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342章 终于见面

第342章 终于见面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4809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25
    “你还要和我装?”洪泽狞笑着,猛地将钢笔一捣到底,病床上,刘琉痛苦的哀嚎一声,胸口急促的上下起伏着,可是依旧无法挣脱洪泽带来的剧痛。  “我不知道你要问什么?这是哪里?你是谁?”痛苦里,刘琉嘶哑着声音连续的发问,听他话语里的迷惘,似乎真的不明白这一切。  洪泽此刻皱起了眉头,因为刘琉看起来太无辜了,根本不像是伪装的,而且他之前也详细的调查了刘琉的资料,这就是一个喜欢冒险探险的摄影师,并不是受过专业训练的特勤人员。  当然,洪泽之前也推测过是不是刘琉隐藏的太深,但是刘琉被关押在监狱里好几年了,所以他绝对不可能是特勤人员,每一个经过专业训练的特勤人员都要花费大量的资金培养出来的,不可能放在监狱里浪费几年的时间。  “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秘密?”洪泽停止了对刘琉施加的暴刑,阴鹜的目光诡谲的闪烁着,难道是刘琉在探险的时候意外知道了什么秘密,这才被桑将军给盯上了。  刘琉躺在病床上粗重的喘息着,伤口的剧痛也让他意识清醒过来,看了一眼面容阴森的洪泽,刘琉仔细的回想着,随后摇了摇头,“我没有什么秘密。”  “哼,既然如此,那你就死吧!”洪泽脸上露出嗜血的阴冷笑容,直接拔出了腰间的配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病床上的刘琉。  尼拉国虽然律法严格,但是刘琉只是一个重刑犯而已,洪泽即使杀了他,只要说刘琉苏醒之后意图逃走,那么他被枪杀也是活该。  咔嚓一声子弹上膛的声音响起,洪泽眼神冷血到了极点,既然从刘琉口中问不出想要得到的消息,那么刘琉就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了。  苍白的带着硬皮的嘴唇张了张,刘琉眼中闪过一抹惊恐之色,最终却沉默的闭上了眼,多年探险求生的经验告诉他,不管如何求饶他也是必死无疑。  眼神一狠,洪泽的手指刚要扣动扳机,就在此时病房的门突然被敲响了,守在门外的卫兵此时大声的开口:“洪监察,朱桂成秘书来了。”  听到这话的洪泽表情阴冷了几分,犹豫了瞬间将配枪收了回来,一旦听到枪声,朱桂成肯定会带人冲进来,这样一来洪泽就没有时间来部署现场。  虽然洪泽要杀死刘琉,但是他也不会将自己搭进去,他打算给刘琉安上一个畏罪潜逃被杀的罪名,布置现场肯定要花时间。  大步向着门外走了去,洪泽关上门对阵一旁的卫兵开口:“你们两个进去,如果情况不对直接枪杀。”  “是!”两个卫兵领下命令,神色紧绷而严肃的走进了病房,一旦有人强行闯入病房或者是其他意外状况,他们都可以先执行枪决。  电梯门口被洪将军的卫兵拦了下来,朱桂成也不生气,此时对着秦豫开口:“秦先生稍等片刻,今天我肯定会让秦先生见到刘琉,不过时间上只怕最多能争取半个小时。”  “足够。”秦豫沉声回了一句,见刘琉是因为不确定他是不是穆千雪的人,如果他是的话,那么见不见他都无所谓了,因为刘琉知道的消息穆千雪肯定都知道。  不过秦豫不想和穆千雪有任何的接触,即使他已经知道穆千雪可能是当年离开尼拉国的秦王室的人,但是一想到穆千雪对自己的非分之想,秦豫就膈应的厉害。  “原来是朱秘书。”洪泽大步走了过来,阴森森的目光从朱桂成身上转移到了一旁的秦豫和谭果身上。  这两人一来到尼拉国就在机场那边闹了大事,啤酒肚男是被狙击手远距离射杀的,只可惜就能查到这么多,不过尼拉国的高层都明白这个狙击手必定是秦豫的手下。  此事一出,不少高层都震怒,认为秦豫这是在挑衅尼拉国的威严,不过可惜的是几个真正有决策权的大人物却对此时三缄其口,似乎不愿意和秦豫起冲突结仇。  “洪同志,你好!”不同于洪泽那冰冷的态度,朱桂成依旧是无比热情的模样,甚至向着洪泽伸出手来,被他漠视了也不生气,笑着将盖着大红公章的公文递了过去,“洪同志,这是内阁刚刚下达的探视令。”  洪泽眼神陡然一冷,估计也没有想到朱桂成竟然走了内阁这边的路子,打开公文快速的浏览着,洪泽声音冷淡的开口:“非常抱歉朱秘书,刘琉是重要犯人,甚至可能和M国的恐怖分子有关系,所以我奉洪将军的命令,禁止任何人探视刘琉,除非朱秘书你拿到洪将军下达的探视令。”  “洪同志,这是内阁的探视令,是崔林英内阁亲自下达签名的。”朱桂成没有想到洪泽竟然敢无视这份探视令,这就等于是不执行内阁的命令,在尼拉国这等同于谋反了。  洪泽阴冷一笑,晃了晃手中的探视令,“朱秘书言重了,既然如此,我马上派人去核实这份探视令的真伪。”  朱桂成脸上的笑容也冷了下来,说是核实不过是拖延时间而已,洪泽这边可以秘密的将刘琉转移走,也可以偷偷的处决了刘琉。  “抱歉,洪同志,这是内阁下达的探视令,你无权拒绝。”朱桂成声音陡然一冷,他身后的卫兵随即快步冲了过来,想要在第一时间制服洪泽。  只可惜洪泽的身手远超过朱桂成的估测,眼瞅着卫兵的手臂就要伸到洪泽面前了,啪一声,洪泽身体迅速一个侧闪,抓着探视令的手猛地向前攻击而去。  呼哧一声!纸质的探视令在两人交手的瞬间被撕破了,洪泽挑衅一笑阴冷冷的开口:“抱歉朱秘书,探视令已经没有了,我不能放你进去,谁如果敢违抗洪将军的命令,格杀勿论!”、  此言一出,四周已经戒备起来的卫兵刷一下将黑洞洞的枪口都对准了朱桂成几人,他们如果再敢轻举妄动,绝对会被打成马蜂窝。  看着剑拔弩张的双方,秦豫忽然脚步上前,刷一下,原本对准朱桂成的枪口刷一下都对准了秦豫,只不过他峻冷的脸庞上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冷眼看着洪泽,“你有什么条件可以直接开口。”  朱桂成此刻脸色终于变了,他答应秦豫让他见到刘琉,代价就是龙虎豹日后无条件的帮忙一次,但是如今见不到刘琉,之前的合作也等于是作废了,可是一想到秦豫会投靠洪将军这边,也难怪朱桂成脸色遽变。  洪泽迟疑了一下,他之前也对刘琉逼供过了,如果朱桂成迟来一分钟,刘琉只怕就成了一句尸体了,此时听到秦豫的话洪泽有些的意动,毕竟他也好奇刘琉身上藏了什么秘密。  “朱秘书,你也可以旁听。”秦豫回头看了一眼笑容消失的朱桂成,与其这样让他们两边僵持着,秦豫不介意让他们都进去旁听。  一时之间,朱桂成和洪泽都有些的心动,一来他们都不愿意让秦豫成为对方的人,二来双方这样继续对峙下去,最终的结果很有可能是洪泽这边抢先杀掉刘琉,让他将秘密带进棺材里。  “秦先生,稍等片刻,我打个电话回去请示一下。”朱桂成再次笑着开口,这倒是折中的好办法,秦豫这边是铁了心的要见刘琉,自己如果办不到,秦豫肯定会投诚洪将军。  “稍等。”洪泽也无法做出判断,所以也走到角落里拿出手机请示洪将军了。  半晌之后,两人对望一眼点头同意了,一行四人这才向着病房方向走了过去。  谭果瞄了一眼秦豫,嘴角不由勾起浅笑来,原本桑将军这边帮忙,秦豫也等于是欠了他一个天大的人情,不过因为龙虎豹可能是秦王室这边培养出来的势力,所以秦豫倒不在意让龙虎豹帮助桑将军将尼拉国的水搅浑。  但是此刻秦豫这么神来一笔,既不欠桑将军的,也不用投诚洪将军这边,倒是让秦豫捡了个便宜,不用任何代价就可以见到刘琉,而且为了不让秦豫投靠到自己的敌人这边,桑将军和洪将军这边都会对秦豫礼遇有加。  病房里,刘琉的脸色依旧苍白,看到开门进来的四人,刘琉愣了一下,诧异的目光打量着秦豫和谭果,这两人一看就不像是尼拉国的人。  刘琉也是刘家的子嗣,秦豫那一身笔挺高级手工西装,一看就是价值昂贵,这不可能是尼拉国的人,“你们是?”  朱桂成和洪泽都退到了一旁没有开口,其实他们也不清楚刘琉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  “刘琉,二十七年前,你在M国给了一个婴儿拍摄了满月照,二十年前,同样在M国,你还给瞿博士夫妻拍摄了照片。”秦豫沉声开口,将瞿博士夫妻的照片放到了刘琉的面前,“这一切你还有印象吗?”  对一个摄影师而言,他的一辈子会拍摄无数张的照片,风景的、人物的……刘琉看着秦豫手中的照片,思索了片刻之后点了点头,“这是我拍的,但是你说的满月照,如果不看到照片我不清楚是不是我拍的。”  瞿博士夫妻当初毕竟是知名人物,刘琉在M国的时候和他们意外认识了,虽然只是短暂的交往,但毕竟是能源界泰山北斗的领军者,所以刘琉的记忆还是很深刻的。  但是满月照,刘琉以前拍过很多,他经常拿着相机从一个城市流浪到另一个城市,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拍摄过老人孩子,也拍过成功人士或者乞丐,也拍摄过一些孕妇和孩子的满月照片,所以单凭秦豫的话,刘刘的确无法回想起来。  秦豫又提供了一些当年秦母在M国的详细线索,希望刘琉可以回想起来,旁听的朱桂成和洪泽很是失望,他们还以为刘琉身上隐藏了什么惊天秘密,没有想到秦豫竟然是为了自己寻找自己母亲的线索而来的。  “你说到樱花路我倒是想起来了。”刘琉神色带着些许的疲惫之色,他之前失血过多从鬼门关前走了一圈回来的,之后又被洪泽暴刑了一番,此时精神已经倦怠了,不过听到秦豫提供的详细线索,刘琉倒真的想起这么一茬事来。  “那年我刚满十六岁,到了M国之后因为不习惯右边驾驶,在樱花路拐弯的时候不小心出了一场车祸。”别看刘琉现在已经是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但是他的性格还和二十几岁的时候一样。  所以更别提十六岁的刘琉,那就是个叛逆的大男孩,拿着相机就能仗剑走天涯一般,撞了人之后,刘琉这才得知对方的身份,是个资深摄影师,是要去前面一幢别墅给一名贵妇的孩子拍满月照。  “当时那个摄影师是不想让我代替他的,不过我把车上的相机拿了出来,当他看到我之前拍的照片这才答应让我过去的。”刘琉慢慢的回忆起当初的细节,“我记得别墅的女主人也是华人,她非常的温柔,并没有因为我年纪小而轻视我。”  刘琉原本还打算留在M国,但是因为之前的小车祸,走了保险程序之后,刘家自然也就得到了消息,刘琉灰溜溜的回到了华国,之后他再也没有见到过那个贵妇了,当然,这对刘琉而言也只是人生道路上的一件小事,他也不会特意留心,如果不是秦豫这边说了详细的线索,只怕刘琉都想不起来。  半个小时之后,秦豫和谭果离开了医院,朱桂成也回去向桑将军汇报情况了,如此看来刘琉身上并没有什么秘密,一切不过是秦豫的私事而已。  酒店房间。  谭果将手里头的卷宗放在茶几上,看向一旁神色有些恍惚的秦豫,不由的握住了他的手,“看起来刘琉并不是伪装的,但是入狱的这几年他的精神状态很不对劲,这并不像是被关押导致的精神问题。”  当初矿场导致了好几个人死亡,所以刘琉被判无期徒刑,再加上他外国人的身份,所以坐牢的那几年时间里,刘琉经常会被关禁闭,也没有人沟通交流。  每一年的例行检查,刘琉的精神状况都很差,似乎再关几年都会变成疯子,但是今天的交流里,谭果发现刘琉对他坐牢的事情记忆很模糊,甚至回想不起这几年坐牢时间段里发生的事情。  但是对以前的事情他却是记忆清晰、条理清楚,甚至能回想起二十七年前的事,谭果看向秦豫,“刘琉这状态看起来像是坐牢的这几年,他的意识是沉睡的,今天才清醒过来一般。”  “高级催眠师或许可以。”秦豫沉声开口,当然了,如果是一般人,催眠师也不可能将他的意识完全尘封起来,身边的人和事会刺激对方意识清醒。  但是刘琉却是在坐牢,每天重复的是单一的生活,缺乏沟通和交流,甚至经常会被关禁闭,这样再辅以催眠师的手段,完全可以尘封刘琉的一些记忆。  谭果点了点头,“如果是这样的话,刘琉或许真的是无辜的,他并不清楚黑色圆石的情况。”  来尼拉国见刘琉的真正目的还是黑色圆石,当然,打听秦豫母亲的情况只是一个对外的借口而已,只可惜刘琉的记忆出了一些问题。  入夜,金色的大殿里一片安静,一道白色的身影向着正前方走了过去,昏暗的光线里,一个老者正在点着蜡烛,听到背后的脚步声,缓缓的转过身来,目光慈爱的看向走过来的人,“回来了。”  穆千雪虔诚的对着正中间的神像行了礼,然后看向老者,尊敬的开口:“大主教,王已经归来了。”  大主教慈和的笑了起来,略显得苍老的大手轻轻的拍了拍穆千雪的肩膀,两人在一旁的木质长椅上坐了下来,“不要抱怨,万事皆有因果,王离开太久了,一时不适应是正常的。”  “我知道,大主教。”穆千雪柔和的回答,目光看向大殿里燃烧的烛火,“王已经成功的见到了刘琉,我们也该让王回归了,桑将军和洪将军都想拉拢王。”  通过桑将军和洪将军对秦豫的态度就可以看出这两人的狼子野心,穆千雪想到秦豫即将归来,双手不由激动的攥紧了几分,绝美的脸上露出期待的笑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