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330章 骆氏家宴

第330章 骆氏家宴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6814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23
    骆老爷子正式的寿宴是在后天,不过今天骆家一些重要的小辈都已经到了,所以今晚上算是骆家的家宴,当然真正的目的还是为了将骆天英的两个儿子桑日晟和桑达瓦介绍给骆家的小辈们。  从某种程度上而言,骆家小辈和桑日晟、桑达瓦兄弟也是相互扶持的关系,凭着尼拉国的这份关系,骆家发展的愈加顺风顺水。  而桑将军这边同样如此,他在尼拉国虽然掌握着一半的兵权,可是尼拉国的政局并不稳当,更何况桑将军还有取代金氏国王的野心,能和军事经济都如此强大的华国交好,也是桑将军的一张底牌。  “外公,母亲因为外事访问不能前来,特意让我和弟弟来表达歉意,这是母亲给外公的生辰礼物。”桑日晟看起来更像是骆家的人,虽然个头很高,但是眉清目秀,看起来文质彬彬,汉语说的也很流畅,根本不像是尼拉国的人。  “外公,生日快乐!”桑达瓦这个弟弟则是完全相反,他遗传了桑将军的长相,个头同样很大,骨架大,五官魁梧,隐隐透露着一股子野蛮的凶煞之气,皮肤略显得黝黑,乍一看,桑达瓦才像是兄长。  骆老爷子很是高兴,示意一旁的儿子接过寿礼,此时笑着拍了拍桑日晟的肩膀,“都是一家人不用客气,既然你来了,这段时间就让明毅带着你在帝京好好转转。”  “我会的,到时候要麻烦明毅表哥了。”桑日晟斯文一笑,对着一旁的面色略显得严肃的骆明毅致谢。  骆明杰也是骆家的嫡系,不过他只能算是个纨绔,骆家第三代的继承人就是骆明杰大伯的长子骆明毅,他已经三十五岁了,看起来很是沉稳严肃。  骆老爷子的话除了是亲戚之间的热络之外,何尝不是让骆明毅这个继承人和桑日晟这个桑家继承人多多熟悉,建立起私交。  “表弟太客气了,我这几天请了假,时间很多。”骆明毅沉声回了一句,两人都存了交好的心思,一会就熟络起来,倒真像亲兄弟一般。  “时间差不多了,都入座吧。”骆老爷子笑呵呵的开口,很是满意外孙和长孙之间的融洽。  众人也都互相招呼着纷纷落座,桑家俩兄弟和骆明毅都都坐在了骆老爷子的这一桌,足可以看出骆家对三个晚辈的重视。  而此刻,不远处的桌子旁,骆老二眉头一皱,压低声音道:“还没有找到明杰吗?”  “爸,我刚刚打了电话,明杰说还有五分钟就到了。”骆明栩对这个不着调的弟弟也很是无语,今天虽然不是正式的生日宴,但也是骆家的家宴,这样重要的场合,长辈们都在,骆明杰一个晚辈竟然跑的无影无踪,不打电话都不知道回来。  骆老二脸色彻底阴沉下来,骆家这几年正在发展时期,骆老二工作也忙,尤其是骆明杰小时候他刚好外调到了地方去工作,骆明杰就留下帝京,谁知道几年之后,儿子就成了不折不扣的纨绔。  后来骆老二回到了帝京,也曾下了狠心想要管教这个儿子,谁知道骆明杰估计是天生的烂泥扶不上墙,怎么管都管不回来,真的逼狠了,骆明杰干脆到骆老爷子这里避风头。  骆家的第三代除了骆明杰一个外,其他人都很有出息,就连旁系的骆祥也算是不错,所以年纪大了的骆老爷子对骆明杰这个孙子也就宠溺了一些,舍不得严加管教。  再加上骆明杰在外面虽然纨绔,但是嘴巴那叫一个甜,将老爷子哄的很开心,一来二去的,骆老二根本管不了这个纨绔儿子,最后只好放任他了,好在骆明杰虽然纨绔了一些,倒不至于干出违法乱纪的事来,最多算是个没出息的。  同样坐在椅子上的骆祥也有些的不安,不时的看向大门口的方向,将刘子辉和骆莉的事情告诉给了骆明杰之后,骆祥就已经后悔了。  可惜他追出去的时候,骆明杰已经开车走了,之后骆祥也打了电话问骆明杰在什么地方,想将他劝回来。  谁知道骆明杰的少爷脾气上来了,直接将骆祥拉进了黑名单里,在骆明杰看来在帝京还有人敢抓骆家的人,尤其是在骆老爷子寿辰的期间,这分明是故意的,想要给骆家没脸。  脾气暴烈没脑子的骆明杰自然带着自己的狐朋狗友去找场子了,也是因为骆家的关系,骆明杰这边一打听,就得到了关押陈子辉和骆莉的地址,骆明杰二话不说的就带人去砸场子抢人了,丝毫没有注意到信息后面还特意标明了这个地址是检查委。  骆明杰没有准时出席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毕竟这个骆家的纨绔大家都知道,不过今天的家宴骆明杰没有来,也还是让几个长辈有些不高兴,骆老二更是恨不能拿着皮鞭抽死这个不着调的儿子。  “爷爷,我回来了。”就在众人觥筹交错的热闹里,骆明杰的声音兴奋又激动的从门外响了起来。  所有人都是一愣,骆老二还没有消退的怒火蹭一下又燃烧起来,“这个该死的逆子!”  骆明杰如果迟到也就罢了,他偷偷回来也没有人注意,谁知道他人未到声音先到了,还这么大喊一嗓子,分明是告诉骆老爷子他迟到了,才从外面回来。  “爸,你冷静一点,今天是家宴。”骆明栩真担心父亲被骆明杰这个弟弟给气的血压身高,此刻连忙低声安抚了两句,随后大步向着门口走了过去。  “明杰,刚刚还和我说能准时回来,怎么还迟到了?路上堵车吗?”骆明栩站在大门口没好气的斥责着满脸笑容,兴奋不已的骆明杰,这话说是责骂,其实也算是给骆明杰打了个圆场。  骆老爷子也停了筷子,虽然有点不高兴骆明杰的迟到,不过他今天心情好,而且也清楚骆明杰这纨绔性子,此时对着一旁的桑日晟笑着开口:“你这个表弟最是纨绔,我是没精力管教了,以后明杰就要靠你们这些当哥哥来管教。”  迎接着众人的注目礼,骆明杰神经大条的根本没发现什么不对劲,兴奋的对着门口的大哥开口:“哥,我不是堵车,刚刚过去解决事情耽搁了一点时间,我已经将油门踩到最大赶回来了,没有想到还是迟到了。”  骆明栩气的恨不能剖开骆明杰的脑袋瓜子,看看里面装的是不是都是水!可惜还不等她反应过来,骆明杰已经大步直奔主席位的骆老爷子而去了。  “爷爷,对不起我迟到了。”先是给骆老爷子道歉着,骆明杰随后不忘记给自己表功,“爷爷,其实我是事出有因,你不知道竟然还有人敢在爷爷你寿宴的时间段对我们骆家人出手,我一时气不过就去将人带回来了。”  “哼,我们骆家人还容不得外人来欺负,就算是旁系,但是只要姓骆,那就是骆家的人,谁敢欺负他们,也不看看我骆明杰会不会同意!”  骆明杰这话虽然听起来有点纨绔张狂,不过话糙理不糙,骆老爷子微沉的表情也送松缓起来,其他几个长辈也跟着笑了起来,骆明杰虽然不成器,但依旧记得自己是骆家人,知道帮助自家人,这一点就非常不错。  “你给我闭嘴,还不快过来坐好,像什么样子!”骆老二压着火气斥了一句,他可不认为这儿子会做出什么好事来,他平日里除了惹是生非之外,还能做什么。  被自家老爹吼了,还是那种不信任的眼神,骆明杰的逆反心理也跟着冒出来了,对着骆老二就开炮,“爸,你就不能相信我一次吗?哼,这一次我可是带着人证来了,我看你还怎么怀疑我。”  刘子辉和骆莉其实不够资格来参加骆家的家宴的,这种家宴基本是骆家的嫡系参加,还有一些是在骆家有着相当贡献的旁系。  骆莉的血缘关系太远了,就已经不算是骆家人了,而且她和陈子辉对骆家没有任何的贡献,自然不够资格来参加。  不过被骆明杰救出来之后,骆莉立刻一扫之前面对谭果时的高傲姿态,谄媚奉承着骆明杰,这才被他带来参加今天的家宴,而且来之前还特意去买了寿礼,这才导致骆明杰会迟到。  “爷爷,生日快乐,我是骆莉,我爷爷是骆xx。”进门之后,骆莉和刘子辉拎着四五个礼盒,刘子辉还算好一点,骆莉已经自来熟的冲到了骆老爷面前给他拜寿了。  其实骆老爷子真不知道骆莉爷爷的名字,不过也知道她是骆家的旁系,此时笑着开口:“都是一家人,既然来了就快坐下吧。”  “谢谢爷爷。”骆莉兴奋的眼睛都要冒光了,她之前至多和骆祥打交道,骆祥也是骆家的旁系,可是今天自己不但参加了家宴,还和骆老爷子说话了,说不定日后自己就能和骆家嫡系交往,成为名符其实的骆家人。  想到这里,骆莉一扫刚刚的笑容,狠狠的在自己的大腿上掐了一把,她自认为做的隐蔽,可是现场这么多双眼睛盯着,骆莉是什么样的人,观其相貌就有了初步的判断。  “爷爷,今天要不是明杰表弟,我们夫妻俩就被人给坑死了。”骆莉一边哽咽着,一边快速的将谭果和关煦桡给告了,“他们哪里是坑害我们夫妻,他们明知道我们是骆家人,还敢将我们抓起来,分明是不将骆家放在眼里。”  骆莉故意将事情上岗上线,目的就是借着骆家的手去报复谭果和关煦桡,但是她这一点拙劣的手段,骆老爷子这些人自然都看在眼里,也懒得去拆穿,偏偏只有骆明杰一听这话又来气了。  “是啊,爷爷你不知道他们多嚣张,哼,还敢抓人,我看这两人估计是看上了刘子辉的农庄,想要直接吞了。”骆明杰附和的补充了一句,若不是知道今晚上是家宴,估计骆明杰不会这么快回来,至少会再检查委那边大打三百回合。  在骆明杰看来谭果和关煦桡分明就是下了套子,将刘子辉和骆莉给坑了,趁机要挟他们夺取农庄,这种事骆明杰在帝京其实也见过很多次。  今天人证物证齐全,骆明杰感觉如果不是自己去的及时,将人抢回来了也将证据都毁了,骆莉和刘子辉最后肯定要认栽,一个农庄骆明杰根本不在意,关键这是骆家的人,对付骆家人就是和自己过不去。  听到谭果名字的时候,骆家几个老一辈眉头一皱,再听骆莉和骆明杰说完之后,包括骆老爷子在内,几个人脸色都沉了。  一个农庄,骆家都看不上,难道谭果能看上?还设了套子来坑害骆莉和刘子辉,这根本是无稽之谈!  那谭果和关煦桡为什么会这么做?他们和骆家无冤无仇的,那只有一种可能性,这个农庄和谭果有关系,骆莉撞到枪口上了,这才被关煦桡给抓起来了。  “爷爷,你放心吧,这些小事交给我来解决就行,爷爷你高高兴兴的过寿就行。”骆明杰嘿嘿一笑,满脸的壮志豪情,“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什么阴谋诡计都是纸老虎。”  “你给我闭嘴!”骆老二终于忍不住的大吼起来,愤怒的目光喷火一般死死的瞪着骆明杰,额头上青筋暴徒而起,若不是自家老父亲过寿,这里是家宴,骆老二绝对能抽出皮带抽死骆明杰这个蠢货。  一旁骆明毅站起身来开口:“你是在什么地方将他们俩抢出来的?”  不愧是骆家第三代的继承人,骆明毅直接问到了点子上,这段时间帝京局势紧张,一切都是由谭果和秦豫引起来的,骆明毅也和骆老爷子还有骆父他们仔细研究过当时的局势,谭果和秦豫行事看起来嚣张跋扈,但是事实证明他们却是有备而来。  古老在幕后布局算计,甚至连郑家都利用上了,但是最终的结果却是功败垂成,古家迅速的败落,谭果和秦豫能赢,除了他们背后有顾家和关曜这两个强大的靠山之外,还有一点那就是谭果和秦豫很聪明,早就防患着一切,郑小宝还活着就是最好的证明。  谭果无缘无故的不会对付骆莉和刘子辉,而且,他们人赃并获被关煦桡给抓起来了,骆明毅忍不住的看了一眼骆明杰,这个堂弟再纨绔也不会冲到公安、机关去抢人吧?  “骆明杰,你说你是在哪里抢人的?”骆老二也跟着重复了一句,心都提到了喉咙眼上了,这个儿子再蠢也应该有个度吧,但是看着满脸得瑟,一副我做了好事快表扬我的熊儿子,骆老二感觉不但血压升高了,他的心脏也跟着痛了,这种蠢事骆明杰还真能做出来。  骆明杰不解的看着表情急切又严肃的几个长辈,傻愣愣的眨了眨眼,老老实实的回答:“当然是关押他们的地方了,我找人打听到了地址,直接就过去的。”  说完之后,看着表情稍微舒缓一点的父亲,骆明杰猛地反应过来,随即没好气的嚷了起来,“爸,你这什么眼神?我至于那么蠢吗?再说了谭果和关煦桡涉及坑害我们骆家人,这都是见不得人的勾当,他们也不敢将人关到看所或者局里啊。”  听到这里,骆家几人都跟着松了一口气,幸好没将事情闹大,不过这个农庄到底是怎么回事?  想到这里,骆家几人目光锐利的看向一旁的刘子辉和骆莉,骆莉虽然收敛了傲气,但是自认为自己也是骆家人,得到了骆家的承认了,此刻很是得意,反观刘子辉明显有点心虚。  不过场合不对,骆家人也不会追问什么,骆明毅也跟着开口:“没出事就好,大家都坐吧,饭菜一会都要凉了。”  骆莉还想让骆家给自己讨回公道,可惜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就被刘子辉给拽住了胳膊,也只好跟着去不远处的圆桌坐了下来。  主席位上,桑日晟收回了目光,来到帝京这段时间,谭果的名字那是如雷贯耳,没有想到她还和骆家扯上了关系。  “日晟,你来尝尝这个佛跳墙,味道挺不错的。”骆老爷子招呼着桑日晟吃菜,也算是让刚刚这事翻篇了。  众人也明白老爷子的意思,再次笑着举杯,气氛也就跟着活络起来了,而另一桌的骆明杰此刻正兴奋的和家里头的小辈说着刚刚自己的壮举,那叫一个威风!  “我告诉你们帝京这地界上,有时候出去就是一个气场问题,你带足了人,开着豪车,别人一看这架势就怂了。”骆明杰得意的大笑着,谭果和关煦桡敢对骆家人下手,他们也太张狂了。  骆老二听着高谈阔论的骆明杰,额头上青筋再次暴起,若不是被长子骆明栩给制止住了,估计骆老二真的想要将手里头的酒杯子直接摔在骆明杰的头上。  就在此时,骆家几人的电话几乎是同时响了起来,骆大伯和骆明毅的,还有骆老二、骆明栩的,包括骆家其他几个中流砥柱的长辈,手机先后响起,这让几人错愕一愣,莫名的有种不安的感觉。  喧闹声自然而然的消停下来,骆家几人接过电话,听着听着,几人表情猛地一变,齐刷刷的看向正大快朵颐的骆明杰。  而骆老二眼中已经喷出火来了,不过此刻依旧压抑着,“多谢,我知道了,我马上会处理。”  匆匆道谢挂了电话之后,骆老二手里头的酒杯子终于向着骆明杰的脑袋飞了出去,“骆明杰,你这个蠢货,老子当初还不如生一根木头!”  “行了,老二,好好说出什么事了!”骆老爷子自然知道是出事了,原本以为谭果和关煦桡那边不是大问题,家宴之后再去解决,现在看来事情只怕闹大了。  被砸的蒙住了,骆明杰不明白的看着暴跳如雷的骆老二,一手摸了摸脑袋,“爸,你干嘛呢?”  骆明毅深呼吸着,他此刻终于明白二叔为什么被成为活火山,有这样的儿子,估计就是孔圣人都要拿刀宰人了。  “爷爷,明杰刚刚是从检查委将人带回来的。”骆明毅向着一旁的骆老爷子快速的解释着,“而且还带了不少人过去了,打伤了检查委的几个工作人员,好在都是轻伤,人没什么大问题,不过这事闹的太难看。”  骆老爷子恨不能自己是听错了,早知道是这样,还不如去局里抢人呢,这可是检查委!骆老爷子同样同情的看了一眼暴躁的二儿子,难怪老二这几年看起来有些苍老,和老大站一起,他倒是像哥哥,现在看来也是情理之中。  “那不就是个破院子?”骆明杰呆愣愣的问了一句,之前自己去的明明就是个破旧的大院子啊,大铁门都生锈了,怎么看都不像是正规的部门。  “行了,老二,事情已经出了,想想怎么补救吧。”一看骆老二又要暴跳起来,骆老爷子赶忙说了一句,见过坑爹的,没见过这么坑的,骆老爷子忽然有点不敢面对骆老二的眼神,他心虚啊,这些年骆明杰这小子也是被自己给惯坏的。  骆家几个长辈也没了吃家宴的心思了,这破事给闹的!幸好还没有传出去,消息被压下来了,否则骆老爷子的寿宴都不用过了。  书房,骆家几人一一坐了下来,因为不将桑日晟和桑达瓦两兄弟当外人,所以他们此刻也跟着进了书房。  所有人都坐着,唯独犯了大错的骆明杰还有刘子辉、骆莉和骆祥四人是站着的,事情已经出了,只能去补救,但是补救之前总得了解一下事情的经过。  “农庄到底是怎么回事?”骆明毅身为第三代的继承人,此刻由他开口,问的是一旁的骆祥。  骆祥也不敢隐瞒,将农庄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你们几个都是猪脑子吗?”骆老二的确脾气最暴,此事又是自己儿子惹出来的,那火气更是大,对着骆祥就骂了起来,“以谭果目前的身价,别说是一个农庄,就算真的是一座金矿,谭果都不一定看上眼。”  “谁会嫌钱多啊。”骆明杰不服气的回了一句,对上自家老爹那要杀人的凶狠傻眼,立刻就怂了,缩到了骆明栩的背后。  “你说陈子辉他们夫妻是临时决定去找谭果的?然后才被抓的?”骆明毅皱着眉头思虑着,谭果和他们没有仇,和骆家也没有怨,为什么要算计陈子辉夫妻,难道是这个农庄?  “是,陈子辉这边资金周转不灵,想要开发农庄就需要一个投资商,这才选中了谭果。”骆祥知道的还算详细。  骆明毅正色的开口:“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性了,你们算计这个农庄的时候,谭果就已经知道了,也就是说农庄背后的老板和谭果有关系,农庄这边一出事,对方应该就通知了谭果,刘子辉刚好撞到枪口上去了。”  骆祥傻眼的愣住了,世界上竟然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可是唯有这个解释才能说的通,如果农庄背后的人和谭果真的有关系,那刘子辉找上门去合作,谭果趁机阴了他们一把,那绝对是合情合理。  思索片刻之后,骆明毅冷眼看着一旁罪魁祸首刘子辉和骆莉,他虽然比刘子辉年轻了十来岁,但是气势外放的时候,那股子威压让刘子辉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压力。  骆明毅此时站起身来,冷冷的开口:“你是怎么想的?二十年前刘家将农庄抵押出去,当时说是给了一个孩子,这说明什么你难道不知道吗?”  骆明毅这一次是真的怒了,虽然农庄当年抵押了两百万,但那时二十年前,两百万比起现在两千多万都不止,这么大一笔钱就等于给了一个孩子,这说明幕后人绝对不差钱,所以才会有这么大的手笔。  而且二十年过去了,农庄的规模都没有扩大,基本等于闲置在这里,也间接说明农庄幕后的老板不差钱,种种情况都表明这个农庄幕后老板身份非同一般。  而陈子辉竟然傻了吧唧的去算计对方,骆明毅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关键是这其中还打着骆家的名头,更有骆明杰这个蠢弟弟直接打砸了检查委抢人,还将所有证据都毁了,这是要造捅破天的节奏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