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295章 风波再起

第295章 风波再起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5702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19
    顾均澈沉默的看着泫然欲泣,好像是被自己给欺负了的冯小寒,说实话当年在大学的时候,因为冯小寒的主动接近,顾均澈也只是微微有点心动,刚萌生出谈一场恋爱也可以的冲动。  毕竟冯小寒很温柔乖巧,从不会抱怨顾均澈整天都对着电脑编程,到了饭点不是主动送饭给顾均澈,就是拉着他一起去食堂吃饭,只可惜这一丢丢的冲动还没有来得及实现,冯小寒就背叛了。  时隔几年,顾均澈早就将这个人遗忘在脑海深处了,否则之前在大街上遇到的时候他也不会认不出来,对于冯小寒顾均澈只感觉是一个曾经认识又背叛了自己的人。  爱恨情仇都没有,只余下冷漠,毕竟顾均澈只是性格温和老实,他又不是受虐症患者,对背叛自己的人还心存善念和好感。  “均澈,我知道以前是我做错了。”说到这里,冯小寒眼眶已经红了,若不是肩膀上伤口还很痛,她都打算扑到顾均澈的怀里,男人不就是那么一回事,真的上了床,什么过错都可以原谅。  不过此刻,冯小寒只能哽咽着,不停的给顾均澈道歉,“我不是乞求你的原谅,我只是对当年自己做错的事情给你道歉,我那个时候年纪小,爱慕虚荣,你整天只对着电脑,学校里那些女生都跟着男朋友出去约会,不是去高档餐厅,就是去骑马、打高尔夫,或者和朋友一起去酒吧,我自己禁不住花花世界的诱惑,一步错,步步错,均澈,真的对不起。”  “你还真别说,冯小寒这女人倒真有几把刷子,男人面对一个诚心道歉,哭的梨花带雨的前女友,一般都会心软,至少不会怨恨了。”距离卫生间位置五米远的飞机座椅前,沐沐整个人趴在靠椅上,一边看热闹一边发表言论。  沐沐戏谑的看着做戏的冯小寒,“冯小寒只要等均澈将她当成了普通朋友,然后再设计几次偶遇,来个女追男的戏码,主动送饭做家务,大雨天在公寓下淋着雨等均澈,再来一个生病了,或者扭伤脚被车蹭啊,怎么苦情怎么来,一般男人只要不是铁石心肠的,估计都得心软。”  谭果和沐沐同样的姿势趴在座椅上,此刻认同的点了点头,“一生病,然后再来个OOXX,然后光着身体,抱着床单展现出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妩媚风情,一边娇羞不已的来一句:我不要你负责,这都是我自愿的,估计就水到渠成了,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动物。”  “哟,你现在倒是经验丰富啊?”沐沐暧昧的对着谭果挤眉弄眼着,一手搭上谭果的肩膀,俊美的脸凑到谭果耳边,“婚前就偷尝禁果,你就不担心豫哥被大哥二哥给揍到半身不遂?”  谭果干咳两声,貌似脸皮已经厚了,“反正也不会揍我,我们还是看均澈怎么应对苦情白莲花。”  “均澈不会心软的!”顾岸站在过道里,双眼里迸发出浓浓的火焰,顾均澈要是敢心软,顾岸这个当哥的绝对会将冯小寒这个女人从飞机上丢下去!当然,不想闹出人命,顾均澈也可以将冯小寒打包丢到非洲的原始部落。  “放心吧,均澈只是老实不是傻。”谭果认真的附和了一句,没想到小岸这不靠谱的也有当大哥的一面。  不远处的座椅上,罗非鱼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瞄了一眼身侧冷着峻脸的秦豫,弱弱的给谭果开脱,“先生,谭果只是和顾少主他们关系好。”  虽然沐沐的手是搭在谭果的肩膀上的,不过在罗非鱼看来不过是家人之间的亲密,而且这三人凑到一起就立刻幼稚化了。  沐沐别看一副风情万种的妖孽模样,其实嘴巴很毒舌,谭果更是时不时的闹腾,顾岸那就是喷火小暴龙,随时都能抡拳头干架,唯独不变的估计就是顾均澈这个电脑宅。  “我知道。”秦豫虽然很想将谭果肩膀上那碍眼的手给剁掉,不过想想还是忍了,谁让这是谭果的堂弟,而且从小一起长大,感情好到能同吃一碗饭,同睡一张床。  顾均澈一面应对着冯小寒,一面瞄了一眼不远处的谭果三人,眼角诡异的抽了抽,自己当年也是和糖果他们一起接受大哥的魔鬼训练的,所以他们三个这样躲在不远处看热闹,难道真以为自己不知道吗?  “均澈,你能原谅我吗?”冯小寒哽咽着,倔强的抹去眼角的泪水,仰着苍白的脸蛋,就这么看着顾均澈,似乎他不原谅自己,她就会一直道歉一直弥补,直到顾均澈愿意原谅她为止。  “你不用说了。”顾均澈终于开口。  一旁冯小寒泪水朦胧的眼睛里有着算计的光芒一闪而过,她不怕顾均澈会不原谅自己,就怕他不搭理自己,只要他愿意开口,一切都有转圜的余地。  其实冯小寒是真的后悔,要是当年知道顾均澈根本不是自己认为的穷屌丝,她当年怎么可能会背叛顾均澈,直接将这个男人牢牢的抓在掌心里,然后结婚生子,自己就是养尊处优的阔太太了。  一想到连李永波这样的豪门子弟对顾均澈一行人都是那么的畏惧忌惮,冯小寒是真的悔的肠子都青了,一个金光闪闪的大金主,而且还是那么好糊弄的蠢男人,竟然就这么被自己给放过了。  没有错过冯小寒眼中的野心和精光,顾均澈正色的开口:“我和你是不可能的,而且我们家也不会让你进门,如果你继续纠缠我,我大哥会杀了你的,不相信的话你可以去问李永波他们。”  说完之后,顾均澈径自越过呆愣住的冯小寒径自朝座位走了过去,看到谭果三人动作迅速的窜回到原来的座位,顾均澈眼角再次抽了抽。  冯小寒设想过各种可能性,她甚至已经在心里构思好了挽回顾均澈的详细计划,苦肉计肯定是少不了的,淋雨、发烧、扭脚、摔楼梯,各种苦情戏码,冯小寒都已经设计好了。  顾均澈死宅,这种男人最好掌控,只要对他好一点,将态度放的很低,然后再来个酒后乱性,最好怀上孩子,顾均澈这种老实呆板的男人一定就会上钩的,可是冯小寒没有想到自己会死?  浑浑噩噩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看着不远处顾均澈几人座位,冯小寒还是不死心,她甚至忍不住想这是不是顾均澈拒绝自己的一种手段,总不能一言不合就杀人吧?那还有没有王法了。  李永波几个纨绔是真的怕了,所以从上飞机之后就老老实实的坐在座位上,唯恐招惹了秦豫这几个杀星,自己就成了尸体被运回帝京了。  “李少,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冯小寒低声的开口,她以前虽然也算是圈子里的人,但是接触的都是小小有钱的男人而已,这圈子论起来最多算是外围的圈子,冯小寒现在勾搭上的李永波才算是真正的圈内人。  冯小寒是跟着李永波来H城的,之后又倒霉的被四海帮的人给绑架了,丁坤更是开价五百万才放人,好在因为牵扯到顾均澈,最后四海帮被秦豫给挑了,丁坤也逃走了,不过冯小寒肩膀上被扎了一刀。  李永波并不知道冯小寒和顾均澈的过往,所以对她还有几分内疚,此时低声道:“你不管他们是什么人,但绝对是连我都不能得罪的狠角色。”  另一个纨绔此时也按耐不住的低声开口:“李少,我听说A省郑家的郑小宝是真的死了,真的被他们给弄死的?不就是在拍卖场起了冲突而已,有必要将人给活活打死?”  “闭嘴,顾家的事情不是我们能管的。”李永波低声斥了一句,从知道秦豫的身份之后,又知道了顾家的身份之后,李永波是真的怕了。  郑小宝那是什么身份,郑先国的小孙子,放到古时候,那就是封疆大吏的孙子,然后呢?还不是死了!郑家不也只是将尸体带走了,屁都没放一个。  几个纨绔虽然是圈内人,毕竟家族势力太小,很多内幕都不知道,几人奉承了李永波好一会儿,这才零碎的听到一些内幕。  一旁冯小寒脸色一白,顾家?这个名号她在帝京也听过,再想到顾均澈的名字,冯小寒并不相信他会是黑道教父的儿子,毕竟怎么看顾均澈也是个电脑宅而已,和黑帮的少主相差太多。  但是都姓顾,冯小寒更相信顾均澈是顾家的旁系,即使这样,顾均澈的身份也是非同一般的尊贵,再想到他说如果自己继续纠缠下去,自己一定会死的!  冯小寒终于相信了,顾家要杀一个人,那绝对连尸体都不会留下,只会成为永久性的失踪人口!  !分隔线!  回到帝京之后,秦豫和谭果还没有好好休息,第二天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先是远在S省的风帆海运和新锐科技发生了商业纠纷,秦豫将罗非鱼派出回去处理了,前脚罗飞鱼离开了,后脚白圣天满脸疲倦的找上门了。  “白叔,你没事吧?”看着白圣天满脸疲倦,眼下也是一圈浓郁的黑眼圈,谭果有些内疚的开口,貌似帝京还是一团乱的时候,自己和秦豫竟然溜到H城参加拍卖会去了。  “没什么大事,不过是没睡好而已。”白圣天喝了一口水,揉了揉疲惫的太阳穴,然后无语的看着谭果和秦豫,“我说你们到底惹到哪一路的大神仙了?这是要将你们给逼死的节奏!”  之前袁家像法院递交了起诉书,袁傟博士被迫暂停了一切工作,再加上舆论上的煽动,袁傟博士差一点成了过街老鼠,然后新能源实验室的其他研究者也都因为各种各样的压力被迫离开了。  没有了袁傟博士这些人,新能源集团就等于是被人釜底抽薪了,成了空架子,更别提新锐科技和风帆海运接着出事。  “袁楠楠的被杀的事,刑侦大队那边已经认定你和秦豫是杀人凶手了,我估计要逮捕你们也就是这一两天的事了。”白圣天以前就是帝京的老纨绔,他见过爱惹事的,可真没见过秦豫和谭果这样会惹事的,两人去了一趟H城,都能将郑家的小孙子给弄死,白圣天感觉自己早晚会拖累死。  谭果无辜的笑着,她自己都不清楚惹到什么大人物了,“白叔,放心吧,事情很快就会明了的,这段时间就相当于放假,你没事多安抚一下实验室的那些专家博士,让他们放宽心。”  “行了,我知道,他们跟着了袁傟博士这么多年,虽然被迫无奈的离开了实验室,也没有和其他人签约,而且幕后人似乎只针对你们两个,看不上我们这些小人物。”白圣天也看出了一点门道。  针对秦豫和谭果的幕后人,只是在打压他们两个,实验室的这些专家博士离开了实验室,一切都安宁了,而白圣天虽然也是秦豫这边的人,但是估计地位太低,对方看不上,都懒得对白圣天出手。  而眼前最棘手的还是袁楠楠被杀的案件,因为在花店里发现了袁楠楠的血迹,再加上袁楠楠死亡时间段里,谭果和秦豫没有办法给出不在场的证明。  当然,那个时间段也是凌晨睡觉的时候,没有时间证明也正常。  送走白圣天之后,谭果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头枕在秦豫的腿上,“秦豫,目前这些证据都是间接证据,幕后人要算计我们,这种程度还不够啊,我估计对方说不定还会对龙虎豹动手。”  “嗯。”秦豫正在翻看资料,袁楠楠被杀的案子最多是间接证据,而袁傟博士被告,即使败诉也只是给赡养费,风帆海运和新锐科技的事情有罗非鱼在处理,虽然棘手一点,麻烦了一点,但也不算是什么大事。  秦豫目光里有着寒光一闪而过,谭果推断的不错,对方应该还会动手,而且只怕是大手笔了,不让自己伤筋动骨绝对不会罢休。  这边谭果话音刚落下,秦豫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电话是徐教官打过来的,当初秦豫和谭果在M国的时候,十二星座这边秦豫带过来的就是天蝎座的徐教官和雷大鹏。  谭果从沙发上爬了起来,凑到秦豫的耳边听了起来,半晌后,谭果表情一变,心虚的瞅了一眼秦豫,只感觉自己果真是乌鸦嘴,好的不灵坏的灵!  “我知道了,你们注意安全,暂时不要和他们起冲突,我会尽快处理。”说完之后,秦豫挂了电话,看着谭果盘膝坐在沙发上,绞着手指头的哀怨小模样,不由闷声笑了起来,宠溺的揉了揉谭果的脑袋瓜子。  “我要去B国一趟。”秦豫沉声开口,之前龙虎豹接了一个单子,是护送战乱的B国一个贵族离开本国去往M国。  因为需要护送的人很多,而且那边又是战乱区域,再加上一旦消息被透露出来,会非常的危险,B国的民众一致认为M国是他们的仇敌,是害得他们国家内乱的元凶,现在B国的贵族竟然要去M国定居,这简直是不可饶恕的大罪。  所以秦豫这边派了两支队伍过去了,其中一支是天蝎座这个核心队伍,为了安全起见,徐教官亲自带队,后来雷大鹏认为B国局势太动乱,自己也跟着一起过去了。  原本任务进行的很顺利,有了龙虎豹的保驾护航,B国的地方武装势力或者其他民兵组织,甚至军阀都给龙虎豹几分薄面,一路畅通无阻的到达了机场,那边有龙虎豹的专机。  可是谁知道在最后飞机要起飞时却发生了变故,B国首都达尔瓦的武装力量竟然包围了机场,将龙虎豹的专机扣押了下来。  不过好在之前警觉到了不对劲,雷大鹏先一步带着一支队伍将要护送离开的贵族一大家子安全撤走了,被扣押的飞机上只有徐教官和余下的龙虎豹的人。  “会不会有危险?”谭果忍不住的开口,华国治安非常稳定,不必担心幕后黑手会对秦豫下杀手,但是一旦离开了华国去了B国,那边又是战乱国度,秦豫的生命就无法保障了。  秦豫伸手将谭果抱在了怀里,下巴亲昵抵在了谭果的肩膀上,“B国只是将人暂扣下来了,而且不禁止他们对外联络,这说明幕后操控的人只是想让我离开。”  说到这里,秦豫幽深的黑眸里闪过凛冽的凶光,调虎离山,幕后人想要对付的是谭果,毕竟没有了龙虎豹当靠山,谭果一个人留在帝京人单势孤。  想到袁楠楠的死亡案件,秦豫猜测对方只怕是要将杀人凶手的罪名强行扣到谭果的头上,然后迅速的了结此案。  “你放心去吧,你走了,对方才会露出马脚来。”谭果身体放软的靠在秦豫的胸膛上,嘴角勾起嘲讽的浅笑。  “幕后之人绝对是个胆小鬼,之前利用郑家来对付我们,然后现在又调虎离山将你弄走,我看此人绝对是个沽名钓誉的伪君子,即使他身居高位,也不敢明着动手,再说和郑家有仇的不过是:佟、古、牛三家,三人,对方一旦出手,要锁定他就容易多了。”  秦豫认同的点了点头,这里是帝京,而且谭果身边有于磊他们的保护,不管幕后人是明着来还是暗的来,谭果都不会有事的,不过幕后人做了这么多事,应该会明着对谭果动手,秦豫就更不用担心了。  秦豫回到帝京只待了一天,第二天一早就带着顾大佑离开了帝京飞去了B国,如今帝京只有谭果一个人坐镇。  谭果在机场送走了秦豫之后,回来的路上就接到了祝秘书的电话,“谭小姐,你好,是这样的……”  “好的,我知道了,我马上过来,准时参加会议。”谭果玩味的笑着,之前谭果和秦豫去赖庆实的办公室申请专项扶持资金,赖庆实避而不见,是祝秘书接待两人的。  挂了电话之后,谭果看向驾驶位的于磊,“于队,我们去赖财长那边。”  而此刻,会议室里已经来了不少人,上面有了专项扶持资金,所有涉及到能源开发应用和推广的公司老总都过来了。  武明光老神在在的坐在一旁,这段时间被秦豫压了一头,武明光很是阴沉了一段时间,不过今天众人却发现武明光表情很是轻松惬意,眉宇里甚至含着喜气。  “听说秦豫招惹到了什么大人物,这笔资金估计要归武氏集团了。”角落里,有消息灵通的老总低声说了起来。  “估计是,袁傟博士被袁家告上了法庭,听说新能源实验室的那些专家博士也都离开了,我还想去挖两个回来,可惜这些搞研究的书呆子根本不为所动。”  另一个老总说到这里不由的来了火气,大家都是做能源开发研究的,这些专家博士就是下金蛋的老母鸡,谁知道他们对秦豫忠心耿耿,不管多么优厚的条件都不愿意跳槽离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