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301章 吃个闷亏

第301章 吃个闷亏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6714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20
    被顾岸咄咄逼问着,再看着一旁似笑非笑等着看好戏的谭果,武明光只感觉脸皮一阵烧热,又是恼又是躁,还带着几分惊惧之色。  顾家少主!那绝对是武明光怎么都不愿意得罪的人物,尤其是这些年顾家越来越低调,但是顾家的地位却是越老越牢固,这更让武明光胆战心惊。  道上那些势力,甚至地方上的一些黑帮势力,因为顾家低调多年都有些的蠢蠢欲动,忘记顾家的强大和可怕,但是武明光这些人明白,顾家虽然低调可是地位更稳。  这说明顾家结识的都是另一个层面的大人物,若是顾家高调,经常和外界接触,即使得罪了顾家少主,武明光还可以托人打个勉强,赔个礼道个歉,将这个小冲突给化解了。  但是在帝京多年,武光明根本不清楚顾家到底和帝京哪个家族交好,和哪个大人物有私交,这种一头懵的情况下,武明光就算赔礼也找不到中间人打圆场。  “顾少主,之前绝对是误会,我绝对不可能找人来围堵顾少主。”武明光此话一出口就说明他已经选择退让了。  但是在顾家威名的震慑之下,武明光只能选择低头,“如果顾少主不相信的话,我可以亲自调查这件事,给顾少主一个交待。”  武明光是真的冤枉,他虽然想要对付谭果和秦豫,但是那也是要讲究方式方法的,找些混混来砍死谭果的蠢事,武明光脑子进水了都不会这么做!  别说到时候谭果没被砍死,自己先犯了规矩,最后被秦豫派人给暗杀了,他也是死有余辜,武明光都不敢砍死谭果,吃了雄心豹子胆他也不敢去砍顾岸这个顾家少主。  于姓男人和旁边两个老总此时都已经站起身来退到了一旁,他们虽然和武明光交好,但是也只是出于利益关系,平白无故的得罪谭果和顾少主这两个煞星,他们可不乐意,所以纷纷退到了角落里撇清和武明光的关系。  看到武明光不断的示弱道歉,原本还显摆的胡光民有点傻眼了,他是知道谭果有点来头和背景的,但是胡光民毕竟只是刑侦队的副队,只是个小人物,帝京高层更机密的消息他都不够资格知道。  所以在有了武氏集团这个大靠山之后,胡光民根本没将谭果放在眼里,这也是因为之前调查袁楠楠被杀案件的时候,胡光民知道谭果也就是个孤儿,勾搭上了秦豫才鱼跃龙门,身份显得尊贵了一点。  秦豫虽然让姓胡的有些忌惮,可是在陈启前暗示要加快案件的侦办速度,再加上胡光民知道武氏集团成功拿到了两个亿的专项扶持资金,这让他更坚定了抱住武明光大腿的信心。  在胡光民的眼里,如果说秦豫是一头野狼的话,那武明光就是更加凶猛可怕的雄狮,二者选其一的话,胡光民肯定会选择武氏集团,然后趁机踩着谭果来讨好武明光,可是他真没想到谭果身边这个英俊桀骜的年轻男人竟然是顾家的少主。  “这件事和我也没有关系!”理清楚思路之后,惊恐万分的胡光民猛地站起身来,太过于害怕之下,声音都已经尖利了,“我是无辜的!”  胡光民再蠢他也是搞刑侦的,对帝京的地下势力非常的了解,这可是顾家的少主,胡光民声音哆嗦着,身体直发抖,若不是一手撑在桌子上,估计此时人已经吓的瘫软在地了。  现场唯独欧阳梅雪坐在椅子上没有起来,不是她胆大,而是太过于惊恐之下,全身都已经软了,放在膝盖上的双手抖的跟落叶一般。  武明光的确是无辜的,不管是抢包厢也好,还是让大刀伟带着人来砍谭果他们也好,都跟武明光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胡光民倒是参与了抢包厢,可惜他也没有抢到,整件事里说起来都是欧阳梅雪在主导,她一方面是趁机发微薄炒作自己,一方面则是为了巴结武明光,这一点倒是和姓胡的心思一样,谭果和武明光是死敌,他们针对谭果自然就是讨好武明光。  当然,欧阳梅雪还有自己的私心,她嫉妒谭果能有这么好的运气遇到秦豫这样的好男人,所以心理阴暗的想要毁了谭果,甚至还不切实际的幻想着一旦自己结识了秦豫,说不定可以取而代之。  在这种阴暗扭曲甚至带着异想天开的心思下,欧阳梅雪才会让大刀伟带了手下过来砍谭果,能趁乱毁了谭果的脸就更好了。  欧阳梅雪之所以敢如此狂妄,多少是因为她很蔑视谭果,不过是个孤儿而已,抱上了秦豫的金大腿才能有现在的地位,她凭什么?  娱乐圈里这种女人多的是,但都是过眼云烟,一旦被金主厌弃了,就一文不值,正是因为从骨子里轻蔑谭果,欧阳梅雪才敢这样胆大包天,找了大刀伟来砍人,谁知道竟然牵扯到了顾家少主。  包厢里的气氛僵持着,就在此时,包厢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踹开了,突然的声响把里面惊魂不定的几人都吓了一跳,谁他妈的这种时候踹门,有心脏病的都要被吓死了,没心脏病的估计也要被吓出病来了。  “打架斗殴的犯人在哪里?”威严的喝斥掷地有声的响了起来,带队的是附近派出所的副所长董强。  董强今天晚上值班,接到了报警电话,有人在东阁酒店打架闹事,而且涉案人数高达三十人,打架的人还都带了砍刀,这影响极其恶劣,所以在召集了人手之后,董强亲自带队来抓人。  目光诡异的一转,董强自然认识胡光民,看到欧阳梅雪时也是一惊,果真和电视上一样是个漂亮的大美女,视线再转,董强看向一旁的武明光几人。  这就是武氏集团的老总,平日里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人物啊,不过董强想想也对,能来五星级酒店吃饭的人,身份肯定非同一般,也就武总这样的大老板才有资格让欧阳梅雪这种娱乐圈的女明星来作陪。  “武总,让你受惊了,这是我们工作没有做到位!”不放过任何一个好机会,董强脚步上前的向着武明光点头哈腰的道歉。  随后董强又凶狠的看向一旁的谭果和顾岸,“哼,没有想到现在的暴徒这么张狂,五星级酒店也敢闹事,还敢公然带着管制刀具来砍人,你们眼里还有没有王法了?有什么问题不能好好商量,你们这是想要闹出人命吗?看你年纪不大,没有想到行事如此歹毒狠辣。”  估计是想在武明光面前表现,董强越说越是来劲,声音更加的严厉,“幸好今天没有造成重大的危害,否则就不是治安拘留了,已经是刑事犯罪了!你们两个跟我回去接受调查!”  说话的同时,董强直接拿出了手铐,板着脸,眼神锐利,大义凛然的要将谭果和顾岸两人给抓捕归案。  “别,打架斗殴的事情和我无关,从头至尾我可没有动手。”谭果笑着后退了两步。  “的确,谭果没动手,人都是小爷我揍的。”顾岸冷笑一声,瞄了一眼武明光,之前他倒是将关系撇的一清二楚,和他没关系?那这些人怎么会来抓人?  看着顾岸一个人要抗下所有的事,董强眉头一皱,他嘴上说的冠冕堂皇、义正言辞的,但是也不能胡来。  董强接到胡光民电话的时候,其实已经大致了解了事情的经过,虽然董强也想对付谭果来讨好武明光,但是胡光明之前说的也很明白,谭果的确没有动手。  在铁一般的事实面前,董强也不敢颠倒黑白的污蔑谭果,此时眉头一皱,牵强的开口:“你虽然没有动手,但是这不代表你没有涉案,动手的是你的朋友,而你说不定是帮凶,不管如何,你也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  说完之后,董强直接拿过手铐咔嚓一下将顾岸给铐起来了,至于谭果只是接受调查,她并没有动手,自然不用戴手铐了。  董强来的很快,动作更快,武明光几人反应过来时,顾岸都已经被他铐住了,一时之间武明光脸色煞白,嘴唇哆嗦着,估计是气狠了,愣是连话都没有说出来。  胡光民和欧阳梅雪都已经被顾岸的身份给吓傻了,看到董强将人给抓起来了,胡光民声音哆嗦着,刚说出一个字。  董强脸上露出我办事你放心的谄媚笑容,这个时候依旧不忘记标榜一下自己,“这个案子我会亲自处理,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绝对不会放过一个坏人,对于那些危害公共安全的暴徒和凶徒!我一定会严厉处理,绝不姑息养奸!”  “闭嘴!”武明光终于反应过来,厉声一喝,气的面色铁青。  看到董强这先入为主的表现,武明光恨不能将一旁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胡光民给宰了,不是他打电话通知董强来抓人的,董强怎么会直接冲过来将矛头对准顾岸和谭果?偏偏这事在顾少主眼里都成了自己安排的。  被骂的董强傻眼的愣住了,不明白武明光怎么突然对自己发难,再看着表情难看的胡光民,董强目光转了转,忽然眼睛一亮,武总一定是认为自己办事太粗暴了!  这样明目张胆的对谭果动手,影响太恶劣了,毕竟武总还在这里坐着呢,即使是栽赃陷害,那也要干的漂亮,不留一点把柄,至少不能将武总给牵扯进来了。  自认为领悟了武明光隐晦的含义,董强对着武明光笑了笑,随后大手一挥命令手下将顾岸和谭果带走,“你们俩都跟我回去,事实如何,不是靠你们一张嘴说的,靠的是证据。”  等到了自己的地盘上,董强阴森一笑,到时候想要什么证据,还不是自己一句话的问题,这两个小年轻难道还能扛得住自己的手段?  而且现在自己态度放好一点,不明显针对谭果,也不会让武总为难了,董强想到这里脸上笑容更深了几分。  “你给我立刻放人!”武明光恨不能将自以为聪明的董强给生吃了,这个蠢货到底在想什么!  呃?被骂的董强第二次傻眼了,不明白的看着暴怒的武明光,看了看被抓的顾岸,再看了看笑眯眯的谭果。  董强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动着,难道自己抓错人了?也对,想到之前胡光民的说法,真正和武总有仇的是谭果这个女人,抓个无关紧要的小青年一点用处都没有,如果谭果趁机脱罪,由这个青年来顶罪的话……  董强明白的点了点头,难怪武总这么生气,原来是担心自己坏了武总的这个布局,这个局就是对付谭果的,自己抓了个无关紧要的小虾米,却放过了谭果这个真正目标,武总不高兴也正常。  想到这里董强也有几分为难了,从实际情况而言,谭果的确没有动手,董强也不能颠倒黑白将谭果抓起来。  而且如果这个被抓的青年揽下所有的罪责,那么谭果即使是他的朋友,至多也就是个旁观者,要给谭果定罪也不容易。  可是看着脸色铁青暴怒的武明光,董强一咬牙,得,拼了!只要讨好了武总,还怕自己以后没有前途吗?没看见胡光民都巴结上武总了,刚刚电话就是胡光民亲自打给自己的。  想到此,董强针对的目光倏地看向谭果,“哼,你是不是以为自己可以逃脱法律的制裁?既然你是主谋,你比这个动手的暴徒行径更为恶劣,小钟你过来,将制造这一起恶性打架斗殴事件的主谋犯带回去。”  武明光已经气的快喘不过气了,一手颤抖的指着不知所谓的董强,见过蠢的,没见过这么蠢的!他是长了猪脑子吗?  武明光已经不想和董强说话了,挫败的目光不由的看向一旁的顾岸,这一下顾少主应该相信这一切都和自己无关了吧?自己就算再蠢,再想对付谭果,也不会用这样拙劣的计策,更不会将顾少主牵扯进来。  顾岸此刻昂着头,目光就是不看武明光,谁让他倒霉,刚好和这些人扯在一起了,这就叫做黄泥巴掉进了裤裆,不是X也是X了!  欧阳梅雪表情纠结着,在震惊到惊恐之后,欧阳梅雪脑子飞快的转动着,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件事一旦查起来,首当其冲的人就是自己,毕竟事情都是自己惹出来的,顾家少主不会放过自己,只怕武总也不会放过自己!  想到这里,欧阳梅雪知道自己必须站出来坦诚一切,这件事无法蒙混过关,自己已经得罪了顾家少主,总不能再将武总也给得罪了,说不定自己主动承认,武总看在这个份上放过自己。  “不用问了,报警电话时我打的,那些混混也是我找人叫过来的。”欧阳梅雪此时没有了之前的嚣张跋扈,哆哆嗦嗦的站起身来,妆容精致的脸上表情还算冷静,对着一旁的顾岸和谭果开口:“这件事和武总没有关系,和其他人都没有关系,都是我做的。”  “之前我想要东华厢,可惜没有抢到。”欧阳梅雪说道这里,腿已经有些发软了,“再加上我之前对秦总裁一见钟情,刚刚被谭小姐下了面子,又是气恼又是嫉妒,所以我才会打了电话找来混混打砸包厢,想要出一口恶气,武总他们只是来吃饭,并不知道这一切,顾少主要追究的话,那就追究我的责任吧。”  董强傻愣愣的眨了眨眼,怎么欧阳小姐出来顶罪了?“欧阳小姐,你是不是被人胁迫了?你放心,今天有我在这里,没有人敢威胁你……啊!”  董强的话还没有说完,只感觉一个茶杯向着自己的脸砸了过来,因为太突然,董强都没有反应过来,鼻子一痛,却是被茶杯给砸出鼻血来了。  “你给我闭嘴!”武明光怒不可遏的吼吼了起来,再让这个蠢货搅合下去,今天谁都别指望能安全离开了,武明光气狠了,指着一旁的顾岸对着董强咆哮起来,“这是顾家的少主,你给老子把眼睛放亮一点,嘴巴放干净一点!”  顾家少主?董强愣愣的看着怒骂自己的武明光,刚刚他是听到欧阳梅雪说起顾少主,只是董强也没有多在意,可是听到武明光再次点明顾岸的身份后,董强猛地反应过来,目瞪口呆的看着顾岸,鼻血咻咻的往下流,“顾少主?顾家的人?”  说完之后,董强嘴唇直哆嗦,恨不能将时间倒转回去,这个年轻人是顾家少主!黑道教父的顾家!  董强只感觉嘴巴里湿漉漉有血腥味,抬手一抹鼻子嘴巴,红艳艳的鼻血让董强白眼一翻,身体扑通一声倒在地上,也不知道是真的晕过去了还是假的晕过去了,反正晕过去至少不用再面对顾家少主了。  顾岸没有理会倒下去的董强,也没有理会主动承担的欧阳梅雪,顾岸一脸的痞像,懒洋洋的看着脸色灰败的武明光,故意的晃了晃自己被铐住的双手。  “武总,我不管这乌龙事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但是这一切我都算在武总你身上,哼,这些人为什么会针对我和谭果,还不是为了巴结武总你。”顾岸这话说的霸道十足。  至于欧阳梅雪、胡光民还有倒在地上不知道是真晕还是假晕的董强,不管这三人是自作主张,还是受人指使,反正这个仇顾岸就是归结到武明光身上。  武明光嘴角狠狠的抽了两下,顾岸将话说到这份上了,武明光除了认栽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吾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武明光现在就是这个处境,欧阳梅雪他们针对顾岸和谭果,都被算到了武明光头上,他也只能认了。  否则这事真的闹大了,找人去砍顾家少主,武明光还真承担不起这个罪责,顾家或许不会明目张胆的动手,可是天知道顾家什么时候会报这个仇。  武明光忌惮龙虎豹的势力,都不敢对谭果和秦豫明着下杀手,他就更不管得罪顾家了,这事他只能认了,“顾少说的是,这件事终究是因我而起,不知道顾少想怎么办?”  “好说,我听说有笔专项资金原本是该新能源集团的。”顾岸朗声一笑,锐利的目光盯着脸色难看的武明光,敢抢谭果的资金,武明光还真以为自己本事大。  武明光没有想到顾岸和谭果打的是这个主意,这笔专项资金,武明光知道一开始是内定给秦豫的,只可惜不知道哪一路神仙在针对谭果和秦豫,武光明又活动了一下,这笔资金就定给了武氏集团。  权衡了一下之后,武明光干脆同意下来了,“可以,我会主动向赖财长说明情况,今晚上多有得罪。”  “武总办事果真干脆。”顾岸点了点头也没有多纠缠,手腕一动,没有钥匙的情况下,顾岸已经将手腕上的手铐脱了下来丢在了桌子上,转而看向一旁的谭果,“走吧。”  目送着两人离开,武明光冷冷一笑,他虽然忌惮顾岸,也丢失了这一笔专项资金,不过武明光并不在意,这笔两亿的资金也不是一步到位,而是分几年拨下来。  第一年最多也就两千万的扶持资金,这个损失不算什么,等秦豫倒台了,武氏集团吞并新能源集团,拿下核心实验室,多少钱都能赚回来,比起现在的一点损失,武明光更期待暗中的大人物去收拾秦豫。  !分隔线!  帝京的局势显得愈加诡谲,明眼人都看出来有人在针对秦豫,龙虎豹保全、风帆海运、新锐科技包括新能源集团都在同一时间出了事,就剩下谭果一个人在帝京坐镇。  对于谭果,说实话帝京这些大佬根本不放在眼里,谭果唯一就是身手强悍了一点,一个女人没有根基,在帝京这样的大风大浪里,随时都能被淹没。  果真,胡光民直接带着人将谭果给抓起来了,罪名最然是袁楠楠被杀,将人抓起来之后,胡光民态度也很和善,不过就揪着谭果不放,认定了她是杀人凶手。  “谭小姐,袁楠楠被杀的时间段里,你在哪里?有什么时间证人?”有了顾岸这个威胁在,胡光民也不敢对谭果用狠的。  罗非鱼这个秘书虽然回S省处理风帆海运和新锐科技公司的问题,不过谭亦直接指派了一个律师给谭果,所以胡光民一询问,律师直接代替谭果开口:“胡副队,我的当事人已经说了,袁楠楠被杀是在凌晨,这个时间段大多数人都在睡觉,胡副队认为怎么可能有其他目击证人?”  律师紧接着开口:“如果胡副队认为我的当事人是杀人凶手,可以提供更直接的物证,不知道死者的死因是什么,凶器是什么?凶杀案第一现场在哪里?”  “虽然现在还没有具体的物证,但是只有谭小姐有杀人动机!”胡光民也不生气,估计是被陈启前给指点了,“龙虎豹保全里能人很多,如果抹除了证据,我们一时半会也找不到证据。”  就在此时,谭果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电话时顾岸打过来的,“丫头,你留意一点,刚刚得到消息,陈悦英失踪了。”  谭果眉头一皱,自己或许该去庙里拜拜了,又一个人失踪,而且和自己扯上了关系。  胡光民问了半个多小时,也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直接起身离开了审讯室去了陈启前的办公室,“陈副,都按照你交待的询问了,可惜没什么用。”  陈启前老神在在的端着茶杯喝着茶,“不用着急,你就拿这个案子绊住谭果,到时候郑家自然会出手。”  郑小宝在H城被顾岸失手打死了,哼,郑家不敢报复顾岸,那势必会迁怒到秦豫和谭果身上,比起秦豫这个硬茬,谭果就是软柿子。  陈启前刚刚得到的消息,郑家已经打算出手了,只不过袁楠楠的死太过于诡异,郑家这边也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线索和证据,想要栽赃谭果并不容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