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305章 谭果被抓

第305章 谭果被抓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6671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21
    谭果愣住了,看了看佘政,“你是说袁楠楠尸体上的细节,在卷宗里并没有,可是陈悦英的尸体上却出现了这个细节?”  在谭果之前的推断里,袁楠楠的死必定是某个不知道的邪教所为,不管是从她卧室的地板下面发现的玻璃心脏,还是袁楠楠尸体的处理方式,都透露出一股子诡异感觉,像是宗教的某个仪式。  谭果一直认为幕后黑后是借着袁楠楠的死来陷害自己,但是因为证据不足,所以又设计了陈悦英失踪死亡案件。  因为自己和她们两个都算是有仇,如此一来,再借助郑家的手施压,将自己以犯罪嫌疑犯的罪名暂时羁押起来。  而以幕后黑手在帝京的地位和能力,他想要弄死一个人,实在太容易了,如果谭果在外面,身边有龙虎豹的人保护着,要弄死谭果并不容易,但是谭果一旦被抓了,那就等于是瓮中之鳖,制造一个意外死亡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  “是,袁楠楠鞋子上的水迹是高纯度的蒸馏水。”佘政当时倒不是隐瞒,故意将这一点不写到卷宗里去。  而是佘政刚接手袁楠楠的案子,还没有来得及仔细调查,陈启前就将佘政调离了这个案子,由胡光民来接手,这个线索也就没有人知道了,毕竟一旦鞋子上的水迹干掉了,没有人会想起来化验。  “所以说幕后黑手根本不是从陈启前和胡光民这里知道袁楠楠尸体的细节。”谭果越想越感觉奇怪,看了看佘政,“难道幕后人真是杀人凶手?”  否则幕后黑手怎么知道卷宗上没有写的细节,除了佘政之外,应该只有真正的杀人凶手知道这一点。  一时之间,客厅里沉默下来,谭果和佘政都陷入到了沉思,这一个细节推翻了谭果之前所有的推断。  她一直认为幕后黑手是偶尔借用袁楠楠的案子来陷害自己,甚至从郑家的敌人开始着手调查,根本没想过幕后黑手是真正的杀人凶手。  三天的时间足够所有虚构的证据浮出水面,胡光民坐在警车里,整个人显得无比的兴奋,只要自己找到了确切的证据,谭果这个杀人凶手的罪名就定下了。  “胡副队,就是这里。”当车子停下来之后,一直蹲守在外面的一个便衣刑警快速的走了过来,指着不远处的一处废旧仓库。  “根据我们之前大量的走访调查,有人曾经看见一个女人来过这个仓库,而且对方已经确定了来人就是谭果。”  “好,我们马上过去,封锁现场,不要破坏了现场的任何证据,这一次我倒要看看谭果怎么给自己脱罪!”胡光民激动不已的开口,大步向着五十米开外的废旧仓库走了过去。  仓库铁门嘎吱一声被推开了,一片昏暗里,空气里飘散出一股子的怪味,胡光民对着几个手下开口:“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搜,说不定这里就是第一凶案现场。”  为了立功,几个手下立刻分头行动,胡光民看了看四周,自己倒是慢悠悠的如同国王巡视领土一般查看着四周。  就在此时,不远处传来一个手下的惊呼声,“胡副队,有发现!”  听到声音的众人齐刷刷的向着右边方向小跑了过去,进门之后,当看到房间中间不锈钢台上的一幕,胡光民率先忍不住的哇哇吐了起来。  难闻的血腥味和腐臭味混杂在了一起,在密闭的空间里发酵着,让人忍不住呕吐,而一米宽两米长的不锈钢台子上,血淋淋的堆积着一些内脏器官,心脏……肺……大肠……  内脏器官就这么堆杂在一起,因为已经过去几天了,所有的器官都已经发出了难闻的腐臭味,地上和台子上到处都是血迹,触目惊心的让人如同进入了恐怖血腥电影现场。  “先拍照……呕……再通知法医过来……”胡光民感觉自己连胆汁都吐出来了,整个人虚脱的靠在外面的墙壁上,却是没有胆量再进去房间里面看了,实在是太恶心人了。  法医和物证科的人来的都很快,所有的内脏器官都已经被封存带回去检查,而现场除了这些已经开始腐臭的器官外,还发现了一套肢解尸体的器械。  “胡副队,这些器械正是法医用来尸检的,应该和陈悦英尸体上的伤口吻合。”物证科的人也在将相关的物证封存,之前袁楠楠被杀的案件,他们就判断凶手非常精通医学,至少学过解剖,不是外科医生就是法医一类的人。  而现在发现的这些器械更是证实了这一点,不过有一点让人感觉到奇怪的是,凶杀案现场显得血腥、粗暴、凌乱,可是袁楠楠荷陈悦英的尸体却干干净净,完美的像是一件艺术品。  “把所有东西都带回去检查。”胡光民喘息着,只感觉脸上身上都是冷汗,一想到自己还和谭果共处一室过,胡光民想想都感觉毛骨悚然。  “胡副队,不远处发现了一个监控探头,拍到了一个黑色汽车的画面。”在外面取证的手下咚咚咚的跑了过来,这可是重大的发现。  “好,把硬盘带回去,这可是最有力的证据!”胡光民大喜着,接二连三的发现了证据,让他感觉自己距离转正已经不远了。  第二天,一大早,谭果绷着脸,眼神阴冷的透露着杀气,对她而言一大早七点钟不到就被人从床上挖起来,严重的起床气让谭果很想一拳头打掉胡光民脸上那得瑟的笑容。  “谭果,你还不承认自己的罪行吗?”胡光民是真的得瑟了,等到法医还有物证科那边的检验结果一出来,他就迫不及待的将谭果给抓起来审问了。  话音落下的同时,胡光明将面前文件夹里的一张打印照片啪一声拍在谭果的面前,音调也跟着提高,“这是陈悦英失踪当天凌晨四点钟,监控拍到的一张照片,谭果,你有没有发现这辆汽车很熟悉啊?这就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谭果目光冰冷冷的盯着叫嚣的胡光民,根本没有看桌子上所谓的照片,昨晚上一直在想这个案子,导致谭果夜里三点多才睡的。  结果七点不到就被吵起来了,睡了不到四个小时,谭果眼睛都睁不开了,头也嗡嗡的痛着,偏偏胡光民还在这里张狂的大呼小叫的。  “你看什么?我告诉你,这里可不是你的凶案现场!”被谭果那充满杀气的眼神盯的毛骨悚然,胡光民哆嗦了一下,可是想到自己的身份,想到这里是刑侦队,顿时又底气十足起来。  “谭果,你将杀人现场选在一处废旧的仓库,是不是想着这里没有人,即使你做什么,也不会有人知道,可惜啊,你却不知道距离你仓库不远处的另一处仓库最近被人租了出去,为了确保货物的安全,租仓库的老板在门口安了一个监控探头,刚好将你的车子给拍到了!”  谭果听到这里这才低头看了一眼照片,因为是凌晨四点钟,光线非常暗,只有不远处一个路灯发出微弱的光亮,照片里是一辆黑色的汽车,车型和谭果的车子是一模一样,虽然看不清楚驾驶位开车的人,不过倒是拍到了车牌,正是谭果座驾的车牌。  胡光民狞笑一声,再次将一张照片啪一声拍在谭果面前,“在凶杀案的现场,也就是仓库前面,我们发现了轮胎的刹车痕迹,这说明你的车子停留的地方就是凶案现场!”  越说越来劲,胡光民声音愈加的大:“而且在神山公园,我们也发现了同样的轮胎痕迹,杀人现场和抛尸现场都有相同的痕迹,这说明了什么?谭果,你还能狡辩吗?”  “一模一样的车型就有着相同的轮胎印,这并不能证明什么,至于你说的车牌,随便花几百块钱就能做一个,这个不能当做证据。”谭果冷淡淡的回了一句。  “哼,就知道你会这样狡辩,但是我们搜查你的车子时,在车子后备箱里发现了头发,经过DNA的鉴定,这头发就属于陈悦英的,这就说明陈悦英在死前是在你的后备箱里被带走的。”胡光民得瑟一笑的丢出强有力的证据。  “说不定这个头发是你们栽赃故意放到我的后备箱里的。”谭果猛地抬起头,目光锐利的盯着满脸笑容的胡光民,看到他一惊之后,躲闪的眼神,谭果已经不用想了,肯定是胡光民栽赃的。  即使监控视频拍到了谭果的车子,但是没有拍到开车的驾驶员,车型一样包括车牌一样都不能当做证据,胡光民为了陷害谭果趁着检查的时候故意将陈悦英的头发放到了她的后备箱里。  被谭果盯得有点心慌,胡光民吞了吞口水,镇定下来之后继续开口道:“哼,你不用狡辩了,证据可不止这一样!”  说完之后,胡光民重新打开文件夹,将另一份资料摔在谭果面前,冷笑一声,“这一套杀人的器械你很熟悉吧?这可是法医专业的工具,经过检验上面的指纹你知道是谁的吗?”  谭果和古青桐的关系如果不仔细查,外人的确不知道,但是早前古青桐曾经去过S省一趟,当时谭果还在S省,是她接待古青桐的,所以要查还是能查出来的。  想到这里,谭果忽然明白为什么袁楠楠的案子后来会让古青桐过来帮忙,当时佘政被陈启前调离了这个案子,谭果还有些奇怪,为什么对方会让古青桐参与尸检,现在倒是明白过来了,敢情是在这里等着自己。  “杀人动机,杀人工具,包括载运尸体的车辆都和你脱不了关系,谭果,你还有什么可以狡辩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胡光民将桌子拍的砰砰响,厉声呵斥着谭果。  如果说袁楠楠的案子都是间接证据,陈悦英的案子一出,并案调查之后,谭果就是铁板钉钉的杀人凶手了。  “人不是我杀的。”谭果只回了一句,但是她也清楚在这些证据指控之下,即使自己不招认,按照程序,自己是不可能被保释出去的,需要暂时羁押在看守所里。  而此刻审讯室旁的观察室里,陈启前、佘政都在这里,因为谭果身份的特殊性,局里的几个大领导也从头到尾旁观了审讯的过程。  此刻胡光民结束了审问,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整个人都是意气风发的,抓到了谭果他的前途就跑不了了,也难怪胡光民走路脚下都生风。  胡光民兴奋至极的汇报着案子的进展情况,“各位领导,案情已经明了了,虽然谭果依旧不招认,但是在铁一般的事实面前,容不得她狡辩,按照规定需要暂时将谭果羁押起来,我一定争取在最短时间里攻破她的心理防线,让她招供!”  陈启前没有开口说什么,原本悬着的心倒是放了下来,之前陈悦英的案子被大领导交给了佘政去查,陈启前总感觉有点不对劲,好在事情发展的很顺利。  “我感觉这个案子还有些疑点。”无视着胡光民那愤怒的目光,佘政平静的开口道:“凶案现场简单粗暴,可是尸体却干净整齐,从这一点看像是完全不同的俩个人处理的尸体,而且我们只找到了陈悦英被杀的地点,但是并没有找到袁楠楠被杀的凶案现场,杀人凶器虽然是属于古青桐法医的,谭果的确有办法拿到,可是外人也能拿到这套器械。”  “佘政,你不要因为和谭果私交好,就将私人感情带到案件里来,这分明是徇私枉法!”胡光民气恼的嚷了起来。  妈的,自己好不容易侦破了这两起大案,到了佘政嘴里就成了证据还不确凿,那要怎么确凿?非得有人亲眼目睹谭果杀人吗?呸!  “佘队说的也有几分道理。”陈启前笑着打圆场,敏锐的直觉让他知道两不帮是最好的处理方式,“小胡依旧继续调查,争取找到袁楠楠被杀的凶案现场,谭果这边呢,我们按照相关程序办事,先将人关押起来。”  在场的几个大领导点了点头都同意了陈启前的话,胡光民还有些不乐意,在他看来谭果就是杀人凶手,已经没有任何争议了,偏偏佘政要横生枝节,不过将人关起来也好,到时候不怕谭果嘴硬不招供!  同一时间,别墅庭院里,老人依旧坐在院子里喝茶,听着一旁中年手下的汇报,老人满意的点了点头。  “行了,案子进行到这一步就可以了,至于接下来的事情,你派人去看守所吧,记得等谭果意外死亡之后,扫清所有的尾巴,即使秦豫回来调查,也只能查到郑家和武家头上。”  “您老放心,都已经部署好了,从头到尾都和我们无关,栽赃谭果的证据是胡光民做的,给各方面施压都是郑家所为,而谭果在看守所意外死亡的凶手,一旦查起来,只会查到人是武家派来的,而给武家提供帮忙的则是郑家。”  站在老人身边的中年男人笑着回了一句,部署了这么久,终于可以收网了,等这件事彻底过去之后,一切都结束了。  至于秦豫,在中年男人眼中那依旧是个小角色,虽然有几分逞凶斗狠的气势,但这里是帝京,靠都不是武力,而是人脉和关系网,整个局部署下来,牵扯到好几个部门高层,这可不是普通人能做的。  等中年男人离开之后,老人放下茶杯回到了书房,关上门,明明自己住的别墅非常隐秘,不经过门口警卫的审查,一般人都进不来。  但是老人依旧戒备的检查了一下四周,这才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一切都已经布置好了。”  电话另一头传来的是悦耳的女声,“这样就好,这也是为了保护你自己,不过你要记住,谭果意外死亡之后,一切都结束了,必须收手,至于秦豫这边,你不用理会。”  “我明白。”老人没有了之前面对中年男人时的气场和官威,此时看起来更像是个普通的手下,“我不会做多余的事情。”  两人简短的交谈了之后就结束了通话,老人坐在椅子上叹息一声,神色晦暗不明,最终转为了阴狠和冷漠,要怪就怪谭果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至于秦豫,老人并不担心,自己一直完美的隐匿在幕后,秦豫想要找到自己,不亚于登天之难。  !分隔线!  谭果换上了一身橘色的囚服,在看到来访人员之后,倒是诧异的一笑,“没有想到第一个来看我的人会是韩少你。”  韩子方:帝京商界双霸之一韩家的私生子,外人都以为韩子方去了国外发展,毕竟一山不容二虎,再说韩家家风封建保守,不可能让一个私生子继承家业。  更何况韩家目前的当家人也是极其优秀,算是帝京出色的后辈之一,这种情况下,韩子方肯定要被放逐到国外。  不过韩家虽然有些封建,但并不是冷血无情的家族,韩子方被放逐了,但是韩家依旧给他提供了一大笔巨额资金,能确保他的创业,甚至可以给韩子方提供一些人脉关系,只是断绝了他争夺韩家家主之位的一切可能性。  只是韩家绝对想不到在国外混的风生水起的韩子方竟然会是M国的间谍成员,而且身份不低,潜入到华国的一级谍报人员都是由韩子方负责的,至于那些更加隐秘的间谍,M国肯定不放心韩子方这个华国人,那些资深间谍都是归情报组织的高层管理。  “你到底得罪了什么人?”韩子方看着锒铛入狱的谭果,此时已经完全打消了她是华国官方人员的推测。  整件事里,韩子方也看出来了,都是由帝京某个隐秘的大人物在背后操控着,目的就是要弄死谭果。  如果谭果真的是华国的高层,那么她肯定不会走到这一步,锒铛入狱的下一步只怕就是意外死亡了。  谭果悠然一笑,没有因为目前的处境而慌乱不安,“如果我说我也不清楚得罪了哪路神仙,韩少怎么看?”  如果谭果不是华国官方的人,那么只要将谭果拉拢到自己这边来,绝对是百利而无一害,谭果和顾家关系密切,背后又有龙虎豹,如果有谭果的帮忙,日后M过那些潜伏到华国的间谍要打探消息就更加容易了。  韩子方在来见谭果之前,已经和M国的情报组织高层联系过了,M国那边也同意将谭果发展成他们的人,之前还只能是合作的关系,但是如今谭果身陷囹圄,这就是一个机会,韩子方帮忙救出谭果,而她选择效忠M国。  “我相信,你被人盯上之后,我也在暗中查探,只可惜幕后人隐匿的很深,只怕是帝京的高层,而且能成功的利用郑家,只怕此人的地位比起郑先国还要高。”韩子方不动声色的卖了个好给谭果,以示自己对她的关心。  郑先国是A省的老大,而幕后人比起郑先国地位还要高,那么他在帝京的身份可想而知,要弄死谭果真的是分分钟的事情,别说秦豫被绊在国外没法及时赶回来,就算秦豫回来了,如今证据确凿的情况下,秦豫想要营救谭果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谭果明白的点了点头,“多谢韩少的关心,如果真的走到那一步了,这里也关不住我,只不过以后不能和韩少再合作了。”  以谭果和秦豫的本事,在幕后人的算计之下,谭果要洗清罪名不容易,但是她要逃走却不难,只是一旦谭果逃走了,那么她的罪名也就重了,绝对不可能光明正大的留在华国来,只能远逃国外,日后就是回来也要改名换姓,用新的身份才行。  听到谭果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韩子方也有些的郁闷,他的确想要帮谭果,然后将她发展成自己的人,可是营救谭果的确很棘手,幕后人是帝京的大人物,到现在身份都查不出来,韩子方想要帮忙也是不知道从哪里着手。  而谭果一旦越狱逃走,即使日后她依旧选择帮助韩子方,可是能起到的作用就小了很多,谭果光明正大的留在帝京发展,这对韩子方而言才最有利。  “暂时事情还不到这一步,你先不要急,我至少还能确保你这段时间的安全,我会加快调查的,尽量将你救出来。”韩子方沉声开口,看得出他是打算花血本来帮谭果。  “多谢韩少。”谭果感谢的开口,多余的话不用说,大家都是聪明人,自然走知道彼此未说完的意思,韩子方救了谭果,日后他需要帮忙的地方,谭果必定也会投桃报李。  这边谭果以杀人嫌疑犯的罪名被羁押之后,秦豫第一时间就抛下了B国的事情直接上了飞机回国。  郑致远这边按部就班的安排了“杀手”去弄死谭果,只可惜暗中却有一股势力在阻拦,郑致远差一点暴露了,只能草草的收手,放弃了这一次的暗杀任务。  别墅里卧房的灯光明亮着,老人此时靠在床上看书,只不过时间过去半个多小时了,他手中的书依旧没有翻开一页,他在等一个消息。  就在此时,走廊外有脚步声急匆匆的响了起来,在暗夜里显得格外明显。  “怎么样了?”老人放下手中的书,抬头看向走进来汇报情况的中年男人。  “失败了。”中年男人话刚说完,只感觉一股子锐利的气息扑面而来,让中年男人不由挺直了身体,神色更为的惶恐。  “怎么会失败?”老人声音里夹带着怒火,原本看起来和善的表情此刻已经转为了阴冷,就等着最后收网了,可是如今却功败垂成,也难怪他会如此的暴怒。  “暗中有一股势力在阻拦,郑致远差一点暴露,只能暂时放弃了暗杀计划。”中年男人不敢有任何的隐瞒,立刻将事情的详细经过说了一遍。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