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304章 复制凶案

第304章 复制凶案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6617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20
    书房里,陈百富看起来像是年轻了许多岁,眉宇之间染着兴奋的笑意,他虽然性格软弱,明明是家中的长子,却被大姐陈悦英压了一头,连陈家都被陈悦英掌控了,自己沦为了商界的笑话。  不过陈百富胆小怕事,他是真的不敢和疯狂的陈悦英动手,这个疯女人一旦疯起来,她绝对能干出弄死全家,大家同归于尽的悲剧。  所以陈百富得过且过,反正大姐也没有孩子,日后陈家不还是要交出来,这些年大姐当家,自己刚好图个悠闲自在,不用工作就能拿到大把的钱来花。  不过随着儿子的越来越优秀,陈百富也有些蠢蠢欲动了,尤其是被两个儿子煽动着,他也想要夺下陈家的大权,“安平,你这段时间好好表现,等我成了陈家的当家,你就能名正言顺回到陈家了。”  “爸,你不用担心我,这些年我都习惯了。”陈平安看起来性子很是温和,眼中有着厉色一闪而过,不过嘴上依旧是温和的笑容,“这段时间我会帮助宇航大哥成为继承人的,我是爸爸的孩子,正名不正名都没有关系。”  “好,好,好,安平,你能这么想太好了。”陈百富高兴的连说了三个好字,大姐当家,陈百富和陈千财两个弟弟地位是一样的,每年公司的股份和分红也是一样的。  但是一旦陈千财这个弟弟成了掌权者,他势必会将陈百富一脉的人给赶出陈家的权利圈子,如此一来,陈百富这一脉的人地位会大大降低,日后说不定就成了陈家的旁系。  所以陈百富只能争夺陈家的大权,好在他长子陈宇航能力很强,而且还有外家的帮衬,压了陈千财一头。  父子两人又说起来以后陈家的发展,陈平安转过身给陈百富倒水,看似温和的脸上有着凌厉的寒意一闪而过。  同样都是陈家的儿子,他怎么甘心成为私生子?哼,陈宇航虽然体弱,可是心狠手辣,自己这个私生子落到他手里头绝对是死路一条,现在没动手,不过是自己有利用价值而已。  也只有爸这个没脑子的认为他们三兄弟身上流淌着同样的血液,会成为一家人,兄弟齐心、其利断金!会将陈家发展的更好!  陈安平很清楚,陈宇航的歹毒,他是婚生子,怎么能容忍情妇生的私生子在眼前晃悠,还回到陈家掌权?  陈宇航目前不过是利用自己来帮他打压陈千财一脉,可是一旦陈宇航成了陈家继承人,第二个收拾的就是自己,不过陈平安目前也不会暴露自己的野心,就让陈宇航和陈千财去狗咬狗,自己坐收渔翁之利!  就在此时,书房的门忽然被敲响了,黄玲满脸忧愁的走了进来,“百富,安平,小顺在外面吃饭被餐厅给扣押了。”  “什么?还有人敢扣押我陈百富的儿子!”倏地一下站起身来,陈百富最疼爱的就是陈顺这个小儿子,自从算命的说他有了这个小儿子,晚年就是享福的命,陈百富将陈顺当成了眼珠子一样疼。  以前因为是私生子,陈百富也不好惯的太过,担心长子陈宇航那边会反感,毕竟陈宇航的外家也就比陈家弱一点点而已,陈百富包养了黄玲这个情妇一直都是偷偷摸摸的。  但是现在不同了,陈百富感觉自己马上要成为陈家的掌权人了,他的儿子也是陈家名正言顺的少爷,可是现在竟然有人不长眼的敢动陈顺,也难怪陈百富会如此暴怒,直接看向黄玲,“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平安眉头一皱,对于这个纨绔弟弟,陈平安是纵容的,主要用陈顺来麻痹陈宇航那边,而陈平安自己一直安分守己,在外面开了一家小公司,看起来就像是要自力更生,完全不打算回陈家。  也正是陈平安这种自知之明的态度,陈宇航和他外家才没有对这两个私生子动手,陈平安更是约束着陈顺这个弟弟不准他端出陈家的名号在外面胡作非为,否则一旦惹到了陈宇航,只怕活命都难了。  陈顺再纨绔他也怕死啊,所以之前也就和几个暴发户的儿子厮混在一起,也不敢端着陈家的名头,可是现在不同了,陈百富马上要掌权了,陈顺一下子得瑟起来,谁知道撞枪口上来了。  黄玲大致的将陈顺在餐厅打碎了青瓷花瓶被索赔三百万的事情说了一下,“百富,这些人明显就是讹诈,现在将小顺给扣押起来了,听小顺说餐厅的保安一看就是黑社会分子。”  “爸,恐怕需要你过去一趟。”陈安平低声开口,他终究是陈家的私生子,在帝京可以说一点地位都没有,餐厅既然敢讹诈,那多少有些背景和靠山,只有陈百富端出陈家的名才能震慑住对方。  “好,我们现在就走,我倒要看看什么人吃了雄心豹子胆!”陈百富火大的迈开了步子,陈安平和黄玲也跟着一起去了。  而此刻,餐厅里。  谭果端坐在主位上,陈顺被餐厅经理提了过来,估计之前被修理了一顿,陈顺再没有了之前的纨绔和嚣张,此时惊悚万分的瞅了一眼谭果,然后又害怕的低下头。  “给我说说陈家的事。”谭果平淡的开口,敛去了往日的笑容,眼神显得有些冷漠,“听说你父亲为了上位,打算对你大姑下杀手。”  陈顺目瞪口呆的看着问话的谭果,陈悦英这个大姑他是知道的,风流成姓不说,而且脾气很古怪,在陈家说一不二,谁都不能违背她的意愿,陈顺对她有些的发憷。  不过这两天听说大姑失踪了,估计凶多吉少,再看到陈百富脸上那掩饰不住的笑容,陈顺也知道陈百富要掌权了,可是他真不知道大姑是被父亲给害死的。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的。”陈顺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他真害怕谭果是陈悦英的人,这样一来,她要是给大姑报仇,自己的小命说不定就丢在这里了。  陈家父子来的很快,被餐厅的彪形大汉搜身之后,这才被带到了谭果这里,一看到陈百富,蔫了的陈顺立刻就活了起来,激动地喊了起来,“爸,哥,你们快救我。”  陈百富更是端着趾高气昂的姿态,刚想要开口……  “不要摆出陈家的架子,我不吃这一套。”谭果抢先一步开口,而她的话音刚落下,一旁的彪形大汉已经掀开了黑色的T恤,露出别在腰上的手枪。  陈百富原本要说的话直接憋了回来,老脸涨得通红,他性子天生软弱,这几天才有些的得瑟,可是陈百富再得瑟也不敢和子弹对干,这可是要人老命的,一下子就蔫了。  而一旁的陈安平神色也是剧烈一变,他这些年表面上装的很无害,自己在外经营一家小公司,表明态度不和陈宇航去争权,但是陈安平野心大得很,可是陈家内部也不过是争权而已,还真没有出过人命,陈安平被谭果这些人给吓到了。  “郭志林和何茂这两个名字不应该陌生吧?”谭果轻飘飘的丢出这两个人的名字,看着表情快速变化的陈百富,谭果了然于心,眼神陡然锐利起来:“陈悦英失踪是不是你们做的。”  “不是!”陈百富惊恐的目光从保镖腰侧的手枪转移到了谭果身上,虽然被吓到了,不过一想到自己并没有做什么,陈百富还算是冷静,忙不迭的解释,“陈悦英失踪和我没有关系,不是我做的。”  “但是你打算做了,不是吗?”谭果平淡的开口,谭家的情报系统还是非常强大的,从陈悦英失踪到现在,虽然也就一个白天的时间,不过谭果已经查到了不少内幕。  “何茂不早就是你们的人了,当初他儿子高三时得罪了一个世家贵少,被退学不说,还差一点没办法高考,是陈安平将人保了下来,何茂儿子大学毕业之后去的陈安平的公司工作。”  听完谭果的话,陈百富眼神心虚的躲闪着,陈安平则是脸色再次遽变,他一直以为自己的布局没有人会知道,因为这个棋子实在十多年前布置下的,没有人会怀疑。  当知道高中这个同学的父亲是游轮驾驶员之后,陈安平就想到了收买何茂,日后在必要的时候对陈悦英动手,所以何茂儿子会得罪世家子,被逼迫退学不能参加高考,都是陈安平一手设计和布置的。  陈安平出来充当了救世主之后,成了何茂父子的恩人,之后何茂在陈安平的帮助之下成了陈悦英的游轮驾驶员,一干就是十多年,一直勤勤恳恳的,即使陈悦英也从没有怀疑过。  “何茂是我收买的,和我父亲没有关系。”陈安平正色的开口,他并不知道谭果的身份,但是他感觉谭果不是敌人,所以陈安平选择了坦白。  一旁陈百富满脸激动的看着给自己顶罪的儿子,感动的不要不要的,明明何茂是自己的人,可是安平却这么孝顺,给自己顶了罪。  一时之间,陈百富父爱灌满了胸口,他刚冲动的想要开口说何茂是自己收买的,和陈安平没有关系,但是话到嘴边怎么都说不出来,陈百富终究还是害怕的,此刻嘴唇哆嗦着,眼中是感动又是愧疚。  陈安平无语的看着满脸动容、百感交集的父亲,他选择坦白是因为知道隐瞒不下去,当年何茂的事情都是陈安平策划的,然后利用陈百富帮忙的。  甚至这一次也是陈安平挑唆着陈百富可以对陈悦英动手了,只是计划还没有来得及实施,陈悦英就已经失踪了。  “陈安平你留下来,其他人先带出去。”谭果对着一旁餐厅经理开口道,几个大汉立刻将陈百富和陈顺父子给强行带了出去。  临出门的那一瞬间,陈百富泪汪汪的看着被扣留的陈安平,如果不是安平给自己顶罪,被留下来的人一定是自己,谁让是自己收买了何茂,而且还打算对陈悦英动手。  “陈家是什么情况,具体说说。”谭果推测陈悦英并不是被陈家人动手绑架走的,想到袁楠楠的案子,谭果感觉是幕后黑手对陈悦英动手,用以陷害自己。  “大姑失踪不是我们做的,我们虽然也部署好了,但是还没有来得及动手。”陈安平很聪明,他并没有因为谭果的和善而小觑她。  陈家内部争斗日益严重,不争权就面临着被赶出陈家的局面,所以陈百富他打算和陈宇航制定一起游轮失火案件,利用何茂这个潜伏了十来年的棋子,成功的干掉陈悦英。  “至于小叔那边,他们收买的人是郭志林,打算给大姑下一种情趣药物,这种药物连续吃几次之后,最终会导致人血管破裂而死。”陈安平这边压了陈千财这个小叔一头,所以消息也更灵通一些。  陈千财知道陈悦英这个大姐风流成性,喜欢包养小男生,所以打算给她来一个马上风死,只可惜也没有来得及行动。  谭果思虑着,按照陈安平的说法,陈家两兄弟都打算直接弄死陈悦英,而不是制造绑架失踪案,想来也对,人死了,陈家只要事先安排好,然后将尸体一火化,又没有人报案追查,陈悦英的死就会定性为意外死亡。  但是如果被绑架失踪了,警方肯定要调查,这对陈家俩兄弟而言并不是好计策,说不定还会暴露他们,谭果沉思着,看来陈悦英的失踪还是针对自己来的。  送走了陈家几人之后,谭果刚打算回去,于磊却快步走了过来,“刚刚二少那边传来了消息,郑致远来帝京了。”  谭果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幕后人要对付自己,势必也担心自己顺藤摸瓜的查到对方的头上,所以才会制造了郑小宝意外死亡的案子,想要借着郑家的手来对付自己,郑致远现在秘密来帝京了,这说明幕后人肯定要动手了。  “我们过去。”谭果笑着开口,要陷害自己还缺少关键性的证据,或许突破口就在郑致远身上。  郑家人一直在A省,这里是他们的根,郑小宝虽然纨绔,不过也只是打架斗殴而已,无伤大雅,可是郑家的敌人却将郑小宝当成了工具,也难怪郑家人会暴露。  郑致远是郑家的第三代,也是郑家的继承人,他是秘密来帝京的,消息很隐秘,除非是有人暗中盯着郑家人的行踪,否则绝对察觉不到郑致远的行踪。  “谭小姐?”看到门口的谭果,郑致远错愕一愣,随即就反应过来了。  从郑老爷子口中,郑致远已经知道了谭果的身份,而整个郑家也就郑老爷子和郑致远知道,足可以看出老爷子行事的谨慎和小心,自己既然来帝京了,肯定逃不过谭家的情报网。  “郑大少,冒昧打扰了。”谭果微微一笑的走了进来,两人落座之后,谭果这才将陈悦英失踪的案件说了一遍,“如果我判断不错的话,估计幕后人很快就会联系郑大少你。”  “我明白,幕后人想要借着我的手陷害谭小姐,袁楠楠的案子证据不足,那么只能制造一个证据更足的案件。”郑致远明白的点了点头,眼中有着冷厉寒光一闪而过,利用郑家当工具,幕后之人何其歹毒。  “其实……”谭果刚打算说话,联络器里传来于磊的声音,谭果表情微微一变,随即站起身来,“来的够快的,郑大少,我进房间躲一下。”  这边谭果刚进了卧室,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公寓的门再次被人敲响了,郑致远走到门口,打开门,却见门口站着一个很是普通的中年男人。  “郑先生,你好。”中年男人声音略显得嘶哑,眼神诡异的看了一眼郑致远。  郑致远声音冰冷,戒备的看着中年男人,“你是谁,为什么跟踪我?”  中年男人发出诡谲的笑声,“郑先生不要提防,我是你的朋友,我们有公共的敌人,郑先生秘密来帝京不就是为了报仇,我这里有郑先生需要的东西。”  郑致远眉头皱了皱,犹豫了一下这才侧过身来,中年男人随即走进了客厅,茶几上放着一杯茶,一旁是关于新能源集团的调查报告,中年男人阴森一笑,看来郑家也收集了不少资料。  郑致远快速的走了回来将茶几上的资料都收了起来,眼神依旧冰冷,“有什么事,说吧,还有我不希望再被人跟踪,否则不要怪我郑家不客气!”  郑致远看起来性格温和,但他毕竟是郑家大少,郑家三代的继承人,骨子里依旧透露出一股凌厉和果决。  “谭果是我和郑先生你共同的敌人,但是要对付谭果可不容易,即使有什么证据,龙虎豹随便推一个人出来顶罪,谭果依旧会平安无事。”中年男人声音阴森的开口,说完之后特意瞄了一眼郑致远,果真见他眉头紧蹙,看来郑家也知道要报复谭果并不容易,否则也不会将郑致远派到帝京来。  “不过眼下却是最好的时机。”中年男人紧接的开口,看到自己吸引住了郑致远的注意力,也不卖关子继续开口:“袁家千金袁楠楠被杀,线索极少,目前还找不到凶手,但是谭果是犯罪嫌疑人,而如今陈悦英也失踪了,这两人都和谭果有仇,只要运作的好,绝对能钉死谭果。”  郑致远冷笑一声,此刻靠坐在沙发上,并没有因为中年男人的话而动容,“一个无关紧要的失踪案,想要钉死谭果也未免太异想天开。”  “这就是我今天来的目的,只要郑先生能让谭果被抓,之后我就可以想办法弄死谭果。”中年男人说到这里,眼中把迸发出一股骇人的杀机,“每年因为意外会死去很多人,当年不是还有洗脸死吗?”  郑致远已经知道对方的用意了,自己制造证据,然后再施压,只要将谭果抓起来,对方就能弄死谭果。  半个小时之后,双方算是打成了初步交易,中年男人这才离开了郑致远的高级公寓,直到于磊确定对方已经离开了,谭果这才从卧室走了出来,“顺着对方的布局走吧,早晚会露出狐狸尾巴的。”  郑致远认同的点了点头,“他刚刚话语里不经意的透露出自己和武氏集团的关系,看来幕后人想要将一切推的一干二净,完完全全隐匿在幕后。”  郑家在幕后人的计划里是打头阵,郑家第一个出手,给各方施压,再加上一些证据,谭果就成了凶手,而陈启前和胡光民都已经被收买了,到时候假口供就出来了。  而武明光和谭果有仇,一旦谭果因为意外死亡,即使查起来,导致谭果死亡的凶手只怕是武氏集团的派出来的,即使秦豫回到帝京来调查来报复,也绝对查不到幕后人的头上,对方可以完美的隐匿起来。  果真如同谭果推测的一般,第二天,有人报警发现了陈悦英的尸体,而尸体被发现的地点依旧是神山公园,陈悦英的死亡和袁楠楠的死亡几乎是一模一样。  “佘队,一定是同一个凶手。”一旁的手下看着好像是睡着了的陈悦英开口,只见她脸色苍白,明显是全身的血液都被放光了,而且身上穿着白色长袍,虽然还没有尸检,但是内脏器官肯定都被移除了。  佘政紧锁着眉头,仔细的观察着陈悦英的尸体,许久之后对着一旁的赵法医开口:“先带回去尸检吧。”  “尸体很轻。”搬起尸体的民警说了一句,这绝对是同一个凶手。  两个小时之后,佘政离开了抛尸现场,因为已经是中午下班尸检,佘政也没有回刑侦大队,直接去了谭果这边。  一看到佘政,谭果笑着侧身让他进门,“陈悦英尸体被发现了,我是不是成了杀人凶手了?”  “两个案子是一模一样手法,死者都和你有仇,再加上郑家的运作,你被抓起来的可能性极大。”佘政说道这里,眉头皱了一下,这才低声道:“我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按照谭果和佘政之前的推理,幕后人是借着袁楠楠被杀的案子,然后制造了陈悦英失踪被杀的案子,再利用郑家,然后将谭果抓起来,再制造意外弄死谭果。  “陈悦英死亡的案件应该是复制袁楠楠的案件。”佘政继续开口,“以幕后人的身份,他完全能掌握袁楠楠被杀时所有的线索。”  谭果认同的点了点头,给佘政倒了一杯茶过来,自己也坐在了沙发上,“陈启前和胡光民都已经被收买了,他们肯定会透露袁楠楠死亡时的所有情况,陈悦英的死才可能和袁楠楠的死是一模一样。”  如果死亡情况不相同,就不能并案调查,凶手就可能是两个;但是死亡情况完全一样,那凶手就是同一个人,而且和两个死者都有关系,这样一来谭果的嫌疑才会更大,才能有理由将谭果抓起来。  “的确是一模一样。”佘政脸色沉重了几分,看了一眼不明白的谭果,继续道:“当时袁楠楠被杀时,我是第一个到达抛尸现场的,也就是神山公园,我在袁楠楠的鞋子上发现了一点水迹。”  当时佘政也没有多在意,不过后来他让古青桐特意化验了袁楠楠的鞋子,水迹虽然已经干了,不过经过检测这个水迹里所含的微生物极少,是蒸馏过的纯净水。  但是这一点佘政没有告诉任何人,也没有写在卷宗里,而这一次陈悦英的鞋子上,佘政竟然也发现了水迹,这说明什么?  胡光民和陈启前的确知道袁楠楠尸体上的所有线索,但是绝对不知道鞋子上的水迹,那么幕后人为什么会知道这一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