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351章 仪式结束

第351章 仪式结束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4719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26
    谭果的死讯根本瞒不住,尼拉国这样保守的国家,虽然韩子方是在郊外的马路上阻截两辆车的,但是发生了激烈的枪战,这件事尼拉国肯定会调查清楚。  所以在经过一夜的调查,尼拉国已经确认了谭果的死讯,但谭果究竟是因为什么而死的却不得而知。  “她死了?”秦素微微一愣,放下手中的德文书籍,苍白却温婉的脸上露出复杂的表情。  秦素并不喜欢谭果这个儿媳妇,不管是谭果的出生还是她过去的经历,包括谭果的性格都不讨秦素的喜欢,这是一个心机深沉又复杂的女孩子,最关键的是她却用手段将秦豫迷的神魂颠倒,想必没有一个母亲会喜欢抢走自己儿子,让他们母子离心的儿媳妇。  但是秦素也没想过让谭果去死,她只想让秦豫认清楚谭果的真面目,然后分开,甚至于秦豫如果真的舍不得放手,她宁可让谭果成为秦豫的地下情妇,可是秦素真的没有想到谭果竟然就死了。  “是啊,穆叁还在调查原因,我担心王会接受不了。”穆千雪柔声的开口,目光里写满了对秦豫的担心和不安,丝毫没有因为谭果这个情敌的死亡而幸灾乐祸。  看着如此温柔善良的穆千雪,秦素不由的笑了起来,拍了拍她的手,“小豫明天就要接受大主教进行的仪式洗礼,从此之后小豫会忘掉谭果,千雪,你才是小豫未来的妻子,是尼拉国未来的王后。”  白嫩的脸颊上染上了娇羞的红云,穆千雪低下头,目光里快速的闪过一抹胜利的光彩,自己终于等到这一天了,这么多年的隐忍和蛰伏都是值得的,自己才是站在王身边的女人!  秦素的身体不太好,穆千雪也还在调养期,所以结束交谈之后,穆千雪不再打扰秦素休息。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穆千雪靠坐在床上,心里七上八下的忐忑着,谭果的死让穆千雪心里头的憋屈都消散了,但是没有得到更详细的情况,穆千雪总有种不真实的感觉,谭果那样有心计有城府,身手又精湛的女人竟然就这样死了,太突然了。  穆叁和小叶都出去打探消息了,穆千雪等了两个多小时,两人这才神色疲惫的回来了,不过眉宇之间都带着喜色,这让穆千雪悬着的心彻底的放了下来,谭果必定是死了。  “圣女,谭果那个祸害终于死了!”小叶兴奋至极的嚷了起来,语调快速的向着穆千雪汇报着刚刚调查来的情况,“事情起因是鸿丰矿业那边的暴乱……”  洪将军认定了桑将军利用鸿丰矿业当幌子,在蓝色小楼里秘密的进行武器的研发,所以才派了两个连的手下将现场控制住了,随后自己亲自带人过来,想要抓个人赃并获。  桑将军自然也不甘示弱,指控洪将军诬陷自己,而且他的军衔高过洪将军,他不但以下犯上,而且陆二卫的行动也是先斩后奏,已经违反了军法。  双方激烈的交锋着,最后连总统金民胜都惊动了,按理说洪将军的确没有权利扣押现场的技术人员和那些资料,毕竟这边是陆一卫的管辖范畴,洪将军的行动的确逾矩了。  洪将军为了扳倒桑将军,再加上还有总统金民胜的偏帮,于是立下了军令状,可是谁曾想对现场所有资料进行检查的结果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这些竟然真的只是最普通的地质研究资料。  “圣女,我怀疑桑将军应该是提前收到了消息,所以让人带着资料先撤离了,谭果或许想要拿到这些资料,双方这才发生了激烈的枪战,只可惜现场所有痕迹都被清理干净了。”穆叁说到这里语调沉重了不少。  这一次的事件打破了尼拉国的的平衡,洪将军因为诬陷桑将军,又违规下令陆二卫私自行动,最终的结果自然是桑将军大获全胜,洪将军不得不让出了一部分兵权,如此一来,现在的尼拉国桑将军快要到一家独大的地步了。  穆千雪沉思者,洪将军不可能无的放矢,所以桑将军肯定利用鸿丰矿业当掩护,私底下进行武器的研究,鸿丰矿业是属于谢家的产业,但是华国帝京顾家也有股份。  想到谭果和顾少主之间的关系,顾家如果知道桑将军私底下的研究,那么谭果说不定是趁机想要抓到桑将军的把柄,谁知道最终将自己的性命给搭进去了,但是不管原因是什么,谭果终究还是死了。  第二天,凌晨十二点。  秦豫再次苏醒过来时,他发现自己已经不再房间里了,而是躺在一个昏暗的密室里,晚上入睡的时候,穆千雪下令将令人昏迷的迷药从空调通风口散发到了房间里。  墙壁上和屋顶上都是色彩鲜艳的壁画,有各类的野兽,也尼拉国神话故事里的人物,也有秦王室的祖辈们。  而正中间的架子上供奉着秦王室的牌位,蜡烛的光芒无风而晃动着,空气里弥漫着檀香的味道,因为密室空间的狭小,浓郁的檀香味沉淀在一起,让苏醒的秦豫只感觉头再次昏沉沉的痛了起来。  大主教穿着白色的教父,脸上画着诡异的脸谱,眼睛被画的很大,如同壁画上那些神话人物,看到秦豫苏醒过来了,大主教更加亢奋的跳动着让人看不懂的舞蹈,嘴巴里念念有词的唱着听不懂的祷文。  随着时间的推移,大主教声音愈加的尖锐,每一个晦涩的字符从他的口中吐出,然后如同具有了诡异的生命力一般钻到了秦豫的脑海里。  渐渐的,秦豫感觉意识越来越迷离,他努力的想要保持清醒,但是檀香里或许还是有催眠的药物成分,再加上秦豫被软禁的这段时间都被下了药,体质一直处于最弱的阶段,他强大的意志力渐渐的抵挡不住药物的催眠作用。  看到秦豫闭上了眼睛,大主教猛地瞪大了眼,围绕秦豫躺着的石床来回的旋转着,一边跳动一边唱诵着晦涩的祷文,然后不时的将手中的粉末和液体向着秦豫的脸上洒了过去。  昏沉的晦暗里,秦豫感觉自己又像小时候一样做起了让可怕的噩梦,四周是一片血红色,梦境真实的让人似乎都闻到空气里弥漫的血腥味。  噩梦之中,秦豫站在血泊之中,四周是无数冤魂痛苦的嘶吼声,一个一个的人影都是看不清楚脸,但是他们的双手沾满着鲜血,不断的向着秦豫的方向抓了过来,似乎他是他们唯一的救赎。  随着大主教的吟唱,噩梦之中,秦豫发现那一张张无脸人的面孔渐渐的清晰起来了,那五官隐隐的看起来有些的熟悉,如果秦豫此刻清醒着,他就会发现这些人就是壁画上那些秦王室的先祖们。  而那些惨死的冤魂正是一百多年前尼拉国叛乱时,为了保护秦王室而死掉的人,一张一张的面孔越来越清晰,他们是秦王室的祖辈,他们被背叛的手下围攻,无数的人倒下了,鲜血染红了大地。  悲壮的死亡之中,渐渐的,秦王室的祖辈们也跟着倒下了,他们的头颅被砍了下来,他们的尸体被悬挂在城墙上,他们被叛乱者下了古老的巫术,他们的灵魂无法进入轮回,生生世世接受着煎熬,直到有一天,他们的后辈重新掌控这片土地,重新进行仪式,他们的灵魂才能回归平静。  黑暗渐渐的退去,第一缕阳光透过云层洒落下来,大主教的声音已经嘶哑了,但是他的眼睛却熠熠的散发出惊人的光亮。  秦豫再次苏醒时已经是第三天了,而此刻,睁开眼的秦豫神色显得愈加的冰冷,他如同从血色地狱里走出来的修罗王者,他的眼中泛着诡异的凶光,曾经的温情都从身上褪去,这个男人将是一个带领尼拉国走向辉煌的铁血王者!  “小豫,你醒了。”激动的声音在一旁响了起来,秦素一手激动的握着秦豫的手,若是以前,即使屋子里开着空调,秦豫的手依旧是冰凉的,但是此刻,他的手却很温暖,只可惜他周身的气息却冷的骇人。  “母亲。”声音冷漠的开口,秦豫表情漠然的将手从秦素的手中抽了出来。  如果说以前的秦豫只是冷漠,那么接受了大主教仪式洗礼的秦豫,他身上背负了秦王室的血海深仇,他如今活着的唯一目的就是复兴秦王室,重新统治尼拉国。  和谭果的感情依旧存在秦豫的脑海里,但是这段记忆却像是剥离了色彩的黑白片,被剥离了情感,这段感情就好像一个被遗忘的笑话。  而同样的,秦素这个母亲在秦豫的眼中也只是一个有称谓的陌生人,他会给予她身为母亲的尊重,却不会发生任何母慈子孝的温情。  等一个小时之后,秦豫坐在书房里,此刻,穆千雪和穆叁,包括效忠大主教的尼拉国的几个高层人员,此刻都恭敬的站在书房里,眼前这个黑色西装,面容肃杀的男人将是他们的王者,将要带领他们推翻金王室的统治。  “坐。”低沉的声音冰冷而无情,秦豫冷厉的目光扫过在场几人,“现在的局势如何?”  其中一个中将军恭敬的回答:“先生,目前桑将军正在借着上一次鸿丰矿业暴乱的事情吞并洪将军的兵权,洪将军已经完全投靠了金民胜……”  目前的局面对秦豫而言并不算好,不过他拥有大主教的支持,就等于拥有了尼拉国七成以上的民众的支持,秦豫目前要做的就是得到那些高层人物的拥戴。  四个多小时的时间已经过去了,秦豫过去虽然对尼拉国的局势没有详细的里了解,但是经过一个早上四个多小时的交谈,秦豫思维的敏锐、布局的缜密、行事的狠辣,完全收服了书房里的几人。  “借着这一次鸿丰矿业暴乱的民头,重新制定和颁布全新的工人权益保障法案,我们名下的所有公司率先响应,提高工人的工资和合法权益,这一点可以借鉴华国的社会保障制度,。让所有正式工人在退休之后都可以拿到退休金……”  秦豫并不打算和桑将军或者金王室正面碰撞,他打算让双方鹬蚌相争,彼此消耗对方的实力。  “先生,你打算从经济这一块入手?”一个男人低声询问,他们以为秦豫会选择和穆千雪结婚,直接以全新的高度进入到尼拉国的政局斗争之中。  但是看秦豫下达的这条命令,分明是打算退到暗中,从经济入手必定会取得民众的爱戴,但是同样的会得罪商界的不少家族,而且这个过程会太漫长,秦豫如果从商人的身份开始往上爬,至少需要五到十年的时间,才能进入尼拉国的权利圈。  穆千雪眼神晦暗了几分,她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秦豫,昨天仪式结束之后,穆千雪就去见了大主教。  十二个小时仪式的完成耗尽了大主教的精气神,他看起来像是大病了一场,但是精神却很好,秦豫的回归让大主教看到了希望。  “千雪,仪式进行的很顺利,放心吧,王已经回归了,而你将是尼拉国的王后,你和王将会带领尼拉国的子民走向繁荣的未来。”大主教轻轻的拍着穆千雪的手,神色里满是慈爱和关心,这是他亲自教导长大的孩子,大主教太清楚穆千雪对秦豫的感情。  只是仪式虽然成功了,但是大主教心里头却有着一丝不安和担心,被剥夺了感情的王就如同冷血的极其一般,他依旧睿智依旧强大,却不会再有人类的情感,千雪将是最好的王后人选,可是她只能得到尊贵的地位,却永远无法得到一个男人对女人的之情。  而此刻书房里,看着神色冷漠,眼神如同冰霜的秦豫,有那么一瞬间,穆千雪忍不住想自己是不是做错了,这样冰冷的没有一点感情的王真是她想要的吗?  但是一瞬间的动摇就被穆千雪给压下去了,这就是她的选择,她不会后悔!即使王现在对自己没有感情,但是日久生情,自己终究会是他的妻子,会给他生儿育女!  在简短的午饭之后,秦豫和几人再次在书房里制定着接下来的经济计划,这一次的计划将会更加的详细更加的完善。  等到晚饭时分,四个手下都匆匆的离开了,虽然劳累了一整天,但是所有人都是精神勃勃,准备大干一场。  秦素和穆千雪第一次和秦豫坐下来吃饭,好几次秦素想要开口说什么,但是秦豫却面容冰冷,无形之中散发出来的疏离气息,让这一顿晚餐在默默无声里平静的度过。  “母亲,明天一早我就会搬出去。”当放下筷子之后,秦豫率先开口打破了让人窒息的平静,只可惜他的话却让秦素的脸色刷一下就苍白了。  “帮出去?为什么?”秦素震惊的开口,目光哀伤的看着表情漠然的秦豫,这是她的儿子,二十多年没有见的孩子,可是不管是仪式前还是仪式之后,他看待自己的目光永远都是那样的冰冷,这让秦素只感觉有一把看不见的刀子在心脏上狠狠的扎着,痛的她几乎无法呼吸。  穆千雪表情也是微微一变,但是她知道现在没有自己开口说话的余地。  “我暂时不会公布自己的身份,我会将龙虎豹保全搬到尼拉国来,我将以商人的身份进入到尼拉国的政治圈子。”秦豫语调冰冷的没有任何的起伏,目前养兵蓄锐的蛰伏才是最好的选择。  秦素张了张嘴吧,可是面对表情冷漠的秦豫,她知道不管自己说什么做什么都无法改变他的决定,他只是通知自己一声而不是和自己商量。  或许是秦豫的决定伤到了秦素的心,她草草的结束晚餐就回房休息了,秦豫同样打算去楼上书房。  看着秦豫上楼的冷漠背影,穆千雪突然开口:“先生,你知道吗?四天前我们得到消息,谭果意外死亡了,目前谭果死亡的原因还在追查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