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349章 工会代表

第349章 工会代表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6574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26
    鸿丰矿业分公司。  因为前几年的暴乱,矿工家属不但打砸了公司的办公室和一些设备,甚至还打伤了几个公司的领导,好在尼拉国的卫兵来的很快,并没有造成更大的伤亡,受伤的几个人治疗之后也没有太大的问题。  桑日晟将谭果一行人送到分公司之后也就离开了,他对谭果的出现感觉到很好奇,而且桑日晟也收到一些消息,秦豫在尼拉国失踪了,之前谭果是独自回华国的。  “少将军,谭果这一次过来是不是为了寻找秦豫?”汽车后座上,属官询问的开口,秦豫在尼拉国失踪的确有些的奇怪,但是更奇怪的是龙虎豹保全竟然没有任何寻找秦豫下落的行动。  而且尼拉国也算是桑家的半个天下,属官之前也听从了桑日晟的命令去打探秦豫的消息,只可惜他这边也是一点线索都没有查到,秦豫就这样离奇的失踪了,因为什么目的而失踪,是被什么人抓走的,一点有用的情报都没有查到。  “暂时不用管秦豫和谭果的事情,继续去查一下千雪的情况。”桑日晟眯着眼开口,他隐隐的感觉到一些不对劲的地方,但是却又无从查起。  大主教说千雪在斋戒诵经不见外人,桑日晟还是有些的怀疑,他感觉一定是发生了自己不知道的什么事。  “是。”属官自然知道桑日晟对穆千雪的在意,不管是私人感情,还是从尼拉国的局势考虑,能和圣女结婚,就等于是拉拢到了大主教,等于民众是站到桑将军这一边,这样一来,不管是洪将军还是金氏王室那边都不足为虑了。  暗夜,入住在鸿丰矿业分公司招待所的谭果悄然无息的出了房间,清瘦的身影如同夜魅一般,避开了寥寥无几的几个监控探头,动作迅速的向着后面的办公大楼潜伏了过去。  “谭小姐。”几分钟之后,一个穿着保安制服的男人从黑暗里走了出来,对着谭果点了点头,随后快速的向着另一边更为阴暗的角落走了过去。  谭果迈步跟了过去,两人走了几分钟,最后在一处偏僻的角落里停了下来,保安目光快速的扫了一眼四周,确定没有被人盯梢,这才压低声音和谭果开口:“实验室在最后面一幢独立的小楼,上面两层是普通的实验室和行政办公室,核心的实验室在地下负二层。”  “安防情况如何?”谭果抬头看了看远处,黑暗一片里可以零星的看到蓝色小楼的窗户里亮着的灯火,但是蓝色小楼距离这边的办公主题大楼和住宿区都有些的远。  “安防非常严格,蓝色小楼有单独的停车场,出入都是从负一层,负一层的门口就有几个保安,和我们这边的通道也设立了一个大门,出入都需要密码,他们甚至都单独的食堂和住宿区,很少喝外面的人员打交道、”  保安掌握的情况并不算太多,他也是上个月才潜入到这里来的,蓝色小楼在整个鸿丰矿业分公司是核心机密部门,属于技术部,矿区开采的地形图也好,设备也好,包括开采出来的矿石各种实验数据分析,都归蓝色小楼的技术部。  “这些都是对外的说法,其实蓝色小楼也是尼拉国桑将军掌控的一个武器实验室,负责的是热武器的一些研究和实验,也是华国对尼拉国在军事上的技术支持。”保安又曝出了一个机密的情报。  矿场开发算是尼拉国的一个核心支柱产业,但是尼拉国的开采技术太落后,大型设备造价又太高,再加上尼拉国在国际上一贯是保守的态度,所以开采出来的矿石对外销路也是一个大问题。  种种情况之下,尼拉国这才会和华国鸿丰矿业合作,华国提供技术和设备,甚至提供一些资金支持,开采出来的矿石大多数也都销售到了华国,双方也算是互惠互利。  而暗中,华国为了垄断尼拉国的矿业,在热武器的研究上也做出了让步,不单单提供了一些核心技术的支持,而且还派出了一个队伍帮助尼拉国进行热武器的研究,而蓝色小楼就是其中一个分部门。  “华国人果真奸诈!”保安阴森森的说了一句,尼拉国将这个蓝色小楼看守的极其严密,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目的自然是要保护小楼里进行的武器研究。  “估计桑将军根本不知道这个实验楼存在的真正目的却是给华国秘密做研究用。”保安言语里充满了对桑将军的不屑和嘲讽,当然也有对华国的轻蔑和敌视,不用猜也知道他必定是M国潜入在尼拉国的特勤人员。  谭果收回看向远处的目光,冷笑一声,“知道了又如何?桑将军野心勃勃,没有华国在热武器上的研究和支持,桑将军想要夺位可不容易,所以他即使知道这个蓝色小楼里的华国研究人员有问题,他也会装作不知道。”  保安一愣,他只想到了华国利用桑将军秘密的进行武器研究,根本没有往深处想,此刻被谭果一点醒,保安顿时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是啊,桑将军知道了又如何?尼拉国能安安全全的,就是因为独特的地理位置,没有华国这个强大的靠山,尼拉国即使不被印国侵占,至少边境绝对不会如此安稳。  “我先去探一探。”谭果说了一句,拿出黑色面罩戴在了头上,身体一掠就跃入到了夜色之中,瞬间就和黑暗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保安嘴巴一张想要阻止谭果的鲁莽举动,可是转眼间谭果却已经不见了,速度之快,让保安都有些不敢相信,但是想到蓝色小楼里森严的安防,保安眉头一皱,快速的离开了原地。  十分钟之后,回到了宿舍,保安立刻联系上了韩子方,将谭果的情况汇报了上去,“我担心她突然行动会打草惊蛇,一旦华国知道我们夜探了实验室,必定会将黑色圆石的研究资料都转移走,到时候再想打探就困难了。”  联络器另一头韩子方沉默了片刻,随后开口道:“谭果不是鲁莽的人,她既然敢去夜探,绝对有全身而退的能力,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你先在外围布置一番。”  三天的时间一晃而过,谭果三天前的夜探的确是全身而退,这也让韩子方对她的身手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但是蓝色小楼的安防实在是太严格了,想要潜入非常的困难,更别提窃取研究资料。  而此刻,会议室里,尼拉国工会代表和矿工的家属此刻正叫嚣着,凶狠的目光死死的盯着端坐在主位的谢长宁几人。  “按照我们尼拉国的法律,而且遇难的这些矿工都是家里头的顶梁柱,赔偿不能少于两百万!”工会代表高傲的开口,摆明了是仗着自己尼拉国人的身份,故意刁难鸿丰矿业,想要狮子大开口的讹诈。  “这不可能,按照以前的规定,如果属于意外范围内的矿难,赔偿金都是二十万。”分公司的经理率先开口,愤怒的瞪着故意挑事的工会代表,若不是他搅合在中间闹事,事情不会闹到这样的局面,而且这些矿工家属为了多拿钱,更是不要命的来公司里闹腾。  谢长宁脸色也有些的难看,他已经看出不对劲了,分明是有人故意挑唆矿工家属闹事,否则不会将惯例的二十万直接翻了十倍。  工会代表此时嘲讽一笑,“哼,以前是我们尼拉国的人太善良,才会被你们这些奸诈的商人给欺骗了,你们华国死亡一个矿工,至少要赔偿两百万,难道你们华国人的性命值钱,我们尼拉国的人就是贱命吗?”  此话一出,现场那些遇难者的家属更是情绪激动的叫嚷起来,“凭什么就给我们赔偿二十万!”  “对,不赔偿两百万,谁也不准离开这里!”  “我们不怕,我们要赔偿!让这些华国商人赔偿!”  谢长宁倏地一下站起身来,严肃着表情看着叫嚷吵闹的死者家属,冷冷的开口:“如果你们继续这样闹下去,那么我们就打国际官司,我们鸿丰矿业直接从尼拉国撤资,没有这里的矿场,我们还有很多矿场,但是你们失去了这份工作,就不知道还能不能养活一大家子!”  听到这话,不少矿工家属像是被卡主了脖子一样,再也不敢叫嚣了,如果矿场真的关闭了,他们或许可以找到其他工作,但是工资绝对低多了。  再说鸿丰矿业不但工资高,因为是华国商人开办的,所以里里外外用的都是他们这些本地人,青壮的男人可以去矿洞里,女人可以去食堂,老人孩子也可以在矿场做点零活,基本上每个月一家五六口人都能拿到工钱,而且吃住都在矿场里,这些钱都可以存下来。  看到众人不敢再这么叫嚣了,谢长宁再次开口:“不同的国家关于赔偿金的问题并不相同,因为每个地方的消费是完全不同的,在我们华国一套房子动辄两三百万,工资高,死亡赔偿金也高,但是物价房价更高。”  “我们在尼拉国的工资和华国虽然不能比,可是这里的物价低,这样的工资你们完全可以过上富足的生活。”谢长宁放低了姿态,似乎站到了矿工家属这边。  “我们鸿丰矿业有三万多工人,亚洲很多国家都有我们的企业,如果所有的工资都是一样的,我们鸿丰矿业早就破产了,赔偿还是和过去一样,不过发生这样的灾难我也很抱歉,我愿意私人出钱给每个困难家庭再补偿五万,这已经是最后的底限。”  工会代表阴森森的看了一眼掌控全局的谢长宁,没有想到这个华国人看起来年轻,但能力不小,一番威逼利诱下来,就将这些矿工家属给控制住了。  此刻工会代表突然也站起身来,冷眼看着谢长宁,“谢经理不需要用关闭矿场来威胁我们,这些矿场资源是属于我们尼拉国的,鸿丰矿业走了,还会有其他的企业集团来开采,但是我们的矿工遇难了,两百万的赔偿金必须给到位,就算打国际官司,甚至要打上两三年的时间,只要能全额拿到赔偿金,我们不怕上法庭!”  原本已经冷静下来的矿工家属一听这话顿时明白过来,是啊,能拿到两百万的赔偿金,不要打一两年的公司,就算是四五年不工作他们也是赚了啊,全家人一年干到头也就存个两三万块钱,这可是两百万,他们一辈子都存不到这么多钱,对比之下,当然是打官司更划算。  谢长宁眉头一皱,他没有想到工会代表是铁了心的要和鸿丰矿业过不去,谢长宁肯定不会提高赔偿金,否则传出去的话,鸿丰矿业那么多的矿工都会闹起来。  但是这件事也必须解决,这一次是自己争取到尼拉国来处理事情的,一旦处理的不好,对自己的影响会很大,小事都办不好,还怎么继承家业。  双方再次争吵起来,中场休息的时候,谢长宁对着分公司的负责人使了个眼色,两人打算私下和工会代表谈一谈,该给的好处给到位,希望工会代表不要再搀和其中闹事。  此刻谭果一直半眯着眼坐在角落里听着,外人都没有注意她的存在,只当是鸿丰矿业的普通文秘,钱副部和桑日晟、赵海这个大使也都坐在角落里,因为没有特意介绍他们,所以外人也没有注意两人。  “少将军。”因为是中场休息,不少人都离开会议室去外面抽烟喝水去了,此刻谭果看向一旁的桑日晟,“少将军,难道打算从头到尾的旁观吗?”  “谭小姐这话说的不对了,这件事原本就是公司和矿工之间的事情,我不适合参与进来,想来钱副部和赵大使都明白这个道理。”桑日晟淡笑的回了一句,他会亲自处理这件事,主要是因为要和钱副部打好关系,也等于和这些在尼拉国的华国商人打好了关系。  但是以桑日晟的身份和地位,他完全没有必要自降身价,大家保持一个良好的合作关系就好,桑日晟需要资金的支持,而华国商人也需要良好安定的环境,大家互惠互利而已。  钱副部和赵大使都没有开口,但是他们也感觉到有点不对劲,这一次矿工的暴乱幕后绝对有推手在推动,但是对方是为了讹诈钱财,钱副部他们也不好直接介入,毕竟现在也是在谈判阶段,还没有闹到两国的层面上。  谭果摇摇头笑了起来,意味深长的看着桑日晟,“看来少将军并不了解内情,不知道可否到外面来说。”  桑日晟眉头皱了一下,总感觉谭果这话说的太有深意,此刻看着谭果起身向着外面走了瞿,桑日晟犹豫了一下也跟着站起身来。  一旁属官见状连忙跟着起身,似乎担心桑日晟的安全,毕竟谭果的真实身份他们都知道,“少将军?”  “不用,你留下来。”桑日晟不在意的摆摆手,他不认为谭果有胆量再尼拉国暗害自己,他倒要看看谭果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避开了人群,僻静的角落里,谭果看了一眼四周,这才压低声音道:“少将军难道不知道这件事幕后有人在推动吗?”  “你是说洪将军的人?”桑日晟并不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鸿丰矿业算起来是在桑家的地盘上,桑日晟并不奇怪洪将军这个死对头会暗中下黑手,双方这些年的明争暗斗并不少。  谭果笑着摇摇头,“如果我说这次幕后真正动手的人是洪将军呢。”  “不可能!”桑日晟想也没有想的就否定了,不过是讹诈一些钱财而已,根据桑日晟这边的调查,也只是洪将军这个派系下面的人在做的,估计是为了敛财,也是为了趁机膈应一下桑日晟这边。  毕竟发生了矿难,又是在桑家的地盘上,洪将军的人趁机闹一闹,这已经是惯例了,桑日晟都习惯了,这样的事他的手下也没有少做,但是说是洪将军亲自指挥的,桑日晟是一百个不相信,这一点钱连桑日晟都看不上,更别提洪将军了,他的野心可是代替桑家。  “少将军跟我过来吧。”谭果神秘一笑,带着桑日晟通过安全楼道向着顶楼走了过去。  而此刻,顶楼上,谢长宁和分公司的负责人正在和工会代表在谈话,更确切的来说是在贿赂他,不想让他继续挑事闹事。  “这里是五十万,希望这件事可以停歇下来,毕竟闹下去,矿工没有工资,我们公司损失也大。”分公司负责人笑着开口,将黑色手提包递给了工会代表,其中的意思大家都心知肚明。  “你们这是要贿赂我,想要让我不维护矿工的利益,从而维护你们公司的利益?”工会代表意味深长的开口,看了看被递过来的手提包,言辞犀利的拒绝,“我是不会要这笔钱的,别说五十万,就算是五百万,我也不会要的!”  说是拒绝,但是工会代表右手却伸出了一个手指头,对着两人晃了晃,似乎是嫌弃五十万太少,想要一百万。  隐匿在角落里,桑日晟不明白的看向一旁的谭果,这种事并不奇怪,这些人故意将事情闹大,并不是真的要维护矿工家属的利益,不过是想要中饱私囊,借机讹诈鸿丰矿业。  “少将军,你没有听出来他的话具有诱惑性吗?”谭果压低声音说了一句,工会代表一直在言辞拒绝,而且话说的正义凛然,将鸿丰矿业贬低成了吸血鬼、黑心商人,为了赚钱罔顾矿工的生命安全,这等同于草菅人命。  “这并不奇怪,他只是想要更多钱,但是又不想落人话柄。”桑日晟多少也听出一点不对劲了,这个工会代表似乎是设置了语言陷阱,但是看到他晃动的一根手指头,这分明是要一百万的好处费。  “少将军,我们可以打个赌,这个工会代表身上一定有录音装置,他会将今天天台交易的一幕都录下来,然后将这些钱拿到矿工家属那边,再进行一番挑唆,事态会变得更加恶劣,如果我猜测的不错的话,下午的谈判会演化为流血事件,甚至会死几个人。”  谭果说出了最后的结论,“而洪将军醉翁之意不在酒,他真正的目的是后面这幢蓝色小楼,而这小楼里保安也好,打扫卫生的保洁人员也罢,他们都是桑将军亲自挑选的人,都是桑将军的亲信。”  桑日晟一愣,有些不明白谭果话中的意思,她是说这后面那幢蓝色小楼里有秘密,而且还是他们桑家的秘密,洪将军知道了这个秘密,所以他故意挑起矿工家属闹事,甚至闹出人命来了,然后洪将军趁机包围这里。  “我没有骗你的理由。”谭果不在意的一耸肩膀,似乎信还是不信都取决于桑日晟。  此刻,桑日晟想要打电话询问父亲桑将军,但是远远的看了过去,工会代表已经接过了黑色手提包,而且他眼中一闪而过的奸诈眼神,这让桑日晟心里头咯噔了一下。  突然之间,桑日晟也顾不得谭果了,身影快速的冲了出去,工会代表一看到桑日晟,吓得一愣,眼中的慌乱一闪而过,身体甚至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  “不许走!”桑日晟看到对方的心虚不安的表情,更加相信了谭果的判断,而且即使错了也无所谓,但是如果这是洪将军的阴谋,一旦得逞,对桑家必定是一个重创!  桑日晟脚步逼迫上来,冷声命令道:“我以陆卫少将军的名义命令你将外套脱下来,将手机交出来,我要对你进行详细的搜查!”  工会代表的眼神彻底的慌了,看着表情严肃的桑日晟,哆哆嗦嗦的点了点头,弯下腰要将手提包放下来,可是就在放下的一瞬间,他突然一脚将手提包向着桑日晟的脸部踢了过去,身体迅速的向着楼梯口蹿了过去。  桑日晟只感觉手提包飞了过来,下意识的避让开了,而这一瞬间的避让也给对方提供了逃跑的时间。  眼瞅着人就要逃到楼梯口了,谭果动作迅速的掠了过来,看着冲过来的工会代表,冷冷一笑,直接飞起一脚将人踹飞了出去。  砰的一声!工会代表如同被踢飞的沙包,高高抛起了一米多,然后身体砰一下落在了地上,发出一声巨大的闷沉声。  桑日晟知道谭果是个练家子,但是看到谭果如此干净利落的身手,桑日晟也着实愣了一下。  而一旁的谢长宁和分公司的负责人都直接看傻眼了,他们都不知道谭果和桑日晟就在这里,更不明白两人为什么要阻挡工会代表离开,当然,谭果那凌厉的一脚更是让两人吃惊的瞪大了眼睛,这可是一百多斤的大男人,被谭果一脚就踹飞出去了。  桑日晟快速的走上前来,毫不客气的一脚踩在工会代表的胸口,快速的将他身上的外套扒了下来,当看到他藏在衣服里面的录音设备时,桑日晟的脸彻底的阴沉下来,这是尼拉国军方才有的设备,所以谭果的说法是对的,这个工会代表真的是洪将军派过来的。  “少将军,你要干什么?”工会代表声音嘶哑的开口,谭果一脚踹在他的肚子上,此刻腹部火辣辣的剧痛,让他说话的声音都有些的发虚。  “哼,不干什么!我倒要问问看你是谁派过来的间谍!”桑日晟声音阴冷的骇人,他不敢想象如果自己真的疏忽了,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