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359章 别有用心

第359章 别有用心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5694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27
    对上秦豫那冷漠的双眼,谭果倨傲一笑,小脾气蹭蹭的冒了上来,“我就是威胁你又如何?我难道没有这个资本吗?”  华国帝京谭家的身份给了谭果绝对的底气,连桑日晟都如此巴结谭果,甚至不在乎她带了个父不详的儿子,想要和谭家联姻,就尼拉国目前的局势看来,秦豫的地位和权利还比不上桑日晟,她就算是威胁秦豫,他也只能受着。  一瞬间,怒火涌了出来,秦豫眯着凤眸,眼中煞气横生,还从没有人敢这样明目张胆的威胁他。  一时之间火药味十足,谭果和秦豫对视着,眼中似乎有雷电在噼里啪啦的撞击着,谁也不曾退让一步。  正抱着奶瓶靠坐在沙发上的小胖墩突然抖了一下,莫名的感觉到有点的冷,黑葡萄一样的大眼睛瞅了瞅谭果,又看了看秦豫,只可惜两人依旧争锋相对的对峙着,并没有人理会坐在一旁的小胖墩。  感觉到被冷落的小胖墩将奶瓶子一放,小手啪啪的拍着沙发,对着谭果和秦豫咿咿呀呀的喊了起来。  两人同时回头看了一眼小胖墩,然后异口同声的开口:“喝你的牛奶。”  “呀呀。”听到两人同时和自己说话,感觉被重视的小胖墩立刻咧嘴笑了起来,肥嘟嘟的小手抱起奶瓶再次吧唧吧唧喝了起来。  “这是我儿子!”谭果不满的瞪了秦豫一眼。  秦豫冷嗤一声,嘲讽的看着宣誓主权的谭果,“你不是威胁我一定要娶你吗?这也是我儿子。”  说完之后,秦豫大手宠溺的揉了揉小胖墩的脑袋,换来他一个大大的笑容,秦豫冷硬的表情也不由的软化下来,有这样一个傻萌的儿子或许也不错。  小胖墩丝毫没有察觉到两人之间的剑拔弩张,此刻抱着奶瓶对着秦豫咧嘴笑着,白色的牛奶顺着嘴角滴落下来,秦豫眉头下意识的一皱。  “呦,不是你儿子吗?滴个口水都嫌弃啊,那要是让你给他换尿片洗拉了便便的裤子,你不是得恶心死自己。”谭果嗤笑一声,拿过随身携带的小毛巾给小胖墩擦着嘴巴,看着他那傻呵呵的模样,没好气的一瞪眼,这个笨儿子!  秦豫冷眼看着谭果,敏锐的感觉到这个女人就是故意冲着自己的软肋来的,自己讨厌什么,她偏偏要说什么。  “谭小姐,可以请你跳支舞吗?”周亦扬一直密切注意着谭果这边的情况,明显察觉到这两人气氛有些不对后,周亦扬立刻抓住机会过来邀请谭果跳舞。  “麻烦秦副部照顾一下我儿子。”谭果挑衅的对着秦豫一笑,然后将手伸过去搭在了周亦扬的掌心里,两人相携着向着大厅中间走了过去。  哼!秦豫冷嗤一声,这个胖女人该不会以为自己会吃醋吧?秦豫冷笑着,她真当自己是天仙下凡不成,还是说谭家的背景让这个女人眼高于顶,认为全世界的男人都要围着她转。  秦豫一回头就看到沙发上的小胖墩绷着小脸,眉头都像蚯蚓一般皱了起来,大眼睛愤怒的瞪着周亦扬的背影,整个一要发怒的小胖墩。  “傻小子。”秦豫忍不住的捏了一下小胖墩的气鼓鼓的脸颊,别看他连话都不会说,竟然也会吃醋。  可是当音乐声响起,当看到周亦扬的手臂揽住谭果的腰时,秦豫莫名的感觉到一股说不出来的烦躁。  舞池里微暗的灯光下,谭果和周亦扬翩然起舞,也成了现场的焦点,比起斯文儒雅的周亦扬,谭果肥胖的体型的确逊色多了,但或许是世家底蕴造就出来的气质,谭果虽然胖,但并不显得丑陋粗俗。  相反的,她一身黑色的一字肩礼服,随意披散在肩上的黑发,即使是素颜朝天,但是那奶白色的肌肤,一双黝黑的大眼睛,却让她增色许多,仔细一看,除了身材之外,谭果真的不显丑。  “谭小姐,并不是真的要找结婚对象吧?”周亦扬低声笑着,虽然从谭果身上感觉到了世家子弟的冷傲气息,但是周亦扬并不认为她真的要找个男人随便结婚。  连孩子都有了,周亦扬初步判断谭果估计是和孩子他爸吵架了,或者是暂时分开了,和其他人结婚绝对是负气之词。  谭果莞尔一笑,看了一眼周亦扬,“周大使难道不明白一个道理吗?有些人错过了就是永远错过了,我现在带着孩子,找个伴侣一起照顾孩子很正常。”  听着谭果如此云淡风轻的语调,没有一丝怨恨,周亦扬不得不感叹谭家人的教养真的很好,而眼前这个女人也不是传言里的娇纵肤浅,私生活泛滥,至少她是一个大度的人,否则以谭家的背景,孩子他爸只怕已经死好几回了。  周亦扬虽然也野心,但他并不是一个蠢男人,在他看来谭果今晚上和秦豫一起出席宴会,这就说明谭果想要拿秦豫当挡箭牌,拒绝所有想要和谭家联姻的人,这也说明谭果并不想结婚。  有了这样的认知,周亦扬并不打算立刻追求谭果,不过他同样不会放过和谭家人交好的机会,于是,在周亦扬的带动之下,他和谭果也算是相谈甚欢,至少能称为朋友了。  不远处,秦豫眼神阴冷的骇人,那股子怒火蹭蹭的在胸口燃烧着,从第一次在飞机上见到谭果的时候,她展露出来的就是世家子弟的霸道、骄纵,处处挑衅、随性妄为。  但是此时看着和周亦扬一边跳舞一边交谈的谭果,从她那嫣然浅笑里,秦豫看不到半点骄纵之气,所以她这是看上周亦扬那个小白脸了。  “呀呀!”小胖墩将奶瓶子一丢,用力的喊了两句,可是音乐声里,小胖墩的声音直接被淹没了。  “我抱你过去。”秦豫忽然起身一把抱住了小胖墩,然后两人直接向着大厅中间走了过去。  看到周亦扬的抱着谭果,小胖墩愤怒的瞪大了眼睛,直接对着谭果的方向依依呀呀的抗议着,没有得到回应之后,小胖墩脖子一仰,然后哇哇的干嚎起来。  “儿子哭了!”秦豫一手抓住谭果的胳膊,然后一个用力将人从周亦扬的身边拽了过来,然后将哇哇大哭的小胖墩塞到了谭果怀里。  秦豫不是不近女色吗?周亦扬诧异的看了一眼脸色阴沉的秦豫,他认为正是这个传言,所以谭果才会找秦豫当挡箭牌,但是此时看秦豫这表情,分明是在生气?难道说秦豫也看上谭家的势力了,想要近水楼台先得月。  “抱歉,周大使。”谭果抱歉的开口。  “呀呀!”小胖墩不满的抗议着,整个人往谭果肩膀上一趴,小胳膊抱着她的脖子,明显不让她和周亦扬说话。  重新回到休息处的沙发上坐了下来,谭果无语的看着又抱着奶瓶吧唧吧唧喝着牛奶的小胖墩,吸几口,然后看一眼谭果,确定她的注意力依旧在自己身上,小胖墩再低头喝几口。  看着一幕,谭果简直有些的哭笑不得,她还以为这熊孩子的占有欲没有了,谁知道他还因人而异,自己和秦豫闹腾的时候,怎么不见他这么护短,和周亦扬跳个舞,这熊孩子就嚎上了。  秦豫此刻心情倒是极好,只是面上看起来一派的冷漠,他也明显感觉到小胖墩对除了自己之外的人都保持着小狼崽般的警觉和戒备。  别看他此时抱着奶瓶吧唧吧唧的喝着牛奶,可是拿大眼睛却滴溜溜的转动,谁从谭果身边经过,小胖墩立刻就进入备战状态。  而五分钟之前,桑日晟也过来邀请谭果跳第二支舞,只可惜他人刚走过来,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小胖墩立刻扯着嗓子嚎哭起来,虽然脸上一滴泪水都没有。  桑日晟只能无奈的离开,然后小胖墩继续抱着奶瓶喝奶,还不时的看一眼谭果,唯恐她趁自己不注意就离开了。  一晚上,谭果几乎都是和秦豫在一起,其他人倒是想要和谭果套近乎,趁机搭上华国谭家,只可惜有小胖墩这个捣乱的,大家也不好出面,好在谭果愿意出席今晚上的宴会,就代表了谭家愿意和尼拉国交好。  “没有想到圣女也会出席,我记得你以前从来不参加这些宴会的。”角落里,桑日晟笑着开口,看起来像是普通的聊天,可是眼中却是一片的嘲讽之色。  “少将军严重了,谭家小公主身份尊贵,我出席宴会也只是按照规矩行事。”穆千雪的声音依旧悦耳动听,脸上带着合适的笑容,只可惜她的目光却一直停留在不远处的秦豫身上,看起来有些的心神不定。  桑日晟眼中的嘲讽意味更深了几分,顺着穆千雪的目光看了过去,“之前圣女多次表明心意,可是秦豫却无动于衷,我一直以为秦豫的感情是留给了死去的谭果,没有想到秦豫只不过是待价而沽而已,毕竟再没有人身份能高过谭家小公主。”  “少将军慎言!”穆千雪表情一变,语调也冷厉了几分,桑日晟的话就如同尖刀一般扎到了她的心口上。  她对秦豫的感情,尼拉国上下都知道,新兴党能有今天的地位,和宗教的支持分不开,那都是穆千雪的功劳,但是不管她对秦豫如何掏心掏肺,秦豫对她依旧弃如敝屣,看都不曾多看一眼。  原本穆千雪并不会多在意,经过了大主教的仪式洗礼,秦豫的感情就等于被剥夺了,他变得像是个冷血机器,但是穆千雪相信只要自己努力,秦豫终究会看到她的好,会接受她最纯洁最炽热的感情。  但是谭家小公主的出现让穆千雪以往的付出就成了一个笑话,秦豫并不是冷血无情,也不是外界传言的那样依旧在思念一年之前意外死亡的谭果,他只不过看不上穆千雪而已,如今谭家小公主一出现,秦豫就沦落成了奶爸,这心思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了。  “他不是那样的人。”波动的心绪再次冷静下来,穆千雪一字一字的开口,不知道是想要说服桑日晟还是要说服自己。  “圣女你不了解男人,一个有野心的男人他不需要感情,但是他只会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女人结婚生子。”桑日晟自嘲一笑,自己何尝不是如此。  不管是以前追求穆千雪,还是现在想要追求谭家小公主,这就是男人的野心和劣根性,有了权势地位,女人长相如何都变得不重要了。  “不,你是这样的男人,但是秦豫不是!”穆千雪站起身来,她不相信秦豫会看上华国谭家的地位,秦豫这样的男人是宁可一无所有,也不会被其他人逼迫。  尤其是穆千雪肯定秦豫不可能看上谭家小公主,他有洁癖,谭家小公主早就不干净了,还不知道有过多少男人,连孩子都生了,秦豫是不可能看上她的!  看到穆千雪向着秦豫走了过去,桑日晟冷笑一声,站在原地看好戏,秦豫如果没有野心,他怎么可能有今天的地步,华国谭家这样的诱惑摆在面前,秦豫怎么可能不动心。  余光一扫,看到端着笑容,如同天上雪莲一般高洁美丽的穆千雪,谭果嘴角笑容加深了几分,意味深长的瞄了一眼秦豫。  “秦副部。”看着如同一家三口的秦豫三人,穆千雪原本坚定的信念莫名的动摇了几分,不过此时她依旧微笑着看向谭果,“这位就是谭家小公主吧,幸会,我是穆千雪。”  谭果并没有起身,小眼神薄凉的看了一眼穆千雪伸过来的手,冷傲一笑,“原来是尼拉国的圣女,圣女不是该留在宗庙里清修吗?怎么还能穿着裙子参加宴会,这不是犯了接。”  明显察觉到谭果的针对,穆千雪眼神沉了沉,不过脸上的笑容显得愈加温柔,“谭小姐误会了,尼拉国的宗教和其他国家的信仰并不相同,我身为圣女也可以和正常人一样生活。”  “是吗?”谭果不怀好意的看着穆千雪,笑的极其恶劣,“这么说来圣女也可以结婚有性生活?秦副部,看到这么漂亮的女人,你是不是心动了啊。”  秦豫冷冷的看了一眼谭果懒得开口,这个女人浑身都有刺,不单单和自己过不去,似乎和穆千雪也过不去。  “你怎么这么粗俗!”跟在穆千雪身后的小叶愤怒的瞪着谭果,就她这样还是谭家的小公主,简直比菜市场的大妈还要粗俗无礼!  “小叶,不可对谭小姐无礼。”穆千雪严厉的看了一眼抱打不平的小叶,即使不愿意承认,但是穆千雪也知道自己不能得罪谭家的人。  谭果不在意的摆摆手,“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滚床单那都是正常的生理需要,圣女你看我儿子都学走路了,圣女不用感觉到不好意思,今晚上有不少的青年才俊,圣女看上哪个了就勇敢的上,女人没必要亏待自己。”  谭果说完之后故意的看了一眼秦豫,一手突然伸了过去放在秦豫的手背上,暧昧一笑,“我和秦副部也是一见钟情,刚好大使馆那边住着也不方便,这段时间就要麻烦秦副部收留了。”  但凡是个成年人都知道谭果这话里的深意,孤男寡女的住在一起,说什么收留,那根本就是约炮啊!  可是真正让穆千雪在意的不是谭果的口无遮拦,而是秦豫的沉默不语,他没有回绝谭家小公主的勾搭,也没有甩开她放在自己手背上的手,这让穆千雪不由想起之前桑日晟的话,难道他真的看上了华国谭家的地位和权势?  “呀呀。”看到谭果的手放在秦豫的手背上,小胖墩身体往前一趴,小胖手也向着两人交叠的手伸了过来。  谭果的反应速度很快,秦豫因为懒得理会口无遮拦的谭果,他的注意力都在小胖墩身上,所以抢先一步抱住了差一点跌倒的小胖墩。  “宝贝儿,你就出了六颗牙,早晚会被你给摔没了。”谭果后怕的看了一眼咯咯笑的小胖墩,这要是跌下来砸到茶几上,等回到柳叶胡同,自己一定会被骂死的,带着小胖墩离家出走也就罢了,关键是让小胖墩受伤了,谭果想想头皮都发麻。  “呀呀。”浑然不知道刚刚有多危险,小胖墩抓着秦豫的胳膊,兴奋的手舞足蹈着,身体再次向着谭果扑了过来,被秦豫一把给抱了回去。  “得得,我们回去吧,回家再抱你,这会穿着礼服,抱着你不方便。”谭果也懒得留下来了,而且她也打算给小胖墩彻底断奶了,所以今晚上这熊孩子肯定要嚎啕大哭,正好丢给秦豫照顾。  穆千雪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三人,虽然秦豫一直没有开口说什么,但是明显能看出他对小胖墩很亲昵,甚至拿着毛巾给他擦口水,也半点不在乎小胖墩的口水糊到他的脸颊上。  “圣女,抓住机会啊,我们就先告辞了。”谭果站在秦豫身边眯着眼笑着,忽然话锋一转,“对了,忘记正式自我介绍了,我姓谭,华国帝京谭家,谭果,秦副部,我们回去吧。”  穆千雪像是被雷劈中了一般,眼睛发直的看着转身离开的一家三口,几乎以为自己是听错了,“小叶,她说她叫什么?”  “圣女,或许只是同名同姓而已,这不可能是同一个人的。”小叶连忙开口回答,虽然她也有些的吃惊,但是同名同姓并不奇怪。“而且两人的长相完全不同,身材也完全不同,怎么可能是同一个人。”  进行了微易容,再加上身体的虚胖,谭果除了一双眼睛没有改变之外,稍微熟悉一点的人绝对认不出她来,更何况穆千雪他们对谭果并不熟悉,尤其是已经认定谭果死亡了。  “对,是我想多了,这可是华国帝京谭家,谭果不可能有这样尊贵的身份。”回过神来,穆千雪低喃着,之前她对谭果有了详细的调查,那就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被国外杀手组织收养培养成了一个杀手。  而且谭果还是零失败记录的杀手,虽然这些信息并不多,但是穆千雪查证过了,这些都是真实的,更何况她如果是帝京谭家的身份,那么她绝对不可能一次又一次的冒险。  “圣女,秦副部接受了仪式,他并不是失忆。”看着有些魂不守舍的穆千雪,小叶压低声音提醒了一句,如果死掉的谭果和华国谭家有关系,那么这一切都不可能发生。  已经离开了富丽宫,秦豫看向坐在汽车后座抱着小胖墩的谭果,对着开车的顾大佑开口:“去大使馆。”  “不用,我住你那里。”谭果快速的回了一句,对着小胖墩继续开口:“我们不住使馆,出入都有人跟着太麻烦,而且周大使这么热情,住一起太烦人了。”  听到周亦扬的名字,秦豫眉头皱了一下,沉默片刻之后冷声道:“回庄园。”  听到这话的谭果无声的勾起了嘴角,还以为他不会在意不会吃醋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