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307章 陈家易主

第307章 陈家易主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6577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21
    九点钟一到,主持今天董事会的是陈家一个老一辈,已经八十多岁了,绝对算是德高望重,他就一个女儿在国外生活,所以陈家的内斗和老者也没有多大的关系,他只希望陈家可以发展壮大,论起来对陈百富和陈千财俩兄弟是不偏不倚的态度。  “悦英的事情大家都已经知道了,我也不多说了,国不可一日无君,我们陈家的公司也不能没有掌舵者。”老者说起陈悦英依旧有些的惋惜,虽然她私生活泛滥,但是陈悦英比起陈家俩兄弟行事果敢狠辣多了,只可惜无儿无女,否则陈家也轮不到两兄弟去争。  “多余的话我也不说了,在场都是公司的董事,一切都按照股权来决定。”老者说完之后就坐了下来。  陈家也算是历史久远的家族,掌握公司股份的股东就足足有二十多个,当然,持有股份最多的几个还是在陈家嫡系手里头。  “我建议陈百富成为公司的董事长。”一个股东率先开口,支持陈百富说起来不过是因为看好陈宇航这个继承人,但是陈宇航毕竟还太年轻,现在接手公司太早了,还是得历练几年。  “我认为陈千财更合适。”也有陈千财这边的股东不甘示弱的唱起了对台戏。  一时之间,会议室里像菜市场一样闹腾起来,你一言我一语的,七嘴八舌的吵的人耳朵都痛了,谁让陈家公司的股东足足有二十多个。  陈宇航并没有开口,此刻他坐在位子上仔细观察了一下现场,眉头不由的一皱,陈宇航敏锐的发现陈悦英这个大姑一派系的股东都保持着沉默,还有几个自己没有拿下来的股东也是如此,没有支持自己,同样也没有支持陈千财,难道他们想要保持中立?  吵了半个多小时,屁结果都没有吵出来,在场的股东不少年纪也都大了,一番唇枪舌剑之后,众人也累了,只是依旧不甘示弱的怒瞪着敌人。  “行了,大家按照股权决定吧。”主持会议的老者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出,此刻再次重申了一遍。  听到这话,陈百富表情愈加的得瑟,而陈千财则跟死了爹妈一样,虽然陈家二老早些年就去世了。  “同意陈千财接任董事的请举手,小王,你汇总一下股份。”老者对着身边的一个年轻人开口,他原本是陈悦英的秘书。  会议厅里,寥寥无几的几个人将手举了起来,陈千财父子也都跟着举起了手,只可惜只有六个人,一旁王秘书快速的记录着名字,比对着六人所占的股份,“一共17。5%的股份。”  此话一出,陈千财父子脸色一片苍白,在场的股东至少占据了陈家百分之八十五以上的股份,余下的百分是十几的股份都是散股,可是陈千财父子只占据了百分之二十不到,这就说即使有中立的股东,陈百富这边至少能拿到百分之四十以上的股份。  “同意陈百富介接任董事长的请举手。”老者紧接的开口,其实问或者不问,结果都已经出来了,问也只是走个过场而已。  陈百富笑着裂出一嘴的白牙,一旁看起来清瘦,皮肤透露出病态苍白色的陈宇航也终于露出了笑容。  咦?就在众人以为陈百富肯定获胜时,他自己甚至已经迫不及待的要站起身来感谢大家的支持时,在场的表情表情变得极其的诡异,就连主座上的老者表情也很是诡异。  只顾着高兴的陈百富父子诧异的一看四周,眼睛震惊的瞪大了,陈百富更是失态的喊了起来,“这不可能!”  会议室里除了他们父子外,还有六个人举手,总共是八个人,王秘书已经计算出来股份来了,表情也很是诡异,“支持陈百富的股份一共有23%。”  虽然高过陈千财,但也仅仅是高出一丢丢而已,陈千财更是得意的大笑起来,“我还以为你有多强,哼,也不过如此!”  “小叔,不管如何,我们还是赢了,其他人只是保持中立!”陈宇航平静的开口,虽然是险胜,但也是胜利了。  “对啊,千财,你笑的也未免太早了,只要比你多,那我就是陈家的董事长了!”陈百富在震惊之后又得瑟起来了,不管如何,终究是赢了。  只是陈百富都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股东保持中立,哼,他们难道认为自己赢不了吗?竟然不支持自己保持中立!  会议室里的二十多个人也不是傻的,如果股东真的要在陈家俩兄弟里选一个出来,怎么可能有十多个人保持中立呢?事出反常必有妖!  主座上的老者表情也显得有点的怪异,不可能有十多个股东弃权保持中立的。  陈百富根本没有往深处想,此时得瑟的厉害,显摆的看着脸色灰败的陈千财,“千财,你放心吧,你是我弟弟,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以后跟着我这个大哥,我吃肉你喝汤,不会亏待你的。”  “陈百富,你不要太得意!”陈千财铁青着脸,气的从牙缝里挤出话来,如果大姐不是突然死亡,陈千财也不会仓促备战,他会慢慢的拉拢陈家那些股东,说不定笑到最后的人就是自己了。  “你害死大姐,我呸,你也不怕晚上睡着之后大姐的亡魂来找你算账!”陈千财怒吼着,整个人已经气的失去了理智,“你做的那些肮脏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等着警察上门抓你吧!”  之前陈家虽然利用自家在媒体界的力量将陈悦英死亡的事件大肆报道,而且仇恨的苗头直指谭果,那不过是陈家想要讨好武氏集团,陈千财一直坚定的认为是陈百富害死了陈悦英。  “你不要瞎说!”陈百富也急的站起身来,指着陈千财就骂,“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吗?郭志林那个小鲜肉不就是被你收买了,哼,你这个杀人凶手,还想要贼喊捉贼吗?”  “我不和你做口舌之争,你害死了大姐,陷害谭果,你们一家三口,不对,一家六口就等着秦豫报复吧!”陈千财忽然不气了,就让陈百富得瑟一段时间吧,秦豫此人行事狠辣绝情,陈百富害死大姐却陷害谭果,必定会被秦豫给弄死的,到时候陈家还不是要回到自己手里头。  听着陈家兄弟俩互相揭短,在座的股东们心里都都咯噔了一下,陈家人死不死的他们是无所谓,可是别因为牵扯到秦豫这个大杀星,最后害得公司倒闭,大家血本无归。  “够了,你们两个给我住嘴!”主座的老者愤怒的一拍桌子,火大的瞪着陈百富和陈千财两兄弟,他们是嫌陈家的事情还不够乱码?这种事也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吗?  陈百富和陈千财被吼的一愣,后知后觉的想起来,以秦豫的狠辣手段,那是宁可错杀绝不放过,他们俩兄弟只怕谁都逃不了。  会议室里静悄悄的,谁也没有再开口,看起来今天的董事会还是以陈百富的胜利而告终了,可是就在此时,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了,在座的众人一愣,回头一看,这是?  “安平,你怎么来了?”陈百富看到陈安平,脸上不由露出胜利的笑容,“好儿子,你是不是知道爸当选了董事长,所以来祝贺我的。”  蠢货!在场的人,十个有八个都无语的看着得瑟显摆的陈百富,私生子你藏着掖着也就罢了,还当众说出来,陈百富难道不清楚他之所以会当选,是因为这些股东看重了陈宇航这个继承人的能力。  现在陈百富光明正大和私生子说话,他就不怕陈宇航日后将他的两个私生子直接给咔嚓掉。  “出去,你没有资格进来!”陈宇航冷着脸厉声呵斥着,眼神阴狠而诡谲,他对陈安平和陈顺两个私生子不管不问,但是不代表他能容忍他们两个在自己面前蹦跶。  “今天是陈家的董事会议,我身为董事自然有权利出席。”陈安平平静的开口,看起来面色温和老实,但是眼中却是嘲讽的寒光一闪而过,直接将手里头的一份资料放到了主座的老者面前。  老者眉头微微皱了一下,翻开资料一看,表情倏地一变,“你竟然持有陈家18%的股份?”  陈家因为经营不善,所以外面的散股高达百分之二十左右,而陈安平持有的18%的股份肯定是外面的散股,他一个人持有的股份甚至高出了陈千财父子这边。  “安平?”陈百富也是愣住了,随即大笑起来,指着陈千财说了起来,“你还不服气,现在你服气了吧,我儿子持有18%的股份,我们父子加起来就有百分之四十的股份了,陈千财,你不服输是不行了!”  蠢到家了!在场的人都忍不住的要翻白眼了,陈百富还能再蠢一点吗?陈安平这个私生子明显是来者不善,他如果是来帮陈百富的,早就将股份给了他,怎么会等到现在才出现。  “即使你有这么多股份,依旧是我胜。”陈宇航站起身来冷漠的开口,陈家是自己的,任何人都抢不走,即使是这个私生子也不行。  陈安平冷冷一笑,“刚刚的董事会无效,现在我要求重新投票,选取我当董事长的人举手。”  陈百富脸上得意的笑容一僵,不明白的看着陈安平,“我们已经赢了,再投票做什么?”  “董事会必须所有股东都参加,否则就是无效的。”陈千财凉飕飕的回答,他是看出来了陈安平这个私生子是来和陈宇航争权的,既然自己得不到陈家,也绝对不能让陈宇航得到。  如果陈安平这个私生子成了董事长,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陈千财又看到了希望,此时说完之后他率先举起手来,“我同意陈安平当选董事长!”  陈宇航一脉的几个股东气的面色铁青,却也无可奈何,陈百富彻底傻眼愣住了,他总算明白过来陈安平不是来祝贺自己的,而是来和自己抢董事长的位置的。  “我不同意。”主座上的老者突然开口,神色冷漠,他不会让一个私生子担任陈家的董事长,在场原本保持中立的几个股东也是认同的点了点头,家有家规,陈安平是私生子,他若是上位了,以后陈家人还有什么脸面出门去。  看到这一幕,陈安平并不在意,此刻冷冷的笑着,私生子是自己愿意的吗?这些老古董排斥自己,希望一会他们还能笑得出来。  除了陈千财之外,其他股东都面面相觑着,支持一个私生子上位,他们心里头并不乐意,局面顿时有些僵持住了。  而就在此时,听到走廊外传来的脚步声,陈安平表情微微一变,随即恭敬的站到了门口,会议室的门第二次被推开了。  却见一群黑色劲装的大汉直接将门推开了,然后神色肃杀的站在一旁,一道颀长的身影如同王者一般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里,如果说陈宇航也算是优秀后辈的话,那么在秦豫面前,陈宇航不过是莹莹之火,无法和皓月争辉。  “陈家将由陈安平接管。”秦豫走到主位上,低沉的声音威严的响起,不是商议而是命令。  “你是谁啊?”陈百富不认识秦豫,只感觉这个男人气势太过于凶狠,如同出鞘的利剑,染着鲜血,随时都能收割人命。  “秦豫!”陈宇航声音有点发颤,不安的感觉笼罩在了心头,这么年轻,气势却如此强大,这个男人只可能是秦豫,他来报复陈家了!  听到这两个字,在场的人几乎是脸色遽变,包括主座的老者脸色都苍白了几分,来者不善!从秦豫那阴狠嗜血的眼神里,老者感觉到了死亡的阴影。  陈安平从公事包里再次拿出一叠文件,然后一一的分发下去,看到面前合约的人脸色更是青青白白的变化着。  秦豫冰冷的目光扫过全场,俊朗的脸庞显得更加的阴狠,一字一字如同重锥一般敲击在每个人的脑海里,“这是股权转让协议,你们签下名字合约自动生效。”  “我不卖!”其中一个股东忍不住的开口,不是他敢反抗秦豫,而是股份转让协议上的价格实在是太低了,简直是白菜价,好比帝京价值五百万的房子,现在让你五万块钱就卖了,估计没有人愿意。  其他股东忌惮秦豫的凶狠,一个一个都是敢怒不敢言,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拿起笔,说明大家都不愿意贱卖手里头的股份。  听到有人敢开口,秦豫目光轻飘飘的扫了过去,薄唇勾起诡谲阴冷的浅笑,“你胆子很大,再说一遍。”  开口的股东只感觉自己面对的不是一个年轻人,而是一头可怕的凶兽,还是那种不知道吃了什么药,看起来随时都要发狂的凶兽,一不小心自己就会被撕成碎片。  “我……”声音抖的几乎连不成一句完整的话,股东低下头,却是不敢直视秦豫的目光。  “你这是强买强卖。”陈宇航也害怕,秦豫的气势太强,如同刀子一般,和秦豫共处一室都感觉浑身的皮肤像是被刀子给凌迟着,可是他毕竟也是陈家的继承人,比起这些股东还是要镇定一些。  听到陈宇航的话,秦豫诡谲一笑的点了点头,“的确,我是在强买强卖,可是你们没有选择的余地,签字了,全手全脚的从会议室里走出去,至于不签字的,会发生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陈宇航和其他股东的脸色彻底变了,而随着秦豫一起过来的劲装大汉们砰的一声将会议室的门都给关起来了。  帝京的人都知道秦豫多么张狂,行事多么狠辣,而之前都是传闻,此刻他们才真正的意识到秦豫的霸道和凶残,是要股份还是要命,二者只能选其一。  “三分钟考虑时间。”秦豫冷冷的丢下最后通牒,眼中嗜血的杀气一闪而过,他更希望这些人不要签,他们既然敢对谭果落井下石,就该知道会有今天的报复。  所有的股东右手都哆嗦的颤抖起来,怕死人想要拿起笔,可是他们又贪财,怎么都不舍得将股份贱卖,一时之间,没有一个人动手,好在大家都没有拿笔,似乎这样又有了对抗秦豫的底气,毕竟法不责众,秦豫难道还真敢大开杀戒吗?  “时间……”  “我签!”秦豫的话还没有说完,陈百富第一个嚷了起来,抓着笔咻咻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将自己持有的股份都卖给了秦豫。  陈百富性子软弱,他怕死,钱是好的,但是自己的小命更是好的!而且陈百富还打起了小算盘,安平是和秦豫一起来的,自己可是安平的父亲,等安平掌握了陈家,自己还怕没有钱花吗?  “既然签了,你就出去吧。”陈安平并不奇怪陈百富第一个屈服,此刻看一下签名之后就将文件收了起来。  陈百富的确不愿意留在这里,不说秦豫就像是个可怕的大魔王,这些劲装大汉,一个一个都是身材魁梧,眼神肃杀,让整个会议室里都弥漫着一股血腥的杀气,可是陈宇航毕竟是自己的儿子。  “宇航,你也不要愣着了,赶快签了字,和我一起走。”陈百富看向一旁满脸不甘的陈宇航,低声安抚着,“你不用担心,安平也是你弟弟,以后陈家还是我们的,安平不会亏待你这个大哥的。”  “你给我住嘴!”陈宇航愤怒的吼了起来,血红着一双眼,恨不能将陈百富这个蠢货给打死,陈安平这个私生子今天仗着秦豫的名头强势而来,他要夺走陈家,怎么会放过自己!  被自己儿子给骂了,陈百富也不高兴了,“那行,随便你,反正我是走了。”  说完之后,陈百富第一个转身要离开,看到挡在门口的劲装大汉,不由陪着笑脸,小心翼翼的开口:“几位,我已经签了名了,能放我离开吧?”  秦豫冷漠的点了点头,一旁劲装大汉这才打开门,陈百富咻一下蹿了出去,到了走廊里,这才感觉到呼吸顺畅了一点,会议室里实在是太可怕了。  “动手!”秦豫冷声开口,一个劲装大汉向着最近的一个股东走了过去。  “你要干什么?杀人是犯法的!”男人惊恐万分的喊了起来,他没有想到秦豫真的敢行凶,整个人不停的后退着,只可惜在劲装大汉面前,他的挣扎和反抗和弱鸡没什么不同。  咔嚓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男人再没有大喊大叫的力量了,左手诡异的耷拉在手腕上,竟然是硬生生的被折断了。  会议室里的其他人也都惊恐的站起身来,原本想着秦豫只是吓唬他们,是不敢动手的,谁知道秦豫出手如此的狠辣。  “再不签,下次就是脚了。”秦豫声音如同魔鬼一般冰冷无情的响了起来,目光扫过全场,“不要想着报警,要知道你们不是一个人,你们上有父母下有孩子。”  魔鬼!这是所有人心里头对秦豫的看法,这个男人根本就是魔鬼!可是看着手腕被折断的股东,他们却也明白,秦豫是说到做到,他即使不会杀人,但是也会将魔爪伸向他们的家人,难道他们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年迈的父母别人打折双手双脚,能看着稚嫩的孩子被人摧残?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所有人都签字了,不签字的后果太可怕,他们承担不起,钱财没有了,他们至少还有命在,即使是陈宇航也只能屈服了,只是他看向陈安平的眼神却阴狠的像是淬了毒一般。  陈宇航不敢恨秦豫,因为他知道秦豫太可怕,所以这股子恨意只好转到了陈安平这个私生子的头上。  中午时分,陈家易主的爆炸性消息在帝京所有世家的里传播开来,陈家虽然没落了,但是当年的陈家可是媒体界的霸主,谁也没有想到一夕之间陈家就易主了,而夺得陈家的人说是陈安平这个私生子,可是谁都知道陈安平背后是秦豫。  谭果被抓入狱,秦豫回到帝京之后已经展开了血腥报复,袁家是第一个,陈家是第二个!那接下来会是谁呢?  而秦豫在会议室里用血腥手段逼迫股东转让股份的事情也传开了,可是怪在怪在这里,按理说秦豫是犯了规矩,在帝京这地界上,最不能犯的就是规矩,各行各业都有规矩,体制内是体制内的规矩,黑道是黑道的规矩,甚至世家圈子里也有约定俗成的规矩。  秦豫犯了忌讳,按理说应该会被镇压,可是诡异的是秦豫依旧好好的,这让人不由嗅到一股不安的气氛。  当然,大家都清楚秦豫没这么大的本事,那么只有顾家!这个低调了很多年黑道世界的王者家族!  “爸,怎么会这样?秦豫怎么可能这么强?”武广焦躁的开口,袁家和陈家已经完了,武氏集团是秦豫的死敌,如今看到秦豫血腥的报复手段,武广是真的害怕了。  武明光神色也有些的难看,自从谭果被抓之后,武明光的心就一直是提起来的,他甚至有几分后悔当初和秦豫为敌,只可惜现在说什么都太迟了。  “爸,你不是说帝京有大人物要对付秦豫和谭果吗?怎么到如今一点消息都没有?”武广抓了抓头发,满脸的暴躁和不安。  当初听到武明光这样说之后,武广兴奋的差一点跳起来,同行是冤家!新能源集团和武氏集团从事的都是能源研究和开发,是商场上的仇敌,更何况秦豫还挖走了袁傟博士,这也让武氏恨不能将秦豫除之而后快。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