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362章 意外撞车

第362章 意外撞车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4707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27
    谭果和秦豫一起出席经济会议的消息一下子就传遍了,一旦秦豫得到了华国谭家的支持,那局势会瞬间变化,那些中立的家族都会偏向秦豫,尤其经济会议上谭果直接提出了和尼拉国进行农业合作。  一旦真的落实下来,不单单会大幅度提高农民的收入,让尼拉国的经济稳步上一个台阶,更重要的是将会得到所有农民阶层的支持,如今秦豫已经得到了工人阶级的支持,如果再得到庞大的农民阶级的拥戴,不管是桑将军还是金王室只能避其锋芒。  “圣女,或许只是一个消息,当不得真。”小叶低声开口,只可惜这样苍白的话连自己都说服不了,更不用提说服穆千雪。  为什么自己的感情之路那么艰难!穆千雪目光空洞的看着窗户外,原本以为弄死了“谭果”之后,再有秦素这个长辈的支持,自己又是宗教圣女,和秦豫走到一起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穆千雪没想到半路会杀出一个谭家小公主,在地位和权势上以绝对的优势压住了自己,一开始穆千雪还不担心,在她看来秦豫绝对不可能为了权势低头,更何况谭家小公主私生活泛滥,未婚生子的事情都搞出来了,这样的女人就算是天仙,秦豫也看不上,更别提还是个相貌普通的胖女人。  可事实却给了穆千雪一个响亮的巴掌,谭家小公主带着孩子登堂入室入住到了秦豫的庄园,这是秦豫的私人地方,秦素这个母亲想要入住都被秦豫冷血的拒绝了,但他偏偏让谭果和小胖墩住进来了。  而今天那么重要的经济会议,秦豫不但带着谭果参加了,会议途中一直抱着小胖墩,亲密的就像是父子两人。  穆千雪过去所有的笃定都消失了,她第一次感到了惶恐和不安,却偏偏无可奈何,那可是谭家小公主,自己又能怎么办?  可是自己绝对不会放弃的!一抹寒光自穆千雪的眼中一闪而过,第一夫人的位置只能是自己的,谁也不能抢走!  谭果浑然不在意自己的出现给尼拉国带来的巨大震荡,此刻坐在咖啡厅里吃着蛋糕,谭果接起电话,“周大使……行,晚上的饭局我会准时参加的,我在经济部大楼这边的商业街,fox咖啡厅。”  发了一条信息给秦豫说自己晚上有饭局,不回去吃饭,让他带着小胖墩回去,谭果就直接关了手机,否则秦豫肯定会定位手机追踪过来。  二十分钟之后,周亦扬开车来咖啡厅将谭果接走了,他订的餐厅地点有些偏,不过绝对的高档,餐厅大厨做的也是尼拉国最正宗地道的菜色,为此开一个小时的车也是值得的。  “谭小姐,关于你之前说的农业合作这一块,如果需要试点的话,平江郡在地理位置上非常适合,这里是平原地区,降雨量充足……”汽车驾驶位上,闲话了几分钟,周亦扬自然而然的说道了正事上。  谭果看着周亦扬从前面拿出来的地图,平江郡地理环境的确适合,而距离最近的码头也就半个多小时的车程,在运输这一块非常的便利。  “周大使和平江郡这边有私人关系?”谭果笑着开口。  如果和尼拉国合作,选择试点的地方一般是尼拉国这边决定,但是谭果身为投资方,她绝对有决定权,谭果如果选择了平江郡当试点,相信尼拉国也不会反对,所以说白了谭果才有真正的话语权。  “平江郡的郡长是我大学同学,他的工作能力很强,而且不属于尼拉国的任何党派,试点选择在平江郡的话,日后也会方便很多。”周亦扬既然和谭果直截了当的建议,他也不会藏着掖着,将放在副驾驶位上关于平江郡的情况还有郡长卢东峻的简历都递给了谭果。  平江郡占地面积有五千多平方公里,人口也达到了一百万,不过经济完全依靠的是农业发展,平江郡在尼拉国的经济属于中等范畴。  谭果正翻阅着资料,汽车突然紧急一个急刹车,哐当一声和左边开过来的小货车碰撞到了一起,好在周亦扬反应速度快,虽然车头撞憋下去了,不过人倒没什么事。  站在马路旁,谭果远眺着四周,车子开了不过半个小时左右,四周看起来就像是华国的农村,放眼看去都是农田,也没什么高层建筑,尼拉国也就首府中心地段很繁荣。  “谭小姐,走去餐厅的话至少要走一个多小时,叫车过来接我们的话也得等半个多小时,不如我去路上看看能不能拦到车子载我们一截。”周亦扬也很是无奈,座驾被撞坏了发动不了,郊区这边车辆很少,所以周亦扬也能去马路上碰碰运气。  “行,也就是多耽搁一点时间而已。”谭果并不在意,周亦扬去了马路上拦车。  时间刷刷过去了十分钟,好不容易看到一辆面包车开过来了,虽然车速极快,周亦扬也站在路中间将车子挡了下来。  随着面包车的停下,刷一下,车门被拉开了,一群荷枪实弹的卫兵跳下车,黑洞洞的枪口将马路中间的周亦扬给包围了。  不远处谭果也吓了一跳,好在周亦扬带了自己的证件,解释了一下,这才带着谭果也坐上了满是威武大兵的面包车。  而同一时间,已经离开车祸现场的小货车司机走到路边的树林里拨通了一个号码,“黑哥,那女人的车子质量太好,而且司机反映速度太快,就车头撞憋了,人没事,刚刚我看了一眼她拦了一辆面包车向东边去了。”  电话另一头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此刻嘴巴里叼着烟,坐在沙发上,一只脚架在茶几上,脸上有戾气一闪而过,“去东边了?行了,我知道了。”  黑哥挂了电话,郊区东边除了农田之外就只有一家餐厅,在首府也是数一数二的,倒不是价格多昂贵,关键是餐厅里的大厨厨艺极好,做出来的菜肴口味很地道,因此不少世家子弟和富豪都喜欢来这家餐厅用餐。  想到这里,黑哥重新拨通了一个电话,只是此刻他已经站起身来,表情显得极其恭敬,“赵总,小六子那边失手了……”  “行了,我知道,倒是巧合了。”电汽车后座里的赵总冷笑一声,挂了黑哥的电话对着前面开车的司机开口,“掉头回去,让小马去堵截后面过来的面包车。”  十分钟之后,马路上。  哐当一声,当面包车再次和前面的汽车撞到之后,谭果和周亦扬都有些傻眼了,今天这是出门没看日历?撞一辆车不算,搭的便车也撞上了。  “少尉,刚刚这车是故意撞上来的。”开车的卫兵快速的说了一句,刚刚会车的时候,虽然马路有些窄,但也不至于会蹭上,黑色汽车在会车的时候故意拐了一下方向,这才导致两车撞到了一起。  周亦扬眉头一皱,刚刚还以为是巧合,周亦扬朗声开口:“我先下去看看。”  面包车的车门被拉开了,谭果跟在周亦扬后面下了车,如果不是巧合,不是冲着自己来的,就是冲着周亦扬来的,但是两人的身份在尼拉国绝对不轻,所以谭果也好奇哪个不长眼的故意找麻烦。  看到谭果和周亦扬下了车,黑色汽车司机也随着打开车门下来,目光轻蔑的看了谭果一眼,粗声粗气的开口:“将我车子给撞了,你们准备怎么解决。”  一听这话就可以肯定对方是故意来找事的,周亦扬看了一眼黑色汽车,车头撞憋了一块,倒车镜被撞掉了,车前灯也坏了,还蹭掉了一大块车漆。  “三千块够修车了。”周亦扬平淡的开口,尼拉国的经济落后,物价并不高,汽车也算是奢侈品,三千块都能抵上这边半年的工资,所以绝对够修车了。  魁梧大汉嗤笑一声,突然脚步一个上前,一把揪住了周亦扬的衬衫领口,一手抡起拳头对着周亦扬的脸晃了晃,暴虐冷笑着,“我他妈的没见过钱吗?三千块你打发要饭的!”  这边魁梧大汉的声音刚落下,汽车后座和副驾驶的车门都打开了,四个大汉拿着钢管跟着下了车,不时还挥舞着手里头的武器,凶神恶煞的姿态一看就是来者不善。  “兄弟几个,今天碰到不长眼的,给他们一点教训,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规矩!”司机狰狞一笑,恶毒的眼光扫了一眼站在一旁的谭果,这就是赵总要教训的目标。  几个大汉挥舞着钢管刚要动手,面包车的车门呼啦一声被拉开了,却见荷枪实弹的卫兵们直接冲了下来,将张狂无比的五个大汉围住了。  估计没有想到这面包车里竟然装了十来个卫兵,被围住的司机傻眼的愣了,忽然举起手里头的钢管,弱弱的开口:“我们就是跳钢管舞的,免费的,几位要看吗?”  谭果一个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周亦扬表情也有些的扭曲,他能说这些人临场应变的速度还挺快,就是不太靠谱,卖钢管也比跳钢管舞好听,就他们那尊荣,跳起钢管艳舞也太辣眼睛了。  “周先生,需要将他们抓回去调查吗?”卫兵少尉请示的看向周亦扬,这可是华国驻尼拉国的大使,若是被这些不法分子袭击了,那就不是普通的社会案件,直接上升到了国际事件。  周亦扬看向一旁的谭果,若是冲着自己来的,只怕手段不会这么低劣,周亦扬在尼拉国也工作两年了,并没有结什么仇人,而且只要知道他身份的,估计也不会明着对周亦杨下黑手。  但如果是冲着谭果来的,周亦扬感觉更不可能,这位可是谭家小公主,论其身份比自己尊贵多了,而且到尼拉国也就几天,按理说不会结仇,尼拉国的这些家族巴结都来不及,谁脑子进水了派人下黑手,简直是活腻味了。  “让他们走吧。”谭果看向不远处已经飞快开走的汽车。  刚刚谭果下车的时候就注意到了百米开外的那辆黑色汽车,面前这些人也只是听令行事,谭果也懒得管,等查到了幕后人再说。  十分钟之后,面包车将谭果和周亦扬送到了餐厅,谭果看向停在不远处的汽车对着周亦扬开口:“刚刚这辆车也在现场。”  “什么?”周亦扬当时并没有注意到四周的环境,此时低声道:“我马上查一下对方的身份。”自己出事了没关系,谭家人要是在自己身边出事了,周亦扬都不敢想会有什么后果。  餐厅位置虽然偏,但处处透露出一股低调的奢华,乍一看这四周古色古香的环境,再加上随意摆放的古董花瓶,墙壁上的名家字画,倒以为是在华国某个高档的消费场所。  周亦扬去询问餐厅老板对方的身份,谭果此刻就在大堂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等了不到两分钟,却见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走了过来,目光扫了一眼四周,最后落在谭果的身上。  “请问,是谭小姐吗?我是周大使的朋友卢东峻。”卢东峻有些诧异并没有看到周亦扬,不过他知道今晚上邀请的人是谭果,而且谭果的气息一看就不是尼拉国的人。  谭果站起身来微微颔首,“卢郡长你好,周大使刚出去打电话了,请坐。”  先一步回到餐厅的赵烈坐在二楼的雅座瞄了一眼楼下大厅的情况,眼神微微冷凝了几分,原来和卢东峻认识,难道这么张狂。  “怎么?我们赵总看上哪位美女了。”一道暧昧的笑声响起,却见一个年轻男人在赵总身边坐了下来,视线扫了一眼楼下,只看到谭果一个女人。  年轻男人错愕一愣,随即大笑起来,“我说赵烈,你不会是转性了,喜欢上胖子了吧?文工团那么多美女,你都瞧不上眼,竟然好这一口,不过远远一看,这皮肤倒是不错,奶白奶白的。”  赵烈瞪了一眼崔明正,“之前桑二少被人打了,就是那个女人干的,坐她对面可是你的老对手卢东峻。”  大笑的崔明正眼神陡然一狠,他和卢东峻都在平江郡工作,当初崔明正瞄准的可是平江郡郡长的职位,这可是一把手,到时候再有崔家在后面帮忙,崔明正想要继续往上升就容易多了。  谁知道这个一把手的位置竟然被没有背景的卢东峻给抢走了,崔明正气的差一点要杀人,一个从下面爬上来的小角色竟然敢抢他的位置,崔明正只能暂时接任了平江郡警监的位置,整个平江郡的安全工作都由他来负责。  崔明正原本想着找机会将卢东峻拉下来,谁知道姓卢的行事极其谨慎,一点把柄都不留,而且崔明正动了几下手脚,他发现暗中还有人在保卢东峻,到现在他依旧屈居在姓卢的手底下。  “我还以为姓卢的第三条腿不行了,原来私底下也谈了女朋友。”崔明正狞笑着,新仇旧恨在眼底聚集着,又看了一眼楼下的谭果,“就是那个女人得罪了桑二少。”  圈里人多少知道了一点风声,桑达瓦再回首府的途中被一个女人给打了,不过这么丢面子的事情,桑家那边三缄其口。  崔明正和赵烈他们也就听到了一点风声,只知道是个女人动的手,具体是什么矛盾,这个动手的女人什么身份,外界都不知道。  “你不是查不到卢东峻背后的人吗?我估计就是这个女人。”赵烈冷声开口,他也是走了不少关系这才从机场那边拿到了一张模糊不清的照片。  好在赵烈说是生意人,其实在尼拉国也经营一些地下黑色生意,关系门路很广,刚好fox咖啡厅就是他的产业之一,咖啡厅的经理认出了谭果。  所以赵烈才安排了半路上的撞车事件,想要通过意外事件教训一下谭果来讨好桑达瓦,之所以不敢直接下手,也是担心谭果背景很大,但是看到卢东峻之后,赵烈倒是没什么后顾之忧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