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348章 再次尼拉

第348章 再次尼拉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6690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26
    收到家里传来的消息,谢长宁心思一动,能让爷爷如此郑重对待的客人,那身份肯定不简单,再想到母亲在电话里说对方年纪莫过于和谢思念差不多大小,一直没结婚的谢长宁不由的攥紧了拳头,自己或许可以争取一下。  至于另一边,身为谢家最小的孙子,谢舫此时正在办公室里享受着美女秘书的服务,身体舒爽的靠在真皮座椅上,双腿打开,一旁秘书正蹲在地上给他擦着西装裤上的咖啡渍,可是擦着擦着,那雪白的小手就放到了不该放的地方……  “妈,我中午不回来吃饭了。”谢舫声音含混不清的响了起来,有些的不耐烦,不过被秘书的小手那么一伺候,谢舫立刻舒服的喟叹了一声,妈的,分公司就这一点好,没有人管着自己,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这日子太他妈的舒服了。  知子莫若母!听着小儿子那粗重的呼吸声,谢三媳妇就知道谢舫正在办公室里做什么好事,一时之间不由气的脸都快绿了,“谢舫,你立刻给我洗个澡换身衣服回家,今天有一个世家名媛到家里头来,是你爷爷亲自接待的,谢舫,我的话你听到了没有?”  “什么?世家名媛?”谢舫身体猛地一个激灵,随后嚷了起来,“妈,我才不要娶那样的老婆,整天都端着一张脸,装的跺清高一样,而且一个一个大小姐脾气,老子还看不起他们呢!”  谢长宁和谢舫是谢家唯二的没结婚的两个孙子,但是比起谢长宁的炙手可热,谢舫那就是臭名昭著,谢三媳妇为了这事气的肝都疼了。  家世比谢家强的就不说了,和谢家相当的世家,一听到是给三房小儿子谢舫找媳妇,这些人家都直接拒绝了,谢舫那就是个不学无术、吃喝嫖赌样样俱全的纨绔,他们家娇养的女儿金贵的很,嫁不出去也不会嫁给谢舫这个纨绔去糟蹋。  而家世差的那些人家,谢三媳妇则看不上眼,那些女孩子一看就是冲着谢家的家世来的,根本配不上她的小儿子,娶了这样的媳妇,一点助力都没有不说,说不定还是个拖累,于是谢舫的婚事也就这样拖下来了。  至于谢舫他每天过的不要太爽,每天都可以找漂亮的女人,一群兄弟去酒吧里嗨,找个老婆管着自己干什么?更何况谢舫也知道那些世家千金可不是好惹的,真结婚了,将自己管的死死的,他还怎么出去快活。  “谢舫,一个小时之内你不回来,我就冻结你所有的银行卡!”谢三媳妇不得不下了狠招,看老爷子对那姑娘和善的态度,甚至连谢思念受伤了都不管,这姑娘的家世绝对非同一般,即使不能和小舫在一起,也绝对不能便宜了二房的谢长宁。  书房里,老管家送了茶水和糕点之后就退到了门外守着,谭果看向一旁的谢老爷子,“尼拉国那边的情况我已经了解了,矿工暴乱估计是有人煽动的。”  “什么?”谢老爷子一惊,他这边得到的消息不过是因为塌方之后死了一些矿工,这些矿工的家属为了多讹诈一些死亡赔偿金,这才闹了起来,谢老爷子完全不知道这竟然是有人暗中策划的,那对方的目的是什么?  “具体的事情还需要去尼拉国才能了解,不过谢老可以放心,顾家会处理好这件事。”谭果笑着安抚了一句,脸上的表情无辜至极,任凭谢老爷子识人无数,他也不知道所谓的暴乱正是谭果和韩子方策划出来的,目的自然是谭果有合情合理的借口去鸿丰矿业分公司,然后打探黑色圆石在热武器方面的研究资料。  “那就麻烦谭小姐了,我会让我的孙子谢长宁陪同谭小姐一起过去,到时候有什么需要谭小姐尽管吩咐他。”谢老爷子悬着的心也跟着放了下来,顾家既然接手了,这事肯定会解决。  何况谢老爷子也知道谭果绝对不是外表给人的无害单纯,而且如果真的是有人暗中策划的,谢长宁绝对镇不住场子。  半个小时之后,谢家的餐厅已经摆好了菜肴,谭果也不客气,“听说淮菜精美,今天我可是大饱口福了。”  “哈哈,你这丫头尽管吃,我家这个老厨师可是货真价实的淮厨,其他的不敢说,这做淮菜的本事绝对是一流的,外面那些老字号不值一提。”解决了一件大事,谢老爷子心情显得极好,而且谭果并不像传闻里那样的奸猾贪婪,这也让谢老爷子更加的放心。  谢家人都已经到齐了,这也算是对谭果这位贵客的欢迎,唯独谢思念阴沉着脸,凶狠的目光死死的盯着站在谢老爷子身边的谭果。  “爸,我就说爷爷根本不喜欢我,现在你是亲眼目睹了吧?”谢思念阴森森的开口,当年这个死老头将爸赶出家门,甚至间接的害死了妈妈,平日里装作多喜欢自己这个孙女,其实都是装的,现在就原形毕露了。  “思念,少说两句。”谢毅制止的看向口无遮拦的女儿,对这个孩子他有太多的亏欠和自责,但是谢毅并不是迁怒的人,更何况今天大门口的冲突他已经问过了,说起来还是思念性子太过于骄纵导致的。  而且看谢老爷子对谭果的态度,虽然老爷子并没有介绍谭果,但是谢毅知道此人绝对大有来历,否则不会老爷子亲自接待,身份还如此保密。  “爸,这几天不是弄个了古玩博览会,正好让长宁尽尽地主之谊。”谢二媳妇笑着说了一句,  目光慈爱的看着谭果,“小姐就将这里当成自己家,有什么想要买的让长宁给你买,他也认识不少人,价格倒无所谓,关键是东西要好。”  “二嫂你还真热心那,我们家小舫倒是看上了几件古玩,正好让长宁这个哥哥一起买了吧。”谢三媳妇阴阳怪气的刺了一句,老二家的还真会装好人,说是谢长宁付账,还不是用的谢家的钱,面子人情倒是归了谢长宁,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连人家姓什么都不知道,就忙不迭的巴结上了。”谢思念夹了一筷子菜,嘲讽的嗤笑一声,对自己这个真正的谢家子孙,二婶和三婶都是嘴上说的漂亮,她们给自己买过什么好东西吗?对一个来路不明的外人倒是这么热情。  餐桌上,谢家别有用心的几人表情不由的一变,都有些恼火谢思念的口无遮拦,谢老爷子拿着筷子的手用力的收紧了几分,眼中火光闪烁,这些人如今连脸面都不要了,什么话都敢说出来。  一旁谢老夫人在桌子下的手连忙推了谢老爷子一下,现在可不是他发火的时候。  谭果看了一眼表情各异的谢家人,莫名的更加思念秦豫了,有她家秦总裁在的时候,自己只要宅家里吃吃喝喝睡睡就好了,根本不需要出来应酬的。  “多谢几位的好意,今天休息一晚,明天我就要离开了。”谭果淡笑的回了一句,接着继续开口道:“而且我已经结婚了。”  这一下谢家两个媳妇都傻眼了,一般结婚过的女人和小姑娘气息会有所不同,谭果年纪也不大,而且看起来就像是没长大的小姑娘一般,脸上还有婴儿肥,这竟然就结婚了?  谢长宁也是一愣,他第一眼看到谭果就感觉很喜欢,对于他这种外表看起来斯斯文文,其实内有沟壑和城府的男人而言,他并不是很喜欢那些强势的女强人,也不喜欢性格太过于跋扈的千金小姐。  谭果给谢长宁的印象非常好,白嫩的肌肤,大大的眼睛,说话的时候嘴角带着笑,一看就是性格温软的,声音也是软糯糯的好听,这种家世好性格乖巧的女孩子正是谢长宁喜欢的,他却没有想到谭果竟然就结婚了。  “都吃饭!”谢老爷子冷哼一声,他调查过谭果,自然也知道她和秦豫的关系,今天幸好来的不是秦豫,否则谢家就惹事了。  外界传闻里谭果就是秦豫的软肋,谁敢对谭果有什么歪念头,以秦豫那冷血狠辣的性子,谢家还想打谭果的主意,不出事那才奇怪。  知道谭果结婚了,谢家两个媳妇一下子就蔫了,一顿晚饭这才顺顺利利的结束了。  远在尼拉国,秦豫的身体已经渐渐适应了药物,但是他的身体依旧疲软无力,最多就相当于一个体弱的男人,想要离开守卫森严的别墅是绝对没有可能。  秦素依旧每天会来房间和秦豫说话,只可惜秦豫却不再开口说一个字,他每天依旧正常的吃饭,然后就是看书,无悲无喜,不和任何人交流,浑身散发出冷厉阴寒的气息,让人愈加的感觉秦豫的难以亲近。  黑暗里,秦豫依旧坐在落地窗边的椅子上,手中的书并没有翻动,一转眼时间已经过去半个月了,对于如今被困,秦豫的眼中戾气闪过,他一直是高傲的,甚至是自大的,但是秦豫从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竟然如同无能的弱者一般被困在原地。  秦豫这些年太信任龙虎豹的手下了,当年义父死亡之后,龙虎豹被交到了秦豫手里头,最开始的时候秦豫也曾怀疑过,但是六年多的时间,让秦豫相信自己已经完全掌控了龙虎豹,因为好几次生死危机的时候,都是这些手下用自己的性命给秦豫换到了生还的机会。  秦豫能安全掌控龙虎豹,那也是因为他无数次亲自带队接手了最危险的任务,龙虎豹的威名打出去了,秦豫也凭借着自己的能力收拢了所有的手下。  但是他从没有想到有一天龙虎豹会背叛自己,而秦豫如今就如同被斩断了利爪的老虎,无法和外界联系,秦豫没有办法联系罗非鱼,那么龙虎豹即使还有自己的死忠部下,如今他们也是群龙无首,无法救援自己。  也不知道谭果那丫头如何了?想到谭果,秦豫周身冷厉的煞气这才消散了几分,冰冷的峻脸也柔软下来,不过即使没有和谭果联系,秦豫知道谭家人也会将谭果照顾的很好。  不过一想到冬天一到,谭果那让人无语的作息习惯,秦豫无奈的叹息一声,天气冷,谭果绝对能从晚上睡到中午,爬起来吃一顿,然后下午接着睡到晚上,周而复始,俗称冬眠。  卧房的门嘎吱一声被推开了,秦豫眉头一皱,气息再次冷凝下来。  “王,我来向你汇报最新的消息。”小叶阴阳怪气的开口,穆千雪的身体已经在痊愈了,但是一看到她胸口处子弹造成的伤疤,小叶对秦豫的怨念再次飙升。  秦豫转过身漠然的看向小叶,冰冷的凤眸从她的脸上一扫而过,“最新消息?穆千雪死了?”  “你?”小叶一怒,可是对上秦豫那冷厉的凤眸,暴起的怒火蹭一下就被压了下来,她性子再急再毛躁,却也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将是尼拉国的王,是她的主人。  可是看着满脸嘲讽,言语刻薄的秦豫,小叶忍不住的开口:“圣女身体已经在痊愈了,不过王应该想知道谭果的消息。”  小叶恶毒的看了一眼秦豫,快速的将自己带来的笔记本电脑打开,上面是一段截取的监控视频,谭果太警觉,尼拉国的人根本无法靠近谭果窃取消息。  不过谭果一到谢家,暗中跟踪的人就顺着谢家的线索查到了鸿丰矿业,而且前几天还发生了暴乱,所以谭果到谢家的目的只怕是想要通过解决这一次暴乱的事情再回尼拉国。  所以尼拉国的人偷偷的在谢家安放了监控设备,也监听到了餐桌上的一些对话,小叶此刻嘲讽的开口:“看来谭果现在过的很好,到了谢家就被谢家给看上了,想要将谢家没有结婚的两个儿子介绍给谭果,这个人叫谢长宁……”  小叶故意的开口,想要在秦豫的伤口上撒盐,他对谭果死心塌地,谭果那个贱人却在外面勾三搭四,小叶真不懂,谭果到底有什么好?连圣女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可是王为了谭果竟然差一点杀了圣女。  视屏里,秦豫可以清楚的看到谭果的模样,她过的的确很好,肤色粉嫩红润,看起来还胖了一些,这样秦豫的心也放了下来。  “谭果已经完全掌控了新能源集团,将高层人员都换成了自己招聘回来的人,罗非鱼只能负责一些杂务,顾大佑只负责保安这一块。”看着依旧冷静的秦豫,小叶不死心的再次开口:“而且听说谭果得到了帝京大人物的赏识,这一次的华国大会,她将会以杰出企业家的名誉参加会议。”  这半个月以来对谭果的监视,她的一言一行无疑都在说着一个铁一般的事实:谭果已经不在乎秦豫的下落了,她想要得到的财富和权利都已经得到手了。  将黑色圆石矿脉的坐标交给了华国高层,谭果的地位立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可以参加华国每年一度的国庆大会,被冠上杰出企业家的名头,按照这样的趋势,三五年之后,谭果将是华国商界举足轻重的女总裁,背后不但有顾家还有关部长这样的大人物。  而且小叶相信一旦R5型号太阳能全面上市,谭果将成为华国英雄级的人物,“王,旁观者清,你难道还看不明白吗?谭果即使会再次来尼拉国救你,那也只是做做门面工作而已,不想让你以为她是薄情寡义的女人,这样日后她还可以再次利用你!”  小叶最不耻的就是这种女人,装的单纯乖巧,其实骨子里无比的阴险歹毒,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偏偏还抓着男人不放,利用男人来达成一切。  秦豫冷眼看着愤恨不平的小叶,薄唇勾起嘲讽的弧度,“不管谭果如何,她永远是我眼中最重要的女人,谭果想要的一切都是我自愿给她的,而穆千雪却是送上门来,我也不会看她一眼!”  小叶目瞪口呆的看着执迷不悟的秦豫,终于愤怒的吼了起来,“你这是被谭果迷住了眼,那个贱人不过是为了钱为了权,圣女才是……”  余下的话没有说完,此刻秦豫突然的站起身来,大手如同铁钳一般死死的掐住小叶的脖子,冰冷的凤眸如同死人一般看着脸胀的通红的小叶,不能呼吸之下,她双手用力的抓向了秦豫的手臂。  “下一次我再听到你侮辱谭果一句,我要你的命!”一字一字冰冷无情的从薄唇里吐出,秦豫猛地一甩手,小叶身体砰的一声砸在了地上。  此刻她已经顾不得摔倒时造成的痛苦,双手捂着脖子不停的呛咳起来,此刻,看着如同黑色阎王一样的秦豫,小叶才突然想起来他连圣女都敢杀,更何况自己。  几分钟之后,离开了卧房的小叶狼狈的站在走廊里,对上穆叁不认同的表情,小叶难堪的别过头,她就是看不惯王如此无视圣女,却对谭果那个贱人死心塌地,所以才想着故意去刺激王,不曾想连自己的性命差一点都搭进去了。  “好了,以后不要这么冲动了。”穆叁叹息一声的开口,小叶脖子上的掐痕清晰可见,穆叁可以肯定如果不是王如今身体被药性制约了力量,小叶此刻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我就是不甘心而已。”一开口喉咙就痛了起来,小叶狠狠的一抹脸,将眼角委屈的泪水给擦了过去,忿恨的目光盯着紧闭的房门,“圣女那么好,王为什么就不明白?”  穆叁没有谈过恋爱,所以他并不知道爱情是不是如此的坚不可摧,但是穆叁更懂人性,“王的性子那么狂傲,如今被我们困在这里,王就不会对我们有任何好感,更何况我们还要强制拆散王和谭果。”  在穆叁看来或许过几年,谭果的确有她独特的地方,这个女人看起来和善乖巧,谁能想到她手上沾过那么多人命,是一个零失败记录的杀手。  而且穆叁多少明白谭果身上那种干净纯粹的气息,正是吸引秦豫的地方,其实在穆叁看来如果自己遇到了谭果,或许他也会动心。  男人在外面拼搏,累的不单单是身体也是心,回到家之后面对一个猫一般乖巧的妻子,似乎所有的疲惫都会散去了。  “谭果那么懒,连家务都不会做!”小叶依旧不甘心。  穆叁听到这话不由笑了起来,“以王的能力,家里要多少佣人没有,谭果的懒在王的眼里那是单纯是可爱。”  一个能干的优秀妻子,对男人而言只是合作伙伴,一个真正强大的男人,他并不需要一个同样强大的女人当贤内助,乖巧温顺的才是上上选择。  “她除了吃吃喝喝喝睡睡,她还会做什么?”小叶恼火的瞪了一眼穆叁,似乎他再敢维护谭果一句,小叶就要和他翻脸。  “没有心机的女孩,那才是王喜欢的类型。”穆叁再次开口,谭果的身上的一切和王所需要的是那么的契合,所以王才会在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里对谭果如此上心,这或许就是缘分。  每一个人生命之中都会有注定的那一半,没有遇到,或是错过了,即使日后结婚了,也只是搭伙过日子而已,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此而已。  “不管怎么样,等到三天之后,王就会将谭果的一切都给忘记了!”小叶恨恨的开口,大步向着楼下走了过去,她已经迫不及待等到三天后的仪式的来临!  直到上了飞机,谢长宁才知道谭果竟然是和自己一起去尼拉国处理鸿丰矿业分公司暴乱的问题,随行的还有能源部的一个副部长。  毕竟分公司是在尼拉国,而且每年出口到国内的矿物数量巨大,上面会派一个官员同行去解决问题并不奇怪。  因为涉及到了两国之间的经济贸易,尼拉国这边也非常的重视,此刻,谭果一行十几个人刚下飞机,驻尼拉国使馆的工作人员就已经迎接上来了。  “几位一路辛苦了。”赵海热情的和谭果几人寒暄着,看到钱副部,赵海并不奇怪,毕竟之前有几家华国的公司在尼拉国出现了问题,都是钱副部来这边处理的,两人也算是老相识了。  可是看到谭果和谢长宁的时候,赵海还是愣了一下,这两人实在是太年轻了,这么大的事情竟然交给两个年轻人负责?  “赵大使,你好,我是谭果。”谭果笑着自我介绍了一下,随后指着身边的谢长宁,“这是鸿丰矿业谢长宁经理,这一次的问题将由我们来负责。”  钱副部虽然也跟过来了,级别也高,但他只负责对外事务而已,和尼拉国的官方进行协调,具体的赔偿问题都属于鸿丰矿业的事情。  “这一次尼拉国也非常重视矿场暴乱事件,派的是桑将军的长子桑日晟少将军负责解决这件事。”赵海快速的将最新的消息告诉了谭果和谢长宁,怎么看这一次总负责人竟然是谭果,这也太年轻了,看起来还没有自己女儿大,而且这长相看起来也不像是能处理大事的人啊。  一行十多人刚走出机场没有几步,却见桑日晟穿着笔挺的军装,带着属官和两个卫兵正大步走了过来。  看到谭果的那一瞬间,桑日晟也是一愣,他只知道这一次鸿丰矿业出了点问题,按理说这事还不用他亲自处理,但是尼拉国和华国关系密切,桑日晟之前去了帝京骆家给外公祝寿,也学了一些华国人的腹黑学和官场学。  别看钱副部快要退休了,但是华国在尼拉国的这些企业集团,但凡有些事情都是钱副部出国处理的,只要和他打好了关系,桑日晟就等于和这些企业集团打好了关系,日后财力这一块就等于有了一个强大的外援。  所以桑日晟这才亲自负责这件事,只是他没有想到会在机场看到谭果。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