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288章 遭遇绑架

第288章 遭遇绑架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049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19
    从酒店离开之后,徐允浩就打了个电话给李永波,“永波,有件事得先告诉你一声。”  昨晚上到H城就晚上十点多了,之后又和秦豫打了一架,所以李永波几个纨绔是到了凌晨两三点才睡的,这会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听到徐允浩的声音,李永波这才强撑起精神,“允浩哥,你说我听着。”  “永波,昨晚上和你起冲突的人我查了一下,是个硬茬,龙虎豹保全公司的总裁……”徐允浩大致的说了一下秦豫的背景,至于其中可能有顾家少主的猜测也就没说了。  李永波垮了脸,原本还打算找回场子,谁知道铁到铁板了,李永波虽然纨绔,平日里行事也嚣张跋扈,但是对徐允浩的话还是能听得见去的,只是依旧有些的忿恨不甘。  结果这边刚挂断了徐允浩的电话,手机又叮铃铃的响了一起来,一看上面的来电显示,李永波这个纨绔此时是完全清醒过来了,神色恭敬了许多,“三爷爷,早上好。”  “小波啊,我听说昨晚上你在酒店和龙虎豹的秦总裁发生了冲突。”电话里另一头的李老声音很和善,李家立足在商界,李老实唯一的例外,虽然有李家的财力支持,但是他能做到H城二把手的位置,完全是靠自己的能力。  “三爷爷,你不用说我都知道,刚刚允浩哥已经和我说了,我不会和秦豫再起冲突的。”虽然也是纨绔,可是他也知道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  李老听到这话倒是很欣慰,笑着赞赏了几句,“你能这么想就好了,我们李家世正经生意人,龙虎豹做的是黑白两道的生意,而且秦豫此人行事狠辣,能不结仇是最好。”  其实李老没说的话,昨晚上酒店的冲突,论起来李永波根本不占理,能不结仇自然是最好的,虽然李家不一定会惧怕龙虎豹,可是没必要多一个强敌,而且还是如此凶残冷血的敌人。  这边结束了通话之后,李永波烦躁的倒在床上,就在此时,卧房的门被推开了,冯小寒此时走了进来,“李少,我已经准备好早餐了,你要起来吃吗?”  说话的同时,冯小寒一手落在李永波的胸膛上,挑逗的抚摸了几下,从知道他三爷爷竟然是H城的二把手之后,冯小寒对李永波就更上心了,这可不是普通的富二代。  “没睡好,不吃了。”烦躁的摆摆手,李永波憋着一肚子的火气,此时哪里有食欲,而且冯小寒姿色也就这样,胜在乖巧讨喜,正好满足了李永波的纨绔心理。  冯小寒脸上的笑容一僵,但是丝毫不敢耍脾气,此时更加柔声的开口:“那好,你先睡着,东西我放冰箱里,想吃到时候我再给你热一下。”  看着巧笑嫣然的冯小寒,李永波被她挑逗的火气也上来了,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把人拉到了自己怀抱里,然后直接啃了上来。  片刻之后,卧房里传来暧昧的声音,大床嘎吱嘎吱的摇动着,冯小寒除了长相还算过得去之外,她之所以在圈子里能混得开,完全是因为她在床上放得开。  此时李永波憋屈的怒火都发泄了出来,尤其是看到冯小寒哭的梨花带雨,哽咽着,泪水含在眼中,声音破碎的带着嘶哑,勾得李永波邪火直冒。  一个小时之后。  李永波呼呼大睡起来,冯小寒洗了个澡,拿着李永波睡之前给她的银行卡,此时也顾不得身体的酸痛和难受,兴奋的离开了卧房,直奔商场而去。  李永波给的银行卡里至少有五六十万,不过冯小寒也聪明,知道什么叫做放长线钓大鱼,所以她只是选了一些衣服和鞋子,还买了一套化妆品,总共也就花了几万块而已,并不算太多。  可是太过于招摇,不停刷卡消费的冯小寒却忘记了这里不是帝京,而是边境城市H城,平日里治安就不好,所以她在商场消费时就已经被人给盯上了。  “老鼠,你去盯上这女人,我去通知坤哥。”一个小混混低声开口,对着同伴说了一句,拿着手机直接向着角落里走了过去。  冯小寒两手都拎着购物袋,心情愉悦的哼着小调从商场里走了出来,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被人给盯梢了,七八分钟之后。  “啊!你们要干什么?”一声惊恐的尖叫声响起,冯小寒被人推的一个踉跄,直接向着一旁的巷子跌了过去,还不等她反应过来,三五个男人已经快步的堵了过来。  “美女心情很好啊,哥几个这几天运气不好,输了不少钱,美女发发善心,借点钱给哥几个花花。”被称为老鼠的小混混整个一尖嘴猴腮的猥琐模样,看着脸色苍白的冯小寒,不由淫邪的舔了舔嘴角,还真是个美女,这惊慌失措的模样,勾得男人心都痒痒了,就喜欢欺负这种柔弱小白莲。  冯小寒没有想到会遇到打劫,此时冷静下来之后,冯小寒气恼的开口:“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来参加地下拍卖会的贵客!”  老鼠愣了一下,H城的地下拍卖会他自然也知道,一个月之前,H城的各个帮派都收到了吴家的警告,让他们眼睛放亮一点,谁敢在此期间闹事,那就是和吴家过不去,到时候就别怪吴家心狠手辣。  “知道我男朋友是谁吗?”冯小寒看着有些忌惮的几个混混,此时完全没有了害怕之色,得意的显摆,从没有感觉到如此的痛快,语调都提高了三分,“李少,你们H城的李老的堂孙!”  老鼠表情倏地一变,一旁冯小寒见状愈加的得意,高昂着下巴,如同自己是高贵的公主一般,甚至忍不住的幻想,如果自己真的嫁给了李少,日后就是李家的媳妇了,就是身份尊贵的贵夫人了。  “什么李少黄少的,我们不知道。”老鼠阴森一笑的开口,锋利的匕首直接抵在了冯小寒的下巴前,“把银行卡拿出来,密码说出来,否则老子就划掉你的脸,等你成了丑八怪还怎么去勾搭你的李少!”  冯小寒傻眼了,匕首冰冷的触感让她瞬间从贵夫人的美梦里清醒过来,她没有想到自己都搬出了李永波的名头,这些身份卑贱的混混竟然还敢威胁自己。  但是当刀口贴着脸颊有微微的刺痛传来,让冯小寒眼中露出了惊恐之色,她能混入圈子,靠的不就是一张脸,尤其是在床上的时候,一张清纯的小脸要哭不哭的,绝对是最大的杀器,能征服所有的男人。  一旦毁了容,冯小寒几乎不敢想象会有什么后果,此时她身体哆嗦着,将包里的银行卡拿了出来,密码也说了出来,钱没有了,她最多再找李少要一点,不就是几十万吗?李少他们一辆车都上百万,但是自己的脸一定不能毁掉。  “钱我都给你们了,你们放我走吧。”冯小寒颤抖着声音开口,眼中有着仇恨的光芒一闪而过,等自己安全了,回到李少那里,一定让这些混混吃不了兜着走,让他们悔不当初!敢打劫自己!  老鼠阴冷一笑,这女人那点歹毒的心思还能瞒得过他这个老江湖?若是其他人,老鼠最多就打劫了,不会伤人,他们也不敢真的得罪吴家,否则到时候即使偷渡离开了华国也不安全。  可是既然她和姓李的有关系,那就怪她倒霉了!天堂有路她不去,地狱无门偏要闯进来!  顾均澈是一个人从酒店出来的,谭果认定了顾岸和沐沐两人打牌的时候合作欺负秦豫,所以顾均澈一让位,谭果也坐了下来,打算和秦豫夫妻联手干掉顾岸和沐沐。  顾均澈原本就对打牌没什么兴趣,刚好这一次来的匆忙忘记带硬盘了,顾均澈打算去电脑城买一个,刚走到巷子口,突然一道身影冲了出来。  别看顾均澈是个死宅,戴着眼镜,刘海有些长的遮挡住了额头,人也清瘦,看起来像是个十足的书呆,但是在谭宸和谭亦的训练下,顾均澈的身手要自保完全没问题。  这会看到有人冲过来了,顾均澈下意识的一个侧让,砰的一声,一道人影直接摔在了顾均澈的脚步,巷子里脚步声咚咚的传了过来,老鼠几人也追了出来。  “小子,这里没你什么事,快滚。”一看顾岸这书呆模样,老鼠嫌恶的摆摆手,一个弱鸡一样的男人不足为惧。  “这位先生,他们是劫匪,请救救我……”声音哽咽着带着让人动容的娇弱和惶恐,冯小寒抬起头,梨花带雨的脸上满是惊恐之色,她没有想到自己报出了身份,而且也将银行卡给了他们,这些混混竟然还不放过她。  冯小寒说着说着就愣住了,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的人,即使几年没有见,但是顾均澈和大学时几乎没有任何的改变,脱口而出的喊了出来,“顾均澈?”  顾均澈那看起来像是没有睡醒的眼睛此时错愕的睁大了几分,透过镜片呆愣的看着趴在地上的冯小寒,看了半天只感觉这人有点熟悉,但是实在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你认识我?”  “顾均澈,没有想到是你!”冯小寒阴阳怪气的开口,她承认当年的确是利用了顾均澈,一开始冒充他的女朋友,然后盗用了他要参加比赛的计算机程序。  可是在冯小寒看来顾均澈这样的书呆子,除了学习好之外,他什么都不是,自己当他的女朋友,那已经是屈尊降贵了,就算拿了他的计算机程序,那也是应该的,否则一点好处都没有,她这样青春美丽的大校花为什么要和一个书呆子谈恋爱。  但是这件事发生之后,冯小寒成功的进入到了大学里世家豪门子弟的圈子,自然以顾均澈人品不好为由和他分手了,那个时候冯小寒还是有一点点内疚的。  可是谁知道再次碰到顾均澈之后,这个书呆子竟然一点都不生气,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就好似冯小寒是空气一样,被彻底无视了。  冯小寒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最开始她还在想顾均澈说不定是故意装作漠视自己,从而吸引自己的注意力,但是偶遇了几次之后,冯小寒发现顾均澈是真的无视了她的存在,对于她踹了他的事业根本不在意。  这一晃就好几年了,冯小寒早就将这个书呆子给遗忘了,没有想到几年之后会在H城遇到。  “原来是你。”戴着眼镜的眼睛足足盯着冯小寒的脸看了两分钟,顾均澈终于在记忆中枢里挖出了一个人名,也认出冯小寒来了。  老鼠没有想到这两人竟然还认识,此时不耐烦的开口:“要滚就快点滚,否则不要怪老子连你一起抓了!”  “好。”顾均澈想也没有想到的就打算迈步离开,当年他和冯小寒接触的多,她总是会陪着自己吃饭,拉着自己去操场散步,时间久了,顾均澈也算是和冯小寒熟悉了。  而且那个时候冯小寒不会打扰顾均澈编程,不会吵着让他去陪她逛街什么的,再加上周围同学都瞎起哄,顾均澈后知后觉的想如果有这样一个女朋友也不错,只可惜这个小火苗还没有燃烧起来,冯小寒就偷了他要比赛的程序,然后顾均澈就被分手了。  “顾均澈,你还是不是男人啊!”冯小寒没有想到他竟然不管自己的遭遇,就打算这么厉害,一下子气的尖叫起来,趴在地上的双手一下子抱住了顾均澈的小腿,“我当年真的是瞎了眼才会找了你这么没出息没种的男人当男朋友。”  “你这个王八蛋,怂货,你竟然见死不救!”冯小寒越骂越来劲,此时也顾不得摔倒的痛痛地上爬了起来,用鄙视的眼神瞅着顾均澈,“你真没种,幸好当年我见机将你踹了,否则找到你这么个怂货,我这辈子就毁了!”  “既然是一对,那你也不用走了,小子,跟我们走一趟吧!”老鼠恶毒一笑,他原本就不是什么好人,之前是不想节外生枝,所以才打算让顾均澈离开,现在他改变主意了。  这个女人不是李少的女朋友吗?不知道让姓李的看到他的女人和前男友OOXX,这场面想想就痛快,姓李的既然敢对坤哥下手,就不要怪他们在离开华国之前狠狠的报复一把。  “让开。”顾均澈声音平淡的开口。  “哼,现在你装男人了,我呸,可惜啊,你以为自己是谁啊,还让开?你他妈的算老几啊!”冯小寒嘲笑的看向一旁的顾均澈,目光扫了一眼几个混混,冯小寒恶毒一笑,突然一把推向顾均澈。  估计谁也没有想到冯小寒会这么狠,明显是要将顾均澈推过来挡住他们,然后自己逃跑。  只可惜冯小寒却没有想到自己双手猛地一推,顾均澈却再次避开了,双手推空的冯小寒重心不稳,整个人惊恐的跌到了老鼠的身上。  “妈的,贱货,还想逃?”老鼠眼神狠辣的一变,一把揪住了冯小寒的头发,毫不客气的一巴掌扇了过去,厉声呵斥,“你他妈的逃啊,老子马上让你毁容变丑八怪!”  “啊!你打我?你敢打我?”冯小寒捂着肿痛的脸尖叫起来,但是对上老鼠那凶狠的眼神,冯小寒吓得一个哆嗦,从老鼠的眼睛里她看到了可怕的杀机,这个混混真的敢用刀子毁了她的脸!  想到这里,冯小寒不由迁怒的看向一旁事不关己的顾均澈,愤怒的吼叫起来,“顾均澈你这个王八岛,你还是不是男人啊?你这个没用的怂包,你竟然见死不救!顾均澈,你不得好死!”  “够了,别他妈的嚷得老子耳朵痛!”实在是冯小寒的声音太过于尖利,老鼠烦躁的吼了一句,揪着她的头发将她推给了一旁的手下,“带回去!”  “你们将这个怂包也一起抓走,否则他肯定会通风报信的!”冯小寒知道自己是逃不走了,眼神恶毒的盯着顾均澈,自己倒霉,他也别指望好过。  一个混混走上前来就要抓顾均澈,却没有想到顾均澈脚步一退,竟然避开了。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老鼠眉头一皱,原本以为是个书呆子,却没有想到竟然是个练家子,一旁手下没有抓到顾均澈,不高兴的骂了一句,再次出手,可是依旧被顾均澈避开了。  “我来!”老鼠制止了第三次要出手的手下,干瘦的身体陡然之间发动了攻击,别看老鼠瘦,但是出手的速度极快,而且攻击的力度很是刁钻,一般人根本不是老鼠的对手。  顾均澈依旧呆板着表情,看起来动作缓慢,但是每一次都精准的防守住了老鼠的攻击,交手了上百招之后,老鼠表情愈加的凝重,他知道自己今天遇到了高手。  被抓住的冯小寒根本没有想到顾均澈竟然还会武术,而且身手还这么强,这像是捅了马蜂窝一般,冯小寒愤怒的骂了起来,“顾均澈,你是不是故意的?你这个贱人,你故意看着我被歹徒绑架,你这个该死的贱人,你出门就该被车撞死……”  “你不是我对手!”顾均澈平静的开口,老鼠的身手很好,但是和顾均澈比起来还是差了许多,而他也不想继续纠缠下去。  “行,我最佩服高手,刚刚多有得罪,你离开吧。”老鼠也停了手,他知道顾均澈没有恶意,所以只是被动的防守,一旦他主动攻击,老鼠只怕瞬间就会落败。  可是就在顾均澈转身离开的一瞬间,老鼠突然回到了大喊大叫的冯小寒面前,一手拿着匕首抵住了冯小寒的脖子,“你再多走一步,我就给弄死她。”  顾均澈眉头一皱的转过身,冯小寒的死活的确和他没关系,顾均澈甚至懒得救人,可是看着老鼠手中的匕首已经划破了冯小寒的脖子,殷红的血迹顺着伤口流淌下来,顾均澈犹豫了。  而就是这一瞬间的犹豫让老鼠发出了得意的笑声,匕首猛地抬起,然后恨恨的扎到了冯小寒的肩膀上,让她瞬间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你知道我们都是过刀口舔血的生活,弄死个把人是常有的事。”  冯小寒痛的身体都佝偻了,也没有了力气敢骂顾均澈了,第一次,她感觉了死神的接近。  顾均澈静静的看着拿着染着鲜血匕首的老鼠,从他狠辣而疯狂的眼神里,顾均澈明白他是真的敢杀了冯小寒。  “好,我和你们走。”顾均澈平静的回了一句,终究是一条人命。  半个小时之后。  谭果既然打牌打的正起劲,当听到顾家保镖的汇报,谭果傻眼的一愣,将手里头的扑克牌丢在桌子上,“你说什么?均澈碰到了冯小寒,还被人绑架了?”  “这个白痴,他脑子进水了吗?冯小寒那个该死的贱人!”顾岸脾气更暴烈,直接起身,火大的将一旁的椅子给踢飞了出去,他没有想到自己还没有找冯小寒那女人算账,她竟然还敢再次惹到顾均澈身上。  “行了,先听听是怎么回事?”沐沐站起身来,拍了拍顾岸的肩膀,这人就跟一头会喷火的暴龙一样,以后小岸接手顾家,啧啧,那场面绝对会火爆。  顾家都提前派人过来H城,目的就是为了保护顾岸一行人的安全,顾均澈虽然独自出去的,可是暗中也有人保护着,不过因为没有生命危险,所以暗中的保镖才没有现身。  一旁手下将事情的经过详细的复述了一遍,包括冯小寒那些咒骂的话也一字不漏的说了一遍,顾岸的火气蹭一下又燃烧了起来。  听完事发过程之后,一旁沐沐更是笑了起来,俊美的脸上笑容显得愈加的危险而诡谲,“没想到啊,冯小寒这女人口才真不错啊。”  “老子弄不死她!”顾岸黑眸里喷着火,柳叶胡同这几人里,他们重点保护的对象是谭果,或许是因为从小到家家里长辈都说他们是男孩子,要保护谭果这个小姑娘,这一习惯延续了二十多年。  第二个保护对象就是顾均澈这个电脑宅了,他性子太老实,看起来又好欺负,当年好不容易想要谈个恋爱,却碰到冯小寒这种渣女人,结果时隔多年,竟然又碰到冯小寒了,还被连累遭了绑架。  “行了,我们先过去再说,绑架均澈那是什么人?”谭果看向一旁的顾家保镖,按理说冯小寒现在跟了李少,而且也表明了身份,这些混混还敢如此嚣张的绑架她,绝对是来者不善。  对于吴家人而言,他们一直认为H城市他们的大本营,是牢牢掌控在他们手底下的,可是吴家却不知道顾家其实早就渗透到了H城,甚至吴家高层里就有顾家的人。  只是这些年吴家一直守着规矩行事,所以顾家也一直潜伏在暗中,顾均澈这边一出事之后,顾家保镖就联系上了他们潜伏在H城的人,第一时间就调查清楚了情况。  “帮家二少的是四海帮的人,他们老大在道上被称为坤哥,为人心狠手辣,穿梭在边境线,做的是走私的生意,但是后来四海帮犯了规矩,竟然想要走私人口。”  H城毕竟是吴家的天下,四海帮是仅此于吴家的大势力,但是随着吴家的发展壮大,尤其是吴飞飞的大伯在帝京工作之后,H城投靠吴家的势力越来越多,四海帮的局面也就越来越危险。  吴家笼络了大部门的地下黑色生意,四海帮赚不到钱,而且干的都是刀头舔血的活计,有不少人就萌生了退意,真能赚到钱,拿命去搏也就罢了,谁愿意赚不到钱,还一不小心将自己姓名给搭进去了。  吴家不沾人口生意,也不沾白面粉的生意,同样禁止其他人在H城做这两样灭绝人性的生意,但是四海帮生计越来越难了,坤哥倒不敢弄白面粉,到时候不单单是吴家,估计顾家也不会放过他。  所以最后为了谋求财路,坤哥做起了人口买卖的生意,一开始小打小闹的,并不算太严重,可是后来尝到了甜头,赚到了大笔的钱,坤哥的心就大了,他扩展了生意规模。  “当时李老就要退休了,也就一年的时间了,接手李老位置的正是徐家人,为了给自己升职打好基础,徐家就拿四海帮开刀了。”  顾家保镖说道这里,大家也都清楚了,徐允浩的父亲快要升职了,自然需要金光闪闪的成绩,四海帮刚好又犯了规矩,吴家也支持徐家这样做,毕竟坤哥野心勃勃的,若不是实力不够,估计坤哥都想要取而代之,这种情况下,吴家怎么会给四海帮留活路,不听话的敌人自然要斩草除根。  对于李永波的三爷爷李老而言,他马上就要退休了,李家是后继无人,比他第一辈的都在商界打拼,李永波这辈子里倒是有几个不错的苗子,可是太年轻了,如今还在地方上历练。  李老就想在退休之前给自己也谋个好名声,而且清剿四海帮也算是卖给徐家和吴家一个人情,日后李家后辈有什么麻烦,李老虽然退休了,也能让徐家多照顾照顾。  于是在上半年的时候,由李老牵头的打黄扫非的活动在H城如火如荼的开展,四海帮的大部分势力都被清剿了,不过坤哥早在H城经营了三十多年,自然也有一些基础,也给自己留了后路。  俗话说的好,兔子逼急了还咬人!四海帮经过清剿之后,已经不足为惧了,李老他们也不想将事情做绝了,免得坤哥走投无路展开血腥疯狂的报复。  所以他们还给四海帮留了一条活路,能活着谁愿意去死,坤哥只好收整余下的势力,打算离开华国去E国,这个加节骨眼上,冯小寒也算是倒霉,坤哥那里一直憋着一口怨气没有发出来,他也不敢真的报复,真的弄死了李老或者徐家人、吴家人,坤哥自己也要陪葬。  但是冯小寒不同了,她根本不算是李家人,不过是李永波这个纨绔的女朋友而已,她真的死了,李家也不会给她强出头。  但是折辱了冯小寒,也等于是折辱了李家的面子,至少可以让坤哥出口怨气,所以说冯小寒真的是挺倒霉的,她若是再迟一个星期过来,坤哥已经带着四海帮残余的部下离开H城离开华国了。  四海帮的一间酒吧,此时是大白天,酒吧里空荡荡的,顾均澈虽然被绑架来了,不过他并没有反抗,老鼠也没有对他动手,只是让人将顾均澈的双手拷了起来,禁锢了他的自由。  “坤哥,这个女人是李少的女人,另一个是她的前男友。”老鼠快速的将事情汇报了一遍,他对坤哥忠心耿耿,而且老鼠也清楚四海帮的覆灭就是李老所为,这个仇他不会忘。  坤哥是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男人,光头,左脸颊上有一道伤疤,身材健硕魁梧,穿着黑色的唐装,脖子上却戴着黄金的链子,整个人看起来暴戾而阴暗。  “对那些纨绔少爷而言,女人如衣服,他们换女人的速度比换衣服还要快。”坤哥坐在椅子上冷淡淡的开口,对折辱冯小寒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将她的上衣扒了,拍个照发给李家少爷,让他拿赎金来赎人。”  四海帮要离开H城去E国发展,最不能缺少的就是钱,坤哥知道这些世家子弟为了面子,那肯定会将冯小寒赎走,这样一来,也算是报了仇,同样也能获得一笔钱,“少于五百万,这个女人就赏给你们乐呵了。”  冯小寒知道自己没有生命安全了,刚松了一口气,可是听到坤哥接下来的话,脸色刷的一下就苍白了,她和李少认识的时间不长,冯小寒无法确定李永波会不会拿五百万来赎自己。  “那个小子呢?”老鼠原本想着狠狠的折辱冯小寒一番,这样也算是报仇了,可是没有想到坤哥宁愿忍下这口恶气,也要给帮里的兄弟多弄一些钱,老鼠自然不会违背坤哥的意思,此时看了一眼安静坐在一旁的顾均澈。  若不是相信老鼠的话,坤哥真不敢相信书呆子一样的顾均澈竟然是个练家子,而且身手比老鼠要强了很多,在四海帮,老鼠也是能排到前二十的好手。  “他就算了。”坤哥并不打算多惹是非,一个无关紧要的男人而已,没有必要花心思。  冯小寒正忐忑不安着,听到这话之后,一下子嫉妒起来,凭什么顾均澈这个没种的男人可以平安无事,自己却需要花五百万来赎身,如果李少不给钱,等待自己的将是非人的折磨和遭遇。  “你们不要被他骗了!”冯小寒阴狠着表情,恶毒的看了一眼顾均澈,随后对着坤哥喊了起来,“他可不是个书呆子,他家可有钱了,昨晚上住的就是五星级酒店,而且是来参加地下拍卖会的!”  H城的地下拍卖会是吴家大少吴飞飞主持的,吴家很重视这件事,甚至亲自警告了所有H城的各方势力,禁止在此期间闹事,否则别怪吴家不客气。  虽然坤哥没有参加过地下拍卖会,但是他清楚能来参加的年轻人身价都是非同一般,不是豪门富二代,就是世家子弟。  坤哥和老鼠同时看了一眼顾均澈,两人仔细的打量了他一番,此时才察觉到顾均陈身上穿的衣服虽然看不出品牌,但是一看就很昂贵,而且被抓到现在,顾均澈一点慌乱紧张都没有,这说明他很有底气,绝对不是普通人。  “倒是我们看走眼了。”坤哥阴森诡谲的一笑,实在是顾均澈的外表和气息太有欺骗性,让人将他当成了书呆子,“行了,让他家来赎人,同样是五百万。”  所以谭果一行人在来四海帮据点的半路上就接到了老鼠的电话,让他们准备五百万赎金,没有现金也可以,带上银行卡就行了,坤哥已经打算今晚上就离开H城了。  反正拍卖会是在今晚上十二点举行,到时候吴家的注意力都在拍卖会上,这也算是个好时机,而且能多赚一千万也不错了。  汽车在二十分钟之后到达了指定地点,谭果看向直接要下去干架的顾岸,“得了,我和秦豫下去吧,你和沐沐留在这里,一个四海帮而已,还没有这么大的身价让我们都过去。”  “听谭果的。”沐沐拉住要下车的顾岸,没好气的开口:“你也不看看你这张脸,和均澈一模一样,一下去估计就曝露了。”  顾家少主的消息对外界而言一直都是隐秘的,外面更不知道顾凛墨的两个儿子是双胞胎,上一次顾岸之所以会出现在新能源集团的开业典礼上,也是因为顾凛墨打算让顾岸亮相,毕竟日后他也要接手顾家的一切。  但是对顾均澈这个儿子,顾凛墨感觉还是必须保护的,所以沐沐这才不让顾岸也下车,否则顾均澈的身份肯定瞒不住。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