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321章 狗急跳墙

第321章 狗急跳墙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7765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22
    关曜将卫海峰这些涉及到看所事件的相关人员都扣押下来,却又私下里接见了秦豫,甚至是让自己的大秘黄常在亲自去接人,这个消息爆发出来之后,帝京原本诡谲的局面显得愈加的诡秘莫测。  于燕盈一夜没有睡,卫奕鸣也没有了白天的激动和兴奋了,他是高兴秦豫和谭果倒霉了,但是他没有想到这件事会涉及到卫海峰,这根本就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妈,我爸脑子是进水了吗?他竟然亲自动手,为了弄死谭果将卫家赔进去,我爸到底是怎么想的?”卫奕鸣烦躁的抱怨着。  卫家在帝京虽然只能算是三流的世家,但卫海峰也算是有相当的地位,可是如今卫海峰竟然被扣押了,手机关机,任何消息都打探不到,卫奕鸣暴躁的抹了一把脸,同样一夜没有睡,卫奕鸣看起来满脸的疲惫。  “好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小叔就要回来了,这一次能救你爸的只有你小叔了。”于燕盈也恼火卫海峰这个没脑子的,当初嫁给他不过是冲着西5军来的,于燕盈也不求卫海峰有多大的前途,只有有卫家在,有卫恩在西5军坐镇,卫海峰的职位就不会太低,即使没什么实权也无所谓。  于家想要培养卫奕鸣这个外孙接替卫恩的位置,到时候西5军就有于家的一半,日后再过一些年,于家说不定可以完全拿下西5军,可是于燕盈和于家都没有想到卫海峰会这么蠢,公然对谭果下手,看所事件的影响有多恶劣,这件事谁都压不下来,如今关部要彻查,卫海峰首当其冲的被查了。  “小叔回来有屁用!”卫奕鸣忿恨不甘的骂了一句,在帝京谁不给他卫奕鸣三分薄面,卫威算什么东西,一个杂种而已,处处被自己压了一头。  可是唯独卫恩这个小叔却无比重视卫威这杂种,对自己这个侄子却很是冷淡,所以年轻气盛的卫奕鸣也不会用自己的热脸去贴卫恩的冷屁股,当然了他想要讨好卫恩也讨好不到,谁让卫恩常年驻守在西5军,每年回帝京的次数寥寥无几。  于燕盈想到这里也是眉头一皱,虽然说卫恩回来是一个契机,但是如果卫威还有卫胜男这姐弟俩去告状,卫恩会做出什么选择还真说不定。  “一笔写不出两个卫字,你小叔的命是你爷爷给的,你爸是你爷爷的独苗,卫恩不会看着你爸出事的,奕鸣,你先去你外公家,我去见卫威。”形势逼人,于燕盈也不得不低下高傲的头颅,卫威再狠总不能看着亲生父亲出事坐牢!  卫威能在帝京拥有一套价值不菲的公寓,还是当年卫老爷子没有去世之前给他买的,卫海峰都不知道。  此刻,客厅里,卫威刚和卫胜男说起了看所事件,也说到被扣押的卫海峰,“他这是活该,这种事也敢搀和,不死也要脱层皮!”  “于家不会放任不管的。”对于卫海峰的倒霉,卫胜男没有什么高兴也没有什么担心,对这个父亲,卫胜男早就死心了,这不过是一个陌生人而已。  卫威懒散的靠在沙发上,双腿吊儿郎当的架在茶几上,嘴角勾起嘲讽的冷笑,“于家为了卫奕鸣的前途,为了拿下西5军,自然不会袖手旁观,怎么说也是姻亲,但是看所事件造成的影响太恶劣,上面一定会严惩不贷的,卫海峰难逃一劫。”  在特勤干了好几年,卫威对体制内的门门道道很了解,有些事不闹到台面上,那私下里自然好处理,但是看所事件闹到这样的程度,关部亲自下命令扣押了所有涉案人员,这事绝对不会风声大雨点小,否则以后还不乱套了,谁有了敌人直接就下黑手弄死。  门铃响起时,卫胜男起身去开门,当看到门外谭果时,卫胜男微微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爽朗一笑,侧过身热情的欢迎谭果进门,“谭小姐,快请进。”  之前若不是谭果这边出手,卫胜男只怕真的要嫁给徐家小傻子了,卫威之前是想要拿关煦桡去和谭果谈交易的请谭果帮忙抢新娘。  “外面闹的风风雨雨,你倒是有闲情来我这里。”调侃一笑,卫威毫不意外会看到安然无恙的谭果,不过真的看到人了,卫威也才放下心来了。  看所事件闹出来之后,虽然现场已经被封锁了,但是特勤科这边也收到了一下消息,那绝对是花了代价要弄死谭果,潜入的敌人都是精锐,而且连生物炸弹都动用了,卫威之前推断谭果不会出事,不过怕是会受伤。  “我这是贵人临门告诉你好消息。”谭果笑着回了一句,余光一扫,一旁卫威立刻明白过来,知道谭果有事和自己私下谈。  虽然说卫胜男不是外人,但是她毕竟只是个普通人,很多机密卫胜男不能知道,卫威这也是为了保护她的安全,“去我房间说。”  卫胜男刚从厨房端着一杯茶出来,就看到谭果和卫威进了卧室,房门随即被关上了,卫胜男眼神晦暗的沉了沉,随即又恢复了正常。  卧房里,谭果开门见山的开口:“之前收到的消息,你小叔最迟明天就会到帝京了。”  “小叔要回来了?”卫威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他明白自己能安全的活到今天,更是因为小叔对自己的重视,于家才不敢对自己下黑手。  不过激动之后,卫威表情微微一变,他忽然想到卫威一旦回来,卫海峰或许就不会出事了,不看僧面看佛面,冲着西5军的威名,卫海峰这件事也许会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如此一来,卫威宁可卫恩这个小叔不回帝京。  谭果明白卫威表情的变化,“放心吧,卫海峰的事情你不用管,你做好准备,这一次事情结束之后,你要和你小叔一起回西5军。”  “什么?”倏地一下,震惊的卫威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呆愣的看着表情云淡风轻的谭果,几乎怀疑自己是听错了?  这些年,卫恩不是没想过将卫威带回西5军培养,可惜卫海峰这个父亲第一个反对,于燕盈这个继母更是反对,同样对西5军势力有野心的其他家族也暗中反对,卫恩根本无法将卫威调到西5军,不过卫恩的妥协也算是保住了卫威的性命。  “调令会很快下来。”谭果再次重复了一句。  卫威目光激动的看着谭果,饶是他是吊儿郎当的性子,此时也难免激动,这么多年了,卫威从来不敢想的事,突然就实现了,“你让我缓缓。”  坐下来之后,足足过了五分钟卫威这才冷静下来,此时看着谭果不由咧嘴笑了起来,桀骜的眉宇里满是兴奋之色,“不管你有什么目的,只要不违背民族大义,不背叛国家,我都会答应你!”  只要到了西5军,卫威有信心能接替卫恩的职位掌控西5军,他也清楚谭果如此帮自己肯定别有目的,但是这个人情卫威接了。  “我没有任何的要求,我只希望你能掌握西5军,希望西部地区安定。”谭果笑着开口,与其让帝京那些别有用心的世家对西5军虎视眈眈,谭家更希望由卫威接手,撇开卫威的人品和能力不提,卫威背后没有任何家族,那么他只会效忠国家,会成为一名纯粹的领导者。  卫威又傻眼的愣住了,呆呆的看着谭果,不敢相信她会对自己无欲无求,关于谭果,卫威也调查过了,谭果的名声并不算太好,不少人认为谭果是为了钱才和秦豫在一起。  S省的新锐科技和风帆海运都在谭果的名下,帝京的新能源集团也同样归了谭果,可以说秦豫的绝大部分资产都给了谭果,所以外界都认为谭果是冲着秦豫的钱财去的,而秦豫就是被鬼打昏了头,被谭果的美色给迷得神魂颠倒。  但是此刻看着表情淡定的谭果,卫威隐约的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所有人都以为谭果和秦豫在帝京能混的风生水起,那是因为顾家的关系,否则袁楠楠和陈悦英被杀的案子,没有顾家在其中周旋,谭果早就被判处死刑了。  但是从谭果口中得知自己会被调去西5军,卫威看向谭果的目光多了一抹严肃之色,当想到谭果的姓氏时,卫威眼睛猛地瞪大,不可置信的看着谭果,这怎么可能?  可是很多时候,越是不可能的推断越接近事实真相!帝京谭家!卫威感觉脑子有点蒙圈,他忽然想到了很多,想到秦豫和谭果成功的压制了武氏集团,想到关煦桡被自己抓捕之后,自己去找谭果时她那镇定的模样……  “之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谭小姐,失礼的地方请多包涵。”卫威郑重的向谭果道歉着,或许从自己去看所找谭果谈交易的时候,她就打算将自己调去西5军,让自己接替小叔的岗位。  谭果淡然一笑,有些事不需要挑明了,大家都是聪明人,“卫专员不必如此客气,和之前一样就好,我目前和M国的谍报组织在接触。”所以谭果的身份还需要保密。  “是,我明白。”卫威眼神微微一怔,眼神显得更加的敬畏。  而此刻,客厅里,卫胜男并不知道谭果和卫威在谈论什么,门铃声再次响起,卫胜男打开门,却没有想到看到了真正的不速之客。  “你来做什么?”卫胜男堵在门口,根本不打算让于燕盈进来,卫海峰因为看所事件已经被扣押了,卫胜男不清楚于燕盈过来干什么,但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心高气傲的于燕盈何尝对卫胜男低过头,这些年她仗着卫海峰和于家更是处处打压着他们姐弟两人,但是此刻,于燕盈不得不陪着笑脸,“胜男,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将心比心,我同样也不喜欢你,可是这一次我过来是为了你父亲的事。”  “那就更不用说了,卫海峰是死是活都和我们无关。”卫胜男嗤笑一声,嘲讽的看着于燕盈,“我们双方早就撕破脸了,你难道还指望我和小威去救人吗?”  不趁机落井下石,那是卫胜男没这个能力,否则她早就弄死这些人了。  听到门口的声音,卫威和谭果从卧房里走了出来,一看到于燕盈,卫威立刻大步走了过去,担心卫胜男会吃了亏。  此时一看于燕盈充斥着红血色的眼睛,而且也没了精致的妆容,卫威畅快的笑了起来,痞子十足的靠在门框上,“你不用说了,小叔是要回来,但绝对不是来救人的!我们更不会以德报怨的去救卫海峰,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于燕盈心里头咯噔了一下,卫恩要回帝京的消息还是于家告诉自己的,可是卫威这杂种早就知道了,这说明卫恩私底下已经联系了卫威,那么之前逼着卫胜男嫁给徐家傻子的事情肯定也瞒不住了。  “卫威,不管如何,那终究是你的父亲,他对你们姐弟再不好,也终究给了你们一条生命,再者你父亲出事了,你的前途也等于是提前葬送了,卫威,你不要意气用事,帝京的圈子你了解的太少,一旦有了一个污点父亲,你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有什么前途!”  于燕盈这话半真半假,卫海峰一旦坐牢,卫奕鸣的前途就提前断送了,至于卫威倒不会有太大的影响,谁都知道他和卫家早就势如水火。  客厅里,谭果静静的听着于燕盈和卫家姐弟之间的言语交锋,眼中闪过一抹冷色,看来这些人都在盯着西5军,否则卫恩秘密回京的消息怎么都知道了,不过也正是因为几方势力都盯着,互不相让,这才让谭果抓到了空子,趁机将卫威送去西5军。  知道卫家姐弟根本说不通,于燕盈瞄了客厅里的谭果一眼,目光诡谲的闪烁着,也不留下来自取其辱了,“我希望你们慎重考虑一下,就当是还了你父亲的生养之恩。”  说完之后于燕盈就转身离开了,卫威砰一声就关上了大门,一回头看到谭果不由痞子味十足的一笑,“让你看笑话了。”  “无妨,既然没事那我就先走了。”谭果该说的已经和卫威说过了,有了谭家的靠山,卫威也不会再有任何的怀疑,他会跟着卫恩去西5军,说不定五年十年之后,他将成为镇守一方的将领。  因为卫胜男在场,卫威也不好和谭果多说什么,此时感激的点了点头,“我送你下楼。”刚刚于燕盈离开时的看向谭果的那一眼,卫威已经留心了,说不定这会于燕盈就在楼下等着。  “不用,我自己下去就行,你这边也准备一下。”谭果不在意的摆摆手径自向着大门口走了去。  卫威猜测的果真不错,这边谭果刚下楼,还没有走到停车场,两个黑色劲装的保镖就走了过来,“小姐,我家夫人请你喝杯咖啡。”  谭果扭头看着一左一右站在自己身旁,来者不善的两个保镖,此时点了点头,“带路吧。”  距离卫威公寓不到一百多米的地方就是商业区,此刻谭果被两个保镖“强制”的请到了咖啡厅里,推开门让谭果进去之后,两个保镖就站在门口守着。  于燕盈此刻正喝着拿铁提神,即使听到开门声,可是她却端着架子根本没有抬头看谭果一眼,摆明了是要晾着她。  因为之前没有见过谭果,所以于燕盈错误的将当时客厅里的谭果当成了卫威的女朋友。  这种不入流的手段谭果根本不在意,径自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桌子上有着现成的咖啡和蛋糕,谭果也不担心于燕盈会下毒,拿起餐叉吃了起来。  “哼,这就是你见长辈的态度吗?卫威没有教养,所以找的女朋友也是一点家教都没有!”重重的将咖啡杯放在桌子上,于燕盈板着脸,面带不悦的训斥着怡然自得的谭果,原本还想端着架子拿乔,谁知道谭果不按牌理出牌。  喝了一口绿茶冲淡了嘴巴里的甜味,谭果这才抬起头来看着发怒的于燕盈,毫不客气的反唇相讥,“难道强行将人请过来就是有家教的表现,看来于家的家教也不过如此!否则也不会让自家女儿去当卫海峰的填房,当了后妈却虐待前面原配妻子的一双儿女,于家果真好家教,我自愧不如!”  砰的一声响起!暴怒之下的于燕盈一拍桌子猛地站起身来,愤怒的于燕盈气的脸色铁青,狰狞着表情,抓起桌子上的咖啡杯就向着谭果的头砸了过去。  谭果侧身避开了,毫不客气的又补了一刀,“果真好家教!”  “夫人,出什么事了?”守在门外的两个保镖听到里面声音不对劲了,立刻打开门冲了进来,地上是破碎的咖啡杯和没喝完的半杯咖啡,而于燕盈差一点没被谭果给气吐血,此时粗重的喘息着。  “没事,你们就留在这里面!”压下怒火,于燕盈再次肯定了谭果的身份,她如果不是卫威的女朋友,不可能这么了解卫家的情况。  不过现在有求于人,于燕盈还是压下了磅礴的怒火,只是眼底却是一片狰狞之色,现在她不对谭果动粗,不代表以后不会报复。  瞬间又恢复了豪门贵妇的仪态,于燕盈坐了下来,依旧高傲十足的看着谭果,“你是卫威女朋友,对卫家有误会也难免,不过我今天来找你的目的是要告诉你,卫威的父亲出事了,他们父子俩关系有些恶劣,只要你帮我劝服卫威帮了他父亲,那么我保证你可以风风光光的嫁到卫家来,成为卫家的儿媳妇。”  看着一脸施舍表情的于燕盈,谭果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如果说婆媳问题是华国千百年来都无法化解的矛盾,那么媳妇和继婆婆的矛盾只怕会更难化解。  “哼,你不要以为我实在求你,帝京的贵妇圈子你这个圈外人根本就不懂。”说到这里,于燕盈彻底骄傲起来,端出了世家贵胄的架子,倨傲的看着谭果,“你或许以为和卫威结婚了,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可是我告诉你在帝京你想要过得好,那就需要关系,就说你们有了孩子,你想要让孩子去好的幼儿园学校,接受最好的教育,可是我告诉你,在帝京不要说你们没有钱,就算你们有钱,那些学校也不是普通孩子可以进的。”  “但是如果你帮了我这一次,我就承认你是卫家的媳妇,那么以后你的生活会便利许多。”于燕盈慢条斯理的开口,她说的问题很实际,而这种实际问题就更能打动人心,“而且卫威现在的工作不过是依仗卫家,一旦卫家出事了,卫威以前也得罪了不少人,他绝对会被赶出特勤科,连工作都没有了,卫威怎么养活你,而且我今天将话搁在这儿。”  谭果看着故意停顿的于燕盈,心情很好的配合了一句,“什么话?”  “卫威父亲即使出事了,也只代表卫家出事了,我可是帝京于家的女儿,卫威见死不救,我是不会放过卫威的,到时候你认为你还能和卫威过上安生的日子吗?没有钱没有权,处处被人欺压,甚至你们离开帝京去其他城市生活,只要我一个电话打过去,我保管你们一辈子都无法好好过日子。”  谭果笑着摇摇头,卫威姐弟为什么如此痛恨卫海峰和于燕盈估计就是这个原因,这个女人看起来还算高贵,可是却无比阴险歹毒,如果谭果真的是卫威的女朋友,而且也是无权无势,只怕他们真的会被于燕盈给活活的逼死。  找不到工作就没有经济来源,孩子无法上学,甚至还会被流氓地痞骚扰,这样的生活绝对能逼死普通人,而于燕盈的确有这个能力。  威逼利诱的话都说了,于燕盈相信眼前这个看起来有点温顺的小姑娘,只要不是傻子,她就知道该怎么选择,一边是体面的贵妇生活,一边是颠沛流离的困窘,是个女人都会选择妥协。  “抱歉,我不会劝卫威的。”谭果话刚说出来,于燕盈的脸彻底的阴沉下来了。  如果说刚刚她还打算好好和谭果说,但是此刻于燕盈已经没有耐性了,她阴霾着表情,眼中是恶毒的寒光在闪烁,狞笑一声开口:“既然你给脸不要脸,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话一说完,于燕盈看向一旁的两个保镖,“你们两个好好招呼招呼她,卫威那杂种眼光还高的很,他的女朋友只怕滋味也不错,今天就赏给你们了,拍下照片和视频下来。”  说完之后,于燕盈高傲的转身向着门外走了去,既然敬酒不吃吃罚酒,就不要怪自己不客气了!原本于燕盈就无比痛恨卫威和卫胜男这对姐弟,现在有办法折磨卫威,于燕盈自然不会错过这么好的机会。  看着表情转为淫邪的两个大汉,谭果无语的摇摇头,之前于燕盈有句话是说对了,卫海峰出事了,倒台的只是卫家,于家不过是姻亲,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但是有了刚刚这一幕威逼利诱的好戏,谭果相信于家这一次也要搭进来了。  一分钟不到的时间,成功的撂倒了两个大汉,谭果直接打开窗户从二楼眺了下去,半个多小时之后,在另一个包厢喝咖啡的于燕盈感觉时间差不多了,这才起身打算过来看看,谁知道一开门,没有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一幕,而两个保镖人事不知的昏倒在地上。  “卫威!”于燕盈愤怒的骂了一句,只当是卫威派了人保护自己女朋友的安全,所以自己的两个保镖才会被打晕。  !分隔线!  古家山间别墅。  “老爷子,还是一点消息都打探不到,关部那边防守的很严,而且看所事件是由特调局的人负责,水都泼不进去。”中年男人面色忧虑的开口,从古老暗中出手开始,中年男人一直有种不祥的预感,到如今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古老已经没有喝茶的闲情逸致了,原本以为对付谭果很容易,但是如今事情早已经脱离了他的掌控,甚至惊动了特调局,而且连关曜都介入了,甚至如此大张旗鼓的调查这件事。  “即使关曜是安全部门的一把手,但是他无缘无故的扣押这么多人,也未免太霸道了一点。”古老冷冷的开口,语调阴冷,明显是不满意关曜对看所事件的调查行动。  中年男人没有接话,古老或许因为辈分的问题,他可以大言不惭的批评关部,但是整个古家,就连老爷子最看重的长子,如今古家的掌舵人,在身份和地位上也差了关部两个级别。  通过言语发泄了不满之后,古老知道这件事要尽快处理好,否则绝对会将这把火引到古家,“你去布置一下,这一次被牵扯的人不少,法不责众,关曜即使位高权重,他也不能如此霸道的将人都扣押了,那些家属只要闹起来,这个声势只怕关曜也扛不住!”古老眼神阴冷了几分,此时接着开口。  “刘庆云当年的把柄可是在我的手上,而他最看重的两个儿子如今在地方上也发展的很好,你派人去给刘庆云传个话,只要他死了,那么我保他两个儿子前途无忧,他们刘家会蒸蒸日上!”  古老余下的话就没有说了,如果刘庆云不识抬举,那么只要古老将手里头掌握的把柄放出去,那么刘庆云自己身败名裂不说,而且也会连累到整个刘家,他的两个儿子即使再优秀也会被牵扯进来,别说前途了,不被刘庆云这个父亲连累到坐牢就是万幸了。  “是,我马上去办。”中年男人心里头咯噔了一下,虽然知道古老心狠手辣,不过没有想到他为了对付谭果,甚至敢用这样的方法对付关部,不过如果刘庆云真的死了,关部那边为了平息事态,只怕也只能退让一步,将所有扣押的人都释放了。  中年男人的行动很快,第二天一大早,一群女人搀扶着家里头的老一辈都堵在了大门口,关曜的车子走到半路上,黄常在这边就接到了电话。  “关部,那些人闹起来了,家属都已经堵在大门口了,于燕盈也来了,还有其他几个涉及案子的人员,他们的妻子也都来了,有几个还将家里头的老父母都带过来了。”黄常在快速的向着后座的关曜汇报着最新的情况,这也说明这些人是真的慌了,想要团结起来,聚众闹事,将事态闹大,逼迫关部将扣押的人释放。  “从后门进去。”关曜神色平静的回了一句,这就是所谓的狗急跳墙,当初他们既然敢违法乱纪,在看所事件里出手,那就该想到今天会有这样的下场,法不责众这四个字根本不存在关曜的字典里。  更何况这些人为了陷害谭果,连去档案局调查的关煦桡都被特勤科抓了,到现在关煦桡还在特勤科关押着,身为父亲关曜可是憋着一肚子的火气,就等着将这把火烧起来,将那些蛀虫都给挖出来,日后等他们老了退下来了,也能给这些小辈一个朗朗乾坤!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