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353章 一别经年

第353章 一别经年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4685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26
    苍白的脸上满是冷汗,腹部的抽痛让谭果脑子嗡了一下,目光呆滞的看着表情冷漠的秦豫,明明是熟悉的五官,但是那阴冷眼神,却让谭果好似掉入了万丈深渊。  “你走吧!”低沉冷漠的声音突然响起,打破了书房里死一般的寂静,对上谭果那一双黑幽幽的大眼睛,她眼底的震惊、受伤和懵懂,像是一把无形的利剑,让秦豫蓦地感觉胸口处钝钝的痛了起来。  一手捂住腹部,谭果缓缓的站起身来,恼怒的目光死死的盯着秦豫,根本不容他避开,“你到底怎么了?”  如果不是那一模一样的脸庞,谭果真的怀疑眼前这个秦豫是被人掉包了,但是秦豫分明认出了自己,可是他好像被人将感情神经从脑海里剥夺了一般。  “我很好,你走吧。”再次重复的开口,秦豫依旧避开了谭果灼热的目光径自向着书桌走了过去,拿起桌子上的文件看了起来,“我打算留在尼拉国,这是我的责任。”  谭果的腹部越来越痛,但是情绪混乱之下,谭果已经下意识的忽略了腹部的疼痛,此刻艰难的走到了书桌边,双手按在桌面上,“所以呢?你留下来和我相冲突?”  从知道秦豫身世的时候,谭果就知道他一定会回到尼拉国,这是属于秦豫的责任。  当然在某种程度上,秦豫不回来的话,不管是金王室还是桑将军他们估计也不放心秦豫这个尼拉国的继承人还活着,他们会想方设法的除掉秦豫,所以秦豫必须回来。  谭果之所以会设计自己死亡的一幕,就是因为要匹配秦豫未来的身份,她只能以帝京谭家的小女儿和秦豫结婚,这甚至可以说是两个国家之间的联姻,可是谭果没有想到在秦豫身上会发生某种未知的变化。  沉默了片刻之后,秦豫突然抬起头,对上谭果那清澈透亮的双眼,一字一字冰冷无情的响了起来:“你的身份不适合成为尼拉国未来的第一夫人。”  谭果眉头倏地一皱,此刻她已经可以确定秦豫身上一定出了问题,别说秦豫现在还只是尼拉国的王室继承人,就算他已经成为了尼拉国的总统阁下,谭果帝京谭家的身份也足可以匹配秦豫,她甚至可以肯定的说是秦豫高攀了她。  “我母亲还活着,穆千雪将成为尼拉国的第一夫人。”似乎知道不将话死了,谭果是不会死心的,秦豫目光冷漠的看着秦豫,“你走吧,我们不可能了。”  谭果静静的听着,片刻之后嘲讽的冷笑起来,“所以这就是恶婆婆刁难儿媳妇的戏码,而你这个孝顺的儿子决定听从你母亲的决定?”  看着谭果那越来越苍白的小脸,她似乎很难受,眉头都纠结的皱在一起,脸上都是冷汗,甚至连她的嘴唇都泛着苍白色,这样虚弱无力的谭果和记忆里那个慵懒闹腾的身影似乎截然不同。  “你走吧。”秦豫冷漠的声音再一次的响起,放在膝盖上的双手紧紧的攥成了拳头,这才克制住了抚摸谭果脸颊的冲动。  “行,我这就走。”谭果咧嘴笑着,直勾勾的目光就这么盯着秦豫冷漠无情的脸,可是笑着笑着谭果表情猛地一变,“我今晚上就是犯贱,秦总裁你不用一遍一遍的赶人,我就算是也不会死在你秦家的坟头上!”  话音落下的瞬间,谭果直接转身走向了窗口,打开了玻璃窗,腹部再次剧烈的抽痛起来,谭果脚步一个踉跄,不过她很快的扶住了窗棱站稳了身体,清瘦的身体直接越过窗户,然后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书房再次死寂般的安静下来,冰冷的寒风从大开的窗户吹到了书房里,秦豫攥紧的拳头慢慢的松开了,没有见到谭果之前,从穆千雪口中得知谭果的死讯时,秦豫并没有任何的感觉,似乎只是自己认识的一个人死亡了,而这个女人之前和自己交往过。  但是今夜,当看到谭果的时候,秦豫才发现这不仅仅是一个熟悉的女人而已,她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牵动着自己的情绪。  秦豫甚至可以肯定谭果如果不离开一直留在自己的身边,自己说不定真的会沦陷,这种不该有的感情就该斩断!  可是透过玻璃窗看着外面的夜色,秦豫却无法下达对谭果的必杀令,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秦豫暴动烦躁的心绪也一点一点的冷静下来,他的表情也恢复到过去的冷血无情。  而此刻,已经回到车子上,于磊有些胆战心惊的看着后座不发一言的谭果,通过联络器,于磊清晰无比的听到之前秦豫和谭果的对话,这其中必定有什么误会,但是谭果不开口,于磊也不敢多说什么。  “秦豫身上肯定发生了什么。”谭果突然开口,目光诡谲的看着车窗外,“于队,你安排一下,我们从水路离开尼拉国,秦豫一定会对我下杀手,那么我就死给他看!”  “应该不至于到这种程度。”于磊被谭果语气中的杀气给吓到了,虽然之前在书房的时候,秦总裁的确表现的冷漠无情,但是如果他真的要对小姐下杀手,就不会一遍一遍的赶小姐走。  谭果冷笑一声的靠在后座上,第二次来尼拉国,谭亦终究不放心,所以给谭果配置了安胎的中药丸,谭果原本以为一定用不上,谁知道却因为秦豫她不得不吞了三颗药丸,原本抽痛的腹部这才舒缓下来。  “你不了解秦豫的个性,他既然对我没有了感情,那么他一定不会让我这个弱点继续活下来,我的存在就是不确定的因素,秦豫一定会斩草除根的。”谭果一字一字的开口,不过眼中的杀气和怨气却都消散了。  一开始谭果以为秦豫会被人给催眠了,但是根据谭果的了解没有哪个催眠大师有这么大的本事,秦豫没有忘掉自己,但是他却忘掉了对自己的感情。  当然,更让谭果感觉到奇怪的是,秦豫似乎也忘记了自己帝京谭家的身份,所以他才会那么理所当然的说自己不适合成为尼拉国的第一夫人。  当晨曦的光芒划破夜空照亮天际的时候,秦豫已经在窗口站了一整夜,终于,眼中的犹豫不决转为了坚定之色。  一个小时之后,尼拉国和华国接壤的江面上,秦豫站在码头,当看到远处江面上那蒸腾燃烧的火焰,秦豫再次攥紧了双手,一切都结束了,谭果这个不确定的因素终于彻底解决了。  “先生。”快艇迅速的靠到了岸边,从快艇上下来的正是龙虎豹的精锐,也是完全效忠秦豫的手下,此刻男人详细的向着秦豫汇报着刚刚的情况,“之前那艘货船已经被炸掉了,船上一共五人,没有一人生还。”  早晨六点接到了秦豫的命令,男人立刻组织龙虎豹的手下开始在机场码头开始了调查,一个小时之后就查到了有一艘货船要离开尼拉国,原本离开的时间是下午,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提前到了早上。  而根据男人的追踪调查,有一个神秘的女客人要秘密的离开尼拉国,而且出价很高,所以货船的船主才会在货物都没有装备齐全的情况下提前离开。  男人并不认识谭果,所以他只是将监控拍摄到的一张侧面的模糊照片交给了秦豫,然后的得到了必杀的命令。  以龙虎豹的武器装备,要炸掉一艘已经知道航线的货船太容易了,所以在半个小时之前,男人亲自带人用火箭筒将货船给炸掉了,刚好船上装载的木材这种易燃的货物。  男人在快艇上观察了半个小时,货船完全燃烧了,而且没有任何一个人从船上逃走,男人这才返回到码头向秦豫汇报结果。  谭果这一次是真的死了!秦豫看着波澜壮阔的江面,不知道为什么,必杀令是他下达的,可是此刻他的心却像是空掉了一块,冷的让秦豫感觉到了一股无法形容的荒凉和无措。  凝望了片刻之后,秦豫漠然的转身离开,龙虎豹的手下紧随其后,一行人上了车之后离开了码头。  而此时,不远处,谭果绷着脸,眼中怒火蒸腾的燃烧着,秦豫这个大混蛋!他有种一辈子不要想起自己,还真的敢对自己下杀手,还动用火箭筒轰掉货船,这个大混蛋!  “小姐,我们回去吧。”于磊弱弱的开口,之前他还认为谭果是多虑了,但是此刻,于磊是真的怕了,这里是尼拉国,秦豫目前的势力不小,他又对小姐存了杀心,如果不尽快离开,一旦被秦豫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于磊是真的担心谭果的安全。  “走,为什么不走!”皮笑肉不笑的开口,谭果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了。  一年多的时间会改变许多人和事,对帝京的人而言,秦豫和谭果的出现就如同昙花一现一般,在最耀眼的时候这两人就神秘的消失了。  有传言说秦豫和谭果内讧了,所以自相残杀,双双都死翘翘了,也有人说是谭果干掉了秦豫,卷走了秦豫所有的钱财跑路了,当然,这种说法相信的人并不多。  因为新能源集团如今已经成为了上市公司,而且在谭果和秦豫失踪之后,整个公司直接被华国接手了,成为了国营企业,谭果如果真的为了钱,绝对不会丢下新能源集团。  帝京,柳叶胡同,谭家大宅。  “妈,我要给这个小胖子断奶,他胖下去那是可爱,我已经要胖成熊了!”谭果气恼的嚷了起来,火大的瞪着床上咯咯笑的小胖子,奶白色的皮肤,大大的黑眼睛灵动的转动着,莲藕般的小胳膊小壮腿,任谁都无法将这个小胖子和当初那个八个月早产的小婴儿联系到一起。  “有你这样当妈的吗?”童瞳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谭果这个没长大的女儿,疼爱的抱起床上的小胖墩,沉淀着岁月痕迹的脸庞上露出了慈爱之色,“我们不和你妈计较,她自己还是个孩子。”  咯咯的笑着,小胖墩在童瞳怀抱里停留了不到一分钟,然后手脚并用的向着床上的谭果扑了过去,依依呀呀的叫着,口水顺着嘴角滴落下来,一副脏兮兮的熊样,刚被放到谭果怀里,立刻兴奋的抱着他妈妈呵呵的笑着,口水糊了谭果一脸一脖子。  “小胖墩,你再敢往我脸上吐口水,看我不揍死你。”谭果哇哇大叫着,小胖墩眼睛一亮,也兴奋的大叫起来,厚实的小熊爪子在谭果的腿上蹦跶着。  母子两人都是没长大的熊孩子,而且还都是一样的胖,谭果的脸胖成了包子,小胖墩就更别提了,也幸好他遗传了谭果的大眼睛,否则这胖的估计连眼睛都看不到了。  “宝贝儿,你就不能消停一点吗?”谭果双手都快搂不住这小胖墩,抬头看了一眼放在床头柜上的药膳,谭果反射性的有种呕吐的感觉,但是却没有任何挑食的端起碗一饮而尽。  看着怀抱里闭着眼昏昏欲睡的小胖墩,看着看着谭果只感觉眼睛一酸,从尼拉国回来到如今已经快一年半了,这一年半对谭果而言就跟打战一样,她已经忙碌到没有时间去想秦豫,而谭家人为了不刺激到谭果,所有人都一致的将秦豫给遗忘了。  等到小胖墩完全睡着之后,谭果拿起被子盖在他的身上,半眯着眼,谭果目光深沉的看着窗户外,不同于一年前,那一双透亮的眼睛已经不再是那么的清澈,似乎浑浊了很多也冷漠了许多。  一个星期之后,看到桌子上的信笺,谭骥炎沉默着,他了解谭果这个女儿,也知道这一天终究会到来,可是一想到这一年半谭家所经历的一切,谭骥炎威严的峻脸上陡然迸发出一股骇人的煞气。  “放心吧,谭果会没事的,那么艰难都挺过来了。”童瞳笑着握住谭骥炎攥紧的大手,可是说着说着,童瞳的声音也不由的哽咽下来,没有人愿意去回想这一年半所发生的一切,太痛以至于他们这些当长辈的都不敢去想,所以童瞳更不敢去想象谭果笑容背后压抑的苦涩和痛苦。  “是我没有照顾好谭果。”谭骥炎低沉的嗓音里是自责和愧疚,他在帝京呼风唤雨也好,一手遮天也罢,可是他却没有办法保护好自己的女儿,让她承受了常人无法承受的一切痛苦,这是他这个当父亲的无能。  而此时,已经逃家的谭果和小胖墩两人嘿嘿的傻笑着,五月的阳光明亮的刺眼,谭果是在太胖了,所以她只能穿着宽松的休闲裤和大体恤,而同样胖的小胖墩看起来则可爱多了。  牛仔背带裤,白色的长袖T恤,倒扣的鸭嘴帽下是一张白胖胖的小脸,忽闪的大眼睛灵动无比,让人忍不住的想要掐一掐他白嫩的小脸蛋。  “这位女士,需要温牛奶吗?”空姐此刻温柔的开口,看向小胖墩的目光也跟着柔软下来。  “我带了奶粉,麻烦帮忙冲泡一下。”头等舱的服务自然更好,谭果将闹腾的小胖墩放在身旁的椅子上,然后将背包里的奶粉和奶瓶递给了空姐。  “好的,请您稍等,飞机还有二十分钟将要起飞。”空姐接过东西又说了一句,这才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小胖墩才转身离开。  五分钟之后。  “桑少爷,你坐头等舱,我坐经济舱没有关系的,反正也就两个小时而已。”嗲声嗲气的女音响了起来,却见一男一女此刻也向着头等舱这边走了过来,因为机票订的太迟了,头等舱的票就剩下一张了。  桑达瓦当时就让机场帮忙再弄一张头等舱的机票,可惜如今的桑家已经今时不同往日,而且机场这一块也是金王室管辖的范围,桑达瓦这个桑家小少爷的名头并不好用,他如果大闹机场,刚好给了金王室诋毁桑将军的理由,所以桑达瓦只好压下怒火。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