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292章 交易失败

第292章 交易失败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9232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19
    第292章  原本以为贵宾室里的秦豫喊出了六百万的高价之后,这卷古经书就等于是截拍了,楼下的纨绔少爷们也不愿意因为一卷古经书和贵宾室的大人物结怨,所以司仪喊出六百万之后,也就没有人喊价了。  “六百万第二次。”司仪笑着喊了一句,刚打算说六百万第三次,可是面前的电脑发出滴的一声响,司仪错愕一愣,竟然又有人出价了,而且还是贵宾室的客人,价格竟然直接叫到了七百万。  难道这卷古经书真的价值连城?司仪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旁边熠熠着光芒的古经书,“三号贵宾室喊价七百万。”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众人惊诧的是竟然还有人喊价,而且价格还飙升到了七百万,瞬间,不少人眼睛里露出了复杂的光芒,难道之前几个纨绔的话说对了,这卷古经书真的是什么宝贝?暗藏着藏宝图?只是因为自己这边消息不灵通,所以才不知道?  贵宾室,对于有人叫价秦豫并没有多在意,再次输入了八百万的金额。  司仪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有钱人的世界自己这个普通人果真不懂,“五号贵宾室出价八百万。”  一楼的一些纨绔子弟也有些蠢蠢欲动了,如果真是什么藏宝图,或者是什么没有鉴定出来的宝贝,那价值可不是几百万了,几千万都不在话下,甚至可能上亿,想当初那个鸡缸杯都被拍出了上亿的价格,这卷古经书还有研究的价值。  可惜的是众人思考的瞬间,价格已经喊道了一千万,原本动了心思的纨绔也都按捺住了捡漏的野心,得罪了楼上贵宾室的人,只怕他们将古经书拍到了手,但是也没办法带出H城,到时候被人偷走了或者劫走了,那才是得不偿失,还不如现在就歇了心思。  “既然五号贵宾室的客人如此喜欢这卷古经书,我也乐个成人之美。”此时,一道清脆的声音从楼上三号贵宾室响了起来。  虽然声音通过话筒传出来后有微微的变音,但这轻灵悦耳的声音如同天籁一般,让人心头一动,不见其人,只闻其声,声音的主人必定是一个出尘脱俗的美女。  此时喊出一千万的正是秦豫,按理说三号贵宾室的女客人已经不继续加价了,这卷古经书就归秦豫所有了,众人都在等着秦豫是不是也要说两句客套话,说不定还可以和三号贵宾室的女客人结个善缘。  而此时,顾岸和沐沐两人也对秦豫挤眉弄眼着,顾岸更是调侃起来,“果真是桃花运极好啊,走到哪都能有艳遇,而且对方能坐在贵宾室里,这身份绝对非同一般。”  沐沐眯着凤眸笑着,“听声音绝对是个美女。”  只可惜秦豫依旧冰冷着一张俊脸,明显没什么兴趣搭话。  司仪也等着,可惜秦豫这边不开口,司仪只好继续履行自己的本职工作,“五号贵宾室,一千万第二次。”  片刻之后,没有人加价了,司仪只好做最后的宣布,“一千万第三次,成交!”  切!楼下等着看好戏的众多纨绔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五号贵宾室的人也未免太不解风情了,这么好听的声音,那绝对是个美女,多好的艳遇机会,竟然白白错过了,知道秦豫在五号贵宾室的人,不由感慨一声秦豫果真不解风情!  “我对这卷古经书很有兴趣,以前也经常研究古文化,不知道五号贵宾室的客人可否让我拓印一份。”就在所有人抱怨秦豫不解风情的时候,三号贵宾室里再次传来悦耳的声音,“当然了,我会付出同等的价值。”  嗓音空灵清越带着几分诚恳的请求,是个男人都无法拒绝,毕竟之前对方也是成人之美,没有和秦豫继续叫价,能坐在三号贵宾室,对方绝对不差钱,给别人行个方便,结个善缘也是好的。  “不行。”只可惜秦豫是回答了,但是声音显得冰冷而无情,毫不客气的就拒绝了对方的请求。  吴飞飞和徐允浩自然知道秦豫在五号贵宾室,此时两人对望一眼,不由无奈的笑了起来,秦豫果真是名不虚传的冷漠,甚至到了不近人情的地步,若是他们就绝对不会拒绝对方的请求。  半个小时之后,拍卖会结束了,古经书也被送了过来,秦豫看也没看的就递给了谭果,这东西秦豫真没什么兴趣。  别看谭果懒散的很,但是她记忆力超群,再加上谭亦自小博览群书,家里头藏书多,而且涉及到方方面面,谭果对这些研究也有几分的兴趣。  “接下来的暗拍还参加吗?”顾岸看向正仔细查阅经书的谭果,明拍的物件也就这样了,暗拍更多的是捡漏,相对而言,档次要低了不少。  “我去休息室休息,你们过去吧。”谭果放下经书,她不需要和这些世家子弟豪门子弟打交道,但是顾岸和秦豫日后都要当家作主,这样的场合却不容错过。  沐沐一手揽着顾均澈的肩膀,“我和均澈也去休息室休息,小岸和豫哥去吧。”  若不是因为谭果是谭家的人,秦豫也不打算出席这样的场合,但是涉及到了谭家就不同了,如同之前的郑胖子,如果没有谭果的提醒,秦豫绝对会将找碴的郑胖子修理一顿。  世家关系错综复杂,有敌人有朋友,还有些是中立的态度,秦豫和顾岸都要学着甄别,也必须和他们交际,为了以后打好基础。  “我过去一趟,你先去休息室休息。”秦豫沉声对谭果开口,大手揉了揉她的头,看得出谭果都有瞌睡了,打着哈欠,困顿的小模样,让秦豫忍不住的想和谭果一起回去。  “豫哥,美色误事,我们还是走吧。”顾岸闷声笑着打趣着秦豫,自己和谭果都认识二十多年了,他怎么就没有发现谭果有这么大的吸引力呢,让豫哥这百炼钢化为了绕指柔。  “我先送谭果回去,然后再过来。”犹豫了一下,秦豫还是不放心,也想着和谭果多待一会儿。  “天哪,这让我们这些单身汪怎么活!”顾岸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这两人也太黏糊了,不就是分开一会而已,又不是生离死别的,有必要这样吗?再说还有沐沐和均澈陪着呢。  沐沐也是勾着嘴角笑着,但是看得出他心情极好,虽然也没调侃秦豫,但是秦豫对谭果如此用心,沐沐也就放心了,或许正是因为如此,大哥和二哥才会让秦豫和谭果交往。  整个拍卖会场原本是一处豪华的度假山庄,因为拍卖会的时间是午夜十二点开始,所以吴大少这边早就安排好了住宿,而且厨房这边也供应着最精美的吃食,保证让每位客人都宾至如归,得到最好的照顾。  秦豫一行人都走了,顾岸只好一个人先去暗拍会场,走到半路上就看到迎接过来的徐允浩。  “顾少,怎么就你一个人?秦总他们不来参加暗拍吗?”徐允浩倒是有些诧异,虽然说以秦豫的性格和他如今的地位,在场不少人都不够资格和秦豫结交。  可是今晚上除了一些纨绔之外,还有不少的世家子弟,郑胖子虽然是个纨绔,但是郑家也是非同一般,如果今天来的是郑胖子的哥哥,那么绝对有资格进入贵宾室。  秦豫就算再狂,在场那些世家子弟身份和地位丝毫不比秦豫差,所以徐允浩认为秦豫就算不喜欢这样的场合,也会过来,谁知道就看见顾岸一人。  “徐少客气了,豫哥送谭果回去休息了,一会就过来,我们先过去。”顾岸笑着接过话,和徐允浩一起向着暗拍厅走了过去。  客房这边,秦豫安排谭果住了下来,知道有于磊他们在暗中保护,对着一旁的顾大佑开口:“你就留在走廊这边。”  “是,先生。”顾大佑领下命令,这里毕竟不是自己的地盘,秦豫不放心谭果的安全也在情理之中。  大床上,秦豫离开之后,谭果就在床上翻滚着,明明是哈欠连天,却偏偏睡不着,谭果烦躁的哼哼着,自己果真是堕落了!秦豫不在这里,竟然会习惯的睡不着!  辗转难眠的折腾了十几分钟,谭果总算酝酿出了一点睡意,此时却听到外面有轻微的说话声。  “我们夫人已经休息了。”顾大佑沉声开口,挡下眼前的几人。  “我们夫人也只是想要见谭小姐一面。”和顾大佑说话的是一个年轻女孩子,看起来二十五六岁,扎着马尾辫,一身黑色的劲装,浑身透露出一股子干练的英气。  “不行!”顾大佑想也没有想的拒绝,谁知道这些是什么人,先生交待了不准任何人打扰谭果的休息。  就在双方僵持里,卧房的门咔嚓一声打开了,谭果站在门口看着外面的四人,两男两女,其中一个是中年男人,四十多岁,看起来就和外面普通的中年男人没什么不同,唯独眼中是精光内敛。  而余下的一个男人则年轻了许多,莫过于二十五六岁,个头偏高,肤色略显得黝黑,戴着眼镜,看起来很斯文。  而真正让谭果注意的则是被三人拥护在中间的一个女人,这年头竟然还有人出来戴着白色的面纱,但是丝毫不显得突兀,露在外面的肌肤让人看得出这个女人肤色极好,白皙水嫩。  一双眼睛更为的漂亮,目光柔和如水,灵动的像是会说话一般,这绝对是一个圣洁如同雪莲花一般的女人,却丝毫没有那种高冷的姿态,反而给人一种平易近人的柔和。  “冒昧打扰谭小姐休息了。”看到谭果开门走出来了,面纱女人再次开口,声音比起之前话筒的嗓音更加悦耳动听,像是有种魔力一般,让人不由自主的感觉到了一种心灵的沉静和安宁。  谭果微微一笑的点了点头,“是要拓印古经书?”  “是的,我很喜欢研究古文字,如果谭小姐方便的话。”面纱女人再次开口,对着谭果微微颔首以示礼貌。  “抱歉,我也很喜欢研究古经书,不能给小姐你拓印了。”谭果笑着拒绝,虽然不像秦豫那么的冷血不近人情,但依旧是拒绝了对方的请求,这就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因为戴着面纱,所以谭果无法判断面纱女人脸上的表情,不过她的目光倒是没什么变化,即使被谭果拒绝了,依旧很平静。  倒是站在她身边的年轻女孩眉头微微一皱,不满的看着谭果,清脆的声音带着几分薄怒,“我们夫人之前不和你们竞争喊价,那是我们夫人的风度和涵养,现在只是拓印一份而已,你竟然如此不知礼数的拒绝!”  夫人?谭果看向面前的面纱女人,没有想到对方看起来很年轻,竟然已经结婚了,所以才戴着面纱?  谭果思绪不由的飘远了,有些重男轻女的国度里,女人是不能抛头露面的,出入都要带着面纱,眼前的面纱女人看起来是华国人,但是说不定嫁给的是那些国外的王子一类的,所以也戴着面纱。  “不管过程如何,最终结果是古经书被秦豫拍到了。”谭果回了一句,“所以抱歉了,几位请回吧。”  “既然如此,打扰谭小姐了。”面纱女人似乎察觉到谭果的态度很坚决,此时虽然有些失望,不过还是礼貌的道别了,带着三个手下离开了。  谭果站在走廊里,总感觉刚刚的对话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不想了,回去睡觉,“大佑,你也去休息吧,我这里没什么事。”  “不用,先生交待了我必须守门。”顾大佑知道谭果将自己当成了朋友,但是他知道自己的身份,而且最近局势不太平,明显有人在针对先生和谭果,顾大佑更加不会离开。  谭果也没法,只好自己进了屋子,三两步之后,谭果脚步一顿,“大佑,外人一般称呼我什么?”  顾大佑一愣,不明白的看着谭果,“外人都是叫你秦夫人,也有些会称呼为谭小姐。”  因为不少人认为谭果是秦豫的附庸,所以称呼谭果的时候都会喊一声秦夫人,算是认同了她和秦豫之间的夫妻关系,虽然两人没有正式的摆酒席。  但是韩子方这些人,他们清楚谭果的实力,也知道谭果并不是秦豫的附庸,再加上两人并没有正式举办婚礼,所以韩子方他们将谭果当成了独立的个体,自然称呼一声谭小姐。  谭果明白的点了点头,刚刚那个面纱女人却叫自己谭小姐,这感觉有点奇怪,不过想到面纱女人已经结婚了,谭果笑了笑,只当是自己想多了。  而此时,暗拍会场,这里展示的都是一些古董字画甚至珠宝首饰,不过更多的却是世家子弟和豪门子弟之间的交际寒暄,大家都不缺这些东西而已,不过是图个乐趣。  “秦总,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黄少。”吴飞飞笑着给秦豫介绍着几个身份相当贵重的世家子弟,商界豪门的子弟,除非是家族的继承人,否则吴飞飞不会将他们介绍给秦豫。  但是世家子弟不同了,这些家族都是底蕴雄厚,而且家里头的长辈在一些重要的单位里任职,身份非同一般,家族关系错综庞杂,秦豫即使在商界,但是和这些世家子弟交好百利而无一害。  “原来是秦总裁,久仰大名。”黄少朗声一笑,对秦豫的态度极其的和善,如果秦豫只是商界的总裁,黄少还看不上秦豫。  但是龙虎豹在国际上拥有相当的地位,而且秦豫属于半黑半白的势力,再加上传闻秦豫和顾家关系密切,这种情况下,黄少他们和秦豫交好,日后家族若是需要处理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由秦豫这边出手就方便太多了。  “顾家,顾岸。”顾岸不需要吴大少介绍,而吴飞飞也不清楚顾岸的身份,只能根据传闻判断他是顾家的人,此刻听到顾岸正大光明的以顾家介绍自己,一旁吴飞飞一愣,这难道真是顾家的少主。  黄少也是微微一怔,随即笑容更热情了三分,向着顾岸伸出手,“顾少,你好,我是黄子炆。”  不说秦豫身份非同一般,再加上顾岸这个顾家少主,几人之间的氛围显得很是热络,吴大少确定了顾岸的身份之后,又介绍了几个身份贵重的世家子弟到交谈圈子里来。  几人坐在一起,随意的交谈着,从国家的政策到经济的发展,从个人爱好到大家之间发生的糗事,气氛显得更加热络。  秦豫此人虽然性子偏冷,话也不多,但秦豫见识不浅,在国际上拥有相当的地位,和不少国家的家族还有黑帮势力关系密切,说实话秦豫能给在场几人的帮助绝对不小。  再加上顾岸性格更是豪迈,大家都有意交好,所以几人越说越是投机,倒像是多年不见的好友一般,有些人果真是一见如故。  “这位小姐?”原本也有不少人想要借机过来打进吴大少的这个圈子,只可惜他们身份不够,只能远远羡慕嫉妒恨的看着,此刻一个带着面纱的女人却走了过来,吴大少虽然诧异不过还是站起身来打算阻止对方。  “吴大少。”面纱女人声音柔和的开口,对着吴大少微微颔首,随后清润如水的目光看向一旁的秦豫,“不知道秦总裁是否有时间?”  听到面纱女人的声音,几个年轻男人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揶揄的看向一旁的秦豫,通过面纱女人的声音,他们已经确定这就是之前三号贵宾室的客人,没有想到还找到这里来了。  之前秦豫拍下了古经书,也算是面纱女人的谦让,没有再继续抬价,否则秦豫的一千万只怕还拍不下这卷古经书。  唯独顾岸脸色微微一变,戒备的看了一眼面纱女人,之前在贵宾室里的时候,顾岸也调侃了秦豫,但是此刻这个面纱女人竟然专门来找秦豫,这是想要撬谭果的墙角吗?  面对黄少几人暧昧的调笑,秦豫神色冰冷,眼神漠然的看了一眼面纱女人,“如果是为了拓印古经书,就不用说了,我不会答应。”  不管面纱女人是什么目的,秦豫都懒得和她浪费时间。  黄少和吴大少几人对望一眼,看来秦豫果真是传闻里一模一样,对谭果是无比的宝贝,英雄难过美人关那!  这让黄大少几人不由好奇起来,想要见见谭果的庐山真面目,能将秦豫这样的男人管的服服帖帖的,这可真不容易,果真应了那一句男人征服世界,女人征服男人!  “秦总裁。”面对秦豫的冷漠态度,面纱女人丝毫不为所动,此时将手中的一张照片递了过去,“用这个照片上的线索换我拓印古经书的机会,不知道可否?”  秦豫接过照片一看,当注意到照片最右边下面的L标志,秦豫眉头一皱倏地站起身来,对着在场黄少几人开口:“我先失陪一下。”  顾岸并不知道照片的事情,此时看着秦豫冷漠的表情,顾岸询问的眼神看向秦豫。  秦豫不在意的对着顾岸点了点头,随后跟着面纱女人向着外面走了瞿,当初谭果在M国那边,曾经看到一张秦豫满月的照片,当时是秦豫的母亲抱着秦豫照着,照片是刘琉拍摄的。  之后瞿荷父母的照片也是刘琉拍摄的,谭果一直在寻找刘琉的下落,只可惜刘琉当年失踪了,一点线索都没有,谭果那边还在托着谭宸和秦豫在四处寻找刘琉的下落。  秦豫没有想到眼前着面纱女人竟然会有刘琉的下落,两人径自的走到了外面的后花园,一片安静里,可以听到蚊虫的鸣叫声,不远处的路灯洒落出一片柔和的光芒。  “秦总裁。”面纱女人此时转身过看向秦豫,拿下了脸上的白色面纱,露出倾国倾城的绝色面容。  弯弯的柳叶眉,一双清润如水的眼睛,高挺的鼻翼,宛若樱桃般的红唇,白嫩的肌肤像是从没有晒过太阳,白嫩水嫩的像是高山上的白雪。  而面纱女人的美不仅仅是如此完美的五官,她的美在于气息,那种空谷幽兰般的婉约,宛若云端的圣女,但是目光却是如此柔和,嘴角带着浅柔的笑意,估计任何一个男人看到这样的女人都会忍不住的动心,只可惜秦豫不是一般男人。  “刘琉在哪里?”秦豫冷声开口,直接无视着面纱女人倾国绝色的容颜。  面纱女人微微愣了一下,没有想到秦豫会是如此冷漠,面对自己的脸竟然是如此的无动于衷,不过片刻之后,面纱女人就恢复过来了,“等我拓印了古经书,自然会告诉秦总裁刘琉的下落。”  秦豫眉头一皱,眼神冰冷的充满了寒气,“你这是在和我谈条件?”  对于秦豫而言,他如果真的要对付一个人,对方绝对没有逃脱的可能性,龙虎豹保全能在国际上立足,真正的势力外界并不知晓。  “秦总裁是要动武吗?”面纱女人声音带着几分失落,仰起头,清润如水的目光像是落入了黑夜的星辰,熠熠的闪烁着光亮,“秦总裁,我只是想要和你做个公平交易而已。”  “那就不用谈了。”只可惜,秦豫根本不接受任何威胁,同样不接受任何交易,尤其是来自一个别有用心的女人的交易。  说完之后,秦豫冷漠的转身离开,虽然谭果需要寻找刘琉的下落,刘琉身上或许知道秦豫母亲的过往,也有可能知道黑色圆石的事情,但是即使如此,秦豫也不会和一个陌生女人做交易。  看着冷漠转身的秦豫,面纱女人此刻脸上的表情转为了失落,雪白的贝齿咬着红唇,带着几分失落和难受,想要张开口喊住秦豫,但是话卡在喉咙里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夫人?他怎么能这样?”跟在面纱女人身边的年轻手下此刻走了过来,有些愤怒的看着已经走远了的秦豫。  “小叶,这是夫人的事。”戴着眼镜的年轻男人说了一句制止了小叶的抱怨,随后看向一旁的面纱女人,“夫人,秦总裁生性冷漠,又极其护短,对女人一贯不假颜色。”  “你们不用安慰我,我知道。”面纱女人柔和的笑了笑,抬手将面纱再次戴好了,只是幽怨的目光依旧看着秦豫离开的方向。  吴大少等人自然知道这个面纱女人是有备而来的,否则一张照片不会将秦豫引走,大家虽然有几分好奇,但是也都知道本分,不会询问秦豫。  等了不到五分钟,看着秦豫神色冷漠的走了过来,正在说话的黄少几人话音一顿,这么快就谈好了?难道秦豫答应了面纱女人的交易?  一旁顾岸也有几分好奇,不过并没有开口询问秦豫,要问也该私下里询问。  “我没有答应。”秦豫干脆利落的开口,一个来路不明的女人,天知道她有什么谋算,秦豫懒得和对方多交谈,将灾祸在根源处直接斩断就可以了。  吴大少和黄少几人一愣,随即笑了起来,看来秦豫此人只能交好,绝对不能交恶,否则秦豫绝对是一个可怕的敌人,而且不接受任何的威胁,但是成了秦豫的朋友,也绝对大有益处。  休息室里,谭果睡的并不好,习惯一旦养成了,要改过来就显得有些难,好在秦豫很快就回来了。  睡意朦胧里,谭果感觉到熟悉的气息,原本眉头有些纠结的谭果习惯性的往旁边一滚,直接缩到了秦豫的怀抱里,双手搂着秦豫的胳膊,然后寻找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谭果终于感觉安稳了。  黑暗里,秦豫嘴角不由的勾了起来,长臂搂住谭果的身体,原本冷硬漠然的表情不由自主的软化下来,低头,轻柔的吻落在谭果的额头上,可是吻着吻着,细碎的吻从谭果的额头转移到了谭果的鼻尖上,然后落在那轻柔甘甜的樱唇上。  呼吸有些困难,“你回来了?”含混不清的嘀咕一声,谭果依旧闭着眼,将脸使劲的在秦豫的胸膛上蹭了蹭,避开了秦豫的热吻,“我要睡觉。”  “嗯,睡吧。”秦豫笑着安抚了两句,大手拍了拍谭果的后背。  因为晚上睡的太迟,第二天中午,谭果才从睡梦里苏醒过来,打了个哈欠,谭果揉了揉惺忪的双眼,大腿一抬架到了秦豫的腿上,谭果一个翻身趴在秦豫的身上,如同无尾熊一般的拱了拱,丝毫不在意秦豫会立正敬礼。  “别动!”低沉的声音性感的嘶哑,秦豫不得不制止了谭果的动作,这丫头简直在点火!  只可惜对有些洁癖的秦豫而言,他并喜欢和谭果在外面OOXX,床单被套虽然都是换的干净的,但是秦豫终究不喜欢,此刻只好忍耐住原始的躁动。  谭果眼睛都没有睁开,此时嘿嘿的阴笑着,不但不收敛,反而更加闹腾的磨蹭着秦豫,感觉到秦豫越来越粗重的呼吸声,谭果终于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双手搂着秦豫的脖子,“秦豫,你有反应了。”  “谭果!”秦豫恶狠狠的开口,大手啪一下拍在了谭果挺翘的屁股上,双手直接抱住谭果的身体,一个翻转将谭果压在床下,“不许胡闹!”  “好吧,好吧。”谭果终于清醒了,睁开眼笑着看着自己上方的秦豫,才起床的秦豫看起来无比的性感,缺少了白日的冷漠和精明,显得更加的慵懒也更加的性感。  谭果嘴角笑容加深,微微挺起了身体,直接抱住了秦豫脖子,在秦豫的下巴上落下暧昧的一吻,“我怎么发现你越来越帅了,太养眼了。”  说着的同时,谭果忍不住的在秦豫的脸颊上亲吻着,“秦豫,你要一直这么帅这么帅啊,这样早上我都有起床的动力。”  “那我老了怎么办?”秦豫眉头一皱,恶狠狠的看着满脸色色表情的谭果,这个丫头难道就看上自己的男色了!  谭果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在脑海里想象着秦豫年老时的模样,“那也绝对是一个帅老头!我一样喜欢,你放心吧,女人和男人是不同的,男人永远都喜欢十八岁的小姑娘,可是女人只喜欢成熟有品位的男人,所以放心吧,我谭果不会见异思迁的!”  听到谭果的保证,秦豫这才松缓下表情,低头亲了亲谭果染笑的红唇,“起来吧,我们回去,这两天还有几个饭局,他们都想你一起过去。”  虽然秦豫并不想让黄少那些世家子弟见谭果,但是想到了谭果的身份,秦豫还是克服了内心深处的醋意,毕竟谭果不是他圈养的金丝雀,谭果是完全独立和自由的,虽然秦豫一点都不高兴让外面那些野男人见谭果。  “好大的醋味啊。”谭果哈哈一笑,抱着秦豫撒娇着,“你放心吧,我就喜欢你这款的男人,其他男人我绝对不会放在眼里的,放心吧,我是你的。”  “嗯。”冷酷的秦总裁此时傲娇的哼了一声,显然很满意谭果的识相,“起来吧。”  谭果点了点头,她也不喜欢在外面留宿,估计自己也被秦豫传染到了洁癖,在秦豫起身之后,谭果从床上一跃而起,刚打算起床,视线一扫瞄到床头柜上的照片,谭果诧异的伸过手将照片拿了过来。  “这是?”谭果不由的愣住了,照片只是普通的风景照片,看起来是在华国的西部拍摄的,但是真正吸引住谭果的是照片右下角的L标志还有照片的时间,竟然是五年前的,那个时候刘琉已经失踪很长时间了。  秦豫眉头一皱,没有想到忘记将照片收起来了,不过秦豫也不打算瞒着谭果,于是将昨晚上面纱女人找到自己谈交易的事情说了一遍。  “面纱女人她竟然找你了?”谭果不由好奇的看着一旁的秦豫,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目的?如果真的是为了古经书的话,那昨晚上拍卖的时候,面纱女人就不会放弃和秦豫竞拍,能坐到贵宾室的人,绝对不差钱。  但是如果对方不那么在意古经书,那为什么在找到自己被拒绝了之后,竟然又去找了秦豫,谭果低头看着手上的照片,忽然抬头,目光危险的瞅着秦豫,“我怎么感觉这个面纱女人是冲着你过来的?”  因为之前面纱女人来找谭果的时候,并没有拿出照片,谭果想了想,如果对方真的拿出这张照片来,为了找到刘琉的下落,谭果说不定就同意她拓印古经书的交易了。  可是对方却去找了秦豫,这分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谭果越想越感觉不对劲,然后大眼睛一瞪,恍然大悟的开口:“难怪昨晚上这个女人来找我的时候,左一声谭小姐,右一声谭小姐,竟然不叫我一声秦夫人,哼哼,原来是盯上你了。”  秦豫已经从顾大佑那里知道面纱女人来访的事情,而且也知道了详细的经过,包括谭果和她之间的对话顾大佑都一字不漏的复述给了秦豫听。  此时听到谭果这酸味十足的话,秦豫不由沉声闷笑起来,长臂搂住了谭果,“你这是吃醋了?放心吧,我已经拒绝了她的交易,不管她有什么目的,都已经落空了。”  谭果听到这里,这才得意的哼哼着,双手抱着秦豫的腰,“对,以后遇到这种不怀好意的女人,你一定要坚定的拒绝,否则你知道后果的!”  秦豫笑着点了点头,这丫头还说自己喜欢吃醋,她醋起来也同样如此。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