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328章 合伙生意

第328章 合伙生意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6047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23
    农庄暂时被封了,而且幕后捣鬼的还是当初将农庄抵押给顾家的陈海的儿子,顾岸火气蹭蹭的冒了出来,“这是欺负我们顾家没人是吧?还敢私底下捣鬼,既然想玩小爷陪他们玩大的。”  顾均澈无语的看着怒火冲冲,随时都能去干架的顾岸,不得不提醒的开口:“哥,现在农庄是煦桡的,你不应该是袖手旁观看热闹吗?”  想当初把农庄输掉之后,顾岸那叫一个悔啊,钱不钱的无所谓,关键是掉面子啊,这么值钱的农庄就被五岁的自己傻了吧唧的当赌注输出去了。  后来每一次来农庄吃饭,谭果和沐沐都会不厚道的拿这件事取笑顾岸,气的顾岸要找关煦桡将农庄拿回来。  此时听到顾均澈这么一说,顾岸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兴奋的一把搂着自己弟弟的肩膀,得瑟大笑着,“哈哈,均澈,没有想到你还挺腹黑的,对,我急个屁啊,要恼火也是煦桡恼火,我看热闹就好。”  说好的兄弟情呢,说好的一致对外呢?关煦桡无语的看着幸灾乐祸的顾岸,看他这激动的架势,不帮忙也就罢了,说不定还会暗中瞎搀和几下帮倒忙。  谭果和沐沐对望一眼,俩人目光齐刷刷的看向戴着黑框眼镜,看起来老实巴交的顾均澈,谭果摇摇头忍不住的感慨,“沐沐,我突然发现这些年我们俩很傻啊,这里明明就有个扮猪吃老虎的,我们竟然将均澈一直当成了小白兔。”  “是啊,我也没有想到均澈一肚子坏水。”沐沐意味深长的笑着,从小到大保护谭果那是因为她是女孩子。  柳叶胡同几个熊孩子骨子里还是有点大男子主义的思想,再加上小时候的谭果长相太具有欺骗性,白白的皮肤,大大的眼睛,配上软糯糯的声音,沐沐这些熊孩子立刻化身最勇敢的骑士。  至于顾均澈,实在是因为他性格太宅,从小就是个书呆子,所以大家习惯性的保护顾均澈,连谭果也是如此,总担心性子老实的顾均澈会被人欺负。  顾岸、沐沐等人小时候没少出去捣乱,一般而言也就谭果和顾均澈会免除责罚,但是谭果的性格沐沐知道,蔫坏的,就外表具有欺骗性。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顾均澈这个电脑宅竟然还有这么腹黑的一面,摆明了要看关煦桡的热闹,毕竟关煦桡现在的身份不同,他在刑侦队工作,身份不能曝光之下,要处理农庄的事情就要麻烦一点了。  “干嘛干嘛,别想欺负我顾岸的弟弟!”对上谭果和沐沐不怀好意的目光,顾岸立刻护短的嚷了起来,直接撸起了袖子,兴奋的开口:“要单挑还是群殴,我都接着。”  谭果和沐沐受不了的一翻白眼,他们身手其实不相上下。  其实在沐沐看来真的拼命的话,那肯定是谭果最强,这丫头根本就是个人性禽兽,天生神力不说,五感还强于普通人,所以真和谭果打肯定会输。  但是如果就切磋而言,顾岸几人是谁也奈何不了谁,所以很早的时候他们就懒得动手了,反正打来打去也分不出一个输赢,小时候他们没少干架被家里的长辈当笑话看,长大后就学乖了,有矛盾也不打架了。  “农庄的事让刘叔处理估计就行了,煦桡,我和秦豫先回去了。”谭果也不和几人耍嘴皮子了,时间已经很晚了,闹腾了一下午加一晚上,谭果都感觉到累了。  秦豫直接将西装脱下来披在谭果瘦削的肩膀上,“外面风大。”  “我说豫哥你也和谭果也太黏糊了。”顾岸受不了的直摇头,只感觉全身的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毫不客气的揭老底,“谭果小时候就跟个小火炉一样,冬天的时候浑身都是暖暖的,抱着最舒服……”  说着说着,顾岸后知后觉的感觉到了不对劲,危险的感觉袭来,顾岸抬头一看,却见沐沐和关煦桡笑的就跟偷腥得逞的野猫一样,顾均澈这个弟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装出一副憨傻的书呆模样,抱谭果的事情自己绝对没有参与!  走到门口的秦豫则转过身来,目光诡谲而阴险的盯着顾岸,英俊的脸庞上笑容显得愈加的危险,“是吗?我和谭果认识的时间短,我倒是不知道这一点。”  小岸这个白痴!谭果无语的瞪着顾岸,这笨蛋难道不知道她家秦总裁那就是个醋坛子。  尴尬的扯着嘴角笑着,顾岸被秦豫那诡谲的眼神看的怂起来,毫不客气的拖沐沐和关煦桡下水,“我也就抱抱而已,沐沐和煦桡还和谭果睡果一张床,小时候他们俩还为抢位置打过架,豫哥,你虽然没有看到谭谭,但是我告诉你谭谭看起来古板严肃,小时候蔫坏了,他还和谭果一起洗过澡……”  “你给我闭嘴!”异口同声着,谭果、关煦桡几人忍不住的吼了起来,顾岸这个大白痴,他是不是嫌秦豫不够吃醋,所以才将大家的老底都给爆出来。  沐沐丢给顾岸一记凶狠的眼神,随即笑着打圆场,“豫哥,你和谭果先回去吧,很晚了,我们今晚上就在这里住一夜。”  “对,秦豫,我们回去吧,我累了。”谭果连声附和,打了个哈欠,清秀的眉宇之间的确有着疲惫之色。  秦豫原本诡谲危险的表情瞬间转为了温柔缱绻,直接揽着谭果的肩膀两人出去了。  看着出门的两人,顾岸嘴角直抽搐,无语的看向一旁的沐沐和关煦桡,“豫哥是学京剧变脸的吧?这也太区别对待了。”  “我以为这些年你已经看清这一点了,没想到你还是榆木疙瘩。”沐沐勾搭着顾岸的肩膀,毫不客气的嘲笑着,“上一次谭果带着嫂子去看脱衣舞男,大哥最后怎么处理的?还不是狠狠的修理了我们一顿,谭果和嫂子一点事都没有。”  “所以对男人而言,女人如手足,兄弟如衣服。”一旁顾均澈很是中肯的给出了结论。  谭宸大哥那么严肃铁血的男人是这样,豫哥这样阴晴不定的性格也是如此,顾均澈甚至可以想象等二哥找到媳妇了,估计也是个护短的。  一时之间,顾岸、沐沐等人只感觉前途是一片黑暗,凭什么谭果他们犯事了,受责罚的就是他们呢?难道就因为他们是男人,比较耐操打吗?  回到家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谭果被秦豫从浴室里抱出来时,眼睛已经睁不开了,白皙的脖子上到处都是绽放开的青紫吻痕,配上白皙的肌肤,看起来魅惑无比。  “你这个禽兽!”明显感觉到秦豫呼吸的急促,谭果咻一下向着床里面滚了过去,抓起被子将自己裹了个严实,凶狠狠的瞪着兽性大发的秦豫,“你再多吃几次醋,我的老腰就要彻底断了。”  什么叫做秋后算账!谭果算是有了切身体验了,别看秦豫在人前还很理智,回家之后立刻化身禽兽,还是智商退化的幼稚禽兽,不就是小时候和顾岸他们打成一片嘛,那个时候自己才多大啊,估计走路才走稳当而已,秦豫竟然还能一本正经的吃醋。  秦豫掀开被子躺在了床外侧,看着如同小兽一般,瞪圆了眼睛戒备着自己的谭果,估计也知道之前做狠了,此时尴尬的咳了两声,“你不用躲,我们睡觉。”  “哼哼,别装老好人,我知道你这会快精尽而亡了,你想做也力不从心!”谭果鄙视的哼哼唧唧着,现在充当好人了,刚刚在浴室的时候,自己说不做了,他还不是自动无视,天天做做做,重复着活塞运动有什么乐趣。  秦豫发现谭果就有本事让自己有种家暴的冲动,比如此刻,她明明该乖巧的靠在自己怀里,偏偏她就却摆出挑衅的小姿势,也不看看她此刻的模样,光裸在被子外的肩膀上满是青紫的吻痕,长发披散开来,白嫩的脸颊上还有着不曾消退的春情。  秦豫刚刚说睡觉其实也是克制着雄性动物的冲动本能,偏偏谭果喜欢挑衅,让秦豫忍不住的想要化身禽兽再扑过去,让她知道自己是不是力不从心!  “喂喂喂,你可别胡来,都不看看几点钟了。”明显的警觉到了秦豫的眼神变得深邃而危险,谭果一下子戒备起来了,尼玛,她都要怀疑秦豫是不是偷吃药了,否则怎么有这么好的精力!  “睡觉。”被谭果这惶恐不安的小表情给逗乐了,秦豫叹息一声,长臂一伸的将人揽到了怀里,“别瞎折腾,睡觉!”  “嗯嗯。”谭果这会学乖了,打了个哈欠,在秦豫的怀抱里寻了个最舒服的姿势,眼睛一闭睡意就涌了上来。  秦豫抬手关了灯,黑暗里抱着谭果软绵绵的身体,秦豫脑海里忍不住的浮现出顾岸之前的话,的确像是小火炉,不过……  一瞬间,黑暗之中,秦豫黑眸危险的眯了起来,看来顾岸还是过的太舒坦了,哼哼。  几分钟之后,真的快睡着了,谭果小脑袋蹭了蹭秦豫的下巴,声音含混不清的响了起来,“我说你真没吃药吧?怎么还磕着我啊。”  刚要睡的秦豫猛地睁开眼,抱着谭果的双臂用力的收紧了几分,牙缝里直接挤出话来,“你是不是想要亲身体验一下我吃药之后的状态?”  谭果闭着眼想象着,没有吃药的秦豫已经是禽兽了,如果吃了药,那绝对是禽兽的N次方,想到这里,谭果浑身一个激灵,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谄媚无比的讨好着,“我就说说而已,你不要当真啊。”  “你说话就说话,手再动,今晚上我们就不用睡了!”秦豫凶狠狠的瞪着怀抱里乱动的谭果。  谭果咻一下将小爪子从秦豫的胸膛上撤了下来,不就是多摸了几下嘛,有必要这么小气嘛,要不是自己没有结实的胸肌,谁喜欢摸他啊!  不过这话谭果也就敢憋在心里,她要是真说出来,得,估计今晚上就真的不用睡了。  第二天,直接睡到了中午才醒,谭果看着床边的便签贴,看了看窗户外刺眼的阳光,“果真是禽兽,一大早就去上班了。”  谭果揉了揉酸软的腰肢,她不得不承认在某种程度上,女人和男人是没法比的,秦豫运动了一晚上,早上就跟打了鸡血一般,精神状态饱满的出门上班了。  谭果发现自己不过是享受了鱼水之欢,可却像是被半夜拖出去当苦力了一般,虽然精神不错,可是四肢酸软,要不是担心白天睡太多,到了晚上的时候睡不着。  一旦睡不着,谭果就喜欢拉着秦豫说话,说着说着就成了滚床单,套用秦豫的话既然睡不着,自然要做点有益于睡眠的运动。  所以逼迫的谭果白天不敢死睡了,这会拖着酸软的腰肢从床上爬了起来,秦豫已经把中午的饭菜都做好了放在冰箱里,谭果只要拿出来用微波炉热一下就可以吃了。  深秋初冬的时节,帝京的天气还算不错,吃饱喝足的谭果看了看窗户外,以前习惯了一个人宅在家里,但是住在柳叶胡同的胡同,谭果作息还是规律些,一日三餐肯定是要按时吃的。  后来去了特调局工作,谭果干脆搬到了宿舍里住,这样一来也就没有人管她了,可以睡到天昏地暗的,饿了才起来找吃的,吃饱了又能昏昏欲睡,那个时候谭果的字典里从没有寂寞两个字。  但是此刻,谭果莫名的感觉到无聊了,揉了揉眉心,谭果无奈的笑了起来,秦总裁对自己的影响还真是大,甚至改变了自己的生活习惯。  半个小时之后,谭果还没有晃荡到坐落在五号大厦的新能源集团,就被不速之客给挡下来了,看着面前的一男一女,谭果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没有想到这两人会找自己。  “两位有什么事?我不认识你们吧?”谭果停下脚步看向挡住自己去路的一男一女。  “有笔生意想要和谭小姐你谈一谈,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骆莉趾高气扬的开口,看向谭果的目光充满了不屑和鄙视。  她虽然是在陈子辉老婆死了之后跟他结婚的,不管怎么说那也是正式原配,骆莉最看不上眼的就是谭果这些会勾搭男人的狐狸精,哼哼,仗着自己年轻,在床上放得开,一个一个都死不要脸的勾搭男人。  所以从骨子里鄙视谭果,骆莉自然不会有什么好态度,但是有求于人,骆莉这才用施舍般的目光看待谭果,像是和她说话就降低了自己的身份和格调。  看着态度高傲的骆莉,谭果眯眼一笑,恶劣的开口:“没兴趣。”  “既然你有兴趣也好,我们就详细谈……你刚刚说什么?”骆莉自顾自的说到一半的时候才察觉到了不对劲,不由的恼怒的瞪着谭果,态度显得更为的尖锐恶劣,“你刚刚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好了,你闭嘴!”陈子辉毕竟也在商场打拼了二十多年,此刻一把拉住撒泼的骆莉,此时对着谭果尴尬一笑,“谭小姐抱歉了,她不会说话,您大人不计小人过,今天我的确是有桩生意要和谭小姐你谈,不如我们就去旁边的咖啡厅如何?”  陈子辉一眼就看出谭果的淡定和从容,虽然商界传闻谭果视财如命,而且对付男人很有一套,秦豫这种狠角色都被谭果给征服了,秦豫名下的几个公司都归了谭果所有。  也正是因为如此,骆莉才看不上谭果,但是在陈子辉看来谭果既然已经是几家公司的幕后老板,那资产实力远超过自己了,和谭果谈生意,态度自然要尊敬一些。  到了咖啡厅,估计是事先调查了谭果,陈子辉直接点了果汁牛奶蛋糕,还点了一个大号的果盘,乍一看根本不像是谈生意的,更像是来吃东西的。  “陈氏食品公司?”谭果接过陈子辉的名片看了一眼,随后轻飘飘的放在桌子上,淡笑的开口:“很抱歉陈总,我进入商界没多久,并不知道贵公司,而且我的生意和食品公司也没有任何的关系。”  陈子辉听到这话不由的尴尬起来,“谭小姐没有听过实属正常,我们陈氏原本规模就很小,而且是在港城,前几年才回到国内发展的。”  骆莉阴沉着老脸,很是看不惯谭果这高傲的模样,一个贱人而已,不就是手段厉害一点,哼,还真当自己是根葱了!  自己可是骆家的人!骆莉越想越是不平衡,但是一想到农庄,骆莉也只能忍下对谭果的不满,此刻故意摆出了自己的身份,“谭小姐没听果陈氏食品公司,想必会听过帝京骆家吧,我就是骆家的人。”  一般人听到这话都会给骆莉几分面子,即使她是骆家旁系的亲戚,说起来和骆家的血缘关系淡薄到几乎快没有了,不过她既然姓骆,又搬出了帝京骆家的名头,那至少代表着骆家的脸面,不给骆莉面子那就是不给骆家的面子。  “陈总还是直接说明来意吧。”谭果也懒得和骆莉计较,古家都被自己干掉了,一个骆家算个什么。  论起来至多和卫威所在的卫家相当而已,当然了,卫家是处于下坡状态,而骆家则是明显上升的阶段,但是即使如此,对谭果而言骆家真的不算什么。  陈子辉很清楚龙虎豹保全在国际上的地位,而秦豫在帝京连武氏集团的面子都不给,自己的陈氏食品就入不了秦豫的法眼,而且这段时间谭果和顾家的关系也被传出来了,陈子辉明白一个骆家根本震慑不了谭果。  所以陈子辉也不浪费时间,此刻将来意说了出来,“只要谭小姐愿意注资的话,这个农庄开发出来,可以给谭小姐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如果谭小姐不插手经营的话,股份这一块还能上调一些,而另外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则归骆家所有。”  农庄虽然地皮大,值钱,但是目前只是个小的度假农庄而已,经营所得的钱估计都投入到农庄的维护还有人员工资上了。  陈子辉是个商人,他既然想要拿回农庄,肯定不是将农庄的地皮给卖了,他想的是靠农庄来赚钱,而陈子辉资金链短缺,更何况在帝京要开这样高档的休闲场所,那肯定是先要拜码头的。  帝京骆家的确是个好靠山,只可惜骆莉只是骆家的旁系亲戚,根本不算骆家的人,真的出事了,骆家也不会实心实意的帮忙。  所以陈子辉在和骆祥仔细商谈了一夜之后,两人这才选中了谭果,一来根据谭果的风评,她爱财贪婪,只有有利可图,那么谭果肯定愿意合作。  二来谭果不单单有龙虎豹保全当靠山,和顾家的关系也是非同一般,只要谭果愿意合作,到时候骆祥再帮忙宣传,仗着骆家的名头,这个农庄日后的生意肯定会火爆,黑白两道都有了关系,想不赚钱都难。  当然,最重要的是农庄目前还没有拿到手,骆家不可能干出这样强取豪夺的事来了,为了这点钱将骆家声誉搭进去了,想也知道不可能。  所以陈子辉才会想着借用谭果的关系,如此一来,别管农庄背后是什么人,碰到了谭果这个硬茬,只能乖乖认栽,古家都被谭果给干垮了,一个农庄的幕后老板算什么东西。  “谭小姐你放心投资吧,这是稳赚不赔的生意,我们骆家在帝京名头不小,关系网也不少,只要将农庄开起来了,生意这一块你是不用担心的。”骆莉还是忍不住的炫耀起来了,虽然给了骆祥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但是骆莉也清楚日后的生意肯定要骆祥这个地保来帮忙。  谭果这一块,骆莉其实舍不得给股份的,可是陈子辉没什么钱了,这投资也不是小数目,所以只能靠谭果来出资,不过骆莉也想清楚了,等日后生意坐起来了,肯定会将谭果给踢出去的,反正有骆家当靠山,谭果难道还敢和骆家翻脸不成?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