了一眼谭果,原本显得冰冷诡谲的让人窒息的气氛像是无形之中被打破了一般。  胡光民总算是回过神来了,不过表情却没有来之前那么的得瑟,看了一眼秦豫,胡光民吞了吞口水开口问道:“袁楠楠被杀是在三天前的凌晨12点到2点,这个时间段你们在哪里?有什么证人?”  秦豫没有开口,看白痴一般的看着胡光民,他已经相信暗中敌人有人要对付谭果和自己,否则不会让胡光民这样的蠢货来调查这个案子。  “半夜12点到2点,我的当事人都在休息,而且这个时间段相信不可能找到目击证人的。”罗非鱼知道秦豫是不会回答这种弱智的问题,只好自己代劳。  一旁负责记录的警察嘴角也狠狠的抽了一下,胡队这个问题真的很白痴,哪个人半夜睡觉还能找到目击证人。  “呃……”胡光民之前一直认为谭果和秦豫就是杀人凶手,所以根本没有多想,此刻被罗非鱼这么一说,胡光民脸黑了下来,脸上一阵青白扭曲的难堪,“那你们能证明这个时间段你们没有出去吗?你们如果一直在家睡觉,晚上回来和早上出去都应该有小区的监控视频。”  “胡队长,法律要求是谁指控谁举证,你认为我的当事人是杀人嫌疑犯,那你就要提供他们半夜出去,甚至出现在凶案现场的证明,而不是让我们来提供。”罗非鱼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难怪一把年纪都还是个副的,他要是能转正,那才是奇了怪了。  谭果回想了一下三天前晚上的情况,眼睛猛地瞪大,貌似那天晚上自己和秦豫是回柳叶胡同睡的,这就麻烦了。  一旁秦豫同样也想到了这一点,不过他并没有多在意,从他和谭果搬到着小区来住的时候,小区物业就被秦豫换成了龙虎豹的手下,只是外人不知道而已,小区门口的确有监控,但是只要秦豫一声命令下去了,胡光民绝对没办法拿到这段监控。  有罗非鱼这个律师在,胡光民又问了几个问题,可惜都被罗非鱼给顶了回来,最后他只能乘兴而来,铩羽而归,带着两个手下灰溜溜的离开了。  “先去保安室那边把监控拿到再说,秦豫如此狡辩,甚至让律师都陪同在家里,这就说明他心虚了!”胡光明梗着脖子大声的说了几句,强行想要给自己找回一点面子。  两个手下并没有附和什么,对秦豫这种身价的总裁而言,身边跟着律师、秘书和保镖那是再正常不过的情况了,胡队这分明是在强词夺理。  保安室这边已经接到了罗非鱼的电话,存放监控视频的硬盘直接被放到微波炉里去了,所以等胡光民带人过来时,几个保安正站在门口,看起来再正常不过了。  “我是刑侦大队胡光民。”表明了自己的身份之后,胡光民直接走了过来,带着一点高高在上的姿态,“将这段时间小区的监控视频资料都拿出来,我们要带回去调查。”  “这可不行,监控视频涉及到了住户的隐私,谁知道你们是不是冒充的警察。”一个保安想也没有想的就拒绝了。  “什么?你们竟然敢拒绝?”胡光民表情一愣,随即愤怒的盯着开口的保安,厉声怒斥,“说,你们是不是秦豫一伙的,是不是被他收买了?”  “胡队,我们先要亮出工作证。”一个手下不得不提醒了一句,保安这样说并没有错,难道来个人,他们保安就将监控资料双方奉上。  胡光民这才想起这一点,恼羞成怒的瞪了一眼保安,站在一旁没有动,他的两个手下倒是拿出了工作证,态度也很和善,“希望你们配合一下我们警方的调查取证工作,我们需要检查小区门口的监控视频。”  “可以,你们等一下,这些都是由我们队长保管的,昨晚上队长值夜班,今天回去睡觉了,我打电话让队长过来一趟。”保安走回了岗亭。  半个小时之后,小区物业的办公室里,姗姗来迟的保安队长打开自己办公室的门,让胡光民三人走进来了,热情的招呼三人坐了下来,“我这就将监控资料找出来……咦,怎么不见了?”  “什么?不见了?你好好找找!”刚坐下来的胡光民蹭一下就站了起来,急躁的催促着,“这可是重要物证,你快找出来,否则出了事,你担当不起!”  但是不管怎么找,都找不到硬盘,保安队长也很是无奈,左一个道歉右一个道歉。  胡光民气的脸都黑了,但是却也无可奈何,毕竟硬盘丢了,刚刚他们三人也帮忙找了,根本没有找到。  等回到单位之后,胡光民直接去了陈启前的办公室里,噼里啪啦就是一阵说,“陈副,我看谭果和秦豫绝对有重大的嫌疑,监控视频偏偏这个时候丢失了,肯定是他们做贼心虚!”  “小胡你说的我都清楚,但是证据呢,我们办案讲究的是证据,不是靠你嘴巴上的推测!”陈启前挫败的开口,真想将胡光民的脑子给撬开来,看看里面是不是都是水!  陈启前的确想要用这个案子钉死谭果和秦豫,但是到了他这个位置,行事那都是滴水不漏,如今什么证据都没有,胡光民说再多也是废话,不过这也让陈启前明白秦豫的难缠和可怕,要给他定罪绝对不容易。  “我现在就去搜集证据,我就不相信他能将所有线索都给抹除干净了!”胡光民气的够呛,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安静里,陈启前沉思了许久之后,这才拿出手机,按下一个一个的数字,拨通了一个隐秘的电话,“你好,我是陈启前,我有相关情况需要汇报……”  其实就算证明了谭果和秦豫在袁楠楠被杀时间段里并不在家,但这也是只是案发时间而已,并不能确定两人的罪名,更何况袁楠楠的死因,还有凶案第一现场,包括凶器什么都找不到,胡光民也不可能给两人定罪。  而此时,早上的闹剧之后,谭果和秦豫上了车,汽车直奔他们的目的而去。  比起胡光民来,谭果感觉赖庆实这里才是一场硬战,不过想到谭亦之前应该已经安排好了,今天递材料也只是走个过场,谭果也没有多想什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