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325章 圆满结束

第325章 圆满结束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6689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23
    郑小宝的出现让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这幸好是大白天的,这要是晚上还以为闹鬼了!古老和在场的另外两个古家人差一点震惊的站起身来。  “这怎么可能?”古老不敢相信的看着站在郑先国身边的郑小宝。  当初在H城的时候,古老也是从手下那边得知了郑小宝和顾岸、秦豫起了冲突,甚至郑小宝还被顾岸给狠狠的修理了一顿。  古老灵机一动这才想到弄死郑小宝来陷害顾岸和秦豫,这样一来,就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挑唆郑家和顾岸、秦豫结仇,两边不管谁死了,对古老都是百利而无一害。  郑先国是古老多年的敌人自然不必说了,而秦豫和武氏为敌,古家和武氏集团却有些利益关系,任何一个家族的发展壮大是离不开钱财的支持,武氏集团充当的就是这个作用,能一石二鸟,何乐而不为呢?  “所以我就很奇怪了,我孙子小宝活的好好的,怎么就有人说小宝被秦豫给害死了,然后我郑家就派人去看所暗杀谭果,简直是无稽之谈,荒天下之大谬!”郑先国嗤笑一声,冷眼看着脸色阴沉难看的古老。  小宝一出现,所有关于郑家的谣言就不攻自破了,而古家也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关部,我想知道看所事件里暗杀谭果的人除了红狐之外,另一波冒充我郑家的人到底是谁派去的?”郑先国声音冷冷的响起,锐利的目光里充满了狠辣之色,摆明了是抓住机会要对古家下手了。  古老从对郑小宝出手开始就存了弄死郑家的打算,先是暗杀郑小宝挑唆郑家和秦豫结仇,在看所事件里再次买通了畏罪自杀的郑传喜,将脏水泼到郑家头上,这件事稍有不慎,郑家必定万劫不复。  “事情特调局和特勤科联手已经查清楚了。”关曜声音依旧温和,看了一眼卫威示意他继续。  出事了!听到这里古老心沉到了谷底,从未有过的慌乱和惊恐让这个在帝京打拼多年的老人第一次无错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在此之前古老设想过种种可能,却根本没有想过最后被算计进去的会是古家。  徐家、于家还有其他人都一头雾水的,暗杀谭果的人不是郑家派去的,那是谁派去的?谁和谭果有这样大的深仇大恨,难道真的是古老?  卫威声音适时的响了起来,“郑传喜虽然是郑家的人,但是根据我们的调查,在半个月之前,郑传喜的账户上高达一千多万的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而且在事发前三天郑传喜曾经秘密出行去见了……”  古家之所以能隐匿在幕后行事,不过是因为没有人会想到操控这一切的人会是古老,但是一旦掌握了这一点,按图索骥的去调查就容易了,郑传喜和古家人接触的证据都浮出了水面。  而看所事件里被抓的几个活口最终也都交待了,证词上有着红色的手印和签名,也有视频、录音为证,古家想要脱罪都没有任何的可能。  “没有想到啊,古老为了对付郑先国,竟然会设下这样的毒计。”  “是啊,幸好郑小宝没有死,否则郑家这一次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权利倾轧也好、争权夺势也罢,这些一旦被搬到了台面上,事情就棘手了,种种的证据指控之下,古老站起身来,再没有了之前的精神奕奕,“我认罪,是我思想狭隘为了对付郑先国才制造了看所事件。”  听到古老的话,在场的人忍不住的唏嘘,没有想到古老会晚节不保,不过古老一个人出来抗下所有的罪,至少保住了古家其他人。  也许这几年古家人会受到看所事件的影响,但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古家后辈说不定还能发展起来,当然,如果郑家还有其他古家的仇敌不趁机对古家下手才行。  事已至此,看所事件也算是给了大众一个明确的交待,古老派人暗杀谭果,没有想到和M国派来暗杀谭果的红狐等人碰到了一起,双方都误以为对方是保护谭果的人,这才大打出手让谭果逃过了一劫。  当然了,至于另一波人是红狐还是顾家和龙虎豹事先派过去保护谭果的人,因为没有确凿的证据,众人虽然心里头存了一个疑虑,但是也没有会说出来,  “关部,我们都认罪了,但是谭果她还是杀人嫌疑犯!”卫海峰突兀的开口,阴沉着眼神死死的盯着坐在关曜身边的谭果,凭什么自己要被抓,而谭果却能逍遥法外。  卫威冷眼看着垂死挣扎的卫海峰,脸上闪过不屑之色,这是走投无路了,所以逮着谁就要拖水下水。  徐家和于家的人也是眉头一皱,他们虽然千方百计的想要保下卫海峰,但是他犯罪的证据确凿,卫恩这个干弟弟又不愿意出面帮忙,这个时候卫海峰就应该老实认罪,争取宽大处理。  到时候他们势必会暗中找关系,争取尽快将卫海峰救出来,可是他却在大庭广众之下又和关部长杠上了,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关曜站起身来,看了一眼情绪失控的卫海峰,这才环视着众人沉声开口:“下面要审查的就是关于袁楠楠和陈悦英被杀的案件,卫威还是由你来负责。”  面色灰败的古老心里头咯噔了一下,猛地抬起头惊恐万分的看向关曜,如果说郑家的脱罪,古老还能坦然接受,毕竟他年纪也一大把了,即使站出来顶罪,至多也是被关押几年,到时候身体一病,还能保外就医。  可是卫海峰突然攀咬上了谭果,引得关曜说出这番话来,古老手心开始不断的冒着冷汗,身体也有些的瑟瑟发抖起来,不会的,那件事不会曝光出来的。  “在两个星期之前,我们特勤科接到了特殊档案处的报警电话。”卫威再次开口,面对众人不解的目光继续道:“当时档案处刘来福报案说有人窃取了一份机密档案SI65……”  大屏幕上出现的正是关煦桡被抓的画面,也包括了后面卫威对他的审讯画面。  卫威继续道:“被抓的嫌疑人否认了窃取了这份编号为SI65的档案,所以我们特勤科进行了深入的调查,想要知道这份档案记录的内容。”  听到这里,古老脸上血色尽褪,一手捂住了心脏处,他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还是发生了。  “这一份遗失的档案记录的是二十八年前曾经发生的一件离奇凶杀案。”随着卫威的开口,大屏幕上也播放出卷宗的相关内容。  当看到那一张张的照片时,在场的人震惊的愣住了,照片里被杀的女人和袁楠楠的死如出一辙,身上是白色的袍子,全身血液被放干了,内脏器官都被凶手摘除了。  而最早的凶案发生在二十八年前,那个时候谭果还没有出生,而且时隔多年都没有再发生过同样的案件,卷宗也被封存在特殊档案处,谭果如果真是杀人凶手的话,那么只有两种可能性。  一种是谭果看过这份详细的卷宗,然后根据卷宗模仿杀人,但是根据档案处的记录,不单单谭果没有出现过调阅卷宗,在袁楠楠死亡之前都没有人调阅过这份卷宗,这就排除了谭果模仿杀人的可能性。  那么就剩下另一个可能性,谭果曾经和二十八年的杀人凶手接触过,从凶手口中得知了详细的凶杀细节,然后杀害了袁楠楠。  “根据卷宗的记载,这一起凶杀案在二十八年前就已经结案了,凶手也被枪决了。”卫威此话一出,现场的人都傻眼的愣住了,那袁楠楠和陈悦英的死到底是什么人做的?  说谭果是凶手的话,在场的人只要有脑子的就不会相信,难道当年的凶手还有帮手,所以这个帮手时隔多年再出来作案?  卫威继续的开口道:“根据卷宗的记载,凶手是单独作案,并没有帮手,而且凶手也是认罪之后被枪决的,负责审理这起案件的人是古刚。”  刷的一下,所有人都看向不远处的古老,古刚是古老的长子,也是目前古家的当家人,据说只要不出漏子,明年还可以往上提一提,这个节骨眼上发生了看所事件,又牵扯到了凶杀案,古刚就甭指望可以升迁了。  “不用说了。”古老猛地站起身来,脸色阴郁的骇人,冷冷的看着卫威开口:“袁楠楠和陈悦英都是我派人杀的,二十八年前这个案子小刚和我说起过,所以我记得详细的细节,她们都是我派人杀的,目的就是为了陷害谭果!”  古老之前已经认罪了,现在再多一项罪名也无所谓了,不过一旦承认了杀害袁楠楠和陈悦英两人,等待古老的就只有死刑一条路了。  “可是根据我们的调查,二十八年前这起凶杀案还有很多疑点,不过在古刚的强势之下草草结案,凶手在临死之前依旧高喊着冤枉。”卫威冷冷的看着愤怒的古老,为了给自己儿子铺路,为了让古刚的升职可以顺利,古老当年可以草菅人命,制造冤假错案。  时隔多年,同样的凶案再次出现之后,古老害怕有人会顺着袁楠楠被杀的案子查到二十八年前那起冤假错案,所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的杀害了陈悦英,然后陷害谭果,让所有人以为是谭果杀害了这两人。  保护儿子古老简直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难道其他人的性命就是草芥吗?  不管古老如何想要遮掩,事实终于浮出了水面,古老和另外两个古家人当场被抓了,卫海峰等人也服从了审判,至于古刚也被抓起来了,看所事件这才算是彻底了结了,谭果身上的罪名也算是被洗清了。  !分隔线!  帝京风起云涌的紧绷局面随着古家的败落而缓解,卫恩又回西5军去了,不过却是带着卫胜男和卫威姐弟俩一起走的,卫威果真被军部调到了西5军,大家都明白这一定是谭骥炎出手了。  毕竟关曜和谭骥炎是发小,这些年关系愈加的密切,堪比亲兄弟,徐家和于家这些想要打西5军主意的人也都熄了火。  卫海峰被判的不算重,也就是一年的刑期,于燕盈带着卫奕鸣这个儿子暂时回到了于家去住,卫海峰的前途算是毁了,于燕盈不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离婚,但是也甭指望她还会守着没有任何前途的卫海峰。  徐家更是倒霉,从头到尾瞎忙活了一通,除了沾到了一身腥之外,什么好处都没有捞到,还因为涉及到了看所事件,受了不轻不重的一个处罚。  武氏集团也偃旗息鼓了,这个时候没有人再敢和秦豫过不去,那就是和关曜过不去,想想古家的下场就知道后果会有多严重。  刑侦大队这边,关煦桡的工作也落实下来了,陈启前这些人当初在袁楠楠和陈悦英被杀的案件里,暗中做了不少手脚陷害谭果,如今古家一败落,陈启前这些蛀虫也都被清理了,关煦桡接的就是陈启前的位置,倒是成了佘政的顶头上司。  “呜呜,我不要了……”含混不清的声音夹带着委屈的哭腔,谭果皱着眉头,人还没有清醒,但是被当成咸鱼一般这样那样,翻来覆去的各种压,谭果到最后直接昏睡过去了,但是强烈的感觉让她根本睡不熟,只感觉各种累。  “好了,最后一次,你乖乖睡。”嘶哑的低沉嗓音里透露出一股子的性感和饕餮般的满足,夜里天气微冷,盖着被子正舒服,尤其抱着谭果软软的、温暖的身体,秦豫感觉自己早晚会有种精尽而亡的冲动。  谭果睡意朦胧的点了点头,一头扎到秦豫怀抱里扯起了小呼噜,娇憨的睡姿让秦豫峻脸不由自主的柔软下来,双臂紧紧的搂住了谭果的身体,被养胖了之后,那种肉呼呼的感觉,抱在怀里让秦豫爱不释手。  第二天一觉睡到中午十一点多,谭果呆愣愣的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睡的很饱的感觉让谭果咧嘴一笑,可是身体刚一动,酸痛的感觉直袭大闹,笑容僵硬在了脸上。  昨晚上荒唐的一幕幕如同放电影一般回放在脑海里,全身的骨头像是被拆了重组了一般,谭果气恼的一拳头砸在床铺上,“秦豫,你这个禽兽!”  只可惜夜里喊的太用力,嗓子干哑的难受,谭果以乌龟般的速度慢慢的挪起身来,腰部那僵硬酸痛的感觉,让谭果恶狠狠的瞪着卧房门口,片刻之后果真听到了呼吸的脚步声。  所有事情告一段落,秦豫也没有去新能源集团,此刻端着鲜榨的橙汁推开门走了进来,峻朗的脸上有着可以感知的满足,毕竟禁欲了好些天了,昨晚上终于吃饱了,秦豫脸上那股疏离冷漠感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一口灌下了大半杯的橙汁,谭果这才感觉自己的嗓子被救回来了,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凶狠的瞪着坐在床边的秦豫,“你这个禽兽!”  “这是男人本性。”秦豫一本正经的回了一句,软玉温香抱在怀里,他要是没反应了,那才是出问题了。  谭果鄙视的看着脸皮越来越厚的秦豫,小手不满的在他的腰上狠狠的拧了一把,从牙缝里挤出话来,“你的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吧?昨晚上是谁和我说最后一次、最后一次,你这个最后一次是加了次方吧?”  自知理亏的秦豫依旧端着厚颜无耻的峻脸,任由谭果将自己的腰估计都要拧青了,这才干咳一声的开口:“出来吃饭,今天天气好,我们出去走走。”  秦豫话音刚落下,谭果肚子就发出了咕噜咕噜的抗议声,不过都已经是老夫老妻了,谭果也没感觉尴尬,直接趴到了秦豫的背上,“腰酸、腿软。”  一个小时之后,距离公寓不远处的公园里,秦豫牵着谭果的手慢悠悠的在林荫道下走着,这个时间段,普通人都在上班,锻炼的老年人也早就回去了,公园里人很少,显得愈加的静谧和安宁。  “秦家已经离开帝京了?”谭果侧目看向走在身侧的秦豫,古老的阴谋诡计曝光之后,古家迅速的败落,徐家多少也受到了一点牵连,秦老爷子和秦煌来帝京不过是为了和徐家联络关系,只可惜这一次注定了是无功而返。  “已经走了,而且现在的辉煌集团估计也就是一个空壳子了,他们早就将重心转移到了国外。”秦豫嘲讽一笑,知道自己和顾家还有关叔关系密切,秦家又怎么敢继续留在S省,所以才会急匆匆的转移了财产。  秦家真正的核心力量不是辉煌集团,而是在国外已经屹立多年的龙门,想到了龙门久远的历史和在外的地位和势力,谭果也忍不住的皱起了眉头。  “这件事不用着急,我会慢慢处理。”舍不得看谭果皱眉,秦豫大手握紧了谭果的手。  龙门不仅仅是秦家的,龙门也是所有在外华国商人的一个靠山,要对付龙门并不是简单的一句话,牵扯太广,即使是谭家也不能贸然出手,毕竟牵扯到几百万在外华国商人的利益和安全,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秦家掌控着龙门也就等于立于不败之地。  就在这时,谭果手机响了起来,一看到是韩子方发来的消息,秦豫眉头一皱,他从没有想过将谭果牵扯到危险之中,可是最终结果却让谭果陷入到了最危险的境地,甚至都不能曝光帝京谭家的身份。  “韩子方帮了我这么大的忙,将红狐都牺牲了,他势必会有所要求,放心吧,我目前还是安全的。”谭果笑着拍了拍秦豫的胳膊,“要不你去公园门口给我买点红糖米糕,我最喜欢吃那一家的了,我在这里等一下韩子方。”  秦豫眉头紧蹙着,有那么一瞬间,秦豫想要让谭果拒绝和韩子方见面的请求,这里是帝京,谭果就算出尔反尔又怎么样?韩子方绝对不敢动谭果分毫,尤其她还是帝京谭家的人,这样一来,谭果就彻底安全了。  可是看着径自向着不远处长椅走过去的谭果,秦豫知道身为谭家的一员,在自身安全和民族大义之间,谭果的选择永远都会是后者,她宁愿自己冒险,也要和M国这边搭上线,了解更多的敌方情报。  “我要吃两个,红糖多一点的。”丝毫没有察觉到秦豫内心的变化,谭果眯眼一笑的坐了下来,不知道韩子方找自己是做什么。  “你注意安全。”沉声说了一句,秦豫转身向着公园门口方向走了过去,俊朗的脸庞上满是阴沉之色,但是秦豫知道自己无法干涉谭果的决定,这一点连谭家人都不能干涉更何况是自己。  韩子方来的很快,谭果对此也不奇怪,M国这边可是下了血本在自己身上,会密切注意自己的行踪也很正常。  “韩少,请坐。”谭果微微一笑。  韩子方在谭果身旁坐了下来,看着她笑靥如花的脸庞,眼神清澈见底,任谁都无法想象这个像是邻家妹妹的女孩竟然会是零失误的杀手,和顾家少主关系密切,如今和M国的情报组织也走到了一起。  不过韩子方明白正是谭果的特性,才让她能走到今天的位置,没有人会怀疑到谭果的身上,韩子方会选中谭果投资谭果也是基于这个原因。  “关于黑色圆石这一块,我得到了最新的消息。”韩子方开门见山的说出了来意,他并不担心谭果会拒绝,这一切也容不得谭果拒绝,否则等待她的将是M国的报复和追杀。  “什么?尼拉国?”谭果听完自后眉梢一挑,没有想到韩子方这边的消息如此灵通,竟然真的查到了尼拉国。  当初谭果从M国回来之后,将黑色圆石交给了谭亦去研究,谭亦将黑色圆石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留在地下实验室进行研究。  另一部分则是加入了其他成分,用来迷惑探查华国情报消息的谍报人员,而且研究的方向也是黑色圆石可以用于热武器的研究,地点正是在尼拉国。  虽然韩子方和M国都被谭亦设置的假象迷惑住了,但这也说明了研究队伍或者高层里有间谍,否则韩子方不可能得到这个研究地点。  “目前还在进行情报的核实,尼拉国那边太保守,外国人很难进入。”韩子方也有些的头痛,尼拉国几乎隔绝了对外的一切联系,说是闭关锁国也不为过,宗教色彩也浓郁,这样一个保守落后的国家,即使M国的情报组织再强大,想要渗透进去查探消息也不容易。  谭果明白的点了点头,看向一旁的韩子方,“你需要我来做什么?”  “你从顾家这边侧面打探一下这个消息,我这边也会继续调查下去。”韩子方并没有正面回答,他最终的目的还是取得黑色圆石的研究数据,不过目前说这个还太早了,首先要确定研究地点,然后才能去布局盗取研究数据。  韩子方会来找谭果并不奇怪,可是秦豫没有想到自己还会再次遇到穆千雪,她和当初在H城不同,穆千雪脸上的白色面纱已经除去了,露出了倾国倾城的绝美面容,就这么站在阳光下,圣洁如同高山上的雪莲花,那纯净的目光更是柔和而痴情的看着走过来的秦豫。  只可惜对秦豫而言谭果之外的女人都是红粉骷髅,引不起他任何的兴趣,西装笔挺的秦豫径自的越过穆千雪走到了卖红糖米糕的小摊子前,“四块米糕。”  “哦,好的。”卖米糕的老太太愣了一下,秦豫的存在感实在是太强了,这种男人就该是电视剧里的霸道总裁,突然这么接地气的来买米糕,也难怪老太太没反应过来。  被无视的穆千雪目光晦暗下来,失望又难受的看着身材笔挺的秦豫,他周身似乎透露出一股疏离的气息,冷漠的将谭果之外的人都隔绝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