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341章 刘琉苏醒

第341章 刘琉苏醒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4188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25
    金乙哲几个纨绔脸色都是异常的难看,看向秦豫的目光里充满了忌惮和恐惧,尼拉国虽然军事力量不强,经济也落后,但是国内的法律非常的严格,平日里乱说话都可能被抓走调查,更别说杀人了。  但是秦豫就是做了,如今他还好好的坐在这里享受精美的晚餐,金乙哲吞了吞口水,几个纨绔对望一眼之后,一个一个悄然无息的离开了现场。  得罪了这么恐怖凶残的男人,真被他给杀了,他们只能去阎王殿喊冤了,即使他们家族之后给他们报仇了,但是自己已经死了,说什么都没用了,所以金乙哲几人再张狂,此刻也只能夹着尾巴乖乖的逃走。  餐厅的经理原本以为会是一场不可收拾的闹剧,谁知道金乙哲这些纨绔竟然就这样息事宁人的走了,这让经理错愕的愣住了,几乎以为自己是眼花了。  不过既然他们走了,经理连忙让侍应生将桌椅重新收拾了一下,为了表示歉意还亲自给秦豫的桌子上送了一盘水果和一瓶红酒。  半个小时之后,就在两人的正餐吃完了,此时一个中年男人满脸笑容的走了过来,他看起来不到五十岁,穿着笔挺的西装,脸上是殷勤又熟络的笑容。  “秦先生、谭小姐,晚上好,我是朱桂成,之前机场的误会非常抱歉,我代表桑少向两位表示歉意。”朱桂成在桑家负责一切对外的事务,说起来只是个秘书,但是尼拉国的人都知道朱桂成代表的就是桑家,能让他亲自出面接待的人物,身份地位绝对非同一般。  如果金乙哲之前看到朱桂成对秦豫和谭果如此礼遇的话,那么他绝对不敢来找秦豫的麻烦。  其实在金乙哲闹事之前,朱桂成就已经出现了,只不过当时谭果和秦豫在用餐,他不方便打扰,自然也就目睹了金乙哲闹事,最后被秦豫给狠狠收拾一顿的画面。  朱桂成之所以没有出面阻止,自然是想要看看秦豫的本事,桑将军想要将金氏王族的人赶下台,就需要更多的合作伙伴。  龙虎豹保全虽然只是一个佣兵组织,但只要利用的好,那就是手里头的一把利刃,是最好的暗杀工具,关键时候甚至可以利用龙虎豹干掉金氏王族的一些重要人物。  “我们要见刘琉,你有什么条件。”秦豫冷声开口,或许是不喜欢尼拉国,因此对任何一个尼拉国的人,秦豫眼神里也带着排斥和厌恶,即使他知道自己的祖辈正是生活在这片土地上。  果真和传闻里一样,秦豫行事干脆直接,不喜欢拐弯抹角的试探,朱桂成目光闪烁了一下,“秦先生或许还不知道刘琉现在被洪将军给盯上了,目前只能去医院见他,而且一旦等刘琉被转移走了,只怕花再大的代价也见不到人了。”  刘琉重伤入院,因为主治医生是白衣宗教,洪将军如果不顾刘琉的生命安全强行将人带走,却会为此得罪教会,再加上洪将军并不知道刘琉身上到底藏了什么秘密,如果为了无关紧要的小秘密却得罪教会,那绝对得不偿失。  “你只说条件。”秦豫眼神沉了沉,不满意朱桂成的打太极,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想要对付金氏王族还是洪将军,两者挑其一。”  朱桂成眼瞳猛地紧缩,双手下意识的攥紧成了拳头,如果是其他人给出这样的承诺,朱桂成绝对会认为对方是信口开河,但是龙虎豹有这个资本,只要自己这边配合好,暗杀洪将军也至少有七成的把握会成功。  震惊只是瞬间的,此刻朱桂成再次开口:“秦先生如此诚意,我一定会转告给桑将军,最迟明天一定会安排好一切让秦先生见到刘琉。”  从餐厅离开之后,朱桂成上了车回到了桑家别墅,四周都是持枪的卫兵,防守极其严格,朱桂成看了看四周,如果龙虎豹真的派出十二星座的精锐,再加上周全的部署,甚至可能突破四周的防卫,这样一来,要暗杀洪将军真的不是妄想。  “这么晚怎么过来了?”此刻,书房里,桑将军依旧穿着一身笔挺的军装,他常年在军中,看起来皮肤黝黑而粗糙,不过身材很是魁梧健硕,身上有股子杀伐之气,看起来极其威严。  “将军。”朱桂成快步走了进来将房门关上之后,这才迅速的将餐厅里的一幕说了出来。  之前朱桂成这边答应给秦豫帮忙,不过是因为桑日晟的关系,更确切的来说是因为华国帝京骆家的关系,不过在和秦豫短暂的交谈之后,朱桂成感觉这件事需要桑将军亲自定夺。  “这事我听日晟说过,那个刘琉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桑将军浑厚的声音响起,微微眯着眼思虑着,他相信秦豫会信守承诺,但是让桑进军疑惑的是刘琉这个人。  朱桂成之前也对刘琉进行了调查,此刻快速的回答:“他是华国人,也算是书香门第,从小酷爱摄影,喜欢四处流浪,之前传言在M国跟着一支探险队去探险后来失踪了,但是根据我们这边他入狱的卷宗显示,刘琉跟随的这一支探险队其实是一个走私团伙。”  这个走私团伙的足迹遍布全球各地,经常出入印国、华国西部,打着倒卖名贵药材的名义,私底下也偷猎藏羚羊这些保护动物,也倒卖宝石蜜蜡绿松这些珠宝,说起来只要什么赚钱他们都会干什么。  “刘琉被抓之前,这些人不但血洗了华国西湖一个小村子,抢夺了大量的名贵药材和宝石,被华国边境军人追捕,最后逃到了我们尼拉国境内。”  朱桂成详细的说起了刘琉被抓捕的情况,为了躲避追捕,刘琉所在的这个团伙当起了黑矿工,他们挟持刘琉一方面是将他当成了人质,另一方面则是打算勒索刘琉的家族。  刘琉虽然之前被这些犯罪团伙给骗了,将他们当成了普通的探险者,但他毕竟也有丰富的生活经验,也经历过很多凶险,所以在当黑矿工的这段时间里,刘琉就策划了他的逃亡计划。  只可惜这些犯罪分子却都是穷凶极恶的暴徒,最终刘琉的逃亡演变成了矿场流血事件,几个犯罪分子当场就被杀了,矿场这边也死了七八个人,刘琉也挨了两枪,等他在医院抢救过来,人一苏醒就被送到了监狱里。  刘琉也曾经想要试图解释,甚至想要和刘家联系,只可惜他是重刑犯,被单独关押,没有人听他的辩解,就这样刘琉一直被关押着。  “你安排一下,不惜一切代价,势必让秦豫见到刘琉。”桑将军再次开口,不管刘琉身上隐藏了什么秘密,对他而言能得到龙虎豹一次帮助才是最重要的,这将会在关键时刻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第二天,医院里弥漫着消毒水的气息,七楼的病房都被清空了,因为这里关押了一位重犯,而此刻,从电梯口到楼道里都是三步一岗的站着荷枪实弹的卫兵,更别提走廊尽头的病房,除了门口把守的四人之外,病房里面也有两个卫兵在守着。  这样森严的防卫之下连苍蝇都很难飞进来,而每天早上八点半医生准时查房。  “李宗教,这个犯人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可以将他转移回去了。”此刻,身穿白色大褂的李宗教带着两个护士和一个实习医生刚走出电梯就被面前一个黑瘦的年轻男人拦了下来。  “洪监察,这里是医院,病人能不能出院不是根据你的判断,必须根据医生的诊断,即使他是一名罪犯,但是我希望洪监察你可以秉持博爱宽容的精神,让他身体痊愈之后再转回监狱接受审查。”  李宗教神色温和的劝着,当天刘琉送手术台下来之后,若不是李宗教态度强硬,面前的洪监察早已经将人给带走了。  但是即使刘琉暂时被留在医院里接受后续的治疗,整个楼层也被监察队的卫兵给清空了,里里外外都是严密的监控和防卫,即使是医生和护士过来例行检查,也需要接受卫兵的检查之后才能进入病房,给刘琉进行医治的时候,卫兵也是全程在一旁监视着。  洪监察眼神阴鹜了几分,一股子阴狠的戾气从眼底一闪而过,但是他也知道面前的李宗教不算什么,可他背后是教会,是大主教,一旦得罪了李宗教,到时候麻烦就大了。  所以即使暴躁难耐,洪监察此时也隐忍下来,只是那大盖帽下的表情显得更为的狰狞狠辣,“监狱那边也有医生,李宗教,如果犯人没有生命危险,我希望你可以批准他出院,毕竟这个犯人涉及到了一起重大的恐怖行动,此事洪将军非常重视,还希望李宗教不要再强行扣押着烦犯人!”  “我会根据病人的情况再判断。”李宗教说完之后,让身后的两个护士和实习医生接受了检查,这才带着三人向着病房方向走了过去。  刘琉失血过多,脸色显得异常的苍白,脸颊上冒出青青的胡茬,整个人瘦骨嶙峋,若不是那轻微的呼吸声,几乎以为躺在病床上的是一个死人。  李宗教给刘琉检查时,他已经清醒过来,只是眼神显得呆滞而无神,就这么空洞的看着空气,似乎灵魂已经离开这一具病弱的躯体。  “李宗教,他是不是有些精神方面的疾病?”实习的女医生低声说了一句,将针头从刘琉瘦的皮包骨头的手臂上抽了出来,刚刚打针的时候,这个病人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好似针头扎的是木头而不是他的胳膊。  李宗教叹息一声,目光里充满了不忍和同情,他之前看过监狱那边的病例,这个病人服刑这几年,经常都被关禁闭,一个人常年不和别人交流沟通,精神方面会出问题太正常了。  等了半个小时,李宗教只能说病人还需要再观察一天,这已经是他能争取到的最后时间,他也明白一旦离开了医院,等待刘琉的将是怎样非人的折磨。  目送着几人离开之后,洪监察命人关上了病房的门,此刻拿出手机拨通了熟悉的号码,“二叔,李宗教这边不放人,还要拖延一天的时间,我有种不祥的预感,二叔,我打算现在就审问刘琉。”  电话另一头的洪将军冷厉一笑,“迟则生变,洪泽,你现在就审,如果情况不对,我允许你将刘琉就地枪决。”  请示完毕之后,洪监察转身推开门走进了病房,守在里面的两个卫兵立刻站起身来行礼。  “你们出去吧,禁止任何人进来。”洪泽挥手让两人离开之后,这才目光阴森的打量着躺在床上如同死人一般的刘琉,“你是自己招还是要我问?”  刘琉呆滞的目光依旧空洞的看着空气,对洪泽那阴寒的声音没有任何的反应。  啧啧两声冷笑着,洪泽走到床边,一把掀开被子,随后扯开他身上的蓝色病服,之前桑家策动的暴动里,刘琉身上有两处致命的伤口,失血过多一度让他休克,幸好最后被李宗教给抢救回来了。  “看来你是想要吃点苦头了。”洪则眼神变态的扭曲着,看着刘琉腹部的伤口,将上衣口袋里的钢笔拿了出来,然后突然将钢笔插到了他的伤口里,鲜血立刻流淌出来。  病床上刘琉痛的身体猛地颤抖起来,只可惜他是重犯,所以双手双脚都被镣铐束缚在了病床上,不管他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  “说还是不说!”洪泽拔出了染血的钢笔,诡谲的目光阴森扭曲的看着脸色煞白,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的刘里,短短几十秒的时间,他的脸上已经痛出了一层冷汗。  或许是折磨人的痛苦让刘琉意识回到了脑海里,此刻他的目光看向站在床边的洪泽,然后看了看四周的病房,好像很诧异自己怎么在这样的地方。  等了几分钟,见刘琉根本不回答,洪泽阴冷一下,再次将钢笔插到了他腹部的伤口上,用力的在里面搅拌着,鲜血汩汩的从伤口里冒了出来,巨大的疼痛让刘琉终于发出了痛苦的低喃声。  而直到身体本能的挣扎着,刘琉这才发现自己被镣铐锁在了病床上,身体无法动弹,“这里是哪里?”  嘶哑的声音颤抖的响了起来,刘琉整个人的精神看起来异常的诡异,好似是大睡了一场,此时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