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309章 找到线索

第309章 找到线索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4607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21
    “我再睡一会儿。”感觉到熟悉的气息,谭果意识还没有清醒,含混不清的嘀咕一声,抱着被子的手下意识的松开,在床边摩挲了两下,抓到了秦豫的手,然后握住继续睡。  “你晚上打算去做贼吗?”秦豫沉声一笑,空闲的右手宠溺的抚摸着谭果的脑袋,顺着丝滑的黑发一直抚摸到她纤细的后背上。  “我现在能吃能睡。”谭果不满的嘀咕一声,在枕头上蹭了蹭,这才抬起头,睡眼朦胧的看着坐在床边的男人,咧嘴一笑,“你不是说不来吗?啧啧,难道担心我欺负你的小情人了,所以来我这个原配这里秋后算账。”  秦豫无语的看着口无遮拦的谭果,这丫头就是典型的陌生人清高,熟人话唠!  “呦,还不说话呢?沉默就是默认。”谭果抗议着,直接将脑袋枕到了秦豫的腿上,软糯糯的抱怨,“睡多了头疼。”  秦豫只好给谭果按着太阳穴,看着她一副被顺毛的小模样,秦豫不由的一笑,“白天少睡一点,在房间里活动活动身体。”  被秦豫摁的舒服了,谭果哼哼唧唧的发出呢喃声,小手更是闲着无聊的从秦豫的衬衫摸了进去,在他精瘦的腰上这里摸摸,那里捏捏……  浑然忘记了秦豫之前去了国外好几天,对于一个开荤男人之后已经禁欲了好几天的男人而言,谭果这绝对是在点火。  “咦,你竟然有反应了?”谭果猛地抬起头,看着绷着老脸的秦豫,动作迅速的爬了起来,自己貌似就枕在秦豫的大腿上,这反应也太迅速太直观了。  “我又不是木头人!”秦豫没好气的回了一句,她这样哼哼唧唧的撩拨也就算了,手还不安分,秦豫要是没反应那才坏事。  谭果盘膝坐在床上,斜着眼瞅着秦豫,笑的格外的无耻,“怎么?去国外没把穆千雪那个小情人带过去?她可是自称是秦总裁的夫人,我才是谭小姐。”  说到这里,谭果一脸的醋样,也不知道从哪里蹦跶出来的狐狸精、神经病!看她那态度,好似她才是原配正式,自己不过是秦豫在外面的小玩意,只不过是解解闷而已,随时都能丢掉。  “我已经派人去查了。”秦豫沉声一笑,长臂将吃醋的谭果搂到了怀里,“你果真是太闲了没事做。”所以才会在这里吃飞醋。  “我以我这么多年零失败记录的金牌杀手直觉发誓,这个女人绝对是来者不善!”谭果举着小爪子,这是属于女人特有的第六感,谭果知道这个女人一定会是她和秦豫之间最大的麻烦。  “放心,有我在。”秦豫揽着谭果的手笔微微用力收紧了几分,不管外面是什么人,秦豫都不会让怀中人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谭果也跟着笑了起来,“你说幕后人到底是什么人?佘队那边已经查过了,袁楠楠鞋子上的蒸馏水和陈悦英鞋子上的蒸馏水做了化验比对,成分是一模一样。”  “杀害袁楠楠的凶手另有其人,幕后人为了保护这个凶手,所以才会将罪名往你身上扣,甚至杀害了陈悦英来陷害你。”秦豫沉声回道,幕后人肯定是知晓凶杀案的任何细节。  “二哥那边已经托人调查了,华国境内没有没有找到类似的邪教组织。”谭果靠在秦豫怀里说着话,“而且二哥说了和郑家有仇的:佟、古、牛三家都没有和邪教组织有联系的痕迹。”  “会查出来的。”秦豫的目光里透露出坚定之色,不管幕后凶手是什么人,一切都会水落石出的。  帝京的局势依旧是这样僵持着,不少人都明白这是顾家在和幕后黑手在较劲,只可惜双方势力平分秋色,谁也奈何不了谁。  所以结果是谭果依旧被羁押着,不能释放,但是袁楠楠和陈悦英被杀的案子也没有任何的紧张,胡光民倒是整天叫嚣着现在是证据齐全,绝对可以给谭果定罪,但是他根本不知道这是上面两方势力在角力。  如果顾家输了,那么谭果势必会以杀人罪被抓,甚至可能在法庭上被判处枪决,但是如果顾家胜了,那么指控谭果的那些证据就值得推敲了,说不定谭果会因为证据不足而无罪释放,一切都必须看顾家和幕后黑手最终的结果。  “郑家就一点不管吗?”此刻,别墅书房里,老人听着手下最新的调查进展,将桌子拍的咚咚响,看得出他很气,却也无可奈何。  中年男人看了一眼暴怒的老人,等他怒气平息下来之后,这才低声道:“郑家除了郑致远之前来了一趟帝京之外,就再没有任何动作了,或许是忌惮顾家的势力。”  老人阴沉着眼神,怒火在眼底燃烧,“哼,郑先国那个老顽固哪里是怕了顾家,郑家早些年就投靠了谭家,听闻顾家和谭家关系密切,乃是多年的世交,郑家为了抱上谭家的大腿,连自己孙子的死都不管不顾了,传出去日后郑家还有什么脸面在华国立足!”  不到老人这种层面上,很多东西外人都是不知道的,这些帝京世家高层的秘密,一般人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  谭家!中年男人眼神剧烈的波动了一下,郑小宝死都死了,而且说起来也是他挑事在先,被打死也只是意外,更何况凶手是顾家少主,而郑家可不止郑小宝一个孙子。  在中年男人看来郑家会选择忍气吞声是无可厚非的事,牺牲了一个不成器的孙子,让谭家和顾家欠下自己一个天大的人情,这对郑家而言绝对是天大的好处,帝京谭家,别说一个孙子了,就是两个三个也是值得的。  “古老,谭果也姓谭,会不会和谭家有什么关系?”中年男人好奇的开口,话一说出来他就知道自己问了傻问题了。  古老摆摆手,“只是姓氏相同而已,谭果的身份早已经被无数人调查过了,她就是个孤儿而已,她如果真是谭家人,我们今天还能坐在这里?”  帝京谭家一直都非常的神秘,这是华国最强大最可怕的家族,以古老的身份也没有听说谭家有女儿,好像谭家是有个儿子,不过走的还是谭家的老路,一直没有进体制,而是去了部队历练。  谭家嫡系不说了,就算是谭家旁系的女儿,只要冠上了一个谭姓,说是小公主都不为过,这样身份尊贵的人怎么可能成为一个杀手,而且如今还被羁押在看守所里,想想就知道不可能。  “你派人去联系秦家,这一次只要秦老爷子帮忙,谭果死后,我们势必会帮助秦家对付秦豫。”古老沉思片刻之后再次给中年男人下达了命令,局面一直这样僵持着不行,为了避免夜长梦多,谭果必须得死!  而因为忌惮顾家的存在,古老也不敢做的太过,所以这个时候就需要秦老爷子出面了,日后秦家对付秦豫的时候,自然由古老这边出面牵制顾家。  第三天,秦老爷子带着秦家的继承人秦煌高调抵达了帝京,却参加三天后帝京吴家长孙的结婚喜宴,消息一传出来,众人都明白帝京僵持的局面估计要被打破了。  而此刻,外面的风风雨雨完全吹不到看守所里来,谭果吃吃喝喝过着猪一般的生活,而此刻桌子上堆满了袁楠楠荷陈悦英的卷宗。  “于队,目前可以肯定袁楠楠的死肯定是某个邪教组织所为,她卧房地板下发现的玻璃砖心脏到现在都还没有弄明白。”谭果坐在椅子上,一边翻看着卷宗,秦家的出现,让谭果也有了压迫感,不管如何,必须尽快的打破这个僵局,而只要发现了幕后黑手的身份,查起来就容易多了。  “是,陈悦英的死就是一场陷害,凶杀案现场处理的太过于简单粗暴。”于磊放下手里头的照片,正是废旧仓库的照片,陈悦英是在这里被杀的,但是被挖出来的内脏器官都随意的堆放在不锈钢台子上,现场到处都是鲜血。  这明显和尸体的状况不符合,尸体被处理的干净整洁,这说明凶手行事谨慎细致,而且尸体上的缝合伤口看起来就像是一件艺术品一样,这样的凶手,即使是血粼粼的凶案现场,也绝对是干净整洁。  谭果放下手里头的卷宗,帝京可能的一些大人物都经过排查了,当然,不动声色的排查这些人,一般人绝对做不到,可是谭家要这样做并不困难。  但是排查的结果让谭果很失望,没有一个符合的,虽然有些家族的人因为信仰的关系,和一些宗教有接触,可是玻璃砖心脏的技术,绝对不是普通人能掌握的。  这项精湛的技艺,到现在谭亦的实验室都没有破解,这说明凶手这边绝对拥有强大而可怕的技术,那就不可能是个人的行为了,至少有一个势力在背后支撑的。  但是帝京这些世家,谁的背后有这么大的一股势力,而且还和邪教有关系,谭家不可能觉察不到的,谭果感觉整个案子都僵持在这里,只要找到其中的一个玄机,一个诀窍,说不定所有迷惑的地方都会迎刃而解。  “于队,在什么情况下,你会选择帮助一个杀人凶手隐藏罪证?”谭果忽然开口问向坐在对面的于磊。  “一种情况:我自己就是杀人凶手,那么我肯定会尽一切可能的消除所有罪证;第二种情况:为了维护家人或者过命交情的朋友。”于磊只有这两种回答。  消除罪证,甚至栽赃陷害其他人是杀人凶手,这一旦查出来自己也逃不掉,所以除非是上述两种情况,否则一般人不会冒着巨大的危险来这样做。  谭果点了点头,“我之前的推断是第二种,幕后人因为某种特殊关系在保护杀人凶手,所以想要将我推出来顶罪,可是顺着这个思路调查却走进了死胡同,所以我的推测可能是错了,或许还有第三种可能性。”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凭着谭果几乎过目不忘的本事,两个卷宗里的所有细节都烙印在了她的脑海里,而且谭亦那边对帝京世家进行了大排查,尤其是重点排查了和郑家有仇的家族,这些家族的老一辈,包括第二代第三代的人名身份关系网,也都被谭果记在了脑海里。  她不停的思考着,进行着各种推断,但是依旧找不到思路,超负荷的用脑几个小时,这让谭果有些疲惫的趴在桌子上,脑袋一抽一抽的痛着。  “于队,不想了,都快天亮了。”谭果自暴自弃的说了一句,将手里头的卷宗丢在了桌子上,当视线扫过卷宗的封面时,一道亮光在脑海里一闪而过,谭果猛地瞪大眼,“于队,我知道我们漏算了什么!”  于磊同样在翻看着资料,听到谭果的话不由诧异的抬头,“小姐,你想到了什么?”  “我就是个猪脑子,这么明显的事情竟然过了这么久才想到。”谭果哀怨的拍了拍脑袋,看着不解的于磊,疲惫的脸庞上不由露出了兴奋的笑容,“我马上联系煦桡。”  凌晨四点多,正是睡觉的时间段,关煦桡虽然回到了帝京,不过工作暂时还没有落实,他喜欢做刑侦,关曜这边的打算是等谭果的案子水落石出之后,陈启前和胡光民两个人肯定要被追责问罪,到时候就让关煦桡去接陈启前的位置,这也是对他的一个考验。  听到手机铃声,关煦桡瞬间惊醒过来,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一看,无奈一笑,“谭果,你是不是白天睡多了,晚上睡不着了?”  以前谭果在帝京的时候,作息原本就不规律,整天吃吃睡睡的,有时候半夜睡不着了,关煦桡这些发小就倒霉了,大半夜的都被谭果给骚扰醒了。  “煦桡,帮我一个忙。”谭果声音里带着明显的激动,嘿嘿一笑,“放心吧,这个忙帮好了,你的工作估计也能落实了。”  “什么?调查帝京这么多年来的离奇杀人案的卷宗?”关煦桡接电话的时候还没有清醒,不过此刻已经被谭果给吓醒了,温和的俊脸上满是无奈之色,“你知道这个工作量会有多大吗?”  不说整个华国,就单单是帝京,这些年会有多少凶杀案的发生,关煦桡想想就知道这绝对会是个庞大的数据。  “你傻了,那些能调出卷宗的杀人案件都不用调查,你去查那些被封存了的机密卷宗。”谭果笑着回了一句,有些案子一旦发生之后,因为涉及到一些方面,并不是普通的刑警在调查,而是上面派专员下来调查。  等案子查清楚之后,卷宗也会被封存起来,一般人因为权限不够,根本无法接触到这些机密卷宗,但是关煦桡不同,关家的背景注定了关煦桡要调查这些方便多了。  “嗯对了,我的特调七局暂时就交给你来负责,这样你查起来也名正言顺,而且因为韩子方的关系,我不可能再回特调七局。”谭果又补充了一句。  因为杀人案的关系,谭果被抓了,也等于是打消了韩子方还有M国情报组织那边对谭果的怀疑,但是如果谭果特调七局的身份暴露了,韩子方就算再相信谭果也不可能和她合作下去了。  特调局可是秘密部门,虽然谭果所在的七局这些年一直都是默默无闻着,但是代表的意义却是不同的,权限也是很大的,谭果这样的身份是绝对不可能和M国的情报组织合作的,所以她接近韩子方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反过来探查M国那边的情报。  “行,我知道了,天亮了我会处理。”关煦桡沉思者,隐约的,他已经猜到谭果要查什么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