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357章 登门拜访

第357章 登门拜访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6942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27
    “你是吃饱了撑着,去惹谭家的人?”桑将军阴冷着表情,最喜欢的那套茶具已经被砸在了地上。  “我怎么知道那个胖女人会是这样的身份!”桑达瓦忿恨的回了一句,脸颊高高的肿了起来,被谭果一圈打掉了两颗牙齿,足可以知道这一拳头的力度有多大。  “你还敢说!”桑将军怒喝一声,阴冷的目光恨不能将眼前这个惹是生非的小儿子给活剐了。  一旁桑日晟表情同样有些的难看,一把拉住不甘心的桑达瓦,“不管如何,该赔礼的还是要赔礼,该道歉的还是要道歉,这段时间你留在家里不要出去。”  “就为了一个胖女人,你们还要关着我?”桑达瓦的少爷脾气上来了,对着父亲和大哥愤怒的吼了一嗓子,一把甩开桑日晟的手,转身就跑了出去。  书房里,看着浑然不知道惹了多大麻烦的小儿子,桑将军气的脸色铁青,桑日晟倒了一杯茶递了过来,“父亲,只是一次小冲突而已,而且谭家大小姐也是占了上风,事情不算太严重。”  重重叹息一声,桑将军疲惫的坐了下来,“查清楚谭家人来尼拉国的意图了吗?”  “关于谭小姐的事情依旧查不到,谭家将人保护的太好了,据说这些年都是在国外,估计是私生活有些的混乱,未婚生子这才回到华国的。”桑日晟这边花了大力气,只可惜时间太短,而且谭家的保密工作太到位,桑日晟也是走了自家外公骆家的关系,这才查到了一点情况。  而且即使是骆家,也都不知道谭家还有一个女儿,桑日晟继续开口:“谭家估计是想要联姻了,这才放出了一些消息,周家有意让周亦扬和谭家联姻。”  谭家的女儿,别说是个胖子,就算她私生活泛滥,在国外乱搞搞出了人命,只要她姓谭,那么只要谭家放出话来,帝京无数的青年才俊世家公子都争着抢着和谭家联姻  “日晟,你和圣女的情况如何了?”暂且抛开了谭果这事,桑将军抬头看向面前优秀的长子。  早些年桑将军就有意让桑日晟和穆千雪结婚,这样一来桑家就等于掌控了宗教势力,再加上桑将军手里头的兵权,要从金王室手里头夺得总统的位置并不算太难。  只可惜穆千雪不但明确的拒绝了桑日晟,竟然还看上了秦豫,一想到秦豫这一年多的时间在尼拉国的发展壮大,桑将军早就警觉到了不对劲。  提到自己这一生中唯一的污点,桑日晟斯文的表情此刻也有阴沉的扭曲了,他对穆千雪掏心掏肺,整个首府的家族都知道,而且其他人也不敢再对穆千雪有任何的非分之想,桑日晟已经将穆千雪内定为自己的女人。  谁知道秦豫这个龙虎豹的总裁横空出世,在尼拉国依靠经济发展壮大了自己的势力,而穆千雪这个贱人竟然倒贴着秦豫,让桑日晟成了一个笑话。  “父亲,我们之前都小看了穆千雪这个女人,之前调查到她和大主教在秘密发展自己的势力,如今看来他们的目的是取代金王室,而秦豫应该就是他们合作的对象。”桑日晟冷声开口,并没有因为感情的失败而失去理智。  秦豫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在尼拉国发展到如今的地步,其中穆千雪和大主教功不可没,宗教势力几乎是不留余力的支持秦豫,再加上龙虎豹强大的经济后盾,秦豫如今的新兴党在民众之中口碑极好,秦豫也一跃成为首府计划财政部的一员,名誉副部长。  父子两人对看一眼,如今却有了比穆千雪更好的联姻对象,谭家放出消息之后,骆家也无比的心动,只可惜骆家嫡系一脉都已经结婚了,剩下的就是骆明杰这个纨绔了,到时候不是联姻结仇了。  桑日晟打听谭果消息的时候,骆老爷子也隐晦的提了提,桑日晟此时也已经心动了,“父亲,明天我会亲自去给谭小姐道歉。”  桑将军满意的点了点头,比起惹是生非的小儿子,长子的优秀足可以让桑将军放心,桑家后继有人,如果得到了帝京谭家的支持,桑家在尼拉国的地位绝对能更上一层楼,想到这里,桑将军眼中再次生出了野心勃勃的光芒。  华国帝京谭家女儿到达尼拉国首府,这个消息如同长了翅膀咻咻的传遍了整个首府,而外交大使周亦扬亲自去机场接人,也从侧面证实了谭家的确有意要将未婚生子的女儿嫁出去了。  庄园。  金闵哲虽然不受金家的待见,但是他也有自己的门路和关系网,尤其是后来抱上了秦豫的金大腿,成为了新兴党的核心成员,金闵哲的地位也跟着水涨船高,要打探消息也更加容易了。  “秦副部,我打听到确切消息了。”金闵哲咚咚的从外面跑了进来,看着坐在餐桌边正在用餐的秦豫,也顾不得什么了,端起桌上的茶杯咕噜咕噜灌了一口茶,这才缓了过来,“我已经打听到了。”  “食不言!”冷漠的丢出三个字,秦豫依旧有条不紊的继续吃着晚餐。  桌子上的菜肴很精致,但是一个人坐在长餐桌旁独自吃晚餐,在金闵哲看来秦豫的确有些的可怜,只可惜这话他也就敢想想而已,要真是说了出来,惹到了这尊大神,估计以后他就没资格进入这庄园了,绝对会被龙虎豹的人给丢出去的。  “金先生,喝点茶等我们家先生用餐完毕再说。”卫胜男端着茶杯走了过来,将金闵哲劝到了客厅里,不让他打扰秦豫用餐。  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金闵哲摇摇头,低声开口道:“你说秦副部是不是性冷感那?这一年多了,啧啧,简直就是个工作狂,还是个有洁癖的工作狂,每天住在这偌大的庄园里,赚那么多钱,他不感觉无聊吗?”  “金先生请慎言。”卫胜男警告的说了一句,秦豫工作能力之强是所有人都公认的,但是同样的,他性格冷酷孤傲,行事狠辣无情也是众所周知。  秦豫洁癖似乎更加严重了,整个二楼除了打扫的佣人禁止任何人出入,而且衣服什么的高温熨烫之后,甚至禁止佣人折叠,都是秦豫自己整理收拾的,一天二十四小时,除了睡眠时间和早晨晨跑锻炼时间,其余时间都是放在工作上,金闵哲说秦豫是工作狂半点不为过。  就在此时电话响了起来,卫胜男快步走了过去接起电话,神色微微一变,语调里充满了敬意,“是,夫人,先生正在用晚餐……”  挂断电话之后,卫胜男向着餐桌走了过去,此时秦豫已经结束了晚餐,“先生,夫人刚刚来电,半个小时之后夫人会来庄园。”  “嗯。”冷硬的丢下一个字,秦豫站起身来,看着桌子上没有动几筷子的菜肴,脑海里莫名的浮现出和谭果在一起的记忆。  秦豫此刻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给谭果下厨,可是自从亲自下令除掉谭果之后,秦豫再也没有下过厨,虽然记忆里和谭果用餐的画面很苍白无力,可是有了谭果那个吃货,基本上不会有剩菜,而不像此时桌子上的菜肴仅仅是动了几筷子。  等卫胜男重新泡了茶放到茶几上,穆千雪推着坐在轮椅上的秦素已经到达了庄园,即使面对秦素这个母亲,秦豫的表情依旧是那么的冷漠,眼神平淡的似乎来访的只是一个陌生人。  “小豫,关于帝京谭家的女儿到尼拉国来,你有什么看法?”这一年多的相处,秦素已经习惯了秦豫的冷漠,他给了自己身为母亲的尊敬,却从没有给自己这个母亲一丝多余的情感。  秦豫用了半年的时间重新肃清了龙虎豹,现如今龙虎豹的人只听从秦豫一人的命令,所以在消息打探这一块,秦豫丝毫不比穆千雪差。  “我没有任何看法。”低沉的声音依旧冷的跟冰渣子一般,秦豫峻冷的脸庞上看不到任何的表情变化。  当初他不同意和穆千雪结婚来巩固自己的地位,如今他依旧还是这个决定,即使那是华国帝京谭家的女儿。  穆千雪垂落在膝盖上的拳头不由的松了开,来之前她一直在担心秦豫会犹豫不决,毕竟桑日晟也已经蠢蠢欲动,打算通过和华国谭家联姻来巩固桑家在尼拉国的地位。  谭果虽然早已经死了,秦豫经历过大主教的仪式洗礼,他对谭果的感情被剥夺了,但是同样的,他对其他人的感情似乎同样被剥夺走了一般,面前这个强大的男人就像是一台高精密的机器,在他的身上感觉不到任何属于人类的情感。  所以这种情况下,穆千雪是真的有些不安,她太害怕秦豫为了华国谭家的权势和地位而选择和谭家联姻,那么自己这么多年的等待就是一出天大的笑话。  “刚刚我还得到一个消息,金家打算在富丽宫会举行一场晚宴欢迎谭家小公主的到来。”金闵哲终于逮到机会将憋了一晚上的消息说了出来。  谭家人的到来,不仅仅是桑日晟有了意向,金王室这边也是蠢蠢欲动,毕竟现在局势很明显,谁和谭家联姻成功了,那么尼拉国的局势会随着改变。  桑家能发展到今天的地步,背后何尝不是桑日晟外家骆家的支持,比起经济军事都强大的华国,尼拉国太弱小了,华国随便从指缝里漏一点出来,尼拉国的经济都能跟着上一个台阶。  更何况这一次来的是人谭家的小公主,就算是金闵哲他都有点心动了,虽然这是一位胖公主,而且还带着个牙齿都没有长全的小胖墩。  “不管如何不能让桑日晟成功。”穆千雪柔声的开口,之前桑日晟一直对她恋恋不忘,那个时候穆千雪知道桑家看中的是自己圣女的身份,所以对桑日晟的追求,穆千雪一直都是拒绝的。  但是如今看到桑日晟果断的放弃自己去选择身份地位更强的谭家小公主,穆千雪以为自己会松一口气,但是她却诡异的发现心里头有些堵的慌。  或许是不甘心吧,圣女这个身份也就在尼拉国有一点用处而已,如果她是尼拉国的第一夫人,或许还可以和谭家小公主平起平坐。  “宴会我会出席。”秦豫冷声开口,他既然想要扳倒金王室和桑家,那么这样大型的宴会就必须出席,这是和尼拉国各方互相了解的好机会。  宴会是定在三天之后,地点就是富丽宫,尼拉国的古老王宫,宫殿并不对外开放,每年国庆和新年的宴会都会在这里举行,这一次为了欢迎谭果将宴会地点选择富丽宫,足可以看出金王室对谭果的重视。  谭果这般拒绝了想要陪同自己出席宴会的男伴,这让野心勃勃的几人在失望的同时又放下心来,拒绝了所有人,至少说明谭家的小公主并没有选定结婚对象,大家都有机会公平竞争。  傍晚时分,书房。  “让她等着,不用管!”秦豫冷声开口,头也不抬的审阅着手里头的文件,对于不速之客的谭果,秦豫并不知道这个任性的女人突然来自己的庄园做什么,但是他也懒得管,碍于谭果的身份,秦豫也无法将人丢出去,所以只能放任不管。  “是,我知道了。”卫胜男退出了书房,想到楼下的谭果和小胖墩,卫胜男揉了揉眉心,身为女人,即使是一个身材魁梧的女人,卫胜男也有属于女人的敏锐直觉,隐约的她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客厅里,小胖墩兴奋的抱着奶瓶子吧唧吧唧的喝着牛奶,一旁谭果打量了一眼四周,然后看了看楼上,“这就是你们秦副部的待客之道?客人来了,主人却不下楼。”  “先生正在处理一份紧急的文件,多有怠慢还请谭小姐见谅。”卫胜男微笑着回答,身为秦豫的机要秘书,卫胜男也见过不少性格刁钻的客户,所以眼前这位脾气大,故意挑事,又傲慢的谭家小公主,卫胜男倒也能应付。  “山不来就我,我就屈尊降贵的去就山吧。”谭果冷声开口,弯腰一把抱起正喝奶的小胖墩,“宝贝儿,我们去楼上探险。”  卫胜男一看谭果这架势,下意识的就挡了过来。  脚步一顿,谭果似笑非笑的看着拦住自己的卫胜男,原本还算和善的表情陡然一沉,身为世家子弟的气场瞬间爆发出来,“怎么?卫秘书要拦我?你确定吗?”  卫胜男被谭果那凌厉的眼神看的后退了两步,而谭果则迈开步子直接向着楼梯走了过去。  这就是世家名媛吗?卫胜男怔怔的看着那肥胖的背影,没有傲人的长相,没有苗条的身姿,但是刚刚那一刻谭果身上爆发出来的威严和冷傲,让卫胜男有股面对王者的感觉,不由自主的退让。  “记得,半个小时之后将我带来的袋子送上来。”走到二楼,谭果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然后抱着小胖墩径自向着秦豫书房方向走了过去。  一脚踢在门上,书房里,秦豫眉头倏地一皱,他居住的这座庄园每天很安静,佣人都不敢大声说话,更别提踹他书房的门,刚这样做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今天的不速之客。  又是一声踢门声响起,秦豫老脸一沉倏地站起身来。  而门口,看到谭果踢门,小胖墩也兴奋的抬手啪啪的拍着门,估计力气太大,掌心传来一阵麻木的痛,小胖墩一下子垮了脸,惹得谭果不由大笑起来,这个小笨蛋。  刷一下书房的门从里面被打开,秦豫修长的身影出现在门后,冰冷的黑眸盯着门口的谭果和小胖墩。  “没想到秦副部真在书房里忙工作啊。”无视了秦豫的黑脸,或者说她如今以看到秦豫生气为乐,谭果咧嘴笑着,语调轻佻的开口:“如果秦副部愿意当我的入幕之宾,我可以和我爸说一声,日后你在尼拉国绝对横着走,这点小忙对我们谭家而言可不算什么。”  看着盛气凌人,故意显摆显赫家世的谭果,秦豫眉头皱的更深了,他连穆千雪的帮助都不屑一顾,更别说谭果一副施舍般的高傲姿态。  “不用了,谭小姐如果没事,还请下楼。”秦豫冷声开口,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也会有这样厌烦的情绪。  谭果眼神一变,笑容瞬间消失,声音也提高了几分,“怎么?秦副部这是看不上我还是看不上我们谭家?”  “我对胖子没性趣!”秦豫声音也陡然阴冷下来,不管是桑日晟,还是周亦扬,他们愿意巴着面前这个女人,那是他们的选择,秦豫敬谢不敏!  小胖墩虽然听不懂秦豫和谭果到底在说什么,但是小孩子最为敏锐,小胖墩明显能感觉到气氛不对劲,尤其是从秦豫身上迸发出来的寒意,  “呀呀!”对着秦豫突然嗷了两嗓子,小胖墩身体一扭,两只小肥手毫不客气的向着秦豫冰冷的老脸拍了过去。  只可惜秦豫个头太高,在谭果看来自家宝贝儿一看到秦豫,竟然直接投奔敌营了,张开手臂直接扑向了秦豫的怀抱,惹的谭果心都酸了,刚刚就该饿着这熊孩子。  面对谭果时,秦豫可以冷着脸,但是在面对突然扑过来的小胖墩,即使秦豫再冷血无情,他却无法对这个孩子动手,甚至为了防止小胖墩会伤到腰,秦豫第一时间就伸出手抱住了小胖墩。  “你这个叛徒!”看到完全扑到秦豫怀抱里的儿子,谭果恶狠狠的哼哼着,干脆松了手,让这对父子俩去亲热。  小胖墩看着近在咫尺的秦豫,大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然后呼啦一爪子向着秦豫的脸抓了过去,然后秦豫脸颊到下巴处瞬间多了两道红痕。  攻击到了敌人,小胖墩立刻扭头向着谭果邀功的笑着,挥舞着自己的小胖手。  “宝贝儿,原来你是卧底啊。”谭果一下子乐了起来,心里头那点酸涩感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兴奋不已的拍着小胖墩的后背,然后踮着脚,吧唧一下亲在了他的脸上,母子两人顿时咯咯的笑了起来。  “依依呀呀!”知道自己作对了,小胖墩笑着露出一口小白牙,然后再扭头,啪啪两巴掌拍在秦豫的脸上,再回头对谭果表功,兴奋的在秦豫的怀抱里手舞足蹈。  秦豫黑着老脸,有种将怀抱里的小胖墩给丢出去的冲动,再看着幸灾乐祸,还故意挑衅自己的谭果,秦豫实在不明白这个女人有什么可高兴的,她儿子帮着她太正常不过了,虽然小胖墩的确太聪明了一点。  “好了,宝贝儿,妈妈抱,秦副部皮粗肉厚的,别把你的手打疼了。”谭果笑着一把从秦豫怀里抢过小胖墩,“让让。”  依仗着身体的吨位愣是将挡在门口的秦豫给挤开了,抱着小胖墩进了书房,不愧是秦豫的风格,书房看起来冷冰冰的,两排纯木质的书架,里面放了不少书籍和文件,靠着窗口是秦豫的办公桌,上面还堆着一叠文件,看来秦豫是真的很忙。  书房中间则是待客用的沙发和茶几,整个书房看起来极其干净,谭果抱着小胖墩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然后将小胖墩放在地上,让他扶着沙发站着走路,“秦副部,你忙着,不用特意招待我们母子的。”  如果有可能,秦豫真的很像将自来熟的谭果给丢到大门外,但是秦豫也知道以谭果那挑事的性格,自己若真的和她计较反而会没完没了,左右不能将谭家的小公主给咔嚓掉,所以秦豫直接当谭果是空气,大步走回办公桌继续审阅没有看完的文件。  “谭核桃,你等一下,妈妈将碍事的沙发和茶几挪开一点。”书房很大,但是放了沙发之后,小胖墩要学走路并不太方便。  谭果说完之后,双手一个用力,嘎吱嘎吱的声音响起,沙发直接被谭果一个人给推到了墙边,然后嘎吱嘎吱声再次响了起来,纯木质的茶几也被推到了角落里,空间立刻宽敞了许多。  秦豫抓着钢笔的大手猛地收紧了几分,这个女人是练举重的吗?秦豫虽然没有搬起过沙发,但是他也清楚一个女人要将这么重的沙发给推开几乎不可能,再想到小胖墩打人时的力气,好吧,这对母子都是练举重的!  “谭核桃,来吧,不要怕摔倒啊。”谭果蹲在小胖墩前方两米远,让站着的小胖墩摇摇摆摆的往前走。  小胖墩虽然也够胖,但是下盘稳,走起路来身体虽然有点的摇晃,不过倒是走的挺稳当,谭果不时在前面引诱着,母子两人旁若无人的练习着走路。  时间一转眼就过了半个小时,秦豫将文件合上的时候,他才发现虽然书房里多了两个不速之客,可是秦豫丝毫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适,他竟然能注意力集中的将文件给看完了。  “谭核桃交给你,我去换礼服,一会去参加宴会。”谭果揉了揉小胖墩的双腿,练习了二十分钟走路,小胖墩也该累了。  秦豫看着再次被谭果塞到自己怀抱里的小胖墩,皱着眉头看着谭果,“你就是这么当妈的,将孩子交给陌生人?”  “秦副部你敢对我儿子下黑手吗?”谭果不在意的一笑,华国谭家的身份曝光出来了,除非是嫌命长了,否则绝对没有人敢对谭果和小胖墩出手,“对了,秦副部,他叫小名叫谭核桃。”  秦豫低头看了了一眼有些累到的小胖墩,这是什么怪名字。  “我叫谭果,这是我儿子,那就是果核了,我爸说取个贱命好养活,所以他就叫核桃,硬邦邦的,保管以后身体健康。”谭果说完之后,无视了秦豫震惊的表情,和小胖墩摆摆手,直接向着书房外走了去。  谭果?这个名字如同一道惊雷一般在秦豫的脑海里炸裂开了,但是看着走向门口的身影,和记忆里那道身影迥然不同。  而且除了一双眼睛相似之外,五官并没有其他相似的地方,而且虽然和谭果只接触了两次,不过因为是近距离的接触,秦豫能感觉到谭果的身体并不好,甚至可以说是虚胖,。  刚刚教小胖墩走路,她在地上蹲了十几分钟,站起来的那一瞬间,身体踉跄了一下,这说明她贫血而且体虚。  而在秦豫的记忆里,那个同名同姓的女人,懒散悠闲,却有着不亚于自己的精湛身手,这两人除了名字相同之外,却没有任何相同的地方。  而且如果她是华国谭家的女儿,自己不可能不知道的,那么谭果也不可能死!秦豫最终否定了两人是同一人的猜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