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340章 纨绔闹事

第340章 纨绔闹事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4578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25
    秦豫和谭果虽然已经到达了尼拉国,但是要查刘琉的下落还是非常的麻烦,即使谭家有人潜伏在尼拉国,谭果之前也联系上了。  此刻,酒店顶楼的餐厅,侍应生正拿着菜单向着坐在最角落位置的谭果和秦豫介绍着今晚上主厨的特色菜,一边压低声音道:“前天刘琉只是被关押在洪将军管辖的金日市,之后桑将军介入之后,洪将军立刻将人转为了重点监察对象,要将刘琉被秘密转走,但是在转移过程中,刘琉因为监狱突然爆发的打架事件受伤,转送到了当地的教会医院。”  桑将军和洪将军原本就是死对头,桑日晟这边一查刘琉就被洪将军发现到了,虽然他不清楚刘琉到底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不过既然是桑将军想要的人,洪将军这边肯定用尽办法也要将人管制起来。  桑将军派过来的人知道情况不对,刘琉如果被洪将军带走了,一定会被严刑逼供,说不定都会有生命危险,毕竟这里是尼拉国,刘琉身上背负的还是偷盗金矿的大罪,判的也是无期徒刑,洪将军有上百种办法将人弄死。  所以情况紧急之下,桑将军这边煽动了一次小型的暴动,刘琉腹部挨了两刀子,重伤之下被立刻转送到了教会医院。  而这一次负责刘琉的主治医生还是教会的白衣宗教,因为他特殊的宗教身份,所以刘琉从昏迷里被抢救过来之后,洪将军才没有办法将人转移走。  将重伤的病患转走,这就等于屠杀一条无辜的生命,和教会宣扬的众生平等、神爱众人的宗旨完全违背,如果是在一般的医院,刘琉只要还有一口气就已经被洪将军给带走了。  “现在医院那边情况如何?”谭果点了两道菜,低声问了一句,她也没有想到情况变得这么复杂了,刘琉竟然已经被洪将军给盯上了。  侍应生余光警戒的扫了一眼四周,继续道:“刘琉入住的楼层只有他一个病人,从病房到走廊都是洪将军派过来的卫兵,毕竟刘琉现在是重点检查罪犯,洪将军那边制造了一个伪证,刘琉涉及到在尼拉国制造恐慌的恐怖分子团伙,所以桑将军这边即使要出手也不容易。”  如果刘琉没有被洪将军盯上,那么有了桑将军这边的帮忙,谭果和秦豫很容易就能见到他,但是事情如今已经闹大了,为了看住刘琉,连恐怖分子的罪名都出来了,这种情况下,估计是有充足的理由,否则外人很难见到刘琉,尤其是谭果和秦豫还是外国人的身份。  侍应生下去之后,菜很快就送上来了,秦豫看向眉头紧锁的谭果,沉声开口道:“车到山前必有路,穆千雪既然用刘琉将我们引过来,我们势必会见到他的。”  谭果点了点头,现在也只能如此了,医院整个楼层都被洪将军的卫兵给包围了,估计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谭果着急也没有办法,先等等看桑日晟这边,实在不行,谭果打算亲自去见洪将军,只要开出足够的条件,或许也可以通融。  如果这两条路都不行的,谭果意味深长的瞄了一眼秦豫,有些时候美人计也还是可以的。  “想都别想!”一眼就看出谭果眼中的不怀好意,秦豫从牙缝里挤出话来,凶残的目光恶狠狠的瞪着谭果。  以秦豫的性格,让他去和穆千雪说话他都反感,更别提让穆千雪帮忙,而且这丫头笑的那么暧昧,秦豫有时候真想撬开她的脑袋瓜子,之前还知道吃醋,现在倒是大方了。  干咳两声,谭果眨巴着大眼睛无辜的笑着,“这不是非常时期吗?难道你打算让我去色诱洪将军?”  “谭果!”秦豫声音陡然严厉起来,她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秦豫也被气的没脾气了,在牺牲自己还是牺牲谭果的选择里,秦豫毫不犹豫的就选择了前者,想到此,秦豫对尼拉国就更没有了好感。  胜利!谭果嘿嘿的笑着,连忙夹了菜放到了秦豫的碗里,笑的如同偷腥得逞的小野猫,“来,多吃点补补,放心吧,我会看着你的,绝对不会让你的贞操丢失,任何人想要觊觎秦总裁,都得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  而此刻,不远处的桌边前,几个年轻的男女打量着谭果和秦豫这边,在尼拉国很多地方不是有钱就能消费的,需要的是身份和地位。  这一家餐厅在尼拉国仅仅比国宴的级别差一点,出入这里的都是尼拉国那些有身份有地位的官员子女,突然看到两个外国人在,也难怪会吸引别人的注意力,偏偏谭果和秦豫看起来太年轻,就像是普通游客一般。  “那两个是什么来路?”此刻,一个二十四五岁的男人晃动着手中的高脚杯,询问的看向餐厅的经理。  “那是江大校亲自送过来的客人,就住在这里,是两个来自华国的客人。”经理快速的说出了谭果和秦豫的身份,如果不是江妮娜亲自将人送来,谭果和秦豫再有钱也不可能入住这里。  这就好比在华国的古代,官方的驿站只提供给官员极其亲属入住,普通人给再多钱也没有资格入住驿站。  年轻男人原本只是好奇一问,此刻眼神倏地一变,戾气从眼中迸发而出,“你是说江妮娜那个贱人?”  看着突然暴怒的年轻男人,经理苦笑的点了点头,他对尼拉国圈子里的事情了解的不少,面前这个青年叫金乙哲,说起来是金氏王族的旁系,但是他的母亲则是来自洪家,虽然也是旁系。  不过凭借着父母两边的关系,金乙哲也算是个人物,他之前追求江妮娜不过是看不惯她的清高冷傲,想要折下这朵玫瑰花,谁知道不管如何威逼利诱,江妮娜都没有屈服,反而让金乙哲成了上流圈子里的笑柄。  “金少,这就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旁边几个纨绔少爷跟着笑了起来,他们身份相当,倒也不怕金乙哲因为被调侃了而生气。  金乙哲阴冷的目光看向不远处的谭果和秦豫,此刻阴森一笑,“我奈何不了那个贱人,还怕两个外国人吗?”  “金少,冷静一点,如果只是普通朋友的话,他们也没有资格在这里入住。”另一个青年倒是冷静多了,金乙哲之所以处处碰壁,就是因为江妮娜的身份,她可是陆一卫的大校。  除非是抓到她的把柄,否则的话,金乙哲如果来硬的,他背后是洪家,桑家一定会借此当理由攻讦洪家,所以投鼠忌器的金乙哲只能继续憋屈着。  一旁经理一看要坏事,此时连忙补充道:“金少,这两人绝对不是普通人,江大校送他们过来入住时,动用的是最高规格的待遇,而且还有随行的卫兵。”  如果是普通人,金乙哲真将人抓了或者打了,江妮娜也没办法,但是如果是华国来的贵宾,一旦金乙哲闹事了,说不定就会上升到外交层面上,别说金乙哲只是金氏和洪家的旁系,他就算是嫡系,只怕也难逃追责。  “我打了电话回去。”金乙哲还是不甘心,江妮娜那个贱人整天都在部队里不出来,即使出来也是公事,金乙哲根本无法对她下手,现在好不容易碰到个机会,金乙哲自然不愿意放弃。  虽然是金氏的旁系,但他的父亲也姓金,所以金乙哲要打听两个人还是很容易的,只要查一查最近有没有华国过来的外交官或者交流团就可以了,只要不是华国官方的人,金乙哲根本不担心。  谭果和秦豫都是五感敏锐的人,自然察觉到金乙哲那边不怀好意的视线。  之前的侍应生端着一杯白开水快速的走了过来,躬身将水杯放在桌子上,此刻低声开口:“那是金乙哲,他和江妮娜有些过节,只怕要找两位麻烦……”  侍应生快速的将金乙哲身份说了一下,能来这里吃饭的都是尼拉国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在这里当侍应生自然可以探查到很多消息,所以对这些纨绔少爷的资料也了解的非常清楚。  啪的一声挂断了手机,金乙哲阴冷一笑,“我已经问过了,这两人根本不是华国官方的人,他们是被桑日晟的专机送来的,难怪能入住这里,江妮娜那个贱人,平日里装的多清高,原来早就投靠了桑家!”  在尼拉国,对金氏王室最有威胁的就是桑将军,虽然洪将军也是狼子野心,不过他手中的兵力毕竟弱了许多,否则也不会有洪家的旁系嫁到了金氏,也是为了通过联姻,壮大彼此的力量对抗桑家。  “桑日晟?”几个纨绔一听到是诧异了几分,他们既然和金乙哲玩的好,自然和桑家关系一般。  金乙哲此刻站起身来,冷冷一笑,“如果是桑日晟本人在这里,我倒是要忌惮三分,但这两个只是华国人而已。”  一群人对望一眼,随即都跟着站起身来,金乙哲更是将桌子上的白酒瓶拿在了手中,几个纨绔来者不善的走了过去。  “听经理说两位是来自华国的贵客,既然如此,这瓶酒就当是我请两位喝的。”金乙哲高傲的丢出一个借口,左手将桌子上装白开水的水杯端了起来,一杯子开水哗啦啦的倒进了汤里。  金乙哲将白酒一下子倒进了水杯里,然后递给一旁的秦豫,“请吧。”  “能得到金少亲自倒酒,这可是莫大的荣幸!”旁边的纨绔跟着笑了起来。  有两个好色的更是色眯眯的盯着一旁的谭果,尼拉国落后又保守,外面世界流行的衣服也好,发型也罢,绝对超越了尼拉国十年,所以对比尼拉国的美女,谭果一看就时尚多了,对比之下他们身边的女人就显得土气俗气多了。  将一杯子白酒递了过去,偏偏秦豫没有反应,金乙哲表情陡然一狠,戾气也爆发出来,“怎么?两位是看不起我们尼拉国吗?”  怒喝之后,金乙哲猛地抬起手臂,似乎是想要将白酒倒到秦豫的头顶上,可惜他刚有动作,一旁秦豫却抬手接过了酒杯。  “妈的,孬种!”金乙哲失望秦豫没有硬到底,不由怒骂了一句,旁边几个纨绔自然跟着大笑起来。  秦豫此刻终于侧过头,冰冷的凤眸看向故意挑衅的金乙哲,薄唇缓缓勾起一抹嘲讽的冷笑,手腕一动,啪的一声,一杯子白酒连同玻璃杯直接砸到了金乙哲的脸上。  这一突如其来的变故,不单单金乙哲傻眼了,跟着他的几个纨绔也愣住了,谁也没有想到秦豫会这么狂,如果今天泼酒的人是桑日晟,他们还敢相信,一个华国来的游客,他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你他妈的找死!”金乙哲一抹脸上的酒水,歇斯底里的怒吼起来,他从小到大还没有丢过这么大的脸。  秦豫冷嗤一声,此刻看着暴怒的金乙哲,薄凉的开口:“你可以去打听一下,昨天在机场的时候,那个刁难我的人是什么下场?”  金乙哲气的浑身直发抖,哪里还在意秦豫的话,抡着拳头就要动手,旁边几个纨绔同样如此,一瞬间场面就乱了,但是一瞬间,混乱的场面又平静下来了。  别说是六七个纨绔,就算是六七个练家子都不够秦豫打的,尤其是这段时间秦豫都憋着一股子怒火,此刻下手更是凌厉凶残,短短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金乙哲几个纨绔都被放倒在地上,动一下身体就痛的厉害。  “金少,我这就叫人过来!”被揍的纨绔凶狠的开口,此刻他们还摔趴在地上爬不起来,而秦豫又坐到了椅子上,慢条斯理的吃气晚餐来,更让几个纨绔恨的牙痒痒,偏偏技不如人。  刚这么嚣张,这绝对不是普通人!其中一个纨绔想起秦豫动手之前的话,也摸出了手机,他大姑就在机场工作,要打听点事很容易。  “怎么了?被打傻了?”看到打电话的纨绔脸色苍白,眼神呆滞,同伴不由推了推他的身体,虽然胸腹部挨了重拳,这会被侍应生扶着才能站起身来,但是也没必要被吓成这样吧。  回过神来的纨绔狠狠的抹了一把脸,随后拿出手机快速的按了几下,看到手机上的照片之后,整个人眼神都直了,看向秦豫的目光充满了惊恐之下。  而此时已经被扶起来坐到椅子上的金乙哲正打电话搬救兵,纨绔深呼吸着随即低声开口:“金少,你看看这个,我大姑刚刚发给我的。”  几个纨绔和金乙哲低头一看,一个一个都被吓的脸色一白,照片里是被射杀的啤酒肚男,眉心被开了一个洞,鲜血汩汩的流淌出来,脸色煞白,一看这画面就知道是在机场外面拍的。  吞了吞口水,纨绔惊恐万分的瞄了一眼不远处的秦豫,这才继续低声道:“我大姑说被杀的这个昨天边检的时候故意刁难这两人,被挟持当了人质,后来还是江妮娜过来将他们两个接走的,但是就在出机场的时候,这个人被射杀了。”  金乙哲呆愣愣的看着血腥的照片,估计根本没有想到会死,啤酒肚男死前眼睛还睁的大大的,脸上残余着死亡前震惊的表情。  这些纨绔平日里再凶残,至多也就是打架而已,尼拉国不同于M国,枪支管制的更严,他们再打也不敢闹出人命来,担心会影响到家族,可是谁也没有想到秦豫一个华国来的游客竟然这么恐怖,杀了人,还能安然无恙的坐在这里吃饭,这绝对不可能是普通游客,也对,普通游客怎么可能让江妮娜亲自接待。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