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娱乐官网>密爱原配>目录>

第363章 大打出手

第363章 大打出手

小说:密爱原配作者:吕颜字数:4165更新时间:2018-01-12 07:18:27
    韩警监再次回到了周亦扬这边的包厢,不过这一次朴道成倒是亲自跟过来了,毕竟卢东峻已经表明了身份,而且他也是平江郡的郡长,即使被架空了手里头的权利,但也顶着这个头衔,韩警监身份不够压不住场子。  “朴总警。”卢东峻脸色显得有些的阴沉,看着拦在包厢门口的卫兵,似乎是气狠了,声音都有点发颤,“朴总警这是什么意思?要非法抓捕我这个郡长吗?”  果真还是太年轻了啊,看着压抑着怒火的卢东峻,朴道成在心底叹息一声,没有背景和靠山,他就算再有能力也是枉然,偏偏还自恃清高,不愿意投靠那些大家族,最终只会落得身败名裂的下场。  不过虽然有点同情也有些不屑卢东峻,但是场面话还是要说的,朴道成老神在在的笑着:“卢郡长误会了,我身为首府的总警,负责整个首府的治安,既然接到了报警电话,自然要秉公执法。”  卢东峻冷嗤一声,毫不客气的嘲讽回去,“是什么样的大案需要朴总警亲自出面?是出了人命还是案情及其恶劣?”  一般打架闹事的小案子,别说朴道成整个警卫厅的一把手了,就算是韩警监带队都显得大题小做,朴道成大晚上的亲自过来抓人,还不是因为崔明正的身份。  并不在意卢东峻的冷嘲热讽,他说的再多也于事无补,朴道成看了一眼周亦扬和谭果,倒都是陌生的面孔,仔细打量了两人一番,记忆里并没有见过这两人,所以应该不是大家族的子弟。  否则就算崔少性子暴烈了一些,冲动起来不顾后果,赵烈却会事先打听清楚对方的身份,而且听赵烈隐晦的说他们还得罪了不能得罪的大人物,想到赵烈和桑二少关系亲近,朴道成此刻看着谭果两人就和看死人差不多。  得罪了崔少,卢东峻都被压的抬不起头,这还是因为崔明正也在体制内工作,崔家也需要名声,更何况崔家还想从第二阶层爬到尼拉国的顶尖阶层,这个时候肯定不能闹出太过分的事来。  但是桑二少那就不同了,桑将军在尼拉国可以跺跺脚整个首府都要震三震的狠角色,桑家二少论起身份比金王室的王子都要贵重三分,得罪了桑二少,这些人绝对是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卢郡长,你是平江郡的郡长,所以你虽然涉案了,按照规定我没有权利抓捕你,但是这两名涉案人员需要带回警卫厅接受调查。”朴道成冷淡的开口,一个没权没势的郡长他还不放在眼里,“而且涉案的另外一方包括崔警监也会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  这话等于是将谭果和周亦扬的退路给封死了,朴道成按照规矩抓人,赵烈他们也被抓了,谭果和周亦扬那肯定是要接受调查的。  但是一旦到了警卫所,只怕双方的待遇是截然相反,赵烈和崔明正不过是走个过场,但是谭果和周亦扬就要倒霉了。  “既然如此,我就跟你们走一趟。”谭果冷傲十足的开口,看了一眼走廊里的赵烈和崔明正,就怕他们不动用见不得人的手段。  一个小时之后,警卫所。  负责审问的韩警监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厉声审问着,“你们两个耳朵聋了吗?还是说你们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了!”  “你们可以去查啊。”周亦扬倨傲冷笑,之前故意被抓,所以周亦扬将自己的钱包还有手机先一步交给了卢东峻,所以他不开口,韩警监根本查不到周亦扬的身份。  至于谭果她也将随身的包给了卢东峻,身上就带着之前关机的手机,此刻两人态度极其高傲,根本不理睬韩警监,有本事他们去查啊。  “行,你们嘴硬,希望能硬到最后!”韩警监气狠了,森冷着眼神死死的瞪着油盐不进的谭果和周亦扬。  但是看谭果和周亦扬这狂傲的姿态,韩警监也知道这两人绝对有点身份,否则也不会和卢东峻这个郡令一起吃晚饭。  崔明正和赵烈都是世家子弟,他们自然不怕两人事后的报复,朴道成如今也是警卫厅的总警,有了这样的身份和地位,他也不需要惧怕一些小人物。  可是韩警监不同,他担心面前这两人不敢报复崔明正他们,事后会拿自己撒气,所以他虽然态度有些恶劣,却也不敢直接动粗。  此刻观察室里,崔明正表情冰冷一变,嘲讽的看着一旁的朴道成,“看来成叔你的手下胆子小了一点。”  问了半天屁都没有问出来,明显是忌惮对方不敢出手。  朴道成也知道韩警监的顾虑,毕竟他们都是普通人爬上来的,没有家世背景,行事都是处处小心,各种掂量,一步踏错那就是满盘皆输,容不得他们不小心谨慎。  “我过去交待一下。”朴道成说了一句之后向着门外走了去。  铩羽而归的韩警监一出来就看到站在走廊里的朴道成,心里头咯噔了一下,随即苦着脸给自己开脱,“总警,这两人嘴巴太硬,身上也没有带证件,不过我已经将手机拿过去让技术人员解锁了,很快就能查到这两个人的身份。”  “小韩,我实话和你说了里面那个得罪的可是桑二少,这事做好了,好处少不了你的。”朴道成丢出一句话来,他想巴结上崔少和赵烈,又怕担风险,世界上哪有这么好的事。  韩警监心惊了一下,回来的路上他也接到了消息,半路上发生了两次车祸,暗中指使的人正是赵烈,此刻听到朴道成的指点,韩警监立刻明白过来,看来赵总和崔少也是打算教训里面这个女人来讨好桑二少。  “总警,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了。”韩警监眼神一狠,有些时候必须当机立断,而且一旦上了桑家的大船,再怎么冒险也是值得的。  等了不到十分钟,问询室的门再次被推开了,只是此时看着表情阴沉的韩警监,周亦扬知道对方这是打算对自己下黑手了。  “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说出姓名和家庭住址。”韩警监双手啪一下摁在桌子上,阴冷的眼神盯着周亦扬和谭果,见他们依旧不开口不由冷笑一声,“现在我怀疑你们是在逃的罪犯,你们以为不开口,我们警卫所就查不出你们的身份了么?既然如此,别怪我们不客气!”  两个卫兵直接向着周亦扬走了过来,手里头拿着电棍,脚步声里似乎都能听到电流的兹兹声。  周亦扬眼角抽了抽,不由的看向一旁的谭果,虽然说做戏做全套,但是也没必要做到这种程度吧?  谭果同情的看了一眼周亦扬,事情要闹大,那肯定不是被抓这么简单,总得弄出点意外来,否则怎么将事情闹大发。  妈的,舍命陪君子了!周亦扬一咬牙绝对豁出去了,所以当电棍抽到身上时,一股麻痛瞬间从腰侧袭击到了脑部,周亦扬身体猛地一抖,他妈的真太痛了,为了卢东峻这混蛋,自己也是拿命拼了。  “说还是不说!”看着死咬着牙硬挺着周亦扬,韩警监阴冷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你们是不是和卢东峻串通好了,故意在餐厅借着闹事的名头想要对崔少下杀手。”  周亦扬冷声一笑,满脸不屑的看着想要栽赃陷害的韩警监,“有种你再来!”  半个小时的时间里,挨了三次电棍的伺候,周亦扬此刻瘫软在椅子上,脸色煞白,意识已经有些的模糊不清了,他虽然也练过,但毕竟只是普通人。  韩警监也担心继续下去周亦扬就昏过去了,所以他将目光看向一旁的谭果,“这位小姐,你是要吃一点苦头还是直接说。”  “你让我说什么?”谭果看起来似乎受到了惊吓,身体往椅子后瑟缩了两下,双手紧张的攥成了拳头。  一看有戏,韩警监直接将事先准备好的文件递给了谭果,“只要你在这里签字,你和你朋友就可以平安无事,但是如果你继续嘴硬下去,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谭果低头看着手里头的文件,前后不过一个小时,这口供准备的倒是齐全,直接要将卢东峻给拉下来。  仔细看了两分钟,谭果拿起了一旁的笔,刷刷的在签名处鬼画符一般写了自己的名字,自己太过于潦草,根本看不出写的是什么。  “还有指纹。”韩警监将红色的印泥推了过来,名字看不出来倒无所谓,只要她签名了再加上指纹,到时候有崔家运作,事情就水到渠成了。  周亦扬意识虽然有点的迷糊,但是看着谭果这么干脆的签了名,周亦扬忽然有种一头撞死的冲动,弄了半天要挨揍的只有自己,不过想到谭果的身份,周亦扬也只能认栽,生平第一次他突然感觉原来胖子也可以这么阴险狡诈。  这边谭果弄完之后,韩警监直接让一个警卫抓着周亦扬的手,因为他一直没开口,所以签名处也是学着谭果鬼画符一般随便写了一个名字,然后抓着他的手再吧唧吧唧摁下了十来个指印。  观察室里,看到周亦扬和谭果就这么怂了,崔明正冷笑一声,抹了抹依旧红肿的嘴角,“成叔,看来这两个人没什么身份,给我好好招呼招呼他们,让卢东峻知道得罪我的下场!”  “崔少放心,这事交给我来做。”朴道成此时也完全放松下来了,如果这两人真的有什么来路,刚刚早就自报家门了,既然是普通人,朴道成也就不用担心了,反正背后还有崔少撑着,更何况最后面还有桑二少。  崔明正和赵烈也懒得为两条小杂鱼留下来,时间已经不早了,他们只需要看最后的结果就行了,朴道成更是亲自送这两位离开了,  原本以为苦肉计之后,已经签字画押了,事情也该告一段落了,可是当韩警监拿着两份口供离开了,可是却从门外又走进几个卫兵,周亦扬心里头咯噔了一下,不祥的预感浮上心头,这些人该不会还要动手吧?  一看几个卫兵来者不善,而且眼神里满是暴戾之气,刚刚缓过来一点的周亦扬一把拦在了谭果的前面,如果对方真的要下狠手,周亦扬只能说出自己的身份了,否则将谭家小公主打伤了,不管这个计划是不是谭果要实施的,自己都难逃其咎!  “没事,让我来。”谭果看着身体都有些站不稳的周亦扬,将人拉坐到一旁的椅子上。  随着门哐当一声关上了,两个卫兵将碍事的桌子给挪到了角落里,空间大了,自然更方便动手。  周亦扬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了,看到突然冲过来的几个卫兵,周亦扬硬撑着一口气,刚要动手,却见谭果的速度更快。  随手抡起一旁的椅子,哐当一声,谭果速度太快,第一个冲过来的卫兵还没有反应过来,头就被椅子给招呼上了,眼前一黑,鲜血顺着额头流了下来,人也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这么生猛?周亦扬呆愣住了,毕竟谭果看起来虽然高傲了一点,但那也是谭家的小公主,可是看这打架的架势,分明像是黑帮小太妹。  余下几个卫兵也是一愣,随后暴怒的冲向了谭果。  抓着两条椅子腿,谭果就更抓了双节棍一般,片刻时间,六个卫兵都已经头破血流的倒在了地上,身体还不是痛苦的抽搐一下。  谭果将染了血的椅子腿一丢,然后将门锁咔嚓一声锁上了,从袖口拿出一根银针在锁孔里捣鼓了几下,咔嚓一声轻微的声音响起,门锁竟然从里面反锁住了。  “放下吧,还有五分钟就到我们和卢郡长约定的时间,问询室的门是特制的钢结构,门锁也是特制的,现在从里面反锁住了,外面的人要破门而入至少得花十五分钟的时间。”谭果平静的开口,果真是太久没有动手了,都感觉身体要生锈了。  特制的门锁她怎么就能三两下的从里面反锁住?周亦扬忽然发现自己根本不了解面前的谭果,她明明是谭家的小公主,打架怎么这么生猛,而且还会捣鼓门锁,这绝对不是普通人。  想到此,周亦扬忽然怀疑谭果设计了这出,难道真的是为了帮卢东峻,然后让农业试点在平江郡顺利进行?周亦扬瞄了一眼谭果,忽然有种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的感觉。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