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324章 郑家小宝

第324章 郑家小宝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6929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23
    谭果和韩子方的交谈很顺利,在谭果离开会所之后,韩子方独自沉思了许久之后,这才起身离开了,一回到住所之后,韩子方立刻联络了M国那边。  “是的,杰克先生,谭果和顾家关系密切,而顾家背后就是关曜。”韩子方快速的说着三者之间的关系。  “关曜?”电脑另一头传来男人金属般的声音,分明是经过变音器改变了音色,“你确定可以和关曜搭上关系,关家是华国古老的家族,关曜是绝对不可能背叛华国的。”  韩子方以前也是帝京韩家的人,虽然韩家立足在商界,但是对帝京的局势韩子方也很清楚,此刻他不急不缓的开口:“杰克先生,我们真正能利用的人只有谭果一个,只要谭果愿意合作,那么就等于间接可以利用顾家和关曜,日后我们窃取情报的行动会方便很多。”  电脑另一边的杰克先生沉默了,这是一个机会,甚至可以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也许很多人认为华国人并不团结,但是放到国际层面上却完全不同,华国的人虽然喜欢财富,但是他们不会为了财富舍弃自己的根本。  关曜这种阶梯的人,是完全不可能背叛的,甚至包括顾家也是如此,否则顾家就不可能在华国屹立多年,牢牢掌控着华国地下世界的秩序。  三者之中只有谭果最好掌控,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杀手的过往,谭果这样的人没有底线也没有约束,只要有足够的利益,她什么事都愿意去做。  沉默片刻之后,杰克先生终于再次开口了,“我将红狐交给你,但是同样的,谭果必须拿到黑色圆石的实验数据。”  韩子方面上一喜,“杰克先生尽管放心,谭果是完全可以信任的,而且这一次关系到了她的生命,相信她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这边韩子方和M国的高级联络官杰克联络完之后,韩子方立刻开始部署给谭果脱罪的诸多事宜,浑然不曾察觉到他刚刚的通话早已经被谭宸那边监听了。  挥手让手下离开之后,谭宸冰冷着峻脸,黑眸之中有着可以感知的担心。  “放心吧,糖果那么聪明,她会随机应变的,而且糖果日后都会留在帝京,即使身份暴露了,她也不会出事的。”沈书意走到谭宸身后,亲密的趴在谭宸的后背上,安抚着这个明显是妹控的男人。  谭宸原本面瘫的峻脸因为爱人的到来而软化下来,只是眉宇之间依旧带着几分愁虑,拍了拍沈书意的手,谭宸沉声开口:“一开始我就不该让谭果和韩子方接触。”  如今抽身已经太难了,从私心而言就是谭果已经取信了韩子方和M国的情报组织高层,但是谭宸依旧希望谭果能退出来。  但是于公而言,华国的人能成功的打入到M国的情报组织太不容易了,若是换一个人,谭宸绝对不会让对方退出,而是千方百计的要保住对方的身份。  可惜这个人却是谭果,他是从小宝贝大的妹妹,舍不得她吃一点苦,舍不得她有任何危险,谭宸甚至想过一辈子养着谭果这个妹妹,谁知道最后却让谭果陷入到了如此危险的境地。  “糖果也是谭家人,她已经长大了,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沈书意目光柔和的劝慰着,握住了谭宸略显得粗糙的大手,调侃一笑,“还是说你这个大哥没有信心保护好她。”  “即使谭果日后身份曝光了,M国那边也只能闷头认了,他们绝对不敢动我谭家的人!”低沉的声音是少有的霸气和张狂,谭宸一贯内敛低调,但是此刻他峻冷的面瘫脸上却是毫不掩饰的自信,帝京谭家在某种程度上就能代表华国。  而且谭宸相信再过几年,不管是父亲还是他自己、谭亦都会有一个大的提升,到时候即使是M国那边也绝对不敢伤害谭果。  是不过即使有着如此的自信,身为大哥,谭宸还是有些放心不下,这也是人之常情,在谭宸的思想里谭果就该吃吃喝喝、快快乐乐的过一辈子,那么无忧无虑,而不是陷入到危险之中。  !分隔线!  关于关曜的流言蜚语是愈演愈烈,尤其是在古家、徐家、于家的联合出手之下,流言原本就止不住了,再加上关曜的仇敌也都蠢蠢欲动,想要借着看所事件抹黑关曜的名声。  虽然大家都清楚不可能让关曜下台,但是至少可以制止住关曜上升的趋势,这样就足够了,更何况打击了关曜,何尝不是间接的打压了谭骥炎。  偌大的会议室里,关曜带着谭果和秦豫这两个当事人一出现,立刻就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关部这是摆明了站在谭果和秦豫这边了。”有人低声说了一句,总算是明白当初秦豫为什么那么猖狂,刚在帝京立足就敢和武氏集团大打出手,原来背后站着的是关部,秦豫的确有嚣张的资本。  “你也太小看关部的眼界和格局。”一个老一辈不动声色的瞄了一眼关曜,这才压低声音继续道:“关部才多大年纪,已经掌控着安全部门,谭果和秦豫还没有资格让关部出手,就算是顾家也不够这个资格。”  老者的话说到这里,在场的人都明白过来,只怕关部盯着的也是西5军,那可是一块香饽饽,只是谁都不好下嘴啃,关曜借此机会收服了卫威,日后卫威继承西5军,那就等于是关曜拿下了西5军。  “我听到一个消息,特勤科那边已经批准了卫威的调令,虽然还处于保密阶段,但是这个时候卫恩从西部回来了,卫威这个大侄子又被调离了特勤科,只怕他会跟着卫恩去西5军了。”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都明悟的点了点头,徐家和于家盯了这么多年,谁也没有想到西5军最后会被关曜给摘了桃子,早知如此这两家人绝对会好好的培养卫威,也不会造成今天的局面。  被现场几十号人行注目礼,谭果也不在意,“关叔,我这是狐假虎威了。”  在关曜身边坐了下来,谭果眯着眼嘿嘿的笑着,她在谭家这么多年都没有公开亮相过,谁知道第一次亮相就是今天的局面。  不过有了今天这一出,谭果相信日后帝京再没有不长眼睛的人会来找自己和秦豫的麻烦,想想就感觉会省下很多的麻烦,谭果不由眯着眼偷笑起来。  关曜被谭果这小模样给逗乐了,温声一笑的打趣:“你这模样被你爸看见了,肯定要吃醋的。”  柳叶胡同当年虽然有不少孩子出生,但是也就谭果一个小姑娘,小时候的谭果长的白白胖胖的,声音也是糯糯的,黑幽幽的大眼睛,抓住棒棒糖,甜甜一笑的喊一声关叔,关曜的心都要融化了。  谭骥炎当初没少拿谭果这个女儿来馋关曜和顾凛墨,谁让他们家生的都是儿子,后来关曜和顾凛墨还私下里达成了协议,一定要让家里头的臭小子将谭果给娶回来,倒时候看骥炎怎么显摆得瑟。  谁知道小时候几个熊孩子天天腻在一起,熟到不能再熟了,套用顾岸的话谭果就和自己亲妹子一样,根本下不了嘴啊,时隔多年,最后却便宜了秦豫这小子。  想到这里,关曜很是不满的看了一眼面色冷傲,一看就非常欠扁的秦豫,原本谭果该是自家的儿媳妇。  “我爸也要过来?”谭果眼睛倏地瞪大,迄今为止还没有人将她和帝京谭家联系到一起,毕竟谭果伪装的身份没有任何的疏漏,而且外界也不知道谭家有个小女儿,更不会有人相信谭家的小公主会跑到国外当杀手。  但是如果谭骥炎和谭果坐在一起,而且都姓谭,说不定会让人生出怀疑,一想到之前和韩子方达成的交易,谭果大眼睛忽闪忽闪着,多少有点的不安。  “骥炎今天不过来。”关曜目光带着几分歉意,柳叶胡同的长辈也好,小辈也罢,都想着让谭果过自由自在的生活,谁知道到最后却让谭果陷入到了最危险的境地。  “那我爸肯定会吃醋的,我第一次亮相竟然是跟着关叔你出场的。”谭果不由笑了起来,之前还想着一会见到老爸自己是不是该装作不认识呢。  关曜温和的表情微微一变,后腰侧的瘀伤隐隐作痛,之前就因为这个,骥炎竟然还和自己打了一架,关键是他竟然还下狠手,自己就不该得意忘形而忘记防备骥炎这个腹黑小人,被揍了好几拳,幸好家里头还备着药油。  古家和徐家、于家的人一起过来了,三家人一出现再次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大家都心知肚明今天说是公开调查看所事件,但实际上却是为了西5军的问题而来的。  “咦,郑先国来了。”就在三角人前脚进来了,后脚郑先国带着长孙郑致远也出现了。  郑先国板着脸,让人猜不透他的情绪,连跟在他身后的郑致远也是这样平静的表情,让人不由的怀疑起来,郑家是不是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否则怎么会如此的镇定。  在所有人疑惑的目光里,郑先国径自向着关曜这边走了过来,原本看起来严肃的脸庞此时却挂上了笑容,甚至主动的伸出手,“关部。”  关曜也随即站起身来握住了郑先国的手,温声一笑的招呼着,“郑老请坐,等忙过这件事之后,我亲自给郑老西接风洗尘,这就是海大哥的长子吧,果真是年轻有为。”  “多谢关叔的夸奖。”郑致远立刻礼貌的道谢,关曜的身份论起来比郑先国还要高一辈,可是他却称呼郑致远的父亲为大哥,郑致远这个小辈自然也礼貌的喊一声关叔。  “哈哈,致远当不得关部的夸奖,他若是有关部十分之一的成就,我也就放心了。”郑先国朗声一笑,无视着四周怪异的目光,依旧和关曜寒暄着,两人看起来关系及其亲密。  谭果和秦豫也站起身来,此时两人也和郑先国打了招呼。  “行了,你们小辈们坐一起聊聊。”郑先国打量了一眼秦豫,看起来虽然年轻有为,但是秦豫身上那股尖锐狠辣的气息,并不让郑先国喜欢,余光扫过身旁的郑致远,郑先国忍不住想若是自己的孙子和谭家的女儿走到一起,那该多好,真是便宜了秦豫这小子。  “有些事就是缘分。”洞悉了郑先国目光里的含义,关曜也忍不住的调侃了一句,如果可能,糖果这孩子早就被内部消化了,哪里能轮到外人。  被关曜和郑先国用同样诡异的目光打量着,秦豫却是面不改色,这份沉稳的气度已经超过许多年轻一辈,不过当他看向谭果时,那原本冷硬的目光明显的柔软下来,让关曜两人立刻看出来秦豫对谭果的在意,更何况最开始的时候秦豫并不知道谭果的身份,所以归根到底还是缘分两个字。  古家、于家和徐家的人是坐在一起的,此刻看着郑先国和关曜之间和洽的气氛,徐老爷子眉头一皱。  一旁于家人更是按耐不住的开口:“不是郑家派人去暗杀谭果的,而且畏罪自杀的郑传喜已经招供了,难道郑先国和关部长这边已经达成了某种共识?”  徐老爷子沉着脸,没有永远的朋友,自然也没有永远的敌人,郑先国的根基在A省,他为了化解这一次的危机,私下里和关曜达成了交易也有可能,如此一来,今天的局面对自己这边更加的不利。  因为郑先国的到来,所以之前已经退休养老的古老会出现,也没有人感觉到奇怪,大家都知道古老和郑先国当年是死对头,有传言说当年古老的位置原本该属于郑先国的,但是古家在帝京根基更深,所以郑先国败北,最后调去了A省工作。  如果不是古老年纪年长郑先国十多岁,估计这两人还要继续斗下去,这一次郑家出事了,明眼人都看出古家在其中推波助澜,目的就是要弄垮郑先国。  “不用自乱阵脚,撇开郑家的事,看所事件里,顾家和龙虎豹的人能进入看所保护谭果,这一点关曜必须给大众一个交待。”古老爷子缓缓的开口,目光远远的看了一眼斗了大半辈子的郑先国,眼中快速的闪过一抹不屑之色。  想当年郑先国的脾气可是又臭又硬,谁的面子都不给,可是如今郑家出事了,郑先国还不是折腰了,只可惜自己期待的狗咬狗的局面是看不到了,郑先国倒是能屈能伸!  最后出现的是卫海峰这些犯了事的人,他们心里头都清楚今天将要进行最后的裁决,卫恩也带着卫威一起出现了,同样也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毕竟整件事核心的地方还是西5军,谭果也好,郑家也罢,都是明面上的小人物,诋毁关曜和拿到西5军的控制权才是在场不少世家此行的真正目的。  “关于卫海峰等人在看所事件里的所犯的过错,之前已经进行了调查,所有涉及人员也都签了认罪书。”依旧是卫威代表特调局和特勤科负责今天的审讯。  卫威这话说完之后,现场很是冷静,众人并不在意卫海峰等人的情况,卫威也不卖关子借着开口道:“关于潜入到看所进行暗杀的歹徒都已经查清楚身份了。”  刷一下,现场不少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郑先国和郑致远,只可惜到了这样的时候,爷孙两人还是那么冷静淡定,这让不少人忍不住的猜测郑家一定是和关曜达成了协议。  “暗杀谭果的歹徒并不是我们华国人,而且代号为红狐的一支队伍。”卫威此话一出,古家、徐家和于家这边立刻发出了唏嘘声,似乎很不满卫威给郑家的脱罪。  “各位请看大屏幕。”卫威无视着那些怀疑的目光,将众人注意的焦点转移到了大屏幕上。  随着一件件证据的出现,再加上红狐几人的交待,现场一下子嘈杂起来,“竟然是M国的特勤人员?”  “红狐是一支活动在我国境内的特务组织,他们平常隐匿在普通人中,接到M国那边的命令之后会立刻行动,曾经在国内制造了好几起TeWu行动……”随着卫威的开口,大屏幕上出现了对红狐队伍的介绍。  其他人此时已经信了八分,因为种种的证据都表明对谭果下杀手的正是M国,如果随便找一个雇佣兵来给郑家顶罪,大家或许还会怀疑。  但是红狐的意义却非同一般,在场不少人也都知道,总不能说M国那边的情报组织来给郑家脱罪吧,这也太扯了一点,郑家还没有重要到M国愿意牺牲红狐这支队伍。  这可是潜伏了二十多年的资深人员,被抓一个对M国而言都是不可估量的损失,更别说是整整一支队伍。  其他人都低声议论起来了,甚至连徐家和于家也相信了,毕竟卫威这边的确抓到了红狐这一支队伍,这一点不容作假。  可是一旁的古老脸色却愈加的阴沉,其他人最开始以为暗杀谭果的人是郑老爷子派过去的,现在认为是M国的红狐,但只有古老自己清楚这些人是自己派过去的,其中还有秦老爷子的帮忙。  目的只有一个弄死谭果,可是古老没有想到顾家和龙虎豹安排了人在看所保护谭果,所以古老事后立刻重新做了安排和调整,将目的对准了西5军,对准了关曜。  但是古老没有想到关曜本事这么大,竟然能让红狐来顶罪,这可不是一般的能力!关曜和M国那边难道有什么地下交易?  古老不动声色的向着人群里的一个人打了个手势,在卫威陈述了案情的相关证据之后,人群后的一人忽然站起身来。  “卫专员,我想请问一下红狐暗杀谭果的动机是什么?”男人提出了核心的问题,不等卫威开口继续质问道:“传言郑家因为郑小宝的死亡,所以才报复谭果,而且之前郑传喜那边也招供了,种种证据也表明了是郑家所为。”  此时另一个人也跟着站起身来,言辞更为的尖锐,“这种情况下M国会牺牲红狐的一支队伍来给郑家脱罪,难道是郑家和M国有了不可告人的关系。”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没有想到古家会这么狠,直指郑家背叛了华国和M国有关系,否则M国为什么会牺牲红狐来给郑家脱罪。  郑老爷子此时站起身来,冷冷一笑的开口:“红狐为什么会对谭果下杀手,我想卫专员会给大家一个明确的答复。”  卫威也接着开口:“关于这一点是属于机密,在场不少人是没有权限知道,但是在请示了关部之后,代号为黄莺的任务会公开。”  大屏幕上立刻出现了关于营救石安全博士的相关任务情况,而谭果就曾经参与到任务里,成功的营救出了石安全博士,这也激怒了M国,他们报复不了行动的其他人,毕竟这些人的身份都是保密的,唯独谭果是透明的。  “所以根据红狐的交待,他们就是为了报复谭果才会有这一次的必杀行动。”卫威的话说完,在场的人已经没有任何异议了,M国的行事手段他们心里头有数,谭果救走了石安全博士,M国不下杀手报复才奇怪。  这样一来,现场对郑家的怀疑就几乎没有了,可是大家转念一想就感觉到不对劲了,看所行动和郑家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为什么一开始查到的那些证据都指向郑家,而且郑传喜还畏罪自杀了,关键是他死之前分明招供了,直指看所行动是郑先国指使的,目的就是给郑小宝报仇。  想到这里,众人的目光刷一下看向了古老这边,在座这么多人里会如此陷害郑家,只怕只有古家了。  看所事件的经过在脑海里过了一遍,不少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看向古老的眼神都变味了,古家行事也太狠毒了,平日里看古老还有古家人是那么的和善,如今想想,尼玛这就是典型的背后捅刀子,杀你没商量的阴险小人!  “没有想到郑家如此大度,连杀孙之仇之仇都可以放下。”几乎成为千夫所指,古老依旧不动声色的捅郑先国软刀子。  说一千道一万的,郑家虽然洗清了嫌疑,但是郑先国之前和关曜相谈甚欢,对谭果也像晚辈一样,古老偏偏将郑小宝的死拿到台面上来说,讥讽郑先国为了巴结关曜,甚至不在乎亲孙子的死亡。  “杀孙之仇?”像是听到了多大的笑话一般,郑先国声音掷地有声的响起,“姓古的你年纪大了,估计是老年痴呆了,否则怎么会说这样的胡话,我们郑家一直平平安安的,可没有办过什么葬礼!”  “哼,所以我才佩服郑先国你的忍性,果真是年纪大了,什么脾气都没有了,你难道就不怕晚上睡着的时候,你孙子从阴曹地府里爬出来找你讨要说法吗?”古老言语更加的犀利,已经和郑先国直接撕破脸了。  “姓古的你嘴巴放干净一点,我家小宝活的好好的,你年纪一大把了,不要诅咒我孙子,你死了我孙子也会活的好好的。”郑先国一拍桌子怒骂出声,随即对着郑致远开口:“你立刻打电话给小宝,让小宝上来一趟,否则有些人整天诅咒我们家小宝呢!”  难道郑小宝没有死?这个念头让所有人都震惊了,当初郑小宝的死虽然被郑家隐瞒了,但是该知道的人还是知道的,古家也是借着郑小宝的死来算计郑家和秦豫成为死敌。  郑先国话音落下之后,众人就看见郑致远真的拿了手机,“小宝,你还在车子里吗?你上来八楼会议室一趟。”  三分钟之后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了,满身肥肉的郑小宝刚出现在会议室门口,立刻被几十双眼睛给盯上了,郑小宝吓得一个哆嗦,一副熊样的瑟缩了一下身体,只可惜他那一百七八十多斤的身体,怎么缩也是一大坨。  “爷爷,你让我来干什么啊?”终于看到了郑老爷子和郑致远,郑小宝迈着大象腿咚咚的小跑了过来,抱怨的瞅了一眼郑先国,自从在H城从鬼门关前走了一遭,郑小宝这个纨绔最近可老实了,生怕离开了A省之后就被人给弄死了。  郑小宝是真的怕啊,他不就是个纨绔,平日里也就吃吃喝喝而已,也没有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谁知道出了一趟远门,差一点就躺在棺材里回家了,郑小宝这恨不能整天呆在家里不出门了,可惜这一次还是被郑先国强行带上飞机来到了帝京。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